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章拾穗

 

【撒上二十1「大卫从拉玛的拿约逃跑,来到约拿单那里,对他说:“我作了什么,有什么罪孽呢?在你父亲面前犯了什么罪,他竟寻索我的性命呢?”」

   〔暂编注解〕大卫逃跑。显然是逃到基比亚与约拿单商议。大卫几乎不敢逃到扫罗所在的地方,但是在圣灵的约束能力之下,扫罗留在拉玛一昼一夜(见撒上19:23,24)。这一耽搁给了大卫一个机会找到约拿单并从他那里得知扫罗的态度。没有提到大卫这次有没有去看望他的妻子。他确信约拿单会保持他的忠告,但他对米甲不是那么确定。

         我有什么罪孽。“罪孽”与“罪”这两个词几乎不是同义重复。`awon这个词被译为“罪孽,不公正”来自词根`awah,“有乖僻的心思。”`Awon常被理解为罪的行为与刑罚。chatta'ah这个词被译为“罪”,来自词根chata',“没打中标志。”大卫在问:“我的罪行是什么,我对王或对国家的态度有什么乖僻不正当的地方?我岂没有在最具考验性的环境中为扫罗争战吗?我岂没有为以色列英勇服务,与她的仇敌争战吗?我的动机和愿望岂不是一直给我所爱的百姓带来成功吗?我的意图在什么地方没打中标志失败了呢?”

         ◎大卫离开基比亚逃往拉玛,怎么又会逃回基比亚?可能是因为撒母耳并不能提供长期的保护,而他又觉得约拿单是王位继承人,跟他又好,所以回到约拿单身边请求协助,确认扫罗的追杀是不是一时气愤导致,可能是最有利的作法。

         1-10  大卫与约拿单商议对策:大卫不晓得扫罗追杀他是否出于一时的怒气,若他不辞而别离开王宫,只会进一步触怒扫罗,在进退两难之间,惟有请约拿单在献祭与筵席之日试探扫罗,看王对自己的怒气有否平息,好决定去留。

         1-42  大卫向约拿单求助:本章指出约拿单对父王追杀大卫一事毫不知情。大卫因与约拿单有结盟的情谊,终于走到他那里向他求助。约拿单为救大卫,宁冒触犯父王之险,试探扫罗是否仇恨大卫。这事引起父子二人的冲突,而大卫确定扫罗的动机后,不得不开始逃亡的生涯了。

 

【撒上二十2「约拿单回答说:“断然不是!你必不至死。我父作事,无论大小,没有不叫我知道的。怎么独有这事隐瞒我呢?决不如此。”」

   〔暂编注解〕神禁止[断然不是]希伯来文是chalilah,用作憎恶、抗议的感叹词。希伯来原文中并没有神的名字。象在9节中一样译为“断无此事”更可取。“神禁止”这种表达是一个古老的英语成语,并没有照希伯来原文的字面意义翻译。约拿单似乎确信他父亲的行为是由于他的精神错乱。他向大卫保证扫罗不会在背地里做什么事,显然是根据先前扫罗曾与约拿单和他的官员们说过要杀大卫的事(撒上19:1)。约拿单那时曾能与扫罗理论并使他安静,所以他确信现在也必有解决的办法。但是,既然已经在拉玛的学校中见到扫罗的态度,大卫就没能被说服。

         「断然不是」:「绝不是那样」,是一种强烈的否定。

         「不叫我知道」:「不对我耳朵揭露」,意思是一定会私下让我知道。

 

【撒上二十3「大卫又起誓说:“你父亲准知我在你眼前蒙恩。他心里说,不如不叫约拿单知道,恐怕他愁烦。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我离死不过一步。”」

   〔暂编注解〕大卫起誓。即,他通过起誓断言他知道他所说的是什么。大卫使约拿单注意这个事实:扫罗知道他们亲密的友谊,并且尽管约拿单过去曾能与他的父亲理论,大卫现在也害怕扫罗会秘密地继续其邪恶的计划以致他不会与任何一个人谈论这件事,也不告诉他自己的儿子。也许在拉玛的经验之前约拿单还没有直接见到他的父亲,并不知道景况突然变坏了。

         一步。希伯来文是pesa`。这个词在旧约中只在这里出现过。它在这个短语中的用法是一个口语的例证,与我们的现代成语有类似之处。这种表达给叙述增添了色彩,并且增强了故事的真实性。

         大卫曾有几个小时从惊恐中恢复,现在他能清楚地思考并相应地作出计划了。当他概述其要得到必要的信息好决定将来的行动的计划时,表现出了真正的领导能力。

         「准知」:原文是「知道知道」,两个知道连在一起,用来强调语气,事实上前面大卫用「起誓」,进一步强调其言语的严肃性。

 

【撒上二十4「约拿单对大卫说:“你心里所求的,我必为你成就。”」

   〔暂编注解〕「心里所求的,我必为你成就」:约拿单也不知道怎样处理他与大卫的意见岐异,不过他自己没有什么危险,具有行为能力,所以就看大卫要什么,他就配合之。

         ◎可能因为 19:4-7 中扫罗亲自保证不会对大卫不利,所以约拿单似乎不相信扫罗会伤害大卫,导致大卫必须多方保证。但至少约拿单愿意为大卫测试扫罗的反应。

 

【撒上二十5「大卫对约拿单说:“明日是初一,我当与王同席,求你容我去藏在田野,直到第三日晚上。」

   〔暂编注解〕“初一”即阳历初一,也就是“月朔”,以色列人依例须特别献祭敬奉神(民十10;二十八1115);故又称“新月节”,吹号庆祝。此日的重要可看《王下》四23;《赛》一13.扫罗可能每逢阴历初一召集宫廷会议。

         “初一”。即月朔的献祭庆典(参看民二八1115的脚注),那是一个宗教和民间的节日。

         「初一」:按律法的规定,此日为节日,有献祭与设筵的事(参串)。

         「我当与王同席」:扫罗与大卫还未公然决裂,按照规矩大卫应出席宫中宴会。

         初一。犹太人与他们四围的许多邻邦一样,遵守阴历,月初第一天开始于新月的月牙出现的那个晚上。每月的第一天,叫作“月朔”,是特别欢庆的一天,包括奉献(民28:11-15)并在献祭时吹号(民10:10)。在当时,这种节日既是宗族的也是社会的事务,大卫作为扫罗的女婿,是应该参加的。叙述并没有说是那年的哪个月份。然而,因为在伯利琱]有这种节日被称作“年祭”(撒上20:6),所以这可能是个年度节日,可能是新年的节日,在秋天的提市黎月,即七月初一日来到,与现代的犹太历一样(见第108页)。这样的集会是经所有支派在中央集会上核准的(申12:5-16)。在以利的日子,是在示罗举行的。后来,在列王时代,是在耶路撒冷举行的。在约柜从示罗被移走后,很可能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集会。因而同类的节日盛宴在伯利琠峖b基比亚都可以举行。

         「初一」:「新月」、「月朔」。 28:11-15 提到此日必须献上特别的祭物。

         「求你容我」:原文是「放走我」、「使我自由」,而且原文的时态显示这是一再的请求。

 

【撒上二十5 月朔的节期】由于使用阴历的缘故,古以色列以每月的初一日新月初现之时为节期(即每二十九或三十日一次的节日)。这日与安息日一样,所有工作都告休止(见:摩八5),并且需要献祭(民二十八1115)。王国时代君王成为这些庆典的要角(见:结四十五17),这可能是扫罗的筵席在政治上为何如此重要的原因。这节期到了被掳归回的时代依然奉行(拉三5;尼十33)。从主前第三千年纪末期开始,直到主前第一千年纪中期的新巴比伦时代,月朔在美索不达米亚也是重要节日。──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6「你父亲若见我不在席上,你就说,大卫切求我许他回本城伯利琤h,因为他全家在那里献年祭。」

   〔暂编注解〕“献年祭”为以家庭为单位、一年一度的月朔庆典。从大卫的话可知家中人都须参加。

         显然这月朔也是以色列献年祭的时候。

         因为他全家。更好说是“因为所有宗族。”以色列分为12支派,但这些支派又分为宗族,或家族(见出6:14-30)。在便雅悯和犹大支派,一个宗族可能在基比亚聚会而另一个宗族可能在伯利睇E会。

         有人曾质疑大卫的诚实,因他要求约拿单告诉扫罗他有意访问家乡,因为他们认为大卫根本没有计划去伯利琚C认真地查考上下文并不能确定这一论点。圣经的叙述经常省略许多细节,如果给出这些细节的话,画面就清晰了。这里给出的简要记述传达的印象是整个事件仅仅是要试验扫罗的态度。但是约拿单对他父亲讲的话(28,29节)强烈暗示这两个朋友曾谈论过这整个事件,而且比这里记录的说的要多。看来显然大卫确实计划去见他的哥哥们,而且他可能短暂访问了一下伯利琚C但是在扫罗可能打发人去找他之前,他就回来藏在田野,等候来自约拿单关于扫罗的反应的消息。

         「见」我不在:原文也是两个「注意、观察」连在一起,强调用。

         「切求」:原文也是「要求、要求」连在一起。

         「全家」:「整个家族」,比「父家」还要大一点的组织。

         ◎此处大卫要求约拿单说谎。圣经没有评论这是一件「好事」,我们也不能因为这是大卫做的,就认为这是「好行为」。圣经没有任何评论,只是忠实地记录下来,我们可以轻易的由其他经文看出这并非是一件好行为,而是大卫软弱的表现。

 

【撒上二十6 家庭性年祭】以利加拿和哈拿一家亦有奉行家庭性年祭的传统(见一3的注释)。这年祭与农业和朝圣节期是互不相干的(代下八13)。当时大卫全家要在宗族的根据地伯利睇E集。由于这是尽责和向家庭效忠的表示,大卫以年祭为由推辞不在扫罗的月朔庆典中出席,是很方便合理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7「你父亲若说好,仆人就平安了;他若发怒,你就知道他决意要害我。」

   〔暂编注解〕「他若发怒 ...... 要害我」:在这快乐的节期,扫罗对大卫的仇恨若仍存在,即表示他已决定非杀大卫不可了。

         「发怒」:原文也是两个「大怒」连在一起。

 

【撒上二十8「求你施恩与仆人,因你在耶和华面前曾与仆人结盟。我若有罪,不如你自己杀我,何必将我交给你父亲呢?”」

   〔暂编注解〕「施恩」:指施予忠于盟约的爱。

         我若有罪。大卫意识到他的困境并不是由于在他这方面有什么罪造成的。在被作为政治仇敌对待这种责备和象一个亡命者的悲惨生活之上,如果再加上罪疚感的重担,那么这重担就几乎是压倒性的了。知道自己是清白的这种知识在这个试炼的时辰支持了大卫。

         一个清洁的良心能够补偿这个世界中的任何损失。那些嫉妒恶人,就是羡慕那些放纵罪中之乐的人,应该记得这些快乐要用悔恨与自我憎恶的时辰来偿还。许多曾就饮于世俗污秽之泉的人都愿意给出他们的一切,只要他们能取消过去并擦去他们生活中的污点。另一方面,那些能以一种无亏的良心面对神和他们的同胞的人,却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他们可能拥有很少的物质利益,但是他们却拥有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财富都不能买到的财富(见彼前3:13-17)。

         施「恩」:「慈爱」、「忠诚」,在旧约特指「盟约中的慈爱与忠诚」。简单的说,大卫现在要求约拿单实践两人立过的盟约。

 

【撒上二十9「约拿单说:“断无此事!我若知道我父亲决意害你,我岂不告诉你呢?”」

   〔暂编注解〕决意害你。约拿单心中感到大卫对扫罗的态度的推理是错误的。他似乎深信只是因为扫罗精神错乱所以有时才会使他的行动象一个魔鬼。他本可以直接反驳大卫,但是由于这经历是以一种私人的方式影响大卫的,所以他乐意尊重他朋友关于探知扫罗态度的方法。未来会显明事实,况且照大卫的办法而行也没有什么害处。

         在这一经历中有一个有价值的教训。人们所拥有的遗传与环境并不一样,因而对待生活难题的方式也不一样。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方法是正确的。结果常常是意见不同、矛盾和揭丑指责。激烈的言辞被愤慨地说来说去,因而离间了家庭、朋友甚至爱人。自私增长,并且骄傲保持着所采取的立场,不管是不是站得住脚。本章呈现了扫罗与约拿单处理这种情形的方式之间的惊人对比。扫罗在他的急躁专制与顽梗中,感到他必须是第一位的,他所说的就是正确的和决定性的。任何一个有不同意见的人都要被不择手段地消除。然而他亲生儿子却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对待人生。既然父亲和儿子拥有同样的环境和训练,为什么他们之间如此不同呢?难道神光照了一个人的生活而没有光照另一个人吗?扫罗生来就是邪恶的,而相比之下他的儿子却具有高贵的品性吗?难道人们必须接受扫罗所有的怪癖、允许他所有的独断专行和盛气凌人的作风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保罗的话里可以找到:“你们献上自己做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罗6:16)。人类因自己的自由选择,就将他的服务,他的思想,他关于生活的见解献给一个或另一个主人—两位代表完全相反的标准的领导。可能扫罗在他的早期青少年时期全部用来侍奉自己。可能他在父家是一个问题儿童,在同伴中是一个欺凌弱小者,但仍象犹大一样,天生就是领导者。假如确实这样的话,那么当扫罗离家找驴时他父亲会焦急就容易理解了。然而在扫罗受膏时,有大量的证据证明神不顾他的过错接纳了他,并给了他一个新心(撒上10:6,9)。但是扫罗拒绝行在上天的光中。另一方面,扫罗的儿子约拿单,却选择遵循别的利益而不是自己的那些利益。在约拿单早期的生活中,通过虔诚的顺服神明白的旨意,曾逐渐发展了其观点的确定方针。他的人生观使他高兴地接受了大卫的建议。这种随着别人的经验可能一直在大卫心里,他后来歌唱道:“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地善,何等地美”(诗133:1)。

         ◎「断无此事」:约拿单在 20:9 中表示自己还是无法相信扫罗要害大卫,而且如果扫罗要害大卫,他一定会知道,而且一定会告诉大卫。不过大卫并没有直接反驳这件事,只是继续安排他的测试计划。

 

【撒上二十10「大卫对约拿单说:“你父亲若用厉言回答你,谁来告诉我呢?”」

 

【撒上二十11「约拿单对大卫说:“你我且往田野去。”二人就往田野去了。」

   〔暂编注解〕「往田野去」:可能是怕隔墙有耳,到外面隐密的谈话比在家中安全。

         11-17  约拿单求大卫施恩:约拿单与大卫再次结盟,保证必透露父王是否要害他的实情,并求他恩待自己和自己的家,因约拿单知道大卫将来必作王(参23:17)。

 

【撒上二十12「约拿单对大卫说:“愿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为证。明日约在这时候,或第三日,我探我父亲的意思,若向你有好意,我岂不打发人告诉你吗?」

   〔暂编注解〕「告诉你」:两个「告诉你」都是「对你的耳朵揭露」。

 

【撒上二十13「我父亲若有意害你,我不告诉你,使你平平安安地走,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愿耶和华与你同在,如同从前与我父亲同在一样。」

   〔暂编注解〕约拿单知道并且接受了大卫为王位的继承人,他一点怨恨也无,反为他祝福。

         愿耶和华与你同在。出来到田野里,约拿单通过一个不管形势如何变化他都不会丢弃大卫的誓言使自己与大卫紧密结合。如果消息是好的,象他所希望的那样,他不会丢弃大卫。另一方面,如果消息是恶的,他会将真情通知大卫并在他为性命逃亡时祈求神祝福他。就自己而言,当扫罗承担国家的重任时,约拿单曾深信神与他父亲同在。但是自从遇到大卫以来,他就有了神圣的印象,即耶和华也给大卫计划了崇高的命运,不管扫罗对他的恶意,这命运必会实现。在这种态度中,约拿单显出了真正的宽宏大量。

         「如同从前与我父亲同在一样」:约拿单似乎也意识到扫罗的没落与大卫的兴起。

 

【撒上二十14「你要照耶和华的慈爱恩待我。不但我活着的时候免我死亡,」

   〔暂编注解〕“慈爱”(hesedh)可译为“忠爱”。异姓结为兄弟,以爱和忠义为本。约拿单说“照耶和华的慈爱”,因二人是在神面前结盟,而论慈爱,神最宏大。

         大卫日后作王,果然忠于与约拿单所立之约,见撒下9章。

         「照耶和华的慈爱恩待我」:意即大卫要以神那样不变的爱对待约拿单。

         14~15 “慈爱”。希伯来文是hesed。参看何西阿书二章9节的脚注。爱与忠诚是立约关系里两个重要的要素,在这句话里结合在一起。约拿单知道大卫总有一天要作王,于是要求大卫在上任后保护他和他的家人。

         20:14-15 约拿单似乎是认为耶和华会使大卫当王,所以要求大卫不要照一般的作法,除灭前王朝的所有后裔。

 

【撒上二十15「就是我死后,耶和华从地上剪除你仇敌的时候,你也永不可向我家绝了恩惠。”」

   〔暂编注解〕古时期代更迭,新王会将前王余裔杀尽以绝后患(看王上十五29;王下十7)。约拿单要求大卫立誓恩待他和他的家。大卫后来信守盟誓,恩待约拿单之子米非波设(看撒下九章)。

         向我家。在血统上,约拿单是已经成了大卫死敌的一家的成员。然而,他认出了神的意思是要把以色列的领导权交托给他的妹夫。约拿单出于他自己的自由意志选择使自己与大卫家联合,神已经显出迹象要使大卫家取代他所出身于的这个颓废家庭。在约拿单的心中,神的计划优先于家庭的纽带。这并不是因为他的愿望是寻求个人的安全,而是因为他明白真理最终必会获得胜利。

         永远。希伯来文是`ad-`aolam,字面意义是,“直到一代”。一代的长度必须由与其相关的概念决定。在这种情况下,时间的长度将会是这两个家庭同时存在的时期。关于“永远”这种表达法并不一定意思是无止境的证据,见出21:6的注释。

         「绝了」恩惠:「剪断」、「剪除」,与「剪除你仇敌」的「剪除」是同一个字。

         「绝了恩惠」:「恩惠」跟 20:8 的施「恩」一样,指的是「盟约中的慈爱与忠诚」。亦即这个盟约是延续到约拿单死后的。

 

【撒上二十16「于是约拿单与大卫家结盟,说:“愿耶和华藉大卫的仇敌追讨背约的罪。”」

   〔暂编注解〕“追讨这约”。使这约成就(即使遭到反对)。

         结盟。这节经文的希伯来原文很难翻译。希腊文版旧约圣经(七十士译本)译为“如果你背约,当耶和华从地上剪除大卫的仇敌的时候,假使约拿单家也被大卫家剪除了,那么愿耶和华藉仇敌追讨大卫”。

         「追讨背约的罪」:原文只有「追讨」。

         20:16 结盟的对象由 18:3 的大卫变成「大卫家」,成了两个家族的盟约。

 

【撒上二十17「约拿单因爱大卫如同爱自己的性命,就使他再起誓。」

   〔暂编注解〕20:17 中马所拉经文的读法是「约拿单让大卫再一次发誓」,但是七十士译本的读法就是「约拿单再向大卫发誓」。看看上下文,似乎约拿单因为爱大卫,所以发誓两次的可能性比较高。

         ◎这时候约拿单应该清楚的知道大卫终将取代自己作王,不过他还是愿意保护大卫跟大卫结盟,这种高超的情谊真是让人感动。

 

【撒上二十18「约拿单对他说:“明日是初一,你的座位空设,人必理会你不在那里。」

   〔暂编注解〕“初一”:参二十5注。

 

【撒上二十19「你等三日,就要速速下去,到你从前遇事所藏的地方,在以色盘石那里等候。」

   〔暂编注解〕“从前遇事所藏的地方”:可能指十九2所记扫罗追杀大卫时,大卫藏匿过的地方。

         “从前遇事”。指第十九章2节,或其它受到扫罗计划杀害但没有记载的情况。

         约拿单大概要弄清楚父王的心意,所以要大卫等待至第三天才通知消息。

         「等三日」:马所拉经文是「做第三次」,七十士译本是「等三日」,大部分的译本都取七十士译本的意义。参考20:5 他们的计划是大卫在野外等三天,然后跑到以色盘石等答案。

         「从前遇事所藏的地方」:指的应该是 19:2 的事件。

         「以色盘石」:「分离石头」、「离开石头」。不过「比色」也可能是「南边」的误写。

 

【撒上二十20「我要向盘石旁边射三箭,如同射箭靶一样。」

   〔暂编注解〕「如同射箭靶一样」:原文是「对着箭靶」、「对着目标」。

 

【撒上二十21「我要打发童子,说:‘去把箭找来。’我若对童子说:‘箭在后头,把箭拿来’,你就可以回来,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必平安无事;」

 

【撒上二十22「我若对童子说:‘箭在前头’,你就要去,因为是耶和华打发你去的。」

   〔暂编注解〕「因为是耶和华打发你去的」:约拿单认为,即使大卫因逃避扫罗而离开王宫,也是神的旨意。

         ◎约拿单打算以射箭后,说「箭在前面」还是「箭在后面」来告诉大卫应该回头或逃走。而且 20:22 中约拿单把扫罗的敌意,当成是神要大卫离开的记号,当然,他也以为自己这样做不是背叛父亲而是传达神心意。

 

【撒上二十23「至于你我今日所说的话,有耶和华在你我中间为证,直到永远。”」

   〔暂编注解〕在你我中间。约拿单自然盼望有好消息。否则他也深信耶和华会设法使祂的意图实现。他确信曾赐给他和大卫如此宝贵的共处时光的同一位神必会继续看顾他们二人。

 

【撒上二十24「大卫就去藏在田野。到了初一日,王坐席要吃饭。」

   〔暂编注解〕

         24-34  扫罗怒责约拿单:扫罗认为大卫的存在对王位大有威胁 (参24:20 约拿单让大卫离宫返乡,正是放虎归山。扫罗盛怒之下拿枪要刺约拿单,于是约拿单明白父王对大卫心存敌意,积恨难消。

 

【撒上二十25「王照常坐在靠墙的位上,约拿单侍立,押尼珥坐在扫罗旁边,大卫的座位空设。」

   〔暂编注解〕押尼珥是扫罗军队的统帅,也是他的堂兄弟(十四50)。

         “押尼珥”是扫罗的堂兄弟(一四50),也是他军队的元帅。

         「靠墙的位上」:这个位置是最安全的位置。

         「侍立」:「站立」。

         「押尼珥坐」:扫罗的元帅坐着,而王子站着,看起来押尼珥的地位非常高。押尼珥是扫罗的堂兄弟。

 

撒上廿2534{\Section:TopicID=263}约拿单

         问:撒母耳记上二十章二十五节:「王照常坐在靠墙的位上;约拿单侍立,押尼珥坐在扫罗旁边;大的座位空设。」又三十四节:「于是约拿单气忿忿的从席上起来,在这初二日没有吃饭;他因见父亲羞辱大,就为大愁烦。」此两节比较,有无前后之别?

       答:无前后之别,均作过去式。大概初一日约拿单侍立,初二日他坐席,所以「起来」。―― 倪柝声《圣经问答》

 

【撒上二十26「然而这日扫罗没有说什么,他想大卫遇事,偶染不洁,他必定是不洁。」

   〔暂编注解〕这是指礼仪上的不洁,沾染不洁的要到当天晚上才洁净(参利十五16;申二十三10)。

         “不洁”。在礼仪上受到污损,不能参加庆祝节期的筵宴(利一五16)。

         按律法要求,参加祭祀筵席的人必须在礼仪上算为洁净(参串);染了不洁的人,到晚上才得洁净(参利15:16; 23:10)。

         他必定是不洁。在他所有的邪恶品性之外,扫罗显然还是一个拘泥形式的人。他明白任何仪文上的不洁都是大卫不能出席这种特别宴席的充足理由(见利15;撒上21:3-5;等等)。然而,他此刻主要关心的并不是侍奉的形式,而是那个胆敢接受平民喝彩超过王的年轻人的下落。

         「不洁」:可能是 15:16-18  23:10 所记的事情,这会不洁净到当天晚上。

 

【撒上二十27「初二日大卫的座位还空设。扫罗问他儿子约拿单说:“耶西的儿子为何昨日今日没有来吃饭呢?”」

   〔暂编注解〕大卫若在第一天不洁的话,第二天应已洁净,照理可赴王的筵席,难怪他的缺席引起扫罗的关注了。

         「扫罗问他儿子 ...... 吃饭呢」:扫罗认为约拿单与大卫情谊深厚,必知道大卫缺席的因由(参31下)。

         初二日。如果只是不洁问题,那么大卫就可以自洁,并且在黄昏的时候就洁净了,从而第二天可以出席宴会。当扫罗发现大卫没有出席时,他就通过询问他儿子关于“耶西的儿子”的下落暴露了其真实的感情。他对大卫的仇恨是这么强烈以致可能他的话很不友好(见31节)。大卫曾两次逃脱他行凶的手;他决心不让这事再发生了。

         「初二日」:「次日」。

         「耶西的儿子」:扫罗在本章中都不直呼大卫的名字,而用「耶西的儿子」来称呼大卫,可能是有轻蔑的意思。

 

【撒上二十28「约拿单回答扫罗说:“大卫切求我容他往伯利琤h。」

   〔暂编注解〕求去。6节的注释。

 

【撒上二十29「他说:‘求你容我去,因为我家在城里有献祭的事,我长兄吩咐我去。如今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容我去见我的弟兄。’所以大卫没有赴王的席。”」

   〔暂编注解〕「长兄」:原文只是单数的「兄弟」,不一定是「长兄」。不过这个兄弟可以「命令」大卫,因此应该是「长兄」。

         「吩咐」:「命令」。

         见我的「弟兄」:这是复数型态的「兄弟」,表示是家族内的「兄弟们」。

         ◎由此可见大卫的假是由约拿单批准的,所以前面大卫是尊重体制,向约拿单请假。

 

【撒上二十30「扫罗向约拿单发怒,对他说:“你这顽梗背逆之妇人所生的,我岂不知道你喜悦耶西的儿子,自取羞辱,以致你母亲露体蒙羞吗?」

   〔暂编注解〕扫罗用粗鄙的话责骂儿子。“顽梗背逆之妇人所生的”是希伯来俗话。“顽梗背逆”指约拿单,不是他的母亲。

         羞辱” 。扫罗向约拿单爆发怒气,以最侮辱的话辱骂他。“你母亲露体蒙羞”。这句话的意思是:“你母亲会因为把你生到世上而感到羞愧”。

         「顽梗背逆之妇人 ...... 母亲露体蒙羞」:扫罗在盛怒之下不能自制地说出这些不合体统、粗鄙的话来。

         顽梗背逆之妇人。在希伯来原文中“妇人”这个词是被省略了的,但是显然是这个意思,因为“顽梗”和“背逆”都是阴性形式。因此必须理解为“妇人”。它暗示的是,通过省去“妇人”这个词,并使两个修饰限定符都是阴性形式,扫罗连“妇人”或“母亲”这个词都不说出来就在侮辱之上加强了侮辱,他是如此气愤以致允许自己只说出了描述性的咒骂语。在东方,能够愤慨地说出的最恶劣的侮辱之一就是辱骂某人的母亲了。

         20:30 其实是扫罗生气到用粗鄙的话骂约拿单祖宗八代。

         「露体」蒙羞:「裸露下体」。

         ◎由 20:30-31 扫罗的说词,可以看出扫罗清楚的知道大卫将获得王位。

 

【撒上二十31「耶西的儿子若在世间活着,你和你的国位必站立不住。现在你要打发人去,将他捉拿交给我。他是该死的。”」

   〔暂编注解〕扫罗心里明白,王位将为大卫所得;但不明白何以约拿单有权继位,却毫不关心自己的前途,反帮着大卫说话。

         31  显然扫罗对撒母耳先前的预言置若罔闻(13:14; 15:28),一心要自己的后代世袭王位。

         站立不住。扫罗决心要保持他的王朝,不管任何对与错的问题。在追求他的事业的过程中,以色列王随从了邻邦国王们的榜样,用武力战争与死亡维持他们的王朝。扫罗不愿意承认神是以色列至高的统治者。

         「他是该死的」:原文是「因为他是死亡之子」。

 

【撒上二十32「约拿单对父亲扫罗说:“他为什么该死呢?他作了什么呢?”」

 

【撒上二十33「扫罗向约拿单抡枪要刺他,约拿单就知道他父亲决意要杀大卫。」

 

【撒上二十34「于是约拿单气忿忿地从席上起来,在这初二日没有吃饭。他因见父亲羞辱大卫,就为大卫愁烦。」

   〔暂编注解〕为大卫愁烦。这一经验对约拿单来说是一次震惊的觉醒。他父亲的公开决裂对他来说是至感痛苦的。他与“耶西的儿子”共命运的决定受到了考验,但是他拒绝背离正义。象摩西一样,他转离了埃及的宝座,约拿单选择“宁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也不愿暂时享受罪中之乐”(来11:25)。他通过经验知道了基督后来说过的真理:“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10:37)。

         「羞辱」:「侮辱」。

         「愁烦」:「痛苦」。

 

【撒上二十35「次日早晨,约拿单按着与大卫约会的时候出到田野,有一个童子跟随。」

   〔暂编注解〕一个童子。通过带着一个“童子”、弓与箭,约拿单就掩饰了他去田野的目的。人们会认为他只是去打猎或练习射击。

         「童子」:「男孩」、「少年」、「侍从」。此处可能是「拿兵器的人」。

         35-42  大卫与约拿单泣别:二人虽然已约定以射箭通消息,免被人察觉向扫罗告密,但仍禁不住相见泣别。

 

【撒上二十36「约拿单对童子说:“你跑去,把我所射的箭找来。”童子跑去,约拿单就把箭射在童子前头。」

   〔暂编注解〕就把「箭」射在童子前头:原文是单数,表示约拿单仅射出一箭,而非 20:20 说的三箭。

 

【撒上二十37「童子到了约拿单落箭之地,约拿单呼叫童子说:“箭不是在你前头吗?”」

 

【撒上二十38「约拿单又呼叫童子说:“速速地去,不要迟延。”童子就拾起箭来,回到主人那里。」

   〔暂编注解〕速速地去。请比较22节。加上这些话是告诉大卫事态的极端严重性。

 

【撒上二十39「童子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有约拿单和大卫知道。」

 

【撒上二十40「约拿单将弓箭交给童子,吩咐说:“你拿到城里去。”」

   〔暂编注解〕“弓箭”指兵器。

         「弓箭」交给童子:原文是「器具」,不过看上下文应该就是「弓箭」。

 

【撒上二十41「童子一去,大卫就从盘石的南边出来,俯伏在地,拜了三拜。二人亲嘴,彼此哭泣,大卫哭得更恸。」

   〔暂编注解〕俯伏在地三拜是大卫对约拿单舍身相救,无限感激的表示。此种礼仪与我国类似。

         「俯伏在地,拜了三拜」:十分尊敬对方的表示。

         大卫哭得更恸。字面意义是,“大卫使得变为伟大。”这一句子的确切意思不确定。七十士译本传达的想法是哭得更久或更厉害。有些人在这些词的字面意义上理解大卫因前面的严酷考验变得“伟大”或“加强了力量”。

         「盘石的南边出来」:原文是「南方旁边起来」,应该就是「以色盘石出来」。

         「大卫哭得更恸」:原文是「直到大卫变尊大」,七十士译本作「有一段时间」。

 

【撒上二十42「约拿单对大卫说:“我们二人曾指着耶和华的名起誓说:‘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并你我后裔中间为证,直到永远。’如今你平平安安地去吧!”大卫就起身走了;约拿单也回城里去了。」

   〔暂编注解〕大卫从此成了朝廷追捕的钦犯,直到扫罗被杀后才终止逃亡生涯。

         从这时候直到扫罗逝世,大卫一直不能返回王宫。

         ◎虽然约拿单与大卫说好只用箭来当暗号,不过约拿单还是成功的把跟随者支开,让两人可以最后诀别。约拿单应该更痛苦,因为两边都是他敬爱的人,扫罗却要取大卫的性命,而且理由还跟约拿单的王位有关。

 

【思想问题(第20章)】

 1 朋友之间彼此相爱的功课是不易学的,有时也要经过考验。约拿单与大卫的友谊有什么拦阻?他们如何面对这些困难?参18:1-4; 19:1-7及本章。你从中学到那些朋友相处之道?

 2 你是否同意约拿单与大卫都是敬畏耶和华的人?试从他们彼此相处的角度来看这问题。今天,你对神的敬畏有否流露于人际关系里?

 3 约拿单对王位的看法与扫罗的有何不同?见13-15, 31-32节。你所看重的是自己的地位、利益,还是他人的尊严和价值?

 4 试从30-33节中,找出扫罗所犯的罪。这些罪彼此之间有否关连?你的生命中有否缠绕你的罪?这些罪是否衍生下去?试祷告求主赦免。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