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五章拾穗

 

【撒上五1「非利士人将 神的约柜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

   〔暂编注解〕亚实突为非利士人位于地中海旁的五个大城之一(六17)。

         “亚实突”,位于地中海沿岸,在耶路撒冷以西三十三英里(53公里),是五个非利士大城之一(比较六17)。

         「亚实突」:后名亚锁都(参徒8:40),在地中海岸耶路撒冷以西五十三公里(三十三英里),为非利士人五大城邦之一(参6:17,也是大衮神庙的所在地。

         非利士人。仔细研究诗78:60-64和耶7:1226:6,9表明神不仅允许非利士人在以便以谢打败以色列人,而且还向东北追赶他们直到示罗。非利士人留下部分军队看守他们已经从以色列获得的战利品,因为他们是从以色列营(撒上5:1)启程返回平原诸城的。我们有关于示罗约在此时被毁灭的考古学证据。无论如何,可以相信当约柜被取走时,圣幕的服务就停止了。

         以利死了,宗教服务的中心约柜落到敌人手里了,落在少年撒母耳肩上的责任是多么可怕呀!甚至在约柜返回几个月之后,对撒母耳来说,周游各地去鼓励百姓并防止国家的宗教生活崩溃也确实是一件繁重的任务,因为数世纪以来人们已经习惯认为示罗就是他们共同生活的中心。耶和华“使他所说的话,一句都不落空”(撒上3:19)表明人们公认他是以利的合理接任者,虽然在20年后撒母耳才被正式授予祭司的职权(撒上7:1-15)。

         「亚实突」:位于耶路撒冷以西。早期亚衲族人住在这里 11:22,后来成为非利士的五大城市之一 撒上 6:11 )。距离海岸只有四公里。

         1-12  约柜在非利士地带来咒诅:非利士人将神的约柜抬到他们的大城亚实突,不料却带来了一连串的灾祸,约柜所到之处,无不遭殃。

 

【撒上1 亚实突】亚实突距离海岸约三哩,在耶路撒冷正西面。遗址的地点位于现代亚实突市南面约三哩半。它的卫城占地二十英亩,下城则超过一百英亩。乌加列文献提及这城是个贸易中心,考古的挖掘也在卫城找到了晚铜器时代大规模定居的遗迹。在此的迦南城市被海上民族所毁,非利士人接而在此定居,这城遂成为非利士五大都城之一。撒母耳时代的铁器时代遗迹是在遗址的第十个文化层,属非利士文化。这时本城已有优良的城防,并且开始从卫城往下城扩建。这文化层至今未有庙宇出土。──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2「非利士人将 神的约柜抬进大衮庙,放在大衮的旁边。」

   〔暂编注解〕大衮是非利士人所拜的农神(士十六2123及注)。非利士人把耶和华当作诸神中的一位,心想耶和华既如彼大能(四8),若将约柜供奉在大衮神庙中,岂不也可以得到耶和华的护庇。在他们眼中,大衮是主神,约柜只摆在大衮神像的旁边。可是第二天,这轻重的位置对调了,大衮神像倒在约柜前。

         “大衮”是非利士人管植物的神。在古代文献里,巴力有时被称为“大衮之子”。

         「大衮」:是非利士人主要的神祗,一说是鱼神,另一说是司农业五谷之神(参士16:23注)。

         大衮庙。非利士人主要的神庙之一,大衮是他们的主神。外邦诸神从不被认为不愿意与别神联合,并且非利士人可能感到将以色列的神与他们已经知道多年的神一起尊荣很幸运。他们可能把约柜放在大衮旁边,计划向他献大祭,象他们在数年前参孙被掳时所做的一样(士16:23,24)。那时他们是向以色列的战士夸胜;现在他们就会因推测俘虏了以色列的神而狂喜了。有些人认为被译为“大衮”的这个词与希伯来词dag有关,意思是“鱼”,这个神腰部以上象人形,以下象鱼。在莱亚德的《尼尼微》中,有对一个来自霍尔萨巴德描绘亚述人和亚兰沿岸居民之间的一场战争的浅浮雕的描述。这浮雕显示的是一个形象,上半截是一个有胡子的人,下半截是鱼。有些人认为“大衮”这个名字源自dagan,意思是“谷物,”所以非利士人的这个神是一个五谷的神代表生产力。虽然他一半是人一半是鱼,但不一定就是海神。

         「大衮」:是一个管理五谷和菜蔬的农业神,有文献显示他是巴力的父亲。此神流行于公元前2000年的米所波大米。非利士人应该是搬到巴勒斯坦以后才多接纳这个神址。

         ◎当时的人认为战争也是两国守护神的争战,得胜的一方也表示神明胜过对方的神,因此把约柜抬入大衮庙,就象征神已经被大衮征服。

 

【撒上2 约柜当作战利品存于庙内】约柜存于庙内是表示以色列的神耶和华,战败后成为大衮的俘虏。战场之上的败绩显示其衰弱,在为主的大衮面前屈为奴役象征其地位卑下。相信可能还继续有受辱的机会。这作法和得胜君王对待被俘君王的手段十分相似(见:士一67的注释)。神像被夺为战利品的例证,古代有好几个例证。玛尔杜克的神像曾经被哈纳人(Hanaeans,主前十七世纪)、以拦人(主前十三世纪)、亚述人(主前七世纪)从巴比伦掳走,每次都终于得以归还回庙。此外,沙马士的神像亦于西帕尔被苏特人(Suteans)所掳(主前十一世纪)。这是主前八至七世纪亚述人的惯例,而且以赛亚也预言巴比伦的偶像将会遭到被掳的厄运(赛四十六12)。亚述王以撒哈顿亦提到要将敌人的神明掳为掠物。──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3「次日清早,亚实突人起来,见大衮扑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就把大衮仍立在原处。」

   〔暂编注解〕扑倒。他面伏于地好像在恳求一样。

         约柜被非利士人掳去与归还,撒上5:31.放在帐幕的约柜被人从示罗抬到以色列人在以便以谢的营地,被非利士人掳去,并被带到亚实突,可能途经伯和仑和亚雅仑谷。2.非利士人将约柜放在大衮庙,却发现大衮反复被摔倒,并且在百姓中有瘟疫。3.为了逃避瘟疫,海岸的各城将约柜送到了迦特。4.神的手攻击迦特城,造成极大的灾难。所以迦特人把约柜送往以革伦。5.事情就这样了,当神的约柜来到以革伦,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说他们将以色列神的约柜运到我们这里,要害我们。约柜从以革伦运回以色列。约柜连同赔罪的金物放在一辆新车上,由未曾负轭有乳的母牛运到伯示麦。6.因为以色列人的不敬而有灾难临到他们身上,所以约柜被运到基列耶琳,在那它被存放在亚比拿达的家中。

 

【撒上五4「又次日清早起来,见大衮仆倒在耶和华的约柜前,脸伏于地,并且大衮的头和两手都在门坎上折断,只剩下大衮的残体。」

   〔暂编注解〕偶像在约柜前仆倒两次,第二次更毁坏了。那是神对非利士神明的审判。

         并且大衮的头。次日早晨大衮不但又仆倒了,而且他的头和两手都被从他的身子上折断,并被扔在神庙的门坎上,就是所有进庙的人都必须踩踏的地方。既然被剥夺了理智与活动的象征,他就以他真实的丑陋躺在那里,只是一具畸形的残躯。

         「仆倒....脸伏于地」:「臣服敬拜」的象征。

         「只剩下大衮的残体」:原文是「只剩下大衮在上面」,七十士译本作「只剩下大衮的躯体」。此处是象征大衮被斩首,支解尸体的意思。

 

【撒上五5「因此,大衮的祭司和一切进亚实突大衮庙的人,都不踏大衮庙的门坎,直到今日。」

   〔暂编注解〕古人迷信门坎为鬼神的居所,故进出不踏门坎。“直到今日”是说直到写此书之日。

         「不踏大衮庙的门坎」:这是非利士人宗教习俗之一(参番1:9),而本章即此习俗的由来。

         不踏大衮庙的门坎。祭司们不会踏在门坎上,而是跳过它。当西番雅说:“到那日,我必惩罚一切跳过门坎的”(番1:9)之时,想到的是不是就是这事呢?

         「不踏大衮庙的门坎」:根据学者的研究,到了公元第一世纪,迦萨地区仍然有这个习俗。不过许多民间宗教习俗都有这种禁忌,台湾的庙也有类似的禁忌。

 

【撒上5 门坎为圣】门坎通常是整块的石头,横置于门洞的底部,凸出地面少许。门枢插在门坎两端凿出来的孔洞上,凸出的门坎防止门扇逆开。门户通常被视为神圣而脆弱的地方。迷信者以为踏在门坎之上,在门外出没的邪灵就能乘机进入屋内。非利士人可能比较偏向如此解释大衮的遭遇。从近东到远东,由叙利亚、伊拉克,而至中国,类似的迷信观念都继续存在,然而古籍中对这迷信看法的资料却付诸厥如。──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6「耶和华的手重重加在亚实突人身上,败坏他们,使他们生痔疮。亚实突和亚实突的四境都是如此。」

   〔暂编注解〕神像的仆倒与跌毁只是表面的、象征的。神的全能表现在偶像和偶像后面的力量做不到的事上。“痔疮”有的译为“恶疮”。希腊文《七十士译本》有个附加的经文:“遍地发生鼠患,在城中造成严重的人命和财产损失”(参看六45)。这种恶疮可能是一种与鼠同来的瘟疫。神行事按自己的旨意,人不能勉强祂;可也不容非利士人夸耀自己的神,并夺去代表耶和华神的约柜。

         “痔疮”。字根意义是“肿胀”,指肿块或溃疡。这些溃疡可能是腺鼠疫的症状,因为老鼠毁坏他们的地(六5)。

         「痔疮」:原文「毒疮」,有人认为这里所指的乃是黑死病(鼠疫)所引致的横 肿大症,因为当时非利士各城市正患鼠祸(参6:5)。

         痔疮。这种灾祸的典型症状是疼痛,像瘤一样肿胀。

         「痔疮」:原文是「肿瘤」、「痔疮」,很多学者认为这是「淋巴腺鼠疫」,不过这种并似乎是比较晚期才出现,因此这里到底是哪一种疾病,我们目前并无法确知。

         七十士译本在 5:6 又加上「他使老鼠危害他们,充满了他们的船,进入了他们的地,整城市的人都非常惊慌」。这可能是用来解释6:11 的金老鼠。不过原文到底有没有老鼠这一段,学者间则是意见分歧,因为很可能他们认为「多人同时生痔疮」这种瘟疫是老鼠传染的。

 

【撒上6 非利士人的灾病】经文中提及老鼠(在本节中一句只保存于七十士译本的话,以及六4),显出这是传染性的疾病,可能是腺鼠疫。译作「痔疮」的希伯来语字眼,大可用来形容这种疾病发生在腹股沟淋巴结的症状。然而一个问题是,古代近东在这么早的时期并没有腺鼠疫的记载,因此又有学者提出,这是透过鼠类污染食物传播的杆菌性痢疾。但这说法若对,这疾病和肿疮的关系却又难以解释了。──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7「亚实突人见这光景,就说:“以色列 神的约柜不可留在我们这里,因为他的手重重加在我们和我们神大衮的身上。”」

 

【撒上五8「就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聚集,问他们说:“我们向以色列 神的约柜应当怎样行呢?”他们回答说:“可以将以色列 神的约柜运到迦特去。”于是将以色列 神的约柜运到那里去。」

   〔暂编注解〕迦特是非利士人五个大城之一,在亚实突东约20公里(参六17)。非利士的领袖不信把约柜掳来与亚实突人患病有甚么关系,可能只是巧合(参六9);决定把约柜移往迦特,也许迦特的神或者以革伦的神会比耶和华更有力量。

         迦特” 。非利士的五个大城之一(六17),在亚实突以东十二英里(19.3公里)。

         「迦特」:为非利士五城之一,位于亚实突以东十九公里(十二英里)。

         我们应当怎样行呢?。大衮在约柜面前的狼狈难堪似乎在非利士众首领的心中引起了一种对天上神的怨恨,和对大衮更大的效忠。他仍旧是使他们在战场上获胜的神,并且他们已经通过把约柜委托他保护向他表示了敬意。即使他们承认大衮在单打独斗中不行,他还是他们的神,他们拒绝向承认创造万物之主的至高权威这种思想屈服。按照所有异教的推理,一场城市流行病的打击是来自既赐福又降祸的至高神的作为;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除掉令人不愉快的神临格的象征。但是不偏待人的神却急于要非利士人认出祂对他们天意眷顾的恩赐,就象祂要犹太人认识到的一样。

         然而,既然确信不疑的事与他们的意愿相反,非利士人就仍持同一看法。法老也是这样。但是原不必要这样。尼布甲尼撒就没有让骄傲控制自己,并且通过神保护之能的重复启示,达到了从他的偶像崇拜转离并敬拜天上神的地步(但4:24-27,34,35)。正如神曾向法老显示祂对灾祸的抑制之能一样,祂现在向非利士的众首领显明其使这场扫荡他们国土的流行病停止的能力。骄傲使他们不作别的,只让他们摆脱在他们看来是极大的绊脚石,而这绊脚石正是神为他们预备的得救方法。

         「他们回答说:可以将以色列神的约柜运到迦特去」:七十士译本与马所拉经文都可以翻译为「迦特人回答说:运到我们那里」。

 

【撒上8 非利士五城的首领】这五城的统治者似乎有同等的权柄。用来形容他们的字眼大概是非利士用语,大部分学者相信其字根来自海上民族的语言(希腊语或别种印欧语系的语言)。在没有足够资料以前,要进一步分析其政治关系是不可能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8 迦特】学者暂时考证迦特为以革伦/米克纳遗址以南五哩的萨非遗址。非利士五城之中这城最接近犹大。这遗址虽然证实了铁器时代文物的存在,却没有什么挖掘活动。此城位于以拉谷旁,这谷是沿海平原前往耶路撒冷附近山地的主要通道之一。──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9「运到之后,耶和华的手攻击那城,使那城的人大大惊慌,无论大小都生痔疮。」

   〔暂编注解〕“痔疮”。参看第五章6节的脚注。

 

【撒上五10「他们就把 神的约柜送到以革伦。 神的约柜到了,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说:“他们将以色列 神的约柜运到我们这里,要害我们和我们的众民。”」

   〔暂编注解〕以革伦也是非利士人的大城,在亚实突东北约10公里(参六17)。此城拜巴力西卜(王下一2)。

         “以革伦”。非利士的五个大城之一(六17),在迦特以北六英里(9.6公里)。

         「以革伦」:也是五城之一,位于迦特以北约十公里(六英里)。

         以革伦人就喊嚷起来。非利士人的自私和轻信通过每个城市依次把约柜送到邻城的行为例证出来了。最后,它到达了非利士五个主要城市中最北的以革伦。那城的人喊嚷起来,是对不经他们同意就强加给他们之事感到愤慨。这里被译为“喊嚷”的词来自za`aq,“在警报中大声呼喊”,而在12节中的合城“呼号”来自shawe`ah,“求助的恳求。”

 

【撒上10 以革伦】按考证以革伦是梭烈谷内的米克纳遗址,在耶路撒冷西南约二十哩,距离地中海十五哩。遗址中有占地四十英亩的下城,十英亩的上城,以及两英亩半的卫城。一九八○年代初期开始的挖掘为本城提供了清楚的描述。以革伦在王国时代以出产橄榄油闻名(精炼厂超过一百个)。一九九六年在当地出土的一个碑文(鉴定为主前七世纪的文物),提供了西闪族语非利士方言的首个案例,用腓尼基文字写成。本城在这时代的城防,是一道超过十呎厚的泥砖城墙。考古学家在此挖掘到一座这个时代的大型公共建筑物(面积超过2,500方呎),相信是宫殿/庙宇的复合式建筑。他们若是正确,这建筑物很可能就是安放约柜,和众首领会谈之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五11「于是打发人去请非利士的众首领来,说:“愿你们将以色列 神的约柜送回原处,免得害了我们和我们的众民。”原来 神的手重重攻击那城,城中的人有因惊慌而死的;」

   〔暂编注解〕约柜接连移放了三处地方,每到一城,瘟疫随生,范围之广,死亡之多,可从“合城呼号,声音上达于天”的话(12节)看出,证明确是耶和华神的手重重落在他们身上。

         ◎此处虽然仅提及亚实突、迦特、以革伦,但 6:17-18 可以看出非利士的五座城市都受到击打。而这三个城市所受的攻击,一个比一个严重。

         ◎神虽然要惩罚自己的百姓,教导他们正确的道路,但也不是可以被随意轻慢的。发生在亚实突的事件,也许被看成「巧合」,到了连续在两三个城市发生一样的事情,非利士人也应该知道大事不好了。不知道非利士人在这样的经历中学到什么?他们虽然是多神的民族,应该也会对神有着特殊的观感吧。

 

【撒上五12「未曾死的人都生了痔疮。合城呼号,声音上达于天。」

   〔暂编注解〕“痔疮”。参看第五章6节的脚注。我们从非利士人夺取约柜的事件得到一个颇为清晰的教训:用不正当手段得到的东西,无论是多神圣,总不能为拥有它的人带来祝福。

 

〔撒上五和六章〕撒上五章和六章的故事告诉我们,约柜会保护自己。

 

【思想问题(第五章)】

 1 非利士人得了约柜,何以会成为他们的咒诅?耶和华在大衮庙中及在非利士人身上所作的,目的是要彰显些什么?参赛40:18-26; 彼前1:15-16

 2 今日我们是否坚信耶和华是世上独一真神,任何偶像都是虚假无能的,任何灵界恶魔都要降服在至高神脚下?我们对神的态度是否过于随便、甚或不敬?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