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八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十八1「大衛對掃羅說完了話,約拿單的心與大衛的心深相契合。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

   〔呂振中譯〕大衛對掃羅說完了話,約拿單的心和大衛的心〔或譯:性命〕就連結在一起;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

   〔暫編註解〕說完了話。故事在繼續沒有中斷。掃羅既已許諾對殺死歌利亞給予有吸引力獎賞(撒上17:25),現在就召來大衛並詢問他的身份。如果我們象有些學者們做的那樣,把撒上16:14-23插入到18章的9節和10節之間,那麼掃羅第一次與大衛接觸因而就是在前線了,並且掃羅的精神失調就在於大衛受到平民的奉承了(7:6,7節)。然而,如果記載是按照時間順序的話,掃羅的問題(撒上17:55)就可以解釋為假定掃羅在著魔期間對這個卑微的琴師是那麼不在意以致他並不知道大衛是誰,在這種情況下撒上16:21就會被認為是提到後來的發展。這後一種解釋似乎是可取的(見撒上16:21)。在任何一種情況中,因為大衛既是一個軍事英雄又是一個屬靈的樂師,所以掃羅“不容他再回父家”(撒上18:2)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另見撒上17:15的註釋。

     約拿單的心。大衛與約拿單動人的友誼是志趣相投相愛相惜交往愉悅的經典例證。約拿單已經表示過不喜歡他父親的態度和做法(撒上14:29)。大衛對掃羅所提問題的謙卑而屬靈的回答,將過去所有的成就都歸榮耀於神,這對於約拿單就象冰涼清爽的水對於疲倦乾渴的旅行者一樣。對密抹的英雄約拿單來說,由於他父親缺乏屬靈的洞察力,肯定經歷了失望與挫折的孤獨時辰。約拿單完全沒有認識到,他自己一點不知道,在南方幾英里遠的地方,對神同樣的信心和對祂的指導與保護的順從正在形成另一個人的生命。

     ◎「說完了話」:可能是大衛向掃羅報告他倚靠耶和華得勝的經過,所以約拿單被大衛的信心深深吸引。以拉谷戰役中約拿單沒有出現,可能是有事不在場,不然依照之前密抹戰役的表現,約拿單可能早就已經出去迎戰歌利亞了。

         「深相契合」:「綁在一起」。

         1-5  約拿單與大衛成莫逆之交:他們彼此之間的情誼深厚堅固,當大衛被掃羅追殺時,約拿單維護大衛(19-20),至約拿單死後大衛仍紀念他,施恩與他的兒子。(參撒下9章)

         1-30  掃羅對大衛又怕又恨:掃羅自大衛殺歌利亞入宮跟隨他之時起,越來越感到大衛對他的王位構成威脅,於是企圖謀害大衛,拔去「眼中釘」,但未能成功。

         本章至20章記述大衛在掃羅宮廷中的服侍,以及怎樣和約拿單結成刎頸之交。約拿單一定聽到大衛對神的信心,和他如何高舉耶和華而取勝的事,遂心生敬慕。二人間友誼深厚,生死與共的精神,千古傳誦。

         第十八至二十章敘述大衛在掃羅宮堛漕糽^。這故事是根據大衛與約拿單之間的關係來敘述的。

 

【撒上十八2「那日掃羅留住大衛,不容他再回父家。」

   〔呂振中譯〕就在那一天、掃羅就把大衛收下來,不讓他回他父親家堙C

   〔暫編註解〕掃羅留大衛長住,在宮中侍奉,不象過去只在需要時才召他來。

         掃羅留住大衛。大衛成了掃羅的朝臣,永久地隸屬於王室了。撒上16:14-23的敘述幾乎不可能是在掃羅這樣做之後發生的(見撒上18:1的註釋)。

 

【撒上十八3「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就與他結盟。」

   〔呂振中譯〕約拿單和大衛結盟,因為約拿單愛大衛如同愛自己的性命。

   〔暫編註解〕那結盟是單方面的,約拿單效忠於耶和華的受膏者。

         「結盟」:大抵以耶和華神作憑證、嚴肅的立約,參20:13-16

         結盟。可能是在後來的時候結盟的,記載在這裡作為敘述大衛與約拿單友誼的介紹。友誼的盟約必定是無數次交談、一同出征、感情成熟的結果。在這兩個獻身火熱之人可愛的友誼中,我們有特權看到基督的某種感受,總有一天祂在祂所救贖之人的生活中會看到與祂在地上時心中所擁有的同樣的景象,同樣謙卑的心,同樣安靜的靈,同樣順從永恆的真理原則。如此看到祂心靈勞苦的功效,祂必心滿意足(賽53:11)。與志趣相投的人有永遠的交誼,天上會多麼喜樂啊。

     「結盟」:指「嚴肅的誓約」,神與亞伯拉罕、耶和華與以色列人立約 15:18  34:10,27 都是用此字。不過盟約的內容不詳,但由 撒上 22:8 中掃羅對這個約的內容非常不滿看起來,恐怕是跟王位有關(可能是,以後不管誰做王,另一個人都要全力輔佐一類的)。

 

【撒上十八4「約拿單從身上脫下外袍,給了大衛,又將戰衣、刀、弓、腰帶都給了他。」

   〔呂振中譯〕約拿單把身上的外袍脫下來、給了大衛,連他的戰衣、以及刀、弓、和腰帶、也都給了他。

   〔暫編註解〕約拿單贈戰衣、武器,當作友誼信物。二人很可能互換信物,締結永固友誼(3節)。

         約拿單將自己上好的衣服與軍裝送給大衛,固然是因大衛出身卑微,缺乏光鮮的衣飾,亦表示他對大衛真摯的情誼。

         約拿單從身上脫下。他對大衛的愛是這麼偉大以致於他準備好要說“他必興旺,我必衰微”,就象施洗約翰在許多世紀後說的一樣(約3:30)。他在大衛身上看到了他一度曾夢想成為的人。這兩個人所有值得讚美的特性都通過真實的友誼結合在一起了,並且約拿單醒悟到了這個事實:幸福在於表示愛而不是被愛。基督如此愛了我們,甚至祂自願放下祂每一神聖的特權(腓2:6-8),從而使祂可以將真理的酵培植在每個人裡面(約1:9)。

     「外袍」:指「比較高級的外衣」,常常是指王袍或祭司袍。如果這真是指如一些文獻記載的「太子袍」,那就是有「讓位」的意思。不過我們不確定是不是如此。

         ◎這些禮物可能都是盟約的證據,大衛本身沒什麼錢,所以只單方向接受約拿單的禮物。而這些禮物又有「王位」的象徵,因此許多人都認為這裡的盟約內容可能是跟王位繼承相關。

         ◎我們看到太多因為嫉妒導致的悲劇,多年前電影「阿瑪迪斯」也探討了類似的悲劇。因此看到約拿單的情操,真是覺得感動萬分。我們為了神的國、或者社會國家等大我,能夠願意放下自己的優渥地位,認真培植一個足以取代自己的人嗎?

         ◎有些人用這一段來說約拿單和大衛的感情是「同性戀情」,其實這大概是太先入為主了。同性間的友情也可以好到像這樣的狀況,總不能說僅有「愛情」或甚至「慾望」才能導致高貴的退讓與犧牲吧?

 

【撒上十八5「掃羅無論差遣大衛往何處去,他都作事精明。掃羅就立他作戰士長,眾百姓和掃羅的臣僕無不喜悅。」

   〔呂振中譯〕掃羅無論差遣大衛到哪堨h,大衛都去、而且無往而不利;掃羅立他為戰士長,不但眾民滿意,就是掃羅的臣僕也都滿意。

   〔暫編註解〕“作事精明”。或作“成功”。

         大衛突然擢升戰士長,不但沒有招惹同袍的妒忌和排擠,且為他們所喜悅。

         無論往何處去。就象摩西在法老的宮庭一樣,大衛接受了在將來的歲月中對他大有益處的行政管理事務的訓練。他被安置在一個可以從不同角度看生活的位置,並且蒙賜予屬靈的洞察力使他可以區別對與錯。象但以理一樣,大衛在一個並不是他自己選擇的環境中保持了他的正直;他也不害怕玷污。神將祂的僕人放在人類自私的渦流中並不遲疑,因為祂知道夜愈黑,他們的光就必愈明亮。大衛在他父親耶西的家中曾是一個守本分的兒子,現在證明了他作為王的忠誠大使的價值。

     立他作戰士長。掃羅忠於他的許諾,尊榮這個接受了挑戰的人,那個挑戰是掃羅的士兵們曾拒絕接受的。雖然還只是一個青少年,但是大衛使自己表現出了如此值得表揚的判斷力,以致他很容易地就被所有人接受了。他優秀的品格特徵是顯而易見的。這並不意味著他代替了押尼珥,押尼珥過去是,現在仍是軍隊的元帥。

     「精明」:「智慧地行事」、「慎重行事」。

         「戰士長」:原文是「在眾軍人之上」,不過應該不是「元帥」這種「總司令」的職務。

         ◎此處說明大衛獲得了以色列全國上上下下的人之愛戴。

 

【撒上十八6「大衛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眾人回來的時候,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裡出來,歡歡喜喜,打鼓擊磬,歌唱跳舞,迎接掃羅王。」

   〔呂振中譯〕大衛擊敗了非利士人回來,眾人來到的時候,有婦女們從以色列各城堨X來歌唱,有舞蹈的婦女帶着手鼓和樂器歡歡喜喜地出來迎接掃羅王。

   〔暫編註解〕按古時的習俗,婦女領導民眾迎接凱旋回歸的軍隊(參串)。

         「大衛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眾人回來的時候」:七十士譯本中無此段。事實上 17:55-18:6 上半的經文在七十士譯本中都沒有出現,所以婦女們一定是為了歌利亞的事情出來迎接大衛。七十士譯本也是作「歌唱跳舞,迎接大衛」。

         「打鼓」:「鈴鼓」。

         「擊磬」:「三弦樂器」或「三角鐵」。

         67從婦女所唱的歌,可知大衛已逐漸取得本來屬王的尊榮。掃羅與大衛關係破裂,從此不可收拾。

         6~7 婦女以慶典和歌唱來歡迎凱旋歸來的戰士。她們犯了錯誤,因為她們讚美大衛過於掃羅王。

         6-16  掃羅嫉妒大衛:大衛因有神的同在,越來越受歡迎,相反地,掃羅卻沒有神的同在而日漸低落:掃羅嫉妒大衛,想要殺他,但不成功,繼而調遣他離開自己,領兵出入戰場,結果反叫大衛在百姓的心中地位日升。

 

【撒上十八7「眾婦女舞蹈唱和,說:“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

   〔呂振中譯〕那些嬉戲作樂的婦女彼此唱和說:『掃羅擊殺其千千;大衛擊殺其萬萬。』

   〔暫編註解〕「千千....萬萬」:本來這種詩歌中的對仗用法,意思就是表示「掃羅和大衛都殺死千千萬萬」,如 91:7 。但掃羅要斷章取義,嫉妒當時還是一個貧窮的年輕人的大衛,這誰也沒辦法,伴君如伴虎,指的大概就是這種狀況。

 

【撒上十八8「掃羅甚發怒,不喜悅這話,就說:“將萬萬歸大衛,千千歸我,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

   〔呂振中譯〕掃羅非常惱怒,對這事很不高興,就說:『歸大衛呢、是萬萬;歸我呢、只是千千;那麼除了王位之外他還要甚麼呢?』

   〔暫編註解〕“發怒”。掃羅妒忌大衛,是他與大衛關係破裂,而帶來自己之衰落的主要因素。

         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在神對掃羅說揀選了另外一個“比你更好”(撒上15:28)的人作王時,與大衛這次在王的宮庭出現的經歷之間沒有給出時間間隔。雖然可能已經過了好幾年,掃羅一定還會密切注意將要接替他的那個人的跡象(見9節)。他最近被證實在非利士人面前沒有能力,並且要不是因為這個牧童的英勇作為他自己可能已經丟了性命。然而,他憎恨這種想法,就是他已經尊榮並與自己密切聯合的這個少年小夥可能會贏得百姓和軍隊對他的感情。那會是怎樣的感戴呢?時間還沒有減輕被先知斥責的刺痛(見撒上15:23)。掃羅再次讓步於不滿的感覺和惡意的猜度,直到他嫉妒的心思最終變為瘋狂。

     七十士譯本無「甚發怒」、「只剩下王位沒有給他了」。

 

【撒上十八9「從這日起,掃羅就怒視大衛。」

   〔呂振中譯〕從那一天起、掃羅就側目而看大衛。

   〔暫編註解〕“怒視”。即存懷疑的目光。

         「怒視」:「注視」、「觀看」。原文的時態是進行式,表示這是一種持續的狀態。

 

【撒上十八10「次日,從 神那裡來的惡魔大大降在掃羅身上,他就在家中胡言亂語。大衛照常彈琴,掃羅手裡拿著槍。」

   〔呂振中譯〕第二天、從神那堥茠煽c靈大大激動了掃羅,掃羅就在家中發神言狂;大衛天天手彈絃琴;掃羅手媮`是拿着矛。

   〔暫編註解〕惡魔。見撒上16:15,16的註釋。雖然神允許試探來臨,但祂決不引誘人去犯罪(雅1:13;參林前10:13)。

     他胡言亂語。多半是“他咆哮叫嚷”(修訂標準本)。這裡所用的動詞形式雖然常用於真實的預言,但是也可以指假先知的咕噥聲。掃羅的狂喜暴怒是由於一種強暴激情的靈,可能帶有使他的朝臣對他的神聖有深刻印象的盼望。

     大衛彈琴。這兩個人之間有怎樣的對比啊!掃羅被嫉妒的狂怒促使,抓緊他的槍蓄意要殺死大衛。而大衛可能感覺到了危險並且認識到掃羅情緒的緣由,拿著他的豎琴,就是他用來解除王的精神緊張的。

     七十士譯本沒有 18:10-11 這段記載,不過 撒上 19:9-10 又出現一次類似的狀況,那次七十士譯本與馬所拉經文都有記載。

         「胡言亂語」:「說預言」,大概是指「精神恍惚的說話」。

         「照常」彈琴:原文是「一個日子又一個日子」,意義是「像以前的日子」。參考 16:23

         「槍」:應該是類似「矛」的武器。

 

【撒上十八11「掃羅把槍一掄,心裡說,我要將大衛刺透,釘在牆上。大衛躲避他兩次。」

   〔呂振中譯〕掃羅把矛拿起來,心婸﹛G『我要刺透大衛,給釘在暀W。』大衛從掃羅面前躲避了兩次。

   〔暫編註解〕“躲避”。直譯作:轉身;即躲避一旁然後逃去。

         「把槍一掄」:「把槍猛力投出」。

         「心裡說」:原文只是「說」,不能確定是「說出口」還是「心裡說」。不過掃羅處於錯亂狀態,「說出口」也很有可能。

 

【撒上十八12「掃羅懼怕大衛,因為耶和華離開自己,與大衛同在。」

   〔呂振中譯〕掃羅懼怕大衛,因為永恆主和大衛同在,卻離開了掃羅。

   〔暫編註解〕掃羅懼怕大衛。掃羅懼怕大衛的原因是他確信神已經離開了他而贊同大衛。不過,是耶和華故意離開了掃羅呢,還是王離棄了他天上的父親呢?因為祂已經給了人自由選擇權,所以如果人拒絕忠告,神就不會強迫制止他。亞當在屈服於那仇敵的建議時離棄了神,神離棄他了嗎?保羅蓄意迫害基督的教會,神離棄他了嗎?假如這樣的話,保羅後來怎麼能斷言“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在罪人中我是個罪魁”呢(提前1:15)?

     通過大衛的服務,耶和華在向掃羅剛硬的心腸呼籲,邀請他歸回並認識到神對他的醫治之能。雖然掃羅已經不能挽回地喪夫了作為國王的資格,但是作為個人他還可以尋見救恩(見撒上15:23,35的註釋)。

     18:12 中說出掃羅懼怕大衛的真正原因,是他發現大衛有上帝的同在,而他已經沒有了。

         12-13   掃羅對大衛由嫉妒而至懼怕,不敢相信他,要把他遣走,但鑑於百姓愛戴大衛,惟有擢升他作千夫長,使他出入戰場。

 

【撒上十八13「所以掃羅使大衛離開自己,立他為千夫長,他就領兵出入。」

   〔呂振中譯〕因此掃羅使大衛離開自己,立他為千夫長;他就領兵出入。

   〔暫編註解〕掃羅使大衛離開自己。從他自私的觀點來看,掃羅最大的錯誤之一就是他使大衛離開他的宮庭並立他為“千夫長”。大衛音樂的美妙旋律不會再減輕掃羅的痛苦了。沒有另外一個人能象大衛所做的那樣在大眾面前支持掃羅,“掃羅無論差遣他往哪裡去”(5節)他都去。既然被一種要殺死大衛的願望迷住了,掃羅就做了使他更加難於謙卑己心歸回天父的事。

     「出入」:「領兵出征」的意思。

         ◎掃羅因為懼怕大衛,給他軍職,外派去打仗,反而讓大衛獲得更多人的信賴與喜愛。

 

【撒上十八14「大衛作事無不精明,耶和華也與他同在。」

   〔呂振中譯〕凡大衛所行的都精明享通;永恆主和他同在。

   〔暫編註解〕“作事無不精明”。更可作:成功。

         大衛作事無不精明。或“成功,”就如這個希伯來動詞的形態所暗示的。有權柄的人對屬下的錯誤安排很容易被那些屬下用作進身階,如果他們行事精明的話。大衛在全然的謙卑中接受了他的降級—因為似乎是這樣,並在他的新任務中贏得了全以色列的欽佩。他沒有進行任何反責,也沒有因這一不公正的待遇而自哀自憐。大衛依然明亮歡快,具有屬靈的心意與他素常一樣。他大蒙耶和華眷愛,不顧王的憤怒,接受著在踏入領導職責前所必須的訓練。對每一個決心忠於職責的人,神都使生活的訓練適應特別的需要。

 

【撒上十八15「掃羅見大衛作事精明,就甚怕他。」

   〔呂振中譯〕掃羅見大衛非常精明享通,就很懼怕他。

 

【撒上十八16「但以色列和猶大眾人都愛大衛,因為他領他們出入。」

   〔呂振中譯〕但是以色列和猶大眾人都愛大衛;因為他領他們出入。

   〔暫編註解〕出入。指派給大衛的職責使他如此頻繁地在大眾眼前出現。

 

【撒上十八17「掃羅對大衛說:“我將大女兒米拉給你為妻,只要你為我奮勇,為耶和華爭戰。”掃羅心裡說,我不好親手害他,要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

   〔呂振中譯〕掃羅對大衛說:『看吧,我的大女兒米拉、我要將她給為妻;只要你做我的勇士,去打永恆主的仗,就好了。』掃羅心婸﹛G『我不好親手害他,要藉着非利士人的手去害他。』

   〔暫編註解〕“給你為妻”。掃羅曾答應把女兒嫁給殺死歌利亞的人(一七25),但那獎賞以進一步征服其它仇敵為條件。掃羅希望大衛死於非利士人手中。

         只要你為我奮勇。在這裡,兩種截然不同的個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掃羅狡猾的口是心非對大衛單純坦率的行為。掃羅不僅良心不安,而且背地裡他也懼怕百姓,他們愛大衛,用歌唱表達了對他的忠誠。掃羅嫉妒對這個青年人的每一句讚美,他採取兩面派的做法—就是自私之人的存貨—當眾阿諛奉承,背地圖謀不軌。起初大衛似乎不知道給他設的陷阱。他以同樣謙卑合作的精神接受了進級和降級。他的心在神面前是純潔的,他只關心有效地完成每一指派給他的任務,並且對個人的危險冷靜地漠然置之。

     我不好親手。掃羅還沒有準備好直接要大衛的性命。他希望間接地實現他的企圖,為的是避免百姓的憎惡。

         17-19掃羅將大女兒米拉許給大衛,可能與大衛殺歌利亞的賞賜 ( 見17:25)有關。大衛沒有立刻迎娶米拉,可能因年幼和沒有作戰經驗,所以掃羅藉詞鼓勵他奮勇參戰,一心想他死於沙場。最後掃羅違反諾言,將米拉嫁給別人。

         ◎七十士譯本沒有 18:17-19 的記載。 18:21 也沒有「第二次做王的女婿」。馬所拉經文則兩處都有記載。

         17-30  掃羅欲以女兒許配大衛乘機陷害他:掃羅要招大衛為婿,表面看來,二者的關係越來越密切,但實際上,掃羅要借非利士人的手殺掉大衛。然而事與願違,於是掃羅對大衛的仇恨與日俱增。

 

【撒上十八18「大衛對掃羅說:“我是誰,我是什麼出身,我父家在以色列中是何等的家,豈敢作王的女婿呢?”」

   〔呂振中譯〕大衛對掃羅說:『我,我是誰?我有甚麼身分?我父的家族在以色列中是甚麼樣的家?而我要做王的女婿阿?』

   〔暫編註解〕掃羅把答應嫁給大衛的女兒給了另一個人,這就進一步加深他的不誠實。

         這是大衛謙遜之詞,並非表示拒絕掃羅的提議。

         我是誰?。顯然掃羅的長女米拉—她名字的意思是“增長,”“加增”(見賽9:6,7)—曾作為殺死歌利亞的獎賞的一部分許配給大衛(撒上17:25),或者是希望說服他接受進一步攻擊非利士人的危險。大衛遲疑娶米拉可能是由於他還不能提供所需的聘禮。

     「出身」:原文是「群體」,比單一家庭更大一點的組織。

 

【撒上十八19「掃羅的女兒米拉到了當給大衛的時候,掃羅卻給了米何拉人亞得列為妻。」

   〔呂振中譯〕但是到了掃羅的女兒米拉該嫁給大衛的時候,他竟嫁給米何拉人亞得拉做妻子。

   〔暫編註解〕依掃羅的許諾,戰勝非利士人的便可娶他的女兒(十七25)。這個諾言並未實現。掃羅不但加了新的條件(十八17),後來且把大女兒米拉給了另一人。這是戰士不能忍受的恥辱。大衛不以為忤,反說自己貧窮卑微,付不出聘禮,本不配作王的快婿。

         卻給了。起先是被大衛的推卻激怒,掃羅不能隱藏他對這個新任命的千夫長增長的不悅;他把米拉給了亞得列—“我的幫助是神,”據推測這是個亞蘭詞。

     米何拉人。以利沙的出生地亞伯米何拉是一個離伯善不太遠的城鎮(王上4:1219:16),可能在約旦河東的Tell el Maqlub,先前曾是基列雅比的地方(見士7:22的註釋)。掃羅的口是心非可能已經開了大衛的眼睛,但是因為他看別人象他一樣真誠,所以他溫順地服從了掃羅對第一次婚約的取消。

     「亞得列」:字義為「神的群眾」。這個婚姻以悲劇收場, 撒下 21:5-9 記載米拉的五個兒子都被處死。

         ◎照說掃羅於 18:19 的作為對大衛是很大的侮辱,但是大衛似乎並不以為忤,至少沒有公開有意見。

 

【撒上十八20「掃羅的次女米甲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喜悅。」

   〔呂振中譯〕掃羅的女兒米甲愛大衛;有人告訴掃羅,掃羅就中意這事。

   〔暫編註解〕20-30掃羅利用次女米甲對大衛的愛慕,再次答允將女兒嫁給大衛,但要求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代替聘金,要使他死於戰場。結果大衛以雙倍的陽皮娶得米甲,使掃羅的計謀再次失敗。

 

【撒上十八21「掃羅心裡說:“我將這女兒給大衛,作他的網羅,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所以掃羅對大衛說:“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

   〔呂振中譯〕掃羅心婸﹛G『我要將這女兒給大衛、去餌誘他,好使非利士人的手能夠害他。』於是掃羅對大衛說:『你今天就可以由第二個女兒來做我的女婿了。』

   〔暫編註解〕“第二次作我的女婿”。更可作:以第二種方法;即以另一種方法,而不需要傳統的聘禮(比較一八25)。

         作他的網羅。在他的女兒米甲身上,掃羅看到了一個可以執行他消滅大衛的邪惡計畫的機會。他會要求這樣一份嫁妝,完全可能以一種比把米拉給大衛更好的方式實現他的意圖。掃羅大感喜悅但是不得不謹慎行事,因為必須不讓大衛知道米甲喜歡他。

     第二次。指這是掃羅第二次向大衛提婚。

     「網羅」:「誘餌」的意思。

 

【撒上十八22「掃羅吩咐臣僕說:“你們暗中對大衛說:‘王喜悅你,王的臣僕也都喜愛你,所以你當作王的女婿。’”」

   〔呂振中譯〕掃羅吩咐臣僕說:『你們要靜悄悄告訴大衛說:看哪,王喜歡你,王的臣僕也都愛你;如今你做王的女婿吧。

   〔暫編註解〕掃羅吩咐臣僕。在故意取消了米拉與大衛的婚約後,掃羅繼而通過欺瞞的手段告訴大衛他仍想讓他做他的女婿。他計畫用宮庭耳語的造謠活動來網羅大衛。臣僕們本身可能並沒有認識到他們無意中正在上演這齣戲劇。

 

【撒上十八23「掃羅的臣僕就照這話說給大衛聽。大衛說:“你們以為作王的女婿是一件小事嗎?我是貧窮卑微的人。”」

   〔呂振中譯〕掃羅的臣僕就將這話說給大衛聽。大衛說:『你們以為做王的女婿是件輕微的事麼?我,我是個窮乏輕微的人哪。』

   〔暫編註解〕我是貧窮卑微的人。可能大衛此時表達的是他對掃羅兩次提婚的困惑。儘管如此,他並沒有懷恨,可能想掃羅的決定是由於他自己的貧窮。

 

【撒上十八24「掃羅的臣僕回奏說,大衛所說的如此如此。」

   〔呂振中譯〕掃羅的臣僕告訴掃羅說:『大衛是這樣這樣說的。』

 

【撒上十八25「掃羅說:“你們要對大衛這樣說:‘王不要什麼聘禮,只要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好在王的仇敵身上報仇。’”掃羅的意思要使大衛喪在非利士人的手裡。」

   〔呂振中譯〕掃羅說:『你們要對大衛這樣說:王要的並不是聘禮,乃是一百個非利士人的陽皮,好在王的仇敵身上報仇呢。』原來掃羅所圖謀的乃是要使大衛倒斃在非利士人手下。

   〔暫編註解〕通常男方婚娶,須付女方家長聘禮(看創三十四12),掃羅不要聘禮,只要大衛去殺死一百非利士人,把割下陽皮交來為證;滿以為大衛雖勇,也必喪命非利士人手中。大衛交出來的比掃羅要的多一倍。(撒下三14說大衛所交陽皮為一百,若非抄寫之誤,則是他只說了掃羅所要的數目。)

         非利士人是沒有受割禮的民族。“陽皮“為男性受割禮時割下的包皮。

         “一百非利士人的陽皮”。實際地證明一百個非利士人已經被殺(但大衛卻殺了兩倍的人數;27節)。

         割下敵人陽皮是要對證殺敵的數目。這惡俗直至本世紀初仍見於某些落後民族中。對受割禮的以色列人來說,這做法表示將未受割禮的人殺掉。

         不要什麼聘禮。在如此圓滑的方式中,沒有任何懷疑,大衛的興趣就被提起來了。實際上,這種想法對他極具吸引力。因為這樣他就可以立即向以色列的夙敵報仇了,並且會贏得一位比她的姐姐似乎更適合於他的年輕女子,但這位女子可能不可以在長女之前出嫁(見創29:26)。因為婚姻的安排是由父母決定的,所以大衛對掃羅的意圖感覺不到什麼錯誤。

     一百陽皮。埃及浮雕有大批這樣的描述,割下敗敵的陽皮,帶給王,在他面前算為得勝的證據。因而掃羅的提議與同時代的異教風俗一致。

 

【撒上十八26「掃羅的臣僕將這話告訴大衛,大衛就歡喜作王的女婿。日期還沒有到,」

   〔呂振中譯〕掃羅的臣僕將這些話告訴大衛,大衛就中意做王的女婿。日期還沒到,

   〔暫編註解〕“日期”。或作:日期還沒有滿;指送上聘禮和大婚當日之前的一段時間。

         日期還沒有到。更可說是“在日子到期之前。”這一子句屬於27節。

     「日期還沒有到」:七十士譯本沒有這句。 18:27 的「二百」,七十士譯本也僅作「一百」。撒下 3:14 似乎證明七十士譯本的記載比較正確。

 

【撒上十八27「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起身前往,殺了二百非利士人,將陽皮滿數交給王,為要作王的女婿。於是掃羅將女兒米甲給大衛為妻。」

   〔呂振中譯〕大衛就起身去,他和跟隨他的人都去,在非利士人中間擊殺了二百個人;大衛將他們的陽皮帶來,滿數交給王,要做王的女婿。於是掃羅將他的女兒米甲給了大衛做妻子。

   〔暫編註解〕二百人。掃羅規定的是100。王已使這件事如此眾所周知,所以他這次被迫實踐他自己的交易。這樣,神再次使掃羅關注祂喜悅尊榮的這個人。

     ◎通常嫁娶時,男方要送女方聘禮 34:12 ,掃羅卻要大衛拿非利士人(他們是不行割禮的)的包皮100個來當成聘禮。這樣大衛鐵定要去殺死一百個非利士人,所以掃羅預估大衛死定了,沒想到大衛居然交出兩倍來。這件事又有掃羅的臣僕當見證導致掃羅還沒辦法反悔。

 

【撒上十八28「掃羅見耶和華與大衛同在,又知道女兒米甲愛大衛,」

   〔呂振中譯〕掃羅看出、並且知道永恆主和大衛同在,而且掃羅的女兒米甲也愛大衛,

   〔暫編註解〕掃羅希望以女兒米甲為餌陷害大衛;又要他的兒子約拿單殺大衛(十九1)。但米甲和約拿單都深愛大衛,全力幫助他(十九2,12)。掃羅若敬畏神,應該警覺悔悟,反而嫉妒日甚,殺機日濃(29節)。

 

【撒上十八29「就更怕大衛,常作大衛的仇敵。」

   〔呂振中譯〕於是掃羅就更加怕大衛;終日不斷地做大衛的仇敵。

   〔暫編註解〕大衛的仇敵。掃羅邪惡計畫的失敗,使他懊惱,更加深了他對大衛的仇恨。但是掃羅沒有屈服於神,而是為驕傲受傷哀悼。大衛的聲望比以往更大了。現在,掃羅被邪靈完全佔據,他黑暗的心思刻苦地尋求為他的仇敵(現在是他的女婿)設置新的網羅。

     「常」作:「全部的日子」、「有生之年」。

         ◎大衛越來越被看重,但掃羅反而越來越害怕他。 18:12,15,29

 

【撒上十八30「每逢非利士軍長出來打仗,大衛比掃羅的臣僕作事精明,因此他的名被人尊重。」

   〔呂振中譯〕非利士人的將軍常常出來打仗;每逢他們出來的時候,大衛所作的總比掃羅的臣僕所作的精明享通;因此他的名極受尊重。

   〔暫編註解〕「軍長」:「首領」、「領袖」。

         「被人尊重」:「非常被看重」。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