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七章拾穗

 

【撒上十七1「非利士人招聚他们的军旅,要来争战,聚集在属犹大的梭哥,安营在梭哥和亚西加中间的以弗大悯。」

   〔暂编注解〕本章以战场为背景,记述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两军对垒,非利士人歌利亚骂阵。大卫听见辱骂的话,极为不满;又听到扫罗答应把女儿许配给能杀歌利亚的人,跃跃欲试,但遭兄长禁止。可是消息传到扫罗那里,又知道他有打死狮子和熊的大勇,叫他出阵。大卫既不披甲,也未带刀,只携了甩石的机弦。结果歌利亚被石块击中毙命。

         非利士军结集的地点在犹大境。梭哥距伯利琣镼u有24公里,近非利士边界。亚西加在梭哥西北边约5公里。

         战争的地点大概在犹大西界的山丘地区。

         梭哥。梭哥的正确拼法是在书15:35。现代的Khirbet `Abbâd,约在耶路撒冷和非利士城迦特的中间位置,是属于犹大支派的一城镇。在耶路撒冷西南约17英里(27公里)。

         以弗大悯。或巴斯达闵,与代上11:11-13中的一样,那里列出了大卫的名将名单。这个名称的意思不确定。

         「梭哥」:位于伯利琣銴24公里处。字义是「多毛的」。是今日的阿巴德废墟。

         「亚西加」:位于梭哥西北约5公里。字义是「被挖」。此处当时为一个城堡,镇守横过以拉谷的主要通道。

         「以弗大悯」:字义是「血之边缘」。就是 代上 11:13的「巴斯达闵」。位于梭哥东北6公里处。

         13 军队在以拉谷两边安营;以拉谷在伯利琤H西十五英里(24公里)。非利士人显然在以拉谷以南的山上,以色列人在北面的山上。

         1-11  非利士人歌利亚索战: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争战的方式是依他们的风俗,以单打独斗的方式来决定两军的胜负 9)。 非利士人派出三米高(六肘零一虎口)的巨人歌利亚作代表,向以色列军挑战,以色列军全非对手,不敢迎战。

         1-58  大卫战胜歌利亚:本章透过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争战的背景衬托出大卫的英勇,表明他的作战能力乃是来自他所倚靠的神。这次战争的胜利使大卫声名大噪,以色列人对他刮目相看。

         1~58本段马所拉经文比七十士译本多出不少记载: 17:12-31, 41, 50, 55-58  18:1-6  18:10-11  18:17-19 等。可能这些资料是后期增补进来的注释资料,被抄写经文的文士抄入正文中。

 

【撒上十七1 非利士人】撒母耳记上下所记述的非利士人,是主前一二○○年从爱琴海一带移居至巴勒斯坦之海上民族的一支。学者一般相信就是这海上民族,驱使赫人帝国衰亡,并且摧毁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沿海多个城市,如:乌加列、推罗、西顿、米吉多、亚实基伦等;然而他们牵涉在这些地区只有间接证据而已。位于梅迪内哈布的著名壁画,描绘了他们和埃及法老兰塞三世打仗的战况。描述特洛伊城之围的荷马史诗,也反映了这个国际性的动荡。这些来自克里特、希腊、安那托利亚的人,大概以塞浦路斯岛为发动攻击的基地。海上民族被逐出埃及之后,这个后来被称为非利士人的部落在巴勒斯坦南部沿海定居,建立了亚实基伦、亚实突、以革伦(米克纳遗址)、迦特(萨非遗址)、迦萨五个都城。他们在夺取约柜之战(撒上四),和将来扫罗父子阵亡的一役中(三十一章),一再侵入以色列领土。扫罗在位时不断与他们争战,试图将他们驱逐出境,以及防止他们再度入侵。──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七1 非利士营的位置】梭哥(今阿巴德废墟〔Khirbet Abbad〕)是萨非拉谷地的一个城镇,在非利士领土附近,伯利琤H西约十四哩之处。学者在这遗址的勘测,找到了一些来自这时代的陶瓷文物。亚西加(今札卡利亚遗址)是个梭哥西北三哩外的城堡,把守着横过以拉谷的主要通道。考古学家在二十世纪初曾经挖掘这个遗址,发现了来自这个时代,有四个城楼的长方形城堡。这地是非利士平原通往犹大山地的主要隘口,因此对双方来说都很具战略性价值。贯通萨非拉地区的干道从拉吉北上亚西加,但在亚西加南面一哩左右有一条朝东的岔路,沿桑特干河(Wadi es-Sant)通往以拉谷。以弗大悯仍然未能确认,但理当在这一带地区。──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七2「扫罗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营,摆列队伍要与非利士人打仗。」

   〔暂编注解〕以拉谷也在梭哥与亚西加中间,两军隔谷对峙。

         以拉谷。一个富饶的山谷,东部和西部坡度平缓,从梭哥向西北绵延数英里。

         「以拉谷」:字义是「橡树山谷」。

         2-3  按地理形势,以色列与非利士军分别在山谷两边的山丘地方对阵。

 

【撒上十七3「非利士人站在这边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边山上,当中有谷。」

   〔暂编注解〕当中有谷。以拉谷有一条旱谷(干涸河道)贯穿中心,称作Wadi es-Sant,在这节经文中被作为一个“谷”提到,希伯来文是gaye'。这与希伯来文是`emeq的以拉“谷”完全不同(2节)。前一个希伯来词用于表示雨季洪流形成的溪谷,后者表示宽阔肥沃的山谷流域。除了几处地方之外,这个gaye'几乎无法通行,在这方面与密抹前的旱谷相似(见撒上14:4-10的注释)。扫罗和他的军队在这个gaye'东面的小山中扎营,而非利士人驻扎在西面的小山中(见代上11:13)。

 

【撒上十七4「从非利士营中出来一个讨战的人,名叫歌利亚,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暂编注解〕一“肘”有十八英寸,一“虎口”有九英寸。歌利亚的身高是九又四分之三英尺(3米)!

         歌利亚。一个迦特居民,但是除了他住在非利士人之中这个意义之外,他可能不是一个非利士人。他被认为是亚衲族的后裔(见申9:2的注释)。他高六肘零一虎口,或61/2肘,相当于91/2英尺(2.9米)。有人提出歌利亚名字的意思可能是“显著的。”但是这与“放逐”一样,是基于歌利亚是一个闪族名字的可能性。

         迦特。非利士人的五个主要城镇之一。准确位置不知。(见王下12:17的注释)

         「讨战的人」:原文是「在两军之间的人」。意思是由自己的队伍中走出来,代表己方的军队打仗。

         「歌利亚」:字义是「光彩灿烂」。 撒下 21:19 记载大卫的手下「伊勒哈难」杀了歌利亚, 代上 20:5 记载「伊勒哈难杀了迦特人歌利亚的兄弟拉哈米」,由于大卫杀歌利亚的记载十分详细,在撒上 21:9  22:10 也都有记载,所以真相应该是大卫杀了歌利亚,大卫的属下杀了歌利亚的兄弟。

         「六肘零一虎口」:七十士译本记载是「四肘零一虎口」,一肘大约是46公分,一虎口大约是23公分。如果按马所拉经文的记载,就是大约是三公尺,七十士译本的高度是大约两公尺。有人认为这是亚衲族人的后代 11:22  1:28 。公元前十三世纪的阿纳斯塔西第一蒲草纸记载迦南地有些战士身高270210公分,另外也挖到两具身高210公分的女性骸骨。所以亚衲族人的存在并非是虚假的传说。

         ◎古希腊人在两军对决时,有时后会各选出一名最厉害的战士,用两人搏斗的方式决定双方的胜负,以节省军力。

         47一肘若等于从肘至指尖的长度,歌利亚身高近3公尺。他的盔甲重约57公斤。铁枪头也有7公斤重。

 

【撒上十七5「头戴铜盔,身穿铠甲,甲重五千舍客勒;」

   〔暂编注解〕歌利亚的盔甲重约一百二十五磅(57千克)。

         「五千舍客勒」:即五十四公斤(一百五十磅)。

         铠甲。军人身披的铠甲是由28英寸长的金属鳞片制成的,缝在皮革或布面上。保护穿用者的全身。凡是金属部分没有正确会合的地方,穿用者就易于在那个结合点受到伤害(王上22:34)。歌利亚的铠甲是青铜的。

         五千舍客勒。125磅(6.58千克)。

         5-7歌利亚除了体格魁伟之外,全身都穿上铜制的盔甲与完整的护身战衣,另配有盾牌与厉害的战枪,以色列人简直无法把他击倒。

         「铠甲」:原文是「鱼鳞」,意思就是「有甲的保护衣」。甲是以铜制造的。

         「五千舍客勒」:一舍客勒约等于11.4克,五千舍客勒就是57公斤。

 

【撒上十七6「腿上有铜护膝,两肩之中背负铜戟;」

   〔暂编注解〕“铜戟”。青铜制的标枪。

         「戟」:大概是用以投掷的兵器。

         护膝。戴在膝盖以下小腿前面的金属薄板。希腊人戴护膝,而闪族人或埃及人的军兵不戴护膝。非利士人来自克里特岛,可能采取了他们的希腊邻邦的做法。

         戟。这里是指标枪(修订标准本),显然是用背带背在两肩之中。

         「铜戟」:铜制的「标枪」或「短剑」。

 

【撒上十七7「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铁枪头重六百舍客勒。有一个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暂编注解〕“织布的机轴”又坚固又笨重(约17磅或7.7千克)。“铁枪头”重约十五磅(7千克)。有一个拿大盾牌的随从走在歌利亚面前。

         「六百舍客勒」:即八公斤(十八磅)。

         枪头。它的重量可能约在15磅(6.82千克)左右。在推铅球运动使用的铅球重量是16磅(7.27千克)。虽然这位战士的铠甲是青铜的,但枪头却是铁的,那时铁是一种比较新而且贵的金属。

         「六百舍客勒」:就是约6.84公斤。

 

【撒上十七8「歌利亚对着以色列的军队站立,呼叫说:“你们出来摆列队伍作什么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吗?你们不是扫罗的仆人吗?可以从你们中间拣选一人,使他下到我这里来。」

   〔暂编注解〕古代战争常采用以战士比武决胜负的经济办法;遇有难解仇怨,也由双方比武定是非。

         一个非利士人。字面意义是“这非利士人”。这里使用定冠词暗示大卫的对手一方的自尊自大。他恃才傲物并以其与众不同的称号为荣。歌利亚的“这(那)非利士人”这个称号在本章中的使用超过25次,相比之下他个人的名字只使用了两次(4,23节)。非利士人当然知道以色列的神高于大衮(撒上5:1-7)。他们曾在米斯巴因恐惧奔逃(撒上7:10-13)。于是,在多年的平静之后(撒上7:13),他们目睹了约拿单的奇袭,并剥夺了他们大量的作战物资(撒上14:31,32)。带着违心的确信,非利士人仍持同一看法,并且在有一个勇士歌利亚后,决定要重新进攻。

         「摆列队伍」:「摆列战争队伍」。暗示以色列人只会倚多为胜。

         810 歌利亚建议两军各派一名战士来代表竞赛。在古时的战役中,胜败有时是靠这样的竞赛来决定。

 

【撒上十七810 决斗式战事】战果有时可由单独比武决定,派遣单人为己方军队的代表,藉决斗显出神明的旨意。埃及便尼哈桑的壁画(主前第二千年纪初期)和埃及《辛奴亥的故事》,都有单独决战的例子。一个主前第二千年纪上半的迦南陶瓶亦有决斗的描绘。时间上比较接近当时的对应例子,还有《埃利奥特》(海克特〔Hector〕对艾杰克士〔Ajax,又作 Aias〕,巴里斯〔Paris〕对曼尼雷厄斯〔Menelaus〕)和赫人哈图西利斯三世之辩述。在哈拉夫遗址发现的主前十世纪浮雕描绘两个斗士抓着对方的头颅,用短剑相击。──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十七9「他若能与我战斗,将我杀死,我们就作你们的仆人;我若胜了他,将他杀死,你们就作我们的仆人,服侍我们。”」

   〔暂编注解〕我若胜了。在古时,常见的风俗是通过单打独斗决定部落之间的战争,损失了国王或领袖的军队就被认为是被击败了。当约沙法与亚哈一起去与亚兰人作战时,大马士革王吩咐他的车兵长们“只要与以色列王争战”(王上22:31)。然而,那并不是单打独斗。当扫罗家和大卫家的争斗发动时,各方都选出12个人来决定结果。结果“押尼珥败”(撒下2:12-17),虽然他并没有参与争斗。

 

【撒上十七10「那非利士人又说:“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军队骂阵。你们叫一个人出来,与我战斗。”」

   〔暂编注解〕骂阵。字面意义是,“辱骂”或“嘲弄”,就是说,由于没有接受歌利亚的挑战。他污辱以色列人是最不光明正大的,是胆小怯懦的。把对立的两军分开的这条旱谷是如此难以通行,以致如果任何一方冒险进行正面攻击都几乎必定会失败。非利士人是那么确信在体格上没有人能与他们的冠军匹敌,以致他们决定用单打独斗来决定战争的胜负。这一挑战每天继续,几乎持续一个多月(16节)。

         「骂阵」:「蔑视」、「讥诮」。

 

【撒上十七11「扫罗和以色列众人听见非利士人的这些话,就惊惶,极其害怕。」

   〔暂编注解〕他们就惊惶。在撒上2:10中,这同一个动词形式被译为“打碎。”原义是“粉碎”,要么指精神状态要么指物理状态。此时傲慢自尊的暴君扫罗面对另一个吹牛的人,不知如何是好。而且,扫罗在他自己的民中是个巨人,按理是应该接受挑战的人。他比众人高过一头并且有铜盔和甲胄(38节),但他却在歌利亚面前惊惶。尽管他已经丧失了神之灵的临格与保护,他还是认识到必须战胜这一僵局,否则就会在他的百姓面前丢脸。他的精神崩溃了,他的良心使他不安,并且他认识到了自己所处的困境,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军队变得越来越困难了。贯穿以拉谷的这条深溪谷的长度至多不过几英里。这表明对阵的两军不会太大,或者在一个月过去之前,一方或另一方原可以在这谷的尽头进行侧翼包围。

         ◎扫罗的身高也相当高 撒上 9:2 但是他却失去了胆量 17:11 。以致以色列人也失去了勇气。当然,说什么一对一决斗,打输就当对方奴隶,应该是说说罢了,后来大卫打赢,大家还不是靠军队对决才决定胜败,但是一个这样的人出来辱骂军队,以色列人派不出一个人与之对决,也是很丢脸的事。

 

【撒上十七12「大卫是犹大伯利琲漸H法他人耶西的儿子。耶西有八个儿子。当扫罗的时候,耶西已经老迈。」

   〔暂编注解〕「以法他人」:以法他应该是犹大支派迦勒的分支代上 2:19, 24, 50, 4:4

         12-15耶西家中参战的成员只有三个年长的儿子:耶西本人年纪老迈,大卫则年龄尚幼,都不能随扫罗出征。

         12-30  大卫往战场探望哥哥:在以色列军困窘之际,大卫受父所托到战场探望三个出征的哥哥,得悉战情,对歌利亚的侮辱大感气愤,不由起了应战之心。

         ◎七十士译本没有记载 17:12-31 ,这样的话就是接着 16:21大卫的身份是为扫罗拿兵器的,所以他本来就会上战场,听见歌利亚挑战,就自愿迎战。

 

【撒上十七13「耶西的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出征。这出征的三个儿子:长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亚比拿达,三子名叫沙玛。」

 

【撒上十七14「大卫是最小的,那三个大儿子跟随扫罗。」

 

【撒上十七15「大卫有时离开扫罗回伯利琚A放他父亲的羊。」

   〔暂编注解〕本节显示大卫并不是经常居于王宫中,扫罗病愈时,他便回家去。另一方面,那时他还未作扫罗在战场上的随从(16:21)。

         大卫离开回伯利琚C这是指大卫在宫庭为扫罗弹唱还是重复送食物到以色列营的来往路程并不清楚。在叙述歌利亚的背景中发生这种陈述的事实似乎意味着后一种解释。大卫可能是为前方供应食物的供给队中的一员。另一方面,13-15节可以解释为何大卫—根据前面一章已经被安置在扫罗的宫庭(撒上16:19-23)—现在却在家而不是与扫罗在一起。撒母耳记上的作者可能感到有必要为他的读者们说明这个事实,并且通过说明大卫并不总是在扫罗的宫庭,只是有时候在那儿确实这样做了。作者进一步说明与“跟随扫罗”(撒上17:14)的年长的哥哥们相比,大卫还只是一个少年人(撒上17:14,42,56)。

         至于这次与非利士人交战发生在大卫去宫庭为扫罗弹奏之前还是在之后,注释者们的意见并不一致(撒上16:18-23)。扫罗后来没有认出大卫的事实(撒上17:55-58),连同撒上17:13,14(见撒上16:6-11)重复提到他兄长们的名字,有点显示要是没有严重的年代顺序问题的话,这些章节的顺序就可能颠倒了。圣经多次把一个思想或事件结束后,才回头开始从事论证或叙述另一个思路线索,为的是使每一单元本身都完整(见创25:1927:135:29;出16:33,3518:25的注释)。假如这里是这种情况的话,那么扫罗的朝臣关于大卫的陈述就显得更有意义了:“是大有勇敢的战士”(撒上16:18)。另一方面,如果大卫已经杀了歌利亚,那个朝臣就可能指他是伟大的民族英雄(撒上18:5-9)。但是如果大卫已经由于战胜了歌利亚而使自己与众不同,那么扫罗还需要别人告诉他大卫是谁吗?此外,从大卫杀了歌利亚起,“扫罗留住大卫,不容他再回父家”(撒上18:2)。而且当扫罗差遣使者为了让大卫到宫庭弹唱去见耶西时,他提到大卫是说“你放羊的儿子”(撒上16:19),甚至在开始叙述歌利亚时,就说到大卫在伯利皕荇あ牉s(撒上17:15)。另见撒上17:5518:1的注释。

         「有时离开」:原文是「往返于」,亦即大卫是在扫罗和羊群间来来去去。

 

【撒上十七16「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来站着,如此四十日。」

   〔暂编注解〕四十日。一个多月之久,歌利亚每日都来挑战。在这期间非利士人没有作任何努力翼侧包围以色列人的事实暗示自从他们在密抹惨败之后,还没有强壮到足以进行一次全面进攻的程度。他们现在依靠的是恐吓和通过单打独斗获胜的可能性。通过他们一看见歌利亚被战胜就仓惶撤退可以加强这个结论。

 

【撒上十七17「一日,耶西对他儿子大卫说:“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个饼,速速地送到营里去,交给你哥哥们;」

   〔暂编注解〕“伊法”。一种干货的量度标准,相等于五点八加仑(3/5蒲式耳,或22公升)。

         大卫拿约廿二公升「一伊法」的穗子和十个饼送给哥哥们,补充不敷的粮饷。

         穗子。即,谷粒,可能是大麦或小麦。

         「一伊法」:大概四十公升或二十二公升。

         17:17-18 记载的,可能是当时供应军粮的一种责任,由于军队驻扎在接近伯利琲漲a方,因此耶西家庭可能要供应军队粮食。

 

【撒上十七18「再拿这十块奶饼,送给他们的千夫长,且问你哥哥们好,向他们要一封信来。”」

   〔暂编注解〕“向他们要一封信来”。即有关他们之安宁的报告。

         「奶饼」:属于美食之类。

         「一封信」:原文意思难以确定,大概指凭证,证明从军之人仍然存活,并收到补给。

         千夫长。关怀以利押、亚比拿达和沙玛所在团队的千夫长,意思是要使他注意并恩待他部队里的这三个士兵。

         向他们要一封信。或“带一些他们的记号回来”(修订标准本)。

         「奶饼」:「奶酪」。

         「一封信」:「保证物」、「保证」。所以是「收据」的意思。

 

【撒上十七19「扫罗与大卫的三个哥哥和以色列众人,在以拉谷与非利士人打仗。」

 

【撒上十七20「大卫早晨起来,将羊交托一个看守的人,照着他父亲所吩咐的话,带着食物去了。到了辎重营,军兵刚出到战场,呐喊要战。」

   〔暂编注解〕“辎重营”。直译作:战车壁垒。用战车在营地四周围成圆圈,是防御的一种方法。

         大卫早晨起来。从伯利琩麇繾籅爾舋{只有15英里左右。大卫对乡下很熟悉,所以可能知道捷径,从而相当大的减少了旅行的路程。似乎他走这段路用了不到四或五个小时。大卫可能是在上午晚些时候到达的,约在歌利亚大踏步上来挑战的时候(见16节)。

         辎重营。或“营地”(修订标准本)。古时并不实行堑壕战。

         「辎重营」:指「四周有壕沟环绕防卫的军营」。

 

【撒上十七21「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摆列队伍,彼此相对。」

 

【撒上十七22「大卫把他带来的食物留在看守对象人的手下,跑到战场,问他哥哥们安。」

   〔暂编注解〕带来的食物。在现代英语中是“行李。”

 

【撒上十七23「与他们说话的时候,那讨战的,就是属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亚,从非利士队中出来,说从前所说的话,大卫都听见了。」

   〔暂编注解〕歌利亚可能是亚衲族人后裔(书十一22)。

 

【撒上十七24「以色列众人看见那人就逃跑,极其害怕。」

 

【撒上十七25「以色列人彼此说:“这上来的人你看见了吗?他上来是要向以色列人骂阵。若有能杀他的,王必赏赐他大财,将自己的女儿给他为妻,并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纳粮当差。”」

   〔暂编注解〕「以色列人彼此说」:「说」是第三人称单数,所以原文应该是「有一个以色列人说」或「说:以色列人阿」,当然这都是扫罗的使者传达命令。

         「免....纳粮当差」:原文仅作「是自由人」,不过意义也是免除赋税、服役等义务。

 

【撒上十七26「大卫问站在旁边的人说:“有人杀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耻辱,怎样待他呢?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是谁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军队骂阵吗?”」

   〔暂编注解〕「这未受割礼的 ...... 骂阵吗」:大卫认为这拜偶像的非利士人辱骂永生神的军队(以色列),就是辱骂永生神自己。言下之意是他有应战的意念(参28, 31)。

         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是谁呢?。字面意义是,“这非利士人是谁,这个未受割礼的[家伙]?”大卫对这个使扫罗和他的臣民惊惶的巨人断然说出了他的轻蔑。带着对神的信心,一种扫罗原可以拥有的信心,大卫一点儿没被歌利亚的身材打动。要是扫罗一直顺从神的话,胜利可能早就属于他了;但是像这种情况神不能信任他,给他胜利。歌利亚在本章中通篇都被称为“那非利士人”。大卫几乎掩饰不住自己对这个吹牛者的轻蔑。就连他兄长的斥责(28节)也没能阻止他。他从许多人的口中听到了歌利亚的事,并且他说话是如此认真以致消息很快传到了扫罗那里。

 

【撒上十七27「百姓照先前的话回答他说,有人能杀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撒上十七28「大卫的长兄以利押听见大卫与他们所说的话,就向他发怒,说:“你下来作什么呢?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交托了谁呢?我知道你的骄傲和你心里的恶意,你下来特为要看争战。”」

   〔吕振中译〕大卫对那些人说话的时候,他大哥以利押听见了,就向大卫发怒,说:『你下来作甚么?在旷野的那几只羊、你留交给谁呢?你擅自行事、和你心里的恶意、我是知道的:你下来、无非是要看交战罢了。』

   〔暂编注解〕以利押认为大卫不守本分,不在家看羊,倒跑到战场来寻乐观战。

         ◎犹太人传说大卫在家中并不受兄长的爱护,由 17:28-30 中可以看出一点端倪, 16:11 中大卫没被邀来平安祭,似乎也显出这种迹象。不过以利押的责备也很可能是出于保护大卫的动机。

 

【撒上十七29「大卫说:“我作了什么呢?我来岂没有缘故吗?”」

   〔暂编注解〕「我来岂没有缘故么」:原文是「只不过是问了一句话吗」。

 

【撒上十七30「大卫就离开他转向别人,照先前的话而问,百姓仍照先前的话回答他。」

   〔暂编注解〕◎不知道大卫为什么重复问 17:26 的问题?有人认为重点是前半段的奖赏,有人认为是问后段的非利士人身份。当然,回答的人一定是着重在奖赏,不过大卫自己并不一定着重在奖赏。不过一个小孩子问来问去,当然会引起旁人与扫罗的注意。另外大卫多次询问,也可能是因为怀疑这样大的奖赏,这样简单正确的工作,为什么没有人去做。

 

【撒上十七31「有人听见大卫所说的话,就告诉了扫罗,扫罗便打发人叫他来。」

   〔暂编注解〕31-40  大卫向扫罗自请出战:大卫认为自己牧羊时御兽袭击的经验(如打死狮子和熊),定可对付非利士人歌利亚,将他击倒。扫罗本打算将最好的战衣给大卫穿,装备他上战场,但这套战衣太大了,大卫穿起来行动反而不便。扫罗于是让大卫以平常的装束往战场应战。

 

【撒上十七32「大卫对扫罗说:“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胆怯。你的仆人要去与那非利士人战斗。”」

   〔暂编注解〕大卫对扫罗说。这是怎样的对比呀—一个卑微的牧童在鼓励以色列一个身经百战的成功战士!扫罗,以色列唯一的巨人(撒上10:23),明白自己才是应该接受歌利亚之挑战的人。但是一种有罪的良心使他恐惧战兢。要是他心中有对神的爱的话,那就会足以驱逐所有恐惧;但是他心里没有一点儿神的爱。在那里有的只是一颗有罪良心的“痛苦折磨”(见约一2:54:18)。另一方面,大卫却散发着真正的乐观精神和勇气,标志着“对神对人,常存无亏的良心”(徒24:16;参诗51:10,11)。大卫是勇敢的,同时扫罗却是怯懦的。

         「人」都不必:七十士译本作「我主」。

         「胆怯」:原文是「心下沉」、「心倒下」,不一定是胆怯,可能是「担忧」、「不愉快」的意思。

         「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胆怯」:很可能是大卫要扫罗放心。

 

【撒上十七33「扫罗对大卫说:“你不能去与那非利士人战斗,因为你年纪太轻,他自幼就作战士。”」

 

【撒上十七34「大卫对扫罗说:“你仆人为父亲放羊,有时来了狮子,有时来了熊,从群中衔一只羊羔去。」

 

【撒上十七35「我就追赶它,击打它,将羊羔从它口中救出来。它起来要害我,我就揪着它的胡子,将它打死。」

   〔吕振中译〕我就出去追牠,击打牠,将羊羔从牠口中抢救出来。牠起来猛扑我,我便揪着牠的胡子,击打牠,将牠杀死。

   〔暂编注解〕「胡子」:七十士译本作「喉咙」。

 

【撒上十七36「你仆人曾打死狮子和熊,这未受割礼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军队骂阵,也必像狮子和熊一般。”」

   〔暂编注解〕骂阵。大卫为以色列和以色列神的好名声热心,就象摩西在他之前的热心一样(出32:12,13;民14:13-16;申9:26-29;参结20:9)。在羞辱与危机之时,神百姓的不作为是过于大卫所能忍受的。

 

【撒上十七37「大卫又说:“耶和华救我脱离狮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脱离这非利士人的手。”扫罗对大卫说:“你可以去吧!耶和华必与你同在。”」

   〔暂编注解〕祂也必救我。扫罗一度也曾向神求过大事并曾努力为祂做过大事。然而,骄傲和荣耀自己已经充满了他的心,现在每一障碍看上去都是无法越过的。在他为自己辩白的努力中,他已经忘记了在神凡事都能。神使扫罗对自己的缺乏有印象的办法,还有什么比让大卫复述过去对他个人的天意保护更好呢?神的灵曾拥有过扫罗。现在他有机会看到要是他没有反抗那位圣灵,他原可以成为何等的人。他再次陷入了左右为难之中。如果他拒绝大卫去作战,军队就会期盼他作为国王在他们的事上带头。如果他让大卫去作战,并且歌利亚要是杀了他,战争就失败了,以色列就会再次受非利士人的奴役。扫罗派遣大卫前去作战就是拯救他自己的性命和名誉。但正是扫罗藉以努力挽救他作为国王和领袖的手段却导致他丧失了名誉(撒上18:6-9)。已经变得的很显然:没有神,扫罗在他的敌人面前是无能的(撒上14:24;参15:23),而且他过去获得个人信誉的那些胜利是来自神的。

         ◎大卫认为自己胜过猛兽,不是自己骁勇善战,而是神的保护。我们会这样看待自己的成就吗?

 

【撒上十七38「扫罗就把自己的战衣给大卫穿上,将铜盔给他戴上,又给他穿上铠甲。」

   〔暂编注解〕扫罗把自己的战衣给大卫穿上。扫罗认真地并且尽其所能地确保大卫获胜。他信靠他的盔甲;而大卫信靠神(见45节)。

         「战衣」:「外衣」、「外袍」。

         17:38 显示扫罗还是个不错的领袖,对于愿意冒死挑战对手的属下,提供君王等级的装备。不过扫罗身材高大,大卫穿起这些装备一定是相当累赘。

 

【撒上十七39「大卫把刀挎在战衣外,试试能走不能走,因为素来没有穿惯,就对扫罗说:“我穿戴这些不能走,因为素来没有穿惯。”于是摘脱了。」

   〔暂编注解〕他试试能走不能走。或“他试了不能走”(修订标准本)。

         我素来没有穿惯。或“我不习惯它们”(修订标准本)。扫罗是一个懦夫!他有盔甲,但他知道他以自己的体力不能对付歌利亚。他起初用假装的慎重拒绝允许大卫去参战,因为他年轻。然后通过试图把他自己的盔甲给大卫进一步显明了他的愚昧。

         大卫有礼貌的回答说:“我素来没有穿惯,”证明(1)他相信先前已经过试验的其它装备,并且(2)当对付出现的新情况时,他信赖过去的经验。大卫甚至把战胜野兽都归于神的能力。危险已经在他里面逐渐形成了一种圣化的勇气,并且在小事上忠心已经有效地预备了他在更大的事上值得信赖。他已证明在看守他父亲的羊群上是值得信赖的;现在他蒙召保卫他天上父亲的羊群(见结34:5,2337:24;太9:3625:33;约10:12,13)。他选择的步骤是由他自己的属灵确信决定的,而不是由别人未成圣的判断力决定的,不管他们的地位如何。当一个人进行一项危险的事业时,是多么有赖于纯洁的动机啊!大卫在扫罗的盔甲中不能作战—他必须是他自己。神计划每个人都当穿着他自己的甲胄作工。我们见到一个人在公众生活中很受百姓欢迎,我们就模仿他的风格,盼望从中发现成功。但是神希望人们作他们自己,人们应该为了解决明天的难题从每一天的经验中学习到他们应该知道的。感谢神,因为有人敢于使用神已经提供给他们的装备。

 

【撒上十七40「他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选了五块光滑石子,放在袋里,就是牧人带的囊里;手中拿着甩石的机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暂编注解〕“甩石的机弦”是一种很厉害的武器,大卫可能常用此击杀侵犯羊群的野兽。机弦用皮带做成,一端挽在腕上,一端卷住石头握在手上。用机弦的人挥动皮带,到一定速度,放手让石头脱带飞去,速度可达每小时150公里,杀伤力甚大。所用石块约网球大小。

         「杖」:应该是牧羊人用的「木杖」。

         「溪中」:以拉谷有小溪流通过。

         「甩石的机弦」:以皮带制成,一端固定在手腕,一端抓在手上,挥动皮带到一定转速后放手,石块飞出可达时速150公里。甩出的石块可达网球大小(直径23英吋),杀伤力甚大。

         ◎大卫仅选了五个石头,光滑石头可能射程比较远,也比较准确,数量这么少可能是大卫对自己有信心,或者他评估面对歌利亚顶多只有五次机会,因此选了少数的石头以降低重量提升灵活度。

         ◎有时候我们会太过偏重自己能力的培养或者是神的帮助。在大卫身上我们看到一种平衡,大卫自己平常大概也练甩石练得相当准(所以他敢只拿五块石头就去应战),但是他还是深信他能够得胜,是神的帮助。神的帮助也好像是奠基在那个人原有的素质上。对我们来说,信心不应该是懒惰的借口,勤劳积极,也不应该让我们只信任自己。

 

【撒上十七41「非利士人也渐渐地迎着大卫来,拿盾牌的走在前头。」

   〔暂编注解〕 17:41 七十士译本没有。这样似乎比较合理,不然即使歌利亚被打昏,拿盾牌的也会保护歌利亚。

         41-54  大卫战胜歌利亚使非利士人溃败:大卫的胜利并非倚靠厉害的武器,乃是靠神的名;战争的成败都操于神的手,是祂使非利士人大败。

 

【撒上十七42「非利士人观看,见了大卫,就藐视他,因为他年轻,面色光红,容貌俊美。」

   〔暂编注解〕“光红”。微红。参看第十六章12节的脚注。

         大卫的容貌不像一个战士,故此歌利亚藐视他。

         「面色光红」:暗示大卫还没有长胡子,派个乳臭未干的人去挑战非利士第一勇士,难怪歌利亚会气死。

 

【撒上十七43「非利士人对大卫说:“你拿杖到我这里来,我岂是狗呢?”非利士人就指着自己的神咒诅大卫。」

   〔暂编注解〕“我岂是狗呢?”在当时的社会,狗是被人轻蔑的。

         ◎「拿杖」:显示歌利亚被误导了,其实大卫的主要武器根本不是木杖。

 

【撒上十七44「非利士人又对大卫说:“来吧!我将你的肉给空中的飞鸟、田野的走兽吃。”」

   〔暂编注解〕我将你的肉给。可能是一种常见的、正式的挑战(见启19:17,18)。

         17:44 非利士人常常用这种方式侮辱敌人的尸体。31:9-10 就记载他们侮辱扫罗的尸体。

 

【撒上十七45「大卫对非利士人说:“你来攻击我,是靠着刀枪和铜戟;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就是你所怒骂带领以色列军队的 神。」

   〔暂编注解〕你来……我来。这里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之间的明确对比。歌利亚代表的是个人实力的肉体安全,自我扩张的骄傲,大众欢呼的虚荣,人性情欲难以制服的残忍。大卫表明的是对神圣力量的安静信靠和通过执行神的旨意来荣耀祂的决心。大卫在此时和他后来的生活中表示的动机,并不是要走他自己的路,也不是要在他同胞的眼中成为名人,而是要“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神”(46节)。

         17:45-47 大卫把歌利亚的辱骂回骂到非利士人身上,而且还把战争的目的提升到神的荣辱层次。

 

【撒上十七46「今日耶和华必将你交在我手里。我必杀你,斩你的头,又将非利士军兵的尸首给空中的飞鸟、地上的野兽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

   〔暂编注解〕46~47 大卫希望他的胜利能让人知道,耶和华是真正的神,祂把自己的子民拯救出来。

 

【撒上十七46这里不是说『神』将你交在我手里,使普天下的人知道『耶和华』。因为耶和华是和我有关系,祂顾念到我,把仇敌交在我手里。但是对于普天下人,就是在以色列人之外的人,神不给他们知道祂是耶和华,只给他们知道神。耶和华是对于亲近神的人发生关系的。神是对普通人发生关系的,使人知道祂的能力。

 

【撒上十七47「又使这众人知道耶和华使人得胜,不是用刀用枪,因为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他必将你们交在我们手里。”」

   〔暂编注解〕「争战的胜败全在乎耶和华」:直译是「耶和华的战争」或「战争是属于耶和华的」。

 

【撒上十七48「非利士人起身,迎着大卫前来。大卫急忙迎着非利士人,往战场跑去。」

 

【撒上十七49「大卫用手从囊中掏出一块石子来,用机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额,石子进入额内,他就仆倒,面伏于地。」

 

【撒上十七50「这样,大卫用机弦甩石,胜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卫手中却没有刀。」

   〔暂编注解〕“机弦”甩石的准确性可以是很高的(参看士二○16)。

         这样,大卫胜了。一个试验紧接一个试验来得多么迅速啊。这是大卫在一天中第三次获胜了。他的第一个胜利是在他被以利押辱骂为什么都不是,只配照顾几只羊的时候。他原可以作出正当地尖锐反驳,但他拒绝作这种回复。平静沉着的,他只是说道:“我作了什么呢?我来岂没有缘故吗?”(29节)。这样一种品格不是立刻产生的。要是他没有学会对他的羊忍耐,他就不能对他嫉妒的兄长们显出忍耐。通过不理睬进入一次小吵的机会,大卫显明自己是他自己的精神的主人。基督也是这样,祂在最恶劣的刺激之下表现了祂的柔和,说:“学我的样式;因为我心里柔和谦卑: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太11:29)。任何一个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领袖和他人的指导。

         大卫赢得他的第二个胜利是在他陪同王的时候。看着这个精神饱满的年轻人,王忍不住将这个愉快而缺乏军事训练的年轻人与战争游戏中狡猾的老手相对比。如果扫罗以其全部威风凛凛的个性都避免与歌利亚格斗,象大卫这样的少年人怎么能企图与之格斗呢(撒上17:33)?从未梦想过超自然介入的可能性,扫罗在大卫心中种植了怀疑的种子,并试探他穿上王的甲胄。但是大卫通过坚持其上天启示的旨意维护对耶和华的信心并全然依靠耶和华,再次以谦恭的顺从赢得了对怀疑的胜利。

         这一切都很好的预备他获得第三个胜利—就是对那个非利士人的胜利,那人是亵渎的典型。这是一场属灵力量对肉体残忍实力的胜利。鉴于前几个月的事件,以色列被教导这个功课是多么必要啊!在回答歌利亚的咒骂时,大卫欢欣鼓舞地喊道:“我来攻击你,是靠着万军之耶和华的名……以色列军队的神”(45节)。只是来自溪中的一块石子加上一个少年的技巧和他信靠永生神的信心就给以色列人上了一堂他们永远不会忘记的功课,虽然他们很少效法它。

         ◎七十士译本没有 17:50 ,不过意义是一样的,大卫打昏歌利亚,才用歌利亚的刀杀了他。歌利亚的武装弱点,仅有前额,一定要用箭或甩石一类的武器才能命中,大卫一次就命中此要害,可以想见他也不是「把责任完全推给耶和华」,还是有花头脑思考战略。

 

【撒上十七50是谁杀死歌利亚?大卫抑或伊勒哈难?】

     根据撒母耳记上十七50的记载,大卫用机弦甩石打倒歌利亚,然后用歌利亚的刀割下歌利亚的首级。经过这次大胜非利士人后,大卫成了以色列军队中最勇猛的战士;虽然他那时只是个少年人。但在马所拉抄本的撒母耳记下二十一19则指出:「伯利琱H雅雷俄珥金的儿子伊勒哈难杀了迦特人歌利亚,这人的枪杆粗如织布的机轴。」马所拉抄本这段经文,肯定与撒母耳记上十七章有冲突,但幸好历代志上二十5有如下记述:「睚珥的儿子伊勒哈难杀了迦特人歌利亚的兄弟拉哈米。」这显然是正确的读法,不单在历代志的上文下理中是正确的,置于撒母耳记下二十一19也一样适合。

    抄写员最早看见的抄本,在这节圣经中肯定被涂污或损毁了。因此,抄写员犯了两个至三个错误,正如下文:

1        在历代志上二十5,代表直接受词的字-t,位于字母Lahmi的前面,但撒母耳记下二十一19的抄写员却误将这字抄成b-tb-y-t,而使经文变成Bet hal-Lahmi(伯利桓人)

         2        抄写员将代表「兄弟」的字(,-h)误看为在glyL(歌利亚)之前的直接受词。因此,使经文记载「歌利亚」成为被杀(wayyak)的对象,而不是歌利亚的兄弟被杀。但历代志上二十5的经文则正确地记载歌利亚的兄弟身亡。

         3        抄写员误将「编织者」(-r-g-ym,)一字误置于「伊勒哈难」之后,使这字被读为伊勒哈难的父亲(ben-Y -r-y'-rg-ymben ya 'arey'ore-gim;意即「织布者林中的儿子」——似乎任何人的父亲都不会有这个名字!)在历代志下,'or'gim(编织者)正确地置于menor(轴)之后,使经文所表达的意思更完整。

         换言之,撒母耳记下工十一19的原来字句有讹误,但幸好正确的字句被保存于历代志上二十5──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撒上十七51「大卫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将他的刀从鞘中拔出来,杀死他,割了他的头。非利士众人看见他们讨战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暂编注解〕就都逃跑。当他们的战士被杀时,非利士人的背信就显明了。他们曾许诺说只要歌利亚被杀他们就成为以色列人的仆人(9节)。通过逃跑他们背弃了他们在挑战扫罗军队时所提议的考虑事项,并且进一步证明要是歌利亚获胜了,他们必定会毫不留情地对待以色列人。死亡就会是他们能提出的对奴隶宽宏大量的姿态。

         「他的刀」:前面记载歌利亚的武装没有这种武器,但「铜戟」是一种短剑,此处指的应该就是这个武器。

 

【撒上十七52「以色列人和犹大人便起身呐喊、追赶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或作“该”)和以革伦的城门。被杀的非利士人倒在色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伦。」

   〔暂编注解〕「迦特」、「以革伦」:均为非利士人的首邑。非利士败军逃返自己的地方。

         「色拉音」:在战场附近犹大的低地。

 

【撒上十七53「以色列人追赶非利士人回来,就夺了他们的营盘。」

   〔暂编注解〕“夺了他们的营盘”。在他们的营中抢掠。

         夺了他们的营盘。更可说是“他们的阵营。”当以色列人追赶四散的仇敌时,他们还可能毁坏了战线后方的城镇,除此之外还杀了许多在梭哥的非利士人。约瑟夫(《古代史》卷六 9. 5)说他们杀了30,000人并且伤了两倍多。

 

【撒上十七54「大卫将那非利士人的头拿到耶路撒冷,却将他军装放在自己的帐棚里。」

   〔暂编注解〕“自己的帐棚里”指伯利畬a中。大卫把歌利亚的头颅送到耶路撒冷,就是耶布斯城(书十五63;士一8)。

         不过,此时耶路撒冷尚在耶布斯人手中,后来才为大卫攻取。此处或为后来补记,所携者当为歌利亚的头骨;也可能当时便拿给耶布斯人看,让他们看见神的作为。

         大卫又将歌利亚的战衣带回家中,当作战利品。但是战刀则放在挪伯神的圣所里,献给真正的胜利者耶和华神(二十一9;参三十一10)。后来大卫携此刀过逃亡生活(二十一9)。

         “耶路撒冷”。这里的耶路撒冷必定指以色列人所得到的部分(书一五63;士一8),在耶布斯人的城堡以外,而耶布斯人的城堡要到大卫作王后才被征服(撒下五69)。“帐棚”。可能指大卫在伯利琲漁a。歌利亚的刀后来存放在挪伯的圣所那里(比较二一9)。

         本节引起不同的猜测及解释。由于耶路撒冷当时还未落在犹大人手中,仍为耶布斯人所占领,因此有学者认为这里是指大卫后来夺得耶路撒冷后将歌利亚的头放在那里一事。至于「将他(歌利亚)军装放在自己的帐棚里」,似乎显示大卫已是军人,有自己的帐棚,这与上文显然有矛盾;而且按21:9的记载,歌利亚的刀是存放在挪伯处。对于这些疑问,有学者的解释是:「自己的帐棚」指大卫自己的家,而歌利亚的刀是后来才放在挪伯的祭司那里。

         拿到耶路撒冷。就是说,最后。大卫不会立即把那人的头拿到耶路撒冷,因为耶布斯人还占据着那座城,并且直到大卫加冕后才攻取了它(见代上11:4-8;撒下5:6-9)。史家这里记录的是这个战利品最终的安放地点,没有考虑所涉及的时间因素。歌利亚的军装显然被带到了大卫的家乡伯利琚]见撒下18:17的注释;另见撒上4:1013:2;等等),而他的刀显然在挪伯(见撒上21:9)。

         「拿到耶路撒冷」:应该是后来发生的事,此时耶路撒冷还是耶布斯人占领着。

         「自己的帐棚」:指的应该是大卫伯利琲漁a中。 21:9 记载歌利亚的战刀放在挪伯的圣所处。

 

【撒上十七55「扫罗看见大卫去攻击非利士人,就问元帅押尼珥说:“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谁的儿子?”押尼珥说:“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

   〔暂编注解〕扫罗经过在宫中与大卫的接触,对他已经十分熟悉(一六1823),但他显然已经忘记大卫父亲的名字,而这时为了大卫的胜利而需要知道他父亲的名字,好对他的家族加以奖赏(一七25)。

         谁的儿子?。见撒上18:1,2的注释。

         我不知道。显然押尼珥先前与大卫并不熟悉,所以大卫在宫庭并不太出名。显然,他只是作为一个来访的乐师被带入宫庭的,并没有成为宫庭的一员。

         ◎此处扫罗好像不认识大卫?这可能是当时的一种感叹用语,表示扫罗对大卫所做所为的赞叹。不过此处扫罗仅仅是不知道大卫的出身。显出耶西并不是什么显赫有名的大家族,扫罗也不可能记得所有属下的出身。再者,这时大卫可能成为扫罗的女婿(虽然扫罗没有实现这个诺言),更详细的问清楚大卫的家世也颇为重要。押尼珥那么紧张的回答,大概是要免除自己不认识勇士,没有早一点推出大卫去迎战的责任。不是系出名门的年轻人,谁会知道他有如此高强的能力。

         5558把这几节和十六21对照,似乎矛盾,大卫既在王宫中侍奉,何以扫罗还问“那少年人是谁的儿子”?一个解释是,大卫被引进到宫中只有一个短时期,后来仍回到伯利琚A扫罗对他的身世了解殊微;又或精神紊乱,记忆不佳。另一个解释是,扫罗虽然认得大卫,不知道他有此神勇,何况曾承诺把女儿嫁给战胜的人,又免父家的捐税(25节),因此希望知道他的家世。

         55-58  大卫被引进宫中:这段向为学者所争论, 16:21-22,大卫曾入宫服事扫罗,本该为扫罗所认识。但是这里却显示扫罗似乎对大卫不大认识。事实上,大卫虽曾入宫中治疗扫罗的病,扫罗与押尼珥未必与大卫的家族熟稔,而且大卫在扫罗病情好转时便回乡牧羊,宫中又有多人侍候扫罗,扫罗与大卫的关系不密切是自然的事,及至大卫杀了歌利亚后,才一直逗留宫中,至扫罗追杀他时才离开。

 

【撒上十七 55~58 扫罗为何不认识大卫?】

答:大卫David(意亲爱)曾经侍立在扫罗Saul(意求问)面前,作过拿兵器的人,为扫罗弹琴驱除恶魔。(撒上十六 2123)。扫罗似乎不认识大卫,还问「那少年人是谁的儿子」,(撒上十七 5558),其原因可能是扫罗时常被恶魔所扰乱,神经反常,记忆力不清。大卫是耶西最小的第八个儿子,他弹琴时还是童子,以后仍回父家放羊,(撒上十七 1215)。当他打死了非利士人回来时,已经成了少年人,身材与外貌都会改变而长大了,使扫罗对他感到陌生。及至大卫回答「我是你仆人伯利琱H耶西的儿子」以后,扫罗得到更深的回忆,知道他的名字了。──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撒上十七56「王说:“你可以问问那幼年人是谁的儿子。”」

 

【撒上十七57「大卫打死非利士人回来,押尼珥领他到扫罗面前,他手中拿着非利士人的头。」

 

【撒上十七58「扫罗问他说:“少年人哪,你是谁的儿子?”大卫说:“我是你仆人伯利琱H耶西的儿子。”」

 

【思想问题(第17章)】

 1 身材比常人魁梧的非利士人歌利亚向以色列人讨战,扫罗和以色列人听见讨战的声音,就惊惶不已。同样的,你曾否因为不利的环境与外来的攻击而惊惶害怕,忘却了施行拯救的神?你对神的信心是建立在什么上?

 2 大卫初见非利士勇士歌利亚出来讨战之时,他的反应如何与众不同?依你看,大卫为何有那么大的勇气?参26, 36节。大卫的表现给你什么激励?

 3 大卫在过去牧羊时蒙耶和华的拯救,给他信心面对当前的危难(37),他用机弦甩石的本领也是在牧羊时锻链出来的。试思想你过去经历对你现今的影响。你当如何把握今天受训练的机会,好叫自己将来更蒙神使用?

 4 大卫奉父亲命令,携食物到战场探望当兵的哥哥们,刚巧遇见歌利亚出来讨战。你以为这只是偶合,抑或是神的安排?你猜大卫当时有否想到自己受膏的身分和使命?

 5 试分析大卫迎战歌利亚时所处的不利条件。参28-29, 39, 42, 50 为什么他没有因为环境的不利而退缩?参45-47节。

 6 你认为歌利亚之所以败在大卫手上,是因为犯了什么错误?这对你有何提醒?

 7 倘若你要以「歌利亚与大卫」的故事教导孩童,你会着重故事中那一部分的教训?为什么?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