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八1~4作得勝者,還要受人埋怨,如基甸受以法蓮人埋怨一樣。基甸不止打敗外面的米甸,也打敗了他堶悸漲怢l。這樣的人,才能繼續得勝。他們『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士八4恆忍與得勝】「雖然疲乏,還是追趕。」

  神的智慧,神的揀選正確,終於顯明出來。
  一般人所誇口的,在於有多少人,有甚麼樣的人;但神軍隊的品質,在於不要甚麼樣的人。膽怯的,雖然有一大堆,臨敵就如冰雪消化,多也無用。重物質屬肉體的人,趨利爭先,到無利可圖,也就無力可出,趑趄不前。這些都不能容留在神的軍中。淘汰了那些人,才是可用的人。
  看基甸和他的三百勇士!主所用的人,不僅是善於搏鬥的武夫,更須要有卓越的品格,其中最重要的是恆忍。
  忍得氣。基甸靠神的大能,同三百人夜襲殺敗了米甸人十多萬的大軍,通知以法蓮人把守約但河渡口截擊,擒殺了米甸的兩名領袖。但以法蓮人認為沒有從開始召集他們參與,來跟基甸爭吵。基甸忍得下氣,顧全大局,知道大功未成,不可發生內戰,用柔和的言語,消弭怒氣。(士八:1-3
  忍得苦。基甸召集以法蓮人來參加與米甸戰爭,因為他們是以色列人;但不向人屈膝,仰望人。他率領三百人,連夜爭殺,由北轉戰而南,又渡約但河而東進;“雖然疲乏,還是追趕。”(士八:4)他知道,必須擒王,才算全勝,因此忍得苦,忍得勞,不顧肉體的飢餓,仍然往前。
  忍譏誚。約但河東的疏割,和雅博渡口的毗努以勒,同是歷史性的名城,先祖以色列到過那堙C他們有理由自視甚高。那天早晨,他們看見一萬多的大批米甸軍隊經過;他們知道自己的力量,不打算作甚麼莽撞的行動。基甸的一小撮人跟著來了,講話是中央山地瑪拿西口音,在陽光下看來,衣服髒舊,滿身灰塵還有乾了的血漬,而且看來很疲倦。那些人說,是在追趕米甸人,又渴又餓,希望能供應他們食物,好加添力量殺敵。他們想想:米甸人仍然人多勢眾,兩位王是英武有名的勇士,既已脫出他們手中,頗有可能捲土重來;基甸的人卻似是強弩之末,看來難以為繼。他們以寡敵眾,有成功的可能?只看外面的人,看不見主的同在,譏誚基甸說:“西巴和撒慕拿已經在你手堙A你使我們將餅給你的軍兵嗎?”(士八:5-17)基甸應許全勝歸來,必管教那二城的人。當然他們搖頭冷笑。
  基甸有信心,有盼望,所以能忍耐一切。基甸說:“我必回來!”他照所說的得勝回來了。 ── 于中旻《聖經研究》

 

【士八1332金耳環和駱駝項鍊】

當基甸要求以色列人將金耳環、米甸諸王昂貴的紫色衣服,和他們的駱駝所佩珍貴的項鍊拿來,為主製造一件華麗的祭司服時,基甸的動機無疑是世上最好的。然而不幸的是,後來以色列人拜這件祭司服行了邪淫,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網羅(士八27)。

以實瑪利人代表肉體的事(加四2231),他們被認作上帝的仇敵(詩八三16),駱駝是不潔的動物,所說的話也都是俗世的。基甸拿這些屬世界的東西來製造聖衣,以紀念上帝的榮耀,並沒有像民數記三十一章2134,4854所記載的史實那樣成功。基殿純正的動機並未能避免不幸的後果。

我們時常和基甸犯同樣的錯誤,原想拿世界上貴重的物品來服事主,結果卻把「愛」專注在這些貴重的物品本身之上。試想,多少堂皇、豪華的大教會,門窗裝了五彩、雕刻的玻璃、奏出最和諧悅耳的鐘聲、座位鋪設了厚絨布,盡可能使人坐得舒適,他們原想以這些設備來吸引未信的人,結果萬沒有料到教友只關心這些華麗的裝飾,使得聖靈停止動工。教友或許把金錢運用在娛樂及社交活動之上,而使宣教工作因缺乏經費而告停頓。讓俗世取代了聖靈的帶領,不但見於教會;也見於一般信徒的個人生活。請我們再次注意今天的經文,不要讓良好的動機,因為金耳環和駱駝項鍊的錯誤運用而使我們跌在陷阱之中。—H.G.B.——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士八18「他們好像你,各人都有王子的樣式。」】

這一家確有帝王的風度,各人都有王子的樣式,沒有蠻族的粗魯。在主耶穌全家各人也有同樣的風度令人讚賞。帝王之後!這是任何人都可感受的。我們重生之後,就成為神的兒女,與基督同作後嗣,聖靈也見證我們有兒子的名分,教導我們呼叫阿爸父。我們是大君王的兒女,在言行舉止上,要到這高貴的身份。

尊貴的儀錶——貴族的樣子在人們中間是超群的。他的頭高昂,儀態雍貴,保有矜持與拘泥。但是在神的家中卻不同,家人都柔和謙卑。耶穌走過來,施浸約翰就大聲宣告說:看哪!神的羔羊。

尊貴的衣飾——君王穿著華服,佩戴裝飾,有鮮明的紫色衣袍。但是我們家的標幟是十字架,是鮮紅色的。我們佩戴的是毛巾,準備倒水為人洗腳。

尊貴的工作——地上的君王就不服事別人的,只受人的服事。在主的家庭中卻不然,工作最卑微,在窮人中,醫院與監獄裡, 他們都跟隨主的腳蹤行,周遊四方行善事。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八章  必須要活在神的法則裡】我們要很清楚地看到,好像我們在外面作一些宗教的事物就說是作神的工,基甸作這以弗得,在外面來看好像是方便尋求神,但這不是正途。正途是應該回到神的律法裡。我們這世代的人不是常用神以外的事物去吸引人麼?若是用神以外的事物吸引人,怎樣也比不上世界的事物那麼吸引大的。用神以外的事物吸引人,結果一定是虛空的虛空。能叫人受吸引的只有神自己,只有當神的話語給釋放出來,只有神的兒女們活在神的話語之下,人才會受吸引到神面前來。

    剛過的交通聚會,從上海來的一個姊妹,現在大概可以這樣稱呼她吧?是另一位弟兄請她來美國小住兩三個月,她剛來的時候對信主一點興趣也沒有,她不覺得信不信主有甚麼特別。當然神作工,她不能不想,但有一件事令她受吸引,就是她看到神的兒女們與別人不一樣,有些事是在別人身上看不見的,在信耶穌的人卻看得到。於是使她有一些吸引,結果她信了主,當然不是說神的兒女們活在神的光下所帶出的結果是惟一的原因,事實上是神作了很多工而把她逼到神的面前來。但也因著神的兒女們的生活態度,使她感覺到活在神面前的人與其他人不一樣。── 王國顯《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讀經劄記》

【士八章  不能傾斜到神以外】我們在神面前要承認神的管理,也接受神的管理,我們必須要知道神的律法。這話是照著舊約的時間來說的。在新約時代,我們不再用舊約的律法為依據,但我們總要知道神的心意和法則,所以在領會神的心思這原則上,在舊約和新約也是一樣的。如果不能好好領會神的心思,我們在神的面前所顯明的就沒有把握說是在彰顯神的心意。

    在神憐憫人的時候,人的愚昧是顯不出來的,但人如果向神以外的事傾斜,神暫時撒手不管,那人就糟糕了,定規會倒下去。那時人會說,為甚麼神會不及時把人挽回來呢?弟兄姊妹們,神隨時隨地都要把人挽回來,但人如果已經定意要向神以外傾斜,你說神怎樣去挽回呢?今天我看到一段報章的新聞,是說到在英國的教會,是聖公會的一些大教堂的光景。英國有很多有名的大教堂,但是現在都沒有很多人在那裡聚會了,所以這些大教堂很多都成了旅遊點了,有些還要買門票才可以進去。你看這個光景在聖公會的上層人說,這些大教堂有歷史性,要維持它們也不容易,反正現在又沒有多少人來聚會,教會沒有收入怎麼能維持這教堂呢?把它作為旅遊點也可開源,把它開放了,起碼也可讓它與眾同樂。它們這樣說是對的,因為聖公會的墮落是在離開神的話,它們最早稱為社會福音,後又稱為社會團體,讓人去遊覽,讓人娛樂,這也是一種服務。它們說對了,它們說人都不尋求神了,所以這樣作還能顯出它的功用來。

    這段消息記載的不單是這件事,他們說聚會如此蕭條是因為老的死去了,年青人不來了,因他們已不追求屬靈的事了。更有意思的是在這段消息之下還說,另有一個在英國的調查說的,其結果和他們說的相反。他們認為只有老年人才讀聖經,年青人不讀聖經。他們的調查是一般人讀聖經的很少,但另一個調查的結果卻剛相反,指出「一般人很多都讀聖經,而大部份都是年青人。」這是神作的工。我們要注意一件事,教堂走下坡到如此光景,乃是他們先把神的話丟掉,他們不講神的話而去講地上人的話,人到教堂沒有聽到神的話,只聽到人的話。如果要聽人的話,為甚麼要走到教堂來呢?到教堂來是為尋求神,他們又把神的話給丟了,難怪別人不到教堂來了。── 王國顯《各人任意而行──士師記讀經劄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