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二章拾穗

 

【撒上十二1「撒母耳对以色列众人说:“你们向我所求的,我已应允了,为你们立了一个王,」

   〔暂编注解〕撒母耳既已为以民立王,攻成身退,本章是他告别前的训诫,要求会众为他行事为人的纯全作证(15节)。

         在撒母耳的告别演说中,他为自己公正的管理作辩护,并且把领导权交给扫罗的支派。不过,撒母耳仍继续他担当祭司和先知的职分。

         我已应允了。神的国度是基于自由选择的原则的。神从起初知道末后的事实并不以任何方式限制人做他自己的各项决定。当神在百姓进入巴勒斯坦之前就使他们知道他们要求立一个王的时候会来到时(申17:14),祂并不是在表达祂在这件事中的旨意,而只是向他们展开会发生之事件的进程。

         你们向我所求的。神已经赐给他们一个符合他们理想的王,至少就外表来说是这样,并且似乎也符合神期望的属灵标准。过去的几个月中,扫罗已经证明自己拥有神的灵。他举止安静,忍耐对待他的敌人们,在耶和华面前谦卑,顺从先知的忠告,在作战中精力充沛,在紧急事件中果断坚定,并且最先自我牺牲。

         为你们立了一个王。要是耶和华允许以色列举行一次选举的话,较大支派的政治热望无疑就会导致混乱和痛苦的分裂。通过掣签,从最小的支派中选出了一个人。以色列应该认识到继续需要神圣的指导。即使现在照他们的愿望有了一个王,他们也必须记得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见亚4:6)。他们原应该一直乐于随从他们的士师撒母耳,他曾在他服侍的几十年中带领他们经过了许多危机。但是现在他们喜爱的君主制政府形式已经不能撤回地确定了,撒母耳努力向他们说明领袖不可以走的太快,超过百姓愿意跟从的速度,而且领袖的行动必须受限于百姓的自愿选择。虽然他感觉到了前面的危险,但他心中对他们没有一点怨恨,无论如何他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离弃他们,任他们自行其事。

         1-25  撒母耳引退及立王的训词:撒母耳在吉甲给扫罗举行登基大典,将领导以色列各支派的政权移交扫罗,自己则仍继续执行祭司、先知的职分。他在交职仪式上自白,并训勉全体会众。

 

【撒上十二2「现在有这王在你们前面行。我已年老发白,我的儿子都在你们这里。我从幼年直到今日,都在你们前面行。」

   〔暂编注解〕◎「在你们前面行」:有「领导」、「带领」的意思。不过原文还真的是「在你们前面行」。现今我们的领导者,真的能够在我们的前面行走吗?或者我们中间作为领导者的,真的是以身作则成为众人的榜样吗?

         「我」从幼年:虽然撒母耳提及他的儿子,不过此处及后面仅用单数的「我」,不把他的儿子包括在内。

 

【撒上十二3「我在这里,你们要在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面前给我作见证。我夺过谁的牛,抢过谁的驴,欺负过谁,虐待过谁,从谁手里受过贿赂因而眼瞎呢?若有,我必偿还。”」

   〔暂编注解〕“眼瞎”是说人受贿后对坏事视而不见。撒母耳可能因二子的败行受过不少的苦(八3),他自己行为清白,守正不阿。贿赂、欺负、虐待等等或均为他的儿子所为。

         “他的受膏者”指新膏立的扫罗王。他在扫罗面前庄严说明他作以民领袖的清廉,供新王学习。

         撒母耳在百姓面前重申自己的诚实与正直(对比于他儿子的失败;比较八3,5)。

         「受膏者」:指扫罗。

         「牛 ...... 驴」:乃概括一切农村社会的财产(参出20:17)。

         「贿赂」:带有掩饰的企图,指用金钱遮掩犯过错者的过失。

         我在这里。这位上了年纪的先知并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百姓现在由于近来的胜利以及立王的快乐而极其兴奋,撒母耳努力使百姓冷静地清点神以往的作为,并通盘考虑将来的前途。在现在建立的君主政体之下,撒母耳作为士师的服务就不再需要了。王会用战士围绕自己(撒上14:52),并且撒母耳的道德影响力会被扫罗掌握的政治势力所遮蔽。然而撒母耳仍然可以是神的代言人,并且仍然可以是神的灵藉以指示祂百姓的通道。

         对撒母耳来说,这是一个大危机的时候,他感到在很大程度上他即将提出之信息的使人信服的质量依赖于他自己品格的正直。除此之外他的信息就不会有什么分量。从他出生的时候他们就认识他;他们都知道他作为先知的工作;他们都目睹了他作为士师和先知的行为;他们知道他可做模范的品格;他们个人都熟知他判决的公正与公平;他们都乐意承认他从未因公肥己;他们都确信他生活的唯一目标就是履行神为他们的福利发出的命令。

         撒母耳的一生清楚地显明了品格象植物一样,是逐渐成长的。从他的童年时期起,一种奉献的精神就控制了他的才能。就象体液是供应植物生长的要素一样,圣灵成了一种内在的、安静的力量渗透他所有的思想、感情和行动,直到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的生活是遵照了那神圣的样式。撒母耳匀称的品格是在圣灵的指导之下履行义务的个人行为的结果。现今也是这样,“凡是完全顺服神权能的人,神的灵必在他们里面烧尽罪恶”。今天的人也完全可能成为一个撒母耳,象基督降生之前一千年一样。

         「他的受膏者」:此处是指「君王」,也就是「扫罗」。以后这个字变成是「救赎主」的专有名词,且音译为「弥赛亚」。

         12:3 对照 8:11-17 显示出撒母耳要强调他与王的差异,他没有夺去任何人的财物。此处的「夺过」、「抢过」、「受过」,原文与 8:11-17 的「派」、「取」一样,编号都是3947

         「眼瞎」:原文是「遮住眼睛」。

 

【撒上十二4「众人说:“你未曾欺负我们,虐待我们,也未曾从谁手里受过什么。”」

 

【撒上十二5「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有耶和华和他的受膏者今日为证。”他们说:“愿他为证。”」

   〔暂编注解〕◎我们离开某个职位之前,能否也像撒母耳这样的宣告?说自己真的没有愧对神的托付?

 

【撒上十二6「撒母耳对百姓说:“从前立摩西、亚伦,又领你们列祖出埃及地的是耶和华。」

   〔暂编注解〕是耶和华。他们都曾蒙召见证的这位耶和华就是“立”—字面意义是,“造成”—摩西和亚伦的那一位。祂就是保护他们脱离法老的报复,并把他们从为奴之家带出来的那一位。可是通过寻求一位王,他们就暗示即使当他们定居在自己的城市不再为奴时,神也不能保护他们脱离四围列国的掠夺。

         612 撒母耳继续复述神向以色列行公义的历史。

         6-12  以古训今:藉神在历史中的作为及百姓屡次叛逆神的事实,指示以色列人今天求王乃得罪神,因神现在仍然作王。

         618撒母耳追述耶和华神拯救以民的往事,指出要求立王,是忘记神、不要神。如果现在所立之王和百姓都能尊神为大,听从祂,与他们立有约的神会帮助看顾他们。

 

【撒上十二612 历史时距】出埃及记十二40说以色列在埃及居留了四百三十年。列王纪上六1说从出埃及到圣殿奉献共有四百八十年。扫罗登基在奉献圣殿之前可能达八十年之久。换言之撒母耳在短短五节之内,概述了八百至八百五十年的历史。这就如一个现代的演说家在一百字之内,讨论了基督教自十字军时代至今的短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二7「现在你们要站住,等我在耶和华面前对你们讲论耶和华向你们和你们列祖所行一切公义的事。」

   〔暂编注解〕「讲论」:是法庭用语,意思是「辩护」、「抗辩」。

 

【撒上十二8「从前雅各到了埃及,后来你们列祖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差遣摩西、亚伦领你们列祖出埃及,使他们在这地方居住。」

 

【撒上十二9「他们却忘记耶和华他们的 神,他就把他们付与夏琐将军西西拉的手里,和非利士人并摩押王的手里,于是这些人常来攻击他们。」

   〔暂编注解〕「付与」:原文作「卖」字。

         「夏琐 ...... 非利士 ...... 摩押」:乃士师时期以色列人的三大强敌。

         他们忘却耶和华。曾在埃及被偶像崇拜者们包围着,又住在实行最可耻的崇拜形式的列国中间,以色列发现要成为神特别的子民,并用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作见证来对付生活中复杂的问题是困难的。敬拜的形式于是就象现今服装的样式一样固定了。要有极大的勇气才能抵挡民意的潮流,而很少有人愿意尝试这样做。在移往埃及之前许多年,罗得曾感到他和他的家庭可以住在所多玛而不受他们流行风俗的影响。然而他所做选择的结果是悲哀的。神禁止以色列人与当地的偶像崇拜者有任何同盟。但是,他们厌倦了战争,却认为与迦南人亲密联合是更好。结果是受到摩押王伊矶伦(士3:12-14)、耶宾的将军西西拉(士4:2)、非利士人(士13:1)以及其他人可悲的压迫。

         「付与」:原文是「卖」,也就是「交给」的意思。

         「夏琐将军西西拉」:参考 4:1-24

         「摩押王」:参考 3:12-30

 

【撒上十二10「他们就呼求耶和华说:‘我们离弃耶和华,侍奉巴力和亚斯他录,是有罪了。现在求你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我们必侍奉你。’」

   〔暂编注解〕“〔诸〕巴力和亚斯他录”。参看第七章34节的脚注。

         他们就呼求。这个呼求由两部分构成:(1)自认任性不随从他们的指导者,(2)恳求救助,伴随着从那时以后要忠心侍奉神的许诺。但是人似乎永远不能向别人的经验学习。他随心所欲直到几乎太迟了,最后,在全然的绝望中,承认自己需要外来的协助。他就认为已经学到了自己的教训永远不会再跌倒了。

         例如,所罗门进入了生活的实验室并试验了每条可能通向幸福的道路。但是通过每一试验他发现只有虚空和心灵的苦恼(传1:14,172:11,15,17,23,26;等等)。最后他得出结论说敬畏神并遵守祂的诫命构成了人全部的义务(传12:13)。但是即使有这样的鉴诫在人们面前,他们不久还是忘记了这位智慧人的结论,直到他们亲自经过了同样的道路并心悦诚服地证实了人种的是什么,收的也必是什么。

         「巴力」:这个字字面意义是「主人╱所有人」, 通常是指迦南人的神哈达(Hadad)。巴力是迦南多神教中伊勒(El)的儿子,负责风调雨顺,因此是农产之神。伊勒是较隐匿的神祇,而巴力则是诸多作为的神祇,因此古代近东极为盛行敬拜巴力。旧约中巴力的别名计有:巴力比力士(Baal-berith 9:4 )、巴力毘珥(Baal-peor 25:3 )、巴力迦得(Baal-gad 11:17 )、巴力西卜(Baal-zebub, Baal-zebul 王下 1:2 )。耶洗别将腓尼基人敬拜巴力米尔夸特(Baal-melqart)的风俗引进以色列。迦南人称叙利亚人之神哈达(Hadad)为巴力,因此同一时期的旧约作者往往将之统称为复数的「众巴力(诸巴力)」(Baalim)。此字又可解为「众丈夫」、「众主人」或「众君主」,隐喻淫乱。有很多先知也采用这隐喻 2:1 及下, 3:1 及下, 3:6 及下等等。

         「亚斯她录」:常被当成巴力的妻子,是掌管战争与生育的女神。叙利亚北方的人称之为亚拿特神(Anath)。乌加列文本中的亚拿特神常以「童贞女」的形像出现,是巴力的妹妹,与巴力一样是诸多作为的神明。这些生育神祇的敬拜仪式每每包含放荡堕落的行为,包括献婴孩为祭,迦南地尤以为烈。

 

【撒上十二11「耶和华就差遣耶路巴力、比但、耶弗他、撒母耳,救你们脱离四围仇敌的手,你们才安然居住。」

   〔暂编注解〕比但当为巴拉之误。9节提到西西拉,而巴拉是打败他的人(士四14)。否则,此人便是一位没有记名的士师。

         “比但”。可能是一个不知名的士师(然而,他在这论证里有什么作用呢?),但这可能是抄写员的错误,原本应作巴拉(如七十士译本和叙利亚译本;比较来一一32)。

         「比但」:此名未见于士师记中,古译本一般认为是文士抄写之误,改译作「巴拉」(参士4:6; 11:32)。

         耶路巴力。基甸的别名,使人想起他毁坏巴力祭坛的时候(见士6:25-32)。

         比但。没有士师名叫“比但。”希腊文版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和亚兰文圣经都读作“巴拉。”希伯来字母d与字母rn和字母k很近似(见创10:425:15的注释)。另外的人认为“比但”是“押顿”(见士12:13,15),指出这两个名字在希伯来文中比“比但”和“巴拉”更为类似。

         耶弗他。当亚扪人初次尝试收复基列地时以色列的勇士(士11)。耶弗他告诉亚扪人:他依赖神的能力保护以色列拥有这片土地(士11:24),他战胜亚扪人与扫罗后来的胜利同样彻底。

         撒母耳。七十士译本的亚兰文和路西安修订或修正本是“参孙”而不是“撒母耳”,可能是因为认为撒母耳太谦虚了不会提到自己的名字。别的学者认为“撒母耳”原来是被后来的一位圣经抄写员附在页边的,从而最终被承认为正文了。但是虽然由于字母之间的相似性,希伯来名字“巴拉”可能容易被误认为“比但”,甚至更有可能是“押顿”被误认为“比但”,但是由于字母的相异性,“参孙”决不不会被误认为“撒母耳”。

         「比但」:字义是「审判中」,不像 12:11 其他士师记中的人名,此名没有出现在士师记中,不过七十士译本作「巴拉」,也就是 4:1-24 中出现的那一个巴拉。比但有可能是另一个没有被记载的士师,也有可能就是「巴拉」。

         「撒母耳」:有一些古老译本作「参孙」,不过撒母耳放在此处也没有不对。

 

【撒上十二12「你们见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就对我说:‘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其实耶和华你们的 神是你们的王。」

   〔暂编注解〕◎「亚扪人的王拿辖来攻击你们」:这个应该不是 8:1-7 的主因,但是可能是原因之一,不管怎样扫罗刚刚打胜仗,撒母耳就拿这个作为立王原因之一。

 

【撒上十二12 神的王权】出埃及记以降,经文一直发展的观念是耶和华为以色列人争战,以致祂受推崇为战士与君王。约书亚记一再表示以色列的胜利是主的胜利。耶和华被公认为他们的王和勇士,引领他们在战争中得胜。圣经有众多的经节,形容耶和华是王(如:出十五18;民二十三21;士八7;撒上八7,十19)。然而神是王的概念,并非只见于以色列。玛尔杜克(巴比伦)和巴力(迦南)二神都制服了海洋──他们仇敌的化身(分别名为查马特和雅姆)──来彰显其王权。在争战中建立秩序,被高举为王,和设立居所,都是古代近东文学描述宇宙性战事中穿插的主题。具体一点来说,亚述人就宣称亚述神是君主,在位的亚述王基本上只是他世上的代表而已。其分别是以色列和其他国家不同,截至此时为止仍然没有在世的对应角色。神被视为兴起军事领袖和赐与胜利的那位,证明了祂才是引领他们在战争中得胜的君王(见八7的注释)。从今开始,扫罗在世上的王权就是耶和华在天上作王的反映。──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二13「现在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这里。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

   〔暂编注解〕1318 撒母耳警告以色列人,只有当他们敬畏耶和华,不再背逆祂,王才会实现所预期的拯救。

        13-18  对立国的忠告:虽然立王一事神所不悦,但只要百姓敬畏神,听从神的命令,仍可得享神佑。最后撒母耳以打雷降雨的神迹印证这忠告的严厉性及真确性(17)。

 

【撒上十二14「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侍奉他,听从他的话,不违背他的命令,你们和治理你们的王,也都顺从耶和华你们的 神就好了。」

   〔暂编注解〕你们若敬畏耶和华。以色列人除了因胜利而喜乐外,虽然既不是为了将来也不是为了神在过去的保护性引导,却冠立扫罗为王了。就象亚当一样,通过他自己的自由选择权,选择了一种与神圣旨意相反的生活方式,所以现在以色列也孤注一掷将要影响全国后来的生活。虽然如此,神还是向以色列众军保证,要是他们承认自己对祂的依赖,接受祂的忠告,并照祂的吩咐而行,祂就必给他们神圣的指导。

         12:14 原文最后没有「就好了」,因此节的语意并不十分清楚,不过基本上就是说明如果以色列人和他们的王顺服神的话,就不至于被神击打。

 

【撒上十二15「倘若不听从耶和华的话,违背他的命令,耶和华的手必攻击你们,像从前攻击你们列祖一样。」

   〔暂编注解〕倘若不听从。以色列在要求立一个王这件事上已经反抗了神。他们在过去经常反叛,然而每次他们向耶和华呼求时,帮助就来临了。

         耶和华的手。他们不能说神的手曾一直反对他们。祂曾一再地保护并拯救了他们,即使在他们因自私和愚昧一次次地转离祂的时候。祂试图引导他们以个人的方式自愿地响应祂的爱。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作为一个国家被拯救,但是每个人却都必须亲自做出决定,不考虑其环境如何,除了这点,他们还要认识什么呢?

         12:15 后面应该译为「雅威的手必攻击你们,和对你们列祖一样」。

         ◎对神来说,「要求立王」是一种叛变,不过如果以色列人的「不信」仅止与此,神还能接受。如果更进一步的悖逆,就会有更严重的后果。有时候我们也会做了一些错误,但我们能够在被提醒后,就停留在原处或往回走吗?还是继续犯罪下去?

 

【撒上十二16「现在你们要站住,看耶和华在你们眼前要行一件大事。」

 

【撒上十二17「这不是割麦子的时候吗?我求告耶和华,他必打雷降雨,使你们又知道又看出,你们求立王的事,是在耶和华面前犯大罪了。”」

   〔暂编注解〕割大麦约在阳历五、六月间,“打雷降雨”是极不寻常的现象,神藉此要百姓顺服。

         打雷降雨。神能给以色列最深印象的证据莫过于在收割麦子的时候降雨了(五月或六月)。那时降雨会令人吃惊。在巴勒斯坦,春雨正常会在逾越节前停止,干旱的季节立即开始。到秋季种植小麦和大麦前才再次降雨。

         使你们知道。他们该知道两件事:(1)在要求一个王时,他们已经在耶和华面前犯罪了,(2)神爱他们,并且永远不会丢弃他们。那天他们在其已有的许多证据中加添了另一个纪念物,纪念回头的浪子在父家更受欢迎。

         「割麦子的时候」:时间大约是四月中旬到六月中旬。此时春雨已经结束,进入巴勒斯坦的旱季。

         17~18 由于在割麦子的季节(五、六月间)很少下雨,所以这次雷雨被视为神所显的神迹。

         17-18   通常在以色列地四至十月是旱季,如今竟在五、六月间「割麦子的时候」有「打雷降雨」的事,实在是神迹。

 

【撒上十二18「于是撒母耳求告耶和华,耶和华就在这日打雷降雨,众民便甚惧怕耶和华和撒母耳。」

   〔暂编注解〕「惧怕」耶和华:也就是「敬畏」的意思。

         ◎这个「神迹」变成一种记号,让以色列人清楚知道神的心意,也让撒母耳先知的职分在君王制度之外继续存留。

 

【撒上十二19「众民对撒母耳说:“求你为仆人们祷告耶和华你的 神,免得我们死亡,因为我们求立王的事,正是罪上加罪了。”」

   〔暂编注解〕19-25  百姓认罪求赦及撒母耳的安慰语:百姓因惧怕神的刑罚而求神赦宥,撒母耳于是重申顺从神、事奉神的重要,且答应「不停止为他们祷告」。

 

【撒上十二20「撒母耳对百姓说:“不要惧怕!你们虽然行了这恶,却不要偏离耶和华,只要尽心侍奉他。」

   〔暂编注解〕尽心。作神的奴隶是一种由爱产生的自愿为奴。人会为爱做任何为了别的不会去做的事。撒母耳爱耶和华,他的侍奉是那种欢喜快乐于与他的主人在一起的奴隶的侍奉。当百姓目睹撒母耳与耶和华之间的这种友谊时,他们心中就易于产生同样的愿望。

 

【撒上十二21「若偏离耶和华去顺从那不能救人的虚神是无益的。」

   〔暂编注解〕不要偏离。真爱不是静态的;它是前进的。神准备好了要向以色列显示祂持续的爱,当他们变得以自我为中心并忘记祂时,就使祂心中悲伤。祂不变地爱着人,并邀请他在献身的侍奉中回报这种爱。

         「虚神」:「虚空」、「虚幻」。

 

【撒上十二22「耶和华既喜悦选你们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弃你们。」

   〔暂编注解〕神的名象征祂的声望与品格。

         「大名」:「伟大的名字」。

 

【撒上十二23「至于我,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们。」

   〔暂编注解〕撒母耳认为不祷告是得罪耶和华的罪。

         我必以善道指教你们。撒母耳向百姓保证他对他们的选择没有忌恨,而且他会献身于进一步指教他们关于神的事。虽然他不会再有施政的责任了,既然他们已经任命了一个王,但是作为先知他对他们来说还会是神的代表。撒母耳感觉到了将来的危险。他知道要是没有圣灵的指导,人去做正确的事情是不可能的。他开始认识到他作为先知的担子可能会比过去更重,然而他决定任何一个人都不该在申诉的话中将指头指向他,宣称他没有在以色列的兴衰中与他们一同站立。作为一位士师他曾一直忠于他们;现在,可以说,他们已经降了他的职,他会证明他对他们的爱象神对他们的爱一样是不改变的。

         「断不停止为你们祷告,以致得罪耶和华」:意思是「绝不会因为停止为你们祷告而得罪耶和华」。

         ◎此处提及先知的两个职分:一是「为百姓祷告」、二是「教导百姓正道」。我们是否也为基督徒祷告?教导信徒正道?

 

【撒上十二24「只要你们敬畏耶和华,诚诚实实地尽心侍奉他,想念他向你们所行的事何等大。」

   〔暂编注解〕想念。现今人们最大的需要之一就是默想的时间—默想神无限的恩慈和祂关怀指导的证据。

 

【撒上十二25「你们若仍然作恶,你们和你们的王必一同灭亡。”」

 

【思想问题(第12章)】

 1 在扫罗登基的庆典中,撒母耳为何首先自白一番 2-5), 然后才训勉百姓?

 2 撒母耳在民众面前,可坦然自称治事正直,并以耶和华和扫罗王为证。你若是群众的领袖,你能否问心无愧,而且在众人面前无可指摘?

 3 撒母耳道出以色列的历史,到底这和当日百姓的行为有何相关?对你又有何意义?

 4 试从撒母耳对百姓的嘱咐(14-25)看耶和华是一位怎样的神。

 5 撒母耳答应百姓不停止的为他们祷告(23)。你有多久没有为别人代祷了?

 6 试分析撒母耳在整个过程中对百姓的态度和手法。你认为那些方面是今日教会领袖应学效的?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