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九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九1「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是便雅憫人亞斐亞的玄孫、比歌拉的曾孫、洗羅的孫子、亞別的兒子,是個大能的勇士(或作“大財主”)。」

   〔呂振中譯〕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是便雅憫人亞斐亞的元孫、比歌拉的曾孫、洗羅的孫子、亞別的兒子,是個很有財力的人〔或譯:有魄力英勇的人〕。

   〔暫編註解〕掃羅離開家鄉基比亞(十26)向北行,尋找失落的驢,走過許多地方,最後聽僕人的話來到拉瑪,要見撒母耳。

         身世:掃羅是便雅憫人基士的兒子。

         「亞斐亞」、「比歌拉」、「洗羅」和「亞別」:乃族中祖先而非直系親屬。

         「大能的勇士」:大概是指基士在社會上頗具影響力;這個字原文又可解作「大財主」(參得2:1; 王下15:20)。

         有關掃羅更詳的家譜可參創46:21; 撒上14:51; 代上7:6-8; 8:29-33 ; 9:35-39

         基士。根據格塞紐所說,被譯為基士的這個詞來自qosh,“鋪陷阱”,或“設網羅”(見賽29:21)。一個相關的阿拉伯詞的意思是“被彎作一張弓”。如果基士的意思是“弓”的話,那麼基示(代上6:44)的意思就會是“我的弓”(另見鴻1:1中的名稱伊勒歌斯,來自'elkoshi,“神是我的弓”)。這個名字有時與神性複合為古沙雅,“神之弓”(代上15:17)。基士的父是亞別,“神是我父,”他祖父的名字是洗羅,意思是“綁在一起。”相同詞根的詞被用在撒上25:29-31,那裡亞比該懇求大衛饒恕拿八對他的冒犯。洗羅的父是比歌拉,來自bekor,“頭生的”,他祖父的名字是亞斐亞,意思不確定。因而掃羅的祖先可以追溯到一個多世紀。

     亞別的兒子。見撒上14:50的註釋。

     掃羅的家譜: 代上 8:29-33  9:36-39  撒上 14:50-51

         「大能的勇士」:指「具備大能力」或「大財富」,因此翻成「大能的勇士」或「大財主」。

     9:1-10:16掃羅和大衛受膏都有三個階段:一是私下被膏抹,二是公開被選,三是戰場的印證。

         9:1-11:15  掃羅當選作以色列首任君王:以色列人既然要求立一個像外邦君主的王,神就先選出又勇猛又能幹的掃羅作王,可是從他日後的行為看來,他實在是一個重利輕義、殘忍好殺的小人。神讓這樣的人作王是準備以色列人的心去迎接一個忠心於神的王大衛。

 

【撒上九2「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

   〔呂振中譯〕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更俊美的;從肩膀以上、他都高過任何人。

   〔暫編註解〕外貌:掃羅具備了好些堪當軍事領袖的條件:1 年青有為;2 面貌英俊;3 體格高大;4 身手敏捷(參撒下1:23)。

         掃羅。希伯來文是sha'ul,來自動詞sha'al,“請求,”“要求。”以東的一個君主也叫掃羅這個名字(創36:37,38)。如果基士被認為是“神的弓”(見撒上9:1的註釋),為要把以色列從四圍列國的手中拯救出來,那麼祂的箭袋中就必須有箭。撒加利亞說到猶大是神的弓,以法蓮是箭;錫安“如勇士的刀”(亞9:13)。

     遠遠高過他的同伴,掃羅具有的一種帝王般的舉止使他贏得了群眾的喜愛。神給那些願意像四圍列國一樣的人的教訓,有什麼比照著人判斷的標準給他們選擇一個王更好呢?耶穌的門徒們就是這樣把猶大看作一個領導的,完全不知道籠罩著他心靈的黑暗。現在豈不是神的子民應該祈求天上的眼藥能使他們清楚地分辨真領導的資格的時候嗎?

     「健壯」:「青年人」、「年輕男人」的意思。

         「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原文是「他的肩膀以上高過眾百姓」。

         ◎這裡描述掃羅的家世不凡,身材、體魄、容貌都很不錯。

 

【撒上九3「掃羅的父親基士丟了幾頭驢,他就吩咐兒子掃羅說:“你帶一個僕人去尋找驢。”」

   〔呂振中譯〕掃羅的父親基士有幾頭母驢丟了;基士對兒子掃羅說:「你帶一個僮僕、起身去尋找母驢。』

   〔暫編註解〕幾頭驢。各個種族與民族的命運常常依賴於顯然多麼不合邏輯的事件呀!掃羅啟程去找丟失的驢(希伯來文是“母驢”),完全沒有夢想到竟然到了他要承擔一個王國的責任的時候!將來的事件證明他為神召他從事的任務準備的很差。很少有人準備好擔任這樣的領導。甚至當摩西在燃燒的荊棘中遇見神時,他都還沒有完全準備好擔任領導。但是呼召領袖的一個令人鼓舞的方面就是神照祂找到他們時的本來樣子接納他們,以在他們工作時訓練他們為目的。神對任何一個人所有的期望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他的神“同行”(彌6:8);字面意義是,“謙卑你自己與神同行。”彼得這樣做了;猶大沒有這樣做。大衛這樣做了;掃羅拒絕了。並不是神不能訓練人,而是人不願在神面前謙卑自己的心,以便神在適當的時候可以使他升高(彼前5:6)。

     「驢」:當時常見的騎乘、載貨用的牲口。「幾頭驢」也算是一筆不小的財產,不過對於財主基士而言,應該還不是什麼致命的損失。

         3-14  掃羅往訪撒母耳:神藉著掃羅尋找失盧小事把他帶到撒母耳那裡,好印證他是神所要膏立的人。

 

【撒上九4「掃羅就走過以法蓮山地,又過沙利沙地,都沒有找著;又過沙琳地,驢也不在那裡;又過便雅憫地,還沒有找著。」

   〔呂振中譯〕掃羅就走過以法蓮山地,又走過沙利沙地,他們都沒有找着;他們又走過沙琳地,驢也不在那堙F又走過便雅憫地,也沒有找着。

   〔暫編註解〕尋找驢子的事把掃羅從基比亞家鄉(一○26)帶往北部,經過“沙利沙地”和“沙琳地”(位置未能確定),再穿過便雅憫地返回拉瑪——撒母耳的家鄉(七17;九18)。掃羅私下接受撒母耳膏立之後,便經過神的山(Gibeathhaelohim;一○5,10)返家去。

         「沙利沙地」:又稱巴力沙利沙(王下4:42)。

         「沙琳地」:大概是介乎亞雅侖與拉瑪之間的以法蓮山地。

         以法蓮山地。或者途經約旦河流域或者途經西部起伏的小山,前面的以法蓮山地就朦朧可見了,它的中央山脈從伯特利市郊向北一直延伸到示劍東邊幾英里遠的撒冷。這些山脈形成了一個約高於海平面2,500-3,000英尺的分水嶺,從那裡溪流向東流向約旦河,向西流向地中海。

     沙利沙地。關於“沙利沙地”的位置毫無所知。有些人提出它是在西部的山麓丘陵,在伯特利西北;有些人認為它可能在約旦河流域,耶利哥西北。

     沙琳。或書亞(撒上13:17),來自shu`al,“狐狸,”或“豺,”或者來自sho`al,“手心。”沙琳地區可能被認為是豺狼之地。巴勒斯坦中部群山的斜坡大部分都是未開發的、崎嶇的、荒涼的,主要是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旅行了所提到的地區之後,在尋找的第三天掃羅和他的僕人來到了拉瑪,位於基比亞北邊約6英里處(20節;見撒上1:1的註釋)。那幾隻驢已經丟失整整兩天了(撒上9:20;見第136頁),原不會迷路離家超過幾英里遠。在尋找丟失的驢時,掃羅可能已經找遍了所有丘陵、山谷和峽谷,並且到處停下來詢問那幾隻驢的下落。因而兩到三天的路程所走遍的區域顯然範圍有限。所以可能掃羅和他的僕人絕不會遠離基比亞和伯特利,在便雅憫北以法蓮南。根據撒上13:17,“書亞地”鄰近俄弗拉,約在伯特利東北5英里處。他並沒有找遍提名的所有區域,卻只找遍了驢可能迷路的那些區域。在他離開家的這兩天或更多的時間裡,他可能比較容易地旅行了3040英里才到了遇見撒母耳的時間,包括上到山頂和下到山谷溪穀附帶的時間。

     「法蓮山地」:包括了「沙利沙地」、「沙琳地」和「便雅憫地」。

         「便雅憫地」:可能是「雅憫地」,因為掃羅自己就住在「便雅憫地」。

 

【撒上九5「到了蘇弗地,掃羅對跟隨他的僕人說:“我們不如回去,恐怕我父親不為驢掛心,反為我們擔憂。”」

   〔呂振中譯〕他們來到蘇弗地,掃羅對跟隨他的僮僕說:『來,我們回去吧,恐怕我父親不罣慮着驢,倒罣慮我們了。』

   〔暫編註解〕蘇弗地是撒母耳居住的地區(一1注)。

         “蘇弗”。以法蓮山地的一個地區(比較一1)。

         「蘇弗地」:撒母耳的故鄉(參1:1)。

         蘇弗地。見撒上1:1的註釋。

     「蘇弗地」:參考 撒上 1:1 撒母耳的父母住的「拉瑪」就在此地。

         5-10  僕人提議請教先知:掃羅可能山身於小城,故此對撒母耳的事情知道不多。

 

【撒上九6「僕人說:“這城裡有一位神人,是眾人所尊重的,凡他所說的全都應驗。我們不如往他那裡去,或者他能將我們當走的路指示我們。”」

   〔呂振中譯〕僮僕對他說:『看哪,這城埵酗@位神人,是個受敬重的人;凡他所說的都一定應驗;現在我們往那堨h吧;或者他能將我們當走的路指示我們。』

   〔暫編註解〕“這城”指撒母耳居住的拉瑪 (一1;七17)。掃羅是個很大意的人,似乎從未聽過撒母耳的名字。

         「神人」 : 與9節的「先見」同為先知的別稱。

         這城。即,拉瑪,撒母耳的家鄉(見撒上1:1的註釋)。

     9:6 中可看出掃羅對撒母耳似乎一無所知,反倒是僕人居然願意拿出自己的錢來解決問題,似乎表示他對撒母耳有相當的認識與信心,可能掃羅跟他的感情也不錯。

 

【撒上九7「掃羅對僕人說:“我們若去,有什麼可以送那人呢?我們囊中的食物都吃盡了,也沒有禮物可以送那神人,我們還有什麼沒有?”」

   〔呂振中譯〕掃羅對僮僕說:『且慢,我們去,有甚麼可以帶給那人沒有?我們口袋中的食物都用盡了,也沒有見面禮可以帶給那神人呀!我們還有甚麼沒有?』

   〔暫編註解〕沒有「禮物」:聖經中只出現這一次,有學者認為這是「見面禮」的專用名詞。

 

【撒上九8「僕人回答掃羅說:“我手裡有銀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可以送那神人,請他指示我們當走的路。”」

   〔呂振中譯〕僮僕應時對掃羅說:『看哪,我手埵頂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可以送給那神人,請他將我們當走的路指示我們。』

   〔暫編註解〕“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十分之一安士(3克)。

         「銀子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古時未有鑄造錢幣之前是以重量計算價值。他們剩下的銀子很少,只有三克(十分一盎司)重。

         「一舍客勒的四分之一」:一舍客勒約等於11.4公克,此處大約只有三公克重(現值約台幣40),僅是很少量的銀子。

 

【撒上九9「(從前以色列中,若有人去問 神,就說我們問先見去吧!現在稱為先知的,從前稱為先見。)」

   〔呂振中譯〕(從前在以色列中人去尋問神的時候、總這樣說:『來,我們去找先見吧』:今日的神言人,從前稱為先見)

   〔暫編註解〕先知是神的代言人,有神特別賜的異象、異夢,將神的旨意傳達給人(民十二6)。“先見”是先知較古的一個稱呼。

         這句話給後來的讀者清楚解釋,“先見”(源自“看見”)後來被稱為“先知”。兩者可能曾經有區分,但到了本書寫作時已經沒有兩樣(比較11節)。

 

【撒上九10「掃羅對僕人說:“你說的是,我們可以去。”於是他們往神人所住的城裡去了。」

   〔呂振中譯〕掃羅對僮僕說:『你說得好;來,我們去吧。』他們就往神人所住的城那堨h。

 

【撒上九11「他們上坡要進城,就遇見幾個少年女子出來打水,問她們說:“先見在這裡沒有?”」

   〔呂振中譯〕他們上坡要進城,就遇見幾個少女出來打水;便問她們說:『先見在這堥S有?』

   〔暫編註解〕上坡。丟失的驢自然不會在城裡。掃羅和他的僕人會在田野裡尋找它們,那裡有人們的田園,或者在空曠的鄉下地方尋找它們。

     「打水」:通常是年輕女子的責任,打水時間通常是黃昏時刻。

         11-14  撒母耳往邱壇獻祭:邱壇本為迦南人拜神的地方,後來以色列人在未有聖殿前也在邱壇敬拜耶和華。撒母耳主持的大概是該城居民為慶祝初收而獻的平安祭;按照規矩,儀式完畢後,參加獻祭的人會一同歡宴。

 

【撒上九12「女子回答說:“在這裡。他在你們前面,快去吧!他今日正到城裡,因為今日百姓要在邱壇獻祭。」

   〔呂振中譯〕少女回答他們說:『在這堙F看哪,就在你們面前呢;現在快去吧;因為他今天正到城堥荂A因為今天在邱壇那堙B人民有獻祭的事。

   〔暫編註解〕“邱壇”是山丘上獻祭的地方。示羅被毀後,撒母耳在拉瑪設邱壇,成為以色列的一個宗教中心(七17)。所羅門王時代,以色列人仍有在邱壇獻祭的事(王上三2)。聖殿建成,才照律法規定,集中在一處敬拜神(申十二25)。

         “丘壇”。一個膜拜和獻祭的高地,位於山上或人造的平臺上。這種膜拜的觀念主要來自迦南人(比較申一二25),但以色列人在聖殿建成之前,也使用這種設備。參看列王紀上三章2節的腳註。

         「正到城裡」:「進入城中的日子」,此城應該是撒母耳居住的拉瑪城,不過 7:16 提到撒母耳平常巡行幾座城審判以色列人,因此也不總是在此城中。

         「邱壇」:原文是「高處」、「高地」、「山脊」。以色列人進迦南之後,仿效當地的習慣,在山岡的高處建立祭壇敬拜神。後來甚至連邪淫的宗教儀式都仿效起來了。此時應該是因為示羅被毀,約櫃、會幕不在一個可公開敬拜的地方,所以權宜之計就是用「私設的祭壇」來敬拜神。不過撒母耳已經統治這麼久,沒有建立集中敬拜地方,導致邱壇成為以後的問題,也是值得商榷的地方。

 

【撒上九13「在他還沒有上邱壇吃祭物之先,你們一進城必遇見他,因他未到,百姓不能吃,必等他先祝祭,然後請的客才吃。現在你們上去,這時候必遇見他。”」

   〔呂振中譯〕在他還沒有上邱壇喫祭物之先,你們一進城,就會遇見他;因為他未到,人民總不喫的;要等他先祝謝了祭物,然後被請的人纔喫;現在你們上去吧,因為馬上就會遇見他。』

 

【撒上九14「二人就上去。將進城的時候,撒母耳正迎著他們來,要上邱壇去。」

   〔呂振中譯〕二人就上城去;他們將要進到城中的時候,阿,撒母耳正迎着他們出來,要上邱壇呢。

   〔暫編註解〕正迎著他們來。或,“向著他們走出來”;也許“出來招呼他們。”按照希伯來原文和上下文,這些翻譯每種都是可能的。

 

【撒上九15「掃羅未到的前一日,耶和華已經指示撒母耳說:」

   〔呂振中譯〕掃羅未到的前一天、永恆主已經開啟撒母耳的心耳,說:

   〔暫編註解〕「已經指示撒母耳」:原文是「已經打開撒母耳的耳朵」。

 

【撒上九16「“明日這時候,我必使一個人從便雅憫地到你這裡來,你要膏他作我民以色列的君。他必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因我民的哀聲上達於我,我就眷顧他們。”」

   〔呂振中譯〕『明天大約這時候、我要打發一個人從便雅憫地到來見你,你要膏立他為人君來管理我人民以色列;他必拯救我人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因為我人民的困苦我已經看見了;我們的哀叫已經上達於我了。』

   〔暫編註解〕“膏他”:用油膏一個人為君是將此人分別出來侍奉神,作祂特別差遣的工作。看十1注。掃羅被膏,要他作以色列人的領袖,領導他們作戰(比較士十三5)。故說“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膏立就是一種奉獻,或為了事奉而把某人分別出來。這是一種宗教的行為,使神與王之間建立一種特殊的關係,讓君王充當神的代表,治理百姓。

         我必使。這就給出了14節的背景。仔細研究前面的經文,就會發現掃羅不確定如果不帶著禮物去見先見是否妥當,而且在他同意進城之前,僕人花了一些時間說服他。這例證了聖靈的指導,在困惑混亂中的人們借此被帶入與那些能給予他們幫助之人的接觸。以同樣的方式,路得被天意引導到波阿斯的田裡(得2:3),腓利被指導到那位從耶路撒冷到埃塞俄比亞途中的太監那裡(徒8:26-29)。如此完全地順服於聖靈的控制是一個神聖的特權,從而使祂能指導我們到那些需要我們説明的靈魂那裡,正如祂指導了撒母耳一樣。

     必「使」:「差遣」。亦即保羅遭遇失驢的事情,其實是神介入的結果。

         「我民」以色列的君:「百姓」、「國民」加上第一人稱單數詞尾。表明以色列人是「神的子民」,不是君王的子民,君王只是「管理者」。

         9:16 很清楚的說明任命君王的目的是為了「救我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而非作威作福、橫征暴歛。我們今天帶領基督徒,是否也認清他們是「神的民」而我們只是「管理者」、「帶領者」。

 

【撒上九17「撒母耳看見掃羅的時候,耶和華對他說:“看哪,這人就是我對你所說的,他必治理我的民。”」

   〔呂振中譯〕撒母耳看見了掃羅,永恆主就應時對撒母耳說:『看哪,這就是我對你所說到的:那管理我人民的、正是這個人。』

   〔暫編註解〕「治理」:「使限制」、「停止」,有「組織」的意思。

 

【撒上九18「掃羅在城門裡走到撒母耳跟前,說:“請告訴我,先見的寓所在哪裡?”」

   〔呂振中譯〕掃羅在城門中湊上去到撒母耳跟前,說:『請告訴我、先見的住宅在哪堙C』

   〔暫編註解〕神把掃羅帶到撒母耳那堙A意思是十分明顯的。神掌管一切。

         在城門裡。已經蒙了耶和華的指示,並且記得這信息臨到他的時日,撒母耳可能出來尋找耶和華曾說過的這個年青人。他們二人“在城門口”相遇,那裡是長老們就座並給出忠告或幫助陌生人認路的地方。撒母耳可以在這裡指望獲得關於任何可能進城的陌生人的消息。時間恰好。在掃羅說話前,撒母耳就知道了他就是耶和華前一天曾告訴過他的那個人(17節)。認識到正在被神帶領著,這一定使撒母耳多麼激動啊!他已經忠心地侍奉祂這麼多年了。如果人象撒母耳所做的一樣完全地順服神,現今有什麼理由使他不能有這同樣的經驗呢?18,19節可能是14節的詳細解釋。

     「寓所」:「房子」、「房屋」。

         18-21  掃羅剛遇撒母耳:先知就立即告訴他三件事:1 他是今次祭事的貴賓;2 失去的驢已經找到了;3 他就是全國期待的救星。

 

【撒上九19「撒母耳回答說:“我就是先見。你在我前面上邱壇去,因為你們今日必與我同席,明日早晨我送你去,將你心裡的事都告訴你。」

   〔呂振中譯〕撒母耳回答掃羅說:『我就是先見;請在我前面上邱壇去;你們今天要和我一同喫飯;明兒早晨我就送給你送走,將你心堛漕くㄖi訴你。

   〔暫編註解〕先知請掃羅在自己前面登上邱壇表示對他的尊重。

         「將你心裡的事都告訴你」:解釋有二:1 撒母耳應許掃羅有問必答來證明自己確是先知;2 掃羅年紀還輕,內心充滿煩惱,需要有長者輔導(參25)。

         ◎「你心裡的事」:此處我們看不出來掃羅心裡想什麼事,他應該不會想到要作王,因此可能是想到非利士人的壓迫一類的。正好「君王制度」是這些事情的解答。

 

【撒上九20「至於你前三日所丟的那幾頭驢,你心裡不必掛念,已經找著了。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嗎?”」

   〔呂振中譯〕至於你前三天所丟的那幾頭母驢、你儘管不必掛心,因為已經找着了。然而以色列所仰慕的〔或譯:以色列中的珍寶〕是誰呢?豈不是你和你父全家麼?』

   〔暫編註解〕“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不是仰慕你和你父的全家嗎?”這塈漭╞h的驢子與一切寶貴的或眾人所渴望的東西(即君王身分)作對比。

         已經找著了。撒母耳說驢已經丟了三天,字面意義是,“今天,三天。”在告訴掃羅他崇高的恩召之前,撒母耳先使他在他來訪的實際目上安心。基督總是既照顧聽祂之人身體的需要,又照顧他們靈性上的渴望。當祂照顧他們屬靈的需要時,祂對他們身體的福利感興趣這個事實使他們很樂意聽從。因而驢已經找著的這個消息也使掃羅很確信撒母耳關於王國信息的神聖來源。

     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儘管撒母耳本人就是一位先知和士師,他還是接受了耶和華的忠告,許可以色列眾人心中的願望。在與這個將要接管把以色列從非利士人手中救出來之責任的年輕人會面時,他沒有表示任何遺憾或嫉妒的感覺(16節)。相反,他給予了掃羅顯著的尊榮和敬重(見20-24節)。撒母耳此時表現了無私的真精神。象摩西一樣,他渴望耶和華的靈臨到眾人身上(民11:29)。基督並不以自己與父神同等為強奪的,反而表明了無私的真原則,為的是使得勝者可以與祂一起坐在祂的寶座上(啟3:21)。同樣地,撒母耳不但表明他樂意把這責任給掃羅,而且他願意盡其所能預備這位將來的王承擔他的責任。

     「仰慕」:「渴望」。

 

【撒上九21「掃羅說:“我不是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人嗎?我家不是便雅憫支派中至小的家嗎?你為何對我說這樣的話呢?”」

   〔呂振中譯〕掃羅回答說:『我,我不是便雅憫人、以色列族派中至小的麼?我家不是便雅憫族派眾家中至微小的麼?你為甚麼對我說這樣的話呢?』

   〔暫編註解〕掃羅謙卑地以自己家系低微來婉拒撒母耳的暗示。

         「以色列支派中至小的」:便雅憫本來就是以色列最小的兒子,在 20:46 中便雅憫支派還因為懲罰性的戰爭幾乎全部滅亡。

 

【撒上九22「撒母耳領掃羅和他僕人進了客堂,使他們在請來的客中坐首位,客約有三十個人。」

   〔呂振中譯〕撒母耳把掃羅和他僮僕領進餐廳,給了他們位子在賓客的首位上;賓客約有三十個人。

   〔暫編註解〕客堂。意思是這房間附屬於吃祭肉的高地。掃羅和他的僕人被引導到客堂裡的尊位,約有30位長老在場。掃羅曾在找他父親的那幾隻驢的工作中堅持不懈,或許當長老們看到他並聽到他的故事時,會感到這個人會同樣堅持不懈地尋找一個把以色列從非利士人的敵意中拯救出來的辦法。

         22-24  撒母耳待掃羅如上賓:禮待這未來的王:1 讓他坐筵席的首位;2 饗以祭牲的腿。

 

【撒上九23「撒母耳對廚役說:“我交給你收存的那一份祭肉,現在可以拿來。”」

   〔呂振中譯〕撒母耳對廚子說:『我交給你、吩咐你「要存放」的那一分祭肉、現在可以拿來。』

 

【撒上九24「廚役就把收存的腿拿來,擺在掃羅面前。撒母耳說:“這是所留下的,放在你面前吃吧!因我請百姓的時候,特意為你存留這肉到此時。”當日掃羅就與撒母耳同席。」

   〔呂振中譯〕廚子就把腿和肥尾巴〔傳統:和那上頭的東西〕拿起來,擺在掃羅面前;撒母耳說:『看哪,這肉是所留下的,擺在你面前;請喫吧!因為是給你保留到所定的時候,讓你和賓客一同喫的〔傳統:「說,我請了人民」〕。那一天掃羅就和撒母耳一同喫飯。

   〔暫編註解〕平安祭的祭肉原為給祭司的(利七3233)。撒母耳把祭肉留給掃羅,以示尊敬,也表示他就要成為神的受膏者。

         把祭牲的腿給予掃羅( 比較利七32,33),意思是尊崇他為上賓,地位高於所有其它的賓客。

         「收存的腿」:古代祭祀規矩以前腿為最重要的部分,一般以左前腿給最尊貴的賓客。

         前腿。掃羅受邀參加的宴席顯然是拉瑪的長老們參加的平安祭的宴席(見利3:1的註釋)。當以色列人認可聖約時,他們曾做過這種獻祭(出24:4-8)。在這種獻祭中,祭牲的胸和右“肩”(或大腿)屬於祭司(利7:33,34)。祭肉必須在祭牲被殺的當天吃;一點不可留到早晨(利7:16)。呈給掃羅的“腿”是平信徒可以吃的左腿,還是屬於祭司的右腿,並沒有提及。但它卻是為掃羅保留的部分,當他是尊貴的客人。

     撒母耳說。雖然在希伯來原文中沒有“撒母耳”這個詞,但顯然就是他說的。對掃羅來說,他的到來曾被預見並認真地計畫了,他必定已經確信了神邀請他承擔領導責任。

     「收存的腿」:原文是「收存的腿和那上頭的東西」,意義不太清楚,許多學者根據其他文獻修改為「收存的腿和肥尾巴」。這應該是歸給祭司的份。 29:27

         9:24 有許多經文意義不是很清楚,可能有抄寫的錯誤。

     ◎撒母耳其實對掃羅很好,也讓掃羅分享原專屬於祭司的特權。即使後來掃羅是要由撒母耳手中取走統治權,撒母耳還是無私的愛護掃羅。這一點真是值得我們敬佩。

 

【撒上九25「眾人從邱壇下來進城,撒母耳和掃羅在房頂上說話。」

   〔呂振中譯〕大家從邱壇下來進城,有人在房頂上給掃羅鋪床,

   〔暫編註解〕和掃羅說話。那天掃羅蒙告知了他崇高的恩召。顯然撒母耳花了一些時間給他的客人解釋已經運行了數百年的神權政治的偉大原則,以及長老們所強烈要求的改變的含意。但是那天的意外事件顯然在掃羅的心中並沒有很重的分量,因為他睡到第二天早晨,直到被先知叫醒。

     「撒母耳和掃羅在房頂上說話」:七十士譯本作「他們在房頂上給掃羅鋪床」。當地的建築,屋頂比較涼爽是招待貴賓睡覺的好地方。

 

【撒上九26「次日清早起來,黎明的時候,掃羅在房頂上。撒母耳呼叫他說:“起來吧!我好送你回去。”掃羅就起來,和撒母耳一同出去。」

   〔呂振中譯〕掃羅就躺着睡〔傳統:他同掃羅在房頂上說話。他們清早起來。〕。日色昇現的時候,撒母耳在房頂上呼叫掃羅,說:『起來吧,我好送送你。』掃羅就起來;於是二人便出去,他和撒母耳都出去到外邊。

 

【撒上九27「二人下到城角,撒母耳對掃羅說:“要吩咐僕人先走(僕人就先走了)。你且站在這裡,等我將 神的話傳與你聽。”」

   〔呂振中譯〕他們下到城角,撒母耳對掃羅說:『請吩咐僮僕先走,(僮僕就先走)你且站在這堙e傳統:此刻〕,等我讓你聽神的話。』

   〔暫編註解〕「城角」:「城的邊緣」、「城的盡頭」、「城的末端」。撒母耳私下膏抹掃羅,可能是有些政治考量,為了避免造成無謂的王位爭奪戰。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