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十七1「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爭戰,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中間的以弗大憫。」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聚集他們的軍兵、要來爭戰;他們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在梭哥與亞西加之間、以弗大憫紮營。

   〔暫編註解〕本章以戰場為背景,記述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兩軍對壘,非利士人歌利亞罵陣。大衛聽見辱駡的話,極為不滿;又聽到掃羅答應把女兒許配給能殺歌利亞的人,躍躍欲試,但遭兄長禁止。可是消息傳到掃羅那裡,又知道他有打死獅子和熊的大勇,叫他出陣。大衛既不披甲,也未帶刀,只攜了甩石的機弦。結果歌利亞被石塊擊中斃命。

         非利士軍結集的地點在猶大境。梭哥距伯利琣镼u有24公里,近非利士邊界。亞西加在梭哥西北邊約5公里。

         戰爭的地點大概在猶大西界的山丘地區。

         梭哥。梭哥的正確拼法是在書15:35。現代的Khirbet `Abbâd,約在耶路撒冷和非利士城迦特的中間位置,是屬於猶大支派的一城鎮。在耶路撒冷西南約17英里(27公里)。

     以弗大憫。或巴斯達閔,與代上11:11-13中的一樣,那裡列出了大衛的名將名單。這個名稱的意思不確定。

     「梭哥」:位於伯利恆西方24公里處。字義是「多毛的」。是今日的阿巴德廢墟。

         「亞西加」:位於梭哥西北約5公里。字義是「被挖」。此處當時為一個城堡,鎮守橫過以拉穀的主要通道。

         「以弗•大憫」:字義是「血之邊緣」。就是 代上 11:13的「巴斯達閔」。位於梭哥東北6公里處。

         13 軍隊在以拉谷兩邊安營;以拉谷在伯利恆以西十五英里(24公里)。非利士人顯然在以拉穀以南的山上,以色列人在北面的山上。

         1-11  非利士人歌利亞索戰:非利士人與以色列爭戰的方式是依他們的風俗,以單打獨鬥的方式來決定兩軍的勝負 (9)。 非利士人派出三米高(六肘零一虎口)的巨人歌利亞作代表,向以色列軍挑戰,以色列軍全非對手,不敢迎戰。

         1-58  大衛戰勝歌利亞:本章透過非利士人與以色列爭戰的背景襯托出大衛的英勇,表明他的作戰能力乃是來自他所倚靠的神。這次戰爭的勝利使大衛聲名大噪,以色列人對他刮目相看。

         1~58本段馬所拉經文比七十士譯本多出不少記載: 17:12-31, 41, 50, 55-58  18:1-6  18:10-11  18:17-19 等。可能這些資料是後期增補進來的註釋資料,被抄寫經文的文士抄入正文中。

 

【撒上十七2「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營,擺列隊伍要與非利士人打仗。」

   〔呂振中譯〕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紮營;他們擺了陣,要和非利士人接戰。

   〔暫編註解〕以拉谷也在梭哥與亞西加中間,兩軍隔谷對峙。

         以拉谷。一個富饒的山谷,東部和西部坡度平緩,從梭哥向西北綿延數英里。

     「以拉谷」:字義是「橡樹山谷」。

         2-3  按地理形勢,以色列與非利士軍分別在山谷兩邊的山丘地方對陣。

 

【撒上十七3「非利士人站在這邊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山上,當中有谷。」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站在這邊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山上;他們之間、就是一個平谷。

   〔暫編註解〕當中有谷。以拉谷有一條旱谷(乾涸河道)貫穿中心,稱作Wadi es-Sant,在這節經文中被作為一個“穀”提到,希伯來文是gaye'。這與希伯來文是`emeq的以拉“谷”完全不同(2節)。前一個希伯來詞用於表示雨季洪流形成的溪穀,後者表示寬闊肥沃的山谷流域。除了幾處地方之外,這個gaye'幾乎無法通行,在這方面與密抹前的旱谷相似(見撒上14:4-10的註釋)。掃羅和他的軍隊在這個gaye'東面的小山中紮營,而非利士人駐紮在西面的小山中(見代上11:13)。

 

【撒上十七4「從非利士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人,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呂振中譯〕從非利士營〔傳統:陣〕中出來了一個挑戰的人、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暫編註解〕一“肘”有十八英寸,一“虎口”有九英寸。歌利亞的身高是九又四分之三英尺(3米)!

         歌利亞。一個迦特居民,但是除了他住在非利士人之中這個意義之外,他可能不是一個非利士人。他被認為是亞衲族的後裔(見申9:2的註釋)。他高六肘零一虎口,或61/2肘,相當於91/2英尺(2.9米)。有人提出歌利亞名字的意思可能是“顯著的。”但是這與“放逐”一樣,是基於歌利亞是一個閃族名字的可能性。

     迦特。非利士人的五個主要城鎮之一。準確位置不知。(見王下12:17的註釋)

     「討戰的人」:原文是「在兩軍之間的人」。意思是由自己的隊伍中走出來,代表己方的軍隊打仗。

         「歌利亞」:字義是「光彩燦爛」。 撒下 21:19 記載大衛的手下「伊勒哈難」殺了歌利亞, 代上 20:5 記載「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由於大衛殺歌利亞的記載十分詳細,在撒上 21:9  22:10 也都有記載,所以真相應該是大衛殺了歌利亞,大衛的屬下殺了歌利亞的兄弟。

         「六肘零一虎口」:七十士譯本記載是「四肘零一虎口」,一肘大約是46公分,一虎口大約是23公分。如果按馬所拉經文的記載,就是大約是三公尺,七十士譯本的高度是大約兩公尺。有人認為這是亞衲族人的後代 11:22  1:28 。西元前十三世紀的阿納斯塔西第一蒲草紙記載迦南地有些戰士身高270210公分,另外也挖到兩具身高210公分的女性骸骨。所以亞衲族人的存在並非是虛假的傳說。

         ◎古希臘人在兩軍對決時,有時後會各選出一名最厲害的戰士,用兩人搏鬥的方式決定雙方的勝負,以節省軍力。

         47一肘若等於從肘至指尖的長度,歌利亞身高近3公尺。他的盔甲重約57公斤。鐵槍頭也有7公斤重。

 

【撒上十七5「頭戴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

   〔呂振中譯〕他頭戴銅盔,身穿鎧甲;那甲的銅重五千舍客勒。

   〔暫編註解〕歌利亞的盔甲重約一百二十五磅(57千克)。

         「五千舍客勒」:即五十四公斤(一百五十磅)。

         鎧甲。軍人身披的鎧甲是由28英寸長的金屬鱗片製成的,縫在皮革或布面上。保護穿用者的全身。凡是金屬部分沒有正確會合的地方,穿用者就易於在那個結合點受到傷害(王上22:34)。歌利亞的鎧甲是青銅的。

     五千舍客勒。125磅(6.58千克)。

         5-7歌利亞除了體格魁偉之外,全身都穿上銅制的盔甲與完整的護身戰衣,另配有盾牌與厲害的戰槍,以色列人簡直無法把他擊倒。

         「鎧甲」:原文是「魚鱗」,意思就是「有甲的保護衣」。甲是以銅製造的。

         「五千舍客勒」:一舍客勒約等於11.4克,五千舍客勒就是57公斤。

 

【撒上十七6「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

   〔呂振中譯〕他腿上有銅護膝,他兩肩之中背着銅短槍。

   〔暫編註解〕“銅戟”。青銅製的標槍。

         「戟」:大概是用以投擲的兵器。

         護膝。戴在膝蓋以下小腿前面的金屬薄板。希臘人戴護膝,而閃族人或埃及人的軍兵不戴護膝。非利士人來自克里特島,可能採取了他們的希臘鄰邦的做法。

     戟。這裡是指標槍(修訂標準本),顯然是用背帶背在兩肩之中。

     「銅戟」:銅製的「標槍」或「短劍」。

 

【撒上十七7「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六百舍客勒。有一個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呂振中譯〕他的矛桿如同織布的機軸,他矛頭的鐵重六百舍客勒;有一個拿大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暫編註解〕“織布的機軸”又堅固又笨重(約17磅或7.7千克)。“鐵槍頭”重約十五磅(7千克)。有一個拿大盾牌的隨從走在歌利亞面前。

         「六百舍客勒」:即八公斤(十八磅)。

         槍頭。它的重量可能約在15磅(6.82千克)左右。在推鉛球運動使用的鉛球重量是16磅(7.27千克)。雖然這位戰士的鎧甲是青銅的,但槍頭卻是鐵的,那時鐵是一種比較新而且貴的金屬。

     「六百舍客勒」:就是約6.84公斤。

 

【撒上十七8「歌利亞對著以色列的軍隊站立,呼叫說:“你們出來擺列隊伍作什麼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嗎?你們不是掃羅的僕人嗎?可以從你們中間揀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裡來。」

   〔呂振中譯〕歌利亞對着以色列的陣地站着,向他們喊叫說:『你們出來擺陣作甚麼?我豈不是非利士人?而你們不是掃羅的僕人麼?從你們中間揀選一個人,叫他下到我這堥荍a。

   〔暫編註解〕古代戰爭常採用以戰士比武決勝負的經濟辦法;遇有難解仇怨,也由雙方比武定是非。

         一個非利士人。字面意義是“這非利士人”。這裡使用定冠詞暗示大衛的對手一方的自尊自大。他恃才傲物並以其與眾不同的稱號為榮。歌利亞的“這(那)非利士人”這個稱號在本章中的使用超過25次,相比之下他個人的名字只使用了兩次(4,23節)。非利士人當然知道以色列的神高於大袞(撒上5:1-7)。他們曾在米斯巴因恐懼奔逃(撒上7:10-13)。於是,在多年的平靜之後(撒上7:13),他們目睹了約拿單的奇襲,並剝奪了他們大量的作戰物資(撒上14:31,32)。帶著違心的確信,非利士人仍持同一看法,並且在有一個勇士歌利亞後,決定要重新進攻。

     「擺列隊伍」:「擺列戰爭隊伍」。暗示以色列人只會倚多為勝。

         810 歌利亞建議兩軍各派一名戰士來代表競賽。在古時的戰役中,勝敗有時是靠這樣的競賽來決定。

 

【撒上十七9「他若能與我戰鬥,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僕人,服侍我們。”」

   〔呂振中譯〕他若能跟我交戰,擊殺了我,我們就做你們的奴隸;我若勝過他,擊殺了他,那麼你們就該做我們的奴隸、來服事我們了。』

   〔暫編註解〕我若勝了。在古時,常見的風俗是通過單打獨鬥決定部落之間的戰爭,損失了國王或領袖的軍隊就被認為是被擊敗了。當約沙法與亞哈一起去與亞蘭人作戰時,大馬士革王吩咐他的車兵長們“只要與以色列王爭戰”(王上22:31)。然而,那並不是單打獨鬥。當掃羅家和大衛家的爭鬥發動時,各方都選出12個人來決定結果。結果“押尼珥敗”(撒下2:12-17),雖然他並沒有參與爭鬥。

 

【撒上十七10「那非利士人又說:“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軍隊罵陣。你們叫一個人出來,與我戰鬥。”」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說:『我今天向以色列人罵陣;你們請派一個人到我這堥荂A我們可以戰一戰。』

   〔暫編註解〕罵陣。字面意義是,“辱駡”或“嘲弄”,就是說,由於沒有接受歌利亞的挑戰。他污辱以色列人是最不光明正大的,是膽小怯懦的。把對立的兩軍分開的這條旱谷是如此難以通行,以致如果任何一方冒險進行正面攻擊都幾乎必定會失敗。非利士人是那麼確信在體格上沒有人能與他們的冠軍匹敵,以致他們決定用單打獨鬥來決定戰爭的勝負。這一挑戰每天繼續,幾乎持續一個多月(16節)。

     「罵陣」:「蔑視」、「譏誚」。

 

【撒上十七11「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士人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

   〔呂振中譯〕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士人這些話,就驚慌,非常害怕。

   〔暫編註解〕他們就驚惶。在撒上2:10中,這同一個動詞形式被譯為“打碎。”原義是“粉碎”,要麼指精神狀態要麼指物理狀態。此時傲慢自尊的暴君掃羅面對另一個吹牛的人,不知如何是好。而且,掃羅在他自己的民中是個巨人,按理是應該接受挑戰的人。他比眾人高過一頭並且有銅盔和甲胄(38節),但他卻在歌利亞面前驚惶。儘管他已經喪失了神之靈的臨格與保護,他還是認識到必須戰勝這一僵局,否則就會在他的百姓面前丟臉。他的精神崩潰了,他的良心使他不安,並且他認識到了自己所處的困境,隨著時間的流逝,他的軍隊變得越來越困難了。貫穿以拉穀的這條深溪谷的長度至多不過幾英里。這表明對陣的兩軍不會太大,或者在一個月過去之前,一方或另一方原可以在這穀的盡頭進行側翼包圍。

         ◎掃羅的身高也相當高 撒上 9:2 但是他卻失去了膽量 17:11 。以致以色列人也失去了勇氣。當然,說什麼一對一決鬥,打輸就當對方奴隸,應該是說說罷了,後來大衛打贏,大家還不是靠軍隊對決才決定勝敗,但是一個這樣的人出來辱罵軍隊,以色列人派不出一個人與之對決,也是很丟臉的事。

 

【撒上十七12「大衛是猶大伯利琲漸H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當掃羅的時候,耶西已經老邁。」

   〔呂振中譯〕大衛是猶大伯利恆的以法他人名叫耶西者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當掃羅在世的日子、那人已經老邁,上了年紀〔傳統:來在他們中間〕。

   〔暫編註解〕「以法他人」:以法他應該是猶大支派迦勒的分支代上 2:19, 24, 50, 4:4

         12-15耶西家中參戰的成員只有三個年長的兒子:耶西本人年紀老邁,大衛則年齡尚幼,都不能隨掃羅出征。

         12-30  大衛往戰場探望哥哥:在以色列軍困窘之際,大衛受父所托到戰場探望三個出征的哥哥,得悉戰情,對歌利亞的侮辱大感氣憤,不由起了應戰之心。

         ◎七十士譯本沒有記載 17:12-31 ,這樣的話就是接著 16:21大衛的身份是為掃羅拿兵器的,所以他本來就會上戰場,聽見歌利亞挑戰,就自願迎戰。

 

【撒上十七13「耶西的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出征。這出征的三個兒子:長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亞比拿達,三子名叫沙瑪。」

   〔呂振中譯〕耶西的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去出戰;他那三個去出戰的兒子,大的名叫以利押,第二的叫亞比拿達,第三的叫沙瑪。

 

【撒上十七14「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

   〔呂振中譯〕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的去跟隨着掃羅。

 

【撒上十七15「大衛有時離開掃羅回伯利琚A放他父親的羊。」

   〔呂振中譯〕大衛有時候去,有時候離開掃羅、回伯利恆、來牧養他父親的羊群。

   〔暫編註解〕本節顯示大衛並不是經常居於王宮中,掃羅病癒時,他便回家去。另一方面,那時他還未作掃羅在戰場上的隨從(16:21)。

         大衛離開回伯利琚C這是指大衛在宮庭為掃羅彈唱還是重複送食物到以色列營的來往路程並不清楚。在敘述歌利亞的背景中發生這種陳述的事實似乎意味著後一種解釋。大衛可能是為前方供應食物的供給隊中的一員。另一方面,13-15節可以解釋為何大衛—根據前面一章已經被安置在掃羅的宮庭(撒上16:19-23)—現在卻在家而不是與掃羅在一起。撒母耳記上的作者可能感到有必要為他的讀者們說明這個事實,並且通過說明大衛並不總是在掃羅的宮庭,只是有時候在那兒確實這樣做了。作者進一步說明與“跟隨掃羅”(撒上17:14)的年長的哥哥們相比,大衛還只是一個少年人(撒上17:14,42,56)。

     至於這次與非利士人交戰發生在大衛去宮庭為掃羅彈奏之前還是在之後,註釋者們的意見並不一致(撒上16:18-23)。掃羅後來沒有認出大衛的事實(撒上17:55-58),連同撒上17:13,14(見撒上16:6-11)重複提到他兄長們的名字,有點顯示要是沒有嚴重的年代順序問題的話,這些章節的順序就可能顛倒了。聖經多次把一個思想或事件結束後,才回頭開始從事論證或敘述另一個思路線索,為的是使每一單元本身都完整(見創25:1927:135:29;出16:33,3518:25的註釋)。假如這裡是這種情況的話,那麼掃羅的朝臣關於大衛的陳述就顯得更有意義了:“是大有勇敢的戰士”(撒上16:18)。另一方面,如果大衛已經殺了歌利亞,那個朝臣就可能指他是偉大的民族英雄(撒上18:5-9)。但是如果大衛已經由於戰勝了歌利亞而使自己與眾不同,那麼掃羅還需要別人告訴他大衛是誰嗎?此外,從大衛殺了歌利亞起,“掃羅留住大衛,不容他再回父家”(撒上18:2)。而且當掃羅差遣使者為了讓大衛到宮庭彈唱去見耶西時,他提到大衛是說“你放羊的兒子”(撒上16:19),甚至在開始敘述歌利亞時,就說到大衛在伯利皕荇あ牉s(撒上17:15)。另見撒上17:5518:1的註釋。

     「有時離開」:原文是「往返於」,亦即大衛是在掃羅和羊群間來來去去。

 

【撒上十七16「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來站著,如此四十日。」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早晚都走近前來站着罵陣、有四十天。

   〔暫編註解〕四十日。一個多月之久,歌利亞每日都來挑戰。在這期間非利士人沒有作任何努力翼側包圍以色列人的事實暗示自從他們在密抹慘敗之後,還沒有強壯到足以進行一次全面進攻的程度。他們現在依靠的是恐嚇和通過單打獨鬥獲勝的可能性。通過他們一看見歌利亞被戰勝就倉惶撤退可以加強這個結論。

 

【撒上十七17「一日,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個餅,速速地送到營裡去,交給你哥哥們;」

   〔呂振中譯〕有一天,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這一伊法焙了的穀子、和這十個餅去給你哥哥們,要迅速地送到營堨h給你哥哥們。

   〔暫編註解〕“伊法”。一種幹貨的量度標準,相等於五點八加侖(3/5蒲式耳,或22公升)。

         大衛拿約廿二公升「一伊法」的穗子和十個餅送給哥哥們,補充不敷的糧餉。

         穗子。即,穀粒,可能是大麥或小麥。

     「一伊法」:大概四十公升或二十二公升。

         17:17-18 記載的,可能是當時供應軍糧的一種責任,由於軍隊駐紮在接近伯利恆的地方,因此耶西家庭可能要供應軍隊糧食。

 

【撒上十七18「再拿這十塊奶餅,送給他們的千夫長,且問你哥哥們好,向他們要一封信來。”」

   〔呂振中譯〕也要把這十塊乾酪帶去送千夫長,查看你哥哥們平安不,向他們要個憑證來。

   〔暫編註解〕“向他們要一封信來”。即有關他們之安寧的報告。

         「奶餅」:屬於美食之類。

         「一封信」:原文意思難以確定,大概指憑證,證明從軍之人仍然存活,並收到補給。

         千夫長。關懷以利押、亞比拿達和沙瑪所在團隊的千夫長,意思是要使他注意並恩待他部隊裡的這三個士兵。

     向他們要一封信。或“帶一些他們的記號回來”(修訂標準本)。

     「奶餅」:「乳酪」。

         「一封信」:「保證物」、「保證」。所以是「收據」的意思。

 

【撒上十七19「掃羅與大衛的三個哥哥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拉谷與非利士人打仗。」

   〔呂振中譯〕掃羅和你哥哥們〔原文:這些人〕跟以色列眾人、是在以拉谷同非利士人交戰的。』

 

【撒上十七20「大衛早晨起來,將羊交托一個看守的人,照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話,帶著食物去了。到了輜重營,軍兵剛出到戰場,呐喊要戰。」

   〔呂振中譯〕天一亮、大衛清早起來,將羊群交給一個看守的人,照耶西所吩咐他的,拿起食物來、就走,到了輜重營,軍兵剛出陣,在戰場上吶喊。

   〔暫編註解〕“輜重營”。直譯作:戰車壁壘。用戰車在營地四周圍成圓圈,是防禦的一種方法。

         大衛早晨起來。從伯利琩麇繾籅爾舋{只有15英里左右。大衛對鄉下很熟悉,所以可能知道捷徑,從而相當大的減少了旅行的路程。似乎他走這段路用了不到四或五個小時。大衛可能是在上午晚些時候到達的,約在歌利亞大踏步上來挑戰的時候(見16節)。

     輜重營。或“營地”(修訂標準本)。古時並不實行塹壕戰。

     「輜重營」:指「四周有壕溝環繞防衛的軍營」。

 

【撒上十七21「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了陣,這陣和那陣相對。

 

【撒上十七22「大衛把他帶來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戰場,問他哥哥們安。」

   〔呂振中譯〕大衛將物件留交在一個看守物件的人手下,跑到戰陣上,去問他哥哥們安。

   〔暫編註解〕帶來的食物。在現代英語中是“行李。”

 

【撒上十七23「與他們說話的時候,那討戰的,就是屬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從非利士隊中出來,說從前所說的話,大衛都聽見了。」

   〔呂振中譯〕他正和他們說話的時候,只見那討戰的人、屬迦特的非利士人、名叫歌利亞的、從非利士人陣上上來了;他直說着從前說的那些話,大衛都聽見了。

   〔暫編註解〕歌利亞可能是亞衲族人後裔(書十一22)。

 

【撒上十七24「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跑,極其害怕。」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避他,非常害怕。

 

【撒上十七25「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呂振中譯〕以色列眾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麼?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的;若有人擊殺了他,王就將大財寶使他成富,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使他父家自由、免納糧當差。』

   〔暫編註解〕「以色列人彼此說」:「說」是第三人稱單數,所以原文應該是「有一個以色列人說」或「說:以色列人阿」,當然這都是掃羅的使者傳達命令。

         「免....納糧當差」:原文僅作「是自由人」,不過意義也是免除賦稅、服役等義務。

 

【撒上十七26「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嗎?”」

   〔呂振中譯〕大衛問站在他旁邊的人說道:『若有人擊殺了這個非利士人,從以色列人身上除掉了羞辱,可以受到甚麼待遇呢?這沒有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阿?竟敢向永活的神罵陣阿?』

   〔暫編註解〕「這未受割禮的 ...... 罵陣嗎」:大衛認為這拜偶像的非利士人辱駡永生神的軍隊(以色列),就是辱駡永生神自己。言下之意是他有應戰的意念(參28, 31)。

         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字面意義是,“這非利士人是誰,這個未受割禮的[傢伙]?”大衛對這個使掃羅和他的臣民驚惶的巨人斷然說出了他的輕蔑。帶著對神的信心,一種掃羅原可以擁有的信心,大衛一點兒沒被歌利亞的身材打動。要是掃羅一直順從神的話,勝利可能早就屬於他了;但是像這種情況神不能信任他,給他勝利。歌利亞在本章中通篇都被稱為“那非利士人”。大衛幾乎掩飾不住自己對這個吹牛者的輕蔑。就連他兄長的斥責(28節)也沒能阻止他。他從許多人的口中聽到了歌利亞的事,並且他說話是如此認真以致消息很快傳到了掃羅那裡。

 

【撒上十七27「百姓照先前的話回答他說,有人能殺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呂振中譯〕人照剛纔的話對他說:『若有人擊殺了那人,就可以受到這樣這樣的待遇。』

 

【撒上十七28「大衛的長兄以利押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作什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托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裡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

   〔呂振中譯〕大衛對那些人說話的時候,他大哥以利押聽見了,就向大衛發怒,說:『你下來作甚麼?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留交給誰呢?你擅自行事、和你心堛煽c意、我是知道的:你下來、無非是要看交戰罷了。』

   〔暫編註解〕以利押認為大衛不守本分,不在家看羊,倒跑到戰場來尋樂觀戰。

         ◎猶太人傳說大衛在家中並不受兄長的愛護,由 17:28-30 中可以看出一點端倪, 16:11 中大衛沒被邀來平安祭,似乎也顯出這種跡象。不過以利押的責備也很可能是出於保護大衛的動機。

 

【撒上十七29「大衛說:“我作了什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呂振中譯〕大衛說:『我現在作了甚麼?豈不是一件重要的事麼?』

   〔暫編註解〕「我來豈沒有緣故麼」:原文是「只不過是問了一句話嗎」。

 

【撒上十七30「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而問,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

   〔呂振中譯〕就離開他、轉向別處,照剛纔的樣子說話;人仍照先前的樣子回答他。

   〔暫編註解〕◎不知道大衛為什麼重複問 17:26 的問題?有人認為重點是前半段的獎賞,有人認為是問後段的非利士人身份。當然,回答的人一定是著重在獎賞,不過大衛自己並不一定著重在獎賞。不過一個小孩子問來問去,當然會引起旁人與掃羅的注意。另外大衛多次詢問,也可能是因為懷疑這樣大的獎賞,這樣簡單正確的工作,為什麼沒有人去做。

 

【撒上十七31「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

   〔呂振中譯〕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報告在掃羅面前;掃羅便將大衛收納了來。

   〔暫編註解〕31-40  大衛向掃羅自請出戰:大衛認為自己牧羊時禦獸襲擊的經驗(如打死獅子和熊),定可對付非利士人歌利亞,將他擊倒。掃羅本打算將最好的戰衣給大衛穿,裝備他上戰場,但這套戰衣太大了,大衛穿起來行動反而不便。掃羅於是讓大衛以平常的裝束往戰場應戰。

 

【撒上十七32「大衛對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

   〔呂振中譯〕大衛對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這個人而喪膽;僕人要去同這個非利士人交戰。』

   〔暫編註解〕大衛對掃羅說。這是怎樣的對比呀—一個卑微的牧童在鼓勵以色列一個身經百戰的成功戰士!掃羅,以色列唯一的巨人(撒上10:23),明白自己才是應該接受歌利亞之挑戰的人。但是一種有罪的良心使他恐懼戰兢。要是他心中有對神的愛的話,那就會足以驅逐所有恐懼;但是他心裡沒有一點兒神的愛。在那裡有的只是一顆有罪良心的“痛苦折磨”(見約一2:54:18)。另一方面,大衛卻散發著真正的樂觀精神和勇氣,標誌著“對神對人,常存無虧的良心”(徒24:16;參詩51:10,11)。大衛是勇敢的,同時掃羅卻是怯懦的。

     「人」都不必:七十士譯本作「我主」。

         「膽怯」:原文是「心下沉」、「心倒下」,不一定是膽怯,可能是「擔憂」、「不愉快」的意思。

         「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很可能是大衛要掃羅放心。

 

【撒上十七33「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

   〔呂振中譯〕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敵對這個非利士人、而同他交戰;因為你年紀輕;其實大衛卻從幼時就是戰士。』

 

【撒上十七34「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隻羊羔去。」

   〔呂振中譯〕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給父親牧羊;有時來了獅子或熊,從群中捉起一隻羊羔去;

 

【撒上十七35「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鬍子,將它打死。」

   〔呂振中譯〕我就出去追牠,擊打牠,將羊羔從牠口中搶救出來。牠起來猛撲我,我便揪着牠的鬍子,擊打牠,將牠殺死。

   〔暫編註解〕「鬍子」:七十士譯本作「喉嚨」。

 

【撒上十七36「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

   〔呂振中譯〕你僕人不但擊死了獅子,也擊死了熊;這沒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活的神罵陣,也必像這些野獸之一那樣。』

   〔暫編註解〕罵陣。大衛為以色列和以色列神的好名聲熱心,就象摩西在他之前的熱心一樣(出32:12,13;民14:13-16;申9:26-29;參結20:9)。在羞辱與危機之時,神百姓的不作為是過於大衛所能忍受的。

 

【撒上十七37「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

   〔呂振中譯〕大衛說:『那援救我脫離獅子的爪和熊爪的永恆主、他也必援救我脫離這個非利士人的手。』掃羅對大衛說:『你去吧;永恆主必和你同在。』

   〔暫編註解〕祂也必救我。掃羅一度也曾向神求過大事並曾努力為祂做過大事。然而,驕傲和榮耀自己已經充滿了他的心,現在每一障礙看上去都是無法越過的。在他為自己辯白的努力中,他已經忘記了在神凡事都能。神使掃羅對自己的缺乏有印象的辦法,還有什麼比讓大衛複述過去對他個人的天意保護更好呢?神的靈曾擁有過掃羅。現在他有機會看到要是他沒有反抗那位聖靈,他原可以成為何等的人。他再次陷入了左右為難之中。如果他拒絕大衛去作戰,軍隊就會期盼他作為國王在他們的事上帶頭。如果他讓大衛去作戰,並且歌利亞要是殺了他,戰爭就失敗了,以色列就會再次受非利士人的奴役。掃羅派遣大衛前去作戰就是拯救他自己的性命和名譽。但正是掃羅藉以努力挽救他作為國王和領袖的手段卻導致他喪失了名譽(撒上18:6-9)。已經變得的很顯然:沒有神,掃羅在他的敵人面前是無能的(撒上14:24;參15:23),而且他過去獲得個人信譽的那些勝利是來自神的。

     ◎大衛認為自己勝過猛獸,不是自己驍勇善戰,而是神的保護。我們會這樣看待自己的成就嗎?

 

【撒上十七38「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他戴上,又給他穿上鎧甲。」

   〔呂振中譯〕掃羅就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將銅盔給戴在他頭上,又給他穿上鎧甲。

   〔暫編註解〕掃羅把自己的戰衣給大衛穿上。掃羅認真地並且盡其所能地確保大衛獲勝。他信靠他的盔甲;而大衛信靠神(見45節)。

     「戰衣」:「外衣」、「外袍」。

         17:38 顯示掃羅還是個不錯的領袖,對於願意冒死挑戰對手的屬下,提供君王等級的裝備。不過掃羅身材高大,大衛穿起這些裝備一定是相當累贅。

 

【撒上十七39「大衛把刀挎在戰衣外,試試能走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就對掃羅說:“我穿戴這些不能走,因為素來沒有穿慣。”於是摘脫了。」

   〔呂振中譯〕大衛把刀裝束在戰衣外,試試着走,卻走不動,因為素來沒有穿慣;大衛就對掃羅說:『穿戴這些東西、我不能走,因為我素來沒有穿慣。』大衛就把它都脫掉。

   〔暫編註解〕他試試能走不能走。或“他試了不能走”(修訂標準本)。

     我素來沒有穿慣。或“我不習慣它們”(修訂標準本)。掃羅是一個懦夫!他有盔甲,但他知道他以自己的體力不能對付歌利亞。他起初用假裝的慎重拒絕允許大衛去參戰,因為他年輕。然後通過試圖把他自己的盔甲給大衛進一步顯明了他的愚昧。

     大衛有禮貌的回答說:“我素來沒有穿慣,”證明(1)他相信先前已經過試驗的其它裝備,並且(2)當對付出現的新情況時,他信賴過去的經驗。大衛甚至把戰勝野獸都歸於神的能力。危險已經在他裡面逐漸形成了一種聖化的勇氣,並且在小事上忠心已經有效地預備了他在更大的事上值得信賴。他已證明在看守他父親的羊群上是值得信賴的;現在他蒙召保衛他天上父親的羊群(見結34:5,2337:24;太9:3625:33;約10:12,13)。他選擇的步驟是由他自己的屬靈確信決定的,而不是由別人未成聖的判斷力決定的,不管他們的地位如何。當一個人進行一項危險的事業時,是多麼有賴於純潔的動機啊!大衛在掃羅的盔甲中不能作戰—他必須是他自己。神計畫每個人都當穿著他自己的甲胄作工。我們見到一個人在公眾生活中很受百姓歡迎,我們就模仿他的風格,盼望從中發現成功。但是神希望人們作他們自己,人們應該為了解決明天的難題從每一天的經驗中學習到他們應該知道的。感謝神,因為有人敢於使用神已經提供給他們的裝備。

 

【撒上十七40「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石子,放在袋裡,就是牧人帶的囊裡;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呂振中譯〕他手堮着行杖,又在溪谷中挑選了五個光滑的石子,放在他所有的牧人口袋堙A就是在一個囊堙F他手中又拿着他的甩石機弦,就湊上前去迎着那非利士人。

   〔暫編註解〕“甩石的機弦”是一種很厲害的武器,大衛可能常用此擊殺侵犯羊群的野獸。機弦用皮帶做成,一端挽在腕上,一端卷住石頭握在手上。用機弦的人揮動皮帶,到一定速度,放手讓石頭脫帶飛去,速度可達每小時150公里,殺傷力甚大。所用石塊約網球大小。

         「杖」:應該是牧羊人用的「木杖」。

         「溪中」:以拉谷有小溪流通過。

         「甩石的機弦」:以皮帶製成,一端固定在手腕,一端抓在手上,揮動皮帶到一定轉速後放手,石塊飛出可達時速150公里。甩出的石塊可達網球大小(直徑23英吋),殺傷力甚大。

         ◎大衛僅選了五個石頭,光滑石頭可能射程比較遠,也比較準確,數量這麼少可能是大衛對自己有信心,或者他評估面對歌利亞頂多只有五次機會,因此選了少數的石頭以降低重量提昇靈活度。

         ◎有時候我們會太過偏重自己能力的培養或者是神的幫助。在大衛身上我們看到一種平衡,大衛自己平常大概也練甩石練得相當準(所以他敢只拿五塊石頭就去應戰),但是他還是深信他能夠得勝,是神的幫助。神的幫助也好像是奠基在那個人原有的素質上。對我們來說,信心不應該是懶惰的藉口,勤勞積極,也不應該讓我們只信任自己。

 

【撒上十七41「非利士人也漸漸地迎著大衛來,拿盾牌的走在前頭。」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也走着走着,越來越走近大衛;有拿着大盾牌的在他前面。

   〔暫編註解〕 17:41 七十士譯本沒有。這樣似乎比較合理,不然即使歌利亞被打昏,拿盾牌的也會保護歌利亞。

         41-54  大衛戰勝歌利亞使非利士人潰敗:大衛的勝利並非倚靠厲害的武器,乃是靠神的名;戰爭的成敗都操於神的手,是祂使非利士人大敗。

 

【撒上十七42「非利士人觀看,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面色光紅,容貌俊美。」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直望着;他見了大衛,就藐視他,因為他年輕,臉色赤紅,容貌美麗。

   〔暫編註解〕“光紅”。微紅。參看第十六章12節的腳註。

         大衛的容貌不像一個戰士,故此歌利亞藐視他。

         「面色光紅」:暗示大衛還沒有長鬍子,派個乳臭未乾的人去挑戰非利士第一勇士,難怪歌利亞會氣死。

 

【撒上十七43「非利士人對大衛說:“你拿杖到我這裡來,我豈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著自己的神咒詛大衛。」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對大衛說:『難道我是狗,你纔拿着行杖到我這堥茠?那非利士人就指着自己的神來咒詛大衛。

   〔暫編註解〕“我豈是狗呢?”在當時的社會,狗是被人輕蔑的。

         ◎「拿杖」:顯示歌利亞被誤導了,其實大衛的主要武器根本不是木杖。

 

【撒上十七44「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對大衛說:『你到我這堥荍a,我就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和田野的走獸。

   〔暫編註解〕我將你的肉給。可能是一種常見的、正式的挑戰(見啟19:17,18)。

     17:44 非利士人常常用這種方式侮辱敵人的屍體。31:9-10 就記載他們侮辱掃羅的屍體。

 

【撒上十七45「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駡帶領以色列軍隊的 神。」

   〔呂振中譯〕大衛對那非利士人說:『你來對我迎戰、是靠着刀矛短槍;我來對你迎戰、是靠着萬軍之永恆主的名、以色列陣營的神、就是你所辱罵的。

   〔暫編註解〕你來……我來。這裡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之間的明確對比。歌利亞代表的是個人實力的肉體安全,自我擴張的驕傲,大眾歡呼的虛榮,人性情欲難以制服的殘忍。大衛表明的是對神聖力量的安靜信靠和通過執行神的旨意來榮耀祂的決心。大衛在此時和他後來的生活中表示的動機,並不是要走他自己的路,也不是要在他同胞的眼中成為名人,而是要“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46節)。

     17:45-47 大衛把歌利亞的辱罵回罵到非利士人身上,而且還把戰爭的目的提升到神的榮辱層次。

 

【撒上十七46「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

   〔呂振中譯〕今天永恆主必將你送交我手;我必擊殺你,取下你的頭;今天我必將非利士人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和地上的野獸喫;使全地都知道以色列有神;

   〔暫編註解〕46~47 大衛希望他的勝利能讓人知道,耶和華是真正的神,祂把自己的子民拯救出來。

 

【撒上十七47「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

   〔呂振中譯〕又使這大眾都知道永恆主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矛;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於永恆主;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堙C』

   〔暫編註解〕「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直譯是「耶和華的戰爭」或「戰爭是屬於耶和華的」。

 

【撒上十七48「非利士人起身,迎著大衛前來。大衛急忙迎著非利士人,往戰場跑去。」

   〔呂振中譯〕那非利士人就起身、走着走着、走近前來、要和大衛接戰;大衛也趕快向陣上跑、要和那非利士人接戰。

 

【撒上十七49「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僕倒,面伏於地。」

   〔呂振中譯〕大衛伸手到口袋中,從那堮野X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正擊中了那非利士人的額上;石子沉進額內,那人就仆倒,臉伏於地。

 

【撒上十七50「這樣,大衛用機弦甩石,勝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衛手中卻沒有刀。」

   〔呂振中譯〕這樣、大衛強過那非利士人、是用甩機弦和石子;大衛擊中了那非利士人、而殺死他,手中並沒有刀。

   〔暫編註解〕“機弦”甩石的準確性可以是很高的(參看士二○16)。

         這樣,大衛勝了。一個試驗緊接一個試驗來得多麼迅速啊。這是大衛在一天中第三次獲勝了。他的第一個勝利是在他被以利押辱駡為什麼都不是,只配照顧幾隻羊的時候。他原可以作出正當地尖銳反駁,但他拒絕作這種回復。平靜沉著的,他只是說道:“我作了什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29節)。這樣一種品格不是立刻產生的。要是他沒有學會對他的羊忍耐,他就不能對他嫉妒的兄長們顯出忍耐。通過不理睬進入一次小吵的機會,大衛顯明自己是他自己的精神的主人。基督也是這樣,祂在最惡劣的刺激之下表現了祂的柔和,說:“學我的樣式;因為我心裡柔和謙卑: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任何一個只有這樣,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領袖和他人的指導。

     大衛贏得他的第二個勝利是在他陪同王的時候。看著這個精神飽滿的年輕人,王忍不住將這個愉快而缺乏軍事訓練的年輕人與戰爭遊戲中狡猾的老手相對比。如果掃羅以其全部威風凜凜的個性都避免與歌利亞格鬥,象大衛這樣的少年人怎麼能企圖與之格鬥呢(撒上17:33)?從未夢想過超自然介入的可能性,掃羅在大衛心中種植了懷疑的種子,並試探他穿上王的甲胄。但是大衛通過堅持其上天啟示的旨意維護對耶和華的信心並全然依靠耶和華,再次以謙恭的順從贏得了對懷疑的勝利。

     這一切都很好的預備他獲得第三個勝利—就是對那個非利士人的勝利,那人是褻瀆的典型。這是一場屬靈力量對肉體殘忍實力的勝利。鑒於前幾個月的事件,以色列被教導這個功課是多麼必要啊!在回答歌利亞的咒駡時,大衛歡欣鼓舞地喊道:“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以色列軍隊的神”(45節)。只是來自溪中的一塊石子加上一個少年的技巧和他信靠永生神的信心就給以色列人上了一堂他們永遠不會忘記的功課,雖然他們很少效法它。

     ◎七十士譯本沒有 17:50 ,不過意義是一樣的,大衛打昏歌利亞,才用歌利亞的刀殺了他。歌利亞的武裝弱點,僅有前額,一定要用箭或甩石一類的武器才能命中,大衛一次就命中此要害,可以想見他也不是「把責任完全推給耶和華」,還是有花頭腦思考戰略。

 

【撒上十七51「大衛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殺死他,割了他的頭。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討戰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呂振中譯〕大衛跑去、站在非利士人旁邊,將他的刀拔出鞘來,殺死他,用刀割了他的頭。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暫編註解〕就都逃跑。當他們的戰士被殺時,非利士人的背信就顯明了。他們曾許諾說只要歌利亞被殺他們就成為以色列人的僕人(9節)。通過逃跑他們背棄了他們在挑戰掃羅軍隊時所提議的考慮事項,並且進一步證明要是歌利亞獲勝了,他們必定會毫不留情地對待以色列人。死亡就會是他們能提出的對奴隸寬宏大量的姿態。

         「他的刀」:前面記載歌利亞的武裝沒有這種武器,但「銅戟」是一種短劍,此處指的應該就是這個武器。

 

【撒上十七52「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呐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或作“該”)和以革倫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倫。」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吶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傳統:該〕和以革倫的城門;被刺死傷的人都倒在路上,從沙拉音直到迦特和以革倫。

   〔暫編註解〕「迦特」、「以革倫」:均為非利士人的首邑。非利士敗軍逃返自己的地方。

         「沙拉音」:在戰場附近猶大的低地。

 

【撒上十七53「以色列人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奪了他們的營盤。」

   〔呂振中譯〕以色列人火急地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搶掠了他們的軍營。

   〔暫編註解〕“奪了他們的營盤”。在他們的營中搶掠。

         奪了他們的營盤。更可說是“他們的陣營。”當以色列人追趕四散的仇敵時,他們還可能毀壞了戰線後方的城鎮,除此之外還殺了許多在梭哥的非利士人。約瑟夫(《古代史》卷六 9. 5)說他們殺了30,000人並且傷了兩倍多。

 

【撒上十七54「大衛將那非利士人的頭拿到耶路撒冷,卻將他軍裝放在自己的帳棚裡。」

   〔呂振中譯〕大衛將那非利士人的頭帶到耶路撒冷;卻將他的軍器放在自己的帳棚堙C

   〔暫編註解〕“自己的帳棚裡”指伯利畬a中。大衛把歌利亞的頭顱送到耶路撒冷,就是耶布斯城(書十五63;士一8)。

         不過,此時耶路撒冷尚在耶布斯人手中,後來才為大衛攻取。此處或為後來補記,所攜者當為歌利亞的頭骨;也可能當時便拿給耶布斯人看,讓他們看見神的作為。

         大衛又將歌利亞的戰衣帶回家中,當作戰利品。但是戰刀則放在挪伯神的聖所裡,獻給真正的勝利者耶和華神(二十一9;參三十一10)。後來大衛攜此刀過逃亡生活(二十一9)。

         “耶路撒冷”。這堛滬C路撒冷必定指以色列人所得到的部分(書一五63;士一8),在耶布斯人的城堡以外,而耶布斯人的城堡要到大衛作王後才被征服(撒下五69)。“帳棚”。可能指大衛在伯利恆的家。歌利亞的刀後來存放在挪伯的聖所那堙]比較二一9)。

         本節引起不同的猜測及解釋。由於耶路撒冷當時還未落在猶大人手中,仍為耶布斯人所佔領,因此有學者認為這裡是指大衛後來奪得耶路撒冷後將歌利亞的頭放在那裡一事。至於「將他(歌利亞)軍裝放在自己的帳棚裡」,似乎顯示大衛已是軍人,有自己的帳棚,這與上文顯然有矛盾;而且按21:9的記載,歌利亞的刀是存放在挪伯處。對於這些疑問,有學者的解釋是:「自己的帳棚」指大衛自己的家,而歌利亞的刀是後來才放在挪伯的祭司那裡。

         拿到耶路撒冷。就是說,最後。大衛不會立即把那人的頭拿到耶路撒冷,因為耶布斯人還佔據著那座城,並且直到大衛加冕後才攻取了它(見代上11:4-8;撒下5:6-9)。史家這裡記錄的是這個戰利品最終的安放地點,沒有考慮所涉及的時間因素。歌利亞的軍裝顯然被帶到了大衛的家鄉伯利琚]見撒下18:17的註釋;另見撒上4:1013:2;等等),而他的刀顯然在挪伯(見撒上21:9)。

     「拿到耶路撒冷」:應該是後來發生的事,此時耶路撒冷還是耶布斯人佔領著。

         「自己的帳棚」:指的應該是大衛伯利恆的家中。 21:9 記載歌利亞的戰刀放在挪伯的聖所處。

 

【撒上十七55「掃羅看見大衛去攻擊非利士人,就問元帥押尼珥說:“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

   〔呂振中譯〕掃羅看見大衛出陣去和那非利士人接戰,就問軍長押尼珥說:『押尼珥阿,這個青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王阿,我指着你的性命來起誓,我若知道,我就該死。』

   〔暫編註解〕掃羅經過在宮中與大衛的接觸,對他已經十分熟悉(一六1823),但他顯然已經忘記大衛父親的名字,而這時為了大衛的勝利而需要知道他父親的名字,好對他的家族加以獎賞(一七25)。

         誰的兒子?。見撒上18:1,2的註釋。

     我不知道。顯然押尼珥先前與大衛並不熟悉,所以大衛在宮庭並不太出名。顯然,他只是作為一個來訪的樂師被帶入宮庭的,並沒有成為宮庭的一員。

     ◎此處掃羅好像不認識大衛?這可能是當時的一種感歎用語,表示掃羅對大衛所做所為的讚嘆。不過此處掃羅僅僅是不知道大衛的出身。顯出耶西並不是什麼顯赫有名的大家族,掃羅也不可能記得所有屬下的出身。再者,這時大衛可能成為掃羅的女婿(雖然掃羅沒有實現這個諾言),更詳細的問清楚大衛的家世也頗為重要。押尼珥那麼緊張的回答,大概是要免除自己不認識勇士,沒有早一點推出大衛去迎戰的責任。不是系出名門的年輕人,誰會知道他有如此高強的能力。

         5558把這幾節和十六21對照,似乎矛盾,大衛既在王宮中侍奉,何以掃羅還問“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一個解釋是,大衛被引進到宮中只有一個短時期,後來仍回到伯利琚A掃羅對他的身世瞭解殊微;又或精神紊亂,記憶不佳。另一個解釋是,掃羅雖然認得大衛,不知道他有此神勇,何況曾承諾把女兒嫁給戰勝的人,又免父家的捐稅(25節),因此希望知道他的家世。

         55-58  大衛被引進宮中:這段向為學者所爭論, 按16:21-22,大衛曾入宮服事掃羅,本該為掃羅所認識。但是這裡卻顯示掃羅似乎對大衛不大認識。事實上,大衛雖曾入宮中治療掃羅的病,掃羅與押尼珥未必與大衛的家族熟稔,而且大衛在掃羅病情好轉時便回鄉牧羊,宮中又有多人侍候掃羅,掃羅與大衛的關係不密切是自然的事,及至大衛殺了歌利亞後,才一直逗留宮中,至掃羅追殺他時才離開。

 

【撒上十七56「王說:“你可以問問那幼年人是誰的兒子。”」

   〔呂振中譯〕王說:『你去問問這個童子是誰的兒子。』

 

【撒上十七57「大衛打死非利士人回來,押尼珥領他到掃羅面前,他手中拿著非利士人的頭。」

   〔呂振中譯〕大衛擊殺了那非利士人回來,押尼珥將他到掃羅面前,那非利士人的頭還在他手中。

 

【撒上十七58「掃羅問他說:“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琱H耶西的兒子。”」

   〔呂振中譯〕掃羅問他說:『青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恆人耶西的兒子。』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