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十二1「撒母耳對以色列眾人說:“你們向我所求的,我已應允了,為你們立了一個王,」

   〔呂振中譯〕撒母耳對以色列眾人說:『看哪,關於你們向我所說的,我都聽你們的話了:我設立了一個王來管理你們。

   〔暫編註解〕撒母耳既已為以民立王,攻成身退,本章是他告別前的訓誡,要求會眾為他行事為人的純全作證(15節)。

         在撒母耳的告別演說中,他為自己公正的管理作辯護,並且把領導權交給掃羅的支派。不過,撒母耳仍繼續他擔當祭司和先知的職分。

         我已應允了。神的國度是基於自由選擇的原則的。神從起初知道末後的事實並不以任何方式限制人做他自己的各項決定。當神在百姓進入巴勒斯坦之前就使他們知道他們要求立一個王的時候會來到時(申17:14),祂並不是在表達祂在這件事中的旨意,而只是向他們展開會發生之事件的進程。

     你們向我所求的。神已經賜給他們一個符合他們理想的王,至少就外表來說是這樣,並且似乎也符合神期望的屬靈標準。過去的幾個月中,掃羅已經證明自己擁有神的靈。他舉止安靜,忍耐對待他的敵人們,在耶和華面前謙卑,順從先知的忠告,在作戰中精力充沛,在緊急事件中果斷堅定,並且最先自我犧牲。

     為你們立了一個王。要是耶和華允許以色列舉行一次選舉的話,較大支派的政治熱望無疑就會導致混亂和痛苦的分裂。通過掣簽,從最小的支派中選出了一個人。以色列應該認識到繼續需要神聖的指導。即使現在照他們的願望有了一個王,他們也必須記得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見亞4:6)。他們原應該一直樂於隨從他們的士師撒母耳,他曾在他服侍的幾十年中帶領他們經過了許多危機。但是現在他們喜愛的君主制政府形式已經不能撤回地確定了,撒母耳努力向他們說明領袖不可以走的太快,超過百姓願意跟從的速度,而且領袖的行動必須受限於百姓的自願選擇。雖然他感覺到了前面的危險,但他心中對他們沒有一點怨恨,無論如何他也沒有以任何方式離棄他們,任他們自行其事。

         1-25  撒母耳引退及立王的訓詞:撒母耳在吉甲給掃羅舉行登基大典,將領導以色列各支派的政權移交掃羅,自己則仍繼續執行祭司、先知的職分。他在交職儀式上自白,並訓勉全體會眾。

 

【撒上十二2「現在有這王在你們前面行。我已年老發白,我的兒子都在你們這裡。我從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們前面行。」

   〔呂振中譯〕看哪,現在有這一位王在你們面前往來了;我,我年老髮白了;看吧,我的兒子都和你們在一起;我,我自幼年到今日、都在你們面前往來。

   〔暫編註解〕◎「在你們前面行」:有「領導」、「帶領」的意思。不過原文還真的是「在你們前面行」。現今我們的領導者,真的能夠在我們的前面行走嗎?或者我們中間作為領導者的,真的是以身作則成為眾人的榜樣嗎?

         「我」從幼年:雖然撒母耳提及他的兒子,不過此處及後面僅用單數的「我」,不把他的兒子包括在內。

 

【撒上十二3「我在這裡,你們要在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給我作見證。我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裡受過賄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償還。”」

   〔呂振中譯〕看哪,我在這堙F你們儘管當着永恆主和他所膏立者面前、作證控訴我:我取過誰的牛?取過誰的驢?我欺壓過誰,虐待過誰,壓制過誰?我從誰手堥過贖金,以致蒙蔽眼睛?作證控訴我吧,我要償還。』

   〔暫編註解〕“眼瞎”是說人受賄後對壞事視而不見。撒母耳可能因二子的敗行受過不少的苦(八3),他自己行為清白,守正不阿。賄賂、欺負、虐待等等或均為他的兒子所為。

         “他的受膏者”指新膏立的掃羅王。他在掃羅面前莊嚴說明他作以民領袖的清廉,供新王學習。

         撒母耳在百姓面前重申自己的誠實與正直(對比於他兒子的失敗;比較八3,5)。

         「受膏者」:指掃羅。

         「牛 ...... 驢」:乃概括一切農村社會的財產(參出20:17)。

         「賄賂」:帶有掩飾的企圖,指用金錢遮掩犯過錯者的過失。

         我在這裡。這位上了年紀的先知並不是以自我為中心。百姓現在由於近來的勝利以及立王的快樂而極其興奮,撒母耳努力使百姓冷靜地清點神以往的作為,並通盤考慮將來的前途。在現在建立的君主政體之下,撒母耳作為士師的服務就不再需要了。王會用戰士圍繞自己(撒上14:52),並且撒母耳的道德影響力會被掃羅掌握的政治勢力所遮蔽。然而撒母耳仍然可以是神的代言人,並且仍然可以是神的靈藉以指示祂百姓的通道。

     對撒母耳來說,這是一個大危機的時候,他感到在很大程度上他即將提出之信息的使人信服的品質依賴於他自己品格的正直。除此之外他的信息就不會有什麼分量。從他出生的時候他們就認識他;他們都知道他作為先知的工作;他們都目睹了他作為士師和先知的行為;他們知道他可做模範的品格;他們個人都熟知他判決的公正與公平;他們都樂意承認他從未因公肥己;他們都確信他生活的唯一目標就是履行神為他們的福利發出的命令。

     撒母耳的一生清楚地顯明了品格象植物一樣,是逐漸成長的。從他的童年時期起,一種奉獻的精神就控制了他的才能。就象體液是供應植物生長的要素一樣,聖靈成了一種內在的、安靜的力量滲透他所有的思想、感情和行動,直到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生活是遵照了那神聖的樣式。撒母耳勻稱的品格是在聖靈的指導之下履行義務的個人行為的結果。現今也是這樣,“凡是完全順服神權能的人,神的靈必在他們裡面燒盡罪惡”。今天的人也完全可能成為一個撒母耳,象基督降生之前一千年一樣。

     「他的受膏者」:此處是指「君王」,也就是「掃羅」。以後這個字變成是「救贖主」的專有名詞,且音譯為「彌賽亞」。

         12:3 對照 8:11-17 顯示出撒母耳要強調他與王的差異,他沒有奪去任何人的財物。此處的「奪過」、「搶過」、「受過」,原文與 8:11-17 的「派」、「取」一樣,編號都是3947

         「眼瞎」:原文是「遮住眼睛」。

 

【撒上十二4「眾人說:“你未曾欺負我們,虐待我們,也未曾從誰手裡受過什麼。”」

   〔呂振中譯〕眾人說:『你未曾欺壓過我們,未曾壓制過我們,也未曾從任何人手堥過甚麼。』

 

【撒上十二5「撒母耳對他們說:“你們在我手裡沒有找著什麼,有耶和華和他的受膏者今日為證。”他們說:“願他為證。”」

   〔呂振中譯〕撒母耳對他們說:『你們在我手堥S有找着甚麼;有永恆主在你們中間作證,也有他所膏立者今天作證。』他們說:『有他作證。』

   〔暫編註解〕◎我們離開某個職位之前,能否也像撒母耳這樣的宣告?說自己真的沒有愧對神的託付?

 

【撒上十二6「撒母耳對百姓說:“從前立摩西、亞倫,又領你們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華。」

   〔呂振中譯〕撒母耳對人民說:『作證的是永恆主,那遣派摩西亞倫、又將你們列祖從埃及地領上來的永恆主。

   〔暫編註解〕是耶和華。他們都曾蒙召見證的這位耶和華就是“立”—字面意義是,“造成”—摩西和亞倫的那一位。祂就是保護他們脫離法老的報復,並把他們從為奴之家帶出來的那一位。可是通過尋求一位王,他們就暗示即使當他們定居在自己的城市不再為奴時,神也不能保護他們脫離四圍列國的掠奪。

         612 撒母耳繼續複述神向以色列行公義的歷史。

         6-12  以古訓今:藉神在歷史中的作為及百姓屢次叛逆神的事實,指示以色列人今天求王乃得罪神,因神現在仍然作王。

         618撒母耳追述耶和華神拯救以民的往事,指出要求立王,是忘記神、不要神。如果現在所立之王和百姓都能尊神為大,聽從祂,與他們立有約的神會幫助看顧他們。

 

【撒上十二7「現在你們要站住,等我在耶和華面前對你們講論耶和華向你們和你們列祖所行一切公義的事。」

   〔呂振中譯〕現在你們要站住,我好將永恆主向你們和你們列祖所顯的義氣、都在永恆主面前跟你們辯訴清楚。

   〔暫編註解〕「講論」:是法庭用語,意思是「辯護」、「抗辯」。

 

【撒上十二8「從前雅各到了埃及,後來你們列祖呼求耶和華,耶和華就差遣摩西、亞倫領你們列祖出埃及,使他們在這地方居住。」

   〔呂振中譯〕從前雅各到了埃及,埃及人苦害他們;後來你們列祖向永恆主哀呼,永恆主就差遣摩西亞倫領你們列祖從埃及出來,又〔傳統:他們〕使他們在這地方居住。

 

【撒上十二9「他們卻忘記耶和華他們的 神,他就把他們付與夏瑣將軍西西拉的手裡,和非利士人並摩押王的手裡,於是這些人常來攻擊他們。」

   〔呂振中譯〕他們卻忘了永恆主他們的神,神就把他們交付於夏瑣的軍長西西拉手堙A和非利士人跟摩押王手堙F於是這些人常來攻打他們。

   〔暫編註解〕「付與」:原文作「賣」字。

         「夏瑣 ...... 非利士 ...... 摩押」:乃士師時期以色列人的三大強敵。

         他們忘卻耶和華。曾在埃及被偶像崇拜者們包圍著,又住在實行最可恥的崇拜形式的列國中間,以色列發現要成為神特別的子民,並用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作見證來對付生活中複雜的問題是困難的。敬拜的形式於是就象現今服裝的樣式一樣固定了。要有極大的勇氣才能抵擋民意的潮流,而很少有人願意嘗試這樣做。在移往埃及之前許多年,羅得曾感到他和他的家庭可以住在所多瑪而不受他們流行風俗的影響。然而他所做選擇的結果是悲哀的。神禁止以色列人與當地的偶像崇拜者有任何同盟。但是,他們厭倦了戰爭,卻認為與迦南人親密聯合是更好。結果是受到摩押王伊磯倫(士3:12-14)、耶賓的將軍西西拉(士4:2)、非利士人(士13:1)以及其他人可悲的壓迫。

     「付與」:原文是「賣」,也就是「交給」的意思。

         「夏瑣將軍西西拉」:參考 4:1-24

         「摩押王」:參考 3:12-30

 

【撒上十二10「他們就呼求耶和華說:‘我們離棄耶和華,侍奉巴力和亞斯他錄,是有罪了。現在求你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我們必侍奉你。’」

   〔呂振中譯〕他們就向永恆主哀呼,說:我們有罪了,因為我們離棄了永恆主,去服事眾巴力和亞斯他錄,現在求你援救我們脫離仇敵的手,我們就事奉你。”」

   〔暫編註解〕“〔諸〕巴力和亞斯他錄”。參看第七章34節的腳註。

         他們就呼求。這個呼求由兩部分構成:(1)自認任性不隨從他們的指導者,(2)懇求救助,伴隨著從那時以後要忠心侍奉神的許諾。但是人似乎永遠不能向別人的經驗學習。他隨心所欲直到幾乎太遲了,最後,在全然的絕望中,承認自己需要外來的協助。他就認為已經學到了自己的教訓永遠不會再跌倒了。

     例如,所羅門進入了生活的實驗室並試驗了每條可能通向幸福的道路。但是通過每一試驗他發現只有虛空和心靈的苦惱(傳1:14,172:11,15,17,23,26;等等)。最後他得出結論說敬畏神並遵守祂的誡命構成了人全部的義務(傳12:13)。但是即使有這樣的鑒誡在人們面前,他們不久還是忘記了這位智慧人的結論,直到他們親自經過了同樣的道路並心悅誠服地證實了人種的是什麼,收的也必是什麼。

     「巴力」:這個字字面意義是「主人╱所有人」, 通常是指迦南人的神哈達(Hadad)。巴力是迦南多神教中伊勒(El)的兒子,負責風調雨順,因此是農產之神。伊勒是較隱匿的神祇,而巴力則是諸多作為的神祇,因此古代近東極為盛行敬拜巴力。舊約中巴力的別名計有:巴力比力士(Baal-berith 9:4 )、巴力毘珥(Baal-peor 25:3 )、巴力迦得(Baal-gad 11:17 )、巴力西卜(Baal-zebub, Baal-zebul 王下 1:2 )。耶洗別將腓尼基人敬拜巴力米爾夸特(Baal-melqart)的風俗引進以色列。迦南人稱敘利亞人之神哈達(Hadad)為巴力,因此同一時期的舊約作者往往將之統稱為複數的「眾巴力(諸巴力)」(Baalim)。此字又可解為「眾丈夫」、「眾主人」或「眾君主」,隱喻淫亂。有很多先知也採用這隱喻 2:1 及下, 3:1 及下, 3:6 及下等等。

         「亞斯她錄」:常被當成巴力的妻子,是掌管戰爭與生育的女神。敘利亞北方的人稱之為亞拿特神(Anath)。烏加列文本中的亞拿特神常以「童貞女」的形像出現,是巴力的妹妹,與巴力一樣是諸多作為的神明。這些生育神祇的敬拜儀式每每包含放蕩墮落的行為,包括獻嬰孩為祭,迦南地尤以為烈。

 

【撒上十二11「耶和華就差遣耶路巴力、比但、耶弗他、撒母耳,救你們脫離四圍仇敵的手,你們才安然居住。」

   〔呂振中譯〕永恆主就差遣耶路巴力、巴拉〔傳統:比但〕、耶弗他、撒母耳來援救你們脫離四圍仇敵的手,你們纔得以安然居住。

   〔暫編註解〕比但當為巴拉之誤。9節提到西西拉,而巴拉是打敗他的人(士四14)。否則,此人便是一位沒有記名的士師。

         “比但”。可能是一個不知名的士師(然而,他在這論證埵酗偵穨@用呢?),但這可能是抄寫員的錯誤,原本應作巴拉(如七十士譯本和敘利亞譯本;比較來一一32)。

         「比但」:此名未見於士師記中,古譯本一般認為是文士抄寫之誤,改譯作「巴拉」(參士4:6; 11:32)。

         耶路巴力。基甸的別名,使人想起他毀壞巴力祭壇的時候(見士6:25-32)。

     比但。沒有士師名叫“比但。”希臘文版舊約聖經(七十士譯本)和亞蘭文聖經都讀作“巴拉。”希伯來字母d與字母rn和字母k很近似(見創10:425:15的註釋)。另外的人認為“比但”是“押頓”(見士12:13,15),指出這兩個名字在希伯來文中比“比但”和“巴拉”更為類似。

     耶弗他。當亞捫人初次嘗試收復基列地時以色列的勇士(士11)。耶弗他告訴亞捫人:他依賴神的能力保護以色列擁有這片土地(士11:24),他戰勝亞捫人與掃羅後來的勝利同樣徹底。

     撒母耳。七十士譯本的亞蘭文和路西安修訂或修正本是“參孫”而不是“撒母耳”,可能是因為認為撒母耳太謙虛了不會提到自己的名字。別的學者認為“撒母耳”原來是被後來的一位聖經抄寫員附在頁邊的,從而最終被承認為正文了。但是雖然由於字母之間的相似性,希伯來名字“巴拉”可能容易被誤認為“比但”,甚至更有可能是“押頓”被誤認為“比但”,但是由於字母的相異性,“參孫”決不不會被誤認為“撒母耳”。

     「比但」:字義是「審判中」,不像 12:11 其他士師記中的人名,此名沒有出現在士師記中,不過七十士譯本作「巴拉」,也就是 4:1-24 中出現的那一個巴拉。比但有可能是另一個沒有被記載的士師,也有可能就是「巴拉」。

         「撒母耳」:有一些古老譯本作「參孫」,不過撒母耳放在此處也沒有不對。

 

【撒上十二12「你們見亞捫人的王拿轄來攻擊你們,就對我說:‘我們定要一個王治理我們。’其實耶和華你們的 神是你們的王。」

   〔呂振中譯〕你們見亞捫人的王拿轄來攻打你們,你們就對我說:不,總要有一個王來管理我們』;其實永恆主你們的神乃是你們的王。

   〔暫編註解〕◎「亞捫人的王拿轄來攻擊你們」:這個應該不是 8:1-7 的主因,但是可能是原因之一,不管怎樣掃羅剛剛打勝仗,撒母耳就拿這個作為立王原因之一。

 

【撒上十二13「現在你們所求所選的王在這裡。看哪,耶和華已經為你們立王了。」

   〔呂振中譯〕看哪,現在你們所揀選所求要的王在這堜O;看哪,永恆主已經立了一個王來管理你們。

   〔暫編註解〕1318 撒母耳警告以色列人,只有當他們敬畏耶和華,不再背逆祂,王才會實現所預期的拯救。

        13-18  對立國的忠告:雖然立王一事神所不悅,但只要百姓敬畏神,聽從神的命令,仍可得享神佑。最後撒母耳以打雷降雨的神跡印證這忠告的嚴厲性及真確性(17)。

 

【撒上十二14「你們若敬畏耶和華,侍奉他,聽從他的話,不違背他的命令,你們和治理你們的王,也都順從耶和華你們的 神就好了。」

   〔呂振中譯〕你們若敬畏永恆主,事奉他,聽他的聲音,不違背他所吩咐的,並且不但你們、連那管理你們、的王、也都跟從着永恆主你們的神,那就好了。

   〔暫編註解〕你們若敬畏耶和華。以色列人除了因勝利而喜樂外,雖然既不是為了將來也不是為了神在過去的保護性引導,卻冠立掃羅為王了。就象亞當一樣,通過他自己的自由選擇權,選擇了一種與神聖旨意相反的生活方式,所以現在以色列也孤注一擲將要影響全國後來的生活。雖然如此,神還是向以色列眾軍保證,要是他們承認自己對祂的依賴,接受祂的忠告,並照祂的吩咐而行,祂就必給他們神聖的指導。

     12:14 原文最後沒有「就好了」,因此節的語意並不十分清楚,不過基本上就是說明如果以色列人和他們的王順服神的話,就不至於被神擊打。

 

【撒上十二15「倘若不聽從耶和華的話,違背他的命令,耶和華的手必攻擊你們,像從前攻擊你們列祖一樣。」

   〔呂振中譯〕倘若你們不聽永恆主的聲音,又違背他所吩咐的,那麼永恆主的手就要攻擊你們和你們的王〔傳統:列祖〕了。

   〔暫編註解〕倘若不聽從。以色列在要求立一個王這件事上已經反抗了神。他們在過去經常反叛,然而每次他們向耶和華呼求時,幫助就來臨了。

     耶和華的手。他們不能說神的手曾一直反對他們。祂曾一再地保護並拯救了他們,即使在他們因自私和愚昧一次次地轉離祂的時候。祂試圖引導他們以個人的方式自願地回應祂的愛。沒有任何國家可以作為一個國家被拯救,但是每個人卻都必須親自做出決定,不考慮其環境如何,除了這點,他們還要認識什麼呢?

     12:15 後面應該譯為「雅威的手必攻擊你們,和對你們列祖一樣」。

         ◎對神來說,「要求立王」是一種叛變,不過如果以色列人的「不信」僅止與此,神還能接受。如果更進一步的悖逆,就會有更嚴重的後果。有時候我們也會做了一些錯誤,但我們能夠在被提醒後,就停留在原處或往回走嗎?還是繼續犯罪下去?

 

【撒上十二16「現在你們要站住,看耶和華在你們眼前要行一件大事。」

   〔呂振中譯〕現在你們要站住,看永恆主在你們眼前所要行的這一件大事。

 

【撒上十二17「這不是割麥子的時候嗎?我求告耶和華,他必打雷降雨,使你們又知道又看出,你們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華面前犯大罪了。”」

   〔呂振中譯〕今日不是收割麥子的時候麼?我要呼求永恆主打雷下雨,那麼你們就可以知道,可以看出:你們所行的壞事──那求立王的事──在永恆主看來、是多麼大的壞事。』

   〔暫編註解〕割大麥約在陽曆五、六月間,“打雷降雨”是極不尋常的現象,神藉此要百姓順服。

         打雷降雨。神能給以色列最深印象的證據莫過於在收割麥子的時候降雨了(五月或六月)。那時降雨會令人吃驚。在巴勒斯坦,春雨正常會在逾越節前停止,乾旱的季節立即開始。到秋季種植小麥和大麥前才再次降雨。

     使你們知道。他們該知道兩件事:(1)在要求一個王時,他們已經在耶和華面前犯罪了,(2)神愛他們,並且永遠不會丟棄他們。那天他們在其已有的許多證據中加添了另一個紀念物,紀念回頭的浪子在父家更受歡迎。

     「割麥子的時候」:時間大約是四月中旬到六月中旬。此時春雨已經結束,進入巴勒斯坦的旱季。

         17~18 由於在割麥子的季節(五、六月間)很少下雨,所以這次雷雨被視為神所顯的神蹟。

         17-18   通常在以色列地四至十月是旱季,如今竟在五、六月間「割麥子的時候」有「打雷降雨」的事,實在是神跡。

 

【撒上十二18「於是撒母耳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在這日打雷降雨,眾民便甚懼怕耶和華和撒母耳。」

   〔呂振中譯〕於是撒母耳呼求永恆主,永恆主就在那一天打雷下雨;眾民便非常敬畏永恆主和撒母耳。

   〔暫編註解〕「懼怕」耶和華:也就是「敬畏」的意思。

         ◎這個「神蹟」變成一種記號,讓以色列人清楚知道神的心意,也讓撒母耳先知的職分在君王制度之外繼續存留。

 

【撒上十二19「眾民對撒母耳說:“求你為僕人們禱告耶和華你的 神,免得我們死亡,因為我們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呂振中譯〕眾民對撒母耳說:『請為僕人們禱告永恆主你的神,免得我們死亡,因為求立王的事、正是在我們的一切罪上加了一件壞事。』

   〔暫編註解〕19-25  百姓認罪求赦及撒母耳的安慰語:百姓因懼怕神的刑罰而求神赦宥,撒母耳於是重申順從神、事奉神的重要,且答應「不停止為他們禱告」。

 

【撒上十二20「撒母耳對百姓說:“不要懼怕!你們雖然行了這惡,卻不要偏離耶和華,只要盡心侍奉他。」

   〔呂振中譯〕撒母耳對人民說:『不要懼怕;你們固然行了這一切壞事了,只是不可偏離永恆主,總要盡心事奉他;

   〔暫編註解〕盡心。作神的奴隸是一種由愛產生的自願為奴。人會為愛做任何為了別的不會去做的事。撒母耳愛耶和華,他的侍奉是那種歡喜快樂於與他的主人在一起的奴隸的侍奉。當百姓目睹撒母耳與耶和華之間的這種友誼時,他們心中就易於產生同樣的願望。

 

【撒上十二21「若偏離耶和華去順從那不能救人的虛神是無益的。」

   〔呂振中譯〕不可偏向無益而不能援救的虛空神,因為他們是虛空的。

   〔暫編註解〕不要偏離。真愛不是靜態的;它是前進的。神準備好了要向以色列顯示祂持續的愛,當他們變得以自我為中心並忘記祂時,就使祂心中悲傷。祂不變地愛著人,並邀請他在獻身的侍奉中回報這種愛。

     「虛神」:「虛空」、「虛幻」。

 

【撒上十二22「耶和華既喜悅選你們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棄你們。」

   〔呂振中譯〕永恆主為了他至大之名的緣故、必不丟棄他的人民,因為永恆主喜歡使你們做屬他的子民。

   〔暫編註解〕神的名象徵祂的聲望與品格。

         「大名」:「偉大的名字」。

 

【撒上十二23「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

   〔呂振中譯〕至於我呢,我絕不停止為你們禱告、而犯罪得罪永恆主;我總要將好而對的道路指教你們。

   〔暫編註解〕撒母耳認為不禱告是得罪耶和華的罪。

         我必以善道指教你們。撒母耳向百姓保證他對他們的選擇沒有忌恨,而且他會獻身於進一步指教他們關於神的事。雖然他不會再有施政的責任了,既然他們已經任命了一個王,但是作為先知他對他們來說還會是神的代表。撒母耳感覺到了將來的危險。他知道要是沒有聖靈的指導,人去做正確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他開始認識到他作為先知的擔子可能會比過去更重,然而他決定任何一個人都不該在申訴的話中將指頭指向他,宣稱他沒有在以色列的興衰中與他們一同站立。作為一位士師他曾一直忠於他們;現在,可以說,他們已經降了他的職,他會證明他對他們的愛象神對他們的愛一樣是不改變的。

     「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意思是「絕不會因為停止為你們禱告而得罪耶和華」。

         ◎此處提及先知的兩個職分:一是「為百姓禱告」、二是「教導百姓正道」。我們是否也為基督徒禱告?教導信徒正道?

 

【撒上十二24「只要你們敬畏耶和華,誠誠實實地盡心侍奉他,想念他向你們所行的事何等大。」

   〔呂振中譯〕你們只要敬畏永恆主,忠誠盡心地事奉他,看明他在你們中間所行何等大的事。

   〔暫編註解〕想念。現今人們最大的需要之一就是默想的時間—默想神無限的恩慈和祂關懷指導的證據。

 

【撒上十二25「你們若仍然作惡,你們和你們的王必一同滅亡。”」

   〔呂振中譯〕倘若你們固執作壞事,那麼連你們帶你們的王就都會被掃滅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