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四章拾穗

 

【撒上二十四1「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卫在隐基底的旷野。”」

   〔暂编注解〕隐基底的旷野。在通用的希伯来原文中,本章应该从前一章的29节开始。隐基底是死海岸边一个美丽的绿洲,在Wadi el-Kelb旱谷谷口—一个陡峭、蜿蜒的峡谷,后面是约8英里(12.8公里)的隐基底白石灰石旷野,高于海平面约1,200英尺(368米)。在那么短的距离中,这个旱谷的河床下降了约2,500英尺(762米)到了死海的水平面,低于海平面1,305英尺(398米)。这个旷野的陡峭的绝壁约有2,000英尺(610米)高,有11/2英里(2.4米)陷入海里,所以它们形成了城西一个难对付的绝壁。上到旱谷一处绝壁的几百英尺高处,有美丽的隐基底温泉从一块大圆石下面涌出来,据报告说温度是83° F。旱谷的侧面有许多洞,既有天然的,也有人工的。这个地方现代以`Ain Jidi闻名。

 

【撒上二十四2「扫罗就从以色列人中挑选三千精兵,率领他们往野羊的盘石去,寻索大卫和跟随他的人。」

   〔暂编注解〕“野羊的盘石”不是专有地名。从名字可知其地多产野山羊。

         野羊的盘石。绿洲西部的旷野部分被侵蚀的那么厉害以致几乎通行无望。但是从犹大的迦密有一条路穿过玛云旷野和隐基底,下去通过Wadi el-Kelb到这个绿洲。扫罗决心搜寻大卫时可能走的就是这条路。

         「三千精兵」:大卫仅有六百个乌合之众,是扫罗军队的五分之一。

         「野羊的盘石」:原文是「野山羊的岩石」,并非是专有地名,表示当地真的是盛产野山羊。

 

【撒上二十四3「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

   〔暂编注解〕“大解”。直译作:盖他的脚,是大小便的委婉说法。

         羊圈。在巴勒斯坦遍地,牧人们都使用天然的洞穴作为羊圈,保护羊免受坏天气的损害。通常这种洞穴都建有石头或荆棘的围栏,称作“圈”,在好天气时保护羊群免受人或野兽的伤害。

         覆盖他的脚[大解]大便的一种委婉说法(见士3:24,旁注)。从外面进来,扫罗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在洞里的人却能看清楚,因为他们的眼睛已经习惯了黑暗。

         「羊圈」:当地的羊圈是用石块堆起,用以保护羊群的矮围墙。

         「大解」:原文是「遮盖」, 特别是「以长袍遮盖」, 这也是「排便」的委婉说法。

         「藏在」:「停留」、「坐着」。

         「深处」:「末端」、「尽头」。

 

【撒上二十四4「跟随的人对大卫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卫就起来,悄悄地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

   〔暂编注解〕扫罗进洞大解,可能将外袍脱下放在一旁,才可让大卫割下衣襟而不为他所知。割衣襟一举表示扫罗性命已在大卫手中,但未加害。

         跟随大卫的人所说的“耶和华的应许”或为见到已有杀扫罗的机会,有若天赐,遂作此语。大卫既已受膏为王,应可以摧毁一切反对他的力量。大卫有好几次这样的机会,都放弃未用,因扫罗乃受膏王,应循神旨定夺,决不可只问目的不择手段。要达高尚目的,应循高尚途径,不可用暴力、暗杀等手段来取得王位。照神的方法来实现神的旨意,才能得到神的祝福。

         “外袍”。扫罗显然在进入洞穴之前先把外袍脱下,放在一旁,所以大卫可以割下一块而未被察觉。

         扫罗外袍的衣襟。字面意义是“扫罗外衣的翅膀。这种外袍可能是没有袖子的宽大外衣,长达脚踝,是妇女穿的,高阶层的男人如君王和祭司等等也穿。无疑,跟从大卫的人既从王的装束也从他个人的外貌认出了他。虽然没有记录说有神圣的应许要将大卫的仇敌交在他手里,但是跟随大卫的人所说的话可能确实是真实的。这个机会可能是作为对大卫的一个试验来到的,好使他能展现他已经发展了的品格。要是大卫在这个当口杀了扫罗,那么至少在一个方面显明他并不比扫罗好,扫罗就是那种在环境逆转时会乐意杀死大卫的人。

         撒但挑战了约伯的美德,辩论说如果某些福分撤销了并且给他加上某些约束,约伯就会咒诅神。为了对付这种控告,神就允许撒但去折磨约伯,好证明那仇敌所说话语的虚伪,也证明祂仆人的正直。象约伯一样,大卫也经受了考验。大卫与神是这么近,以致仇敌都交在他手里了,他不但拒绝亲自伤害他,而且还制止跟随他的人以他的名义制造任何不幸。

         24:4 中神的应许何时,以及用何种形式发出圣经并没有记载。不过显然大家都看得出来扫罗孤身进入大卫躲藏的洞穴排便,并非偶然,而是神的刻意安排。

         「外袍的衣襟」:「外袍的衣角」、「外袍的边缘」。扫罗排便时可能把王袍脱在旁边,大卫才有机可乘。

 

【撒上二十四5「随后大卫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

   〔暂编注解〕王服代表王,割了衣襟有失对神的受膏者的尊敬。大卫心中不安,因而自责。

         大卫良心受责,因为使扫罗的衣服受损,就等于使扫罗受损,而大卫知道向耶和华所膏立的王动手是不对的(二四6,10)。

         大卫虽然只是割下扫罗的衣襟,但仍感到好像伤害了他,为此自责。

         大卫心中自责。即,他的良心控告他。古时用“心”这个词来形容理智的宝座(箴15:2816:9,2323:7,12;太12:34;路6:45)。“良心”这个词并没有出现在旧约里。新约的这个词来自动词“知道”,所以强调的是一种理智的才能而不是感情的能力。人们说自己是受良心控制的而实际上他们常常是受感情控制的。良心只有在受到来自上面的光照时才是可靠的指导。扫罗的良心是昏暗的,已经被嫉妒与羡慕的烙铁烙平了(见提前4:2)。大卫的良心一直在神圣的训练之下,并且象保罗的良心一样,在很大程度上是无亏的(徒24:16)。在蒙赐予属灵洞察力的圣膏之后,他已经证明自己是真正的领导者。他并不倚靠他那个时代的风俗和传统,而是拥有一种依靠神圣力量内在地进行纠正的知识。

         「心中自责」:原文是「击打心」、「打击心」。

         ◎「心中自责」:我们可能会不知道大卫为何心中自责,不过很多迹象都显出「王袍」象征「王位」 15:27  18:4 因此大卫这个举动似乎暗示自己将王位割离扫罗,所以他心中自责。

 

【撒上二十四6「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撒上二十四7「大卫用这话拦住跟随他的人,不容他们起来害扫罗。扫罗起来,从洞里出去行路。」

   〔暂编注解〕拦住跟随他的人。可能跟随他的人就象后来门徒一样,正在期盼着大卫的国度建立时他们所能拥有的尊贵职位。他们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们已经对这种缺少经费而且日夜警醒守望与潜逃的生活感到不满了。既然扫罗已经在他们手里了,他们就得意地认为事业已经胜利了,并且急于结束自己长久的守夜警戒。大卫通过为损坏王的衣服这么小的失礼道歉来纠正了他们。他可能通知他们,就象他后来告诉王的一样,达到真正成功的唯一办法就是等候神的时间。

         亚伯拉罕等候了神的建议,就能拯救陷入自己的智慧里的罗得。摩西拒绝了埃及的尊荣,然而在40年的考验之后,却成了至高者的先知。人们还有什么不能进入生活的实验室,使自己做基督的学徒,做神之工呢?

         「拦住」:原文是「劈开」,可能表示「强力制止」。

         ◎其实我们很容易想象为什么大卫需要「强力制止」才有办法阻止他的部下杀扫罗。先不谈这些人之前跟扫罗王朝有什么过节,现在弄得他们东躲西藏的,不就是扫罗的追杀?现在看起来又是神给的大好机会,怎么能够违背神的心意,放过宿敌?而且如果主子坚持不杀扫罗,那王位如何到手?命运如何改变?

         ◎我想大卫应该也想过属下的心情,不过他还是坚持尊重神的受膏者。当然,也就是坚持尊重神。这种牺牲自己权益,尊重神的信心,真是令人敬佩。而扫罗跟本不知道他不一定在乎的「受膏者」身份,保护了他的生命。

 

【撒上二十四8「随后大卫也起来,从洞里出去,呼叫扫罗说:“我主,我王!”扫罗回头观看,大卫就屈身脸伏于地下拜。」

   〔暂编注解〕虽然扫罗是大卫的仇敌,但大卫仍尊崇他为以色列的王(比较彼前二13,17)。

         屈身脸伏于地。大卫敏锐的属灵理解力和对正义的深爱阻止他憎恨扫罗,向别人批评他,一有机会就攻击他。大卫对所受到的待遇并不需要感到一种所谓公义的愤怒。就扫罗对他的态度来说,他可以将之留给神,就是妥善处理万事的那一位。在他的心灵中有一种神同在的平静,并且他心中有对王的怜悯。要是扫罗把他的自私钉死在十字架上并在神面前谦卑己心,没有谁会比大卫更高兴了。在他真诚的灵魂中,大卫多半渴望扫罗也享有他所享有的与神是伙伴关系的经验。所以,他的顺从并不是一种形式。他是带着一颗对王位的完全尊敬和对处于王位之人的渴望屈身的。

         基督曾接受犹大作为十二使徒之一。祂曾差遣他去从事仁慈与代祷的使命。祂曾眼见他逐渐地改变成对祂的整体计划好批评的、固执己见的、自我本位的反对者。然而基督爱他,并且乐愿使他成为祂教会的领袖之一。最后,祂带着祂心中全部的渴望在犹大面前屈身,在洗他的脚时,无言地恳求他将他的心交给那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而是要服侍人的一位。保罗站在亚基帕面前,为他新的生活方式作了辩护。他还有许多天意眷顾的证据是他本人可以紧紧倚靠的。统治者们曾给他许多不公正的待遇。但他想的不是这些。他的心充满了对那位王的渴望,亚基帕王最后惊呼:“你这样劝我,几乎叫我做基督徒了”(徒26:28)。

 

【撒上二十四9「大卫对扫罗说:“你为何听信人的谗言,说大卫想要害你呢?」

   〔暂编注解〕大卫将扫罗的恶行归咎于他的谋士。

         人的谗言。请注意大卫对王讲话是多么的和善温柔。没有因王的所有行为责备扫罗,大卫反而回顾虚言谬语的影响,那些说谗言的人滴下自私自利的恶意。催促王并利用王满足他们自己的利益。扫罗受这种谗言的影响可以从撒上22:7推断出来。象扫罗一样,许多领导人身边都有一群人因为饼和鱼才和他在一起。他们职位的安全性依赖于他们能给当权领导的赞助。如果中央政府改变了,他们的支持就没有了。扫罗的追随者们已经消除了神在保护大卫的日益增多的证据。他们毫不注意约拿单对“耶西的儿子”的评价。虽然许多人都相信扫罗的行为是错误的,但是出于个人原因,他们还是支持扫罗并给大卫的名抹黑(见诗55:3;诗56:5,6;诗57:4;等等)。大卫属于另一个支派的事实可能也与四散的诽谤有点关系。

         「人的谗言」:「人的话」,大卫应该知道扫罗为何追杀他,不过他这样说是要给扫罗台阶下。

         「得罪你」:「对你犯罪」。

 

【撒上二十四10「今日你亲眼看见在洞中耶和华将你交在我手里,有人叫我杀你,我却爱惜你,说:‘我不敢伸手害我的主,因为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

   〔暂编注解〕杀你。肤浅的圣经读者,认为在某些旧约段落的以眼还眼的原理,和新约著作中先进的爱的原理之间有如此的对比。但是此时此刻,在新约时代许多世纪之前,大卫的行为就例证了基督在八福中所教导的同样的精神(太5:11)。跟随大卫的人乐意爱他们的朋友,但对他们的敌人仍怀有恨意。在这种态度中,大卫显示了对他最恶劣的仇敌的尊敬(见太5:43-48)。

 

【撒上二十四11「我父啊!看看你外袍的衣襟在我手中。我割下你的衣襟,没有杀你,你由此可以知道我没有恶意叛逆你。你虽然猎取我的命,我却没有得罪你。」

   〔暂编注解〕看你外袍的衣襟。扫罗可能没怎么注意大卫所说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的话,但是当他看到他外袍的衣襟举在他眼前,并认识到他曾离死多么近时,他就在大卫无辜的实物证据面前战兢了。这是灵力对体力的夸胜。

         「猎取」:「埋伏等待要拿」。

 

【撒上二十四12「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在你身上为我伸冤,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暂编注解〕愿耶和华判断。王只在物质成就方面有话说,而当大卫把全部问题都指向曾膏了扫罗的那一位时,王就知道他不得不服罪了。扫罗的回应是自愿的,就象犹大归还他曾那么垂涎的贿赂一样(太27:3-5)。在审判日也必如此。当基督无罪而永琲牺牲在所有世代的众生面前显明时,众膝都必跪拜,众口都必称赞祂品格的完美(腓2:10,11)。

         「判断是非」:「审判」。

         「伸冤」:「报仇」、「报复」。

 

【撒上二十四13「古人有句俗语说:‘恶事出于恶人。’我却不亲手加害于你。」

   〔暂编注解〕古人有句俗语。大卫并没有加上相反的话:“善事出于义人,”但是扫罗能并且可能确实得出了他自己的结论。要是大卫图谋伤害扫罗的话,他就不会丧失不久前他所享有的那么好的一个机会。人的行为自然反映他的感情,所以从一个确实邪恶的心里就会发出邪恶的行为。在提供这个额外的证据证明他的无辜时,大卫力劝王认识到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对神负责。他在向他保证,不管他堕落的多么深,神也能够并且乐于改变他邪恶的本性。所需要的只是扫罗的选择与合作。

         「俗语」:「箴言」、「格言」。

         24:13 的意思是大卫刚刚既然没有加害扫罗,就表示他没有行恶事,所以不是恶人。

 

【撒上二十四14「以色列王出来要寻找谁呢?追赶谁呢?不过追赶一条死狗,一个虼蚤就是了。」

   〔暂编注解〕大卫形容自己为一个对扫罗王完全无害的人。

         本节的意思是:扫罗所追杀的人其实是卑微、不重要的,怎值得他耗费气力呢?

         追赶一个虼蚤。字面意义是,“追赶一只虼蚤。”这句话表现了大卫惊人的谦卑。请比较推罗的妇人要求基督帮助她女儿时的态度(可7:24-30)。

         「死狗」:在亚喀得文学中,自比为「死狗」或「流浪狗」相当普遍。亚马拿书函和拉吉书函中,也有以狗比拟自己的用法。

         「虼蚤」:「跳蚤」。

 

【撒上二十四15「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施行审判,断定是非,并且鉴察,为我伸冤,救我脱离你的手。”」

   〔暂编注解〕◎其实由 24:12,15 中看起来大卫并非不恨扫罗,但是他还是放过扫罗,这就更显出大卫对神的尊重。我们会因为神的缘故,放过我们极端厌恶的人吗?

 

【撒上二十四16「大卫向扫罗说完这话,扫罗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就放声大哭,」

 

【撒上二十四17「对大卫说:“你比我公义,因为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

   〔暂编注解〕扫罗显然为自己对待大卫的方法感到真正的愧疚,但他的悔意只是暂时的(二六1,2)。

         「你比我公义」:扫罗并非表示大卫的道德在他之上,而是指在神的审判下(12, 15), 大卫以德报怨的做法必被裁定为有理、无罪,而他恶待大卫则属无理、有罪。

         你比我公义。请比较大卫对扫罗既作为他的岳父又作为国王的尊敬,以及他对扫罗作为耶和华的受膏者的尊敬,与扫罗依靠把米甲给大卫好杀死大卫的冲动的自私自利,使他变成魔鬼式的嫉恨,以及他要流曾宽恕他性命之人的血的无餍热望。从扫罗不情愿的口里被迫承认了真理,因为大卫宽宏大量的温暖融化了冰冷的仇恨。

 

【撒上二十四18「你今日显明是以善待我,因为耶和华将我交在你手里,你却没有杀我。」

 

【撒上二十四19「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愿耶和华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报你。」

   〔暂编注解〕愿耶和华以善报你。与扫罗愤慨地丢在他自己支派的人头上的批评相比(因为他没能得到他们关于大卫行踪的报告),这些话在语调上有何等明显的改变呀(撒上22:8)!那时王是严厉刺耳的,但是现在他的声音显然是柔和的。他的情绪是如此强烈以致他放声大哭了。他几乎不能相信在这么小的余地还能存活。曾经是那么自夸,现在是这么谦卑了!在至高者的审判席前,恶人也要如此。

         「人若遇见仇敌」:前面有「因为」,和合本没有翻译出来。所以「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应该是当时的一句格言。扫罗以格言回应大卫的格言。

 

【撒上二十四20「我也知道你必要作王,以色列的国必坚立在你手里。」

   〔暂编注解〕既有撒母耳的预言在先(十五28),又有接着发生的事在后,扫罗为眼前以善报恶的公义气慨所感,明白大卫作王势在必行,人不能阻挡;因此要求大卫起誓为他留名。(比较二十15)。

 

【撒上二十四21「现在你要指着耶和华向我起誓,不剪除我的后裔,在我父家不灭没我的名。”」

   〔暂编注解〕「后裔」:「种子」、「子孙」、「后代」。

         「灭没」:「根绝」、「毁灭」。

         ◎这个场景很奇怪,现任国王要求一个逃犯取得王位后不要杀尽他的后代,又承认逃犯比他公义。这一切似乎都是因为扫罗不接受王位已经被转移给大卫这个神已经命定的事情。「利益」会让我们不顾神的心意吗?

 

【撒上二十四22「于是大卫向扫罗起誓,扫罗就回家去。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山寨去了。」

 

〔撒上廿四章〕大卫是因着敬畏神而服扫罗的权柄,但是扫罗因违背神而被神厌弃,他就只有作王的地位而没有了作王的生命,所以神不印证他的权柄。不是大卫不服,乃是神不印证。所以有一天神还得把扫罗打倒摆在一边。

 

【思想问题(第24章)】

 1 为何大卫不敢杀「耶和华的受膏者」?这表现出他那一方面的美德?

 2 神的确已废弃扫罗、改立大卫为王,当时的环境又正是杀扫罗的良机,况且大卫的侍从也给以印证,但大卫却不肯下手,甘冒日后继续被扫罗追杀的危险,仍等候神让他公开作王的时间。这对我们寻求神的旨意有何提示?

 3 大卫认定耶和华是审判的主,祂会为他伸冤 12, 15), 所以他能善待扫罗。你曾否因受欺压、不平的待遇而心中难堪?大卫的榜样,对你来说是否可行?另参罗12:17-21

 4 扫罗向来因为大卫英名远播、众望所归,心中妒恨,誓要剪除这心腹大患。这次为何觉悟前非,承认大卫比他公义,将来要作以色列王?你若被长辈误会,甚至迫害,可从大卫的做法和态度学到什么教训?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