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二章拾穗

 

【撒上二十二1「大卫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他的弟兄和他父亲的全家听见了,就都下到他那里。」

   〔暂编注解〕亚杜兰洞在犹大山地,距迦特只有16公里。

         “亚杜兰洞”。这洞位于山区西边一个战略城市附近,距离非利士人的边界不远(在迦特东南面10英里或16公里)。

         「亚杜兰洞」:亚杜兰在犹大西部的山区,那里有许多不同形状的山洞,是藏匿及防卫的理想地方(参撒下23:13-24)。这里大概指某个洞。

         亚杜兰洞。依照约瑟夫所说(《古代史》卷六 12. 3),是一个靠近亚杜兰城的洞。亚杜兰被认为是Khirbet esh- Sheikh Madhkûr,在耶路撒冷西南161/4英里(26公里)西面倾向示非拉的斜坡上。这座城镇位于以拉谷的东端,就是大卫与那个非利士巨人相遇之处。在这些小山上会发现许多洞,其中有些很大。沙岩地形是这么软以至用贝壳就可以刮下来。甚至许多世纪也没能抹去这些贝壳的记号。在这些洞中,有些被牧羊人用来看守羊群。在亚杜兰以南几英里的地方,据说早期的基督徒们在逼迫时期被逐出巴勒斯坦的城市时曾住在一些洞里。一些洞有墓室的拱顶和地穴,与那些在罗马的地下墓穴相似。当大卫渴想喝伯利琲漱咫时,亚杜兰就是他的藏身之地。他的三个勇士冒着生命的危险穿过了非利士人的防线,奇袭了靠近耶路撒冷的利乏音谷,给他们所爱的领袖带来了井水。大卫被他们的忠诚征服,以致将水浇奠在耶和华面前(撒下23:13-17;代上11:15-19)。这件事发生在收割的时节(撒下23:13;参撒上23:1),就是那年的春季和夏初。大卫可能是在这个洞里过冬的。

         根据诗篇第57篇的标题,大卫在亚杜兰洞的时候写了这首诗。既已恢复了信心和勇气,他现在就表达他对神拯救的信心,即使他发现自己“在狮子中间,……在世人当中,他们的牙齿是枪、箭,他们的舌头是快刀”(诗57:4)。他态度的改变原因可能是由于先知迦得在场,如某些人所提出的,他加入了大卫和他在洞中的同伴(见5节的注释)。

         「那里」:指的应该是前文的「迦特」。

         「亚杜兰」洞:原文是「人的正义」,此处位于以色列的高原地带。迦南人已经在此处建城 12:15  15:35 。位于迦特到伯利琲漸b路上。

         「亚杜兰洞」:指的应该是亚杜兰城附近的山洞,亚杜兰附近有很多石灰岩山洞,是以易守难攻闻名。

         1-5  大卫匿于亚杜兰洞及米斯巴:大卫的处境会使他的父家受牵连(伯利稂扫罗的家基比亚不远),所以他的兄弟与父母也跟着他逃亡。当时四百个因各种环境因素受窘迫的人也来跟随大卫。大卫不忍见父母跟自己颠沛逃亡,便将他们安置在素有姻亲关系(参得4:17 的摩押人那里,稍后他得先知的指示返犹大去。

 

【撒上二十二1-2 大卫返回以色列的时候,他在亚杜兰洞藏身,那是犹大的境地,在伯利琣隢n面。这地成为受窘迫的、欠债的和心里苦恼的人的聚居地。在这里大卫是基督现今被拒绝的预表,招聚忧伤的人到他那里得救恩。在很短时间里,便聚集四百人到亚杜兰,后来增至六百人。在世人眼中,这些人不中用,但在大卫领导下,他们成为大能的勇士。(撒下二三)大卫统领这一班人马,再次显出他能驾驭、激励别人,既有谋略也有才能。——马唐纳《撒母耳记上》

 

【撒上二十二2「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都聚集到大卫那里,大卫就作他们的头目,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

   〔暂编注解〕大卫在亚杜兰洞匿居了一段时期,其间收容了许多时运不济而来投靠的人,不乏勇武之士。他的军力逐渐增大,此处说“四百人”,后来增加到六百人(二十三13)。

         「受窘迫」:大抵受主人苛刻对待。

         「欠债的」:被无情的债主穷追讨债,甚至有被卖、沦为奴隶的危险(参王下4:1)。

         跟随大卫的乌合之众日后增至六百人(参23:13; 30:9), 且接受训练与大卫共同作战。

         「受窘迫的」:「狭窄」、「逼迫」、「困难」。

         「头目」:、「领袖」、「统帅」。

         「四百人」: 23:13 人数就已经增加到600人。

         22:2 的意思是当时有许多社会边缘人都来大卫那里聚集,大卫就做他们的领袖统领他们。虽然如此,大卫还是觉得他目前的处境是神的带领 22:3

 

【撒上二十二3「大卫从那里往摩押的米斯巴去,对摩押王说:“求你容我父母搬来,住在你们这里,等我知道 神要为我怎样行。”」

   〔暂编注解〕大卫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女子(得一4;四2122),藉此姻亲关系,他的家人得以借住摩押地,脱离扫罗的势力范围。“米斯巴”意为“守望塔”,是个很普通的名字,可能为一高地,能瞭望四周土地。

         大卫带家人横过死海逃到摩押去,这样扫罗便不能找到他们。路得记一章4节、四章2122记载了大卫家族与摩押地的关系。

         米斯巴。字面意义是“守望楼”。在摩押的山区到处可以见到这些“堡垒”或要塞的遗迹。它们被建造在山顶的侧翼,彼此相望。守望者们驻扎在这些堡垒里形成一个通信链。摩押的这个米斯巴的具体位置不知,它可能是离吉珥不远的摩押丘陵地带的堡垒之一。吉珥看来至少后来是摩押的京城(见王下3:25-27)。它现代的名称是Kerak,位于Wadi Kerak斜坡上的一个城镇,在一处高地之上,很易于防守。距吉珥约14英里(22.4公里)就是Wadi Hesā—圣经里的撒烈溪—它构成了以东的北边界。扫罗为王以后曾与摩押争战(撒上14:47)。所以任何一个被扫罗放逐的人都可以在这个国家寻得庇护。而且,大卫可能受了他曾祖母路得是摩押人这一事实的影响。

         「摩押」:可能跟大卫的曾祖母路得是摩押人有关。 1:4  4:21-22

         「米斯巴」:字义是「守望台」,可能是摩押的首府,不过详细的地点已经不可考。

 

【撒上二十二4「大卫领他父母到摩押王面前。大卫住山寨多少日子,他父母也住摩押王那里多少日子。」

   〔暂编注解〕“山寨”就是摩押地米斯巴大卫躲藏的地方(比较二十二5)。

         「山寨」:指米斯巴。

         山寨。希伯来文是mesudah,“要塞,”“据点,”来自词根sud,意思是“打猎”。

         「山寨」:「要塞」、「堡垒」。详细的地点已经不可考了。但可知一定不在犹大地中。

 

【撒上二十二5「先知迦得对大卫说:“你不要住在山寨,要往犹大地去。”大卫就离开那里,进入哈列的树林。」

   〔暂编注解〕先知迦得参加大卫阵营。后来大祭司亚希米勒的儿子亚比亚他,也就是大祭司职位的承继人,也逃脱扫罗之手,来到大卫那里。王国核心人物逐渐齐备。

         迦得是大卫王朝历史的撰述人之一(代上二十九29),帮助大卫组成圣殿乐班(代下二十九25),也是后来宣告大卫数点以色列人刑罚的先知(撒下二十四11)。他可能在撒母耳的故乡先知学校中受过训练。

         哈列只见此处,为犹大地森林区,在亚杜兰附近。迦得促大卫回犹大地,勿在以色列以外的地方寻求庇护。

         “哈列的树林”。在亚杜兰洞以东仅数英里;大卫从摩押地返回这地。

         迦得。这是第一次提到一个人在大卫的生活中突然出现。由于扫罗不但变得与祭司敌对而且与先知敌对,其中主要是撒母耳,所以可以料想凡有真信仰的人都会与他们的王疏远。也许是撒母耳派遣迦得亲自去与大卫联络的。以色列将来的王会因这位有神圣默示的先知同在而大大受益。大卫在世的日子,迦得一直是他的先知(撒下24:11-19)。迦得和先知拿单是大卫传记的编辑者(代上29:29)。因为他终身的朋友与王[大卫]在世的日子他都在,所以他来加入大卫时还是一个年轻人。虽然经上没有说,但是可能迦得来加入大卫时是当大卫在亚杜兰洞的时候,而且他陪同大卫去了摩押,而不是旅行到米斯巴去找他。只有通过努力拼凑圣经中关于大卫的不同段落的信息片断才能看到有多少细节—要是我们能重新找到它们的话是很有趣的—已经在叙述神对祂儿女的天意帮助的故事中被省略了。

         神所做的为大卫提供先知的指导,祂也曾为扫罗做过。这两个人的生活被放在对比的位置,证明了神并不偏待人。那些达不到神圣标准的人失败了,不是因为耶和华没有竭尽上天所能使他们的真成功成为可能,而是因为上天的计划被固执地拒绝了。

         不要住在。大卫不当留在摩押。犹大需要他。扫罗的军队似乎无力反对非利士人持续的劫掠(撒上23:1,27;代上11:15),并且局势是不稳定的。拿八的故事暗示连牧羊人都需要军队的保护(撒上25:15,16,21)。扫罗对大卫的仇恨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大卫逃到了外国。过去曾那么多次保护了他的神现在也不会丢弃他,但却会以这样一种方式形成事件:通过艰难与苦难使他接受将来作领导所必须的训练。

         苦难的训练甚至也实施在了耶稣的一生中。我们救恩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来2:10)。通过回到犹大充满争论的环境中,大卫要使自己的行为给所有在他周围的人带来勇气。神现今渴望证明祂儿女们在每一类型的环境中的忠诚。当环境变得困难时,祂不希望祂的儿女们退却。祂愿望祂的跟从者们示范基督信仰的优美,显示其远远优于侍奉自我与撒但。

         哈列。有些人认为是现代的Kharâs,在希伯仑西北,山区的边缘;但是这种说法并不确定。

         「迦得」:字义是「军队」,是大卫王朝历史的撰述人之一,也为大卫组成宫廷乐团  代上 29:29

         「哈列」:字义是「树林」,详细的地点已经不可考。不过应该在犹大地(以色列南部)内。

         ◎此时大卫渐渐安身立命,有跟随者,有根据地,有先知,也安排了父母与家族成员的安全。

 

【撒上二十二6「扫罗在基比亚的拉玛,坐在垂丝柳树下,手里拿着枪,众臣仆侍立在左右。扫罗听见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在何处,」

   〔暂编注解〕“拉玛”。更可作:高地。

         扫罗听见大卫在何处。有些注释者认为本章余下的叙述是一个例证,说明希伯来文的叙事风格有时会不按照事件发生的严格的时间顺序,为的是使一个思想达到其结论,然后才开始论述下一个。这种解释认为多益控告祭司亚希米勒并屠杀挪伯城这段紧接在大卫起初逃跑被发现的时候,但是本章继续讲述大卫和跟从他的人,直到有必要介绍挪伯大屠杀的事,好解释下一章亚比亚他到达基伊拉的事。这种解释主要基于亚希米勒声明并不知道大卫的真实情况。这种推论并不是不合理的。

         同样合理的是:要使叙述连贯。既然这样,说大卫和跟随他的人被发现,意思就是他们从亚杜兰要塞的藏身之地出现并扎营在哈列的树林已经被人知道了;而且当王听到这事时,他向自己的臣仆抱怨他们与逃犯结党背叛(8节)。于是司牧多益就抓住机会转而告发亚希米勒(109,10节)。鉴于多益的身份,没有理由猜想他在圣所看到大卫时会知道任何关于大卫到来的真实原因。因为大卫在从事扫罗给他的差事前,到圣所逗留求问没有什么异常之处,多益无疑会认为当时不值得报告这事。亚希米勒的回答也不能说明决定事情发生的顺序,因为他关于并不知道大卫当时来访的实情的辩解更是他合理的防卫(见14,15的注释),不管他所谓的背叛和祭司们在扫罗面前被传讯之间的时间间隔。因而祭司们被杀和挪伯城被屠不一定紧接在大卫访问圣所之后。

         拉玛的树下。因为拉玛和基比亚是截然不同的地点,中间隔有相当远的距离(见撒上1:1的注释),所以扫罗不可能既在基比亚,又坐在拉玛城的树下。此处被译为拉玛的这个希伯来词ramah可能应该被译为“高地”或象结16:24,25中一样,译为“高台”。基比亚的高台可能是这城的人们所喜爱的聚会处。

         「基比亚的拉玛」:马所拉经文中「拉玛」似乎是跟基比亚不同的地名(位于基比亚北方),不过七十士译本把此处译为「基比亚的高岗」,由于高岗的希伯来文与「拉玛」相近,所以有可能是文士抄写错误导致。此处可能是「基比亚的高岗」。

         6-23  扫罗吩咐多益屠祭司城:扫罗认为祭司亚希米勒帮助大卫是与他结党谋反,吩咐将整个祭司城的人杀死。

 

【撒上二十二7「就对左右侍立的臣仆说:“便雅悯人哪,你们要听我的话。耶西的儿子能将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各人吗?能立你们各人作千夫长、百夫长吗?」

   〔暂编注解〕扫罗属便雅悯支派,大卫属犹大支派。扫罗利用同属一个支派的感情来取得手下对他的效忠;并效法外邦人的王,违背在神前的约,答应赐臣仆田地和葡萄园(看八1018;十25)。

         扫罗诉诸支派之间的猜忌,提醒他的便雅悯同胞,只有他会给他们赏赐,大卫却不会。

         这番话显示扫罗多任用同族人作他的部下。

         「便雅悯人」:扫罗是便雅悯支派的人,所以他的属下不免大部分都是来自便雅悯支派。而大卫是犹大支派,所以扫罗用血缘观点来拉拢自己的臣仆。

         「耶西的儿子」:不直呼其名,是对大卫轻蔑的称呼。

         「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这是撒母耳在 8:11,12,14 警告王将会做的事情。

 

【撒上二十二8「你们竟都结党害我;我的儿子与耶西的儿子结盟的时候,无人告诉我;我的儿子挑唆我的臣子谋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

   〔暂编注解〕“谋害我”。扫罗断言大卫是一个叛党,而不止是个逃亡的人。

         扫罗将忿恨发泄在臣仆身上,诬控他们串连大卫谋反。

         结党害我。因为其疯狂的嫉妒,扫罗开始自怜并责备除他自己之外的每一个人使他没能捉住大卫。他现在采取将羞辱加在他臣仆身上的手段了,因为他们扣留了信息为的是帮助一个来自犹大的对手。所以他想,甚至他亲生的儿子都变得与他敌对,并与叛逆通敌的罪行有份。从前有一次他曾威胁要处死他(撒上14:44);现在他感到百姓甚至比从前更同情约拿单了。

         「挑唆」:「使....起来」。

         「我的臣子」:原文是「仆人」的单数型态,应该是指「大卫」。

         ◎扫罗以为约拿单是主谋要害他的人,看起来他真的是完全不清楚真实的状况就随便安插罪名。约拿单对他还是忠心耿耿的。

 

【撒上二十二9「那时以东人多益站在扫罗的臣仆中,对他说:“我曾看见耶西的儿子到了挪伯亚希突的儿子亚希米勒那里。」

   〔暂编注解〕多益任司牧长(牧人之首),本来不会在王宫侍候扫罗左右,然而这时适逢他在那里。

         那时多益对他说。司牧长多益看到了报复祭司亚希米勒的机会(见撒上21:7),也是提高他在王面前地位的机会。他实际上告诉扫罗说约拿单和便雅悯人不象这个祭司的错误那么多,他不仅给了大卫食物而且为他求问耶和华,还给了他武器(10节)。多益显然没有自愿提供这一信息直到可以获得丰富的回报和高级职位。

 

【撒上二十二10「亚希米勒为他求问耶和华,又给他食物,并给他杀非利士人歌利亚的刀。”」

   〔暂编注解〕此处多益没有报告这些饼是「陈设饼」,也没有提及食物数量,但多提到了祭司为大卫求问。 22:15 可以看出祭司的确为大卫求问了。多益报告的重点是「祭司帮助大卫谋反」。

 

【撒上二十二11「王就打发人将祭司亚希突的儿子亚希米勒和他父亲的全家,就是住挪伯的祭司都召了来,他们就来见王。」

   〔暂编注解〕王召来祭司全家,可见事态严重。

 

【撒上二十二12「扫罗说:“亚希突的儿子,要听我的话。”他回答说:“主啊,我在这里。”」

   〔吕振中译〕扫罗说:『亚希突的儿子,你听!』亚希米勒说:『主上阿,我在这里。』

 

【撒上二十二13「扫罗对他说:“你为什么与耶西的儿子结党害我,将食物和刀给他,又为他求问 神,使他起来谋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

   〔暂编注解〕「谋害」:「埋伏攻击」。

 

【撒上二十二14「亚希米勒回答王说:“王的臣仆中有谁比大卫忠心呢?他是王的女婿,又是王的参谋,并且在王家中是尊贵的。」

   〔暂编注解〕看二十一2注。大卫并未将真相告诉亚希米勒。扫罗已疯癫,用对待外族的手段“杀灭”挪伯全城,包括耶和华的祭司。

         “是王的参谋”。直译作:转向你的顾问或侍卫;即他能接近你的侍卫。意思是:大卫既然随时可以接近那些保护扫罗性命的人,他又怎能被视为王的仇敌呢?

         亚希米勒忠直地为自己和大卫辩白。

         亚希米勒回答。亚希米勒并没有否认曾帮助过大卫的控告,但是他否认了任何的不忠。根据他的回答,关于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有不同的意见(见6节的注释6)。那些认为这事紧接着大卫逃离基比亚之后发生的人,解释亚希米勒的话意思是直到那时,他并不知道大卫已经不再是扫罗最忠心的仆人和王家所尊荣的一个人了。他不会如此无知或愚蠢到在大卫已经成了一个亡命者和逃犯几个月之后还对扫罗说他“尽全力去做你所吩咐的,并且在王家中是尊贵的”。

         这个结论是基于我们的英译本,它把动词译成了现在时态。实际上希伯来原文只有一个动词sur,此处被译为“尽全力去做。”“是”这个词虽然在这节中出现了三次,但却是补充上去的。sur这个动词的形态既可以是现在时态也可以是过去时态,所以这个句子关于所考虑的时期很不确定。它的时态必须由上下文来补充。亚希米勒的话直译为:“王的臣仆中谁象大卫那么忠心呢?他是王的女婿,转身听[]你的吩咐,并且在王家中是尊贵的。”上下文似乎要求过去时态。在翻译这种句子时插入必要的动词形式必须依赖译者最好的判断,但这种事的性质会允许意见分歧。亚希米勒显然意思是说他帮助的是一个他当时—不管是近来还是过去—认为是王所尊贵的一个人。

         「参谋」:「护卫」。

         「尊贵的」:「被尊重的」、「被尊敬的」。

 

【撒上二十二15「我岂是从今日才为他求问 神呢?断不是这样!王不要将罪归我和我父的全家,因为这事,无论大小,仆人都不知道。”」

   〔暂编注解〕我岂是今日才?。字面意义是,“今天我才开始为他求问神吗?”比钦定本或修订标准本更接近原文的,是钦定本修订版和美国标准本的翻译:“我岂是今日才开始为他求问神呢?”含意是现在他知道了大卫的状况后,要是还为大卫寻求神圣的指导,那么就会是帮助扫罗公认的仇敌了,但是他在得知扫罗与大卫之争以前所做过的就与他的忠诚问题毫无关系了。亚希米勒带着相当的尊严回答了扫罗的控告,因为通过说他曾为扫罗最亲近的一个人、一个一直忠诚并献身的人求问,并且他是为王的使者提供服务,他就以一种与扫罗的想法相反的方式使用了乌陵和土明。他最后的话否认他曾知道任何当时的情形。

         「罪」:「事情」。

         ◎亚希米勒大概是不知道扫罗已经非常恨大卫了,所以他只是用一般人的印象来描述大卫跟扫罗的关系。祭司这样的说法似乎也是对扫罗的控告,因为扫罗要追杀一个忠于自己的女婿,一个受皇室成员尊重的护卫。

 

【撒上二十二16「王说:“亚希米勒啊,你和你父的全家都是该死的!”」

   〔暂编注解〕「该死的」:原文是「死亡、死亡」。

         ◎无奈扫罗铁了心要保护王位,要杀灭祭司全家。王宫中还有一个祭司亚希亚 14:3 也是亚希突的儿子,在这场屠杀中这个祭司是否也被杀,圣经并没有记载。不过在扫罗的盛怒之下,大概也很难有幸免者。

 

【撒上二十二1619 王怒灭祭司社群】扫罗屠杀亚希米勒和挪伯整个祭司社群命令的亵渎程度,严重到他自己的军官拒绝执行。愿意照做的只有以东雇佣兵多益一人,于是挪伯居民被屠杀净尽。扫罗的命令是他精神不稳定的另一证据;并且他将要发现(二十八6),此举使他基本上与耶和华隔绝。君王往往被政敌指为冒犯神明。如同亚述王杜库提宁努他以「触犯沙马士」罪指控卡什蒂利阿什,以及波斯王古列宣称自己被玛尔杜克神拣选来惩罚拿波尼度,因为拿波尼度未能尽职尊崇这位神祇及其祭司。而主前十四世纪埃及独行其是的法老亚肯尼亚顿,则褫夺了极其权势之亚孟─锐神祭司的特权,并且在所有碑文中涂抹亚孟的名号。故此,扫罗的行动亦可视为严重亵渎的行径。──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二17「王就吩咐左右的侍卫说:“你们去杀耶和华的祭司,因为他们帮助大卫,又知道大卫逃跑,竟没有告诉我。”扫罗的臣子却不肯伸手杀耶和华的祭司。」

   〔暂编注解〕扫罗的侍卫拒绝杀祭司,因为这样做是与神为敌。

         侍卫。希伯来文是rasim,字面意义是,“奔跑者,信使,”有时用于王室护卫,显然这里就是这个意思。当撒母耳警告以色列人王会取他们的儿子,并征召他们中的一些人“奔走在他的车前”(撒上8:11)时,所指的可能就是这个职分。由于侍卫们不肯伸手杀耶和华的祭司,扫罗受到了挫伤。王要求的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行为。即使在外邦部落,现今有法术的人也被认为是神圣的,没有人敢举手反对他。扫罗本应该多么更为尊敬至高者的仆人啊!

         「侍卫」:原文「奔跑者」。

 

【撒上二十二18「王吩咐多益说:“你去杀祭司吧!”以东人多益就去杀祭司,那日杀了穿细麻布以弗得的八十五人;」

   〔暂编注解〕“细麻布以弗得”:看二18注。

         挪伯被毁,不再是圣所。亚比亚他为大祭司以利家中仅剩的人。他带了以弗得去到大卫那里(二十三6)。后来成为大卫王朝的大祭司;不久,因与亚多尼雅谋叛,为所罗门革除(王上二2627)。

         以东人多益。以扫的这个后代看来象一个合扫罗心意的人—妒忌、怨恨、恶毒、不安地等候着任何可以实现其邪恶本性之意图的浅薄借口。既然获得了以色列王的许可,多益就毫不犹豫地举手攻击神的仆人,甚至不顾亚希米勒和他的同伴们的庄严圣服。那天有八十五人倒在了自私的贪欲面前。扫罗保留亚甲性命时自称的宗教热心(撒上15:20)与他的狂暴形成了怎样的对比啊,这狂暴使他犯下了以色列历史中无与伦比的残忍暴行。

         「穿」细麻布以弗得:原文是「拿」而非「穿」。

         「穿细麻布以弗得」:七十士译本没有「细麻布」,而作「拿以弗得」。

         「八十五人」:七十士译本作「三百零五人」,犹太古史说是「三百八十五人」。

         撒上 15:9 扫罗似乎还不情愿执行杀灭所有亚玛力人的命令,但此处却积极进行杀灭神祭司的工作,执行的手法就如神命令灭绝亚玛力人一样。 13:15-18  20:16-17

         ◎扫罗杀灭祭司的事情,应验了 2:27-36 审判以利家的预言。

         18-19   扫罗昔日违背神命,没有毁尽亚玛力人的城和财物(15:8-9),如今却将神仆人的城全然毁灭。

 

【撒上二十二19「又用刀将祭司城挪伯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和牛、羊、驴尽都杀灭。」

   〔暂编注解〕男女。无辜的人因假定的罪行受害了。挪伯的居民可能与会幕和祭司家族移到挪伯无关(见撒上21:1),然而扫罗的昏昧和魔鬼般的狂怒消灭了全城。从前,非利士人一度曾毁灭了圣城示罗。他们是以色列的仇敌,然而我们却没有他们消灭全部人口的任何记录。

 

【撒上二十二20「亚希突的儿子亚希米勒有一个儿子,名叫亚比亚他,逃到大卫那里。」

   〔暂编注解〕“亚比亚他”显然是他父亲亚希米勒的助手;马可福音二章26节谈到把陈设饼给予大卫的事件(二一6)中曾提及亚比亚他。

         「亚比亚他」:日后帮助大卫求问神旨和支持他的政权(参串)。扫罗屠杀祭司全家,意味与祭司决裂,却使大卫得到祭司的支持。

         亚比亚他。来自挪伯的有记录的唯一幸存者。在大卫“以后”逃亡(或译:与大卫一样逃亡),他可能并没有到达大卫那里,直到大卫离开哈列的树林去基伊拉城的时候(见撒上23:2,6的注释)。

 

【撒上二十二2023 亚比亚他】挪伯屠城事件只有一位祭司幸免于难。亚希米勒之子亚比亚他带着圣物以弗得(二十三6),逃到大卫的营中。亚比亚他告诉大卫发生了什么以后,大卫为这事件负责,接纳这位祭司为他团体的一份子。这是整件事的关键,大卫的营中从此有了神的代表,扫罗与神则再无联络。亚比亚他后来更用以弗得为大卫求问神,(撒上二十三912),并且在这帮流亡之人中,作为神临在可见的象征。再者,有关以利家族的预言(撒上二∼三)也在这事件中应验,因为这些祭司都属以利的宗族。──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二21「亚比亚他将扫罗杀耶和华祭司的事告诉大卫。」

   〔暂编注解〕告诉大卫。字面意义是,“他使大卫知道。”显然之前大卫还没听到过这消息。因此这节经文表明这一暴行是紧接在亚比亚他达到伊基拉之前发生的,而不是更早一些时候伴随着大卫访问挪伯发生的。

 

【撒上二十二22「大卫对亚比亚他说:“那日我见以东人多益在那里,就知道他必告诉扫罗。你父的全家丧命,都是因我的缘故。」

   〔暂编注解〕大卫的欺骗(二一2)带来灾难的后果,他必须为此负全责。

         必「告诉」扫罗:原文是「告诉、告诉」。

         「都是因我的缘故」:「都是我的责任」。

 

【撒上二十二23「你可以住在我这里,不要惧怕。因为寻索你命的就是寻索我的命。你在我这里可得保全。”」

   〔暂编注解〕“得保全”指安全。

         你可以住在我这里。大卫欢迎亚比亚他到他的团体必是多么喜乐啊。见到乌陵与土明(撒上23:6)并且得知尽管挪伯被毁坏,但神的手保护了以弗得和守护着它的祭司必是多么大的一个鼓励啊。然而当大卫获悉这一惨案的可怕事实时,他充满了懊悔,因为他认识到自己对大祭司的死和那些与大祭司一同被毁灭之人的死是有责任的。他现在愿望他当时不屈从于表里不一就好了。如果那一年能重新来过,他就会高兴地不同以往地做事了。但是过去已无法撤销。他现在受到的良心责备是可怕的,但是除了“努力面前的”(腓3:13)之外,已没有什么可做的了。

         在听到多益的行为之后,大卫写了诗篇第52篇(见标题)。他对人会高抬自己在傲慢自大中敌对神的计划而不是倚靠耶和华永远的慈爱感到惊奇。多益用快利如剃头刀一般的舌头播下的欺骗和灾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以致使他成了欺诈与邪恶的真实化身。但是他自食其果的日子正在来到。

         「保全」:「守卫」、「保存」、「看守」。

         ◎大卫自认祭司遭遇的不幸是他的责任,所以他应该负责保护幸存的亚比亚他。这次的事件导致整个祭司体制离开了扫罗跟随大卫。

 

【思想问题(第 22章)】

1 大卫在危难紧迫的逃亡中,仍等候神的指示(22:3)又听从神藉先知的吩咐 5), 的确难得。等候神是一门难学的功课,但会带来什么果效?见赛40:31。你愿意在艰难的岁月里等候神吗?

 2 扫罗的忧虑与不满(22:7-8)是否多余?今日你若充满疑虑是否自讨苦吃?比较15:3, 9与本章18-19两处的事迹,扫罗究竟在何处出了差错?

 4 西谚有谓:「权力使人腐败,绝对权力使人绝对腐败」;「眼盲莫过于故意不看者」。你认为这些话是否扫罗的最好写照?参14-15, 17节。

 5 神的仆人亚希米勒由于帮助大卫,结果与挪伯其他的祭司惨遭杀害,只有他的儿子亚比亚他得以逃脱。神为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对神的全智、全能有何认识?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