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得記第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得一1屬靈的人也會有錯】有一次,我在貴州佈道時,有三輛軍用大卡車翻了,並且都翻在一條溝中,死了不少人。據人傳說:當頭一輛車子在未翻下去之前,第二輛的司機眼睛望著第一輛的路線,以為他走的對,所以跟著翻下下。第三輛的司機眼睛望著第二輛車走的路線,所以也一起翻下去了。在此給我們一個教訓和警戒,不要在屬靈的道路上去模仿人、效法人;因為最有經歷、最屬靈的人有時也會錯的。―― 石新我《路得記之研究》

 

【得一16饑荒的經歷】當我們剛愛主,剛愛教會,剛有了主的同在,剛進到教會生活的時候,覺得「何等的伯利琚I何等的糧倉!這裡有這麼多的食物!」之後不曉得怎麼回事,一年、兩年、三年過去了,你覺得不是那麼滿足了,覺得有點欠缺了。這就是饑荒。

   這個饑荒可能是個人的,也可能是團體的。在1956年,我參加了李弟兄三個月的訓練,那個訓練真豐富。過一兩年後,張晤晨弟兄告訴我,不知怎麼回事,整個教會生活枯乾了。他很善意的說,「就連李弟兄也枯乾了」。我們簡直不敢相信,李弟兄怎麼會枯乾?你要知道,如果你永遠不枯乾,那你就不會更豐富,因此這是一個很好的經歷。但是在那幾年間,整個教會經過了饑荒。當教會一有了饑荒,什麼事都會發生。有人走上靈恩的路,開始講方言,注重按手;有人離開我們,開始自己的聚集,有自己的「職事」;有人出國,去其他的國家作自己的工;有人讀其他的書,那時最盛行的就是史百克的書,甚至到一個地步,如果你讀他的書,就是在流中,如果不讀,就不在流中。

   當時有許多的讀書小組,有位弟兄邀請我一起讀史百克的書。我很單純,就加入了。我們讀到史百克弟兄說,「基督是一切」,弟兄就說,「對,基督是一切。想想看,我們怎麼還在講這個、講那個。」突然間,我有個感覺,他們不是在讀史百克的書,他們是在用史百克的書來攻擊李弟兄。因此我對他說,「弟兄,對不起,下次我不來了」。弟兄很驚訝,問我︰「弟兄,難道你不願意追求?不願意往前?不願意追求更高的真理?」叫我的良心很受責備。當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去找一位年長姊妹交通。她告訴我,「如果你不想去就別去,但是你不要批評他們。你一批評,就和他們沒有兩樣了。」所以我學會了,我學會說「我不懂,我不明白」。幾年下來這成了我的盾牌。教會在風波當中,在饑荒期間發生了許多事情,但我總是說︰「我不懂,我不明白,我只知道要好好愛主。」這成為我最好的保護。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一16饑荒的經歷使人成長】你有沒有經歷過教會生活是豐富的糧倉?你有沒有經歷過在教會生活中你感覺到了饑荒?饑荒不僅是饑餓而已,饑荒是你覺得饑餓,也沒有食物叫你飽足。饑荒不是你離餐廳很遠,而是你在餐廳裡也沒東西吃,根本沒有食物的供應。你要記得,你一生跟隨主的過程中,會有高昂的時候,大聲讚美,高聲歌唱;也會有低沉的時候,叫你很難喜樂起來。當你經歷到不能喜樂的時候,你應該高興,因為你成長了。這時主不是給你許多的食物,祂乃是許可你經歷饑荒,叫你不能信靠食物,只信靠神。

   我小的時候,家境很富有,家裡每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傭人。我住在西安時,我和兩個哥哥拿著小暖爐去上學,同學們看到都羡慕得不得了。食物也是應有盡有,想吃什麼就有什麼。後來開始逃難之後,就變得很窮了。我非常清楚貧窮的滋味,沒有多少食物,沒有合適的衣服,只求能活下去。但是在那樣困苦的過程,我們更愛父母,我們看見他們的憂愁,看見他們的苦惱,看見他們的勞苦。家境好的時候,雖然物質的供應很充裕,但是我們不大常看到他們。後來物質的享受沒有了,我們卻有他們的同在,因此多半的時候還是很快樂的。這是我為人生活中饑荒的經歷。這段經歷非常的寶貴,如果沒有經歷過幾年這樣貧窮的生活,我可能不會好好珍惜我的人生。現今我所以能這樣好好經營自己的生活,就是因為這段為人生活中饑荒的經歷。──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一518神愛中的人為何神要苦待這樣好的基督徒?聖經告訴我們犯罪必然會有苦果。當我們活在這個世界,周遭的人一舉一動都必影響我們,甚至於影響整個世界。

  我們今天看見許多人受苦,往往就是因為放棄了原則。有一位弟兄全家移民到美國,本來他是一位大學教授,是德國的博士,在臺灣是一位相當有名氣的人物。但是他太太提心吊膽,怕臺灣不安全,千方百計往美國去。唯一的辦法是在美國投資了於是他連大學教授也不當了,在美國買了一間餐館,做起餐館老闆來,而他的妻子也成了女招待。那位教授本是為了妻兒朵Q而跑到美國去,結果他的才能全不能發揮,重擔多得不得了。後來他心臟病發作就死了,留下孤寡。我並非不贊成人家移居外地,而是強調行動的動機和能力是來自何處。若果是從自己出發便要自己負責任;若是神帶領的,神便會負責;人帶領的,便由人去負責。拿俄米就是由丈夫負了她的責任,結果是何等的不幸。因此,為何好人會受苦呢?可能是自己太好了,為遷就自己所愛的人,把神放在一旁。若果是因為這樣而受苦,就不能怪神了。

當我們想到神,想到苦難背後,想到心靈的需要,那便有福了,這是我們需要學習的。

  去年,在我教會的夏令會中,有一位弟兄負責註冊的工作,他白天要上班,但他為了註冊的工作便提早半天下班;希望早些到營地把註冊手續辦好。當他下班後,他便驅車往營地去。他邊駕車,邊禱告求神讓他開車順利。但因為大路擠塞的緣故,所以他要繞小路,開快車。他便向神禱告,希望不會被員警抄牌。開了幾步,警車已到,檢控他超速駕駛,罰了錢。及後,他心裡便埋怨,為何愈禱告愈不靈驗;不禱告還可以,一禱告便出事了。平時上班開快車也沒事,但今次為了事奉神卻出事了,真是沒有道理呀!忽然,他想起自己時常開快車,但都沒有給員警遇式A卻從來不感謝神,而今次開快車被抄牌便立即埋怨神。由此可見,人受苦時思想很容易變得不平常;如果我們心靈不正常,那怎能找出努力的方向呢?── 焦源濂《路得記亂世中的呼召──家庭、教會與時代的希望》

 

【得一6艱苦叫人尋求基督自己】我們要珍惜這些相對而言艱苦的時候,因為這會促使我們更多追求基督。我很高興我們的境遇不像以利米勒那麼極端,我不知道拿俄米如何忍受失去丈夫和兩個兒子的情景,但是在這樣可怕、艱難的深谷經歷之後,她醒過來了,她成了一個屬靈的人。讓我告訴你一個故事。我年輕時愛主到一個地步,我對主說︰「主啊,我盼望沒有一分鐘浪費在其他的事物上。」那時我在軍官外語學校,早上四堂課,下午四堂課,晚上自習。每一堂下課的時間,我都用來讀經,只有在第二堂下課時我才休息。午休的時候,我就去操場禱告。每天我都非常的自律,因此我很高興,向主作了一個瘋狂的禱告,我說,「主啊,我真愛你。你看,你對我無話可說了吧,我把每一分鐘都給了你。」我一說完,裡面馬上就感覺不對了,我應當說「主,我愛你,求你更多吸引我」,主對我會有更好的響應,可是我作了一個愚蠢的禱告,馬上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幾天之後,我忽然感到我的胸部劇疼,隔天去照片子,發現空氣跑進肺裡,一邊的肺失去功用,必須完全靜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直到空氣出來為止。整整四個禮拜,我不能讀經,只能禱告。出院之後,我就不敢在下課時讀經,只能出去走走,有空就躺下來休息。當時我所處的境地就像是饑荒,沒有什麼基督的供應,但是我對主說,「主啊,我不能讀那麼多聖經,但是我可以愛你,可以更多的愛你。」哦,好長時間我享受主豐富的同在,因為我下沉,主又拔高了我。

 許多時候,我們有很多自己的方法,主啊,我要作這,主啊,我要作那。主說「你準備好了嗎?」然後就戳你一下,叫你躺在床上一個月。「你還要那樣來為我讀經嗎?」「主啊,不行了,我沒力氣了。」「你愛我嗎?」「主啊,我仍舊愛你。」「那就夠了,你要更多愛我。」弟兄們,這很叫人吃驚,主盼望我們有祂自己過於抓住其他的事物,主不要我們抓住真理,抓住讀經,抓住傳福音的實行。但當我們真正愛祂的時候,我們自然而然就在真理裡,就去傳福音,就和弟兄姊妹一起,就在教會裡盡功用。我們寶貝的不是這些外面的事物,而是基督自己。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一6回顧混於世界的痛苦】我認識一個老弟兄,一九五三年蒙恩得救,非常愛主,後來生活有了困難,環境有了風波,受不了折磨就冷淡了,乾脆進入世界,什麼事都作起來。從外面看真不象一個基督徒,不能彰顯神一點香氣。一直在世界裡混了三十年,到臨終之時,神把他復興起來。這時我問他:“那些年你和世界相混時,你心裡是什麼滋味呢?是不是把神忘掉了?”他說:“弟兄阿!我說句老實話,我和他們一起看電影,外面也看也說,裡面有說不出的難過。有時和他們吃吃喝喝,吃完以後,裡面有說不出的空虛感覺。不由的自己對自己說,我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但我一看環境,我又勝不過。我又知道我是神的孩子。後來我也灰心喪氣,認為我這個樣子,神也不會要我。神阿!我不再思想你啦!可是,不想不行,哪有作兒女的說,我就沒有父母呢?這是不可能的。”

         環境壓迫他,引誘他,纏繞他,外面雖不能把神彰顯出去,由於有神的生命種子在他裡面,他不得不說:“主阿!我是你的孩子。”我說:“你為什麼不能復興起來呢?”他說:“不能勝過環境,我若說出我的信仰,我的利益要失去,我的名譽要消沒,我的前途要黑暗了。現在叫我看見,我要名譽,卻沒有得著名譽;我想要利益,也沒有得著利益;我想要好處,更沒有得著好處。我才從心裡說,我離開神真可憐的很哪!就這樣才復興起來。雖然現在很熱心,三十年的光陰收不回來了,得罪神的地方無法彌補,蝗蟲吃的年日怎麼償還呢?”

         這位老弟兄快七十歲了,在北風呼呼,雪花飄飄的時候也要去傳福音,晚上無處住,就在野地打魚的小草棚裡面倦俯了半夜。他說:“主阿!我應當凍,凍凍我這個老肉體吧!我太對不起你啦!”我說:“你再凍損失也收不回來了。”

         一個人若沒有主的生命,到世界裡面去你沒有感覺。真正重生有神生命的基督徒,在犯罪作惡和世人相混的時候,你不能沒有感覺,這個感覺催促你趕快起來,立即回轉,起身往伯利琤h。——《默想路得記》

 

【得一8~14如果沒有權利,就談不到選擇。譬如一個小孩看了百貨公司櫥窗所陳列的東西,而說:『我要這個,我要那個。』這個選擇不能算數,因他可能沒有這選擇的權利,你我如果沒有選擇的權利,那是空談。―― 巴姊妹《路得記查經記錄》

 

得一1518神的引導路得對拿俄米說:「你往哪裡去,我也往哪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哪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緊緊的跟隨,亦步亦趨,形影不離,隨時聽命。

我在一九六二年從中個大陸出來,當時實在非常灰心和喪膽。由於經歷一連串的事故,我對事奉主感到非常懼怕;雖然蒙神的恩典,奇妙地把我從中國釋放出來,但是我於前途有自己的打算,決定不再當傳道人,實在傳怕了。當我在澳門會見妻子,想到我們能夠在好像不可能的情況下相逢,心裡充滿了快樂和感恩。那天晚上,我跪在旅館的房中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我說:「神啊!我感謝諢A因為貑N生命再一次還給我,若不是諢A我怎能夠有這樣快樂的團聚。」當我在那裡感謝時,心裡有一個感動;你這個感謝有多少份量?你感謝我,就用一句話便能表達你的真情感謝嗎?我呼召你傳道,你不肯聽我的話,現在要走自己的道路。我給你有機會再渡你的一生,你的感謝有甚麼意思?」我心裡受了責備,在那個時刻向神作出第二次的奉獻。我明白除了奉獻來感謝主之外,沒有其他途徑可以向主真正表達我的感謝。這次的奉獻,我非常清楚只有一條道路,就是做主要我做的事。

  後來,我回香港。岳父家那邊全家都是做出入口生意的,剛好我在大學念的是經濟科,未信主時很希望做生意,及後奉獻做傳道便沒有這念頭。當時,我的親戚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公司,因為他們正需要我這種人才;若果沒有在澳門時的禱告,我一定會認為這是神的安排了。現在我則不敢接受這項邀請。我的岳父是個熱心的信徒,在教會裡當長老,他叫我好好的向神禱告;為前面作打算,看看神有何帶領。並給我一些零用錢,囑咐我不必介意,他全力支持我。真是非常感謝,我打開一看,那時是一九六二年,岳父一下子給了我六佰圓;由於這筆錢是岳父給我的,退回去就不對了。但是,我心裡知道,以後不能再向他人要錢了,既然做傳道,便要定睛看神如何帶領,做傳道還要親人供養,那簡直太沒有見證了。故此,我決定搬出來住,完全獨立,與妻子一同向神求一間房子。感謝神,終於給我找到了房子;由於先前有弟兄王國顯送了一套西裝給我,房東看見我西裝筆挺,便很樂意租房子給我;當然,我入夥時她心冷了一大半,因為我連睡板也是自己用木塊亂釘起來的。

  一切安頓下來,跟著便要找工作,有教會的領袖見了我,只是說為我祈禱,並沒有解決我的需要;又有教會請我做幹事,我推辭了。道路愈來愈沒有希望。後來有人請我到建道神學院代課,也算是有一點的收入;可是出入長洲的交通費也不廉宜。經濟又愈來愈拮据,無論怎樣窮困;房租一定按時交,以免被趕走,有失見證!況且錢就快沒有了。有一天,早上離家時衣袋裡只剩兩塊多錢;我扣除來回的船費,將剩下的幾角錢交給內子,作為買菜的錢;並叫她做我最喜歡吃的菜(豆腐豆芽菜),那天,正當放學後我要走時,有一個學生跑上來,說有一封信,是靈實醫院的一位護士長托她交給我的。我打開來看,裡面只有壹佰圓的現鈔。事實上,我到醫院團契不過講了一次道,那個護士長我並不認識,她卻記得我,就在這種時候托人從調景嶺送到長洲來,我歡喜得不得了。當天晚上,我買了「叉燒」回家,有一點肉做菜;不再吃「但以理」餐了,豐豐富富地享受神的恩典。

  然而,工作方面還是沒有著落,就在這個時候,我收到菲律賓薛玉光院長從菲律賓來的電報,邀請我到菲律賓聖經學校任教。收到電報時,雖然在環境上有一條出路,但是我不敢貿然接受;我剛從大陸來港數個月,到菲律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何況當時菲律賓正在排華反共。在等候中,我想起臨離開國內時,有一位屬靈的老前輩叫我到香港後,一定要前往菲律賓,當時我不以為意;也不知他為何會這樣說,現在他的話卻不謀而合了。使我感到其中有神的帶領,於是便答應了薛院長的邀請。怎知,答應了以後,香港的路卻開了;有大教會請我擔任牧師。我只好拒絕他們,因我已決定前往菲律賓;那些兄弟姊妹認為我一定不能去,因為最近菲律賓領事館不會簽證給華人進境的。然而,幾個月後領事館沒有查問我從那裡來港,便糊塗地簽證批准我入境。當飛機到達菲律賓時,海關的官員一看見我是華人,卻認為我的護照是偽造的。但礙於國家的形象,只能扣留我的護照,再進行調查;這樣,我們便在那裡做教書的工作。當我們在那裡作工時,心裡充滿汍w欣喜樂,因為知道我們所站的地方,我所做的事情,是神要我來,也是神要我做的。

  一直到今天,我回頭看自己走過的道路,若有一些不值一提的事,都是我自己任意妄為的結果。一些我感到歡喜甜蜜的事,都是因為「祂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故此,弟兄姊妹,在服事主的過程中,要注意與神的關係。這不但關係工作的成敗,也關係到人生的福氣和禍氣。

  歎氣,一聲歎息,因為我們都是在虛空裡建造。── 焦源濂《路得記亂世中的呼召──家庭、教會與時代的希望》

 

【得一章  定意跟隨】在教會中,一面來說,我們跟隨的是主;但實際上,我們真正跟隨的是一個「你」。年輕人不喜歡有個「你」,他們喜歡說「來跟隨我」,或是「我跟隨主」。事實上,他們的主就是「我」,「我」就是主。一個有福的人知道「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他有一個「你」。

   當我開始愛主之後,我就跟隨一個「你」,這位弟兄教導我怎麼在主面前歎息、呻吟。之後我到臺北的二會所,遇到另一位年長弟兄,我說︰「弟兄,我剛到二會所,我需要跟隨一位元年長的弟兄,我要來跟你學習。」他聽了很喜樂,突然有個有心的年輕人從天上掉下來了。另外一位弟兄聽說我到二會所,跟著這位弟兄學習,就笑我︰「哈!你要跟他學?」但是我一點都沒有後悔,我從他那裡學到很多。我學到怎麼服事兒童,怎麼作教師。之後無論我到哪裡,我都把所學的帶到當地實行。

如果你沒有跟隨一個人,你就會成為一個飄蕩的人。你可以來,可以不來;你可以聚會,可以不聚會;可以操練,可以不操練;可以追求,也可以懶惰。你高昂起來,一天背三章聖經;冷淡下來,三十天也不讀聖經。弟兄,為什麼會這樣?因為你沒有人可以跟隨。你要學習路得,「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