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四章拾穗

 

【撒上四1「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

人则在亚弗扎营。

   〔暂编注解〕非利士人是从地中海北岸小亚细亚经克里特岛来到迦南沿海居住的民族(士十三1注),骁勇善战,又掌握铸铁工艺。他们的骑兵配上铁制刀枪,在平原上作战,极占优势。亚弗在约帕港东北约18公里,非利士人在此安营,说明其势力已接近以色列心脏地带。

         “以便以谢”意为“帮助之石”,地点不详,应距亚弗不远,此石和撒母耳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间所立之石以便以谢不同,后者纪念神帮助以民战胜非利士人。

         “非利士人”。非利士人,或“海上人”,从克里特(迦斐托,摩九7)和爱琴海的其它岛屿迁移到地中海东岸来,并且定居在巴勒斯坦南部的沿海平原,该地区后来称为非利士。非利士人是一个强大而好战的民族,他们在参孙、撒母耳、扫罗和大卫时期,都是以色列人最大的威胁。“以便以谢”的意思是“帮助之石”(比较七12)。“亚弗”。位于非利士人区域北边一个具战略价值的边境城市,在约帕东北面十一英里(17.7公里)。

         「非利士人」:原意为「外来者」或「异方人」,原为海上民族,由革哩底 (参摩9:7 及其他爱琴海的岛屿迁移到地中海东岸的巴勒斯坦南部平原,从士师时代至大卫时代,一直为以色列人最大的外患。

         「亚弗」:位于沙仑平原往埃及的大路上,在约帕附近,今雅肯河的发源地。

         非利士人。士师记说以色列曾受非利士人奴役40年(士13:1),在那段期间,参孙作这地的士师20年(士15:2016:31)。以利的士师身份要么紧接着参孙,要么与他交迭。以利作士师40年(撒上4:18)。当以利变得这么老迈以致失去了对国务的控制时,非利士人可能就感到他们寻求控制这个丘陵国家的时候到了。既然知道中央政府是在示罗,他们自然就会向它进军。

         安营在亚弗。亚弗即“堡垒”或“围墙”,源自一个意思是“强制”、“强迫”、“把握”的动词。这座城池一直被认为是安提帕底,一个在沙仑平原的城镇,在约帕西北约111/4英里(18公里)处。这样的话,距离示罗就不会超过25英里(40公里),约柜从示罗被抬到战场上(撒上4:10,11)。除了安提帕底之外,没有明确的已知地点可以被认为是亚弗。亚设支派的亚弗(书19:30,31)太靠北边了,不值得考虑。鉴于亚弗的意思是“堡垒”的事实,这个名称可以应用于各种要塞,或者是永久的或者是暂时的。

         七十士译本在 4:1 前面还有「在那些日子,非利士人聚集,要和以色列人打仗」。这段话显示战争是由非利士人挑起,照发生战争的地点看起来,也的确比较可能是非利士人挑起战争。

         「非利士」:是巴勒斯坦西南部沿海的居民,他们来自加斐托,于公元前十二世纪进入巴勒斯坦。有迦萨、亚实突、亚实基伦、以革伦、迦特五大主要都市。

         「以便以谢」:字义是「帮助石」,详细地点不详, 5:1 的以便以谢与此处是同一地点,但与 7:12 的以便以谢很可能是不同地点。

         「亚弗」:位于示罗西方约35公里 ,约帕港东北约18公里,是现代的Tell Aphek

 

【撒上四1「以色列人出去与非利士人打仗,安营在以便以谢;非利士人安营在亚弗。」

         「非利士人」:原意为「外来者」或「异方人」,原为海上民族,由革哩底 (参摩9:7 及其他爱琴海的岛屿迁移到地中海东岸的巴勒斯坦南部平原,从士师时代至大卫时代,一直为以色列人最大的外患。

         「亚弗」:位于沙仑平原往埃及的大路上,在约帕附近,今雅肯河的发源地。──《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1 铁器时代初期的政治气候】在晚铜器时代(主前15501200年),政治强权不断互相争夺巴勒斯坦的控制权(见:书九1的注释)。随着海上民族于主前一二○○年来到(参看下一个注释),这些强国若非被彻底消灭(如:赫人),就是失去威胁能力(如:埃及)。到了铁器时代(士师记本段所述的年代),权力僵局已被权力真空所取代。没有强权争取控制本区的结果,是小国开始考验自己的实力,建立地方性的「帝国」。在铁器时代初期利用这时机的是非利士人。后来大卫和所罗门又在叙利亚─巴勒斯坦建立起具有相当势力的帝国,无需担心美索不达米亚、安那托利亚、埃及的干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1 非利士人】士师记和撒母耳记上下闻名的那些非利士人,是主前一二○○年从爱琴海一带移居至巴勒斯坦之海上民族的一部分。学者一般相信就是这海上民族,驱使赫人帝国衰亡,并且摧毁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沿海多个城市,如:乌加列、推罗、西顿、米吉多、亚实基伦等;然而他们牵涉在这些地区只有间接证据而已。位于梅迪内哈布的著名壁画,描绘了他们和埃及法老兰塞三世打仗的战况。描述特洛伊城之围的荷马史诗,也反映了这个大规模的人口转移。这些来自克里特、希腊、安那托利亚的人,大概以塞浦路斯岛为发动攻击的基地。海上民族被逐出埃及之后,这个后来被称为非利士人的部落在巴勒斯坦南部沿海定居,建立了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米克纳遗址)、迦特(萨非遗址)、迦萨五个都城。──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1 以便以谢和亚弗】这两处地方都是在山地和平原之间某个重要山隘的附近。这地区位于非利士以北(距离非利士五大城市最北面的以革伦二十哩左右),示罗以西约二十哩。按考证亚弗是现代的拉斯艾因(Tell Ras el-Ain),又名亚弗遗址(Tell Aphek),在雅康河畔。早于主前十九世纪的埃及碎陶咒诅文献,和杜得模斯三世(主前十五世纪)的行程表,都提及过它的名字。考古学家在此发现了这时代非利士人定居的证据。至于以便以谢的位置则较不确定。如今不少学者都相信它是位于山地边缘,在山隘中与亚弗遥遥相对,在其东面两哩,今名伊兹伯特萨尔塔(Izbet Sartah)的遗址。这个小城镇(半英亩)建立于士师时代末期,于主前十一世纪初期被弃置。在此出土的,包括了最古老、最长篇的原始迦南文字。陶片上刻了八十三个字母,但没有连贯的文字,学者鉴定为字母表。部分学者相信这是早期的以色列文字。──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四2「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摆阵。两军交战的时候,以色列人败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战场上杀了他们的军兵约有四千人。」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败在。先前有许多的场合都是神指导以色列的军队前去与他们的敌人作战,并且每当他们照着祂的命令去做时,胜利就是他们的。然而,这次的情况就不同了。他们把约柜抬入战场(3节)结果被非利士人掳去的事实,证明以色列人是被一种相信自己力量的错误信心推动,才发动了这次战争并指望一次轻松的胜利。他们上去作战,不是谦卑地信靠神,而是由于骄傲,自以为有聪明、有能力。当神与他们同在时,任何敌人都不能在他们面前站立;当神不与他们同在时,失败是必然的。

         「四千人」:四个「千」,这个「千」可能是军队单位或者是家族单位,不一定是「一千人」的意思(应该少于一千人)。

 

【撒上四3「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A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从史事知道,有神同在便可战胜敌人,许多胜利都是抬着约柜在营中得来(民十3336;书三17;六89等)。可是他们犯了异教的错误,以为象征神同在的约柜就是神自己(7节),把约柜运到前线,神就会喜悦他们,替他们作战。

         约柜象征神的同在和能力,以色列人却迷信地把信心放在约柜上而不是放在神里面。

         「约柜」:象征神与人同在,提醒以色列人神与他们所立的约。以色列人却误信约柜本身具有法力,以为有了它便可作为护身符,保证神的同在。他们以这行动代替内心真正的悔改(参耶7章),结果带来更大的失败与羞辱。

         为何。当近东信奉多神教的众民遇到挫折时,他们通常会推断他们的神对他们生气了,应该更加认真地予以安抚,好避免将来更坏的苦恼。鉴于以色列当时消沉的信仰状况,以色列人对耶和华持有极其相似的态度就不足为奇了。也许在以利秉政期间,过去的胜利导致了一种自信,弄瞎了他们的眼睛,使他们看不到自己需要神。因为领袖们任性固执地为了他们四围民族的神而离弃祂,所以神只好允许他们自食其果。他们没有在神面前谦卑己心,反而把约柜仅仅当作一个保证成功的法宝,藉以证明了他们对神的迷信态度。

         没有一点来自上头的忠告,权贵们就建议,百姓也同意某件以前从未想过的事。他们距离圣所只有几英里远,如果约柜在他们中间,胜利肯定就是他们的了。神临格的这个宝贵象征盖着它的罩布,被服役的利未人从它在幔子内的安息之所抬了出来(民4:5,6)。考虑到以利儿子们过去的行事作风,毫不奇怪他们可能会忘记所有尊敬的礼节,急匆匆地赶几英里路到了军队那里,盼望可以避免更多人被杀。

         但是因为约柜是神临格的象征,又因为领袖们拒绝了神圣的指导,所以神就不能为他们的利益伸手抑制他们了。要是领袖们谦卑己心从罪路转离,他们就可以象后来的年岁一样被先知指导了。在基督的日子,群众盲目随从了他们的祭司的领导,大声喊着说:“祂的血归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身上。”所以同样地,在以便以谢的以色列军队面对灾难时,想抓住他们自己想象的救命稻草,大声呼叫说现在可以保证胜利了。有组织的社会团体,不管是政治的还是宗教的,其祸福大部分都取决于其领袖们的态度和行为。

         然而个人却可以独立于团体,决定自己的属灵命运。虽然撒母耳分担了当时愚蠢荒唐行为的结果所带给以色列的羞辱,但这并没有阻止他个人蒙神悦纳。当亚哈的日子,领袖们转向巴力时,以利亚感到只有自己一个人是承认并侍奉永生神的。然而耶和华告诉他在以色列还有数千人没有改变他们对神的信仰和忠诚。

         「长老」:原文是复数形态,指「长老们」。摩西时代有七十个长老 11:24-25

         「示罗」:位于以色列中央山地主要道路以东三公里,伯特利东北北十五公里处,曾经是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 7:12-15显示示罗毁于此时,当地的考古发现也支持这样的说法。

 

【撒上37 战事中使用约柜】神圣战士的主题描述己方的神祇与敌方的神祇作战,把他击败。亚述视匿甲为战王,伊施他尔为战争女神。迦南的巴力和巴比伦的玛尔杜克都是神圣战士。这不是「圣战」,因为古代近东并没有其他种类的战争。大部分军队作战前都会预先祈祷观兆,以保证神祇的同在,又会携同神祇的纛或偶像,以象征其同在。主前九至八世纪的亚述君王经常提到神明的纛率领他们。约柜是耶和华的纛,代表主在以色列人面前开路,带领他们的军队进入迦南。这概念与神明加添君王武器的力量,在他面前或身旁作战的亚述信念,并没有很大的分别。古代近东几乎所有的军队, njhhhh,m领导军队得胜。──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四4「于是百姓打发人到示罗,从那里将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的约柜抬来。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与 神的约柜同来。」

   〔暂编注解〕以利两个作恶的儿子如果正直,应该不让约柜抬出;现在反得意扬扬与约柜同来。父亲以利在示罗忧心如焚(13节),无力制止。以色列人忘记当年誓约(申二十九章),虽抬来约柜,神也不会在他们中间。

         “二基路伯上”。或作:两个基路伯中间。在会幕里,约柜的盖子两边各有一个精金的基路伯。他们张开的翅膀合成一个弯拱形,中间就是神同在之处(出二六1722)。

         「基路伯」: 1.绣于隔开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 26:31-33 2.安在约柜上边施恩座的两头。  25:18-21  3.所罗门圣殿装饰的一部分,并刻于圣殿墙上。王上 6:23-30  代下 3:7 4.旧约时代的认知,神乃坐于基路伯立侍两旁的施恩座上垂听人祷告。 王下 19:15  80:1  99:1  37:16  5.神坐着基路伯飞行,借着风的翅膀快飞。  18:10  6.犹太人的观念上,基路伯也担任神宝座的护卫。 以诺书 71:7

         「约柜」:常大约一公尺左右,宽和高都是70公分左右。四边有环,可以穿上金杠用来扛抬。详细的构造可以参考 25:11-22

         ◎当时中东的军队都有祭司、占卜者与可携的圣物同行,以便在战场上求问。此时,约柜就是被当类似的功能使用,可是这次神并不帮助他们。我们也应该很清楚,神不是我们可以操纵的,即使是「祷告」,也不能强迫神做违反他旨意的事。

 

【撒上四5「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以色列众人就大声欢呼,地便震动。」

 

【撒上四6「非利士人听见欢呼的声音,就说:“在希伯来人营里大声欢呼,是什么缘故呢?”随后就知道耶和华的约柜到了营中。」

 

【撒上四7「非利士人就惧怕起来,说:“有神到了他们营中。”又说:“我们有祸了!向来不曾有这样的事。」

   〔暂编注解〕神到了。非利士人有许多神,他们显然公认以色列的神与他们的众神不同。虽然7节中表示神的这个词是复数形式,'Elohim,但动词却是单数。但8节中的动词却是复数—在真神神和他们那些在亚实突庙里的众神之间的一个清楚的对比。

         7~8 非利士人把约柜尊为偶像,认为那是以色列人的一位神。

 

【撒上四7~9非利士人也看约柜如同以色列人所拜之神的化身。他们风闻以色列的神过去打败埃及人的神迹,不禁大为恐慌,于是决心死拚,以哀兵上阵,结果扭转逆势,大败以色列人。──《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四8「我们有祸了!谁能救我们脱离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从前在旷野用各样灾殃击打埃及人的,就是这些神。」

   〔暂编注解〕这些大能之神。表示“大能”的词是'addirim,“宏伟的,庄严的,”暗示非利士人承认神的能力崇高强大,这是他们从神过去对各国各民的作为中学习到的。他们因而感到绝望,差不多准备认输了,但他们却鼓起勇气,以一种痛恨的决心至死反抗成为几年前还被他们奴役之人的奴隶的命运。

         4:8 显示非利士人听过神的事迹,而且相当害怕神。

 

【撒上四9「非利士人哪,你们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来人的奴仆,如同他们作你们的奴仆一样。你们要作大丈夫,与他们争战。”」

   〔暂编注解〕「要刚强,要作大丈夫」:原文是「要奋勇自强,成为男人」。

 

【撒上四10「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败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杀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

   〔暂编注解〕「向各家奔逃」:意思是「彻底被打败了」。 4:3 虽然打败,还是回到军营中,现在已经直接逃回家了。

 

【撒上四11 神的约柜被掳去,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杀了。」

   〔暂编注解〕以利二子被杀,初步应验了神人的预言(参2:3)。

         神的约柜被掳去。说到这件事时,诗篇作者说:“祂离弃示罗的帐幕,……又将祂的能力交与人掳去,将祂的荣耀交在敌人手里……祭司倒在刀下”(诗78:60-64)。虽然以色列人获胜的希望比敌人的希望大,虽然他们以必胜的信心投入战斗,但他们还是彻底失败了,每一个幸存者都逃跑了,不是象3节中所说的逃回营里,而是“各向各家奔逃。”表示家的这个词是'ohel,意思是“住处,”“居所,”传达的意思是这次的失败是那么大,以致每个人都不得不转而寻求个人的安全,尽最大的可能跑回家去。

         何弗尼和非尼哈。约瑟夫说以利当时已经辞去了大祭司的职位,让给了非尼哈,但是当约柜离开示罗时,他指示他的儿子们“如果他们伪称要使约柜幸免于被掳的话,那么他们将不会再到他面前了”(《古代史》卷11. 2)。要是这两个青年人在过去热心随从耶和华的领导,象他们现在要在敌人面前热心保护神临格的物质象征一样,那么以色列后来的历史可能就大为不同了。他们已经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神的领导,现在要使他们认识到就连生命本身都依赖于完全顺服神。但是这教训他们认识到的太晚了。

         ◎神的约柜被掳去,与其说是神的失败,不如说是神要藉这个事件让以色列人知道神是无法操纵的,也要报应以利的两个儿子的恶行。

 

【撒上四12「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

   〔暂编注解〕“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是悲哀的表示。示罗城后来也遭毁灭(诗七十八60;耶七12;二十六6)。考古学家证实,示剑毁于主前1050年左右。

         撕裂衣服和头蒙灰尘,是为死人哀悼或为国难哀伤的表现。

         「衣服撕裂,头蒙灰尘」:这是当时的人表达哀伤的记号。

 

【撒上四12「当日有一个便雅悯人从阵上逃跑,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来到示罗。」

         「衣服撕裂,头蒙灰尘」:是败亡的讯号。──《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12 示罗】示罗的遗址按考证是塞农废墟,大约在伯特利和示剑之间的中点。这个占地七英亩半的遗址位置极具战略性,并且土地肥沃,水源可靠,很方便就能到达贯通以色列心脏地带的南北大道。本章虽然没有提及示罗被非利士人所毁,耶利米书七1215却显示它毁于此时。当地发现的铁器时代一期废墟颇具规模,亦有大火烧毁的痕迹。──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四13「到了的时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观望,为 神的约柜心里担忧。那人进城报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来。」

   〔暂编注解〕「观望」:「监视」、「等候消息」。以利的眼睛已经不好了,所以此处应该是「等候消息」的意思。

         「呼喊」:「哭号」、「哀求」。

 

【撒上四14「以利听见呼喊的声音就问说:“这喧嚷是什么缘故呢?”那人急忙来报信给以利。」

 

【撒上四15「那时以利九十八岁了,眼目发直,不能看见。」

   〔暂编注解〕九十八。希腊文版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解释为“九十”(见撒上2:22的注释)。

 

【撒上四16「那人对以利说:“我是从阵上来的,今日我从阵上逃回。”以利说:“我儿,事情怎样?”」

 

【撒上四17「报信的回答说:“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杀的甚多!你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并且 神的约柜被掳去。”」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逃跑。如果有一位寻求神之面的领导,以色列的历史将会多么不同啊。尽管自私的领袖们寻求自己的荣耀过于神的荣耀,并且因此为失败开了路,但祂还是没有掩耳不听认真地寻求祂面的任何一个个人的呼求。尼布甲尼撒使耶路撒冷人数减少的事实,并没有禁止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们与耶和华属灵生活的交通,竟把福音带给许多掳掠他们的人。亮光照耀在最黑暗的夜晚,最好的品格常常是在可能存在的最坏的环境中培育的。神有能力使可怕的耻辱时刻变为荣耀的时机良辰,不仅对以色列是这样,对所有人也都是这样。

 

【撒上四18「他一提 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因为他年纪老迈,身体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师四十年。」

   〔吕振中译〕他一提到神的柜,以利就从他的位子上往后跌倒在门旁;脖子折断,就死了;因为他年老体重。以利作士师治理以色列四十年。

   〔暂编注解〕以利也在士师之列。40年当为一略数,他作士师的年代很可能也是参孙在南(士十三∼十六章)、耶弗他在北(士十一章)作士师的时候。以利之死宣告士师时代的终结。一个随己意行的民族正面临灭亡,就象以利的儿媳所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以色列的荣耀就是神,人若离弃正道,凭抬住约柜,不能强神为他们工作。

         以利之死和约柜的被掳是神最严重的警告:祂自己的选民犯罪,所受刑罚决不会轻过不信神的人。

         以利听见约柜被掳,所受的打击比听见儿子的死讯更大。圣经只在这里指出以利既是士师,也是祭司。

         「门」旁:应该指「城门」。 4:13 在七十士译本是写成「坐在城门旁的位上,观望道路」。

         4:18 似乎可以看出以利在乎约柜超过两个儿子的生命。

         ◎「身体沉重」: 2:29 神责备以利家用神的祭物肥己。

         ◎以利虽然有很多缺点,但是他还是关心神的约柜,无奈神已经定意要惩罚以利的两个儿子(应该也定意要惩罚以色列人),终究是导致悲剧收场。人的遭遇常常是长期累积导致的,短期来看,好像神无能,不理会以色列人,长期来看,才发现神的心意相当深奥。我们是否会被短期的事件影响了我们对神长期的善意与终究掌权的信心呢?

 

【撒上四18 <syncBible ref=撒上4:18>领袖的德行,反映他的王国甚至时代盛衰】 以利身兼以色列的士师和大祭司。他的死亡标志着以色列士师的黑暗时代的终结,那期间大多数人民不理会神。不过,撒母耳也是士师,他的一生看到以色列人由士师秉政过渡到王朝时代,开始了以色列人在下一个世纪所经历的大复兴。圣经没有说谁接续以利作大祭司(因为撒母耳并不是亚伦的子孙,所以他不适合作大祭司),但是撒母耳在以色列全地为他们举行重要的献祭,实际上代行了大祭司的职务。──《灵修版圣经注释》{\LinkToBook:TopicID=528}

 

【撒上四19「以利的儿妇、非尼哈的妻怀孕将到产期,她听见 神的约柜被掳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产。」

 

【撒上四20「将要死的时候,旁边站着的妇人们对她说:“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却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

   〔暂编注解〕「放在心上」:「留心」、「注意」。

 

【撒上四21「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 神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暂编注解〕以迦博一名的意思是“无荣耀”,哀伤此子生不逢时。

         “以迦博”的意思是“没有荣耀“。失去约柜表示荣耀已经不在以色列当中。

         「以迦博」:字义是「没有荣光」。

 

【撒上四21「她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这是因 神的约柜被掳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以迦博」:原文意思为「没有荣耀」,因为神的荣耀离开了以色列。──《串珠圣经注释》

 

【撒上四22「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 神的约柜被掳去了。』」

   〔暂编注解〕荣耀离开。“以迦博”这个词来自两个希伯来词'i kabod,字面意义是:“不光荣的”,或“不名誉的”。它被非尼哈的妻子定义为:“荣耀离开[字面意义是:“逃亡”]以色列了。”本章结尾描述了一位青年女子,她虽然嫁给了一个邪恶自私的大祭司,但却没有与他的性情有份。她对自己的丈夫和公公之死的关心显然是出于自然的感情;但她更关心约柜的丧失,这是她虔诚献身于神和圣事的一个证据。甚至就连家人的死亡也没能使她放弃对丧失约柜的关心。当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时,她有一个孩子生在以色列的示罗,这能带给她的安慰很小。虽然生活在一个败坏的时代,但这位不敬虔之人的妻子,却是真虔诚的人—在国家困惑混乱时期还有比这更大的勇气么?

 

【思想问题(第4章)】

 1 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攻取耶利哥城时,也曾把约柜抬去(书6:6),且大大得胜。如今,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交战,他们照样把约柜抬到阵上,又何以会战败呢?

 2 神吩咐以色列人造约柜的本意如何?参出16:33-34; 25:21-22; 17:4, 10。它与以色列民族的命运有何关系?当时的以色列人对约柜有正确的认识吗?何以见得?

 3 「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神的约柜被掳去了。」你同意以利儿妇的结论吗?为什么?

 4 以色列人处理约柜的方法和态度甚有偏差。今天教会在办事的原则与方法上如何得免重蹈他们的覆辙呢?

 5 思想以利的一生并分析他的成败。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