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路得記第三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得三17珍賞你的拿俄米】我年幼的時候,一位弟兄有負擔成全幾位弟兄來為主說話,我們二十幾個人在主日的下午,每次兩個人起來講半個鐘頭的信息,講完後大家一起給意見,最後由這位弟兄來幫助我們。輪到我的時候,我預備了一篇很好的福音信息,講了一個福音故事,講得非常釋放,非常喜樂。講完後,大家都說「太好了」,這個人說我的發表好,那個人說我的靈好,每個人都誇我,我坐在那裡,非常得意。輪到這位弟兄,他說,「我不懂,你花了一大堆時間講這個故事,可是根本沒有告訴我們結果」,我說得太興奮了,忘了講故事的結尾,因此他說,「弟兄,你知道你的性格嗎?你知道你的性情嗎?你是一個鬆散的人」。一時間,我好像從天上掉了下來,最後他說,「弟兄,我勸你,從今天起,過一個有規律的生活」。我不能告訴你,他的建議對我的幫助有多大,他這樣的成全,也改變了我盡功用的方式。直到今天,我仍舊照著當時我所學到的方式來説明弟兄姊妹,我知道這對年輕人有多大的價值!

  弟兄姊妹,你們要學習珍賞你的拿俄米。我感謝主,有一位弟兄是我的拿俄米,他真是照顧我,真是愛我。我記得因著史百克來臺北的影響,人到處攻擊李弟兄,攻擊眾教會,我陷在暴風圈中。有一天他請我去他家,他說,當他在上海的時候,上海的帶頭弟兄與他交通,說倪弟兄真驕傲,然後告訴他倪弟兄作了這個,作了那個,他說,「朱弟兄,如果是你,你會怎麼辦?」我幾乎就要說,我會替倪弟兄講話,我會好好修理那位弟兄。 他看著我怒氣滿腹的樣子,說,「朱弟兄,這又不關你的事」。他這句話真是幫助我,否則我就會選邊站。在當時的情形下,我一定會站在李弟兄那邊,可是那時多半服事我的人都反對李弟兄,所以如果我站李弟兄那邊的話,就會違反我的權柄,我一站邊,我就反對了我的長老,我一站邊,我就把自己放在試探裡。「朱弟兄,那又不關你的事」這句話,我不能告訴你,怎麼幫助了我。在那樣大的風暴裡,我仍舊活在教會生活中,就是因為我有「拿俄米」,他保護我,也成全我。

  我來到美國之後,直接得到李弟兄的幫助。有一天我在讀經,他說,「朱弟兄,你還在讀中文聖經?」我喜歡讀經,只想知道聖經裡說什麼,讀中文對我來說方便多了。李弟兄提醒我,我人在美國,也服事說英語的弟兄姊妹,怎麼能唯讀中文聖經。他拿了各種的英文版聖經和我一同研讀,我才發現,讀經單用一個語言是不夠的。李弟兄又教導我,如何比較不同的翻譯,如何來修改這些翻譯,我得到他的幫助,之後就一直照著他教導的方式來讀經。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10有一個國的王子,他要挑選一個如意的王后,通令全國,凡願作王后的青年女子都可以報名,不加限制。某月某日在廣場上舉行考試(不講出身,不看文化程度),能夠錄取者可作王后。告示貼出後,全國各地青年女子都想作王后,就有許多人報名,各自準備條件,背詩詞、畫美圖、裝飾、打扮……,都是為要使王子喜歡他。

         到了日期,眾人都聚集在廣場上臨考參觀。一會兒,王子出來了,眾人都看著王子出什麼題目,是否自己能答上。王子說:“我只出一個題目,你們往遠處看,廣場那一邊有一座石山,誰肯愛我,就以很快的速度跑過去,把頭撞在石頭上撞死,這個女子就可以作王后。”

         題目出了後,眾女子彼此觀望說:豈有此理,真是開玩笑,一死還當什麼王后呢?於是各自退了考場。最後剩下一個農村女子,她的心真是愛王子,為王子死我也不配啊!我是一個卑微的農村女子,你們都離開我也捨不得離開啊!今天就是我為王子的緣故撞死了,雖不能和王子結合,但眾人會說我是為王子而死的,這個名譽在全國傳揚起來也是好的,因此我立志願意為王子而死。於是她就準備好,牙一咬,往前跑去,用最大的力量往石頭上撞。真沒有想到,這一撞,石頭破了,原來是一座假山,是紙作的,因距離遠而看不出是假的。裡面坐著皇太后,伸手一抱說:“好女子!你是我最如意的媳婦。”全場大呼:“這女子真是有福啊!真有心志啊!”

         這是一個故事,啟發我們說,主擺一個假山在前面,你愛我嗎?若愛我就去撞死吧!十字架在前面擺著,你愛我就去背十字架吧!你去窮吧!你去受苦吧!你受羞辱吧!你敢不敢呢?可能我們要說:“哎呀!我為主受苦受窮,這個苦我受不得啊!主要拿我開玩笑。”我們不肯去撞,我們不肯把自己擺上去,我們不曉得十字架後面是榮耀。——《默想路得記》

 

【得三10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年輕人是看不到自己缺欠的,年輕人是意興飛揚,滿懷雄心壯志的,但是年紀大的人,知道自己的短缺,旁人也沒興趣來理睬他。因此波阿斯有一個感覺,「我是誰?你願意把自己交給我。這麼多的少年人你都沒有跟從,你卻選擇跟從我!」 從屬靈的角度來講,我們的主是寶貴的,是全足的,是全能的,祂是萬主之主,是萬王之王,祂有權柄在宇宙中擁有一切,掌管一切。

  我很喜樂,我從高中畢業之後,就立志要全時間服事主。當時年紀還小,長老們要我先讀完大學。等到我大學畢業時,當時教會陷在風波中,長老們為了保護我,因此不要我全時間。我就到美國來讀書,後來成了圖書館員,就這樣一邊工作,一邊服事主,服事教會。我對主說,「主啊,雖然你不要我全時間,我仍舊把我全人,把所有剩餘的時間拿來服事你」。直到一天,主叫我放下工作全時間服事,我真喜樂,少年人無論貧富,我都沒有跟從。

  很多年輕人可能大學還沒畢業,就在等著「嫁人」,無論「他」是貧是富。波阿斯知道人生,他知道年輕的女子盼望嫁人,如果找不到富的,貧的也可以嫁,因此他稱讚路得,你的恩慈顯出來了,雖然這個世界這麼吸引人,你卻拋棄了世界,揀選了基督。何等的恩慈!少年人無論貧富,你都沒有跟從,你選擇了一位真正配得你一生的人。 ──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15六簸箕大麥——人的度量】主根據你的度量所賜的豐富,你能拿多少,主就給你多少。盡你可能的拿,我們的問題是我們只能拿一點點,然後告訴主,我只能拿這麼多。好像我們去吃愛筵,菜太豐盛了,每樣吃一點就飽了,雖然還想多吃,肚子已經裝不下了。屬靈的事也是一樣。有時我們參加一個特會,頭兩天覺得實在太享受,到了第三天就覺得「太飽了,太飽了,聚會趕快結束,我快撐死了」。這就是六這個數字所表徵的。

  我記得我在軍中受訓的那段日子,有五個月的時間不能聚會,真是奄奄一息,等待著天亮,裡面非常的饑渴。那時正好史百克弟兄來台開特會,我讀弟兄們寫來的信,說到這些聚會多麼的屬天,多麼的有亮光,我都流淚,「主啊,我為什麼不夠資格來有分這樣的豐富?為什麼其他的弟兄這樣的蒙福,你卻把我放在隔絕的軍營裡,沒有人可以跟我交通?」每一次接到信,心裡都有說不出的難過,覺得自己像是被放逐的人,被主離棄,不叫我得著這樣的福氣。

  我受訓之後回來,李弟兄剛好開始了一個三個月的訓練。因著之前的經歷,我裡面滿了渴慕。聽李弟兄講信息,寫筆記,複習追求,滿了神話語的享受供應。但是訓練才過了一半,我就覺得自己再也吸收不進去了。訓練過了一個半月的,我覺得必須更新我的奉獻,我就禱告主,「主啊,你要擴大我的度量,我之前付了多大的代價,才來參加這個訓練」。

我在軍中的五個月,真是黑夜的經歷,之後黎明到了,就是李弟兄三個月的特會。之後又經歷到黑夜,躺臥在祂腳前,完全信靠祂,完全在祂的遮蓋之下,外面沒有亮光,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然後黎明又出現了。這樣的經歷至終叫我的度量擴大。我們要對主說,「主啊,擴大我,叫我的度量擴大,好叫你的六簸箕在我身上是這樣的豐富,這樣的豐盈,這樣的豐盛,不但成為我的供應,也為著你的見證成為教會的供應」。── 朱韜樞《路得記信息》

 

得三章  信心的順服當我們抓住神的應許,信靠主的話,主必為我們成全。當我讀神學的時候,我沒有錢,一切所需都是神為我預備的。雖然可免學費,但每月要繳膳費卅元。曾有一時,我僅有十五元,為了急需,我想把一些書賣給同學;但同學也窮得與我同病相憐。後來,我在馬太六章卅三節找到了神的話:「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我就抓住神的應許,天天為所差的十五元禱告。雖然禱告,可是口袋裡,仍然只有十五元,神試驗我非常厲害。到了最後的一天,我不敢到飯堂進膳,因為院長在那裡收膳費。我連忙跑到宿舍,唯一的盼望,是有人寄信給我內附支票。果然有封我的信,是我妹妹小學時候的老師寄來的;他是個基督徒,他很愛我。信的內容是:親愛的費述凱,不知道為何這一個多月來,每當我跪下禱告,就想你的名字。我就求問神說:「神啊!現在費述凱讀神學,是否諨n我送錢給他;如果,求諞示我應給多少?現在奉主的名送上支票,請你用感謝主的心接受。」我打開支票(看,正是十五元,不多也不少,真奇妙!我這軟弱的神學生,信靠主的話,主果然為我成全了!── 費述凱《路得記──不信時代中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