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二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二十二1「大衛就離開那裡,逃到亞杜蘭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的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他那裡。」

   〔呂振中譯〕大衛就離開那堙A逃到亞杜蘭山寨〔傳統:洞〕。他的弟兄和他父親全家聽見了,就都下到那堨h找他。

   〔暫編註解〕亞杜蘭洞在猶大山地,距迦特只有16公里。

         “亞杜蘭洞”。這洞位於山區西邊一個戰略城市附近,距離非利士人的邊界不遠(在迦特東南面10英里或16公里)。

         「亞杜蘭洞」:亞杜蘭在猶大西部的山區,那裡有許多不同形狀的山洞,是藏匿及防衛的理想地方(參撒下23:13-24)。這裡大概指某個洞。

         亞杜蘭洞。依照約瑟夫所說(《古代史》卷六 12. 3),是一個靠近亞杜蘭城的洞。亞杜蘭被認為是Khirbet esh- Sheikh Madhkûr,在耶路撒冷西南161/4英里(26公里)西面傾向示非拉的斜坡上。這座城鎮位於以拉穀的東端,就是大衛與那個非利士巨人相遇之處。在這些小山上會發現許多洞,其中有些很大。沙岩地形是這麼軟以至用貝殼就可以刮下來。甚至許多世紀也沒能抹去這些貝殼的記號。在這些洞中,有些被牧羊人用來看守羊群。在亞杜蘭以南幾英里的地方,據說早期的基督徒們在逼迫時期被逐出巴勒斯坦的城市時曾住在一些洞裡。一些洞有墓室的拱頂和地穴,與那些在羅馬的地下墓穴相似。當大衛渴想喝伯利琲漱咫纁氶A亞杜蘭就是他的藏身之地。他的三個勇士冒著生命的危險穿過了非利士人的防線,奇襲了靠近耶路撒冷的利乏音穀,給他們所愛的領袖帶來了井水。大衛被他們的忠誠征服,以致將水澆奠在耶和華面前(撒下23:13-17;代上11:15-19)。這件事發生在收割的時節(撒下23:13;參撒上23:1),就是那年的春季和夏初。大衛可能是在這個洞裡過冬的。

     根據詩篇第57篇的標題,大衛在亞杜蘭洞的時候寫了這首詩。既已恢復了信心和勇氣,他現在就表達他對神拯救的信心,即使他發現自己“在獅子中間,……在世人當中,他們的牙齒是槍、箭,他們的舌頭是快刀”(詩57:4)。他態度的改變原因可能是由於先知迦得在場,如某些人所提出的,他加入了大衛和他在洞中的同伴(見5節的註釋)。

     「那裡」:指的應該是前文的「迦特」。

         「亞杜蘭」洞:原文是「人的正義」,此處位於以色列的高原地帶。迦南人已經在此處建城 12:15  15:35 。位於迦特到伯利恆的半路上。

         「亞杜蘭洞」:指的應該是亞杜蘭城附近的山洞,亞杜蘭附近有很多石灰岩山洞,是以易守難攻聞名。

         1-5  大衛匿於亞杜蘭洞及米斯巴:大衛的處境會使他的父家受牽連(伯利睌鰼衛鼓漁a基比亞不遠),所以他的兄弟與父母也跟著他逃亡。當時四百個因各種環境因素受窘迫的人也來跟隨大衛。大衛不忍見父母跟自己顛沛逃亡,便將他們安置在素有姻親關係(參得4:17) 的摩押人那裡,稍後他得先知的指示返猶大去。

 

【撒上二十二2「凡受窘迫的、欠債的、心裡苦惱的,都聚集到大衛那裡,大衛就作他們的頭目,跟隨他的約有四百人。」

   〔呂振中譯〕凡受窘迫的、凡欠債的、凡心埵陪W恨的人、都集合到大衛那堙F大衛就做他們的頭目;跟從他的約有四百人。

   〔暫編註解〕大衛在亞杜蘭洞匿居了一段時期,其間收容了許多時運不濟而來投靠的人,不乏勇武之士。他的軍力逐漸增大,此處說“四百人”,後來增加到六百人(二十三13)。

         「受窘迫」:大抵受主人苛刻對待。

         「欠債的」:被無情的債主窮追討債,甚至有被賣、淪為奴隸的危險(參王下4:1)。

         跟隨大衛的烏合之眾日後增至六百人(參23:13; 30:9), 且接受訓練與大衛共同作戰。

         「受窘迫的」:「狹窄」、「逼迫」、「困難」。

         「頭目」:、「領袖」、「統帥」。

         「四百人」: 23:13 人數就已經增加到600人。

         22:2 的意思是當時有許多社會邊緣人都來大衛那裡聚集,大衛就做他們的領袖統領他們。雖然如此,大衛還是覺得他目前的處境是神的帶領 22:3

 

【撒上二十二3「大衛從那裡往摩押的米斯巴去,對摩押王說:“求你容我父母搬來,住在你們這裡,等我知道 神要為我怎樣行。”」

   〔呂振中譯〕大衛從那堜匱祟膋漲抴竣琚e即:守望地〕去,對摩押王說:『請容我父親和母親搬出來你們這堙A等我知道神要為我怎樣行。』

   〔暫編註解〕大衛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女子(得一4;四2122),藉此姻親關係,他的家人得以借住摩押地,脫離掃羅的勢力範圍。“米斯巴”意為“守望塔”,是個很普通的名字,可能為一高地,能瞭望四周土地。

         大衛帶家人橫過死海逃到摩押去,這樣掃羅便不能找到他們。路得記一章4節、四章2122記載了大衛家族與摩押地的關係。

         米斯巴。字面意義是“守望樓”。在摩押的山區到處可以見到這些“堡壘”或要塞的遺跡。它們被建造在山頂的側翼,彼此相望。守望者們駐紮在這些堡壘裡形成一個通信鏈。摩押的這個米斯巴的具體位置不知,它可能是離吉珥不遠的摩押丘陵地帶的堡壘之一。吉珥看來至少後來是摩押的京城(見王下3:25-27)。它現代的名稱是Kerak,位於Wadi Kerak斜坡上的一個城鎮,在一處高地之上,很易於防守。距吉珥約14英里(22.4公里)就是Wadi Hesā—聖經裡的撒烈溪—它構成了以東的北邊界。掃羅為王以後曾與摩押爭戰(撒上14:47)。所以任何一個被掃羅放逐的人都可以在這個國家尋得庇護。而且,大衛可能受了他曾祖母路得是摩押人這一事實的影響。

     「摩押」:可能跟大衛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人有關。 1:4  4:21-22

         「米斯巴」:字義是「守望台」,可能是摩押的首府,不過詳細的地點已經不可考。

 

【撒上二十二4「大衛領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大衛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裡多少日子。」

   〔呂振中譯〕大衛把父母安頓在〔傳統:領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儘大衛在山寨的日子,他父母都住在摩押王那堙C

   〔暫編註解〕“山寨”就是摩押地米斯巴大衛躲藏的地方(比較二十二5)。

         「山寨」:指米斯巴。

         山寨。希伯來文是mesudah,“要塞,”“據點,”來自詞根sud,意思是“打獵”。

     「山寨」:「要塞」、「堡壘」。詳細的地點已經不可考了。但可知一定不在猶大地中。

 

【撒上二十二5「先知迦得對大衛說:“你不要住在山寨,要往猶大地去。”大衛就離開那裡,進入哈列的樹林。」

   〔呂振中譯〕神言人迦得對大衛說:『你不要住在米斯巴〔傳統:山寨〕了;走吧,往猶大地去吧。』大衛就走,到哈列的森林去。

   〔暫編註解〕先知迦得參加大衛陣營。後來大祭司亞希米勒的兒子亞比亞他,也就是大祭司職位的承繼人,也逃脫掃羅之手,來到大衛那裡。王國核心人物逐漸齊備。

         迦得是大衛王朝歷史的撰述人之一(代上二十九29),幫助大衛組成聖殿樂班(代下二十九25),也是後來宣告大衛數點以色列人刑罰的先知(撒下二十四11)。他可能在撒母耳的故鄉先知學校中受過訓練。

         哈列只見此處,為猶大地森林區,在亞杜蘭附近。迦得促大衛回猶大地,勿在以色列以外的地方尋求庇護。

         “哈列的樹林”。在亞杜蘭洞以東僅數英里;大衛從摩押地返回這地。

         迦得。這是第一次提到一個人在大衛的生活中突然出現。由於掃羅不但變得與祭司敵對而且與先知敵對,其中主要是撒母耳,所以可以料想凡有真信仰的人都會與他們的王疏遠。也許是撒母耳派遣迦得親自去與大衛聯絡的。以色列將來的王會因這位有神聖默示的先知同在而大大受益。大衛在世的日子,迦得一直是他的先知(撒下24:11-19)。迦得和先知拿單是大衛傳記的編輯者(代上29:29)。因為他終身的朋友與王[大衛]在世的日子他都在,所以他來加入大衛時還是一個年輕人。雖然經上沒有說,但是可能迦得來加入大衛時是當大衛在亞杜蘭洞的時候,而且他陪同大衛去了摩押,而不是旅行到米斯巴去找他。只有通過努力拼湊聖經中關於大衛的不同段落的信息片斷才能看到有多少細節—要是我們能重新找到它們的話是很有趣的—已經在敘述神對祂兒女的天意幫助的故事中被省略了。

     神所做的為大衛提供先知的指導,祂也曾為掃羅做過。這兩個人的生活被放在對比的位置,證明了神並不偏待人。那些達不到神聖標準的人失敗了,不是因為耶和華沒有竭盡上天所能使他們的真成功成為可能,而是因為上天的計畫被固執地拒絕了。

     不要住在。大衛不當留在摩押。猶大需要他。掃羅的軍隊似乎無力反對非利士人持續的劫掠(撒上23:1,27;代上11:15),並且局勢是不穩定的。拿八的故事暗示連牧羊人都需要軍隊的保護(撒上25:15,16,21)。掃羅對大衛的仇恨是沒有理由的,因為大衛逃到了外國。過去曾那麼多次保護了他的神現在也不會丟棄他,但卻會以這樣一種方式形成事件:通過艱難與苦難使他接受將來作領導所必須的訓練。

     苦難的訓練甚至也實施在了耶穌的一生中。我們救恩的元帥“因受苦難得以完全”(來2:10)。通過回到猶大充滿爭論的環境中,大衛要使自己的行為給所有在他周圍的人帶來勇氣。神現今渴望證明祂兒女們在每一類型的環境中的忠誠。當環境變得困難時,祂不希望祂的兒女們退卻。祂願望祂的跟從者們示範基督信仰的優美,顯示其遠遠優於侍奉自我與撒但。

     哈列。有些人認為是現代的Kharâs,在希伯侖西北,山區的邊緣;但是這種說法並不確定。

     「迦得」:字義是「軍隊」,是大衛王朝歷史的撰述人之一,也為大衛組成宮廷樂團  代上 29:29

         「哈列」:字義是「樹林」,詳細的地點已經不可考。不過應該在猶大地(以色列南部)內。

         ◎此時大衛漸漸安身立命,有跟隨者,有根據地,有先知,也安排了父母與家族成員的安全。

 

【撒上二十二6「掃羅在基比亞的拉瑪,坐在垂絲柳樹下,手裡拿著槍,眾臣僕侍立在左右。掃羅聽見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在何處,」

   〔呂振中譯〕掃羅聽見大衛和跟從大衛的人被發現了;那時掃羅在基比亞、在高處的垂絲柳樹下坐着,手堮着着矛;他的眾臣僕侍立在左右。

   〔暫編註解〕“拉瑪”。更可作:高地。

         掃羅聽見大衛在何處。有些註釋者認為本章餘下的敘述是一個例證,說明希伯來文的敘事風格有時會不按照事件發生的嚴格的時間順序,為的是使一個思想達到其結論,然後才開始論述下一個。這種解釋認為多益控告祭司亞希米勒並屠殺挪伯城這段緊接在大衛起初逃跑被發現的時候,但是本章繼續講述大衛和跟從他的人,直到有必要介紹挪伯大屠殺的事,好解釋下一章亞比亞他到達基伊拉的事。這種解釋主要基於亞希米勒聲明並不知道大衛的真實情況。這種推論並不是不合理的。

     同樣合理的是:要使敘述連貫。既然這樣,說大衛和跟隨他的人被發現,意思就是他們從亞杜蘭要塞的藏身之地出現並紮營在哈列的樹林已經被人知道了;而且當王聽到這事時,他向自己的臣僕抱怨他們與逃犯結党背叛(8節)。於是司牧多益就抓住機會轉而告發亞希米勒(109,10節)。鑒於多益的身份,沒有理由猜想他在聖所看到大衛時會知道任何關於大衛到來的真實原因。因為大衛在從事掃羅給他的差事前,到聖所逗留求問沒有什麼異常之處,多益無疑會認為當時不值得報告這事。亞希米勒的回答也不能説明決定事情發生的順序,因為他關於並不知道大衛當時來訪的實情的辯解更是他合理的防衛(見14,15的註釋),不管他所謂的背叛和祭司們在掃羅面前被傳訊之間的時間間隔。因而祭司們被殺和挪伯城被屠不一定緊接在大衛訪問聖所之後。

     拉瑪的樹下。因為拉瑪和基比亞是截然不同的地點,中間隔有相當遠的距離(見撒上1:1的註釋),所以掃羅不可能既在基比亞,又坐在拉瑪城的樹下。此處被譯為拉瑪的這個希伯來詞ramah可能應該被譯為“高地”或象結16:24,25中一樣,譯為“高臺”。基比亞的高臺可能是這城的人們所喜愛的聚會處。

     「基比亞的拉瑪」:馬所拉經文中「拉瑪」似乎是跟基比亞不同的地名(位於基比亞北方),不過七十士譯本把此處譯為「基比亞的高崗」,由於高崗的希伯來文與「拉瑪」相近,所以有可能是文士抄寫錯誤導致。此處可能是「基比亞的高崗」。

         6-23  掃羅吩咐多益屠祭司城:掃羅認為祭司亞希米勒幫助大衛是與他結黨謀反,吩咐將整個祭司城的人殺死。

 

【撒上二十二7「就對左右侍立的臣僕說:“便雅憫人哪,你們要聽我的話。耶西的兒子能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嗎?能立你們各人作千夫長、百夫長嗎?」

   〔呂振中譯〕掃羅就對左右侍立的臣僕說:『便雅憫人哪,你們聽吧!耶西的兒子不但要將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各人!也要立你們各人做千夫長或百夫長呢!

   〔暫編註解〕掃羅屬便雅憫支派,大衛屬猶大支派。掃羅利用同屬一個支派的感情來取得手下對他的效忠;並效法外邦人的王,違背在神前的約,答應賜臣僕田地和葡萄園(看八1018;十25)。

         掃羅訴諸支派之間的猜忌,提醒他的便雅憫同胞,只有他會給他們賞賜,大衛卻不會。

         這番話顯示掃羅多任用同族人作他的部下。

         「便雅憫人」:掃羅是便雅憫支派的人,所以他的屬下不免大部分都是來自便雅憫支派。而大衛是猶大支派,所以掃羅用血緣觀點來拉攏自己的臣僕。

     「耶西的兒子」:不直呼其名,是對大衛輕蔑的稱呼。

         「田地和葡萄園賜給你們」:這是撒母耳在 8:11,12,14 警告王將會做的事情。

 

【撒上二十二8「你們竟都結黨害我;我的兒子與耶西的兒子結盟的時候,無人告訴我;我的兒子挑唆我的臣子謀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無人告訴我,為我憂慮。”」

   〔呂振中譯〕你們竟共謀來害我;我兒子同耶西的兒子結盟的時候、也沒有人向我披露;我兒子鼓動我的臣僕做仇敵〔傳統:埋伏〕來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你們中間也沒有人顧惜〔傳統:病〕我、而向我披露!』

   〔暫編註解〕“謀害我”。掃羅斷言大衛是一個叛黨,而不止是個逃亡的人。

         掃羅將忿恨發洩在臣僕身上,誣控他們串連大衛謀反。

         結黨害我。因為其瘋狂的嫉妒,掃羅開始自憐並責備除他自己之外的每一個人使他沒能捉住大衛。他現在採取將羞辱加在他臣僕身上的手段了,因為他們扣留了信息為的是幫助一個來自猶大的對手。所以他想,甚至他親生的兒子都變得與他敵對,並與叛逆通敵的罪行有份。從前有一次他曾威脅要處死他(撒上14:44);現在他感到百姓甚至比從前更同情約拿單了。

         「挑唆」:「使....起來」。

         「我的臣子」:原文是「僕人」的單數型態,應該是指「大衛」。

         ◎掃羅以為約拿單是主謀要害他的人,看起來他真的是完全不清楚真實的狀況就隨便安插罪名。約拿單對他還是忠心耿耿的。

 

【撒上二十二9「那時以東人多益站在掃羅的臣僕中,對他說:“我曾看見耶西的兒子到了挪伯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那裡。」

   〔呂振中譯〕那時以東人多益侍立在掃羅的臣僕們左右、應聲地說:『我曾看見耶西的兒子往挪伯去、到了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那堙C

   〔暫編註解〕多益任司牧長(牧人之首),本來不會在王宮侍候掃羅左右,然而這時適逢他在那裡。

         那時多益對他說。司牧長多益看到了報復祭司亞希米勒的機會(見撒上21:7),也是提高他在王面前地位的機會。他實際上告訴掃羅說約拿單和便雅憫人不象這個祭司的錯誤那麼多,他不僅給了大衛食物而且為他求問耶和華,還給了他武器(10節)。多益顯然沒有自願提供這一信息直到可以獲得豐富的回報和高級職位。

 

【撒上二十二10「亞希米勒為他求問耶和華,又給他食物,並給他殺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

   〔呂振中譯〕亞希米勒為他求問永恆主,將乾糧給他,並將非利士人歌利亞的刀也給了他。』

   〔暫編註解〕此處多益沒有報告這些餅是「陳設餅」,也沒有提及食物數量,但多提到了祭司為大衛求問。 22:15 可以看出祭司的確為大衛求問了。多益報告的重點是「祭司幫助大衛謀反」。

 

【撒上二十二11「王就打發人將祭司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和他父親的全家,就是住挪伯的祭司都召了來,他們就來見王。」

   〔呂振中譯〕王就打發人將祭司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和他父親全家、在挪伯的祭司們、都召了來;他們就都來見王。

   〔暫編註解〕王召來祭司全家,可見事態嚴重。

 

【撒上二十二12「掃羅說:“亞希突的兒子,要聽我的話。”他回答說:“主啊,我在這裡。”」

   〔呂振中譯〕掃羅說:『亞希突的兒子,你聽!』亞希米勒說:『主上阿,我在這堙C』

 

【撒上二十二13「掃羅對他說:“你為什麼與耶西的兒子結党害我,將食物和刀給他,又為他求問 神,使他起來謀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

   〔呂振中譯〕掃羅對他說:『你為甚麼和耶西的兒子共謀來害我,將食物和刀給他,又為他求問神,鼓動他做仇敵〔傳統:埋伏〕來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呢?』

   〔暫編註解〕「謀害」:「埋伏攻擊」。

 

【撒上二十二14「亞希米勒回答王說:“王的臣僕中有誰比大衛忠心呢?他是王的女婿,又是王的參謀,並且在王家中是尊貴的。」

   〔呂振中譯〕亞希米勒回答王說:『在王的眾臣僕中有誰像大衛那麼忠信可靠呢?他是王的女婿,又是王的衛隊長〔傳統:並且轉離去聽從你〕,在王的家中又是受尊重的。

   〔暫編註解〕看二十一2注。大衛並未將真相告訴亞希米勒。掃羅已瘋癲,用對待外族的手段“殺滅”挪伯全城,包括耶和華的祭司。

         “是王的參謀”。直譯作:轉向你的顧問或侍衛;即他能接近你的侍衛。意思是:大衛既然隨時可以接近那些保護掃羅性命的人,他又怎能被視為王的仇敵呢?

         亞希米勒忠直地為自己和大衛辯白。

         亞希米勒回答。亞希米勒並沒有否認曾幫助過大衛的控告,但是他否認了任何的不忠。根據他的回答,關於這件事發生的時間有不同的意見(見6節的註釋6)。那些認為這事緊接著大衛逃離基比亞之後發生的人,解釋亞希米勒的話意思是直到那時,他並不知道大衛已經不再是掃羅最忠心的僕人和王家所尊榮的一個人了。他不會如此無知或愚蠢到在大衛已經成了一個亡命者和逃犯幾個月之後還對掃羅說他“盡全力去做你所吩咐的,並且在王家中是尊貴的”。

     這個結論是基於我們的英譯本,它把動詞譯成了現在時態。實際上希伯來原文只有一個動詞sur,此處被譯為“盡全力去做。”“是”這個詞雖然在這節中出現了三次,但卻是補充上去的。sur這個動詞的形態既可以是現在時態也可以是過去時態,所以這個句子關於所考慮的時期很不確定。它的時態必須由上下文來補充。亞希米勒的話直譯為:“王的臣僕中誰象大衛那麼忠心呢?他是王的女婿,轉身聽[]你的吩咐,並且在王家中是尊貴的。”上下文似乎要求過去時態。在翻譯這種句子時插入必要的動詞形式必須依賴譯者最好的判斷,但這種事的性質會允許意見分歧。亞希米勒顯然意思是說他幫助的是一個他當時—不管是近來還是過去—認為是王所尊貴的一個人。

     「參謀」:「護衛」。

         「尊貴的」:「被尊重的」、「被尊敬的」。

 

【撒上二十二15「我豈是從今日才為他求問 神呢?斷不是這樣!王不要將罪歸我和我父的全家,因為這事,無論大小,僕人都不知道。”」

   〔呂振中譯〕我哪堿O今天纔開始為他求問神呢?絕對不是:王不要將罪歸僕人和僕人父親全家;因為這一切事、無論大小、僕人全不知道。』

   〔暫編註解〕我豈是今日才?。字面意義是,“今天我才開始為他求問神嗎?”比欽定本或修訂標準本更接近原文的,是欽定本修訂版和美國標準本的翻譯:“我豈是今日才開始為他求問神呢?”含意是現在他知道了大衛的狀況後,要是還為大衛尋求神聖的指導,那麼就會是幫助掃羅公認的仇敵了,但是他在得知掃羅與大衛之爭以前所做過的就與他的忠誠問題毫無關係了。亞希米勒帶著相當的尊嚴回答了掃羅的控告,因為通過說他曾為掃羅最親近的一個人、一個一直忠誠並獻身的人求問,並且他是為王的使者提供服務,他就以一種與掃羅的想法相反的方式使用了烏陵和土明。他最後的話否認他曾知道任何當時的情形。

     「罪」:「事情」。

         ◎亞希米勒大概是不知道掃羅已經非常恨大衛了,所以他只是用一般人的印象來描述大衛跟掃羅的關係。祭司這樣的說法似乎也是對掃羅的控告,因為掃羅要追殺一個忠於自己的女婿,一個受皇室成員尊重的護衛。

 

【撒上二十二16「王說:“亞希米勒啊,你和你父的全家都是該死的!”」

   〔呂振中譯〕王說:『亞希米勒阿,你是該死的,你和你父全家。』

   〔暫編註解〕「該死的」:原文是「死亡、死亡」。

         ◎無奈掃羅鐵了心要保護王位,要殺滅祭司全家。王宮中還有一個祭司亞希亞 14:3 也是亞希突的兒子,在這場屠殺中這個祭司是否也被殺,聖經並沒有記載。不過在掃羅的盛怒之下,大概也很難有倖免者。

 

【撒上二十二17「王就吩咐左右的侍衛說:“你們去殺耶和華的祭司,因為他們幫助大衛,又知道大衛逃跑,竟沒有告訴我。”掃羅的臣子卻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的祭司。」

   〔呂振中譯〕王就對侍立左右的衛兵說:『你們轉身去把永恆主的祭司殺死;因為他們也和大衛攜手;他們知道大衛逃跑,也沒有向我披露。』掃羅的臣僕卻不情願伸手把永恆主的祭司殺掉。

   〔暫編註解〕掃羅的侍衛拒絕殺祭司,因為這樣做是與神為敵。

         侍衛。希伯來文是rasim,字面意義是,“奔跑者,信使,”有時用於王室護衛,顯然這裡就是這個意思。當撒母耳警告以色列人王會取他們的兒子,並徵召他們中的一些人“奔走在他的車前”(撒上8:11)時,所指的可能就是這個職分。由於侍衛們不肯伸手殺耶和華的祭司,掃羅受到了挫傷。王要求的是一個令人震驚的行為。即使在外邦部落,現今有法術的人也被認為是神聖的,沒有人敢舉手反對他。掃羅本應該多麼更為尊敬至高者的僕人啊!

     「侍衛」:原文「奔跑者」。

 

【撒上二十二18「王吩咐多益說:“你去殺祭司吧!”以東人多益就去殺祭司,那日殺了穿細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人;」

   〔呂振中譯〕於是王對多益說:『你轉身去把祭司殺掉。』以東人多益就轉身去把祭司殺掉;那一天他殺死了八十五個人、都是帶着神諭像的。

   〔暫編註解〕“細麻布以弗得”:看二18注。

         挪伯被毀,不再是聖所。亞比亞他為大祭司以利家中僅剩的人。他帶了以弗得去到大衛那裡(二十三6)。後來成為大衛王朝的大祭司;不久,因與亞多尼雅謀叛,為所羅門革除(王上二2627)。

         以東人多益。以掃的這個後代看來象一個合掃羅心意的人—妒忌、怨恨、惡毒、不安地等候著任何可以實現其邪惡本性之意圖的淺薄藉口。既然獲得了以色列王的許可,多益就毫不猶豫地舉手攻擊神的僕人,甚至不顧亞希米勒和他的同伴們的莊嚴聖服。那天有八十五人倒在了自私的貪欲面前。掃羅保留亞甲性命時自稱的宗教熱心(撒上15:20)與他的狂暴形成了怎樣的對比啊,這狂暴使他犯下了以色列歷史中無與倫比的殘忍暴行。

     「穿」細麻布以弗得:原文是「拿」而非「穿」。

         「穿細麻布以弗得」:七十士譯本沒有「細麻布」,而作「拿以弗得」。

         「八十五人」:七十士譯本作「三百零五人」,猶太古史說是「三百八十五人」。

         撒上 15:9 掃羅似乎還不情願執行殺滅所有亞瑪力人的命令,但此處卻積極進行殺滅神祭司的工作,執行的手法就如神命令滅絕亞瑪力人一樣。 13:15-18  20:16-17

         ◎掃羅殺滅祭司的事情,應驗了 2:27-36 審判以利家的預言。

         18-19   掃羅昔日違背神命,沒有毀盡亞瑪力人的城和財物(15:8-9),如今卻將神僕人的城全然毀滅。

 

【撒上二十二19「又用刀將祭司城挪伯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和牛、羊、驢盡都殺滅。」

   〔呂振中譯〕他又將祭司城挪伯的人都用刀擊殺:無論是男人女人、是孩童或喫奶的、是牛、驢、或羊、都用刀殺死。

   〔暫編註解〕男女。無辜的人因假定的罪行受害了。挪伯的居民可能與會幕和祭司家族移到挪伯無關(見撒上21:1),然而掃羅的昏昧和魔鬼般的狂怒消滅了全城。從前,非利士人一度曾毀滅了聖城示羅。他們是以色列的仇敵,然而我們卻沒有他們消滅全部人口的任何記錄。

 

【撒上二十二20「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有一個兒子,名叫亞比亞他,逃到大衛那裡。」

   〔呂振中譯〕亞希突的兒子亞希米勒有一個兒子名叫亞比亞他溜走了,逃到大衛那堙C

   〔暫編註解〕“亞比亞他”顯然是他父親亞希米勒的助手;馬可福音二章26節談到把陳設餅給予大衛的事件(二一6)中曾提及亞比亞他。

         「亞比亞他」:日後幫助大衛求問神旨和支持他的政權(參串)。掃羅屠殺祭司全家,意味與祭司決裂,卻使大衛得到祭司的支持。

         亞比亞他。來自挪伯的有記錄的唯一倖存者。在大衛“以後”逃亡(或譯:與大衛一樣逃亡),他可能並沒有到達大衛那裡,直到大衛離開哈列的樹林去基伊拉城的時候(見撒上23:2,6的註釋)。

 

【撒上二十二21「亞比亞他將掃羅殺耶和華祭司的事告訴大衛。」

   〔呂振中譯〕亞比亞他將掃羅殺害永恆主祭司的事告訴大衛。

   〔暫編註解〕告訴大衛。字面意義是,“他使大衛知道。”顯然之前大衛還沒聽到過這消息。因此這節經文表明這一暴行是緊接在亞比亞他達到伊基拉之前發生的,而不是更早一些時候伴隨著大衛訪問挪伯發生的。

 

【撒上二十二22「大衛對亞比亞他說:“那日我見以東人多益在那裡,就知道他必告訴掃羅。你父的全家喪命,都是因我的緣故。」

   〔呂振中譯〕大衛就對亞比亞他說:『那一天多益在那堙B我就知道他一定會告訴掃羅的:哎,你父系全家族的性命都是我害死的。

   〔暫編註解〕大衛的欺騙(二一2)帶來災難的後果,他必須為此負全責。

         必「告訴」掃羅:原文是「告訴、告訴」。

         「都是因我的緣故」:「都是我的責任」。

 

【撒上二十二23「你可以住在我這裡,不要懼怕。因為尋索你命的就是尋索我的命。你在我這裡可得保全。”」

   〔呂振中譯〕你住在我這塈a;不要懼怕;因為尋索你〔原文:我〕性命的正在尋索我〔原文:你〕性命呢;在我這堙B你就可得保全。』

   〔暫編註解〕“得保全”指安全。

         你可以住在我這裡。大衛歡迎亞比亞他到他的團體必是多麼喜樂啊。見到烏陵與土明(撒上23:6)並且得知儘管挪伯被毀壞,但神的手保護了以弗得和守護著它的祭司必是多麼大的一個鼓勵啊。然而當大衛獲悉這一慘案的可怕事實時,他充滿了懊悔,因為他認識到自己對大祭司的死和那些與大祭司一同被毀滅之人的死是有責任的。他現在願望他當時不屈從於表裡不一就好了。如果那一年能重新來過,他就會高興地不同以往地做事了。但是過去已無法撤銷。他現在受到的良心責備是可怕的,但是除了“努力面前的”(腓3:13)之外,已沒有什麼可做的了。

     在聽到多益的行為之後,大衛寫了詩篇第52篇(見標題)。他對人會高抬自己在傲慢自大中敵對神的計畫而不是倚靠耶和華永遠的慈愛感到驚奇。多益用快利如剃頭刀一般的舌頭播下的欺騙和災難到了這樣一種程度,以致使他成了欺詐與邪惡的真實化身。但是他自食其果的日子正在來到。

     「保全」:「守衛」、「保存」、「看守」。

         ◎大衛自認祭司遭遇的不幸是他的責任,所以他應該負責保護倖存的亞比亞他。這次的事件導致整個祭司體制離開了掃羅跟隨大衛。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