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十八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十八3問道於盲】「你在這塈@甚麼?你在這堭o甚麼?」

  尋求引導,要找對人才行。
  但族的人,在原來所分得的地業上,受到沿海非利士人的壓力,住不下去,就想到找容易的路,要集體遷移,以為離強悍的非利士人越遠越好,就往北去尋新殖民地。這是何等的大事!即使不談放棄地業的決定,是如何違背信心行動的原則,在引路尋地的事上,任人不得其當,也必難以指望有好結果。
  他們派遣五個勇士作代表,去窺探可住的地方。在北進途中,路經以法蓮山地,進了米迦的住宅,遇到由伯利恆來找地方住的利未人,聽出他是異鄉人,就進去問他:“誰領你到這堥荂H你在這塈@甚麼?你在這堭o甚麼?”(士一八:3
  問起來才知道,他是米迦所用的祭司。他答不出是誰領他來的,卻說出了他的合約及待遇。但支派的來人,本來沒想到要求問神的,現在既然方便,不管他是怎樣的祭司,只要“內行”的專業人士,就抱著不妨請他代為求問的心理,要“知道所行的道路通達不通達”。如果他們問到摩西,也許會得受一番教訓,要他們安守本族的地業。如果他們問的是約書亞,那位領袖會告訴他們,各人該守拈鬮所得的地,連一家一人也是如此,更不必說全族遷居了。至於分得的地有非利士人佔據,年老的迦勒,還能憑信心去得地,年輕力壯的人,到底作了些甚麼?為何只隨著失敗心理,畏難逃避?但那位為了工價的祭司,慣會說人情話,就隨口回答他們:“你們可以平平安安的去,你們所行的道路是在耶和華面前的。”(士一八:6
  但族的勇士們,離去的時候,比來時自信更堅強,一路順利,上到拉億,認為是好地方。他們回去報告族人,就組織六百人的先遣隊,各帶兵器,去進行佔領。途中又經米迦的家。那五個人就說明他們的發現,就邀請米迦的家庭祭司入夥。那祭司不求問神當行的道路,只比較會眾人數更多,發展的機會更好,待遇也可能更高,前途更有希望,就答應參加;他沒有想到真理,不顧及信義,連偶像和崇拜的道具一起帶著,就不辭而別。米迦雖然及時發覺,但對方人多勢大,理不虧而力有虧,只好忍受了。(士一八:8-26
  但族的勇士們到了拉億,殺人,放火,佔地,慶祝順利成功。祭司說得果然不錯。只是但族首先墮落,也首先被擄。 ── 于中旻《聖經研究》

 

【士十八24「你們將我所作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

人為的一切都不能永存。猶太人的祭司制度沒有繼續下去,他們只是人,終必過去。人究竟不能供應生命永遠的需求。這需求是對神的仰慕,也是從神而來的。

我們的大祭司永不改變——在我們四圍的一切都改變,甚至感受中沒有雨天是完全一樣的。色彩逐漸加深而成為深秋枯萎的顏色。但是主永遠長存,祂的祭司職分永不改變。對我們先祖是這樣,對我們也是一樣。祂是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都是一樣的。

祂必痡`顧念人的需要——人為的祭司顧念人們都是顧此失彼,不能全部周全。但是基督的憐憫是無限的,人們縱如給子群集在主面前,也不致影響祂對我們的關懷與愛。

祂必為我們罪惡施恩惠——我們犯罪與過失,使主更接近我們,為拯救施恩。但支派的人使米迦因失去神像與祭司而悲哀。但是現在的事,將來的事,在高處的、在底處的或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祂長遠活著,為我們代求。我們既有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就更誠信到神面前。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