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七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十七10「你可以住在我這裡,我以你為父為祭司。」】

人們需要祭司。歷史見證帳篷與祭壇的需要。帳幕有人居住,祭壇對神之仰慕。祭祀時引人進到神面前。人們都在尋求同伴中有人較為聖潔,分別出來從事祭司的工作,維持人們高尚的生活。作祭司幫助我,代我向說陳說與呼求,這些卻是我不會表達的。由你獻的祭物往往為神所喜悅。

祭司是必需的——世上有許多宗教的制度,沒有祭司的設置。這是我們要嚴加謹慎的。這樣會將敬拜神的事論為高尚的思想系統而已。我們人是有罪的意識,也需要有平安。

祭司是不足的——神將祭司分別為聖,成為僕人。但祂要將他們放在一邊,使我們仰望主祭司的職分。我們有一位大祭司,坐在高天之上尊榮寶座的右邊,在聖所任職。這帳篷是主支搭的,不是人所搭成的。太陽出現,星星就不需要了。當主進入高天,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人為的祭司就不需要。我們除主以外,再沒有祭司。但是我們每個信徒都是祭司。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十七13人工宗教:亦父亦子亦祭司】「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

  有些作事的人,很有自信,卻不一定正確。很多信奉宗教的人,以為熱心就可以蒙福。對嗎?這值得思考。

  來源

  以法蓮山地的米迦,偷了母親的銀子。有一天,他因為懼怕母親的咒詛,就承認了,交還銀子。母親因為溺愛兒子,不談罪的問題,反更增加了另一項罪:作了兩個像,安置在米迦的屋子堙C米迦也該年紀不小了,兒子到夠被他立作“祭司”的年齡,母親卻是不讓他長大,老少三代,都同夥作兒戲,造出宗教,真是“任意而行”。(士一七:6)不明白神愛真義的母親,不知道悔改的宗教領袖,必然是以盲引盲,越走越差。

  組合

  有一天,來了一個旅人,是來自猶大伯利恆城的利未人,也許,他看出米迦初創的宗教需要助手,聲明自己正“要找一個可住的地方”。米迦看到發展增長的機會來了。他們立即進行談判合作。米迦提出條件:“你可以住在我這堙C我以你為父,為祭司;我每年給你十舍客勒銀子,一套衣服,和度日的食物。”雖然不能算是最優厚,但生活總算安定,衣食無缺。少年利未人衡量之下,依自由意志接受了合約:“就進了他的家,利未人情願與那人〔米迦〕同住。那人看這少年人如自己的兒子一樣。”(士一七:7-11)米迦怎麼樣愛其他的兒子們,也照樣看待少年利未人,可算待他不薄,勞資關係很過得去。

  動機

  這一家的宗教動機,是問題的所在。以無原則的溺愛,代替真理;以外表的敬虔,代替合神旨意的敬拜,製造偶像;以人為的組織,代替肢體的配搭,以為有了利未人作祭司,就符合了宗教的要求。少年利未人呢,則以事奉肚腹為事奉神,竟然“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作職業的傳道度日。更嚴重的後果,是使參與這種活動的人,有虛假的安全感;教頭米迦有把握的說:“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因我有一個利未人作祭司。”是真的嗎?“任意而行”還想得神的賜福!(士一七:12-13)“現在我知道耶和華必賜福與我”(士一七:13)說得那麼肯定,可惜是不知道自己不知道。而這樣的宗教並沒有絕種,謬種流傳,為害不淺。求主憐憫,賜人悔改的心。 ── 于中旻《聖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