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十八章拾穗

 

【撒上十八1「大卫对扫罗说完了话,约拿单的心与大卫的心深相契合。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

   〔暂编注解〕说完了话。故事在继续没有中断。扫罗既已许诺对杀死歌利亚给予有吸引力奖赏(撒上17:25),现在就召来大卫并询问他的身份。如果我们象有些学者们做的那样,把撒上16:14-23插入到18章的9节和10节之间,那么扫罗第一次与大卫接触因而就是在前线了,并且扫罗的精神失调就在于大卫受到平民的奉承了(7:6,7节)。然而,如果记载是按照时间顺序的话,扫罗的问题(撒上17:55)就可以解释为假定扫罗在着魔期间对这个卑微的琴师是那么不在意以致他并不知道大卫是谁,在这种情况下撒上16:21就会被认为是提到后来的发展。这后一种解释似乎是可取的(见撒上16:21)。在任何一种情况中,因为大卫既是一个军事英雄又是一个属灵的乐师,所以扫罗“不容他再回父家”(撒上18:2)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另见撒上17:15的注释。

         约拿单的心。大卫与约拿单动人的友谊是志趣相投相爱相惜交往愉悦的经典例证。约拿单已经表示过不喜欢他父亲的态度和做法(撒上14:29)。大卫对扫罗所提问题的谦卑而属灵的回答,将过去所有的成就都归荣耀于神,这对于约拿单就象冰凉清爽的水对于疲倦干渴的旅行者一样。对密抹的英雄约拿单来说,由于他父亲缺乏属灵的洞察力,肯定经历了失望与挫折的孤独时辰。约拿单完全没有认识到,他自己一点不知道,在南方几英里远的地方,对神同样的信心和对祂的指导与保护的顺从正在形成另一个人的生命。

         ◎「说完了话」:可能是大卫向扫罗报告他倚靠耶和华得胜的经过,所以约拿单被大卫的信心深深吸引。以拉谷战役中约拿单没有出现,可能是有事不在场,不然依照之前密抹战役的表现,约拿单可能早就已经出去迎战歌利亚了。

         「深相契合」:「绑在一起」。

         1-5  约拿单与大卫成莫逆之交:他们彼此之间的情谊深厚坚固,当大卫被扫罗追杀时,约拿单维护大卫(19-20),至约拿单死后大卫仍纪念他,施恩与他的儿子。(参撒下9章)

         1-30  扫罗对大卫又怕又恨:扫罗自大卫杀歌利亚入宫跟随他之时起,越来越感到大卫对他的王位构成威胁,于是企图谋害大卫,拔去「眼中钉」,但未能成功。

         本章至20章记述大卫在扫罗宫廷中的服侍,以及怎样和约拿单结成刎颈之交。约拿单一定听到大卫对神的信心,和他如何高举耶和华而取胜的事,遂心生敬慕。二人间友谊深厚,生死与共的精神,千古传诵。

         第十八至二十章叙述大卫在扫罗宫里的侍奉。这故事是根据大卫与约拿单之间的关系来叙述的。

 

【撒上十八1~4 <syncBible ref=撒上18:1-4>约拿单和大卫的友谊建立在甚么基础上?有何特点?】

    大卫见到约拿单,二人立刻成为密友。他们的友谊是圣经记载中最深厚亲密的一例,因为(1)他们的友情是建立于彼此对神专一的交托,而不只是他们彼此之间的投契。(2)他们不容有其它因素介入彼此的友谊,就连家庭、事业、前途也不能拦阻。(3)友谊受到考验的时候反而更为密切。(4)双方的友谊至死不渝。以色列的王太子约拿单,后来已看出神安排的下一任君王是大卫而不是他自己(二十三17),但是这一点也没有削弱他对大卫的友情。他宁可失去以色列的王位,也不愿失去最密切的朋友。──《灵修版圣经注释》{\LinkToBook:TopicID=528}

 

【撒上十八2「那日扫罗留住大卫,不容他再回父家。」

   〔暂编注解〕扫罗留大卫长住,在宫中侍奉,不象过去只在需要时才召他来。

         扫罗留住大卫。大卫成了扫罗的朝臣,永久地隶属于王室了。撒上16:14-23的叙述几乎不可能是在扫罗这样做之后发生的(见撒上18:1的注释)。

 

【撒上十八3「约拿单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就与他结盟。」

   〔暂编注解〕那结盟是单方面的,约拿单效忠于耶和华的受膏者。

         「结盟」:大抵以耶和华神作凭证、严肃的立约,参20:13-16

         结盟。可能是在后来的时候结盟的,记载在这里作为叙述大卫与约拿单友谊的介绍。友谊的盟约必定是无数次交谈、一同出征、感情成熟的结果。在这两个献身火热之人可爱的友谊中,我们有特权看到基督的某种感受,总有一天祂在祂所救赎之人的生活中会看到与祂在地上时心中所拥有的同样的景象,同样谦卑的心,同样安静的灵,同样顺从永琲滲u理原则。如此看到祂心灵劳苦的功效,祂必心满意足(赛53:11)。与志趣相投的人有永远的交谊,天上会多么喜乐啊。

         「结盟」:指「严肃的誓约」,神与亚伯拉罕、耶和华与以色列人立约 15:18  34:10,27 都是用此字。不过盟约的内容不详,但由 撒上 22:8 中扫罗对这个约的内容非常不满看起来,恐怕是跟王位有关(可能是,以后不管谁做王,另一个人都要全力辅佐一类的)。

 

【撒上十八4「约拿单从身上脱下外袍,给了大卫,又将战衣、刀、弓、腰带都给了他。」

   〔暂编注解〕约拿单赠战衣、武器,当作友谊信物。二人很可能互换信物,缔结永固友谊(3节)。

         约拿单将自己上好的衣服与军装送给大卫,固然是因大卫出身卑微,缺乏光鲜的衣饰,亦表示他对大卫真挚的情谊。

         约拿单从身上脱下。他对大卫的爱是这么伟大以致于他准备好要说“他必兴旺,我必衰微”,就象施洗约翰在许多世纪后说的一样(约3:30)。他在大卫身上看到了他一度曾梦想成为的人。这两个人所有值得赞美的特性都通过真实的友谊结合在一起了,并且约拿单醒悟到了这个事实:幸福在于表示爱而不是被爱。基督如此爱了我们,甚至祂自愿放下祂每一神圣的特权(腓2:6-8),从而使祂可以将真理的酵培植在每个人里面(约1:9)。

         「外袍」:指「比较高级的外衣」,常常是指王袍或祭司袍。如果这真是指如一些文献记载的「太子袍」,那就是有「让位」的意思。不过我们不确定是不是如此。

         ◎这些礼物可能都是盟约的证据,大卫本身没什么钱,所以只单方向接受约拿单的礼物。而这些礼物又有「王位」的象征,因此许多人都认为这里的盟约内容可能是跟王位继承相关。

         ◎我们看到太多因为嫉妒导致的悲剧,多年前电影「阿玛迪斯」也探讨了类似的悲剧。因此看到约拿单的情操,真是觉得感动万分。我们为了神的国、或者社会国家等大我,能够愿意放下自己的优渥地位,认真培植一个足以取代自己的人吗?

         ◎有些人用这一段来说约拿单和大卫的感情是「同性恋情」,其实这大概是太先入为主了。同性间的友情也可以好到像这样的状况,总不能说仅有「爱情」或甚至「欲望」才能导致高贵的退让与牺牲吧?

 

【撒上十八5「扫罗无论差遣大卫往何处去,他都作事精明。扫罗就立他作战士长,众百姓和扫罗的臣仆无不喜悦。」

   〔暂编注解〕“作事精明”。或作“成功”。

         大卫突然擢升战士长,不但没有招惹战友的妒忌和排挤,且为他们所喜悦。

         无论往何处去。就象摩西在法老的宫庭一样,大卫接受了在将来的岁月中对他大有益处的行政管理事务的训练。他被安置在一个可以从不同角度看生活的位置,并且蒙赐予属灵的洞察力使他可以区别对与错。象但以理一样,大卫在一个并不是他自己选择的环境中保持了他的正直;他也不害怕玷污。神将祂的仆人放在人类自私的涡流中并不迟疑,因为祂知道夜愈黑,他们的光就必愈明亮。大卫在他父亲耶西的家中曾是一个守本分的儿子,现在证明了他作为王的忠诚大使的价值。

         立他作战士长。扫罗忠于他的许诺,尊荣这个接受了挑战的人,那个挑战是扫罗的士兵们曾拒绝接受的。虽然还只是一个青少年,但是大卫使自己表现出了如此值得表扬的判断力,以致他很容易地就被所有人接受了。他优秀的品格特征是显而易见的。这并不意味着他代替了押尼珥,押尼珥过去是,现在仍是军队的元帅。

         「精明」:「智慧地行事」、「慎重行事」。

         「战士长」:原文是「在众军人之上」,不过应该不是「元帅」这种「总司令」的职务。

         ◎此处说明大卫获得了以色列全国上上下下的人之爱戴。

 

【撒上十八6「大卫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众人回来的时候,妇女们从以色列各城里出来,欢欢喜喜,打鼓击磬,歌唱跳舞,迎接扫罗王。」

   〔暂编注解〕按古时的习俗,妇女领导民众迎接凯旋回归的军队(参串)。

         「大卫打死了那非利士人,同众人回来的时候」:七十士译本中无此段。事实上 17:55-18:6 上半的经文在七十士译本中都没有出现,所以妇女们一定是为了歌利亚的事情出来迎接大卫。七十士译本也是作「歌唱跳舞,迎接大卫」。

         「打鼓」:「铃鼓」。

         「击磬」:「三弦乐器」或「三角铁」。

         67从妇女所唱的歌,可知大卫已逐渐取得本来属王的尊荣。扫罗与大卫关系破裂,从此不可收拾。

         6~7 妇女以庆典和歌唱来欢迎凯旋归来的战士。她们犯了错误,因为她们赞美大卫过于扫罗王。

         6-16  扫罗嫉妒大卫:大卫因有神的同在,越来越受欢迎,相反地,扫罗却没有神的同在而日渐低落:扫罗嫉妒大卫,想要杀他,但不成功,继而调遣他离开自己,领兵出入战场,结果反叫大卫在百姓的心中地位日升。

 

【撒上十八 6 7神是慈爱的何以容许战争?】

答:战争杀人流血,死亡盈野,这是人类始祖所遗留下来的罪根,也是杀人者本身之罪恶。如亚当儿子该隐,杀了骨肉兄弟亚伯,(创四 18),成为人类第一个杀人的罪犯。自此以后,世界人类就常有互相残杀之事情发生,圣经记载屡见不鲜。神虽是慈爱的,但他容许这些事情的存在,为要时常借着各样的灾难、危险、战争临到,来对一个国家、民族或个人之间,施行警戒、管教和刑罚,使其受到应得的报应。(参创十四 116,出八 515,申二 3234,九 3 4,十三 12 13 31,七 1923,王下九 3037)。在撒上十八 7「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这是以色列众妇女在歌唱时,形容大卫勇敢善战的颂词。十兄表露她们内心激昂欢呼快乐的情绪,咸认大卫击杀仇敌,空前获胜,他的战绩贡献,远胜过扫罗而已。并未意味着这是出于神的怂恿所悦纳的话。── 李道生《旧约圣经问题总解()

 

【撒上十八7「众妇女舞蹈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

   〔暂编注解〕「千千....万万」:本来这种诗歌中的对仗用法,意思就是表示「扫罗和大卫都杀死千千万万」,如 91:7 。但扫罗要断章取义,嫉妒当时还是一个贫穷的年轻人的大卫,这谁也没办法,伴君如伴虎,指的大概就是这种状况。

 

【撒上十八8「扫罗甚发怒,不喜悦这话,就说:“将万万归大卫,千千归我,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

   〔暂编注解〕“发怒”。扫罗妒忌大卫,是他与大卫关系破裂,而带来自己之衰落的主要因素。

         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在神对扫罗说拣选了另外一个“比你更好”(撒上15:28)的人作王时,与大卫这次在王的宫庭出现的经历之间没有给出时间间隔。虽然可能已经过了好几年,扫罗一定还会密切注意将要接替他的那个人的迹象(见9节)。他最近被证实在非利士人面前没有能力,并且要不是因为这个牧童的英勇作为他自己可能已经丢了性命。然而,他憎恨这种想法,就是他已经尊荣并与自己密切联合的这个少年小伙可能会赢得百姓和军队对他的感情。那会是怎样的感戴呢?时间还没有减轻被先知斥责的刺痛(见撒上15:23)。扫罗再次让步于不满的感觉和恶意的猜度,直到他嫉妒的心思最终变为疯狂。

         七十士译本无「甚发怒」、「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

 

【撒上十八9「从这日起,扫罗就怒视大卫。」

   〔暂编注解〕“怒视”。即存怀疑的目光。

         「怒视」:「注视」、「观看」。原文的时态是进行式,表示这是一种持续的状态。

 

【撒上十八10「次日,从 神那里来的恶魔大大降在扫罗身上,他就在家中胡言乱语。大卫照常弹琴,扫罗手里拿着枪。」

   〔暂编注解〕恶魔。见撒上16:15,16的注释。虽然神允许试探来临,但祂决不引诱人去犯罪(雅1:13;参林前10:13)。

         他胡言乱语。多半是“他咆哮叫嚷”(修订标准本)。这里所用的动词形式虽然常用于真实的预言,但是也可以指假先知的咕哝声。扫罗的狂喜暴怒是由于一种强暴激情的灵,可能带有使他的朝臣对他的神圣有深刻印象的盼望。

         大卫弹琴。这两个人之间有怎样的对比啊!扫罗被嫉妒的狂怒促使,抓紧他的枪蓄意要杀死大卫。而大卫可能感觉到了危险并且认识到扫罗情绪的缘由,拿着他的竖琴,就是他用来解除王的精神紧张的。

         七十士译本没有 18:10-11 这段记载,不过 撒上 19:9-10 又出现一次类似的状况,那次七十士译本与马所拉经文都有记载。

         「胡言乱语」:「说预言」,大概是指「精神恍惚的说话」。

         「照常」弹琴:原文是「一个日子又一个日子」,意义是「像以前的日子」。参考 16:23

         「枪」:应该是类似「矛」的武器。

 

撒上十八10记载,有从神那里来的恶魔降在扫罗身上。假如从神来的事物尽是美善的话,上述经文又怎样解释呢(D*)】

     假如说,从神来的一切都是美善的,这句话不大正确。神起初的创造之工,当然全都是好的(参创一31)。而且,神自己不会被恶试探,他也不会引诱(吸引或挑逗)任何人作恶(参雅一13)。无论如何,在有道德的神里面的,当然会是真正的良善,而这完全的良善必会要求善与恶有真正区分。作为道德秩序的制定者及保持者,无论神是何等怜爱罪人,他必然会审判罪恶。

    以赛亚书四十五7记载:「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灾祸。造作这一切的是我耶和华。」翻译为「灾祸」的希伯来文是ra,这字的基本意义是「灾」(指道德上的罪或灾祸的罪)。在以赛亚书的这段经文内,这个希伯来字代表了因犯罪而导致的痛苦、有害的结果。请留意雅各书如何指明这一连串事情的发展:「但各人被试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牵引诱惑的。私欲既怀了胎,就生出罪来,罪既成长,就生出死来。」(雅一1415

         至于扫罗的情况,我们知道他屡次违背神的律法。首先,他在神的坛上献祭,只有祭司才可向神献祭,扫罗这样做是触犯了神的律法(参撒上十三1213)。第二次与亚玛力王亚甲有关;扫罗早已接获命令,要将亚玛力的人畜灭绝,但扫罗赦免亚甲,免他死罪,更留下一部分牲畜(参撒上十五20-23)。撒母耳记上十八8更指出,因着大卫杀死非利士人歌利亚的缘故,民众都颂赞大卫的勇力,这使扫罗敌视大卫。基于一连串违背神旨意与律例的行动,使扫罗陷于被撒但诱惑的境地里。加略人犹大的情况也相同,当他决定出卖耶稣时,撒但便进入他心里了(参约十三2)。

         神设立了因与果的属灵定律,我们可以基于此而说:扫罗曾一度被圣灵带领,但他不顺服神,这使他与圣灵的引领交通隔绝了,更令他受制于恶毒的灵,情绪深被困扰而如忌心就愈重,至使他愈来愈失去理性地偏执。虽然扫罗已无疑成了撒但的代理人,但他偏向罪恶却是神所允许的,且在神的计划之内。我们必须谨记,神是道德律的制定者,他所做的全都正确,基于罪而起的一连串审判均来自神(参创十八25)。── 艾基思《旧约圣经难题汇编》

 

【撒上十八11「扫罗把枪一抡,心里说,我要将大卫刺透,钉在墙上。大卫躲避他两次。」

   〔暂编注解〕“躲避”。直译作:转身;即躲避一旁然后逃去。

         「把枪一抡」:「把枪猛力投出」。

         「心里说」:原文只是「说」,不能确定是「说出口」还是「心里说」。不过扫罗处于错乱状态,「说出口」也很有可能。

 

【撒上十八12「扫罗惧怕大卫,因为耶和华离开自己,与大卫同在。」

   〔暂编注解〕扫罗惧怕大卫。扫罗惧怕大卫的原因是他确信神已经离开了他而赞同大卫。不过,是耶和华故意离开了扫罗呢,还是王离弃了他天上的父亲呢?因为祂已经给了人自由选择权,所以如果人拒绝忠告,神就不会强迫制止他。亚当在屈服于那仇敌的建议时离弃了神,神离弃他了吗?保罗蓄意迫害基督的教会,神离弃他了吗?假如这样的话,保罗后来怎么能断言“基督耶稣降世,为要拯救罪人;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呢(提前1:15)?

         通过大卫的服务,耶和华在向扫罗刚硬的心肠呼吁,邀请他归回并认识到神对他的医治之能。虽然扫罗已经不能挽回地丧夫了作为国王的资格,但是作为个人他还可以寻见救恩(见撒上15:23,35的注释)。

         18:12 中说出扫罗惧怕大卫的真正原因,是他发现大卫有上帝的同在,而他已经没有了。

         12-13   扫罗对大卫由嫉妒而至惧怕,不敢相信他,要把他遣走,但鉴于百姓爱戴大卫,惟有擢升他作千夫长,使他出入战场。

 

【撒上十八13「所以扫罗使大卫离开自己,立他为千夫长,他就领兵出入。」

   〔暂编注解〕扫罗使大卫离开自己。从他自私的观点来看,扫罗最大的错误之一就是他使大卫离开他的宫庭并立他为“千夫长”。大卫音乐的美妙旋律不会再减轻扫罗的痛苦了。没有另外一个人能象大卫所做的那样在大众面前支持扫罗,“扫罗无论差遣他往哪里去”(5节)他都去。既然被一种要杀死大卫的愿望迷住了,扫罗就做了使他更加难于谦卑己心归回天父的事。

         「出入」:「领兵出征」的意思。

         ◎扫罗因为惧怕大卫,给他军职,外派去打仗,反而让大卫获得更多人的信赖与喜爱。

 

【撒上十八14「大卫作事无不精明,耶和华也与他同在。」

   〔暂编注解〕“作事无不精明”。更可作:成功。

         大卫作事无不精明。或“成功,”就如这个希伯来动词的形态所暗示的。有权柄的人对属下的错误安排很容易被那些属下用作进身阶,如果他们行事精明的话。大卫在全然的谦卑中接受了他的降级—因为似乎是这样,并在他的新任务中赢得了全以色列的钦佩。他没有进行任何反责,也没有因这一不公正的待遇而自哀自怜。大卫依然明亮欢快,具有属灵的心意与他素常一样。他大蒙耶和华眷爱,不顾王的愤怒,接受着在踏入领导职责前所必须的训练。对每一个决心忠于职责的人,神都使生活的训练适应特别的需要。

 

【撒上十八15「扫罗见大卫作事精明,就甚怕他。」

 

【撒上十八16「但以色列和犹大众人都爱大卫,因为他领他们出入。」

   〔暂编注解〕出入。指派给大卫的职责使他如此频繁地在大众眼前出现。

 

【撒上十八17「扫罗对大卫说:“我将大女儿米拉给你为妻,只要你为我奋勇,为耶和华争战。”扫罗心里说,我不好亲手害他,要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

   〔暂编注解〕“给你为妻”。扫罗曾答应把女儿嫁给杀死歌利亚的人(一七25),但那奖赏以进一步征服其它仇敌为条件。扫罗希望大卫死于非利士人手中。

         只要你为我奋勇。在这里,两种截然不同的个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扫罗狡猾的口是心非对大卫单纯坦率的行为。扫罗不仅良心不安,而且背地里他也惧怕百姓,他们爱大卫,用歌唱表达了对他的忠诚。扫罗嫉妒对这个青年人的每一句赞美,他采取两面派的做法—就是自私之人的存货—当众阿谀奉承,背地图谋不轨。起初大卫似乎不知道给他设的陷阱。他以同样谦卑合作的精神接受了进级和降级。他的心在神面前是纯洁的,他只关心有效地完成每一指派给他的任务,并且对个人的危险冷静地漠然置之。

         我不好亲手。扫罗还没有准备好直接要大卫的性命。他希望间接地实现他的企图,为的是避免百姓的憎恶。

         17-19扫罗将大女儿米拉许给大卫,可能与大卫杀歌利亚的赏赐 17:25)有关。大卫没有立刻迎娶米拉,可能因年幼和没有作战经验,所以扫罗藉词鼓励他奋勇参战,一心想他死于沙场。最后扫罗违反诺言,将米拉嫁给别人。

         ◎七十士译本没有 18:17-19 的记载。 18:21 也没有「第二次做王的女婿」。马所拉经文则两处都有记载。

         17-30  扫罗欲以女儿许配大卫乘机陷害他:扫罗要招大卫为婿,表面看来,二者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但实际上,扫罗要借非利士人的手杀掉大卫。然而事与愿违,于是扫罗对大卫的仇恨与日俱增。

 

【撒上十八18「大卫对扫罗说:“我是谁,我是什么出身,我父家在以色列中是何等的家,岂敢作王的女婿呢?”」

   〔暂编注解〕扫罗把答应嫁给大卫的女儿给了另一个人,这就进一步加深他的不诚实。

         这是大卫谦逊之词,并非表示拒绝扫罗的提议。

         我是谁?。显然扫罗的长女米拉—她名字的意思是“增长,”“加增”(见赛9:6,7)—曾作为杀死歌利亚的奖赏的一部分许配给大卫(撒上17:25),或者是希望说服他接受进一步攻击非利士人的危险。大卫迟疑娶米拉可能是由于他还不能提供所需的聘礼。

         「出身」:原文是「群体」,比单一家庭更大一点的组织。

 

【撒上十八19「扫罗的女儿米拉到了当给大卫的时候,扫罗却给了米何拉人亚得列为妻。」

   〔暂编注解〕依扫罗的许诺,战胜非利士人的便可娶他的女儿(十七25)。这个诺言并未实现。扫罗不但加了新的条件(十八17),后来且把大女儿米拉给了另一人。这是战士不能忍受的耻辱。大卫不以为忤,反说自己贫穷卑微,付不出聘礼,本不配作王的快婿。

         却给了。起先是被大卫的推却激怒,扫罗不能隐藏他对这个新任命的千夫长增长的不悦;他把米拉给了亚得列—“我的帮助是神,”据推测这是个亚兰词。

         米何拉人。以利沙的出生地亚伯米何拉是一个离伯善不太远的城镇(王上4:1219:16),可能在约旦河东的Tell el Maqlub,先前曾是基列雅比的地方(见士7:22的注释)。扫罗的口是心非可能已经开了大卫的眼睛,但是因为他看别人象他一样真诚,所以他温顺地服从了扫罗对第一次婚约的取消。

         「亚得列」:字义为「神的群众」。这个婚姻以悲剧收场, 撒下 21:5-9 记载米拉的五个儿子都被处死。

         ◎照说扫罗于 18:19 的作为对大卫是很大的侮辱,但是大卫似乎并不以为忤,至少没有公开有意见。

 

【撒上十八20「扫罗的次女米甲爱大卫。有人告诉扫罗,扫罗就喜悦。」

   〔暂编注解〕20-30扫罗利用次女米甲对大卫的爱慕,再次答允将女儿嫁给大卫,但要求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代替聘金,要使他死于战场。结果大卫以双倍的阳皮娶得米甲,使扫罗的计谋再次失败。

 

【撒上十八21「扫罗心里说:“我将这女儿给大卫,作他的网罗,好藉非利士人的手害他。”所以扫罗对大卫说:“你今日可以第二次作我的女婿。”」

   〔暂编注解〕“第二次作我的女婿”。更可作:以第二种方法;即以另一种方法,而不需要传统的聘礼(比较一八25)。

         作他的网罗。在他的女儿米甲身上,扫罗看到了一个可以执行他消灭大卫的邪恶计划的机会。他会要求这样一份嫁妆,完全可能以一种比把米拉给大卫更好的方式实现他的意图。扫罗大感喜悦但是不得不谨慎行事,因为必须不让大卫知道米甲喜欢他。

         第二次。指这是扫罗第二次向大卫提婚。

         「网罗」:「诱饵」的意思。

 

【撒上十八22「扫罗吩咐臣仆说:“你们暗中对大卫说:‘王喜悦你,王的臣仆也都喜爱你,所以你当作王的女婿。’”」

   〔暂编注解〕扫罗吩咐臣仆。在故意取消了米拉与大卫的婚约后,扫罗继而通过欺瞒的手段告诉大卫他仍想让他做他的女婿。他计划用宫庭耳语的造谣活动来网罗大卫。臣仆们本身可能并没有认识到他们无意中正在上演这出戏剧。

 

【撒上十八23「扫罗的臣仆就照这话说给大卫听。大卫说:“你们以为作王的女婿是一件小事吗?我是贫穷卑微的人。”」

   〔暂编注解〕我是贫穷卑微的人。可能大卫此时表达的是他对扫罗两次提婚的困惑。尽管如此,他并没有怀恨,可能想扫罗的决定是由于他自己的贫穷。

 

【撒上十八24「扫罗的臣仆回奏说,大卫所说的如此如此。」

 

【撒上十八25「扫罗说:“你们要对大卫这样说:‘王不要什么聘礼,只要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好在王的仇敌身上报仇。’”扫罗的意思要使大卫丧在非利士人的手里。」

   〔暂编注解〕通常男方婚娶,须付女方家长聘礼(看创三十四12),扫罗不要聘礼,只要大卫去杀死一百非利士人,把割下阳皮交来为证;满以为大卫虽勇,也必丧命非利士人手中。大卫交出来的比扫罗要的多一倍。(撒下三14说大卫所交阳皮为一百,若非抄写之误,则是他只说了扫罗所要的数目。)

         非利士人是没有受割礼的民族。“阳皮“为男性受割礼时割下的包皮。

         “一百非利士人的阳皮”。实际地证明一百个非利士人已经被杀(但大卫却杀了两倍的人数;27节)。

         割下敌人阳皮是要对证杀敌的数目。这恶俗直至本世纪初仍见于某些落后民族中。对受割礼的以色列人来说,这做法表示将未受割礼的人杀掉。

         不要什么聘礼。在如此圆滑的方式中,没有任何怀疑,大卫的兴趣就被提起来了。实际上,这种想法对他极具吸引力。因为这样他就可以立即向以色列的夙敌报仇了,并且会赢得一位比她的姐姐似乎更适合于他的年轻女子,但这位女子可能不可以在长女之前出嫁(见创29:26)。因为婚姻的安排是由父母决定的,所以大卫对扫罗的意图感觉不到什么错误。

         一百阳皮。埃及浮雕有大批这样的描述,割下败敌的阳皮,带给王,在他面前算为得胜的证据。因而扫罗的提议与同时代的异教风俗一致。

 

【撒上十八26「扫罗的臣仆将这话告诉大卫,大卫就欢喜作王的女婿。日期还没有到,」

   〔暂编注解〕“日期”。或作:日期还没有满;指送上聘礼和大婚当日之前的一段时间。

         日期还没有到。更可说是“在日子到期之前。”这一子句属于27节。

         「日期还没有到」:七十士译本没有这句。 18:27 的「二百」,七十士译本也仅作「一百」。撒下 3:14 似乎证明七十士译本的记载比较正确。

 

【撒上十八27「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起身前往,杀了二百非利士人,将阳皮满数交给王,为要作王的女婿。于是扫罗将女儿米甲给大卫为妻。」

   〔暂编注解〕二百人。扫罗规定的是100。王已使这件事如此众所周知,所以他这次被迫实践他自己的交易。这样,神再次使扫罗关注祂喜悦尊荣的这个人。

         ◎通常嫁娶时,男方要送女方聘礼 34:12 ,扫罗却要大卫拿非利士人(他们是不行割礼的)的包皮100个来当成聘礼。这样大卫铁定要去杀死一百个非利士人,所以扫罗预估大卫死定了,没想到大卫居然交出两倍来。这件事又有扫罗的臣仆当见证导致扫罗还没办法反悔。

 

【撒上十八28「扫罗见耶和华与大卫同在,又知道女儿米甲爱大卫,」

   〔暂编注解〕扫罗希望以女儿米甲为饵陷害大卫;又要他的儿子约拿单杀大卫(十九1)。但米甲和约拿单都深爱大卫,全力帮助他(十九2,12)。扫罗若敬畏神,应该警觉悔悟,反而嫉妒日甚,杀机日浓(29节)。

 

【撒上十八29「就更怕大卫,常作大卫的仇敌。」

   〔暂编注解〕大卫的仇敌。扫罗邪恶计划的失败,使他懊恼,更加深了他对大卫的仇恨。但是扫罗没有屈服于神,而是为骄傲受伤哀悼。大卫的声望比以往更大了。现在,扫罗被邪灵完全占据,他黑暗的心思刻苦地寻求为他的仇敌(现在是他的女婿)设置新的网罗。

         「常」作:「全部的日子」、「有生之年」。

         ◎大卫越来越被看重,但扫罗反而越来越害怕他。 18:12,15,29

 

【撒上十八30「每逢非利士军长出来打仗,大卫比扫罗的臣仆作事精明,因此他的名被人尊重。」

   〔暂编注解〕「军长」:「首领」、「领袖」。

         「被人尊重」:「非常被看重」。

 

【思想问题(第18章)】

 1 扫罗因为妇女对大卫的称赞,就嫉妒他,次日他就大受恶魔缠绕,并且兴起了杀大卫之心。你曾否深切嫉妒他人?扫罗因嫉妒而引致的后果给你什么警戒?

 2 你猜扫罗如何看得出神与大卫同在?参5, 12-16节等。今日,人能否从你身上看出神的同在?

 3 这里有三处提到扫罗怕大卫(12, 15, 29),表现出扫罗对神、对人、对己有怎么样的心态?你认为这种心态是否也存于今日的华人教会中?看见别些信徒、团契、教会的兴旺,我们应当如何回应?要怎样才能避免或纠正扫罗那样的心态呢?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