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得記第三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得三1「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對她說:『女兒啊,我不當為你找個安身之處,使你享福嗎?』」

         「安身之處」,原文即一9的「平安」或「安息」。聖靈的帶領原來是把我們帶到一個地方,叫做安身之處,就是神的安息。我們必須看見主不只是莊稼的主,也是至近的親屬,我們才能有安息。基督是我們的救贖主是一件事,但何時我們真的在打麥場媢J見了主,我們才真正的從地位上的「安息」,進入經歷中的「安息」。──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7珍賞你的拿俄米】我年幼的時候,一位弟兄有負擔成全幾位弟兄來為主說話,我們二十幾個人在主日的下午,每次兩個人起來講半個鐘頭的信息,講完後大家一起給意見,最後由這位弟兄來幫助我們。輪到我的時候,我預備了一篇很好的福音信息,講了一個福音故事,講得非常釋放,非常喜樂。講完後,大家都說「太好了」,這個人說我的發表好,那個人說我的靈好,每個人都誇我,我坐在那裡,非常得意。輪到這位弟兄,他說,「我不懂,你花了一大堆時間講這個故事,可是根本沒有告訴我們結果」,我說得太興奮了,忘了講故事的結尾,因此他說,「弟兄,你知道你的性格嗎?你知道你的性情嗎?你是一個鬆散的人」。一時間,我好像從天上掉了下來,最後他說,「弟兄,我勸你,從今天起,過一個有規律的生活」。我不能告訴你,他的建議對我的幫助有多大,他這樣的成全,也改變了我盡功用的方式。直到今天,我仍舊照著當時我所學到的方式來説明弟兄姊妹,我知道這對年輕人有多大的價值!

  弟兄姊妹,你們要學習珍賞你的拿俄米。我感謝主,有一位弟兄是我的拿俄米,他真是照顧我,真是愛我。我記得因著史百克來臺北的影響,人到處攻擊李弟兄,攻擊眾教會,我陷在暴風圈中。有一天他請我去他家,他說,當他在上海的時候,上海的帶頭弟兄與他交通,說倪弟兄真驕傲,然後告訴他倪弟兄作了這個,作了那個,他說,「朱弟兄,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辦?」我幾乎就要說,我會替倪弟兄講話,我會好好修理那位弟兄。 他看著我怒氣滿腹的樣子,說,「朱弟兄,這又不關你的事」。他這句話真是幫助我,否則我就會選邊站。在當時的情形下,我一定會站在李弟兄那邊,可是那時多半服事我的人都反對李弟兄,所以如果我站李弟兄那邊的話,就會違反我的權柄,我一站邊,我就反對了我的長老,我一站邊,我就把自己放在試探裡。「朱弟兄,那又不關你的事」這句話,我不能告訴你,怎麼幫助了我。在那樣大的風暴裡,我仍舊活在教會生活中,就是因為我有「拿俄米」,他保護我,也成全我。

  我來到美國之後,直接得到李弟兄的幫助。有一天我在讀經,他說,「朱弟兄,你還在讀中文聖經?」我喜歡讀經,只想知道聖經裡說什麼,讀中文對我來說方便多了。李弟兄提醒我,我人在美國,也服事說英語的弟兄姊妹,怎麼能唯讀中文聖經。他拿了各種的英文版聖經和我一同研讀,我才發現,讀經單用一個語言是不夠的。李弟兄又教導我,如何比較不同的翻譯,如何來修改這些翻譯,我得到他的幫助,之後就一直照著他教導的方式來讀經。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2「『你與波阿斯的使女常在一處,波阿斯不是我們的親族嗎?他今夜在場上簸大麥;』」

         根據當時的習俗,打麥場常是設在高丘上的一大片淨光磐石之地。每當晚風輕揚的時候,麥農們會奮力的將大麥向空中拋灑,好讓糠秕隨風而去;然後他們就藉著打糧的器具,把麥子的殼子和麥肉分開。在聖經中提到打麥場,常常是指著十字架的工作說的。打麥的農夫常用一塊木板,讓牛站在上面,板下有輪;當牛往前動的時候,木板底下尖銳的齒輪就會自然而然地將麥殼和麥肉分開;就好像神藉著祂的話在我們身上作煉淨的工作一般,將我們的靈與魂分開,並且除去身上一切屬肉體的,好叫我們進入神所豫備的安息堙C──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4「『到他睡的時候,你看準他睡的地方,就進去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堙A他必告訴你所當做的事。』」

         「你看準他睡的地方」,就是「看準他腳的地方」,因為那堹鄑鋮鴗Q字架的記號。這就告訴我們,每次我們來到主的腳前,就是來到至聖所,就是在神的腳凳前下拜。我們的生活,乃是在主腳前的生活;只有在主腳前的生活,我們才能看見祂就是我們的救贖主。祂工作,我們安息;主的腳前是我們安息的地方。──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7「波阿斯吃喝完了,心媗w暢,就去睡在麥堆旁邊。路得便悄悄地來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堙C」

         甚麼是波阿斯的食物?父神的旨意就是主的食物(約四3234)。主耶穌不只在十字架上說「成了」,而且祂從死奡_活,完成了一切十字架的工作;這時因祂完成了父神的旨意,所以祂就可以吃喝快樂了。同時,「心媗w暢,就去睡在麥堆旁邊」,這意思是說祂升到天上,坐在父神的右邊了,意即我們的主有了安息,因為十字架的工作都已經完成了。「悄悄地來掀開他腳上的被,躺臥在那堙C」按原文的意思,乃是悄悄地揭露出他的腳,然後就躺在他的腳旁;就像那些躺在波阿斯旁邊的莊稼漢一樣,路得承認自己是奴僕。──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9「他就說:『你是誰?』回答說:『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因為你是我一個至近的親屬。』」

         「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含有一個意思,即請求波阿斯娶她,因為他是至近的親屬。若按新約的話,就是當我們來到主的腳前時,能有一個禱告:巴不得更多的認識主,巴不得與主有更深的聯結,能夠住在主堶情A也讓主更多的住在我們堶情C因為主耶穌為女子所生,所以祂也取了我們的血肉之體;因此,在聖經堨D耶穌至少八十次稱祂自己是人子,這就證明祂和我們一樣,同樣具有血肉之身,所以說道成肉身的祂是我們至近的親屬。──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0「波阿斯說:『女兒啊,願你蒙耶和華賜福。你末後的恩比先前更大;因為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

         此處的「恩()」,原文是指給出恩典或者顯出恩慈說的。意即:這個恩典在她身上要慢慢長大,她不只能得著恩典,同時也能把恩典傳遞出去。唯有一個蒙了恩典的人,纔能夠把恩典給出去,此即証明她所蒙的恩比從前更大。在恩典中長進,這是一條成長的線。──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0有一個國的王子,他要挑選一個如意的王后,通令全國,凡願作王后的青年女子都可以報名,不加限制。某月某日在廣場上舉行考試(不講出身,不看文化程度),能夠錄取者可作王后。告示貼出後,全國各地青年女子都想作王后,就有許多人報名,各自準備條件,背詩詞、畫美圖、裝飾、打扮……,都是為要使王子喜歡他。

         到了日期,眾人都聚集在廣場上臨考參觀。一會兒,王子出來了,眾人都看著王子出什麼題目,是否自己能答上。王子說:“我只出一個題目,你們往遠處看,廣場那一邊有一座石山,誰肯愛我,就以很快的速度跑過去,把頭撞在石頭上撞死,這個女子就可以作王后。”

         題目出了後,眾女子彼此觀望說:豈有此理,真是開玩笑,一死還當什麼王后呢?於是各自退了考場。最後剩下一個農村女子,她的心真是愛王子,為王子死我也不配啊!我是一個卑微的農村女子,你們都離開我也捨不得離開啊!今天就是我為王子的緣故撞死了,雖不能和王子結合,但眾人會說我是為王子而死的,這個名譽在全國傳揚起來也是好的,因此我立志願意為王子而死。於是她就準備好,牙一咬,往前跑去,用最大的力量往石頭上撞。真沒有想到,這一撞,石頭破了,原來是一座假山,是紙作的,因距離遠而看不出是假的。裡面坐著皇太后,伸手一抱說:“好女子!你是我最如意的媳婦。”全場大呼:“這女子真是有福啊!真有心志啊!”

         這是一個故事,啟發我們說,主擺一個假山在前面,你愛我嗎?若愛我就去撞死吧!十字架在前面擺著,你愛我就去背十字架吧!你去窮吧!你去受苦吧!你受羞辱吧!你敢不敢呢?可能我們要說:“哎呀!我為主受苦受窮,這個苦我受不得啊!主要拿我開玩笑。”我們不肯去撞,我們不肯把自己擺上去,我們不曉得十字架後面是榮耀。——《默想路得記》

 

【得三10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年輕人是看不到自己缺欠的,年輕人是意興飛揚,滿懷雄心壯志的,但是年紀大的人,知道自己的短缺,旁人也沒興趣來理睬他。因此波阿斯有一個感覺,「我是誰?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這麼多的少年人你都沒有跟從,你卻選擇跟從我!」 從屬靈的角度來講,我們的主是寶貴的,是全足的,是全能的,祂是萬主之主,是萬王之王,祂有權柄在宇宙中擁有一切,掌管一切。

  我很喜樂,我從高中畢業之後,就立志要全時間服事主。當時年紀還小,長老們要我先讀完大學。等到我大學畢業時,當時教會陷在風波中,長老們為了保護我,因此不要我全時間。我就到美國來讀書,後來成了圖書館員,就這樣一邊工作,一邊服事主,服事教會。我對主說,「主啊,雖然你不要我全時間,我仍舊把我全人,把所有剩餘的時間拿來服事你」。直到一天,主叫我放下工作全時間服事,我真喜樂,少年人無論貧富,我都沒有跟從。

  很多年輕人可能大學還沒畢業,就在等著「嫁人」,無論「他」是貧是富。波阿斯知道人生,他知道年輕的女子盼望嫁人,如果找不到富的,貧的也可以嫁,因此他稱讚路得,你的恩慈顯出來了,雖然這個世界這麼吸引人,你卻拋棄了世界,揀選了基督。何等的恩慈!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你選擇了一位真正配得你一生的人。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15六簸箕大麥——人的度量】主根據你的度量所賜的豐富,你能拿多少,主就給你多少。盡你可能的拿,我們的問題是我們只能拿一點點,然後告訴主,我只能拿這麼多。好像我們去吃愛筵,菜太豐盛了,每樣吃一點就飽了,雖然還想多吃,肚子已經裝不下了。屬靈的事也是一樣。有時我們參加一個特會,頭兩天覺得實在太享受,到了第三天就覺得「太飽了,太飽了,聚會趕快結束,我快撐死了」。這就是六這個數字所表徵的。

  我記得我在軍中受訓的那段日子,有五個月的時間不能聚會,真是奄奄一息,等待著天亮,裡面非常的饑渴。那時正好史百克弟兄來台開特會,我讀弟兄們寫來的信,說到這些聚會多麼的屬天,多麼的有亮光,我都流淚,「主啊,我為什麼不夠資格來有分這樣的豐富?為什麼其他的弟兄這樣的蒙福,你卻把我放在隔絕的軍營裡,沒有人可以跟我交通?」每一次接到信,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難過,覺得自己像是被放逐的人,被主離棄,不叫我得著這樣的福氣。

  我受訓之後回來,李弟兄剛好開始了一個三個月的訓練。因著之前的經歷,我裡面滿了渴慕。聽李弟兄講信息,寫筆記,複習追求,滿了神話語的享受供應。但是訓練才過了一半,我就覺得自己再也吸收不進去了。訓練過了一個半月的,我覺得必須更新我的奉獻,我就禱告主,「主啊,你要擴大我的度量,我之前付了多大的代價,才來參加這個訓練」。

我在軍中的五個月,真是黑夜的經歷,之後黎明到了,就是李弟兄三個月的特會。之後又經歷到黑夜,躺臥在祂腳前,完全信靠祂,完全在祂的遮蓋之下,外面沒有亮光,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然後黎明又出現了。這樣的經歷至終叫我的度量擴大。我們要對主說,「主啊,擴大我,叫我的度量擴大,好叫你的六簸箕在我身上是這樣的豐富,這樣的豐盈,這樣的豐盛,不但成為我的供應,也為著你的見證成為教會的供應」。──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11「『女兒啊,現在不要懼怕,凡你所說的,我必照著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個賢德的女子。』」

         「賢德」的「賢」字和二1的「大財主」在原文是同一個字。當我們與基督聯合,並在生命中成長,到了一個時候,人怎樣形容波阿斯,人也要以同樣的形容詞來形容路得。用新約的話來說,就是模成神兒子的形像。──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7「又說:『那人給了我六簸箕大麥,對我說:“你不可空手回去見你的婆婆。”』」

         這堛滿u空手」,原文就是一21的「空空」。路得滿懷的六簸箕大麥是為著拿俄米的,叫她不再「空空」;這就是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工作。我們因著離開神的旨意,出去的時候是飽滿的,但回來的時候卻是空空的回來(21);聖靈在我們身上的恩典大到一個地步,要叫我們兩手不再空空。

         「六簸箕大麥」,在聖經堶情A「七」代表完全;「六」還差一,須要待波阿斯與路得聯結生下俄備得以後才算完全。──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8「婆婆說:『女兒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因為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

         讓我們記得,每次我們來到主的腳前,一面認識祂是我們的救贖主,另一面也要看見祂負我們一切的責任,因為祂如果不做成這事必不休息。這是達到安息的途徑。安息不是努力進入的,如果你真正相信甚麼都不必做,主要為你做成一切,那麼自然就會有安息。── 陳希曾《與基督聯合──路得記剪影》

 

【得三18「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

波阿斯有許多美德的表現——他虔誠的態度與言詞,對僕人們的禮貌,不以路得的投靠佔便宜。他更為助人,採取立即的行動。他的高尚品格實在值得稱道。拿俄米看出她親屬的氣質,知道他是信守諾言的人。他一應允,必要辦成,決不食言。

這種品德我們也該培養。我們不可只使人徒有希望,最後終於失望。我們一經允諾,不可輕率地遺忘:我們的話是就說是。別人託付我們的,總要使他們放心,他們答應的要算數,必須完成。

主耶穌就是這樣!我們要將一切交托給他,就不必再操心,只管安坐等候。祂為錫安的緣故必不靜默,為耶路撒冷也不休息。祂肩起教會的重任,教會有許多外邦人,祂必不懈怠工作,直到羔羊的婚筵慶祝的時候。祂必向你我負責,祂必盡力完成親屬的人物,為我們成就救贖。不然祂決不止息。當我們全心歸向祂,享受完全安息的喜樂,就與使徒一樣說:「我直到所信的是誰,也深信祂能保守我所交托祂的,直到那日。」──邁爾《珍貴的片刻》

 

【得三18安坐等候】「你只管安坐等候,看這事怎樣成就。」

  路得在波阿斯田中拾穗,開始於一天的巧遇,竟延長到大麥和小麥收割完畢,前後可能有一個多月的時間。
  拿俄米知道路得與波阿斯感情的發展,也把當初的相遇,作為神的安排。因此,她為媳婦籌畫歸宿,要為她“找個安身之處”(得三:1-4)。
  在現代人看來,拿俄米的計畫似乎是突兀而冒險,那是因為我們對當時的風俗缺乏了解,不像波阿斯對於“親屬”娶遺孀立後的責任感,不像拿俄米能知道波阿斯的為人,對於他們之間的互相敬愛的發展,更是無從想像。而拿俄米的設計,是基於充分掌握這些資料,加上對神的信賴,和對路得的愛,使她作了所作的決定。而當她把這計畫告訴了路得,所得的反應是:“凡你所吩咐的,我必遵行。”(得三:5)可見其計畫之可行性,並不是鏡花水月。
  路得照婆婆吩咐而所作的,雖然是出於至誠,合乎法制,但不是完全沒有冒險的行動。路得去躺臥在波阿斯腳下,卻是儆醒並未沉睡。當波阿斯驚醒,發現女子在腳下,問起的時候,

回答說:“我是你的婢女路得。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因我是你至近的親屬。”波阿斯說:“女兒啊,願你蒙耶和華賜福。你末後的恩比先前更大;因為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我必為你盡了本分。”(得三:9-13

  路得不是要求情慾的滿足,也沒有財富的欲望;她所要的只是求波阿斯照律法的規定,為她盡親屬的本分,給亡夫生子立後。波阿斯相信她崇高純潔的動機,知道這個年輕女子的高貴情操:她不是隨從自己的選擇,去跟從少年的私欲,更不是追求物質和金錢;波阿斯的年齡,顯然比路得大得多,所以稱她為“女兒”,不是最相配的對象;但從自己的觀察,和本城的人稱讚她是“賢德的女子”,願意盡律法的責任。而且在事情成就之先,送她大麥,叫她回去可以向婆婆報告。
  拿俄米對路得說:“女兒啊,你只管安坐等候,看事情怎樣成就,因為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得三:18
  完全的信靠,把事情交託了;不懷疑能不能成就,是要看怎樣成就;不必自己負重擔,想辦法,也不用熱烈狂歡,只是安息等候。拿俄米深知所信託的是誰;聖徒也該如此相信主。── 于中旻《聖經研究》

 

得三章  信心的順服當我們抓住神的應許,信靠主的話,主必為我們成全。當我讀神學的時候,我沒有錢,一切所需都是神為我預備的。雖然可免學費,但每月要繳膳費卅元。曾有一時,我僅有十五元,為了急需,我想把一些書賣給同學;但同學也窮得與我同病相憐。後來,我在馬太六章卅三節找到了神的話:「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我就抓住神的應許,天天為所差的十五元禱告。雖然禱告,可是口袋裡,仍然只有十五元,神試驗我非常厲害。到了最後的一天,我不敢到飯堂進膳,因為院長在那裡收膳費。我連忙跑到宿舍,唯一的盼望,是有人寄信給我內附支票。果然有封我的信,是我妹妹小學時候的老師寄來的;他是個基督徒,他很愛我。信的內容是:親愛的費述凱,不知道為何這一個多月來,每當我跪下禱告,就想你的名字。我就求問神說:「神啊!現在費述凱讀神學,是否諨n我送錢給他;如果,求諞示我應給多少?現在奉主的名送上支票,請你用感謝主的心接受。」我打開支票(看,正是十五元,不多也不少,真奇妙!我這軟弱的神學生,信靠主的話,主果然為我成全了!── 費述凱《路得記──不信時代中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