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得記第二章拾穗

 

【得二1「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親族中,有一個人名叫波阿斯,是個大財主。」

         主是豐盛的,因為神所有的一切豐盛都在祂堶(西一19),祂是大能者,豐富有餘的。你我不管有甚麼難處、缺欠、需要,只要我們與祂發生正常的關係,甚麼問題都解決了。――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二1『波阿斯』原文即:(1)迅速,表示他作事的敏捷;(2)活潑,表示他有生命;(3)滿具能力,這是工作和爭戰所必須的。―― 石新我《路得記之研究》

 

【得二1聖經首先把波阿斯指出來,是指出事奉的中心,好叫路得知道今後如何事奉主。路得不能離開波阿斯的田。她要離開波阿斯的原則的話,她的事奉就落了空,就沒有價值。——《默想路得記》

 

【得二1[親族] 相知的人、熟人。 [波阿斯]:能力、迅速、活潑、敏捷。[大財主]:特別強壯、大有能力的豐富者、有地位的人。——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3按照當時以色列的律法規定,以色列人不可在收割的時候不准收割在農田角落上的莊稼,不准清理田間掉在地上的麥穗,好讓有需要的人、寄居的、孤兒和寡婦撿拾剩餘的麥穗(利一九9;二三22;申二四19)。因為路得是寡婦,無法養活自己,所以路得依這律法,走到田間,收集剩餘的麥穗。這樣,她便走到波阿斯(在他裡面有能力)的田間,他是她公公的富有親族。路得去田間拾麥穗,恰好到波阿斯的田裡,而波阿斯又恰好是她丈夫的近親。顯然這不僅僅是巧合,也不是她的幸運,乃是神的安排。—— 馬唐納《路得記》

 

【得二2「摩押女子路得對拿俄米說:『容我往田間去,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拿俄米說:『女兒阿,妳只管去。』」

 

【得二2路得請求了她婆婆的允許,去作人所看作卑微的事。這教訓我們應當照著神叫我們所預見的境況,和祂所安排我們各人所站的地位說話行事,萬不可妄求、妄想,以致看自己過於所當看的。――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得二2『容我去』她自己願意去,這說出她的信心是多活潑,一點不被動。――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我蒙誰的恩,就』路得是一蒙恩的範圍中,無論何時一開口便說恩典。由始至終她是一個享受恩典的人。――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二2「拾穗」權為律法書所規範(利十九9~10、廿三22、申廿四19~22其基礎乃在於「我是耶和華你們的上帝」。但是此處表達-「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意指路得似乎在拾取麥穗前打算麥穗前打算獲得地主的許可。——《路得記查經》

 

【得二2這裡路得沒有爭取拿俄米的意見,我應該不應該去?是她自己提出來說:我必須要去。這個必須要去的心,才顯出來到什麼地方,怎麼樣作法,一直把她引到波阿斯的家裡去。

         這也告訴我們:一個真正蒙恩的信徒,一個真正在伯利盚J見主的人,一個在伯利痚_步跟從主的人,他裡面有個願望,我要事奉主,我不能光蒙恩典,光接受恩賜,光聽道,光明白,卻不事奉主而作一個白占地土的人嗎?作一個不結果子的人嗎?他裡面不能甘心。

         一個真正有主生命的基督徒,他必要為主結果子,結的多與少是另外的問題,他不能不結果子。一個人蒙恩十年、八年,沒有領一個人信主,連親屬、朋友也沒有帶到主面前,那是反常現象。——《默想路得記》

 

【得二2-3 「摩押女子路得對拿俄米說:容我往田間去,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拿俄米說:女兒啊,你只管去。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裡。」

         收割的工人:指田間的工人,預表主的僕人。

         蒙誰的恩:指外邦教會在世界中蒙主的大恩。主耶穌到世界到來充充滿滿的恩典(約一:1416),並在世界中揀選了我們(約十五:19),使我們在世界中蒙召,歸主與主聯合。

         波阿斯的指田指世界教會。——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3「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堙C」

 

【得二3『拾取麥穗』我們在教會每次所得的真理,雖然不多,但如果像路得一天一天所拾取的積儹起來,日子多了就必有用;所以我們每逢在聚會聽道的時候,萬不可以為講的教訓太零碎,太稀少,就輕忽不願意聽,那是表明你沒有忍耐的心接受所栽種的道。――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得二3『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我們若真是一個謙卑的人,不必苦求,恩典必要臨到你。

         『恰巧』原文中有『偶然』的意思。在人這邊可能是偶然的,但在神那邊不會是偶然的。――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二3~4「……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裡。波阿斯正從伯利琩荂A……」

         「恰巧(As it happened)」,在此不僅是指空間(「到了波阿斯的田」),同時也是指時間(參v.4,「波阿斯正從伯利恆來」)。——《路得記查經》

 

【得二3~4路得「恰巧」來到波阿斯的田間,接著一句就是,波阿斯「正從」伯利琩荂C有「恰巧」,就有「正從」。你如果沒有「恰巧」,就沒有「正從」。為什麼不早不晚,恰巧路得來到田間,波阿斯正從伯利琤X來呢?為什麼這一天會遇見路得呢?我們只能說:神的安排何等奧妙,誰能識透呢?沒有我們的「恰巧」,就沒有法子引來主的「正從」。沒有我們的肯拾麥穗,誠誠實實的做那些微小的工作,從生命裡對付自己,那就不可能遇見你的主正從伯利琩荂C人看上恰巧,其實正是有神的手在暗中指引路得說:“路得啊!你順服我往田間去吧!就是這塊田。實際路得也不知道哪塊田是波阿斯的,她就這樣一順服,一去的時候,就遇見波阿斯正從伯利琩荂A看見了路得。──《默想路得記》

 

【得二4「波阿斯正從伯利恆來,對收割的人說:『願耶和華與你們同在!』他們回答說:『願耶和華賜福與你!』」

 

【得二5「波阿斯問監管收割的僕人說:『那是誰家的女子?』」

 

【得二5『監管收割的僕人,』在神的家中,作主的僕人,必須有一定的次序,也應當有作頭的人。――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得二6「監管收割的僕人回答說:『是那摩押女子,跟隨拿俄米從摩押地回來的。』」

 

【得二6~7『跟隨,』路得的特點乃是跟,路得很會跟,第一章跟拿俄米,現在跟波阿斯。――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二6~7女人:教會的代表,聖經中的女子皆可表教會。

         是那:只提,不提名字,表示路得是家喻戶曉的人物。

         屋子:指臨時搭起的涼棚,供工人休息的地方。  坐一會兒:指身體得安息,為恢復體力,能更好的工作。——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6~7一個在生命裡事奉的人,一個拾麥穗的人,竟然有這多大的影響。工人為他作見證說:他的工作是值得紀念的,他的事奉是真的事奉,他的事奉與雇工的事奉相比,雇工的事奉算不得什麼。而這個女子就單拾點麥穗叫工人看出,這不是平常的女子,是個殷勤的女子,肯定是會治家的,很孝順的。這個女子與眾女子不同,從他的行動、從他的事奉上表現出來了,因為她從早到晚一直不停的工作。除了在屋子裡坐一會兒,又去工作,沒有閒話給別人談,也不羡慕工人的偉大。

         路得也認為:因為我生命的需要,哪有工夫與使女們聊天呢?談一會兒我就少拾幾個麥穗,我的生命就要軟弱,就要少吃兩口飯,你們批評、你們論斷,我聽不進去 ;你們講這個好,那個不好,我也不想參加一份,並不是我自鳴清高,我比你們強、比你們屬靈,是因為我生命的需要。我若講幾句閒話,我裡面要受損失、要饑餓;我批評一下、聽聽閒話、看一點新鮮的東西,我裡面要受責備,我就要少拾麥穗;我的家不能和你們相比,你們是靠別人供給吃飯,我是靠我辛勤勞動養生,(非肉體的),我不拾麥穗,我和婆婆就沒東西吃;你們可以歡喜作樂、浪費時間,可以繞圈子應付主人。我和你不能一夥,因此就殷勤作工。人看見她作,人看不見她也作,從早到晚她不停的作。這一個工作,這一個事奉把工人感動了,都受激勵。一個在生命裡事奉的人,別人不能不看出來。如果教會裡有一兩個這樣的人,別人都看得出來。他的禱告不一樣,行動不一樣,唱個歌也不一樣,叫別人受感動,因為是從生命中發揮出來的。——《默想路得記》

 

【得二7「『她說:“請你容我跟著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麥穗。”她從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塈中@會兒,常在這堙C』」

         收拾打捆剩下的麥穗.指甘作小工,收拾零碎 。.指追求屬靈糧食與供給。——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8「波阿斯對路得說:『女兒阿,聽我說,不要往別人田堿B取麥穗,也不要離開這堙A要常與我使女們在一處。』」

 

【得二8路得若不肯離開摩押――錯誤的地位,管甚麼時候也必遇不見波阿斯(預表主耶穌)。――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聽我說,』或繙作『你沒有聽見麼?』可見路得聽見與不聽見,是很有關係的。因為她若沒有聽見波阿斯的話,就不能照著波阿斯的話去行。锕若話去行,就不能得波阿斯的喜悅。波阿斯對她說:『你沒有聽見麼?』意思是惟恐她沒有聽見。――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得二8別人:可指魔鬼:指世界。

        往別人田裡拾取麥穗:可指在世界中事奉世界、魔鬼。

        我使女們:指服事主人的人群,或指有主生命的團契。

──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8「不要往別人田裡拾取麥穗」,波阿斯對路得說:就在我的田裡事奉,不要到別人田裡去,在埃及不能事奉我,在巴比倫不能事奉我。我要給你介紹哪是我的田,你在我田裡拾麥穗,就能滿足你生命的需要就夠了,並且有我的使女與你同在,作你的幫助、安慰。我有許多大塊田地,我的使女僕人在哪塊田裡收割,你就跟著他們的腳蹤到那裡工作,必然蒙福。(在波阿斯田裡工作,就是在教會裡的意思。)——《默想路得記》

 

【得二9「『我的僕人在那塊田收割,你就跟著他們去。我已經吩咐僕人不可欺負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堻僊略H打來的水。』」

 

【得二9按外面說,路得是一個年輕女人,是一個陌生的外邦人。但在神的賜恩寶座底下,她蒙了保守。我們的仇敵撒但雖然厲害,但我們的道路是受施恩寶座的支配,只要我們活在恩典的範圍中,便能不受其侵害。――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二9你若渴了:指你是否有渴慕的心。

        器皿:指神活水的出口。

        僕人打來的水:指神借神僕的工作(靈修)。——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0「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對他說:『我既是外邦人,怎麼蒙你的恩,這樣顧恤我呢?』」

 

【得二10『這樣顧恤我,』或繙作『這樣認識我』,她的意思是像我這樣的一個外邦人,誰還能這樣詳詳細細的認識我呢?――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俯伏在地叩拜:原文指對君王的朝拜。這裡指路得謙卑的俯伏,敬畏的感恩,突出神的恩典,能力、聖靈的膏抹只向真正謙卑的人而流露。

        我既是外邦人,怎麼蒙你的恩:指蒙恩者對自己清楚認識,原是不配蒙恩,竟蒙了大恩(林前十五10)。

        這樣顧恤我呢:指對主看顧憐恤的讚歎。正如大衛所說,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陳設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在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八3~4)。當我們默想偉大之神竟看顧憐恤我們的時候,怎不向神感恩頌贊呢。——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1「波阿斯回答說:『自從你丈夫死後,凡你向婆婆所行的,並你離開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認識的民中,這些事,人全都告訴我了。』」

        所有我們為主擺上的,為主流過的眼淚,為主受過的打擊,所有受人的誤會,主說:「我全然知道,人都告訴我了。」沒有一個重擔,主是不知道的;沒有一滴眼淚,主是不記念的;沒有一顆破碎的心,主是不安慰的。請聽祂說:「你所有的眼淚,所有的勞苦,所有的犧牲,聖靈全都告訴我了。」

        此處所記的路得經過了三步:(1)她所離開的;(2)她所經過的(從『離開』到『到』之間有一段路程)(3)她所進入的。以上路得所經歷的三個地位,也是如今我們跟從主的所必須經歷的。――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丈夫:可指舊人,原來世界的依靠。父母:指魔鬼,私欲(約八44)

        本地:指世界,罪惡之地(參創十二)。——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2「『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願你滿得祂的賞賜。』」

 

【得二12信心敢倚靠那位肉眼所沒有看見的神,以為那是最穩妥、最可靠的。但肉體卻敢倚靠信心所不敢倚靠的受造之物,覺得那才是穩固的根基,其實他並不知道甚麼是可靠的。―― 陳瑞庭《路得記零碎》

 

【得二12神的翅膀下:指神保護及神的慈愛。——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3「路得說:『我主阿!願在你眼前蒙恩;我雖然不及你的一個使女,你還用慈愛的話安慰我的心。』」

        主開她的心眼,看見在波阿斯的那塊田堜狾釭漱H都比她大,所有的人都能幫助她,她實在不及任何一個使女,因為那些使女只要把麥穗留點在地上,就足以成全她脫離貧乏。主今天也要讓我們看見,我們比眾聖徒最小的還要小(弗三8),每一個弟兄姊妹都能夠幫助我們。今天我們之所以豐富,乃因為基督的身體(教會)是豐富的,神的兒女是豐富的。──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安慰:指心被摸著。——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4「到了喫飯的時候,波阿斯對路得說:『你到這堥茬蟧獢A將餅蘸在醋堙C』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邊坐下;他們把烘了的穗子遞給她。她吃飽了,還有餘剩的。」

 

【得二14 .指主的話語 (太四4;耶十五16). 指主的生命(約六3563)

        :指受苦的經歷,因醋是穀物發酵製成的酸酒。

        合意:要把主的生命與話語實行在實際生活中(雅二26;腓二:16)

        穗子:許多麥子,指生命的種子(約十二24),豐盛的生命(約十10)

        吃飽了,還有剩餘的:指主的供給真是綽綽有餘,是絕對沒有缺乏的
(詩廿三1;約六12~13)。——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4~16波阿斯對路得的眷顧】

  一、過吃餅的團體生活(二14)第一件是叫路得在僕人旁邊吃餅,將餅蘸在醋裡面,供應她生活的需用。「餅」,就是主的身體,就是教會的生活。一個對主有信心的人,一個被主所認識的人,一個對主能順服能跟從的人,神要帶領他到一個地步,就是要過一個餅的生活。

  二、保守自己身份,滿得神的餘恩(15~16)路得不僅是個拾麥穗的人,她更有拾麥穗的心,有拾麥穗的態度。我們也一樣,應當在任何情況之下,謙謙卑卑的,不放棄小的工作,不放棄卑微的工作,大恩賜也可以用,小恩賜也放不掉。工作上可以有主同在被主使用;生活裡面更不能忘記,每時每刻記住說:不管主給我怎樣的享受,主怎樣賞賜我,稱讚我,但我是一個罪人,是一個不配蒙恩的人,是一個愚昧無知的人。因此我應該謙謙卑卑的照樣拾我的麥穗,若是不拾麥穗,我的生命不得供養。這樣一來就要蒙大的恩典,不但自己得到滿足,也使神的心得到了滿足。——《默想路得記》

 

【得二15「她起來又拾取麥穗,波阿斯吩咐僕人說:『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麥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

 

【得二15~16「她起來又拾取麥穗,波阿斯吩咐僕人說:『她就是在捆中拾取麥穗,也可以容她,不可羞辱她;並要從捆堜漭X些來,留在地下任她拾取,不可叱嚇她。』」

        路得所得到的麥穗,其實不是路得憑自己拾得的;她雖然殷勤,但並不是殷勤使她能得著這麼多。人需要殷勤,人需要追求,但殷勤追求不一定得著,乃是追求又蒙憐憫的才能得著。如果我們得著了恩典,那是主故意把麥穗丟下來讓我們得著的。

 

【得二16「『並要從捆堜漭X些來,留在地下任她拾取,不可叱嚇她。』」

        並要從捆裡抽留在地下任他拾取:指在工作中得特殊權利——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7「這樣,路得在田間拾取麥穗,直到晚上,將所拾取的打了,約有一伊法大麥。」

         直到晚上 A.指趁著白天作工(約九4)B.指趁著未安息其那作工(傳十二1)

         將所拾取的打了:指吸取裡面的精意(參林後三6),得造就的額益處。——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18「她就把所拾取的帶進城去,給婆婆看,又把她吃飽了,所剩的給了婆婆。」

 

【得二19「婆婆問她說:『你今日在那堿B取麥穗,在那堣u作呢?願那顧恤你的得福。』路得就告訴婆婆說:『我今日在一個名叫波阿斯的人那塈@工。』」

 

【得二20「拿俄米對兒婦說:『願那人蒙耶和華賜福,因為他不斷的恩待活人、死人。』拿俄米又說:『那是我們本族的人,是一個至近的親屬。』」

 

【得二20 至近的親屬「至近的親屬」的角色是協助收復支派的損失,人命上(負責搜捕兇手)、法律上(協助訴訟)、財產上(買回家人失去的財物)的損失都包括在內(原文 go'elNIV 作「救贖的親屬」〔kinsman-redeemer〕,和合本在不同場合分別譯作「報血仇的」或「至近的親屬」)。由於這地是耶和華的賜與,身為佃戶的以色列人不得把它出售。若是抵押還債,亦須從速贖回。土地從此得以保留在大家庭之內,作為他們是立約社群一份子的表記。拿伯以不敢放棄「先人留下的產業」為由,拒絕將葡萄園賣給亞哈王(王上二十一23),可見將土地視為不可剝奪的權利,是何等重要。在美索不達米亞(特別是早期),土地往往是家族所有,而非個人的財產。個人出售地產的能力十分有限。──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得二21「摩押女子路得說:『他對我說:“你要緊隨我的僕人拾取麥穗,直等他們收完了我的莊稼。”』」

 

【得二22「拿俄米對兒婦路得說:『女兒阿,你跟著他的使女出去,不叫人遇見你在別人田間,這才為好。』」

        拿俄米對路得說:突出聖靈在內心的感動(約十八8)

        別人田間:指罪惡的世界。

        總意:聖靈在工人工作途中,禾場上,常會提醒不要被世界潮流吸引(林前九26~27;來二1)。——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

 

【得二23「於是路得與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處拾取麥穗,直到收完了大麥和小麥。路得仍與婆婆同住。」

 

【得二23我們作完工作,不要忘記與聖靈同住,在神面前重新得力。―― 石新我《路得記之研究》

        與使女常在一處:指常常處在卑微的地位。

 

【得二23仍與婆婆同住:指沒有離開聖靈。—— 葉靈力《路得記心得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