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三章拾穗

 

【撒上三1「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

   〔暂编注解〕撒母耳渐渐长大(二26),此刻应是少年,(犹太史家约瑟夫推算他此时为12岁)。耶和华神的启示在士师时代一直很少,先知寥寥可数。因此神给小撒母耳的启示便显得分外重要。

         “不常有默示”。离经背道和缺乏预言,是以利时期的特色。

         1  应译作「耶和华的话语稀少,异象也罕见」,这是一幅可悲的图画,描写当时以色列人灵性的荒凉:神的启示停止了。

         不常有默示。被译为“常”的这个词来自动词paras,意思是“突发,”或“爆发。”所以这一表达的字面意义就是,“没有异象突发,”或“没有异象爆发。”前一句话大意是耶和华的话是“珍贵的”或“罕见的”,形容的是同时代的状况—灵感信息很少临到神的百姓。现在,更加特别的是,叙述者解释了这种状况为什么存在—神并不象别的时代那样经常在异象中向人们显现。更多强调启示发生的频率而不是启示的方式。

         这是圣经中第一次使用chazon,“异象”这个词,并且在撒母耳记这两卷书中只有这一处使用了这个词。chazon与也被译为“异象”的词mar'ah比较,就澄清了神启示祂拯救人类之计划的方式。chazon这个词来自一个意思是“领悟内部异象”的动词,而mar'ah却源自于一个意思是“在视觉上看见”的动词。这两个词都与chalom,“异梦”互换使用。mar'ah这个词常用在圣经的早期经卷中,形容来自神给人们的信息,要么是在梦里要么是通过天上的使者访问个人。当雅各启程去埃及时(创46:2),神“夜间,在异象[mar'ah]中”对他说话。雅各感到自已处在神圣的临格中,并且给雅各的启示与所多玛被毁灭之前三位天使造访时亚伯拉罕所领受的启示同样真实(创18:2-22)。同类的神圣启示也被称作异梦,chalom,与神警告亚比米勒关于亚伯拉罕的妻子的事时一样(创20:3-13)。当亚伦和米利暗发出煽动性言论时,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mar'ah]向他显现,在梦中[chalom]与他说话”(民12:6)。

         但以理频繁使用了这三个词。当他叙述四兽的异象时用的是chazon(但7:1,2,7,13,15)来形容这异梦chalom(但7:1),在这个异梦中将来的事件被象征性的描绘出来了。他在但8:1中也使用了chazon这个词。但是当但以理烦恼于这异象的意思时,他下到河边,那位被告知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mar'ah]”的天使加百列在那里向他显现。但是加百列在使这位先知坚强之后,说:“人子啊,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chazon]”(但8:16,17)。

         上天贵宾的造访给撒母耳留下的印记是那么真实,以至他在撒上3:15提到它时用的是mar'ah这个词。所以1节中的这句话并不是暗示神不愿意指导祂的百姓。然而,所强调的思想还是以色列属灵和理智的领悟力现在都处于低谷。

         「童子」:「少年」、「仆从」之意,犹太古史作者约瑟夫推测此时撒母耳大约十二岁。

         「稀少」:「珍贵的」、「罕有的」。

         「当那些日子」:许多学者认为是指士师时代,也有学者认为是以利当祭司的年代。

         「耶和华的言语稀少」:整个士师时代很少有神的启示,士师记仅记载两位先知 4:4  6:8 ,与五次由神来的启示 2:1-3  6:11-23  7:2-11  10:11-14 13:3-21

         「默示」:「异象」、「启示、「神谕」。

         「不常有」默示:「没有广传的」。

 

【撒上三1「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侍奉耶和华。当那些日子,耶和华的言语稀少,不常有默示。」

         不常有默示」,可译为「不普遍有异象」。箴言有一句话说︰「没有异象,民就放肆。」神的子民一没有异象,事奉就失去目标,许多的混乱就要接踵而来。

         他们虽然仍诵读摩西五经,那不过是留传下来的话语,是神从前所说的话,而不是神今日所说直接而新鲜的话。神的话语一稀少,生命就得不到供应;神的子民定规死寂、下沉,缺少该有的活力。──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1应译作「耶和华的话语稀少,异象也罕见」,这是一幅可悲的图画,描写当时以色列人灵性的荒凉:神的启示停止了。──《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三1~4这里给我们看见,神殿内柜前的灯虽然还没有熄灭,会幕的外表虽然还是与以前一样,但是神的同在快要离开了。这时,神不呼唤以利,却呼唤撒母耳;神不是把话告诉以利,而是把话告诉撒母耳。——《撒母耳记上》圣经研读

 

【撒上三2「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

   〔暂编注解〕「昏花」:原文是「开始(完成式)模糊」,意思是「已经模糊」。

 

【撒上三2「一日,以利睡卧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

         以利虽住在圣殿里,却因眼目不专一向主以致昏花,即使异象摆在眼前,他也看不见了。同时他又睡觉,失去儆醒祷告的生活,就是神要向他说话,他也必定听不见了。──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3「 神的灯在 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

   〔暂编注解〕“耶和华殿”指设在示罗的会幕,此时或为有门、有卧室的半永久性建筑物(看一7注)。“神的灯…还没有熄灭”是说守夜的时间将过,就快天明,灯仍点着。“神的灯”指圣所中正对陈设饼桌子的金灯台(出二十五30);依规定这灯应常常点着(利二十四2)。

         本节也可作“神的灯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在神的殿内约柜那里睡了”。有的解经家认为这几节所记的是当日一种住殿听神谕的过程,象《诗篇》十七15所说的经验。住殿听谕的人应该彻夜不睡,但睡觉也无妨碍,尤其象撒母耳这般年少。

         “神的灯”(圣所里的金灯台)从晚上到早晨在幔子外面点(利二四3;出二七20,21)。破晓时分,当撒母耳在约柜旁边躺下的时候,耶和华委任他肩负先知的事奉。

         灯还没有熄灭。放置在圣所南面的有七个分枝的金灯台永不能熄灭(见出27:20,21的注释)。灯的杯中充满着最好的橄榄油,象征着圣灵,大祭司早晚在隔开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前的香坛上香时要经理这灯(见出30:7,8的注释)。就象这些灯的光辉照亮了夜晚的黑暗一样,基督也是照亮黑暗世界的光,永远将祂的爱与牺牲的荣光照入人们心中的黑暗(见约1:4,5,9)。

         就像灯台照亮了古时的圣所一样,圣灵也提供属灵的灯光,通过它人们可以对救赎计划有更清楚的领悟。但是如果没有内部的光照亮灵魂,实际的灯光就没有什么价值。如果灵不在那里,圣所仪式的字句就没有意义(见赛1:11,13,15,16)。虽然领袖和百姓都随从了他们周围拜偶像国家的道路,但是各地都有象以利加拿一家谦卑的人保存了非常急需的属灵异象。

         「神的灯....还没有熄灭」:「神的灯」指「金灯台」 25:31-40。这灯不可以在清晨以前熄灭,因此表示此时夜间将过,快要天明。代下 13:11

         「在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直译是「撒母耳睡在耶和华殿内,神的约柜在那里」,而非是「神的灯在殿里」。约柜所在的地方是至圣所,照说应该是大祭司一年只能进去一次的地方,但以利居然安排撒母耳在该处睡觉。

         「耶和华殿」:指位于示罗的会幕。

         ◎看起来以利把许多重要的事奉都交给撒母耳,甚至自己去睡自己的房间而让撒母耳睡在圣殿至圣所中,这似乎显示出以利并不是非常重视律法的规定,对神的敬虔不足。我们自己是否会因为从事太过规律枯燥的事奉而失去了敬虔的心?

 

【撒上三3「 神的灯在 神耶和华殿内约柜那里,还没有熄灭,撒母耳已经睡了。」

         在圣殿里的灯,照主的吩咐是要常常点着的。但事奉神的人睡着了,无人修剪、加油,所以那灯差不多要熄灭了。

         撒母耳由于年纪太轻,究竟负不起太多太重的责任,所他在晚间也很自然的去睡了。这就是圣殿暗淡的原因。今天教会的光景,老的太老,幼的又太幼,少有人能负起教会的责任,为此教会的见证就不够强。──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3「神的灯 ...... 还没有熄灭」:大约是在深夜时分,天还未亮的时候,因为约柜前的灯只在夜晚点燃,到破晓时分便熄灭。──《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3 古代近东的培梦】初民相信在庙宇及其范围之内睡觉的人能够得知神明的计划。有些人甚至进行献祭仪式,在庙宇之内留宿一宵,以求得到这种启示。这种礼仪称为「培梦」(incubation)。在上古文学中,培梦都是纳兰辛和古德等君王寻求信息的方法。在士师时代乌加列的阿赫特(达尼珥求子)和凯雷特(凯雷特求子)的史诗,都提到过这种作法。撒母耳虽然是执行日常事务,明显没有期待启示的意思,他的经历仍可从庙字和启示普遍被视为有密切关系的角度来理解。现存的古代近东文学,并没有这种非故意培梦的例子。──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三4「耶和华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说:“我在这里!”」

 

【撒上410 撒母耳的梦?】主临到撒母耳,和他说话,他就起床到以利那里(10节),故此现代读者通常不会认为他的经历属于梦的一种。然而按照初民的定义,这些成分与梦是没有抵触的。

  在古代近东文学中(美索不达米亚、埃及、赫人,甚至希腊,都有例证),有一类异梦称为「听觉信息梦」(auditory message dreams)。埃及法老杜得模斯四世(主前十五世纪)、赫人君王哈图西利斯(主前十三世纪)、巴比伦王拿波尼度(主前六世纪)的梦,都是这个种类的著名例子。在这些例子中,这些梦的作用都是证实他们的王权或所推行的事业。

  神明在听觉信息梦中显现(见10节),有时能把人惊醒。梦的内容是神明说出来的信息,不是事件或象征性的形像。人说话回答神明的例子,也有好几个(如:拿波尼度)。故此,按照古代近东的标准,撒母耳的经历也可算为梦。──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三5「就跑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他就去睡了。」

   〔暂编注解〕「跑到」以利那里:「奔跑向」,显出撒母耳是听话机警的小孩,即使在睡梦中被唤醒,还是很快的跑到以利处。

 

【撒上三6「耶和华又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回答说:“我的儿,我没有呼唤你,你去睡吧!”」

 

【撒上三7「那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也未得耶和华的默示。」

   〔暂编注解〕撒母耳尚无直接与神接触的经验,未得过神的默示。“认识”指的是与神直接交通。

         在直接从神得启示的经验方面,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

         「认识」耶和华:「知道」,「藉由经验中体认」,圣经以此字来描述「性行为」。

         「还未认识耶和华」:意思是「还未与耶和华建立合宜的关系」。

         「未得耶和华的默示」:直译是「雅威的话也未向他揭示」。

 

【撒上三7「那时撒母耳还未认识耶和华,也未得耶和华的默示。」

         我们的生命若是幼稚,就会不认识神的声音。──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8「耶和华第三次呼唤撒母耳。撒母耳起来,到以利那里,说:“你又呼唤我,我在这里。”以利才明白是耶和华呼唤童子。」

   〔暂编注解〕是耶和华呼唤。当撒母耳第三次到以利面前时,这位上了年纪的祭司才认识到是神说了话。耶和华越过他去和一个还是童子的人交通,可能很容易在他心里产生一种职业上的嫉妒精神。然而,想起往年那神人的信息,以利可能得出结论认为这信息是给他的,并且可能推想神原本应该直接启示他。以利在这种情况下以正直对待撒母耳,应该受到极大的钦佩。虽然可能是第一次认识到神在预备另一个人填充他的职位,他却没有感到舍不得,反而通过给撒母耳最好的劝勉,尽其所能预备这童子担任重要的职位。撒母耳受教要认为自己是耶和华的仆人,预备听从祂的忠告并照祂的命令行事。对那些唯恐自己得不到职位所有的尊荣,唯恐别人代管本职工作的人,以利的经验是一个多么好的教训啊。

         「明白」:「分辨」、「了解」。

         ◎看起来以利的教导也不怎样,撒母耳和他自己一点都没想到神会对撒母耳发言。不过以利还算机警,至少知道神是活的神,所以三次以后就教导撒母耳正确的应对。我们现在的教导,是不是也否定了神会向人说话?

 

【撒上三9「因此,以利对撒母耳说:“你仍去睡吧!若再呼唤你,你就说:‘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撒母耳就去仍睡在原处。」

   〔暂编注解〕「耶和华啊,请说,仆人敬听!」:七十士译本没有「耶和华啊」。3:10 撒母耳的回答与七十士译本此处的记载一致。而且以色列人习惯不妄称神的名,连「耶和华」的元音位置都忘记,此处要撒母耳直呼「耶和华」,似乎不太可能。

 

【撒上三10「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撒母耳啊!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

   〔暂编注解〕“敬听”。这字词的意思是:静听而且准备遵从。撒母耳正在聆听神的话,并且决意顺服神。

         耶和华又来站着。因为这对年幼的撒母耳来说是个新经验,所以耶和华以某种没有详细描述的明确方式仁慈和蔼地表明祂的临格。在没有说一句话之前,这位老祭司和他的少年助手都有超自然能力临格的丰富证据,就像孩子受教于他们的父母一样,他们两个都被圣灵带到了乐于倾听并顺从的处境。如果耶和华的话临到象何弗尼这样的人,情况就不会是这样了。例如,当神的谴责在一方面临到扫罗时与在另一方面临到大卫时受到的接待是多么不同啊。扫罗充满了批评、托辞和自我辩白(撒上15:16-31),然而大卫由于多年顺服神,所以没有为自己的罪提出任何托辞,只是寻求一颗清洁的心和一个正直的灵(撒下12:1-14;参诗51:10103:12)。

         很可以问这个问题:耶和华为什么不直接跟以利讲话呢?以利似乎是一个真诚、谦卑的人,一个渴望和平与正义超过所有其它的人。因此,为什么把撒母耳带到这件事里呢?但是神不再跟以利和他儿子们交通了。

         「像前三次」:原文是「像前几次」。

         ◎「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显示此处是用可见、可听的方式显现。

 

【撒上三10「耶和华又来站着,像前三次呼唤说:“撒母耳啊!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请说,仆人敬听!”」

         撒母耳虽幼稚,却肯接受带领,就是以利的指教,他也谦卑接受。不然,将必因幼稚而失去神向他说话的机会了。许多青年人不能达到老练,常是因为自傲而看不起年长的人。

         神一共四次前来呼唤撒母耳,这说出神是何等的忍耐,且是出乎爱心的忍耐。神若能找得到合适的对象可以说话,祂就迫切地要向他说话。──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11「耶和华对撒母耳说:“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听见的人都必耳鸣。」

   〔暂编注解〕我必行。撒母耳多年以来都在一种邪恶的环境中生活,肯定看到了律法书中的指示与他所熟悉同伴-两位青年祭司的生活之间的不同。要是他询问他们,就只会受到生气的回绝。他的父母不在面前,无法给他建议,而且他犹豫不定要不要去接近以利本人。就象他心中反复考虑这件事一样,临到他的这同样的问题也会临到现今每个虔诚青年的心思:如果神的道规定了实施祂工作的确定原则,可是领袖们不但未能遵循这些指示,而且有严重的胡作非为的罪行,为什么祂还允许他们继续在圣职上服务呢?

         种子播下去并不是随即就可以收割,因为需要时间使果子达到成熟。品格的发展过程需要时间—试验(缓刑)的时间。对何弗尼与非尼哈是这样;对现今也是这样。最终神会使所有拒绝祂律例的人归于无有(诗119:118)。既然基督允许犹大充任一个他有机会成功的职位,祂也允许何弗尼及其兄弟被安置在一个他们可以通过依靠祂而变成可蒙悦纳的圣约传道人的职位。但是与犹大相似,以利的这两个儿子不愿意顺服祂的指导。通过允许自我成为至高的主宰,他们使得神赐给他们所必须的训练成为不可能。神知道他们继续自己乖僻的路线会发生什么,并在爱与琱[忍耐中警告他们结果将会如何。然而,就象犹大一样,他们拣选了自己的道路,最终只会实现许多世纪以后保罗所表达的真理:“顺着情欲撒种的,必从情欲收败坏”(加6:8)。撒母耳在他自己的经验中,证实了保罗的劝诫:“我们行善,不可丧志,若不灰心,到了时候就要收成”(加6:9)。

         「我在以色列中」:和合本此句前面少翻译一个「看阿!」我在以色列中。

         「耳鸣」:「两耳都必刺痛」。

         11~14本节至14节所记的神给撒母耳的启示,是二27神人对以利说过的话。撒母耳把听到的告诉以利,以利立刻明白确是耶和华向少年撒母耳说话。他顺服地接受这刑罚(18节)。

         1114 撒母耳作先知的第一个考验,就是把一个刺耳的、不幸的信息带给以利。他通过了这个考验,成功了。(三18)。

 

【撒上三12「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

   〔暂编注解〕「始终」:「从开始到末了」、「完全」、「彻底」。

 

【撒上三12「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

         神借着年幼的童子向年老的长辈说话,这是不正常的光景。──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13「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

   〔暂编注解〕“自招咒诅”。就是使自己变得卑劣受咒诅。“禁止”。更可作:责备。一个家庭悲剧的缩影:孩子反叛家长管教失败。

         「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应该译为「他知道这罪孽,自己的儿子自招诅咒,却不禁止他们」。

 

【撒上三13~14凡定意不听从神命令的,即使是献祭,也不能赎罪或得神的喜悦,这是旧约先知一向传讲的资讯。(参撒上15; 22-23; 1:10-15; 5:21-24; 6:6-8)──《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三14「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说:‘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

   〔暂编注解〕「赎去」:「赦免」、「遮盖」。通常祭司犯的罪是可以用祭物来赎罪的 4:3-12

         ◎撒母耳领受的信息与 2:27-36 神人的信息一致,不过撒母耳年纪小,应该不会知道神人的预言。照说同样的事情神不必启示两次,因此这个启示主要是要让以利知道神已经选召撒母耳。

         ◎当时的人相信在庙宇中睡觉能够得知神明的计划,有些人甚至用一些献祭仪式来求梦。不过撒母耳显然不是刻意求梦,而当地的文献并没有出现这种「非刻意求梦」的例子。

 

【撒上三15「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不敢将默示告诉以利。」

   〔暂编注解〕撒母耳不敢。在这个罪恶的世界里,要做耶和华的代言人决不是容易的。当以利亚警告亚哈迫近的饥荒时,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但是他无畏的顺从了,神也使自己对结果负责了。撒母耳还仅仅是个童子!他在幼年时期就不得不学会不怕人的脸色,正如基督不怕面对祂那个时候的领袖们的脸色一样,虽然祂那时也只是一个12岁的孩童!

         「殿门」:会幕本身应该没有门,此处指的应该是会幕所在地外围的门。经文中「殿」和「会幕」混用,可能表示会幕此时是建立在比较稳固的建筑物中,有围墙和门保护原先的会幕。

         「不敢」:「害怕」。

 

【撒上三15「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不敢将默示告诉以利。」

         神向撒母耳说话,目的就是要他代表神来说话。神将话托付给人,人如果惧怕因代表神说话而招致亏损,就不敢传讲;这是有亏神的托付。保罗却是神的旨意,就没有一样避讳不传(徒廿27)。──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15早晨起来开了殿门“撒母耳睡到天亮,就开了耶和华的殿门”(三15)。这句话中,自然有双方的意思;(1)开了有形的殿门——这是表明童子尽职。以利的儿子,皆年长于撒母耳,独撒母耳早起来,开门扫地,可见他是个殷勤尽职的孩子。(2)开了无形的殿门——当时神与人的交通,端赖撒母耳,所以那属灵的殿门,更是需要撒母耳来开,殊非有属灵人,不能通灵界,幸有通灵的小撒母耳,可以开启天上的殿门,使神与人藉以交通。我们今天是否像小撒母耳早起开殿门呢!首先要开心殿的门(启三20),继而要藉祷告开教会的门(林前三16)。——贾玉铭《圣经要义》

 

【撒上三16「以利呼唤撒母耳说:“我儿撒母耳啊!”撒母耳回答说:“我在这里。”」

 

【撒上三17「以利说:“耶和华对你说什么,你不要向我隐瞒;你若将 神对你所说的隐瞒一句,愿他重重地降罚与你。”」

 

【撒上三18「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诉了以利,并没有隐瞒。以利说:“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

   〔暂编注解〕以利并未因神的责罚而积极地改变以往的做法,反倒持听天由命的消极态度。

         「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直译是「愿他照自己眼睛(看为)好的去做」。

         ◎以利虽然有软弱的地方,但是他基本上还是顺服神而行,即使这结果是要对他不利。

         ◎不过以利听到两次这种指责,他似乎对其儿子的罪也没有进一步的反应,这似乎显示以利的个性软弱。不然即使他愿意顺服神,照说也可以积极处理罪恶的问题,不必姑息到最后让神自己处理。

 

【撒上三18「撒母耳就把一切话都告诉了以利,并没有隐瞒。以利说:“这是出于耶和华,愿他凭自己的意旨而行。”」

         一个忠心的先知,必定是从神那里听见甚么,他就说甚么;不敢加多,也不敢减少。

         愿祂凭自己的意旨而行」,这并不是信而顺服的态度,凡而是刚硬不肯悔改,流于自暴自弃的光景。──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18以利并未因神的责罚而积极地改变以往的做法,反倒持听天由命的消极态度。──《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三19「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

   〔暂编注解〕这是撒母耳为先知代神说话的证明,因为出诸神,所以一句也不落空。

         “落空”。即不能应验。

         所说预言不落空是撒母耳被神立为先知的明证。

         耶和华与他同在。以利的太阳即将落下了,而撒母耳的太阳却已经在升起。基督忍受了与天父隔绝的剧痛,但神却从未领导祂的百姓经历与祂隔绝的全然黑暗。对十字架上的基督来说,祂看上去是独自踹酒榨,然而祂的父却正在那里与祂一同受苦。对撒母耳来说,在多年观察他周围的罪恶之后,似乎有可能,要么是神假装看不见罪恶,要么就是祂对人类的计划已经改变了。但是,撒母耳并不知道神已经等了多久,才可以真实地给予一个年轻人祂的灵,并托付祂在地上圣工的领导能力。

         例如,当扫罗失败时,他并没有马上被替换。许多年之后,他仍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心思并顺服一位仁爱天父的指导。但是顽固与批评不久就让路于对神圣领导的反抗,同时骄傲与自我辩白使他丧失了属灵的美德。然而,在扫罗被试验的期间,大卫却受邀坐在万王之王的脚下,预备接管以色列的领导责任。

         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撒母耳自然有许多要学习,但是作为一个年幼的人,他是受训于顺从神呼召的学校中。发现一个少年渴望学习神的道路并决心不顾任何代价顺从祂,这对耶和华来说必是多么喜乐的一件事啊。难怪当他几乎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就被人们接受为先知了!

         「一句都不落空」:直译是「一句都不落在地上」。

 

【撒上三19「撒母耳长大了,耶和华与他同在,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

         撒母耳因常活在神的同在中,与神有不断的交往,为此神藉他所说的话,无一不应验,因为出于神的话,没有一句不带能力的。──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20「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

   〔暂编注解〕“从但到别是巴”是当时通用的一句形容全以色列地的话。但(拉亿)在以色列极北,别是巴则在最南端(看士二十1)。

         “从但到别是巴”(约150英里,或241公里)的说法,是指以色列从极北到最南的整个疆界(比较士二○1)。

         「从但到别是巴」指以色列全地,由最北到最南(参士20:1)。

         「但到别是巴」:「但」是以色列的北界、「别是巴」则是以色列的南界,「但到别是巴」表示「以色列全国」的意思。

         ◎当神与撒母耳同在,撒母耳讲话就完全成立,以致大家都知道撒母耳代表神发言。这个时代,是否有讲话一句都不落空的传道人呢?

 

【撒上三20「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

         一个神的仆人如果说话带着圣灵的能力,这就是他蒙召为先知最有力的明证。不需要先知学校的文凭,也不需要任何人的介绍信。一个神所用的仆人,不需要发通告,登报纸来宣传,因神会亲自印证。──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撒上三20「从但到别是巴」指以色列全地,由最北到最南(参士20:1)。──《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三21「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

   〔暂编注解〕以利生时,撒母耳的生活和工作都在示罗。示罗被毁,他住在自己的家乡拉玛,拉玛便成为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他在这里作他们的士师、先知和祭司(一19;七17;十五34;十六13;十九1819,2223;二十五1;二十八3),死后也葬在这里。

         撒母耳是以色列人历史山最伟大的一位士师,影响力遍及全国,帮助全民过渡到强盛的王朝时代。

         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大多数注释者都同意1节的第一句属于第3章的最后一句,因为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作战并不是撒母耳的建议。由于直到约柜在基列耶琳许多年之后,才再次提到撒母耳,可能以色列的权贵们曾拒绝请教这位新近被公认的先知(撒上7:3)。将神的约柜抬离示罗这件事绝没有与神的这位先知商议(见3节的注释)。但是那些曾拒绝听从耶和华有关向祂献上敬拜之指示的人,会带着迷信的恐惧看待约柜,认为它是一个法宝,其魔力会保证他们任何一种祝福。

         然而,以色列人都公认撒母耳与以利两个儿子之间的不同,并且那些有属灵思想的人来到这位新先知这里寻求忠告和帮助。他们知道他反对以利及其家庭的预言,并且深信他的蒙召是出于神。当领袖们犯错时,许多人都允许自己生活的道德质量下降。但是总有少数人并不按照社会地位高于他们之人的行为转离义路。

         「显现」:「被看见」、「成为可被看见的」,透过的途径就是后面的「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

         3:1 说「当那些日子没有广传的默示」,而此处说「撒母耳把神的默示传遍以色列地」,揭示了一个新的时代的来临,神的默示开始被传开。

 

【撒上三21「耶和华又在示罗显现,因为耶和华将自己的话默示撒母耳。撒母耳就把这话传遍以色列地。」

         将神自己默示的话传给神的子民,这是作神仆人独一无二的原则。传道不是传自己的话,传道乃是传神的话。── 陈则信《默想撒母耳记上》

 

【思想问题(第3章)】

 1 神何以选择向撒母耳说话?撒母耳初得启示时,是一个怎样的人?参2:18, 21; 3:1, 7

 2 以利对撒母耳的成长有影响吗?你何以晓得?

 3 以利听见神要施的审判后,以什么态度反应?这是否可取?

 4 试从3:19-21了解先知的特征和使命。参申13:1-5; 18:15-22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