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士師記第二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士二十13「從以色列中除掉這惡。」】

以色列人要立即切實除掉惡事,是值得稱道的。他們從各處聚集,甚至來自約旦河東的基列。他們聯合在一起有精神與行動完全的合一。他們決心將一切力量用在除惡的事上。

教會的生活——在初期的教會,主自己將亞拿尼亞與撒非喇除去。使徒保羅也力勸哥林多教會除去罪惡,會因為連外邦人中也沒有那樣的罪惡。你們既是無酵的麥,應當把舊酵除淨,好使你們成為新團,因為我們逾越節的羔羊基督已經被殺獻祭了。所以我們守這節不可用舊酵,也不可用惡毒邪惡的酵,只用誠實真正的無酵餅。(哥林多前書五章七、八節),到末世神要差遣使者將惡者從義者中間除掉,仍他們在火爐裡。

個人的生活——我們也要謹慎,正如使徒所勸誡的,從世界裡分別出來。我們不可能避免與惡人接觸,但不能與他們為伍。在工作上交往,卻不在生活上與他們建立友誼。如果與他們有私交,就影響我們對神的忠信了。我們務要謹慎,才不致近墨者黑。「我不求你叫他們離開世界,只求你保守他們脫離那惡者。」

──邁爾《珍貴的片刻》


【士二十13罪惡保衛戰】「便雅憫人卻不肯聽從他們弟兄以色列人的話。」

  有的人為人情而犧牲真理,他反以為這就是愛的實踐。
  有些人唯一的倫理標準是:跟我相同的就是對的,屬我的都是好的;與我不同的,就是不對的。這種不正常的,近於獸性族群意識,和圖騰崇拜相似,是狹窄的錯誤愛心,可以導致極危險的地步。為了保衛這種族群利益,他們認為值得一戰,值得任何犧牲;許多的戰爭,就是這樣打的。在戰爭中,普遍的鼓動這種心理,而壓制理性,禁止對真理的討論,把獸性的恨,發揮到最高點,惟有引向災難。
  以色列人聚結在一起,要征伐便雅憫。他們派人去質問:

“你們中間怎麼作了這樣的惡事呢?現在你們要將基比亞的那些匪徒交出來,我們好治死他們,從以色列中除掉這惡。”便雅憫人卻不肯聽從他們弟兄以色列人的話…聚集到了基比亞,要與以色列人打仗。(士二○:13

  便雅憫人聽不得“你們中間”這句話。他們護短的士氣立刻高漲起來。
  其實,基比亞事件雖然醜惡,但那是少數人的行動結果。便雅憫支派的人,聞過則怒;他們不去對付整肅內部,卻向弟兄發怒,發揮其“撕掠的狼”性向(創四九:27),不惜為了維護罪惡而戰。這是最不名譽的戰爭,除了大英帝國發動的鴉片戰爭,歷史上很少有這樣可恥的記錄。
  社群有罪惡的存在,是由於人性是有罪的。這就像是任何土地,不用誰去勞動下種,就會有野草生長出來;野草保留不肯除去,就妨礙農作物生長。因此,不止罪惡是壞事,更在於對罪惡的態度;如果社群不以罪惡為可恥,而容忍罪惡,保護罪惡,則必然形成一種反常的文化,唯一的自然發展方向,是把良善擠出去,這是何等可怕的事!便雅憫支派就是如此。
  便雅憫支派狂傲,堅持以力為勝,以為可以抵擋以色列人的干涉。卻不知罪是可恥的,終必帶來刑罰;基比亞的毀滅,幾乎和所多瑪一樣(士二○:40-48)。
  “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箴一四:34)神家中有罪惡,是不幸的事,也是不可免的;但包容罪惡,甚至為了罪惡而發生內戰,是更可恥的事。求聖靈感動教會,使我們明辨是非,扶助真理。 ── 于中旻《聖經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