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五章拾穗

 

【撒上二十五1「撒母耳死了,以色列众人聚集,为他哀哭,将他葬在拉玛,他自己的坟墓里(“坟墓”原文作“房屋”)。大卫起身下到巴兰的旷野。」

   〔暂编注解〕二十八3再提到撒母耳逝世的事,为扫罗召隐多珥的女巫作引子。此处提到,当因扫罗既已为大卫祝福,承认了他继承王位(二十四1720),撒母耳连贯士师与王朝两个时代的事业已到终点。扫罗已为神所弃,而大卫又在逃亡中,撒母耳在人民心目中仍是一国的精神领袖,可以带领他们进入伟大的王朝时代。但他死了,举国为之哀恸。

         “巴兰的旷野”:在以色列国最南端,与西奈半岛接壤,远离犹大地。希腊文旧约《七十士译本》作“玛云的旷野”,比较合理(看下节及二十三24)。

         “巴兰的旷野”。西乃半岛上的旷野地,在巴勒斯坦西南面的远处。七十士译本作“玛云的旷野”,在希伯仑以南八英里(13公里)的旷野地。

         撒母耳卒:撒母耳可谓连接士师神治时代与君主专制时代的伟人,他的死是以色列的一大损失,也使大卫失去一个有力量的支持者。

         「巴兰」:位于西乃半岛的沙漠地区。七十士译本在此则作「玛云」,与上下文配合。

         撒母耳死了。撒母耳为青年人组织学校做出了显著的贡献,从而以色列能在伟大的救赎原理中受到培训。神起初的计划是利未人应该分散在全地,教导百姓关于神的事情。但是这个支派的人大部分都失业了,所以他们被迫以别的行业谋生,从而百姓很快就变得比他们四围的外邦人好不了多少了。结果先知学校就设立了。

         他自己的房屋里。“房屋”这个词不需要理解为是指撒母耳的居所,这里可能用来指墓室。如果撒母耳照字面被埋葬在“他自己的房屋里”,那就会永久污秽了(民19:11-22)。传统认为撒母耳的墓地是一个洞穴,其上已经建造了一座穆斯林的清真寺,在耶路撒冷西北约5英里的Nebī Samwîl,不过这种说法并不确定。

         巴兰旷野。从犹大南部向西奈延伸的一个沙漠(见民10:12)。巴兰有一次等同于西珥(申33:2),而西珥是以扫的家乡,在希伯仑下面的内盖夫(见创32:3及其它)。巴兰旷野被认为包括位于加低斯巴尼亚和大亚拉巴之间的寻旷野,或死海与亚喀巴海湾之间的平原。因为居住在这个地区的部落本质上是掠夺性的,所以当大卫逃到巴兰时就会受到冷遇,并且无疑承认了他的错误。这种待遇,加之认识到扫罗的敌意在撒母耳死后会更加苦毒,使大卫感到需要来自上面的明确说明。他在极大的焦虑中写了诗篇第120篇和第121篇。

         「坟墓里」:原文是「房屋中」、「家中」。犹太人偶尔也会把去世的人埋葬在家中,如约押 王上 2:34

         「巴兰」:位置在西乃半岛,距离甚远。七十士译本作「玛云」,是比较可能的地点。

         ◎照说扫罗已经执政很久,撒母耳已经淡出政坛,但是他的去世仍然让百姓为他哀哭,好像他仍然是全国性的领袖一样。

         1-44  大卫与亚比该:大卫与跟随他的人在玛云旷野曾帮助富户拿八,保护他的群羊免受损失,但拿八却以恶相报,激起大卫的愤怨,率众要杀他。幸而拿八的妻子亚比该生性贤慧,获悉丈夫愚妄的作为后,急忙带备礼物往见大卫,求他饶恕,及时阻止了流血事件的发生。不久,拿八被神击打而死,大卫便娶亚比该为妻。

 

【撒上二十五2「在玛云有一个人,他的产业在迦密,是一个大富户,有三千绵羊,一千山羊。他正在迦密剪羊毛。」

   〔暂编注解〕“迦密”:不是北部加利利海旁的迦密山,而是犹大南部希伯仑以南约11公里的一处地方(书十五55),距玛云北一公里半(看十五12注)。

         羊为当地人肉食来源,羊毛更是财富来源(王下三4)。剪羊毛的时候有若农村收割季节,牧场欢庆,主人家宴客,慷慨款待工作人员。大卫为了军需,希望富户拿八把庆节的食物和羊毛给他一点(8节),他的军队也出过力保护他的牛羊财产(16节)。

         拿八的业务在迦密(不是加利利附近的迦密山,而是希伯仑以南7英里或11公里的一个地方),但他的家实际上在玛云,再向南走一英里(1.6公里)。

         「剪羊毛」:指庆祝收成、欢宴亲朋、施舍慈惠的日子(36;撒下13:23)。

         迦密。玛云北部一英里多一点儿的一个城镇,位于山地的顶部。这个地方东边的水都流入死海;西边的水都流入地中海。玛云旷野人口稀少,满布着旱谷,位于迦密的东部和南部。大卫和跟随他的人留在西弗旷野和玛云旷野期间(撒上23:24-26),在移到隐基底之前(撒上23:29),就已经与拿八的牧人们熟悉了,并且留下了很好的印象。拿八居住的地方接近沙漠,经常遭受抢劫队的劫掠。这座城现在以Kermel闻名。

         「玛云」:此城是玛云旷野最重要的都市,地势较高。

         「迦密」:此城位于犹大旷野,在希伯仑东南十一公里,玛云北方一公里半之处。 15:12 记载扫罗在此城立记念碑。此处属于犹大支派。

         「大富户」:「伟大的男人」、「重要的男人」、「影响力大的男人」。

         2-3  大富户拿八:拿八住在希伯仑以南十一公里(七英里)、玛云以北一点六公里(一英里)的迦密。他所拥有的羊,数目可观。拿八为人卤莽、刚愎,与妻子亚比该的性格恰恰相反。

 

【撒上二十五3「那人名叫拿八,是迦勒族的人;他的妻名叫亚比该,是聪明俊美的妇人。拿八为人刚愎凶恶。」

   〔暂编注解〕约书亚率以色列人入迦南后,将希伯仑和以南地区拨给迦勒为业(书十四615)。拿八属迦勒族,为迦勒的后人。他的牧场在迦密,家住在玛云。“拿八”(读音与“愚顽人”近似)可能是别人给他的绰号。他的妻子亚比该(意为“父亲的快乐”),无论是名字、性格和天禀,都和他迥异。

         “拿八”的意思是“愚蠢”,他的行为显示这个名字与他很相配。“刚愎”。或作:粗野。

         拿八。字面意义是“愚蠢的”,“自私”。他妻子亚比该的名字的意思可能是“我父亲是喜乐,”或“喜乐之父”。

         「拿八」:字义是「笨蛋」、「愚顽」。可能是别人为他取的绰号,不过当时父母为儿子取负面名字的例子,并非罕见。台湾早期也有「罔市」、「罔腰」一类的名字。

         「迦勒族」:指 13:30 的迦勒后代,后来迦勒获得希伯仑附近的山地为业 14:6-15 。「迦勒」的字义是「狗」。此处可能也有影射的意味。

         「亚比该」:字义是「我父是喜乐」。

         「聪明俊美」:「有好的理解能力又外表美丽」。

         「为人」:「行为」、「惯常的做法」。

         「刚愎」凶恶:「冥顽不灵」。

         「凶恶」:「邪恶」。

 

【撒上二十五4「大卫在旷野听见说拿八剪羊毛。」

   〔暂编注解〕「剪羊毛」:这是计算羊群,酬谢牧人的庆典。

         4-8  大卫在欢乐的日子派人向拿八索赏赐:大卫手下一大群人不单没有伤害、掠夺牧人,反而保护当地牧人和他们的财物;到收成时候牧人按习俗以礼回赠答谢,是理所当然的事。

 

【撒上二十五5「大卫就打发十个仆人,吩咐他们说:“你们上迦密去见拿八,提我的名问他安。」

   〔暂编注解〕「十个仆人」:可能大卫预料拿八会给予甚多赏赐,须动用这么多仆人去取回。

         「十个仆人」:大卫大概预料拿八会给很多礼物,所以派这么多人去。

         「平安」:基本和主要的意义是一种「健全的状态」,亦即全人在一终极和末世性的意义上获得拯救的状态。其次(次要的意义),平安指人因进入了健全的状态而享受心中的平安。

 

【撒上二十五6「要对那富户如此说:‘愿你平安,愿你家平安,愿你一切所有的都平安。」

   〔暂编注解〕“对那富户如此说”。更可作:对他说:“愿你长寿”。

 

【撒上二十五7「现在我听说有人为你剪羊毛,你的牧人在迦密的时候和我们在一处,我们没有欺负他们,他们也未曾失落什么。」

   〔暂编注解〕依游牧民族守望相助的默契,大卫和他的手下有责任保护当地人民,当地人民也有义务供应他们的所需。

         「欺负」:「使羞愧」、「侮辱」。

         「失落」:原文是「错失」、「缺少」。

 

【撒上二十五8「可以问你的仆人,他们必告诉你。所以愿我的仆人在你眼前蒙恩,因为是在好日子来的。求你随手取点赐与仆人和你儿子大卫。’”」

   〔暂编注解〕“好日子”。即繁荣的日子和剪羊毛季节的庆典(比较36节)。大卫和他的随从一直在保护拿八的羊群和财物(二五15,16,21),为了得到食物的供应,支付工资的日子终于来到了。

         你儿子大卫。大卫用这种称号是出于对一位年长者的尊敬。在这个地区的现代旅行者们注意到现在的礼貌和风俗几乎与大卫那个时代的相同。

         虽然就扫罗来看,大卫本人是一个逃犯,但是大卫却成了保护者,使他的人民免受来自沙漠地区的掠夺性攻击。他曾无偿地保护了拿八的羊群。正常来说,羊群的主人会很高兴并回报那些帮助他们免受损失的人。大卫要求供应是合法的并且与他那个时代的风俗和谐一致。

         「好日子」:意思是「欢乐的庆典」。这种时候本来主人就会慷慨请客,更不用说是对今日丰收有帮助的大卫一行人了。

         25:8 的确是有点打秋风、索取保护费的意味,趁着拿八剪羊毛的庆典,帮军队弄点食物。不过这也不算太过分,因为大卫的确是保护了拿八的羊群 25:15-16,21

         ◎其实对照 25:15-16 中仆人的见证,大卫在 25:7-8 的说明还算谦逊,来要礼物的时间与态度也还得体。说完就等候拿八的回应,没有什么过份的表现。

 

【撒上二十五9「大卫的仆人到了,将这话提大卫的名都告诉了拿八,就住了口。」

   〔暂编注解〕「住了口」:「休息」、「停止」。不过七十士译本和死海古卷都将此字作「跳起来」,而且是指拿八听完话后「跳起来说话」。

 

【撒上二十五10「拿八回答大卫的仆人说:“大卫是谁?耶西的儿子是谁?近来悖逆主人奔逃的仆人甚多。」

   〔暂编注解〕拿八提到“近来悖逆主人奔逃的仆人甚多”,透露了若干扫罗作王时社会的情况,居民对生活环境可能有所不满。

         大卫是谁?。要是大卫还住在玛云的话,就几乎不会有这种侮辱的言论了。拿八提到悖逆奔逃的仆人,可能是指大卫违背扫罗,也可能是指拿八轻率地拒绝了这些年轻人,暗讽他不能断定他们是不是大卫的人(见11节)。

         「近来悖逆主人奔逃的仆人甚多」:拿八的话显出扫罗治理时,社会状况并不十分稳定。

         10-11   拿八不但拒绝酬谢大卫,且恶言相向,指斥他为私自离开主人的奴隶。

 

【撒上二十五11「我岂可将饮食和为我剪羊毛人所宰的肉,给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呢?”」

   〔暂编注解〕拿八不但拒绝支付工资,而且还装作不认识大卫,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协议。

         15:11 拿八表示他不能把「食物」、「水」、「肉」给大卫。而且原文是「我的饼」、「我的水」(七十士译本作「我的酒」)、「我的肉」。

         「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原文是「我不认识的人们」,直接侮辱了大卫军的所有人。

         ◎拿八如果拒绝,也就算了。问题是他拒绝又侮辱大卫是「背叛逃跑的仆人」,正好击中大卫的要害(大卫对扫罗忠心,却又不得不逃跑)。难怪大卫要怒急攻心,直接要去讨回公道。

 

【撒上二十五12「大卫的仆人就转身从原路回去,照这话告诉大卫。」

 

【撒上二十五13「大卫向跟随他的人说:“你们各人都要带上刀。”众人就都带上刀,大卫也带上刀。跟随大卫上去的约有四百人,留下二百人看守器具。」

   〔暂编注解〕大卫此时的军队人数不多,六百人当为概数。看守器具的与上阵打仗的平分战争所得,成为以色列军的定例(三十2425)。“器具”指军需品,包括粮秣。

         “器具”。更可作:行李。

         大卫也带上刀。大卫在他寻求个人报复的草率决定中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还不得不学习忍耐的功课。这种有价值的品性是后来养成的。请观察他此时的态度与后来押沙龙图谋篡位时他的态度之间的对比。在大卫逃离耶路撒冷时,扫罗家的示每向他扔石头并咒骂他。当跟随他的人中有一个想要杀那个冒犯者时,大卫说:“由他咒骂吧……或者耶和华……为我今日被这人咒骂,就施恩与我”(撒下16:11,12)。

         ◎由此处大卫的反应,可以看出大卫不杀扫罗,其实是经过相当的克制。因为一个有钱人侮辱他,他就打算要杀他全家。

 

【撒上二十五14「有拿八的一个仆人告诉拿八的妻亚比该说:“大卫从旷野打发使者来问我主人的安,主人却辱骂他们。」

   〔暂编注解〕“辱骂”。直译作:大叫或尖叫。

         告诉亚比该。不知道形势怎么变化的,竟把有这样一种性情的女子许配给了象拿八这样卤莽冲动的人,但经常是具有完全相反的天性的两个人被带到一起结成夫妻这种最亲密的关系。这可能不是亚比该第一次蒙召去做她丈夫和他所交往之人之间的调解者了。亚比该几乎没有认识到在她日常对拿八的服务中,她已经发展了一种清楚的属灵理解力并加强了她女性的直觉,终有一天会使她能帮助大卫免犯一次严重的错误(18-28节)。

         25:14 的仆人是个很明白情势的聪明人,他一定知道大卫会有什么反应,也知道谁可能可以阻止局势往坏处发展,所以立即采取行动。我们能有这样的洞察力与执行力吗?

         「辱骂」:「叫嚣」、「贪婪急进的」。

 

【撒上二十五15「但是那些人待我们甚好;我们在田野与他们来往的时候,没有受他们的欺负,也未曾失落什么。」

 

【撒上二十五16「我们在他们那里牧羊的时候,他们昼夜作我们的保障。」

   〔暂编注解〕「作我们的保障」:在这南部的旷野,牧人居住的地方没有保障,容易受到掳掠。

         「保障」:原文是「墙」。

 

【撒上二十五17「所以你当筹划,看怎样行才好。不然,祸患定要临到我主人和他全家。他性情凶暴,无人敢与他说话。”」

   〔暂编注解〕“性情凶暴”。原文作:彼列之子,即不足取的人。

         拿八的仆人预料大卫必来报仇(参21-22)。

         彼列之子[性情凶暴]字面意义是“无价值之子,”或“邪恶之子”。当时彼列看来并不是一个固有名称,虽然它后来被看作一个固有名称了(见林后6:15)。

         「所以」:原文是「现在」。

         ◎这个仆人敢跟主母这样说话,一定是他觉得事情严重紧急,所以催促主母赶快有所行动。

         1719 亚比该知道她不可能跟丈夫理论,便按照常理,打发人先把补偿的东西送到大卫那里去。

 

【撒上二十五18「亚比该急忙将二百饼,两皮袋酒,五只收拾好了的羊,五细亚烘好了的穗子,一百葡萄饼,二百无花果饼,都驮在驴上,」

   〔暂编注解〕五量器。字面意义是,“五细亚。”一细亚是6.66干夸脱(7.33升);5细亚总计约一蒲式耳(36.65升)。

         一百串。可能是“块”(见旁注)。古代的风俗是把葡萄干压进饼里。

         ◎这些数量的食物,很可能是本来就预备在剪羊毛的宴会上给大家吃的,不然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准备完成。亚比该用的策略跟雅各面对以扫差不多,让礼物先行消对方的气 32:13-21

         「细亚」:一细亚大约7.3公升。

 

【撒上二十五19「对仆人说:“你们前头走,我随着你们去。”这事她却没有告诉丈夫拿八。」

 

【撒上二十五20「亚比该骑着驴,正下山坡,见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从对面下来,亚比该就迎接他们。」

   〔暂编注解〕◎情势果然紧急,大卫与拿八家距离不远,大卫又已经发誓要杀拿八全家了,还好亚比该的执行力很强,来得及处理这个危机。

 

【撒上二十五21「大卫曾说:“我在旷野为那人看守所有的,以致他一样不失落,实在是徒然了,他向我以恶报善。」

   〔暂编注解〕

         21-22  与上章所载的情形相反,大卫认为此次动刀剑大有理由。

 

【撒上二十五22「凡属拿八的男丁,我若留一个到明日早晨,愿 神重重降罚与我。”」

   〔暂编注解〕“男丁”。原文作:向墙撒尿的,即男性。

         「男丁」:原文是「对着墙壁小便者」。

         「神重重降罚与我」:马所拉经文是「神重重降罚与大卫的仇敌」,七十士译本作「神重重降罚与大卫」。七十士译本的译法可能比较正确。

 

【撒上二十五23「亚比该见大卫,便急忙下驴,在大卫面前脸伏于地叩拜,」

   〔暂编注解〕「脸伏于地叩拜」、「婢女」:都是非常谦卑的表现。

       2328 亚比该归罪在自己身上,向大卫献上赔偿的礼物,要求他饶恕。

         23~312331节的话,可知以色列人中预觉大卫日后必作以色列王的已大不乏人。亚比该说大卫的性命如宝器一样有神保护,有同说作一国之君为神所立,必蒙神恩佑。迦勒人心已归向大卫至为明显。

 

【撒上二十五24「俯伏在大卫的脚前,说:“我主啊,愿这罪归我!求你容婢女向你进言,更求你听婢女的话。」

   〔暂编注解〕亚比该代丈夫认罪求恕。

         我主啊,愿这罪归我。一种高尚的姿态,并且可能已经成了她的一个习惯。无疑,并不告诉拿八,她经常把他的愚蠢变成改进他状况的机会,盼望他能看到一种完全不同的人生观的美好。这位高尚的妇人表现自己是那愚人所依赖的一位,所以是应该接受惩罚的一位。

 

【撒上二十五25「我主不要理这坏人拿八,他的性情与他的名相称,他名叫拿八(就是“愚顽”的意思),他为人果然愚顽。但我主所打发的仆人,婢女并没有看见。」

   〔暂编注解〕与他的名相称。3节的注释。

         没有看见仆人。拿八作为家庭的首脑和在所有业务安排中的家族代表,并没有把他的妻子考虑在内。通过信任她,无尽的烦恼可能就会避免了,但是现在她成了捡起断线并为麻烦事件接受所有责备的一位。

         「理」:「把....放在心上」。

         「坏人」拿八:「不重要的」、「没用的」、「卑鄙的小人」。

         「但」:也可以翻译为「且」。

 

【撒上二十五26「我主啊,耶和华既然阻止你亲手报仇,取流血的罪,所以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又敢在你面前起誓说,愿你的仇敌和谋害你的人都像拿八一样。」

   〔暂编注解〕亚比该以神的使者自居,阻止大卫犯上流人血的罪(参31)。

         阻止你。亚比该没有把使大卫转离其草率的意图归给她自己的智慧,而是归给了耶和华。从她口中说出来的这种话只有从具有深刻信仰倾向之人的口中才能说出来。

         25:26 亚比该假设蒙神帮助大卫已经听他的劝告,又暗示大卫如果不听,就是犯了「流人血」的罪。的确,大卫正想杀害无辜者报仇(他要杀拿八全家)。不过亚比该可不能直接讲出责备大卫的话,所以只好转几个弯来说。

 

【撒上二十五27「如今求你将婢女送来的礼物给跟随你的仆人。」

   〔暂编注解〕祝福[礼物。]亚比该把她的礼物说成祝福,暗示她在把对捐赠人的注意力从她转向神,祂才是供应这些食物回应大卫请求的一位。

 

【撒上二十五28「求你饶恕婢女的罪过。耶和华必为我主建立坚固的家,因我主为耶和华争战,并且在你平生的日子查不出有什么过来。」

   〔暂编注解〕亚比该所说的话既诚恳又得体,且处处为大卫为王后的人格声誉着想。本节可为她全篇劝告的中心。大卫对此妇人的见识深深佩服(33节)。

         饶恕罪过。24节。亚比该使她的要求基于两个重要考虑:(1)大卫在为耶和华争战。她提到这个事实对大卫是含蓄的责备,因为大卫现在并没有从事耶和华的差事,而在从事完全出于他自己选择的一件事。当大卫在基伊拉与非利士人作战时,他认真地求问了神对那件事的旨意(撒上23:2)。而现在这件事却没有做这样的请教。对于他现在从事的这件事,大卫并没有得到上天的赞同。(2)大卫会招致内疚,直到现在他的生命一直相当自由。“你平生的日子查不出有什么过来”这种说法是来自人的观点的评论。大卫已犯过严重的错误(见撒上21:1,2,12,13)。但亚比该显然是从他将来胜任作以色列王的观点来评价大卫的品格的。他的缺点还没到使他不具有担任这一高位的资格的地步。但是如果他实现了反对拿八的意图,这件事就会在百姓心中引起严重的疑问,怀疑大卫是不是适合作他们将来的王。如果他会继续其根除他王国中那些胆敢反对他旨意的公民这种意图,那么他的统治将会是十分不受欢迎的。

 

【撒上二十五29「虽有人起来追逼你,寻索你的性命,你的性命却在耶和华你的 神那里蒙保护,如包裹宝器一样;你仇敌的性命,耶和华必抛去,如用机弦甩石一样。」

   〔暂编注解〕“虽……(却)……”。更可理解为一个条件句:“若有人起来追逼你,寻索你的灵魂(性命),你的性命便……”。这比喻取自一种习惯的做法,就是把贵重的物品包裹起来,避免受到损害。神照顾属自己的人,就象人照顾珍宝一样。

         虽然有人。希伯来文似乎是泛指“要是有人。”亚比该显然想到的是扫罗,但她的语言却具有外交性。

         性命蒙保护。希伯来文是seror hachchayyim,字面意义是“活人的包裹”。这比喻借自把贵重物品包裹扎牢以便于物主带在身边这种风俗。这个希伯来词现今用于犹太人的墓碑,照犹太权威所说,指的是将来的生命。

         「虽有人起来追逼你,寻索你的性命」:指的应该是扫罗的追杀。

 

【撒上二十五30~31「我主现在若不亲手报仇,流无辜人的血,到了耶和华照所应许你的话赐福与你,立你作以色列的王,那时我主必不至心里不安,觉得良心有亏。耶和华赐福与我主的时候,求你纪念婢女。”」

   〔暂编注解〕亚比该坚称那无需要的流血行为,这时绝对不是大卫的最大利益。

         不安。希伯来文是puqah,字面意义是,“绊倒”。这个词用来比喻良心的谴责。亚比该恳求大卫要以这样一种方式行事:当他成为王时,他会感谢神在他因堆积在他身上的忘恩负义而绝望自怜的时候给他一种坚定不移的力量。毕竟,她不得不比大卫更长久地忍受这个独立自主的、吝啬并且嫉妒的粗鄙之人。

         25:30-31 亚比该更直接的说如果大卫不做这些事,以后做王时就更心安理得、毫无遗憾。不过看起来亚比该一定觉得嫁给拿八不太幸福,所以暗示大卫要「记得」他。

 

【撒上二十五32「大卫对亚比该说:“耶和华以色列的 神是应当称颂的,因为他今日使你来迎接我。」

   〔暂编注解〕大卫承认亚比该是神差来阻止他犯罪的使者。

 

【撒上二十五33「你和你的见识也当称赞,因为你今日拦阻我亲手报仇,流人的血。」

   〔暂编注解〕你的见识也当称赞。温和地接受指责需要谦卑的心。大卫没有做任何努力证明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他的心充满了对这位使他免于一次草率杀人行为之人的感激。

         「见识」:「判断」、「辨识」。

         「称赞」:该是「蒙福」、「祝福」。

         「你和你的见识也当称赞」:应该是「你和你的见识当受祝福」。

 

【撒上二十五34「我指着阻止我加害于你的耶和华以色列永生的 神起誓,你若不速速地来迎接我,到明日早晨,凡属拿八的男丁必定不留一个。”」

   〔暂编注解〕“我指……耶和华以色列永生的神起誓”。更可作:实在地,耶和华以色列的神是活的。“男丁”。原文作:向墙撒尿的,即男性。

         25:34 最前面有个「但是」、「不过」。亦即大卫也表示拿八家男人的性命其实差点就不保。

 

【撒上二十五35「大卫受了亚比该送来的礼物,就对她说:“我听了你的话,准了你的情面,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家吧!”」

   〔吕振中译〕大卫从亚比该手里接收了她所带来的东西,就对她说:『你安心上你家去吧;看哪,我听了你的话,给你面子。』

   〔暂编注解〕“准了你的情面”。允许你的请求。

         我听了你的话。甘心情愿接受指责应该受到表扬。大卫已经使自己习惯于目睹天意的神秘运行,并且他看到了在他面前的意外事件中的神圣作为。他感谢神开始这一连串的事件并使它在亚比该恰好适时适地与他会面时达到高潮,并因象亚比该这样一位有属灵心意之人的鼓励而感谢神。

         「准了你的情面」:「高举你的脸」。

         ◎大卫认为亚比该的劝告是神的作为,阻止他犯错。他也准备接受亚比该的劝告与礼物。这种气度,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撒上二十五36「亚比该到拿八那里,见他在家里设摆筵席,如同王的筵席。拿八快乐大醉。亚比该无论大小事都没有告诉他,就等到次日早晨。」

   〔暂编注解〕「见」他在家里设摆筵席:原文是「看阿!」,感叹词。

         「如同王的筵席」:显示拿八对自己很好,而且物质有余,家中被拿走那么多食物他还是浑然不知。

 

【撒上二十五37「到了早晨,拿八醒了酒,他的妻将这些事都告诉他,他就魂不附体,身僵如石头一般。」

   〔暂编注解〕拿八“身僵如石头”,可能所患为中风之症,十天后死去。

         拿八显然是中了风,瘫痪了,象“石头”一样僵硬,动弹不得。

         他就魂不附体。即,他陷入了一种没有知觉的状态。

         身僵如石头一般。他变成瘫痪了。

         「魂不附体」:原文是「心死亡」。

         「身僵如石头一般」:有人认为这是中风(脑溢血)的状况。

         ◎看起来拿八并不是真的能够承担大事的人,他骂一骂大卫之后造成的局势,居然把自己吓死了。

         37-38  拿八可能因饮酒过量而中风瘫痪,第二次中风时不治。

 

【撒上二十五38「过了十天,耶和华击打拿八,他就死了。」

   〔暂编注解〕耶和华击打拿八。圣经常常把神描绘成在做祂并没有阻止的事。拿八曾有他的机会。有一位敬虔的妻子同在对他没有任何有效的影响。他丧失了进一步蒙神保护他性命的权利。

 

【撒上二十五39「大卫听见拿八死了,就说:“应当称颂耶和华,因他伸了拿八羞辱我的冤,又阻止仆人行恶,也使拿八的恶归到拿八的头上。”于是大卫打发人去与亚比该说,要娶她为妻。」

   〔暂编注解〕大卫获悉神为他报仇后,按昔日的风俗(参撒下11:26-27),迎娶新寡的亚比该。

         ◎拿八可能是作者拿来暗喻扫罗,因为扫罗对大卫以善报恶的状况,扫罗愚顽不听劝告的状况,都与拿八相近。拿八被神击打死亡,似乎就暗喻了扫罗即将步上相同的命运。

 

【撒上二十五40「大卫的仆人到了迦密见亚比该,对她说:“大卫打发我们来见你,想要娶你为妻。”」

 

【撒上二十五41「亚比该就起来,俯伏在地,说:“我情愿作婢女,洗我主仆人的脚。”」

   〔暂编注解〕亚比该谦卑地声称她只需作大卫的婢女已心满意足。

 

【撒上二十五42「亚比该立刻起身,骑上驴,带着五个使女,跟从大卫的使者去了,就作了大卫的妻。」

   〔暂编注解〕本章所记故事可与《路得记》后先媲美。后者为士师时代以色列南部民间田园生活的写照,本章则为犹大地的畜牧生涯的描写,可略窥扫罗治下人民的生活,贫富悬殊,地方治安不靖。

         有的解经家认为作者借此故事中的人物拿八来暗喻扫罗的凶狠、愚顽,不听忠言(17节;比较二十2733),其下场也如拿八以悲剧终。

         作了他的妻。大卫已经结过婚了(撒上18:27)。多妻制是当时的风俗,并且大卫的行为在他那个时代并不被百姓认为是应该受到谴责的。神在这个时期容忍了这种风俗,就象他在初期所容忍的一样(见申14:26的注释),人们蒙昧无知的时候,神并不鉴察(见徒17:30)。然而,多妻制所带来的大量悲哀与痛苦,原是人们若乐于接受神起初在伊甸园所赐予的一夫一妻制就会避免的(创2:24;参太19:5)。

         亚比该「立刻」起身:「急速」、「赶快行动」。亚比该似乎是个执行力很高的女人。

         ◎「五个使女」:显出拿八和亚比该很有钱。

         ◎说起来大卫此时还很不得志,但是亚比该却毫不迟疑,立刻决定要嫁给他,真是慧眼识英雄。

         ◎拿八死了之后,财富应该是亚比该继承(不知道拿八是否有儿子),或至少亚比该可以控制拿八的一部分财富。大卫娶了她就与这个富有家族建立关系,可以获得军队的补给。后来大卫在希伯仑被膏立为王,显然也跟这个事件有相当的关系。

 

【撒上二十五43「大卫先娶了耶斯列人亚希暖,她们二人都作了他的妻。」

   〔暂编注解〕亚希暖是大卫的元配(看二十七3;三十5),生子暗嫩(撒下三2)。扫罗的女儿米甲在大卫流亡期间留在犹大地,被迫改嫁拉亿的儿子帕提。大卫正式登位后,要了她回来(撒下三1315)。

         大卫王朝的预备工作中,除了先知和大祭司外(二十二5注),现在多了一位能干的妇人亚比该主持中馈。

         关于多妻制度,参看第一章2节的脚注。

         「耶斯列」:此处的耶斯列应该不是以色列北方的那一个,而是位于犹大山地的耶斯列 15:55-56 ,不过详细地点不详。

         「亚希暖」:应该是大卫的第一个妻子 27:3  30:5 ,暗嫩的生母 撒下 2:2  3:2 。字义是「我兄弟令人愉快」。

         43-44  大卫在流亡期间的妻子有耶斯列人亚希暖(这耶斯列在犹大)及亚比该。他原先的妻子米甲大概受父王扫罗摆布,以大卫逃亡在外、遗弃妻子为名,改嫁帕提(即帕铁,撒下3:15)为妻。米甲日后归回大卫(见撒下3:13-16)。

 

【撒上二十五44「扫罗已将他的女儿米甲,就是大卫的妻,给了迦琳人拉亿的儿子帕提为妻。」

   〔暂编注解〕帕提又名帕铁(撒下三15)。

         「迦琳」:字义是「泉」,位于耶路撒冷北方。

         「拉亿」:字义是「狮子」。

         「帕提」:字义是「我的拯救」,又名「帕铁」(字义是「神信实」) 撒下 3:15

         ◎扫罗把米甲另外嫁人的动作,很可能是为了断绝大卫身为王的女婿所拥有的继承权。

 

【思想问题(第25章)】

 1 拿八是个大富户,又有个聪明美丽的妻子,你想,他向来还缺乏些什么呢?参17, 25节。而你,有否缺少了人生一些重要的东西(参路12:16-21; 18:18-23)?

 2 拿八说他不知道大卫一干人是从那里来的(11),所以不能将饮食赐给他们。从大卫侍从的话(7-8)及拿八对大卫的描写(10)看来,拿八拒绝酬谢大卫的理由是否充分?这显示他的价值观是怎样的?参36节。若你是社会中的上层人士,拿八是否你的写照?

 3 从14-19节看来,亚比该平日跟仆人的关系如何?你有否想过:在危难关头人会否帮助我们,与我们日常对人的表现甚有关连?

 4 因着亚比该明智的处理,制止了一场流血的事件,难怪大卫也称赞她。试分析她处理危机的手法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向她学习的?

 5 大卫坚持让神在扫罗身上为他伸冤,这次却要亲手报仇,甚至把拿八手下的男丁杀尽,为何他有这样不同的反应?亚比该给他什么提醒?见28-31节。

 6 大卫的长辈及膏他的撒母耳已去世 1 如今劝谏他的是仇人之妻,为何大卫终于接受亚比该的劝告?见32-35节。你又能否接受平辈或晚辈的劝告?

 7 耶和华为大卫伸冤,击打拿八,他就死了。这对耶和华的属性有何提示?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