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导论拾穗

 

撒母耳记上提要

 

壹 概略

一 撒母耳记上、下两书,在希伯来文圣经中原是一卷,并不分成上、下。

二 本书大部分(一∼二四)是撒母耳所写的,以后的部分是先知拿单和迦得所写的。(代上二九29。)

三 因撒母耳是本书部分的著者,又是主要人物,故名‘撒母耳记。’

 

贰 性质

一 本书所记载的历史是从以利起一直到扫罗战死止,所包括的时间约有一百十五年,自主前一一七一年起,至主前一○五六年止。

二 本书在历史书中是最能引人发生兴趣的一卷,因为它不只是一卷历史书,并且也是一卷动人的传记,里面有撒母耳的童年、大卫战胜歌利亚、大卫与约拿单…许多生动的事迹。

 

参 属灵名词

本书中有许多重要的属灵名词,例如:

一 ‘万军之耶和华’(一3)-在全部圣经中,‘万军之耶和华’约用过二百八十一次,这里是第一次。它表明神是大能者,是天上众军之主。这名称对于神的子民在遭患难、受逼迫时,是何等的安慰和帮助。

二 本书中有一位妇女第一次用‘弥赛亚’(二10,原文)这名称。‘弥赛亚’的意思就是受膏者,也就是新约中的‘基督。’她在祷告中预言到我们的主。

三 ‘以迦博’(四21)也是一个重要的名词。它实在是今天教会的警钟,极可能工作兴旺,人数众多,外壳美丽,可是‘以迦博’-神的荣耀离去了。

四 ‘以便以谢’(七12)的意思是‘到如今耶和华都帮助我们。’当神的儿女数算祂的恩典的时候,对这名字都会发生共鸣。

五 先知原称‘先见。’(九9。)这名字的含意就是,一个先知不仅有豫先知道事情的恩赐,他自己必须是先认识神,并有先看见异象的经历。

 

肆 几处可注意之点

一 撒母耳是神所立的先知。(三1921。)在过去,祭司是居于重要地位,百姓要事奉神、亲近神,非得经过祭司不可。自从神立撒母耳为先知,以及祭司以利死去以后,祭司不再占有重要地位,先知起而代之。百姓或是君王,要知道神的心意,就得经过先知。(在新约时代中,祭司和先知的特殊地位都已经过去了,因为:至圣所的幔子已经从上到下裂为两半,我们有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就不再需要通过祭司而可以直接亲近神了;同时恩膏的教训也在我们里面,我们就不再需要通过先知而可以直接明白神的心意了。)

二 初读圣经者对于四章十一节神的约柜被掳的事未免纳闷。神岂能让祂的约柜落到外邦人之手?岂知神藉这件事正是要彰显两件事:

()祂的审判-祂不能忍容何弗尼、非尼哈两个作恶的祭司利用祂的约柜当作拒敌的工具。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看出迷信形式(信赖表记而不信赖表记的实底)是何等的危险。

()祂是惟一的真神(五)-约柜虽落在外邦人之手,可是咒诅立刻临到他们。

三 ‘撒母耳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十五2223。)对于基督徒,尤其是神的仆人们,这是何等严重的教训。扫罗是神所选、所膏、所用的人,在战场上他也颇有功绩,他留下亚玛力人的上好的牛羊和美物,是为着依从民意,也是为着献祭;可是因为他没有完全顺服神的命令,(十五39,)所以神厌弃他,另找合乎祂心意的人。原来神对于所有未曾得救的人的要求是相信,过于一切的要求;神对于所有得救的人的要求是顺服,过于一切的要求。我们在神面前断不能以献祭、事奉、工作、好心来代替顺服。

四 ‘耶和华却对撒母耳说,…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十六7。)这对于我们也是一个重要的教训。神不看外貌-外面多大、多好、多美;祂却看内心-里面实际的情形。神知道我们各人的内心,还有我们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内心。可是许多时候,我们偏会越过了自己里面属灵的实际,却以外面的工作和成绩来向人、向己、甚至向神夸示。

五 本书还包含其他属灵的教训,例如:

()多妻制所产生的痛苦。(一6。)

()不管教儿子的结果。(二12172225,四1718。)奇怪的事就是撒母耳也会重蹈以利的覆辙。(八23。)真愿意神怜悯祂的仆人们,能够注意到自己的下一辈。

()本书也说明关于圣灵的工作-使人变为新人;(十6;)赐人新心;(十9;)使人有神的性情,对罪发出义怒;(十一6;)使人勇敢,能说合宜的话;(十六1318;)保守人脱离恶者。(十六14。)

六 本书也有几处难解之点,例如:

()十六章十八至二十三节,大卫在扫罗面前弹琴,可是到了十七章大卫杀了歌利亚后,扫罗似乎不认识大卫,还问少年人是谁的儿子。如果我们把这故事多读几遍,我们看见可能的答复是这样:

甲,扫罗时常被恶灵所附,神经和记忆并不正常。

乙,大卫是耶西的第八个儿子,也是最小的儿子。他在扫罗面前弹琴时还不过是童子。大卫弹琴后,仍回父家放羊。(十七1215。)后来他杀歌利亚时,已是少年人,面貌已经改变了。

丙,扫罗的问题是:‘少年人…是谁的儿子?’(并非指不认识大卫。)所以大卫的答复是:‘我是你仆人伯利琱H耶西的儿子。’(十七58。)

()二十八章三至二十五节,那交鬼的妇人所看见的是不是撒母耳?按我们所领受的一点是这样:那上来的是真的撒母耳,因为默示圣经的圣灵承认他是撒母耳,他所说的也是撒母耳的话,站在神一边责备扫罗。本来巫妇所招来的魂,都是邪灵假冒,并非真的本人,而且所有的指示都是叫人作违背神和拜鬼的事。只是这次撒母耳是神特许他上来的,为要警告扫罗。所以当那巫妇看见上来的是真撒母耳,就极其惧怕,大声呼叫。(二八1214。)

 

伍 信息

本书主要的信息正和书名‘撒母耳’的意义相合,就是祷告。(‘撒母耳’的意义是神听祷告。)所以本书中充满了关乎祷告的故事:哈拿祷告,蒙神应允。(一128。)撒母耳祷告,使以色列百姓得胜。(七510。)他又因以色列人要求一个王治理他们,就恳切求告神。(八56。)他看不为神的百姓祷告是罪。(十二23。)诗人和先知都承认他是祷告的人。(诗九九6,耶十五1。)

 

陆 钥字和钥节

一 钥字:‘祷告。’(撒上七5。)

二 钥节:

()‘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十二23。)

()‘…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十六7。)

()‘…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十五2223。)

 

柒 分析

本书可按照书中三个重要人物分成三大段:关于撒母耳、关于扫罗、关于大卫。

 

1 关于撒母耳(一至七章)

一 撒母耳的母亲哈拿的祷告与得蒙应允。(一。)

二 哈拿包含预言的祷告。(二111。)

三 以利两个劣子-撒母耳处在他们作恶的地方得蒙保守。(二1226。)

四 无名神人对以利(撒母耳的带领者)严重的警告。(二2736。)

五 神越过以利,亲自向撒母耳启示,并教导他。(三。)

六 神向撒母耳的启示应验-以利和他两个儿子受咒诅,并且约柜亦因他们的缘故被掳。(四。)

七 约柜成了非利士人的咒诅。(五。)

八 约柜的归回。(六1∼七1。)

九 撒母耳祷告神,使以色列人得胜。(七217。)

 

2 关于扫罗(八至十五章)

一 以色列人要求有一个王,撒母耳祷告神。(八。)

二 扫罗被选为王。(九。)

三 扫罗被膏为主。(十。)

四 扫罗第一次的大得胜。(十一。)

五 撒母耳对百姓最后一次公开的讲话。(十二。)

六 扫罗初次的跌倒-不顺服,擅自献祭。(十三114。)

七 扫罗第二次的大得胜。(十三15∼十四52。)

八 扫罗第二次的跌倒-不顺服,擅自留下当毁灭的人和物。(十五。)

 

3 关于大卫(十六至三十一章)

一 大卫被选、被膏。(十六113。)

二 大卫作扫罗的琴师和拿兵器的人。(十六1423。)

三 大卫战胜歌利亚。(十七。)

四 大卫与约拿单结盟。(十八15。)

五 扫罗因嫉妒,企图谋杀大卫。(十八6∼二十42。)

六 大卫的逃亡与漂泊。(二一∼三十。)

七 撒母耳的死。(二五1。)

八 扫罗与约拿单的死。(三一。)扫罗阵亡的经过:()中箭重伤;(三一3;)()恐受敌辱,要求拿兵器的人将自己刺死;(三一4;)()但遭拒绝,不得已,伏刀自杀,拿兵器的人也伏刀自杀;(三一45;)()扫罗并未气绝,‘生命尚存,’所以伏在枪上,后来被一个亚玛力少年人来杀死他。(撒下一610。)

—— 倪柝声《圣经提要》

 

撒母耳记上——创造时代的器皿    

 

纲要

引言

从士师到君王

撒母耳一生的第一个阶段

(一)为着转换而豫备器皿

(二)一个拿细耳人

(三)殷勤

(四)一个能听的耳

(五)创造时代的器皿

(六)产难的祷告

(七)众拿细耳人

(八)忠心

(九)团体的器皿

撒母耳一生的第二个阶段

(一)神的荣耀离开了

(二)为以色列人求拯救

(三)求立一个王

(四)撒母耳的忠心

(五)主的一个仆人

撒母耳一生的第三个阶段

(一)膏扫罗

(二)扫罗被神所弃绝

(三)一个合神心意的人

 

读经: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撒上三:1

 

「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拯救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撒上三:1921

 

「基列耶琳人就下来,将耶和华的约柜接上去,放在山上亚比拿达的家中。分派他儿子以利亚撒看守耶和华的约柜。约柜在基列耶琳许久;过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倾向耶和华。撒母耳对以色列全家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的事奉他;他必救你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人就除掉诸巴力和亚斯他录,单单的事奉耶和华。撒母耳说,要使以色列众人聚集在米斯巴,我好为你们祷告耶和华。他们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浇在耶和华面前,当日禁食说,我们得罪了耶和华;于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审判以色列人。」(撒上七:16

 

「撒母耳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我已年老发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有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今日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撒上十二:15

 

「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在这日打雷降雨,众人便甚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神,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事奉他。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耶和华即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的尽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撒上十二:1825

 

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真是何等的感谢赞美你!因为我们从前是罪人,是悖逆的,除了死之外毫无所值;然而借着你的爱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因着他的血流出、他的身体裂开,我们能来到你面前,在爱子里蒙悦纳。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注视你——这荣耀的主——敞着脸来注视你。所以父啊!我们真为着你赐给我们的这个特权来感谢你!当我们在你的同在中,我们实在祈求,你的话能向我们的心开启。主阿!向我们说话!拯救我们,好使我们全然归你!愿荣耀归给你!奉我们主耶稣的名。阿们!

 

引言

 

撒母耳记上是一卷时代转换过渡的书,因为在其中我们发现以色列国的历史,从士师秉政转变成君王掌权。以色列人在士师秉政之下生活了相当的时日,而那是一个非常不能令人满意的光景。以色列人一再的背叛神。因着他们的背叛,神就容许仇敌来压制他们。当他们受压制的时候,就向主呼求,而神在他极大的怜悯中,兴吉士师或是拯救者来,把他们从仇敌之下拯救出来。可是当士师死后,以色列人又回到罪中。而这一切事情是一而再循环。在那些日子中,以色列人没有王,人人都行自己眼中看为对的事。当时以色列人的这一切行径,显明了一件事;他们拒绝神作他们的王。

 

但是在这卷书中,你发现神把他们犯罪的事件改变成美好的事。那就是说,他们要求一个王,这是一件恶事,因为他们拒绝神作他们的主。他们要一个王像列国一样。他们不要神作他们的主。但是感谢神!他用他们犯罪的事件,而兴起了一个王权,乃是照着他的目的。神赐给他们一个合他心意的王。最后,借着那个王,神能带进那一位君王,就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们的主耶稣基督。

 

在古抄本中,撒母耳记上下是同一卷书,总称为“撒母耳”,因为撒母耳是整卷书的中心人物。他不仅是最后一位士师,他也是神所兴起的先知;而借着他,神带进了君王和国度。然而,若是我们读撒母耳记上,实际上会找到三个领袖人物:撒母耳、扫罗和大卫。所以,若从这一面来看,你可以很容易的把撒母耳记上分成三部份:一到七章——撒母耳;八到十五章——扫罗;十六到卅一章——大卫。当然他们的历史是重迭的,彼此的影响也是重迭的;但是我们能很清楚的看见这三个人是领袖人物。

 

按照犹大人的遗传,一到二十四章是撒母耳本人所写的。在二十五章的开头说撒母耳死了,所以他不可能写撒母耳记上的其余部份,乃是先知拿单和先见迦得所写成的。这是历代志上廿九:29所告诉我们的。

 

从士师到君王

 

前面说过,撒母耳记上是一卷从士师秉政到君王掌权过渡的书。事实上,在神原初的秩序里,士师秉政是不在计划内的。士师秉政乃是神一个暂时、紧急的作法。神兴起了祭司,借着祭司的职份,百姓被带到神面前;但是祭司失败了。因着祭司的失败,神用了一个紧急的措施而兴起了士师的等次。实际上,神永远的等次乃是王权。但是在主权没有被带进来之前,神用士师们先作应急的处置。然而,在士师手下,以色列人从没有真正的回转归向主;虽曾短期的来到主面前,只不过是为着得拯救。然后,又回去;因为他们的心并没有归向神。但是现在神要把时代从士师秉政转移到右主掌权。

 

另一件事是,从士师秉政到君王掌权的转移中,神兴起了另一个等次,那就是先知。借着先知,神把士师时代改变成君王时代。在使徒行传三章,你会发现撒母耳被认为是众先知中的第一位。当然我们知道,从某一方面看,亚伯拉罕是一个先知,可是严格说来,圣经是用撒母耳作为众先知的第一位。而后自撒母耳起,先知们一直继续了有一千年,直到施洗约翰为上。这些是旧约的众先知,而借着他们神作了那个改变。祭司们代表了百姓在神面前,但是先知们为神向百姓说话。乃是借着众先知,这个转换终于完成。

 

撒母耳一生的第一个阶段

(一)为着转换而预备器皿

撒母耳被神兴起来作为促成转移的器皿。他是末期的一位士师,并且是引进君王的那一位,他乃是神创造时代的一个器皿。在那个时期,我们发现以利也是一位末期的士师。就历史的年代而言,以利可能与参孙在同一个时期作士师。即使这些士师是神兴起来拯救百姓的——神确曾使用他们作这工作——然而看看他们自己,实在不够完全。在士师记里我们看到参孙是怎样的一个人物,他个人的生活是一种失败。又如以利,他似乎是一个好人,但是他老迈,非常的无力和软弱;他的视力不好,双眼近乎失明;他尊重他的儿子过于尊重神。以利有两个儿子都是祭司,他们非常邪恶;他们使献祭成为可憎,在人们眼中成为可厌的事;他们使人离开神而不是说明他们认识神;而以利纵容他的儿子们一直如此。他尊重儿子过于尊重神。这些情况也是代表在士师时代未期百姓们属灵的光景。

 

在那期间,神的言语稀少。神很少说话。我们知道我们的神是说话的神。他并不是多言但是他乐意说话。他从不说无意义的话,但他说出真理。可是神子民的光景如此,几乎闭住了我们神的嘴。神不能向他们说话,因为他们没有能听的耳,同他们说话毫无用处。圣经说「不常有默示」。换句话说,神不常向他们显现,但并不是他不愿意。神乐意来交通,与他的子民交谈。神喜欢向他的子民显明他自己,但是他子民的属灵光景是那样的冷淡可厌,使他不得不收回他自己。那就是士师时期以色列人的光景。曾经多次的,他们真正经历了从仇敌之下得着拯救,可是他们的心从未转向神。那是一种可怜的情形。神的审判已经临到以利。他说,「因为你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因此你的时候就要来到尽头。」每一件事都是黑暗,非常的黑暗。对百姓来说好像毫无盼望;但是神,在他极大的怜悯中,正要作一件荣耀的事。他要带进国度,带进他的君主。

 

(二)一个拿细耳人

 

暗暗的,神预备了一个器皿。每当他要有一个行动,要在这地上作一些事时,就会首先预备一个器皿。所以暗暗的,他正为着这个黑暗的时期预备一个器皿,来作促成这转换时代的工作,乃是从一个妇人哈拿开始。哈拿这名字的意义是「恩典」。神不使她生育,到一个地步她必须在祷告中受生产之苦;而从她劳苦的祷告中才生出一个儿子。这儿子的名字是撒母耳,意即从神那里求来的。撒母耳既是从哈拿祷告的劳苦中出生的,因此他还在母腹中的时候,就要成为一个拿细耳人。

 

在民数记六章,可以知道拿细耳人是一个归给神的人。在他许愿的期间,拿细耳人是不能喝任何用葡萄作的饮料,也不能用剃头刀剃头,要让他的头发长长,并且不能挨近死尸免得被玷污。所有这一切只有一个意思:这个人是完全的献上并且归给神来生活。撒母耳是终身作拿细耳人。即使在他的母腹中,他已经是个拿细耳人了,因为哈拿不能喝任何的酒。撒母耳一生下来就献上并且完全的归给神,当他断奶之后,就被送到示罗的帐幕那里,因为那时圣殿还没有被建造。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他就被送去服事神。

 

这孩童撒母耳在以利的手下事奉神,因为以利是祭司也是士师。当撒母耳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以利的两个儿子就已是恶人了。你知道一个孩童是何等容易受影响来模仿大哥哥的样子。但是即使他还是个小孩子,在那种邪恶的环境之下,撒母耳保守了他自己纯洁的向着神。他没有受周围邪恶的影响。他在以利之下忠心的服事神。

 

(三)殷勤

 

当然,撒母耳不能担负太多事务,虽然是一个孩童,他负责开门的工作。那是很重要的,因为若没有人把门打开,人们就无法进来敬拜。在早晨很早的时候就必须开门,而一个孩童来作那种工作是需要相当殷勤的。撒母耳在神家中殷勤的作了所有的小事,并且他是很忠心的作着。

 

(四)一个能听的耳

 

因着他的忠心,神注意到他,便在一个晚上呼唤他。撒母耳不知道那是神呼唤他,因为他以前从未听见过神的声音。他以为是以利在呼唤他,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而以利说:「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他就去肿了。耶和华又呼唤他,他又跑到以利那里,而以利说:「不!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然后神再呼唤,他又到以利那里。忽然间,以利意识到那是神在呼唤他。不幸的是,如今以利非常衰弱,但是他有经验,所以他告诉撒母耳,若是他再听见那呼唤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神又站在他旁边并呼唤他,「撒母耳阿!撒母耳阿!」并且神开始向他说话又向他显现。圣经说:「孩子撒母耳渐渐长大,耶和华与人越发喜爱他。」(撒上二:26)他在对神的认识上渐渐长大,而神的话语开始临到他,凡他所说的都照样成就了。所以全以色列,从但到别是巴,都知道神设立撒母耳作神的先知。神的话语开始借着他临到神的子民,也借着向撒母耳显现,神开始向他的子民显现。神兴起了一个器皿预备好了让主人来使用。

 

(五)创造时代的器皿

 

弟兄姊妹们!岂不知我们也生活在转换的时期么?当时的以色列人是生活在从士师转换到君王的时期,那是一个大的转换。在士师手下,每一个人都照自己眼中看为好的去行。那时没有合一,没有力量,也没有平安。但是在君王手下,百姓会被联合成为一且得享平安。这二着有极大的不同。我们今天正生活在那样转换的时期。如今我们所虚的是什么时代呢?是恩典的时代。「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弗二:8)。但是恩典时代也要结束。有一天,恩典的时期要过去而公义的时期要在这地上显出来。有一日,这世代的国度要成为我们的神和他基督的国度。换句话说,有一日,神的国度要降临在这地上。当神的国度降临在这地上,那么公义就要花全地掌权。今天,不法的权势在地上掌权,但是有一天,公义将治理全地。公义的君王要来,我们知道这一天很快的就要来到。

 

然而,当神造成那极大的转换时,他需要一个器皿。神上预备一个创造时代的器皿来作成的这个改变。这个器皿在那里呢?谁是这个器皿呢?请记住!神的意念是关乎他的教会的;因为教会应该是那个器皿。教会理应作为那个器皿,来结束这恩典的时代而带进公义的时代;教会理应作为那个器皿,来预备君王的降临。但是不幸的,教会失败了,她堕落到世界里去了。因此,神在教会中兴起了一班人,圣经称他们作得胜者。神正从他所救赎的子民中兴起一班人,他们要被预备正像撒母耳一样。

 

然而,当神造成那极大的转换时,他需要一个器皿。神上预备一个创造时代的器皿来作成的这个改变。这个器皿在那里呢?谁是这个器皿呢?请记住!神的意念是关乎他的教会的;因为教会应该是那个器皿。教会理应作为那个器皿,来结束这恩典的时代而带进公义的时代;教会理应作为那个器皿,来预备君王的降临。但是不幸的,教会失败了,她堕落到世界里去了。因此,神在教会中兴起了一班人,圣经称他们作得胜者。神正从他所救赎的子民中兴起一班人,他们要被预备正像撒母耳一样。

 

(六)产难的祷告

 

撒母耳是怎样被带到这世上的呢?乃是借着哈拿产难的祷告而带来的。从属灵的原则看,哈拿代表恩典。是借着恩典我们得以生在神的国度里,也是借着某些人产难的祷告我们才蒙拯救。若是你回想一下,你可能是经由某个人一直为你祷告,你才来到主面前。代祷着可能是你的母亲,你的父亲,你的丈夫,你的妻子或着甚至是你的儿女,或许某些你的朋友一直在为你祷告。通常是借着生产之苦的祷告,人们才被带进神的国度里。

 

(七)众拿细耳人

 

一面来说,我们都像撒母耳一样是恩典的儿女,但是那还不够;我们必须在灵里作拿细耳人。今天,神不要我们实行那一切肉身的条例好像以色列人一样,因为他们是神属地的子民,而我们是神属天的子民。所以对我们来说,每一件事都是属灵的;但那原则却是相同的。神的目的是要我们作拿细耳人。每一个恩典的儿女都应该是个拿细耳人。换句话说,我们的生命蒙了救赎;因此,我们要归给神,我们要为神而活。我们要为他的利益而活,不论我们是在什么行业里。

 

我们应当是从世界中分别出来的。葡萄和一切葡萄的产品说出世界的快乐。世界所能提供我们的乃是罪中之乐。我们应当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因为我们乃是与真葡萄树,就是与我们的主耶稣连结。我们从基督耶稣里领受了一切的供应,而不再从世界中得到什么了。

 

一个拿细耳人是应该让他的头发长长。在圣经中,这是蒙头(遮盖)的意思。换句话说,我们在基督跟前需要蒙上我们的头;让他作我们的头。我们是他的身体来执行他的旨意。

 

我们不能摸任何的死尸免得我们被玷污了。而死尸,在圣经中是肉体的意思。我们不能摸自己的肉体,也不能摸别人的肉体,因为肉体是非常的污秽并且一定带来死亡。所以就属灵的意义来说,我们都应当是拿细耳人,是分别出来归给神的。我们真是这样的么?

 

(八)忠心

 

属灵的生命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你不是一出母腹就是一个长成的男人或女人。事实上,只有一个人是那样来的,那就是亚当。当神造他的时候,他已经是一个长成的人。可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从婴儿开始而逐渐长大的。属灵的一面也是这样。我们需要长大,得神和人的善爱。不仅我们需要有属灵的成长,并且我们需要学习作仆人,来服事,在作学徒的情况中来服事神。可能在开始的时候只作像开门一类的小事,但是在这些小事中,就是借着服事神子民的事上,我们学习了服事神;我们的忠心就在此被证验。

 

我们是否忠心呢?神寻找忠心的人,而不是有才干的人。若我们是忠心的,那么神会拣选我们。神给了一个人五千银子,另一个人二千银子,但是银子数目的多寡在神的眼中是毫无区别的。真正有区别的乃是忠心和不忠心。我们需要在小事上忠心,因为我们若花小事上忠心,那么神会把更大的事托付给我们。

 

然后我们需要听见神的呼召。换句话说,需要有与神亲身、个别的关系。我们与神的关系不能是间接的。我们必须要与神有一种直接的交通。神已经呼召我们每一个人,来作在基督身体里所该尽的功用。着我们是忠心的,那么神的话语会临到我们,并且他要向我们显现。

 

(九)团体的器皿

 

弟兄姊妹们!这样的人才能成为器皿;神能在这末后的日子里使用他们,来成功时代的改变,来结束这个世代并且带进那要来的世代,就是国度的世代。神正在寻找一个这样的器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被包括在内,但也可能不在其中。我们若像撒母耳一样,就必可能。那就是,若我们是真正的被分别归给神;若我们即使在小事上也忠心;若我们在主里成长;若我们听见他的声音;若我们在我们的灵里看见他。今天,那个创造时代的器皿是一个团体的器皿,而不再是称作撒母耳的个人。这器皿乃是许多的人,乃是一班得胜着;借着这些得胜者,那男孩子(参看启十二),那君王,那国度就会被带进来。撒母耳一生中的第一个阶段,是从第一章到第六章。

 

撒母耳一生的第二个阶段

 

撒母耳一生的第二个阶段是从第七章到第十二章。

 

(一)神的荣耀离开了

 

以色列人的光景是如此的可怜,他们与非利士人争战却一再败阵。他们不能争战因为神不与他们同在。但是他们相当迷信,以为若能将神的约柜到前线来,神就会为他们争战。这乃是因为神的约柜从前曾为他们争战过。例如他们先祖抬着约柜围绕耶利哥,那城就倾倒了。所以他们认为若他们把神的约柜带到他们中间,神就会为他们争战,仇敌就会被打败;但是神从来不尊重任何的迷信。他们的生活是如此的背叛,神不与他们同在。神也不再为着他们。即使他们把约柜运到他们当中,把自己的信心放在约柜上,认为因为约柜代表神的同在,当然神会为他们争战。但是神却不为他们争战。相反的,神甚至容许他的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神的见证,神的荣耀从以色列中离开了。当约柜被掳的消息传到以利那里,他就从位上往后跌倒,颈项折断而死。就在这时候他敬虔的媳妇生了一个男孩子。她就给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主的荣耀已经离开了——因为约柜被掳了。以色列人不知道如何保护神的荣耀,但是神知道怎样保护他自己的荣耀。

 

约柜在非利士地七个月,在那段时期,非利士人再也不能忍受了。有瘟疫临到那地和那地的人身上。他们把约柜放在他们的神大衮的庙中。大衮是一个鱼头的偶像。大衮跌在门坎上,仆倒在神的约柜前并且折断了颈项。非利士人非常的惊恐,他们不得不把约柜送回给以色列人,可是以色列人对神的约柜毫无心愿,就是对神丝毫无心。他们让约柜留在基列耶琳人亚比拿达的家中,在那树林中隐藏了悠长的二十年。没有一个人问起约柜。

 

(二)为以色列人求拯救

 

神的先知,撒母耳,开始说话,并且借着他的劳苦,以色列人的心开始转向神;按着,拯救才来到。许多时候,人们寻求拯救,但是他们的心却不是为着神,所以即使神在他极大的恩典中,赐下拯救,那也不过是短暂的。更重要的乃是心。心必须转回到神那里。在士师秉政的时候,虽然他们被神使用,一次再次的带来拯救,但他们不能把百姓的心带回到神跟前。至终神兴起了先知撒母耳,并且因着神借着他说话,以色列人的心开始转回归向神。他们承认他们犯罪得罪了神,神就为他们争战,非利士人被制伏;他们得了拯救。撒母耳立石为证,称之为「以便以谢」——直到如今神都帮助我们。

 

(三)求立一个王

 

撒母耳是他们最后一位士师,可是当他还掌理审判权时,请留意第七章,他筑了一座坛。这是非常重要的表明。

逐渐的,撒母耳老迈了,他的儿子们不行他的道,即使没有以利的儿子们那么邪恶,但也不像撒母耳那样好。因此以色列人到撒母耳那里说:「你年纪老迈了……求你为我们立一个王治理我们,像列国一样。」撒母耳心中忧伤,因为他知道在这样的要求里,他们已经拒绝了神作他们的王。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之后,当神在西乃山与他们立约的时候起,一直到这个时期,他们都在神治的光景中。神是他们的王。借着祭司,神与他的子民有连系;神自己是他们的王。但是这里,在他们的历史中,他们拒绝了神作他们的王。当他们求立一个王治理他们,好像列国一样时,就显明他们已经弃绝了神作他们的王。为着这个缘故,撒母耳心中伤痛。这不仅是弃绝撒母耳;这乃是弃绝神。撒母耳来到神面前,神向他说:「他们不是厌弃你,乃是厌弃我。」又说:「给他们立一个王,好使他们知道像列国一样的王在管辖之下生活将是怎样的。」即使撒母耳不喜欢这意念,他仍然顺服,就说,「好的!神会给你们一个王。」

 

(四)撒母耳的忠心

 

然后撒母耳向他们挑战说:「我从幼年直到如今都在你们前面行。若是我作错了任何事,欺诈了任何人,或从你们夺过任何东西;若我行了任何不义或是作了不义的审判,告诉我,我必偿还!」以色列众人说,「你从未作任何错事!」他在众人面前活出了如此的一种生活。然后他说,「你们求立一个王,那是错的,因为你们弃绝了神,所以我要向你们证明。」那时正是收割的时候。在收割的时候是不下雨的,但是撒母耳说:「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于是打雷降雨在众民身上,他们这才恍然大悟,在要求立王的事上真是犯了大罪。所以他们说,「我们犯了罪;我们求像列国一样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撒母耳说:「是的,你们打了一件恶事,但是你们已经行了;从现在起要对神忠心。若你们的心向着神,神仍要祝福你们,但你们若离弃神,那么你们必定灭亡。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心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让我们想想!当百姓们要求立一个王的时候,撒母耳实际上是被他们弃绝了,但是他仍然能够对他们忠心一直到底。

 

(五)主的一个仆人

 

在撒母耳一生的第二个阶段里有几件事是需要重复提起的,其中之一就是先知撒母耳的工作。什么是先知的职事呢?先知的职事不仅仅是把神的心意告诉人们,更是把众人的心转向神。一个先知是为神说话,但是他的话语是带着如此的权柄,能摸着众人的心——不是人的思想——而把人的心转向神。你记得在旧约的末了说到神要兴起以利亚来,他要使为父的心转向儿女,也要使儿女的心转向父亲。所以先知的工作乃是要摸着人的心,而这正是撒母耳所作成的。那不仅是一种外在的拯救,而更是一种内在的转向。任何外在的拯救都是暂时的,只有衷心内在的转向才是永远的;而那就是先知的工作。

 

第二,在那同一时期,撒母耳是个士师。当他作士师的时候,他筑了一座坛。那是什么意思呢?一座坛乃是求告主名的地方。所以你发现他没有照着自己的智慧来审判,乃是借着求告主而来审判;他用神的判断来行审判。

 

第三,他在神的手中是一个柔软的人。纵使他不喜悦以色列人要求立王的事。因为他知道那是错的;但是当神说去作的时候,他就作了。要被神用,你必须柔软。作为神的仆人,一面,你必须坚定,你不能把真理妥协掉了;然而另一面,你必须要柔软有弹性,什么时候神要折弯你,你能够向那个方向折弯。

 

第四,即使他被百姓厌弃,却仍然忠心。他不仅责备他们,指出他们的错误;他还说:「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他是主的一个仆人。

 

撒母耳一生的第三个阶段

(一)膏扫罗

 

撒母耳一生的第三个阶段是从第十三章到第二十四章。那是神使用他来作成转换的时期。首先,你看见他膏了扫罗。因为百姓要求立王像列国一样,神向他们的要求让步,但是他们的生命却因而贫乏(心灵软弱)。许多时候,当我们向神要某件事而不合乎他的旨意,他会让我们得着,但是请记住,同时,在我们的生命中会有穷乏。强迫神答应我们的要求是不好的。我们肯听从神远胜于勉强神来听从我们。

 

我不能忘记关于和受恩小姐的一件事。她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一点也不软弱。一次,神在关于她生命中的某件事情上向她启示出他的心意,而她不喜欢。她对这件事有自己的意见,于是在神前有挣扎。这正像我们每一个人所作的一样。但她向神这样祷告:「主阿,不要让步!不要让步!我会屈服的。」弟兄姊妹们!那是我们所需要的。

 

不幸的,以色列人求立一个像列国一样。列国会有什么样的王呢?当然,世界是看外貌,所以神给他们一个王是照着外面的仪表,他就是称作扫罗的那个人。扫罗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请求」。他们要求,所以他们得着了。撒母耳是从神求来的。最好的态度是向着神有请求,那么你会从神那里得着。但你若向人有请求,你就要从人那里得着。

 

    实际上,扫罗并不是个坏人。从世界的观点来看,他是一个好人。他高大,比众人高出一头,并且他容貌俊美。事实上,他是一个谦卑的人,因为当撒母耳告诉他神已经拣选了他,他说,「我是谁?在我家中我是最小的,我家在便雅悯支派是最小的,而便雅悯在十二支派中又具最小的。我是谁?」当他们摇签,这签就落在他身上指明他该作王。他们却找不到他,因为他把自己藏在器具中了。当他受膏作王的时候,有些匪徒说,「他是谁?」就不肯跟随他。事后百姓不平,想把那些人杀了,但是扫罗阻上了这事。可见他是一个好人。他有一个非常好的开始,但他是一个属肉体的人。在神的眼中,人的肉体里是一无良善,但我们看不见。在我们的眼中,承认肉体中是有许多的败坏,但也有许多的良善。你是否认为自己还相当的不错?是的!在你里面是有许多的败坏,这是你知道的;但你还并不是那么的坏。有些时候你很仁慈,有时候你很温和,有时你很慷慨;在你里面是有些良善。那就是扫罗。扫罗是一个属肉体的人。在他里面有良善,但是肉体却从不能顺服神。神的事情对属肉体的人来说都是愚拙的。他不肯,他也不能遵行神的旨意。

 

(二)扫罗被神所弃绝

 

试验来了。撒母耳告诉扫罗,「你在吉甲等候十天,我要来并要献祭。」非利士人聚集在那里,扫罗与百姓在一起。他等候、等候、再等候直到第十天,但是撒母耳并没有来。所以在那一天还没有过完之前,他再不能等了。他想非利士人会来攻击他,而他还没有向神祷告过。他是很虔诚的,却是相当律法的,所以他勉强自己去献上祭物。那是一件他根本不应该去作的事,因为他不是祭司;可是他却作了。他刚作完,撒母耳就到了。仍在这十天期限之内,只不过是在最末了。然而,扫罗不能等待,因这缘故,神说国权必从他那里挪去,赐给一个更配得,一个合神心意的人。

 

以后,在十五章里,神给扫罗另一次机会,告诉他将亚玛力人完全除灭。扫罗杀尽了亚玛力的众民,却生擒了他们的王亚甲。他杀了牛和羊,却留下上好的不肯灭绝。他认为他已经遵行了神的旨意。他又大大的渲染,为他自己立了一个纪念碑。当撒母耳来到,他出去迎接并向他说,「我遵行了神吩咐我的命令。」撒母耳说,「我听见的是什么呢?岂不是羊叫和牛呜么?」扫罗说那是百姓要把上好的留下来好献祭给神。请记住撒母耳所说的,「听命胜于献祭。」神弃绝了扫罗;但是撒母耳爱扫罗。他为着扫罗在神面前哀哭悲伤。他真正的爱扫罗。但神说:「够了!去伯利睇I另一位」。

 

(三)一个合神心意的人

 

你记得耶西儿子的故事。当长子以利押来的时候——他也是个高大的人——撒母耳看着他,心里想这一定是那个人。他是看外貌,而神说,「不!我是看内心,而不是看外貌。这几个儿子都不是。」最后,那第八个儿子来了,他就是大卫。大卫就是那一个,神说,「膏他!」撒母耳膏了大卫,从那一天起,撒母耳保护大卫并且爱扫罗直到死的日子。他是何等的爱神的子民直到末了!到了二十五章一节,你看见撒母耳死了。那是他一生的结束。

 

这一个器皿被神使用,来作成从士师到君王的时代转移。一点不假,扫罗是第一个王并且是透过撒母耳选立的,而他却不是对的那一位;然而大卫却是被神拣选的那一位。这事似平很奇怪,却常常是这样发生的;肉体总是先来,然后才是灵。律法先来,然后才是恩典。所以扫罗先来,然后是大卫。扫罗是在神的计划中,却不在神的目的中。在这里有一个区别,盼望各位都能明白:在神的目的里,神的君王是依据于大卫。有一日,大卫的一个后裔(儿子)要坐在他的宝座上。那是神对于君王的意念。神的目的不在于扫罗作王,却是神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神那样计划安排是为着显明一个对比。就是世上的君王,或是照着列国样式所立的君王和那个合神心意的君王之间,有何等的不同。

 

以上只交通了一个人物,但是还有两位。我要说到关于扫罗的一点点而把大卫留到下一篇;因为撒母耳记下实际上是大卫的故事,所以我们可以连在一起来看。

 

我认为有一位弟兄说得很好,他说:「若是你看扫罗的一生,他的开始是光明的,但是不久,就变成晦暗,他的日头沈落在乌黑的云堆里。」我认为这段话总括了扫罗的一生。他开头的确很光明,可是不仅就进入阴暗;他的生命变成一塌糊涂的乱堆,而在非常黑暗中结束。他不仅逼迫大卫并且想要杀害他;因为神不回答他,,他甚至要询问一个交鬼的妇人;最后他仆倒在战场上。他死了!那就是扫罗的一生。

 

弟兄姊妹们!扫罗的生平真是我们的一个鉴诫。如果我们照着肉体来生活,实际就和扫罗没有生命区别。扫罗是受膏的,却是不活在膏油之下;他照着肉体而活。

 

我们是受膏的基督徒。基督徒这个字的意义是「受膏的人」。我们都是受膏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他是在我们里面的恩膏,如果我们活在膏油之下,并且让里面的圣灵在凡事上教导我们,我们就会住在基督里。但是如果我们不听从圣灵,那就不生活在恩膏之下。如果我们照着肉体而活;如果我们要自己的意志,其结局就会像扫罗一样。愿神怜悯我们众人!

 

祷告:

 

亲爱的天父!我们真为着你的话语感谢你。我们本你不要让这些话语对我们仅仅成为历史。并且我们求你借着你的圣灵照亮我们,鉴察我们的心,好使我们能像撒母耳一样,成为一个器皿合乎主人来使用。我们求你禁上我们落进扫罗的道路中。哦主阿!拯救我们!只有你的恩典能保守我们不跌倒。因此我们只来仰望你,求你的保守!并且不仅求你保守,更求你在我们里面作工,好使我们能行走在大卫的道路中来服事你和你的目的。奉我们主耶稣的名。阿们!── 江守道《神说话了──旧约各卷精华》

 

王权的恢复一撒母耳记

撒母耳记告诉我们:大卫王终于于生下来了。这卷书是以三个人的故事为主体一撒母耳、扫罗、大卫。扫罗也是王,但大卫乃是那位合乎神心意的王。所以,只有借着大卫,才能扭转整个士师时代混乱的光景。

现在,我们要进入第三个很重要的思想,就是神当初应许亚伯拉罕的,不只要给他地,要给他后裔,而且还说,要叫他成为大国:也就是国度要从他而出。为什么在这里要讲到国度呢?那就是当神呼召亚伯拉罕的时候,全地都已经失去了,全地都已经被污秽了!现在,我们的神要作收复失土的工作。

在这么多(七十个)国里面,我们的主要得着一个国,就是“我主和主基督的国”因此,一面是地的问题,另一面是国的问题。现在如果我们从创世记一直读到路得记,那条线一直是生命的线。在这条线里所讨论的,总是地和后裔。地是指着我们的产业,后裔乃是指着生命;所以那条线永远是生命的线。

马太福音第一章的家谱不是有四十二代么?亚伯拉罕生以撒、以撒生雅各……,一直生到大卫,这条线是生命的线。然后,从大卫开始,有十四个王,这条线是君王的线。最后以色列人被掳,那条线是恢复的线。生命的线是关乎地与后裔,君王的线则是关乎国度的问题。

今天我们为什么会落到士师时代的光景里呢?因为我们不认识什么叫作国度。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认识我们的主是救主,还得认识我们的主是我们的君王,就像以色列有大卫王一样。而将大卫的一生记载得最清楚的就是撒母耳记。

大卫曾说:[我父母离弃我,耶和华必收留我。](诗二十七10)这就是大卫的开始。虽然耶西生大卫,但是大卫却在神的手中经过雕刻。他的第一个功课是:父母离弃他,而耶和华收留他。这个故事发生在撒母耳要膏他之前。家里有这么重大的事,耶西却没有把他最小的儿子叫回来;结果,撒母耳一个一个的看,却发现没有一个是神所看中的,因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上十六7)。

大卫一生的三阶段

你读二卷撒母耳记,就会发现大卫的一生可以分作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他是牧人,第二个阶段他是诗人,第三个阶段他是君王。一直到了撒母耳记下,大卫就爬到了恩典的最高峰,他登上了宝座。这可以说是整本的撒母耳记给我们看见的。(参阅表4448

少年时期的大卫,我想各位读者都很清楚,这里不再赘述。到了诗人大卫的时候,因为[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的赞语(撒上十八7),大卫就开始落难,开始过逃亡的生活。他怎么会成为诗人呢?乃是当他在逃亡、落难的时候,多多经历神而造成的。因此,大卫之所以成为合乎神心意的人,乃是因为神把他握在祂自己的手里,多方雕刻他,让他从牧人的阶段,经过种种历练,直到诗人的阶段。

虽然他经过了许多的苦难,但他的灵仍是非常柔和的。有两次,他可以用自己的手,结束所有的苦难、进到荣耀里去,但他没有下手。有两次,神把大卫的仇敌放在他面前,他可以轻易取得扫罗的性命。只要他动一动,第二天就脱离了所有的苦难并且登上宝座,就不需要再背十字架了。但是这两次,大卫把神所放在他手里的,又重新放回到神手里。

如果神把你的仇敌交在你的手中,但你还是把他放回神的手里,把主权交还给神,这就是大卫柔和、超越的灵。所以后来,不只神曾在暗中借着撒母耳膏了他,因着神的灵在他身上的工作,现在,犹大家看见了,就膏他作王;后来以色列全家也都看见了,又膏他作王。最后他终于被神带到宝座上。

先卑微,后得荣耀

让我们记得,今天在我们身上若有圣灵的同在、有恩典的工作,我们千万不要张扬,不要故意让人看见。如果真的是神在暗中的工作,大卫的灵迟早一定会显出来,最后,神会让人看见基督的荣美在我们身上彰显,我们就被推到了恩典的高峰。大卫作王就是登上了恩典的高峰。神的恩典在我们身上有一番工作;这个工作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最后大家都看见了基督的荣美。之前,你虽然在那里流亡,虽然经历了许多的苦难,但是至终要被带到宝座上。

我们的主耶稣就是永远坐在大卫宝座上的那一位。今天在我们里面的那一位主,是先受苦后得荣耀,先卑微然后升高的。这就是整本马太福音。马太福音第一章给我们看见三个十四代,而君王大卫这名字字母所代表的数字加起来也是十四,所以马太福音是说到:我们的主就是君王。大卫是先卑微后得荣耀,因此,没有十字架就没有冠冕:十字架乃是达到荣耀的途径。

高处的危机

然而不要忘记,什么时候在恩典的高峰,什么时候就是在最危险的地步,此时你千万不可以在那里放松。当大卫一连串的胜利以后,他渐渐放松,结果就从最高峰跌到了谷底。他犯了罪,就像世人一样:他不只犯了淫乱的罪,也犯了谋杀的罪。

诗人大卫让我们感觉到光、感觉到热、感觉到爱,但是,那个堕落到深谷里面的大卫,给我们看见的却是冷血、残忍、无耻。大卫里面的肉体和世人里面的肉体是一样的黑暗、一样的污秽。这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必须警惕的。什么时候我们稍微蒙了主的恩典,我们就容易自满,一不小心我们就要走大卫的路。

圣经记载大卫失败的故事,正是我们的鉴戒。一面让我们看见主有恩典,另一面主也有行政的手。小孩一直偷吃糖,父亲虽然赦免了他,他的牙齿还是坏了。所以请我们记得,虽然神赦免了大卫,可是他和拔示巴生的儿子还是死了。而且后来,他自己亲生的儿子押沙龙起来背叛他,然后大卫再度逃亡。他这一次的逃亡,完全是在神行政的手之下。为什么?因为他得罪了神,神现在要在他身上作审判、炼净的工作。于是神的手很重的临到大卫的身上。

但是感谢神!祂的忿怒不过是转眼之间,祂的慈爱却是一生之久(诗三十5)。神的慈爱是怎样在大卫犯罪这件事情上显出来呢?因为我们的主是从所罗门这一支生下来的。而所罗门正是大卫与拔示巴所生的儿子。所以这告诉我们,虽然神有忽怒,但只是转眼之间,而祂的慈爱却是一生之久。神让我们的救主从那一条线下来,成为人以拯救我们。这就是大卫的故事。乃是提醒我们,今天若是被带到恩典的高峰,也要恐惧战兢;否则一放松,我们这个人就被肉体出卖了。

经过禾场

大卫一生犯了二个最严重的罪:一个是娶乌利亚的妻子,另外一个就是数点百姓。娶乌利亚的妻子只是玷污了一个人:只是败坏了一个家庭:流了一个人的血。但是“数点百姓”却几乎把整个以色列人全都赔了上去。没有一样东西比权柄腐蚀人更为厉害。一个人如果在恩典底下,他会谦卑、会恐惧战兢。什么时候他登上了宝座、什么时候他尝到权柄的滋味,权力就把一个人完全腐蚀了!就在那个时候,大卫想知道到底他的百姓有多少,因着他骄傲、想展示自己的成果;他要借着统计数字来告诉全世界。

用统计数字来征服人、来说服人,不是现代的产物,大卫那个时候就有了。我们基督徒应当数算神的恩典,但不是像大卫这样。大卫以为自己是数算神的恩典,结果就落在撒但的网罗底下,然后天使就站在耶路撒冷之间,伸手要灭那个城。大卫就带着长老,俯伏在神面前并承认:我有罪了!然后,神让他拣选的时候,他说:我宁可落在神的手里。

这是大卫可爱的地方,虽然他犯罪堕落了,他宁可落在神的手里,因为他认识神的手。然后他带着一批人到了一座高山的台地,叫作阿珥楠禾场,本来是打麦的地方,在那里,他把燔祭献在坛上,结果神悦纳了他。然后他说:这原来就是神的殿。

多少年来,以色列人不知道圣殿要盖在什么地方。但是大卫看见了,大卫怎么看见的?是付了很重的代价;在那里他看见神的怜悯,在那里他看见这原来就是圣殿的根基。所以后来的圣殿就是盖在阿珥楠的采场上面,也就是亚伯拉罕献以撒的地方。那就成为圣殿的根基。

圣殿的根基乃是两个故事加起来的:一个是亚伯拉罕献以撒的那个奉献所代表的:另一个就是禾场所代表的。为什么是采场呢?就告诉我们说,麦子需要经过禾场才能叫麦粒和壳子分开:否则今天人不能得着供应和满足,因为要人连壳子一起吃进去,那是食难下咽的。大卫要数点百姓,就证明大卫身上仍有壳子(肉体)存在。

所以,如果耶稣基督是坐在大卫的宝座上(参路一32),那么神一定要洁净大卫,神一定要把大卫带到阿珥楠禾场。因此撒母耳记下最后一章就是用那一幅怜悯的图画来结束的。当大卫看见神怜悯、悦纳了他的祭物,他就看见了那是怜悯发生的地方,于是他说:原来这就是神的殿。感谢主!多少年来没有人知道圣殿应该盖在哪里,大卫终于看见了,就是在摩利亚山和阿珥楠的禾场上面。

这样,我们就读完了撒母耳记下。但愿主借着这些话,能把我们带到深处,让我们借着这些话,能得着警惕,也看见神的心意怎样借着从创世记到撒母耳记下这十卷圣经,向我们完全的打开。── 陈希曾《毗斯迦山——旧约》

 

撒母耳记上──创造时代的器皿

 

    从撒母耳记到历代志,看见神使用的器皿与神弃绝的器皿,神在他们身上看中的是什么?

  王国兴衰的根源,在于神是否有绝对的权柄,君王是否顺服神的旨意。

  大纲:

    由三人物组成:撒母耳-创造时代的器皿         第一∼八章

          扫 罗-神弃绝人要求的王        九∼十五章

            大 卫-神命定合神心意的王 十六章∼王上二章12

  一,撒母耳:神破例选召的可拉后裔,拿细耳人

     1. 经过生产之苦,引出神的旨意〔第一章〕(加四19

     2. 以利践踏神的祭物,尊重冒犯神的儿子,藐视神导致祭司职分的衰落,引进先知的职分。

      罪恶引出神的干预,设立大卫君王引向万王之王耶稣基督。〔二∼六章〕

     3. 事奉的开始审判以色列人背叛神的罪恶,使民归向神

       撒母耳是最后一位士师,结朿了士师时代,开始君王的时代,使神有祂的国度,有君王代表祂的权柄。〔七章〕

     4. 百姓欲设立君王,效法外邦列国,弃绝神作王,神许可的旨意借着撒母耳膏抹扫罗王。〔八章〕

      他一生膏抹二个王,另一个是大卫王,直到路终。〔二十五章1节〕

  二,扫罗王:凭肉体事奉神的王

     1. 天然人超众,高过众人一头,运用自己才能任意妄为,领导百姓背离神的旨意。(参撒下一24

     2. 僭越祭司献祭的职分,开始遭神弃绝 〔十三章114节〕

     3. 存留当灭的亚玛力美物,违抗神命,爱惜肉体,不肯毁灭〔十五章19节〕(申七26

     4. 为己树立记念碑,是巴别塔的再现,夺取神的荣耀〔十五章1012

     5. 追逼大卫,嫉妒至死,属肉体的逼迫属灵的〔十八章8节〕(加四29

     6. 杀害85个祭司,藐视神权  〔二十二章18节〕

     7. 求问交鬼的妇人,带来身亡 〔二十八章814节〕

神的判语:(代上十1314

  干犯神,不遵守神命,自高自大是撒但罪性的表现,是基督徒事奉神的警戒,不肯向己死,靠属地属己的才能来事奉神,必遭神的击打至死。

 

  三,大卫王:

     从大卫的历史,看见合乎神心意的人〔十三章14节〕(徒十三36

     1. 是神预定的王 〔十六章1节〕

     2. 是耶西第八个儿子,八是复活新造之数。神选召的人必须是新造有神复活生命的人。〔十六章10节〕        

    3. 神的预备期,旷野忠心的牧羊人,为羊争战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从仇敌口中抢回羊。〔十七章3436节〕

     4. 具有实际战斗的经历,使用神的兵器,五块光滑的石子,表示人被神磨炼除去神以外的棱角,放在神的囊中成为神的利器。(赛四十九2) 他的第一块石头就击中仇敌的额,是主借着死败坏了那掌死权的魔鬼。(来二14)

      第一块石头是主的受死,除灭魔鬼一切的作为。

      第二块石头是主的埋葬,世界撒但旧人彻底毁灭。

      第三块石头是主的复活,开始了一个新创造,赐下复活的生命。

      第四块石头是主的升天,赐下圣灵的生命与恩赐。

      第五块石头是主的再来,审判一切,更新一切。

   人联合于主的这五件事情,是使用主已经得胜的事实。个人经历主是争战的经验,不模仿别人的经历。大卫穿不惯扫罗的盔甲,又重又不能走路。〔十七章〕

     5. 神借着扫罗的嫉妒追逼大卫16年,

      要拆毁瓦解他的旧生命,使他认识自己,承认自己是死狗不如的人,是虼蚤。神始终与大卫同在,使他献上赞美的祭,认识一切的遭遇是从宝座上下来。(撒下一1727)

        使他爱仇敌,歌颂扫罗的一生是多么美,认为这个人一直不让他登上宝座,是神手中使用的工具来雕刻他,神的旨意何等美好。

        十六年的逃亡生活,有失败也有得胜,投靠仇敌亚吉王而装疯。二次不伸手害神的受膏者扫罗,心中自责,明亮。因为他时时求问耶和华,尊主为大,与主亲近,心里坚固,神喜悦他。〔十八∼三十一章〕

—— 张向晨《圣经六十六卷》

 

撒母耳记乃是紧接在士师记之后,叙述于列王记之前的一卷书(路得记是插进的一卷书,是和大卫的家谱有关)。撒母耳乃是主所兴起转移时代的器皿,他结束士师记时期混乱荒凉的光景,而带进那预表基督作作大君王所建立的荣耀国度的大卫王朝。

         「撒母耳」字意是「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换句话说,是借着向神祷告而产生的。每一时代的转移,除了神出来作事之外,在人这一边最大而该尽的责任,就是祷告的职事。祷告是每一次属灵转机最大的动力!撒母耳记上一开头就看见有哈拿的祷告,到撒母耳记下的末了又记载︰「大卫在那里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如此耶和华垂听了国民所求的」(撒下廿四25)。所以这书上下卷是肇始于神听祷告,也结束于神听所求。至于全书内容,满了祷告和求问的记述,同时更是充沛了主耶稣那丰富属灵的意义。──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一 20何谓撒母耳记上(下)?作者是谁?】

答:撒母耳记Samuel在希伯来文圣经中,与列王记,历代志,这三部史书原皆各为一卷。以后七十士希腊文译本Septu-agint才把它们分成上下两卷。其要义乃是记述以色列王国的兴衰史,而以本书最为著名。

1 撒母耳记上I Samuel是旧约历史书的第四卷(书,士,得,撒上)。本书系以感人兴趣的方式,来记述最后的士师撒母耳之生平历史。祭司以利Eli(意我的神)家庭道德上的败坏。扫罗Saul(意求问的)为王建国的胜利与错失。而至大卫David(意亲爱的)即位登基后之得胜与逃亡的生活,以及扫罗最后死亡的结局。前后所记事迹,自主前11711056年,约包括115年。

撒母耳Samuel(意神听到了)是以法莲人,乃以利加拿Elkanah(意神所创造的)之子,母名哈拿Hannah(意恩典)。撒母耳自幼由其父母奉献归于神,作以色列人的士师、先知、并兼祭司之职。他尽忠职守,是书写先知书的先声。(撒上一 1 19 20 27 28,三 20,七 10 15,十 25)。因本书大部分是撒母耳所写的(一一廿四章),且他又是主要的人物,故名撒母耳记。至其以后部分(廿五一卅一),为本书之补编,乃为先知迦得Gad(意万幸)和拿单Nathan(意神赐的)所写的。(代上廿九 29)。本书着于拉玛(参撒上七 17,十五 34 35,廿五 1),或犹太其他地区,其对象为以色列人的会众。

2 撒母耳记下ⅡSamuel是旧约历史书的第五卷(书、士、得、撒上、撒下)。本书为撒母耳记上之延续,记述以色列王国历史初叶之史实,简言之,乃是大卫时期的实录。自他卅岁登基始,叙述其在位四十年间成功胜利,与千罪失败的事迹。(撒下五 4 5)。自主前10561018年,其内容所包括的时间约有38年。本书所论大卫乃为作君王的预表,(徒二 30,撒下五 2),其国度亦为基督国度之预表,(撒下七 13,路一 32 33),并且应验了选民先祖雅各临终祝福之预言。(创四九 9 10)。

本书为撒母耳死后之先知拿单和迦得所写。(代上廿九 29)。他们与大卫同时,本书大概着于耶路撒冷,其对象乃为以色列人会众。──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书之名称】书名撒母耳记,非必以本书为撒母耳所写,乃以书之开始,详记他的事迹,且以书内所载扫罗与大卫二王,皆经撤母耳所立。或有称本书为列王纪第一书,称撒母耳下为列王纪第二书,称列王纪上下,则为第三书与第四书者。——贾玉铭《圣经要义》

 

【书之著者   】既于本书第二十五章,记载撒母耳卒,所以教中学士,多以首二十四章为其本人所写,于二十五章以下,则为先知拿单,或他人所写。——贾玉铭《圣经要义》

 

【书之要旨】本书要旨是“过渡”,按政治方面说,是从士师秉政——神权政治,变为王国——仿效列国。按宗教方面说,是从祭司时代,变为先知时代。按撒母耳则为最后的士师,也是先知时代最先的先知。他既适当此过渡,所以他于国家与宗教,皆有极大关系。——贾玉铭《圣经要义》

 

【书之时代】1)为国政扰乱的时代——“那时以色列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十七6,十八1,十1,廿一25)。(2)为宗教腐败的时代——于士师时代,未提到帐幕祭祀等事,至撒母耳时方提起。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三1)。(3)为道德衰落的时代——看士师记十九至二十章,便雅悯人所犯的罪,可知当时社会人心如何黑暗,道德如何堕落。(4)为急需复兴的时代——不论政治、宗教、社会,既皆腐败不堪,正是需要大复兴的时候。所以撒母耳就作了当时复兴的人物,他是当时的士师,也是当时的先知。他不仅改革政治,也是巡行各地,训教百姓,并立先知学校,今日教中的神学院,正是拉玛的遗风。——贾玉铭《圣经要义》

 

【书之内容   】本书内容,系述明以色列国,如何自士师时代,过渡到王国时代,其中经过足以显出百姓的悖逆,在吉甲要求立王之罪,是神所痛恨的。圣经说:他们一切的恶事,都在吉甲,神在那里憎恶他们。书中所记事实,即以利、撒母耳、扫罗、大卫四人的历史。从这四人的事迹中,显出百姓虽欲效法列邦,立王治理他们,但神在他允许的旨意里,终究要达到他那命定的旨意。所以以色列国于此王国时代,神仍在天上为王,对其选民施行他的权柄;人的政治虽失败,神的政治却胜利。故实际说来,仍为神权政治的王国政治。——贾玉铭《圣经要义》

 

【名称】撒母耳记上下,原是一卷书,其名称取自撒母耳记上前几章的主角,先知撒母耳。其实全卷书共有三位主角,除撒母耳外,还有两位以色列国最早的君王,扫罗和大卫根据故事内容,撒母耳膏立扫罗及大卫作王,从某个角度看,他其实是处于这两个人之间,故用他的名字作全书的名称好像不太恰当。同时,这也可能不是最初的名称,主耶稣降生前约一或两个世纪,希腊文旧约圣经,即七十士译本完成的时代,撒母耳记及列王纪同被称为『王朝统治时期』(Reigns)的四卷书,可见用这名称较为适当。——《每日研经丛书》

 

【作者】犹太传统奉撒母耳为这书的作者。现分为撒母耳记上、下。但他只能撰写书卷中他生平的事(一1-二五1),而卷书许多的资料是在先知撒母耳死后发生的。
  可能是一位跟随撒母耳学习的年轻先知,撰写余下的部分。另一个可能是祭司亚比亚他收集第一手的资料并完成这书。他曾与大卫同事,甚至与他一同度过逃亡的岁月。——马唐纳《撒母耳记上》

 

【写作日期】很难确实指出撒母耳记的写作日期。大概在主前一OOO年写作较早期的部分。事实上,书中没有关于以色列人被掳的资料(主前722年),所以可以肯定写作日期是在此之前。有些人相信提述以色列犹大的数据显示本书是在主前九三一年写成,当时正直以色列王朝分裂为二,有些用词在政治分裂前才可使用。例如在美国历史中,有些字眼可在一八六一年脱离联邦前使用,如(美国)北方人Yankees)和(美国)南方人Southrons)。——马唐纳《撒母耳记上》

 

【背景与主题】撒母耳记上、下勾画从主前十二世纪到十世纪时,神为以色列所作的事情。撒母耳(先知兼士师)、扫罗(被厌弃的君王)和大卫(牧羊人兼君王),是故事主要人物,也编织当中的情节。
  撒母耳被神兴起,从而结束士师时代,开展王朝的历史。在成长的日子里,他亲眼看到祭司的失败(以利和他的儿子为代表),以及引进先知的职任。撒母耳是当时最后一位土师和第一位先知(并非在圣经中提及的第一位先知——创二O7),他也是膏立以色列第一位君王的人。虽然他是利未人,但是他不属于亚论家族;然而,他作为一位祭司,显然得到神批准。他心清且全然奉献;而以利却是被沾污的,不顺服的。
  撒母耳记的主题是神以色列真正的君王,如何回答百姓的要求,把王权交予扫罗,然后是大卫及他的后裔。莫汝征把书卷,与圣经的主旨紧紧扣合起来:在大卫的王室家族里,他伟大的儿子耶稣基督最后道成肉身而来。基督在他的一生完完全全地彰显他的王权。他借着死亡和复活让所有相信的人,可以与他一同作王,也借着他作王(撒下七1-16;诗八九36-37;赛九7)。
  单从趣味看,撒母耳记上确引人入胜。不但因为书中记载重要的历史事件,而且这些历史事件交织三位极具风采的人物生平——撒母耳、扫罗和大卫。这卷书被他们的事迹组合起来。——马唐纳《撒母耳记上》

 

【内容】撒母耳记是旧约历史书的一部分,与约书亚记、士师记和列王纪有很密切的联系;旧约的整个故事由创世记的创造开始,结束于列王纪记载被掳到巴比伦。在这样广阔的背景之下,撒母耳记讨论以色列采取君主政体的这个重要过渡时期。故此,撒母耳记上开始记载最后的士师以利及撒母耳本人,随后是以色列第一位君主扫罗;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不是这个君主制度真正的开始。所以撒母耳记下继续以大卫的统治开始,他是犹大王朝的创始人,而且建立很好的模范,让他的继承者和后裔有所仿效。撒母耳记与士师记有很密切的关系,它们都提及早期的政治领袖就是『士师』;撒母耳记与列王纪也很有联系,它们都对大的生平作出结论,并且继而描述他的继承者所罗门王的统治。——《每日研经丛书》

 

【内容】撒母耳记是旧约历史书的一部分,与约书亚记、士师记和列王纪有很密切的联系;旧约的整个故事由创世记的创造开始,结束于列王纪记载被掳到巴比伦。在这样广阔的背景之下,撒母耳记讨论以色列采取君主政体的这个重要过渡时期。故此,撒母耳记上开始记载最后的士师以利及撒母耳本人,随后是以色列第一位君主扫罗;从某种意义而言,他不是这个君主制度真正的开始。所以撒母耳记下继续以大卫的统治开始,他是犹大王朝的创始人,而且建立很好的模范,让他的继承者和后裔有所仿效。撒母耳记与士师记有很密切的关系,它们都提及早期的政治领袖就是士师;撒母耳记与列王纪也很有联系,它们都对大卫的生平作出结论,并且继而描述他的继承者所罗门王的统治。——《撒母耳记上》圣经研读

 

【撒母耳记的目的】为何写撒母耳记及为谁而写呢?这是创世记至历代志所谓旧约的历史书常遇见的两个问题。许多人以为这些经卷的主要目的,乃是记录历史发生过什么事,完全为后代子孙的好处。从某方面来看,这种传统的观念不算错,因为每个国家都很喜欢知道他们过去的历史,特别是有关他们的创始人和英雄。毫无疑问,无数代的以色列人、犹太人和基督徒,已经发现古代犹大王国的诞生,是非常有趣和有启发性的,没有理由怀疑原来作者的动机,他定意将历史资料传递给他们那个时代和后代的人。

究竟这些资料的准确性如何,这是另外的问题,它也再次带我们进入更为引起争论之区域。近代学者在很广泛之文献范围和考古学的发现中,验证了列王纪的圣经材料;但很可惜我们不可以用这种方法来证实撒母耳记,我们甚至不能证明撒母耳或扫罗曾否存在过──虽然可能没有人会这样怀疑他们。因此,难怪许多学者在评估这卷书的历史性方面,有相当不同的见解。大 有否杀死歌利亚,抑或这只是一种传说?大 是否与押尼珥及其他人掷无关,是否这故事在撒母耳记下的记载有某方面掩饰,纯粹只有宣传的价值?对于这些问题,我们没有肯定的答案;但有一点是清楚的,如果我们否定这些圣经资料,那么我们便一无所知,只能求助于我们的想象力──因为再没有其他资料的来源。故此,很少有学者会整体上否认撒母耳记,否认它包括许多有价值的历史资料,因为也许除此以外,我们不能有其他数据源。

         还有,撒母耳记虽然具有历史性,但是如果我们以为作者惟一的目的,只是传递历史的话,这便错了。也许传记是对这卷著作的较好描述──它提醒我们主角是上帝自己。本故事不单提及撒母耳的品德,扫罗的失败和大 的成功,更讲到上帝在以色列重要时刻的工作。撒母耳记不单是历史,也是神学;在撒母耳记里的资料不单是历史教训,也是讲章。作者看见上帝的计划,成就在 百姓的历史上,他相信这些历史可以引出伦理道德教训,对当时的人用得 。——《撒母耳记上》圣经研读

 

【目的】本书详细记下由士师至大卫末期一百多年的历史。透过这段历史中三个重要人物,我们可以明白选民的王国制度;撒母耳奠定了王国的基础,为它准备了一切;扫罗试图建立王国,却失败了;大卫才是把王国建成的英雄。不但如此,本书重申神的信实:祂实践对列祖的应许,赐给选民一个君王(创十七6,三十五11,四十九10),并指出王与王权的永琠吽C大卫成了弥赛亚的预表,他的王国也象征了弥赛亚的神圣国度。——《新旧约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