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得記第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得二1「拿俄米的丈夫以利米勒的親族中,有一個人名叫波阿斯,是個大財主。」

         「大財主」應該譯作「富裕的人」。的確,在波阿斯那埵頂﹞ㄩ犮B測不透的豐富。「富裕」這個字和三11的「賢德」的「賢」在原文是同一個字。──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2「摩押女子路得對拿俄米說:『容我往田間去,我蒙誰的恩,就在誰的身後拾取麥穗。』拿俄米說:『女兒阿,妳只管去。』」

         當路得向婆婆提出這樣的要求時,她堶悼眶M篤定地相信二件事:第一,她相信神的話;第二,她相信神的恩典。首先,她從神的話中得知,神對窮人和寄居的有所應許和預備(利廿三22;申廿四19)。因為她確信神的話是為著她的,因此她就根據神這話往田間去。一個基督徒的生活是從神的話開始的。凡在基督堛漱H,我們一切的行動都是根據神的話,而且是根據神已經說過的話。然而,神的話需要靠著恩典來接受,「我蒙誰的恩」,意即如果神憐憫的話,祂必能在環境上開一條路,讓她可以在那人的後面拾取麥穗。──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3「路得就去了,來到田間,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堙C」

         這婺t經用了「恰巧」兩個字,好像路得是無意間來到波阿斯的那塊田堛滿C神實在是孤兒寡婦的神,一面祂有話,另一面祂也有巧妙的安排。──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4「波阿斯正從伯利恆來,對收割的人說:『願耶和華與你們同在!』他們回答說:『願耶和華賜福與你!』」

         這堨L們提起耶和華的名,顯然他們實在是認識神的人,神的話在他們身上是有地位的;因著聖靈的工作,他們甘心順服神的律法和命令。──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5「波阿斯問監管收割的僕人說:『那是誰家的女子?』」

        「那是誰家的女子?」這就好像主對聖靈的問話。當我們每次那樣殷勤地來到主面前,總不願放過任何一個蒙恩的機會時,因著這樣的渴慕和表現,莊稼的主就不能不被感動,祂的心不能不被打動。──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6~7「監管收割的僕人回答說:『是那摩押女子,跟隨拿俄米從摩押地回來的。她說:“請你容我跟著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麥穗。”她從早晨直到如今,除了在屋子塈中@會兒,常在這堙C』」

        依照正常的作業程序,麥田必須等到收割完成了以後才能開放,讓窮人和寄居的進入麥田,拾取田角未割盡以及落在地上的麥穗;否則在農忙的時候許多人跟在後頭,確會攪亂整個農場的收割作業。所以路得這一個請求,是一個不當的請求。然而因著神的恩典充滿了農場上上下下的人,監管收割的僕人不需要請示波阿斯的許可與否,即做了波阿斯所要做的。

        「請你容我跟著收割的人,拾取打捆剩下的麥穗」,意即「請讓我跟著他們,他們甚麼時候不小心掉下一根麥穗,那一根就是屬我的」。她的意思乃是她要去蒙恩典。以新約的話來說,就是讓我們來讀主的話、來禱告、來聚會、來讀屬靈書報;這些都是叫我們蒙恩的途徑。我們也要做一個拾取麥穗的人,一根麥穗加上一根麥穗。這就是恩上加恩,力上加力,結果恩典就一點一點的在我們身上儲蓄起來。

        只有被聖靈帶到完全為零的地位的人,只有被帶到全然一無所有的人,他纔能降卑做一個拾取神恩典的人。聖經說,「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何時我們被帶到一貧如洗的地步,何時我們天然的資源用盡了,或許我們才會開始明白甚麼叫做「在恩典中過生活」。

        「她從早晨直到如今,...常在這堙C」這告訴我們,她具備了一個蒙恩的條件:殷勤。路得要把握並使用每一分鐘,以得著主自己的恩典。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我們支取神恩典的時候。我們的恩典有多少,就在於我們能夠利用多少時間得著最多的恩典。──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8「波阿斯對路得說:『女兒阿,聽我說,不要往別人田堿B取麥穗,也不要離開這堙A要常與我使女們在一處。』」

        「不要離開這堙v,原文即「你要捨不得(14)離開這堙v,或「你應該黏在這堙v。譯成新約的話,就是主耶穌所說的:「你要住在主堶情v。當我們住在主堶戛氶A似乎有一種強力無比的膠,把我們和基督粘在一起,使基督成了我們的世界。當我們心中只有基督的世界時,自然就不再愛屬地的世界了。

        「不要離開這堙v,意即這堿O你應該停留的地方。

        整個對話的開始,是由波阿斯開始的。如果我們在靈的深處遇見主,讓我們記得一件事:不是我們說,乃是主說。祂不是虛無飄渺的說,不是忽然給我們一個毫無憑據的思想,祂乃是藉著我們手中的這本聖經,一句、兩句或者更多地對我們說。

「不要往別人田堿B取麥穗」,因為這塊田正是為著我們的。神永遠的旨意就是把我們放在基督堙A基督就是我們的範圍、我們的中心。「不要往別人的田堿B取麥穗」,就是不要愛世界。──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8不要愛世界】「不要往別人田堿B取麥穗,」就是不要愛世界。中日戰爭的時候,一度國常處在失敗的劣勢無法將敵人制服;那時日軍用的是坦克車,我方因裝甲設備不足,唯以步兵迎戰;但是稀奇,後來我方在幾場戰役中卻打了勝仗。為甚麼我們的步兵後來可以勝過敵方的裝甲兵呢?因為在那艱困的情況底下,我方的軍兵運用智慧想出了一個聰明的計謀。面對重重的裝甲車隊,肉搏以對是最下下策的;他們於是先放出幾聲空槍,然後靜止一切行動,戰場上除風吹草動外一片肅靜;過了一段時間,敵方忍了許久,因不明所以,遂由裝甲車內好奇地探出頭來查看,待對方一探出頭來,我方便一槍射去,在另一戰車的日兵聽見響聲,也好奇地探出頭來看個究竟,結果又是一槍。我們這些人蒙了何等大的恩典,仇敵是不會甘心的,也必要用盡各樣的方法,使我們離開正常的光景,跑到基督之外。──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9「『我的僕人在那塊田收割,你就跟著他們去。我已經吩咐僕人不可欺負你;你若渴了,就可以到器皿那堻僊略H打來的水。』」

        這段話實在充滿了豐富的愛,一面有鼓勵,一面也有命令,並且這命令是為著保護我們的。這堙u打來的水」,多半是指從伯利恆城門口打來的水。僕人們必須走上一段很遠的路才能得到,所以每滴水都十分的珍貴。通常,打來的水是為著莊稼的主。我們若和主進入真正親密的交通堙A你看見主是極樂意將祂特有的那一份和我們分享的。──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10「路得就俯伏在地叩拜,對他說:『我既是外邦人,怎麼蒙你的恩,這樣顧恤我呢?』」

        在屬靈追求的道路上,我們或許常常容易覺得乾渴;但每次我們的乾渴得到滋潤的時候,要明白我們是分享了主逾格的恩典。當我們屢次這樣經歷主的恩典時,你我也會和路得有一樣的反應:「俯伏在地叩拜」,原文就是整個人俯伏敬拜在主的腳前。

        「顧恤」這個字,拿俄米也用過(19)。很有趣的,在希伯來文堶情A「顧恤」和「外邦人」這兩個字的讀音是相同的。路得是外邦人,竟蒙了這麼大的憐憫。每當我們講到顧恤的時候,總不能忘記自己曾經是個罪人,蒙了主的恩典。我們本該是地獄堛漣鰹ヾA是不配蒙恩的,然而我們看見了恩典的榮耀,蒙了何等的恩典。──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12「『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願你滿得祂的賞賜。』」

        若我們真正進入幔內,在深處與主有密切的交通時,主就要安慰我們,為我們祝福,好像大祭司在天上為我們代禱一樣。「願你滿得祂的賞賜」,這是主的願望;而這個賞賜,不只是「一伊法大麥」(17)那滿懷的收穫,並且最大的賞賜,就是主將祂自己給了我們。

        「翅膀」和三9的「衣襟」是同一個字。波阿斯是預表基督的,「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即路得來到波阿斯的翅膀下。──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12「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

以後大衛在逃亡時,走在那些山地上,常想到這句話所描述的表像。他已經從先祖波阿斯的人生中繼承這屬靈的遺產。至少耶穌有一次也以此描寫祂的願望,祂要聚集耶路撒冷,好似母雞聚集小雞一樣。

當小雞在母雞的翅膀下,多麼溫暖、舒適與安全!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天堂。天堂儘管有暴風雨的轟動,雨點沉重地滴落,鷹鳥在上面旋轉。有母雞的保護,一切的威脅全都去盡。難怪詩人說我們若在神翅膀的蔭下躲藏,最為穩妥,災難必會過去。

你是否躲在其中?你有否從暴風雨中出來?你曾否說:祂是我的避難所,我的保障,我的神,我必投靠祂!如果你真的這樣,必在快樂的信心之中。神為你隔開一切的罪惡與驚恐。要安靜,要休息!

如果你沒有投靠在基路伯展開的翅翼,好似路得那樣,離開你原來的地方,從摩押的遠地出來,離開你的神,你的民,你決不會像俄珥巴那樣與這些相依為命。從邊境過來,在福音的禾場拾穗。你會遇見波阿斯,他必向你施恩。你依附了他,就必永久住在糧食庫中,痡`地蒙福。

──邁爾《珍貴的片刻》

 

【得二12神的報答】在波阿斯的眼中,路得不僅是跟隨拿俄米,更是跟隨主自己。當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主會報答你,叫你滿得祂的賞賜。

  許多時候,全時間服事的人會告訴主,「主啊,我為著你放下了一切,如果我沒有全時間服事,現在我已經當老闆了。」但是主會告訴你,「你來投靠我的翅膀下,我會叫你滿得我的賞賜。」

  我可以見證,我全時間服事主這麼多年,主沒有虧待過我。有一年我回臺灣服事,孩子也跟著我回去。他們在美國長大,不懂中文,以英語教學的學校學費十分昂貴,我只好送他們去中文學校。那時候我心裡很憂傷,覺得不能為他們預備合適的教育機會,特別是我的兩個兒子很受苦。老大拼命努力學中文,老二聽不懂老師所講的,就帶一本英文的百科全書去,老師在上面上課,他在下面讀百科全書。我只能告訴主,「主啊,你自己來教育他們。」今天我看我的兒女,他們都從很好的研究所畢業,擁有合適的工作,主一點也沒有虧待他們。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12工作的兩面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願你滿得他的賞賜。
路得正面對極大的難處。她的丈夫去世了,而她要跟著她守寡的婆婆去一個陌生的國家。
今天,有許多婦女發現她們也處在類似的境地。雖然原因不同,但是她們都是在得不到丈夫的幫助下,必須獨自撐起照料家庭的重任。
路得是怎麼做的呢?她去工作,但這也是非常艱難的。她在大麥田中拾取別人收割時掉落的麥穗。她遇見了地主波阿斯——這位後來成為她丈夫的人。
當然,並不是所有辛勤工作的人都會擺脫困境。發生在路得身上的事,說明了兩個重要的原則:第一、神要我們有憐憫的心。路得和拿俄米的需要得到滿足,是因為那些地主遵守神的吩咐,把多出的穀粒留在田間,讓那些窮人和寡婦去撿拾(申2419~22)。第二、主獎賞那些努力工作的人(創128~30215;箴2229;帖後310~12)。因此,路得得到了神的特殊祝福(得212)。
雇主和雇工都有互相的義務,而且二者對神都負有義務。不管我們的景況如何,我們都必須謹守神的原則,其他任何雇工對工作的態度都是不可取的。
如果成了工作的奴隸,早臨的死亡必不可擋;
如果辛勤工作只為主,你將得到巨大的獎賞。
當人遵行神旨意時,生命會更好。
──《生命語》

 

【得二14「到了喫飯的時候,波阿斯對路得說:『你到這堥茬蟧獢A將餅蘸在醋堙C』路得就在收割的人旁邊坐下;他們把烘了的穗子遞給她。她吃飽了,還有餘剩的。」

        吃飯的桌子是為著那些工人和僕人們的,在這筵席埵陸s、有餅(這堛瑣L就是酒,這醋不過是酸的酒加上一點油而已)。路得是外邦人,在主的桌子上本來是沒有份的,但是主把她帶到桌子面前,讓她吃餅,並且用餅沾醋。餅代表基督的身體,杯代表基督的血,餅和杯分開了,代表死;主把祂的死陳列在這堙A讓所有蒙恩的人一同有分於這桌子,彼此有交通,一同認識並經歷神的愛。

        「他們把烘了的穗子遞給她,她吃飽了,還有餘剩的。」原文「他們」是「他」,乃中文誤譯。那烘了的麥穗是從主手中接過來的。主自己就是那烘了的麥穗,是經過十字架的火煉的。──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17要趁著白日多作工】路得在田間拾取麥穗,直到晚上。據聞北方有一個傳道人在復活節的主日,把整個時間用來辯論主耶穌是禮拜一復活。對於主復活與信徒的關係和真理卻一字不提。許多人都犯同樣毛病,為教會的是非、神學問題,花費許多時間,卻不及時救人、培養、幫助屬靈的真實需要。―― 石新我《路得記之研究》

 

【得二17~20「這樣,路得在田間拾取麥穗,直到晚上,將所拾取的打了,約有一伊法大麥。她就把所拾取的帶進城去給婆婆看,又把她吃飽了所剩的給了婆婆。婆婆問她說:『你今日在哪堿B取麥穗,在哪堸竣u呢?願那顧恤你的得福。』路得就告訴婆婆說:『我今日在一個名叫波阿斯的人那堸竣u。』拿俄米對兒婦說:『願那人蒙耶和華賜福,因為他不斷地恩待活人死人。』拿俄米又說:『那是我們本族的人,是一個至近的親屬。』」

        何為「恩待活人」,就是神是使無變為有的神;何為「恩待死人」,就是神是使人從死奡_活的神。

        「至近的親屬」是由兩個字組成:一個是近親的意思,另外一個是指救贖主的意思。這個字在聖經堶惕i訴我們,這埵酗@個人有就贖的權利,因為他是「至近的親屬」。這個字英文叫做Kinsman redeemer,可暫譯做近親救贖主,和約伯所說:「我的救贖主活著」(伯十九25)的「救贖主」是同一個字。這人必須是出於本家的,或是兄弟或是關係最近的親屬,這人不僅要有贖回的心願,並且還必須有贖回的能力,才可以將我們在窮時所賣的產業贖回來。──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21「摩押女子路得說:『他對我說:“你要緊隨我的僕人拾取麥穗,直等他們收完了我的莊稼。”』」

        「緊隨」原文就是一14「捨不得」或「黏住」的意思。在主這個麥田堶情A有許多基督的僕人和使女;換言之,在基督的身體埵陶\多的肢體,有許多的弟兄姊妹。當我們與主聯合的時候,我們就和所有神的兒女聯合,我們不只捨不得我們的主,我們也捨不得我們的弟兄姊妹。──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23「於是路得與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處拾取麥穗,直到收完了大麥和小麥。路得仍與婆婆同住。」

        「常在一處」原文是「彼此捨不得」的意思。一面我們住在基督堙A另一面我們則離不開弟兄姊妹。沒有主,我們不能過日子,沒有弟兄姊妹,我們也不能過日子;我們應當和他們一起追求,彼此勉勵,清心愛主。──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二23仍然同住】「路得仍然與婆婆同住。」

  到了一個新國家,全然陌生的環境,異邦的文化,適應自然很不容易。在這個陌生的故鄉,婆婆的家產早已經沒有了,如今歸來是貧無立錐。婆婆拿俄米年紀大了,不能出外工作;在這樣的情形下,作媳婦的,自然得擔起養活她的擔子。多麼不容易,沒有脫卸重擔的希望!
  信仰是一回事,在每天的實在生活表現出信仰,是另一回事。路得面對生活的需要,要求婆婆讓她去田間,拾取人收割莊稼遺落的大麥穗。這是公開表示他們的生活困難,需要拾取別人所棄的。照以色列律法規定:“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不可割盡田角,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不可摘盡葡萄園的果子,也不可拾取葡萄園所掉的果子,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利一九:9-10,二三:22;申二四:19)這實在不是容易的事。路得的品格表現出來;她不是因為財富而跟隨拿俄米,也不會因貧窮而變節。(得二:2
  她去到田間,“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堙芋]得二:3)。屬主的人,在生活堥S有偶然的事。看來似是恰巧,實在有主的安排。恰巧也不是人的準備,有所為而去。
  波阿斯從村鎮上回來,看到拾穗的路得,問起監管收割的工頭,知道是同拿俄米來的摩押女子,決定善待她:

“自從你丈夫死後,凡你向婆婆所行的,並你離開父母和本地,到素不認識的民中,這些事人全都告訴我了。願耶和華照你所行的賞賜你,你來投靠耶和華以色列神的翅膀下,願你滿得祂的賞賜。”(得二:11-12

  路得的生活,已經成了街巷的美談,不必自己宣傳,有口皆碑,見證她的信仰,說明她是誠實信靠神的人。波阿斯不僅作為一個貧窮的寄居者恩待她,而且接納她當作是同一信仰的親人,不再是外人;對她的照顧,勝於工作的使女。
  路得殷勤工作,自然都在眾人的眼中(得二:7,17-18)。波阿斯讓她一同休息,一同吃餅的時候,她把吃飽的餘剩也帶回去給婆婆。顯明她既不浪費,更想到家中的婆婆,是她愛心顧念人的難得品德,特別是在自己缺乏的時候。她一天拾穗所得的,超過一般的人,也是她使人眷愛的見證。
  “路得仍與婆婆同住”(得二:23),散播信仰的香氣。── 于中旻《聖經研究》

 

【得二章  在祂裡面有力量】當我們回到神的家中,回到主面前,會發現主有追測不盡的豐富,作我們今日、明日,以及將來的供應。祂能滿足我們各面的需要,滿足我們屬靈的需要,滿足我們日常生活的需要。你剛強的時候,祂滿足你,你軟弱的時候,祂也滿足你。無論你的情形怎樣,主是這樣豐富,可以滿足你所有的需要。

我要見證,在這五十年來,我信的這位主從來沒有窮盡,我也要見證,我真驚訝,像我這樣一個情感豐富的人,這樣一個脆弱的人,竟然能愛主五十年,至今仍舊還為著主的權益、為著主的見證站住。這完全是因為我們的主在祂裡面有力量。

  我高中畢業後,聯考考了五次才進台大。過程中,我愛主,追求主,服事主。好幾次我可以考上很好的學校,卻陰錯陽差落榜了,但是我心裡知道,「這是主」。很多人問我,「為什麼還愛主?你這樣信靠祂,祂還這樣苦待你,叫你沮喪,叫你難過。為什麼其他人都這麼有主祝福,你卻一直在大學門外徘徊?」我只能回答說︰「在祂裡面有力量。」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是要叫我聯於我的波阿斯,祂知道如何來扶持我,如何供應我,祂的方式不同於我的方式,祂的計畫不同於我的計畫,祂的思想高過我的思想。現今我還能服事主,還能為主站住,都是因為從我年幼時就對主有了許許多多的經歷,我經歷到主是我的力量。

  當我到美國來讀神學,後來發現那個學校所教的完全不合真理,因此我就到克裡夫蘭來。那時離另一個學校開學的時間還有三個月,因此我預備去移民局申請工作許可,可以在這三個月內去打工。弟兄勸我千萬別去,他說︰「你一去,他們馬上要遣返你。」當時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堅持。到了移民局,我告訴他們我想申請工作許可。那人瞪著我,很不高興的說︰「我明天就把你遣返回去!」拿著我的文件轉身進去。我站在那裡,心想「主啊,這麼快!」沒想到才來一個月,主這麼快就要我回臺灣了,但是心裡一點也不難過。當這個人往裡面走的時候,他的上司從裡面出來,問他「現在又出了什麼事?」他告訴上司我的情形,他的上司說︰「那有什麼不可以?給他!」我在那裡,又說︰「主啊,這麼快!」不到二十秒的工夫,主又把我留下來了。我對主說︰「主,我真不敢相信,你是這樣的信實。」

  這就是「在祂裡面有力量」。我還記得那兩次「這麼快」的禱告,我還記得我那時的感覺︰「主啊,即使你這麼快送我回去,我也沒有抱怨,你是主,你是神,你知道什麼境遇對我是最好的,在你的裡面我得著力量。」這實在是太好了。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二章經歷主的豐富與力量】跟隨主的一生會有多豐富,因為祂是那偉大的我是,無論我們所需的是什麼,祂都能滿足。我們需要健康,祂給我們健康,我們需要力量,祂給我們力量,我們需要屬靈的領悟力,祂給我們屬靈的領悟力,我們需要愛主的心願,祂就給我們愛主的心願,我們需要追求主的心願,祂就給我們追求主的心願,無論我們需要什麼,祂是那位大財主,祂可以供應我們一切的需要,祂是那位元全足者。

   弟兄姊妹,愛主不是件容易的事,我愛主五十年了,全時間的生活是最艱難的生活。幾個月以前,我和我的姊妹談話,我說,「我想想這五十年來跟隨主……」,忽然間我的淚就流下來了。我不知道為什麼流淚,但是裡面有太多的感覺,我似乎是對主說,「主啊,如果早知是這樣的艱難,我可能根本就無法來跟隨你。」我還記得我的姊妹非常吃驚的樣子,因為在這五十年來,我一直都很剛強,帶著這個家往前,她趕忙過來安慰我。也許你要問︰為什麼我不走?為什麼我還在這裡?為什麼我還服事?為什麼我還勞苦?為什麼我還把自己交給祂?為什麼我還告訴祂︰「主啊,如果我還有二十年,我還服事你二十年。如果我還有十年,我就勞苦十年。不論我還能活多久,我盼望每一年都有價值,每一年都有果效,每一年都成為基督身體的祝福。」為什麼?因為在祂裡面有力量。

  我們每個人若是捫心自問,都會說自己是軟弱的,是有限的,會說,主啊,我真軟弱。然而主也會回答︰「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多軟弱,我知道你有多脆弱,我知道你一生中的艱難是你難以承擔的,但是你要記得,我在這裡,在我裡面有力量。」──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二章  收割大麥的田——在復活裡開始教會生活】教會生活就是復活裡的生活。許多時候我們以為教會生活就是聚會,就是彼此相顧,就是請人來吃愛筵,就是去傳福音,就是年輕人必須聽年長的,叫年輕人覺得挫折。如果你在教會中一段年日,就會知道教會生活是最叫人受挫折的,因為在教會中,大家相處像家人一樣的親近,可是彼此又沒有血緣關係。對於親兄弟來說,雖然他們會吵架,但是彼此很容易原諒對方,因為他們當中有愛,叫他們可以相互容忍,就算吵得再凶,吵完也就沒事了。但是教會生活就不同了,一面來說,在教會中我們彼此相顧,另一面,我們不能過單獨的生活,總是有人要來干涉你,這時許多不必要的事就發生了。

  譬如有天你看到一位姊妹在流淚,你覺得她是因為先生的緣故哭泣,所以你就告訴人︰「你知道那位弟兄嗎?他太太真好,可是他一點也不體諒。那天我見到他太太在哭,不知道我們的弟兄是怎麼搞的。」話傳到後來,最後變成這位弟兄會打人。之後這位弟兄來聚會的時候,都沒人要理他,只有一位愛他的弟兄告訴他,「你不應該打老婆的」。其實那位姊妹那天只是眼睛進了沙子。這位可憐的弟兄,不管他如何否認,也沒有人相信他。這就是教會生活。當人拒絕你的時候,你還要來聚會。你知道別人都用有色眼鏡看你,你還要假裝不知道,還要若無其事去聚會,去享受主。如果你說,這是教會生活,那我不想留在這裡了。我就要告訴你,只有這樣來過教會生活,你才知道什麼是復活。我們所以不離開教會生活,是因為我們有波阿斯,在祂裡面有力量;因為這塊田是收割大麥的田,這裡滿了復活的實際。──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二章  神主宰的帶領】全地都是主所擁有的,所有的基督徒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然而主的眼光是特別專注在一塊田裡,這塊田就是地方教會,也就是祂的見證。路得真是有福,她被帶到教會生活裡。路得恰巧到了以利米勒家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裡。路得到伯利琚A首先就經歷到神主宰了一切。在這宇宙中,神永遠掌管一切。作為基督徒,我們沒有什麼事是倒楣的,沒有什麼事是不幸的,我們所遇見的一切,都為要叫我們得著神聖的祝福。弟兄姊妹,主給你的第一個祝福,就是祂神聖的主宰,讓你有各樣的經歷,叫你能得著基督。

  當我去讀神學院的時候,一位教授說,耶和華這個字的希伯來文是Yahweh, Yahweh是一個巴比倫的神。我聽了很氣憤,覺得教授根本是在摧毀人的信仰。我的神是活神,我的神是我的救主,你怎麼能說祂是巴比倫的神。我開始有感覺要離開這個學校。那時,我去找一位講道很有能力的教授談。我一進到他的辦公室,就看見他把腳翹在桌上,吸著煙斗問我,「年輕人,你想談什麼?」我看著他的腳,看著他的煙斗,什麼也不想說。我告訴他,「我沒有什麼問題,我的問題都得到解答了。」我裡面清楚是主要我離開那個學校。

  如果那一天,那位教授正在讀經,並且告訴我,「弟兄,你要敞開心胸,雖然有些教授會教一些不同的事,但是我們根本的信仰並沒有改變」,我想我會相信他。但是那天恰巧他在抽煙,恰巧把腳翹在桌上。主是有恩典的,祂用這樣的方式帶領我。在我一生中,我感謝主讓許多的事情發生了,這些事改變我的生活,甚至改變我的一生。──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二章  信心的試驗】路得作了最後的決定,要跟隨耶和華,這完全是神的工作在她身上;並沒有人勸勉她,鼓勵她,催促她。她堅心的決定,完全是出於聖靈的催促,絲毫沒有人的成分在其中。

現在我又要講到自己和我師母的事。原來我們彼此不相識,她是美國人,我是加拿大人。她生長在中國,因為他的父母在中國傳道多年。主帶領我到中國河南省內地會當傳教士,恰巧和她同一工廠。當時中國的風俗守舊,男女間的界線劃分清楚;禮拜堂不但男女分座,中間還隔一道牆。那時的傳道人從不敢向女界曳插A只尊向男界講道。這可知當時保守的情形。至於男子向女子示愛,求婚,更是聞所未聞的事。所以教會對於男女間問題,也就格外嚴格。如不守中國規矩的西教士,立即勒令撤職回國。所以我只好循規蹈矩。那時我實在很需要媒人為我和對方談親事,奈何求助無人!我就寫了封一本正經的信,將我的感動和經驗告訴她;並盼望她經過禱告之後,如有同樣的感動,回信給我。信發出之後,一天天過去都不見回音;我心裡害怕,不安,因為我愛她,盼望得到一個憑據,教我知道不是「一面熱」。(這是北方的俗語,人在冷天睡在石板,上蓋厚皮襖,上熱下冷的意思。)我一直等了十七天,終於收到她的來信了;這時,我萬分緊張,手拿托H發抖,不敢拆開;連忙跑進房間關上門禱告,求主安靜我。她來信說,接到我的信時,正忙於青年夏令會,沒有時間為此事禱告;會畢才尋求主的旨意,最後主用聖經的話,給她一個憑據。看到利百加,當亞伯拉罕差僕人,去為他兒子以撒求親時的故事,她家長問她:「你願意跟隨這人去嗎?」利百加說:「我願意。」

  路得出去找工作那天,她盼望得到憑據,給她清楚知道耶和華要她。聖經告訴我們:「……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波阿斯那塊田裡。」這是主的帶領。── 費述凱《路得記──不信時代中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