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十四章暫編註解

 

逐節詳解

 

【撒上二十四1「掃羅追趕非利士人回來,有人告訴他說:“大衛在隱基底的曠野。”」

   〔呂振中譯〕掃羅追趕非利士人回來,有人告訴他說:『看哪,大衛在隱基底的曠野呢。』

   〔暫編註解〕隱基底的曠野。在通用的希伯來原文中,本章應該從前一章的29節開始。隱基底是死海岸邊一個美麗的綠洲,在Wadi el-Kelb旱谷穀口—一個陡峭、蜿蜒的峽谷,後面是約8英里(12.8公里)的隱基底白石灰石曠野,高於海平面約1,200英尺(368米)。在那麼短的距離中,這個旱谷的河床下降了約2,500英尺(762米)到了死海的水平面,低於海平面1,305英尺(398米)。這個曠野的陡峭的絕壁約有2,000英尺(610米)高,有11/2英里(2.4米)陷入海裡,所以它們形成了城西一個難對付的絕壁。上到旱谷一處絕壁的幾百英尺高處,有美麗的隱基底溫泉從一塊大圓石下面湧出來,據報告說溫度是83° F。旱谷的側面有許多洞,既有天然的,也有人工的。這個地方現代以`Ain Jidi聞名。

 

【撒上二十四2「掃羅就從以色列人中挑選三千精兵,率領他們往野羊的磐石去,尋索大衛和跟隨他的人。」

   〔呂振中譯〕掃羅就從以色列眾人中選取了三千精兵,到野山羊岩石東面去尋索大衛和跟隨的人。

   〔暫編註解〕“野羊的磐石”不是專有地名。從名字可知其地多產野山羊。

         野羊的磐石。綠洲西部的曠野部分被侵蝕的那麼厲害以致幾乎通行無望。但是從猶大的迦密有一條路穿過瑪雲曠野和隱基底,下去通過Wadi el-Kelb到這個綠洲。掃羅決心搜尋大衛時可能走的就是這條路。

     「三千精兵」:大衛僅有六百個烏合之眾,是掃羅軍隊的五分之一。

         「野羊的磐石」:原文是「野山羊的岩石」,並非是專有地名,表示當地真的是盛產野山羊。

 

【撒上二十四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裡有洞,掃羅進去大解。大衛和跟隨他的人正藏在洞裡的深處。」

   〔呂振中譯〕他來到了路旁的羊壘圈,在那埵陪茯},掃羅進去大解。大衛和跟隨的人正住〔或譯:坐〕在洞的儘媕Y。

   〔暫編註解〕“大解”。直譯作:蓋他的腳,是大小便的委婉說法。

         羊圈。在巴勒斯坦遍地,牧人們都使用天然的洞穴作為羊圈,保護羊免受壞天氣的損害。通常這種洞穴都建有石頭或荊棘的圍欄,稱作“圈”,在好天氣時保護羊群免受人或野獸的傷害。

     覆蓋他的腳[大解]大便的一種委婉說法(見士3:24,旁注)。從外面進來,掃羅什麼也看不見,但是在洞裡的人卻能看清楚,因為他們的眼睛已經習慣了黑暗。

     「羊圈」:當地的羊圈是用石塊堆起,用以保護羊群的矮圍牆。

         「大解」:原文是「遮蓋」, 特別是「以長袍遮蓋」, 這也是「排便」的委婉說法。

         「藏在」:「停留」、「坐著」。

         「深處」:「末端」、「盡頭」。

 

【撒上二十四4「跟隨的人對大衛說:“耶和華曾應許你說:‘我要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裡,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時候到了。”大衛就起來,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襟。」

   〔呂振中譯〕跟隨大衛的對大衛說:『永恆主曾對你過說:「看吧,我必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堙F你可以任意處置他」;看哪,今天就是那日子了。』大衛就起來,輕悄悄地割下掃羅外袍的衣邊。

   〔暫編註解〕掃羅進洞大解,可能將外袍脫下放在一旁,才可讓大衛割下衣襟而不為他所知。割衣襟一舉表示掃羅性命已在大衛手中,但未加害。

         跟隨大衛的人所說的“耶和華的應許”或為見到已有殺掃羅的機會,有若天賜,遂作此語。大衛既已受膏為王,應可以摧毀一切反對他的力量。大衛有好幾次這樣的機會,都放棄未用,因掃羅乃受膏王,應循神旨定奪,決不可只問目的不擇手段。要達高尚目的,應循高尚途徑,不可用暴力、暗殺等手段來取得王位。照神的方法來實現神的旨意,才能得到神的祝福。

         “外袍”。掃羅顯然在進入洞穴之前先把外袍脫下,放在一旁,所以大衛可以割下一塊而未被察覺。

         掃羅外袍的衣襟。字面意義是“掃羅外衣的翅膀。這種外袍可能是沒有袖子的寬大外衣,長達腳踝,是婦女穿的,高階層的男人如君王和祭司等等也穿。無疑,跟從大衛的人既從王的裝束也從他個人的外貌認出了他。雖然沒有記錄說有神聖的應許要將大衛的仇敵交在他手裡,但是跟隨大衛的人所說的話可能確實是真實的。這個機會可能是作為對大衛的一個試驗來到的,好使他能展現他已經發展了的品格。要是大衛在這個當口殺了掃羅,那麼至少在一個方面顯明他並不比掃羅好,掃羅就是那種在環境逆轉時會樂意殺死大衛的人。

     撒但挑戰了約伯的美德,辯論說如果某些福分撤銷了並且給他加上某些約束,約伯就會咒詛神。為了對付這種控告,神就允許撒但去折磨約伯,好證明那仇敵所說話語的虛偽,也證明祂僕人的正直。象約伯一樣,大衛也經受了考驗。大衛與神是這麼近,以致仇敵都交在他手裡了,他不但拒絕親自傷害他,而且還制止跟隨他的人以他的名義製造任何不幸。

     24:4 中神的應許何時,以及用何種形式發出聖經並沒有記載。不過顯然大家都看得出來掃羅孤身進入大衛躲藏的洞穴排便,並非偶然,而是神的刻意安排。

         「外袍的衣襟」:「外袍的衣角」、「外袍的邊緣」。掃羅排便時可能把王袍脫在旁邊,大衛才有機可乘。

 

【撒上二十四5「隨後大衛心中自責,因為割下掃羅的衣襟;」

   〔呂振中譯〕隨後大衛心中自己責備自己割下掃羅的衣邊;

   〔暫編註解〕王服代表王,割了衣襟有失對神的受膏者的尊敬。大衛心中不安,因而自責。

         大衛良心受責,因為使掃羅的衣服受損,就等於使掃羅受損,而大衛知道向耶和華所膏立的王動手是不對的(二四6,10)。

         大衛雖然只是割下掃羅的衣襟,但仍感到好像傷害了他,為此自責。

         大衛心中自責。即,他的良心控告他。古時用“心”這個詞來形容理智的寶座(箴15:2816:9,2323:7,12;太12:34;路6:45)。“良心”這個詞並沒有出現在舊約裡。新約的這個詞來自動詞“知道”,所以強調的是一種理智的才能而不是感情的能力。人們說自己是受良心控制的而實際上他們常常是受感情控制的。良心只有在受到來自上面的光照時才是可靠的指導。掃羅的良心是昏暗的,已經被嫉妒與羡慕的烙鐵烙平了(見提前4:2)。大衛的良心一直在神聖的訓練之下,並且象保羅的良心一樣,在很大程度上是無虧的(徒24:16)。在蒙賜予屬靈洞察力的聖膏之後,他已經證明自己是真正的領導者。他並不倚靠他那個時代的風俗和傳統,而是擁有一種依靠神聖力量內在地進行糾正的知識。

     「心中自責」:原文是「擊打心」、「打擊心」。

         ◎「心中自責」:我們可能會不知道大衛為何心中自責,不過很多跡象都顯出「王袍」象徵「王位」 15:27  18:4 因此大衛這個舉動似乎暗示自己將王位割離掃羅,所以他心中自責。

 

【撒上二十四6「對跟隨他的人說:“我的主乃是耶和華的受膏者,我在耶和華面前萬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呂振中譯〕就對跟隨的人說:『我既是永恆主所膏立的,我絕對不對我主上、不對永恆主所膏主的行這事,來伸手攻擊他。』

   〔暫編註解〕

 

【撒上二十四7「大衛用這話攔住跟隨他的人,不容他們起來害掃羅。掃羅起來,從洞裡出去行路。」

   〔呂振中譯〕「說了這話,大衛纔勸阻跟隨的人,不讓他們起來害掃羅。掃羅起來,出了洞,走他的路去了。

   〔暫編註解〕攔住跟隨他的人。可能跟隨他的人就象後來門徒一樣,正在期盼著大衛的國度建立時他們所能擁有的尊貴職位。他們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已經對這種缺少經費而且日夜警醒守望與潛逃的生活感到不滿了。既然掃羅已經在他們手裡了,他們就得意地認為事業已經勝利了,並且急於結束自己長久的守夜警戒。大衛通過為損壞王的衣服這麼小的失禮道歉來糾正了他們。他可能通知他們,就象他後來告訴王的一樣,達到真正成功的唯一辦法就是等候神的時間。

     亞伯拉罕等候了神的建議,就能拯救陷入自己的智慧裡的羅得。摩西拒絕了埃及的尊榮,然而在40年的考驗之後,卻成了至高者的先知。人們還有什麼不能進入生活的實驗室,使自己做基督的學徒,做神之工呢?

     「攔住」:原文是「劈開」,可能表示「強力制止」。

         ◎其實我們很容易想像為什麼大衛需要「強力制止」才有辦法阻止他的部下殺掃羅。先不談這些人之前跟掃羅王朝有什麼過節,現在弄得他們東躲西藏的,不就是掃羅的追殺?現在看起來又是神給的大好機會,怎麼能夠違背神的心意,放過宿敵?而且如果主子堅持不殺掃羅,那王位如何到手?命運如何改變?

         ◎我想大衛應該也想過屬下的心情,不過他還是堅持尊重神的受膏者。當然,也就是堅持尊重神。這種犧牲自己權益,尊重神的信心,真是令人敬佩。而掃羅跟本不知道他不一定在乎的「受膏者」身份,保護了他的生命。

 

【撒上二十四8「隨後大衛也起來,從洞裡出去,呼叫掃羅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觀看,大衛就屈身臉伏於地下拜。」

   〔呂振中譯〕隨後大衛也起來,從洞堨X來,在掃羅後面喊着說:『我主我王!』掃羅回頭一望,大衛就俯伏,面伏於地而下拜。

   〔暫編註解〕雖然掃羅是大衛的仇敵,但大衛仍尊崇他為以色列的王(比較彼前二13,17)。

     屈身臉伏於地。大衛敏銳的屬靈理解力和對正義的深愛阻止他憎恨掃羅,向別人批評他,一有機會就攻擊他。大衛對所受到的待遇並不需要感到一種所謂公義的憤怒。就掃羅對他的態度來說,他可以將之留給神,就是妥善處理萬事的那一位。在他的心靈中有一種神同在的平靜,並且他心中有對王的憐憫。要是掃羅把他的自私釘死在十字架上並在神面前謙卑己心,沒有誰會比大衛更高興了。在他真誠的靈魂中,大衛多半渴望掃羅也享有他所享有的與神是夥伴關係的經驗。所以,他的順從並不是一種形式。他是帶著一顆對王位的完全尊敬和對處於王位之人的渴望屈身的。

     基督曾接受猶大作為十二使徒之一。祂曾差遣他去從事仁慈與代禱的使命。祂曾眼見他逐漸地改變成對祂的整體計畫好批評的、固執己見的、自我本位的反對者。然而基督愛他,並且樂願使他成為祂教會的領袖之一。最後,祂帶著祂心中全部的渴望在猶大面前屈身,在洗他的腳時,無言地懇求他將他的心交給那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侍而是要服侍人的一位。保羅站在亞基帕面前,為他新的生活方式作了辯護。他還有許多天意眷顧的證據是他本人可以緊緊倚靠的。統治者們曾給他許多不公正的待遇。但他想的不是這些。他的心充滿了對那位王的渴望,亞基帕王最後驚呼:“你這樣勸我,幾乎叫我做基督徒了”(徒26:28)。

 

【撒上二十四9「大衛對掃羅說:“你為何聽信人的讒言,說大衛想要害你呢?」

   〔呂振中譯〕大衛對掃羅說:『你為甚麼聽信人的話說:你看,大衛想法子要害你呢

   〔暫編註解〕大衛將掃羅的惡行歸咎於他的謀士。

         人的讒言。請注意大衛對王講話是多麼的和善溫柔。沒有因王的所有行為責備掃羅,大衛反而回顧虛言謬語的影響,那些說讒言的人滴下自私自利的惡意。催促王並利用王滿足他們自己的利益。掃羅受這種讒言的影響可以從撒上22:7推斷出來。象掃羅一樣,許多領導人身邊都有一群人因為餅和魚才和他在一起。他們職位的安全性依賴於他們能給當權領導的贊助。如果中央政府改變了,他們的支持就沒有了。掃羅的追隨者們已經消除了神在保護大衛的日益增多的證據。他們毫不注意約拿單對“耶西的兒子”的評價。雖然許多人都相信掃羅的行為是錯誤的,但是出於個人原因,他們還是支持掃羅並給大衛的名抹黑(見詩55:3;詩56:5,6;詩57:4;等等)。大衛屬於另一個支派的事實可能也與四散的誹謗有點關係。

     「人的讒言」:「人的話」,大衛應該知道掃羅為何追殺他,不過他這樣說是要給掃羅台階下。

         「得罪你」:「對你犯罪」。

 

【撒上二十四10「今日你親眼看見在洞中耶和華將你交在我手裡,有人叫我殺你,我卻愛惜你,說:‘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為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

   〔呂振中譯〕看哪,今天你親眼看到永恆主今天怎樣在洞中將你交在我手堙F但我不肯殺害你〔或譯:有人叫我殺害你〕;我卻憐惜你〔傳統:你憐惜你〕,說:我不伸手害我主上,因為他是永恆主膏立的。”」

   〔暫編註解〕殺你。膚淺的聖經讀者,認為在某些舊約段落的以眼還眼的原理,和新約著作中先進的愛的原理之間有如此的對比。但是此時此刻,在新約時代許多世紀之前,大衛的行為就例證了基督在八福中所教導的同樣的精神(太5:11)。跟隨大衛的人樂意愛他們的朋友,但對他們的敵人仍懷有恨意。在這種態度中,大衛顯示了對他最惡劣的仇敵的尊敬(見太5:43-48)。

 

【撒上二十四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沒有殺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沒有惡意叛逆你。你雖然獵取我的命,我卻沒有得罪你。」

   〔呂振中譯〕我父請看,看你外袍的衣邊居然在我手中呢;我既把你外袍的衣邊割下來,又沒有殺害你,那你總可以知道、總可以看清楚、我手中並沒有謀害或背叛了罷。我沒有得罪了你,你竟獵取我的性命要了結它。

   〔暫編註解〕看你外袍的衣襟。掃羅可能沒怎麼注意大衛所說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的話,但是當他看到他外袍的衣襟舉在他眼前,並認識到他曾離死多麼近時,他就在大衛無辜的實物證據面前戰兢了。這是靈力對體力的誇勝。

     「獵取」:「埋伏等待要拿」。

 

【撒上二十四12「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判斷是非,在你身上為我伸冤,我卻不親手加害於你。」

   〔呂振中譯〕願永恆主在你我之間判斷是非;願永恆主從你身上為我伸冤;我手卻不加害於你。

   〔暫編註解〕願耶和華判斷。王只在物質成就方面有話說,而當大衛把全部問題都指向曾膏了掃羅的那一位時,王就知道他不得不服罪了。掃羅的回應是自願的,就象猶大歸還他曾那麼垂涎的賄賂一樣(太27:3-5)。在審判日也必如此。當基督無罪而永恆的犧牲在所有世代的眾生面前顯明時,眾膝都必跪拜,眾口都必稱讚祂品格的完美(腓2:10,11)。

     「判斷是非」:「審判」。

         「伸冤」:「報仇」、「報復」。

 

【撒上二十四13「古人有句俗語說:‘惡事出於惡人。’我卻不親手加害於你。」

   〔呂振中譯〕正如古人的俗語說:惡事出於惡人;我手卻不加害於你。

   〔暫編註解〕古人有句俗語。大衛並沒有加上相反的話:“善事出於義人,”但是掃羅能並且可能確實得出了他自己的結論。要是大衛圖謀傷害掃羅的話,他就不會喪失不久前他所享有的那麼好的一個機會。人的行為自然反映他的感情,所以從一個確實邪惡的心裡就會發出邪惡的行為。在提供這個額外的證據證明他的無辜時,大衛力勸王認識到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對神負責。他在向他保證,不管他墮落的多麼深,神也能夠並且樂於改變他邪惡的本性。所需要的只是掃羅的選擇與合作。

     「俗語」:「箴言」、「格言」。

         24:13 的意思是大衛剛剛既然沒有加害掃羅,就表示他沒有行惡事,所以不是惡人。

 

【撒上二十四14「以色列王出來要尋找誰呢?追趕誰呢?不過追趕一條死狗,一個虼蚤就是了。」

   〔呂振中譯〕以色列王出來要追捕誰呢?你要追趕誰呢?不過一條死狗、一隻虼蚤罷了。

   〔暫編註解〕大衛形容自己為一個對掃羅王完全無害的人。

         本節的意思是:掃羅所追殺的人其實是卑微、不重要的,怎值得他耗費氣力呢?

         追趕一個虼蚤。字面意義是,“追趕一隻虼蚤。”這句話表現了大衛驚人的謙卑。請比較推羅的婦人要求基督幫助她女兒時的態度(可7:24-30)。

     「死狗」:在亞喀得文學中,自比為「死狗」或「流浪狗」相當普遍。亞馬拿書函和拉吉書函中,也有以狗比擬自己的用法。

         「虼蚤」:「跳蚤」。

 

【撒上二十四15「願耶和華在你我中間施行審判,斷定是非,並且鑒察,為我伸冤,救我脫離你的手。”」

   〔呂振中譯〕願永恆主申張正義、在你我之間判斷是非,並且鑒察,為我的案件而伸訴,維護正義而救我脫離你的手。』

   〔暫編註解〕◎其實由 24:12,15 中看起來大衛並非不恨掃羅,但是他還是放過掃羅,這就更顯出大衛對神的尊重。我們會因為神的緣故,放過我們極端厭惡的人嗎?

 

【撒上二十四16「大衛向掃羅說完這話,掃羅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嗎?”就放聲大哭,」

   〔呂振中譯〕大衛向掃羅說完了這些話,掃羅就說:『我兒大衛,這是你的聲音麼?』掃羅放聲而哭;

 

【撒上二十四17「對大衛說:“你比我公義,因為你以善待我,我卻以惡待你。」

   〔呂振中譯〕對大衛說:『你比我正義;你以善報我,我卻以惡報你。

   〔暫編註解〕掃羅顯然為自己對待大衛的方法感到真正的愧疚,但他的悔意只是暫時的(二六1,2)。

         「你比我公義」:掃羅並非表示大衛的道德在他之上,而是指在神的審判下(12, 15), 大衛以德報怨的做法必被裁定為有理、無罪,而他惡待大衛則屬無理、有罪。

         你比我公義。請比較大衛對掃羅既作為他的岳父又作為國王的尊敬,以及他對掃羅作為耶和華的受膏者的尊敬,與掃羅依靠把米甲給大衛好殺死大衛的衝動的自私自利,使他變成魔鬼式的嫉恨,以及他要流曾寬恕他性命之人的血的無饜熱望。從掃羅不情願的口裡被迫承認了真理,因為大衛寬宏大量的溫暖融化了冰冷的仇恨。

 

【撒上二十四18「你今日顯明是以善待我,因為耶和華將我交在你手裡,你卻沒有殺我。」

   〔呂振中譯〕你今天明白地宣示你怎樣以善待我:因為永恆主將我送交你手堙A你卻沒有殺害我。

 

【撒上二十四19「人若遇見仇敵,豈肯放他平安無事地去呢?願耶和華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報你。」

   〔呂振中譯〕人若遇見仇敵,哪肯送他好好上路呢?願永恆主因你今天向我所行的以福報你。

   〔暫編註解〕願耶和華以善報你。與掃羅憤慨地丟在他自己支派的人頭上的批評相比(因為他沒能得到他們關於大衛行蹤的報告),這些話在語調上有何等明顯的改變呀(撒上22:8)!那時王是嚴厲刺耳的,但是現在他的聲音顯然是柔和的。他的情緒是如此強烈以致他放聲大哭了。他幾乎不能相信在這麼小的餘地還能存活。曾經是那麼自誇,現在是這麼謙卑了!在至高者的審判席前,惡人也要如此。

     「人若遇見仇敵」:前面有「因為」,和合本沒有翻譯出來。所以「人若遇見仇敵,豈肯放他平安無事地去呢」應該是當時的一句格言。掃羅以格言回應大衛的格言。

 

【撒上二十四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國必堅立在你手裡。」

   〔呂振中譯〕看吧,如今我準知道你一定作王;以色列國度必在你手堸磳葥_來。

   〔暫編註解〕既有撒母耳的預言在先(十五28),又有接著發生的事在後,掃羅為眼前以善報惡的公義氣慨所感,明白大衛作王勢在必行,人不能阻擋;因此要求大衛起誓為他留名。(比較二十15)。

 

【撒上二十四21「現在你要指著耶和華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後裔,在我父家不滅沒我的名。”」

   〔呂振中譯〕如今你要指着永恆主向我起誓:不剪滅我以後的苗裔,不從我父系家屬消滅我的名。』

   〔暫編註解〕「後裔」:「種子」、「子孫」、「後代」。

         「滅沒」:「根絕」、「毀滅」。

         ◎這個場景很奇怪,現任國王要求一個逃犯取得王位後不要殺盡他的後代,又承認逃犯比他公義。這一切似乎都是因為掃羅不接受王位已經被轉移給大衛這個神已經命定的事情。「利益」會讓我們不顧神的心意嗎?

 

【撒上二十四22「於是大衛向掃羅起誓,掃羅就回家去。大衛和跟隨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呂振中譯〕於是大衛向掃羅起誓。掃羅回家去;大衛和跟隨的人也上山寨去了。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