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五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五1「非利士人將 神的約櫃從以便以謝抬到亞實突。」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將神的櫃從以便以謝扛到亞實突。

   〔暫編註解〕亞實突為非利士人位於地中海旁的五個大城之一(六17)。

         “亞實突”,位於地中海沿岸,在耶路撒冷以西三十三英里(53公里),是五個非利士大城之一(比較六17)。

         「亞實突」:後名亞鎖都(參徒8:40),在地中海岸耶路撒冷以西五十三公里(三十三英里),為非利士人五大城邦之一(參6:17,也是大袞神廟的所在地。

         非利士人。仔細研究詩78:60-64和耶7:1226:6,9表明神不僅允許非利士人在以便以謝打敗以色列人,而且還向東北追趕他們直到示羅。非利士人留下部分軍隊看守他們已經從以色列獲得的戰利品,因為他們是從以色列營(撒上5:1)啟程返回平原諸城的。我們有關於示羅約在此時被毀滅的考古學證據。無論如何,可以相信當約櫃被取走時,聖幕的服務就停止了。

     以利死了,宗教服務的中心約櫃落到敵人手裡了,落在少年撒母耳肩上的責任是多麼可怕呀!甚至在約櫃返回幾個月之後,對撒母耳來說,周遊各地去鼓勵百姓並防止國家的宗教生活崩潰也確實是一件繁重的任務,因為數世紀以來人們已經習慣認為示羅就是他們共同生活的中心。耶和華“使他所說的話,一句都不落空”(撒上3:19)表明人們公認他是以利的合理接任者,雖然在20年後撒母耳才被正式授予祭司的職權(撒上7:1-15)。

     「亞實突」:位於耶路撒冷以西。早期亞衲族人住在這裡 11:22,後來成為非利士的五大城市之一 撒上 6:11 )。距離海岸只有四公里。

         1-12  約櫃在非利士地帶來咒詛:非利士人將神的約櫃抬到他們的大城亞實突,不料卻帶來了一連串的災禍,約櫃所到之處,無不遭殃。

 

【撒上五2「非利士人將 神的約櫃抬進大袞廟,放在大袞的旁邊。」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將神的櫃扛進大袞的廟,安置在大袞的旁邊。

   〔暫編註解〕大袞是非利士人所拜的農神(士十六2123及注)。非利士人把耶和華當作諸神中的一位,心想耶和華既如彼大能(四8),若將約櫃供奉在大袞神廟中,豈不也可以得到耶和華的護庇。在他們眼中,大袞是主神,約櫃只擺在大袞神像的旁邊。可是第二天,這輕重的位置對調了,大袞神像倒在約櫃前。

         “大袞”是非利士人管植物的神。在古代文獻堙A巴力有時被稱為“大袞之子”。

         「大袞」:是非利士人主要的神祗,一說是魚神,另一說是司農業五穀之神(參士16:23注)。

         大袞廟。非利士人主要的神廟之一,大袞是他們的主神。外邦諸神從不被認為不願意與別神聯合,並且非利士人可能感到將以色列的神與他們已經知道多年的神一起尊榮很幸運。他們可能把約櫃放在大袞旁邊,計畫向他獻大祭,象他們在數年前參孫被擄時所做的一樣(士16:23,24)。那時他們是向以色列的戰士誇勝;現在他們就會因推測俘虜了以色列的神而狂喜了。有些人認為被譯為“大袞”的這個詞與希伯來詞dag有關,意思是“魚”,這個神腰部以上象人形,以下象魚。在萊亞德的《尼尼微》中,有對一個來自霍爾薩巴德描繪亞述人和亞蘭沿岸居民之間的一場戰爭的淺浮雕的描述。這浮雕顯示的是一個形象,上半截是一個有鬍子的人,下半截是魚。有些人認為“大袞”這個名字源自dagan,意思是“穀物,”所以非利士人的這個神是一個五穀的神代表生產力。雖然他一半是人一半是魚,但不一定就是海神。

     「大袞」:是一個管理五穀和菜蔬的農業神,有文獻顯示他是巴力的父親。此神流行於西元前2000年的米所波大米。非利士人應該是搬到巴勒斯坦以後才多接納這個神址。

         ◎當時的人認為戰爭也是兩國守護神的爭戰,得勝的一方也表示神明勝過對方的神,因此把約櫃抬入大袞廟,就象徵神已經被大袞征服。

 

【撒上五3「次日清早,亞實突人起來,見大袞撲倒在耶和華的約櫃前,臉伏於地,就把大袞仍立在原處。」

   〔呂振中譯〕第二天亞實突人清早起來;只見大袞仆倒在永恆主的櫃前,臉伏於地;他們就把大袞立在原處。

   〔暫編註解〕撲倒。他面伏於地好像在懇求一樣。

     約櫃被非利士人擄去與歸還,撒上5:31.放在帳幕的約櫃被人從示羅抬到以色列人在以便以謝的營地,被非利士人擄去,並被帶到亞實突,可能途經伯和侖和亞雅侖谷。2.非利士人將約櫃放在大袞廟,卻發現大袞反復被摔倒,並且在百姓中有瘟疫。3.為了逃避瘟疫,海岸的各城將約櫃送到了迦特。4.神的手攻擊迦特城,造成極大的災難。所以迦特人把約櫃送往以革倫。5.事情就這樣了,當神的約櫃來到以革倫,以革倫人就喊嚷起來,說他們將以色列神的約櫃運到我們這裡,要害我們。約櫃從以革倫運回以色列。約櫃連同賠罪的金物放在一輛新車上,由未曾負軛有乳的母牛運到伯示麥。6.因為以色列人的不敬而有災難臨到他們身上,所以約櫃被運到基列耶琳,在那它被存放在亞比拿達的家中。

 

【撒上五4「又次日清早起來,見大袞僕倒在耶和華的約櫃前,臉伏於地,並且大袞的頭和兩手都在門檻上折斷,只剩下大袞的殘體。」

   〔呂振中譯〕又第二天早晨、他們清早起來;又見大袞仆倒在永恆主的櫃前,臉伏於地;並且大袞的頭和兩手臂都被割斷在門限上,只剩下大袞的軀幹。

   〔暫編註解〕偶像在約櫃前僕倒兩次,第二次更毀壞了。那是神對非利士神明的審判。

         並且大袞的頭。次日早晨大袞不但又僕倒了,而且他的頭和兩手都被從他的身子上折斷,並被扔在神廟的門檻上,就是所有進廟的人都必須踩踏的地方。既然被剝奪了理智與活動的象徵,他就以他真實的醜陋躺在那裡,只是一具畸形的殘軀。

     「仆倒....臉伏於地」:「臣服敬拜」的象徵。

     「只剩下大袞的殘體」:原文是「只剩下大袞在上面」,七十士譯本作「只剩下大袞的軀體」。此處是象徵大袞被斬首,支解屍體的意思。

 

【撒上五5「因此,大袞的祭司和一切進亞實突大袞廟的人,都不踏大袞廟的門檻,直到今日。」

   〔呂振中譯〕因此在亞實突、大袞的祭司和一切進大袞廟的人、直到今日、都不踐踏大袞的門限。

   〔暫編註解〕古人迷信門檻為鬼神的居所,故進出不踏門檻。“直到今日”是說直到寫此書之日。

         「不踏大袞廟的門檻」:這是非利士人宗教習俗之一(參番1:9),而本章即此習俗的由來。

         不踏大袞廟的門檻。祭司們不會踏在門檻上,而是跳過它。當西番雅說:“到那日,我必懲罰一切跳過門檻的”(番1:9)之時,想到的是不是就是這事呢?

     「不踏大袞廟的門檻」:根據學者的研究,到了西元第一世紀,迦薩地區仍然有這個習俗。不過許多民間宗教習俗都有這種禁忌,台灣的廟也有類似的禁忌。

 

【撒上五6「耶和華的手重重加在亞實突人身上,敗壞他們,使他們生痔瘡。亞實突和亞實突的四境都是如此。」

   〔呂振中譯〕永恆主的手重重地擊打亞實突人,使他們淒涼,用鼠疫皰〔或譯:痔瘡〕擊打他們,打亞實突和它的四境。

   〔暫編註解〕神像的僕倒與跌毀只是表面的、象徵的。神的全能表現在偶像和偶像後面的力量做不到的事上。“痔瘡”有的譯為“惡瘡”。希臘文《七十士譯本》有個附加的經文:“遍地發生鼠患,在城中造成嚴重的人命和財產損失”(參看六45)。這種惡瘡可能是一種與鼠同來的瘟疫。神行事按自己的旨意,人不能勉強祂;可也不容非利士人誇耀自己的神,並奪去代表耶和華神的約櫃。

         “痔瘡”。字根意義是“腫脹”,指腫塊或潰瘍。這些潰瘍可能是腺鼠疫的症狀,因為老鼠毀壞他們的地(六5)。

         「痔瘡」:原文「毒瘡」,有人認為這裡所指的乃是黑死病(鼠疫)所引致的橫 腫大症,因為當時非利士各城市正患鼠禍(參6:5)。

         痔瘡。這種災禍的典型症狀是疼痛,像瘤一樣腫脹。

     「痔瘡」:原文是「腫瘤」、「痔瘡」,很多學者認為這是「淋巴腺鼠疫」,不過這種並似乎是比較晚期才出現,因此這裡到底是哪一種疾病,我們目前並無法確知。

         七十士譯本在 5:6 又加上「他使老鼠危害他們,充滿了他們的船,進入了他們的地,整城市的人都非常驚慌」。這可能是用來解釋6:11 的金老鼠。不過原文到底有沒有老鼠這一段,學者間則是意見分歧,因為很可能他們認為「多人同時生痔瘡」這種瘟疫是老鼠傳染的。

 

【撒上五7「亞實突人見這光景,就說:“以色列 神的約櫃不可留在我們這裡,因為他的手重重加在我們和我們神大袞的身上。”」

   〔呂振中譯〕亞實突人見這光景,就說:『以色列神的櫃不可留在我們中間,因為他的手重重地擊打我們和我們的神大袞。』

 

【撒上五8「就打發人去請非利士的眾首領來聚集,問他們說:“我們向以色列 神的約櫃應當怎樣行呢?”他們回答說:“可以將以色列 神的約櫃運到迦特去。”於是將以色列 神的約櫃運到那裡去。」

   〔呂振中譯〕他們就打發人去把非利士的眾霸主聚集到他們那堙A說:『我們要怎樣處置以色列神的櫃呢?』他們說:『讓以色列神的櫃轉運到迦特去吧』;於是將以色列神的櫃轉運到迦特去。

   〔暫編註解〕迦特是非利士人五個大城之一,在亞實突東約20公里(參六17)。非利士的領袖不信把約櫃擄來與亞實突人患病有甚麼關係,可能只是巧合(參六9);決定把約櫃移往迦特,也許迦特的神或者以革倫的神會比耶和華更有力量。

         “ 迦特” 。非利士的五個大城之一(六17),在亞實突以東十二英里(19.3公里)。

         「迦特」:為非利士五城之一,位於亞實突以東十九公里(十二英里)。

         我們應當怎樣行呢?。大袞在約櫃面前的狼狽難堪似乎在非利士眾首領的心中引起了一種對天上神的怨恨,和對大袞更大的效忠。他仍舊是使他們在戰場上獲勝的神,並且他們已經通過把約櫃委託他保護向他表示了敬意。即使他們承認大袞在單打獨鬥中不行,他還是他們的神,他們拒絕向承認創造萬物之主的至高權威這種思想屈服。按照所有異教的推理,一場城市流行病的打擊是來自既賜福又降禍的至高神的作為;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除掉令人不愉快的神臨格的象徵。但是不偏待人的神卻急於要非利士人認出祂對他們天意眷顧的恩賜,就象祂要猶太人認識到的一樣。

     然而,既然確信不疑的事與他們的意願相反,非利士人就仍持同一看法。法老也是這樣。但是原不必要這樣。尼布甲尼撒就沒有讓驕傲控制自己,並且通過神保護之能的重複啟示,達到了從他的偶像崇拜轉離並敬拜天上神的地步(但4:24-27,34,35)。正如神曾向法老顯示祂對災禍的抑制之能一樣,祂現在向非利士的眾首領顯明其使這場掃蕩他們國土的流行病停止的能力。驕傲使他們不作別的,只讓他們擺脫在他們看來是極大的絆腳石,而這絆腳石正是神為他們預備的得救方法。

     「他們回答說:可以將以色列神的約櫃運到迦特去」:七十士譯本與馬所拉經文都可以翻譯為「迦特人回答說:運到我們那裡」。

 

【撒上五9「運到之後,耶和華的手攻擊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驚慌,無論大小都生痔瘡。」

   〔呂振中譯〕轉運到了以後,永恆主的手攻擊那城,那城非常紛亂驚慌;又擊打那城的人、無論大小都暴露了鼠疫皰〔或譯:痔瘡〕。

   〔暫編註解〕“痔瘡”。參看第五章6節的腳註。

 

【撒上五10「他們就把 神的約櫃送到以革倫。 神的約櫃到了,以革倫人就喊嚷起來說:“他們將以色列 神的約櫃運到我們這裡,要害我們和我們的眾民。”」

   〔呂振中譯〕他們就把神的櫃送到以革倫;神的櫃到了以革倫,以革倫人就喊叫起來,說:『他們將以色列神的櫃轉運到我們這堙A要害死我們和我們的眾民了。』

   〔暫編註解〕以革倫也是非利士人的大城,在亞實突東北約10公里(參六17)。此城拜巴力西卜(王下一2)。

         “以革倫”。非利士的五個大城之一(六17),在迦特以北六英里(9.6公里)。

         「以革倫」:也是五城之一,位於迦特以北約十公里(六英里)。

         以革倫人就喊嚷起來。非利士人的自私和輕信通過每個城市依次把約櫃送到鄰城的行為例證出來了。最後,它到達了非利士五個主要城市中最北的以革倫。那城的人喊嚷起來,是對不經他們同意就強加給他們之事感到憤慨。這裡被譯為“喊嚷”的詞來自za`aq,“在警報中大聲呼喊”,而在12節中的合城“呼號”來自shawe`ah,“求助的懇求。”

 

【撒上五11「於是打發人去請非利士的眾首領來,說:“願你們將以色列 神的約櫃送回原處,免得害了我們和我們的眾民。”原來 神的手重重攻擊那城,城中的人有因驚慌而死的;」

   〔呂振中譯〕於是打發人去把非利士人的眾霸主聚集了來,說:『把以色列神的櫃送走吧,使它回原處去,免得害死了我們和我們的眾民』;這是因為神的手加在那媟平咫F,致人於死的驚慌紛亂佈滿了全城。

   〔暫編註解〕約櫃接連移放了三處地方,每到一城,瘟疫隨生,範圍之廣,死亡之多,可從“合城呼號,聲音上達於天”的話(12節)看出,證明確是耶和華神的手重重落在他們身上。

         ◎此處雖然僅提及亞實突、迦特、以革倫,但 6:17-18 可以看出非利士的五座城市都受到擊打。而這三個城市所受的攻擊,一個比一個嚴重。

         ◎神雖然要懲罰自己的百姓,教導他們正確的道路,但也不是可以被隨意輕慢的。發生在亞實突的事件,也許被看成「巧合」,到了連續在兩三個城市發生一樣的事情,非利士人也應該知道大事不好了。不知道非利士人在這樣的經歷中學到什麼?他們雖然是多神的民族,應該也會對神有著特殊的觀感吧。

 

【撒上五12「未曾死的人都生了痔瘡。合城呼號,聲音上達於天。」

   〔呂振中譯〕未曾死的人都被鼠疫皰〔或譯:痔瘡〕擊打;那城呼救聲上達於天。

   〔暫編註解〕“痔瘡”。參看第五章6節的腳註。我們從非利士人奪取約櫃的事件得到一個頗為清晰的教訓:用不正當手段得到的東西,無論是多神聖,總不能為擁有它的人帶來祝福。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