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六章拾穗

 

【撒上二十六1「西弗人到基比亚见扫罗,说:“大卫不是在旷野前的哈基拉山藏着吗?”」

   〔暂编注解〕“哈基拉”:看二十三19。基比亚为扫罗的家乡,他住在那里(十26;十四16)。本章所记虽和24章有许多相似之处,似为同一事的两个不同记叙,但时间、地点和细节,二者间多有出入,应为大卫再次可杀扫罗却未下手的另一故事。

         大卫再在西弗的旷野藏匿,或许本章的事在前一章事迹之先发生,因该处没有提到扫罗的追捕,大卫的生活显然较安定。

         哈基拉。见撒上23:19的注释。

         「西弗人」: 23:19,24 中记载西弗人主动去见扫罗要协助找出大卫行踪。此处的「西弗人」有冠词,表示是 23:19 所说的西弗人。 23:19 的「西弗人」就没有冠词。

         「旷野」前:应作「约斯门」,指犹大旷野东边与死海接壤的带状地区,气候干旱、地势崎岖,相当容易躲藏。

         「哈基拉山」:字义是「黑暗」,位于约斯门区域中。

         1-25  大卫第二次放过扫罗:扫罗得西弗人的帮助,知道大卫的行踪,再次带兵追捕他。大卫得悉扫罗在他匿居之处附近安营,便与姨甥亚比筛深夜闯进扫罗的营地。营中各人熟睡,以致大卫再有下手杀扫罗的机会,但他坚持不下手,只将扫罗身旁的枪和水瓶拿走作证物。大卫在离营不远的地方向营中呼叫,将进营及不杀扫罗的事道出,并将证物示众,劝谏扫罗不要再追杀他。扫罗再次承认自己的过错,暂停追捕大卫。

         第二十四章和第二十六章所记载的事迹很相似,但两者的分别可以证明那是不同的事件。“旷野”(Jeshimon)。参看第二十三章19节的脚注。

         许多人试图把本章的叙述与撒上23章和24章的事件等同,并给出了下述类似之处作为他们的理由:(1)都是西弗人当扫罗的告密者,(2)大卫在哈基拉,(3)扫罗的军队是3,000人,(4)跟随大卫的人强烈要求他杀死扫罗,(5)大卫拒绝伤害耶和华的受膏者,(6)扫罗的悔罪,以及(7)大卫把自己比作一个虼蚤。另一方面,却显著的不同点,例如:(1)大卫的藏身之处;(2)扫罗被发现,一次是在他进入洞里之后,而王的另一次行动却是被侦察人员探听到的;(3)大卫的物证,第一次是扫罗的衣襟,第二次是扫罗的枪和水瓶。没有有效的理由可以接受这两个记载是同一事件的不同叙述。在这两个事件之间,大卫曾隐藏在巴兰的旷野,并有过与拿八的不幸经历。现在,因为他又来到了北方,西弗人就向扫罗报告了他存在。被大卫胆敢回到希伯仑四围地区激怒了,扫罗忘记了近来对他女婿的许诺,并在疯狂的发作中再一次开始出征去逮捕他的对手。

 

【撒上二十六2「扫罗就起身,带领以色列人中挑选的三千精兵,下到西弗的旷野,要在那里寻索大卫。」

   〔暂编注解〕“西弗的旷野”:见二十三14注。

         “西弗的旷野”。参看第二十三章14节的脚注。

         「三千精兵」:参考 24:2 ,这是扫罗亲自挑选的精兵。

 

【撒上二十六3「扫罗在旷野前的哈基拉山,在道路上安营。大卫住在旷野,听说扫罗到旷野来追寻他,」

   〔暂编注解〕「听说」:「看见」、「察觉」。

 

【撒上二十六4「就打发人去探听,便知道扫罗果然来到。」

 

【撒上二十六5「大卫起来,到扫罗安营的地方,看见扫罗和他的元帅尼珥的儿子押尼珥睡卧之处。扫罗睡在辎重营里,百姓安营在他周围。」

   〔暂编注解〕辎重营。希伯来文是ma`gal,“[四轮马车的]轨迹,”“堑壕”,多半是“营房”。这个词出现在撒上17:20中作为歌利亚挑战时扫罗军队的营地或堑壕。可能大卫和跟随他的人看到了敌军在夜晚扎营,并且大卫可以看到扫罗在军中的位置。扫罗的堂弟兄押尼珥(撒上14:50)是他的保镖。

         「辎重营」:指周围有防卫性壕沟的军营。

         ◎大卫其实相当有勇气,明知道敌人来,还是亲自去侦查敌情,并不把这种工作推给其他人。我们当领袖或主管以后,还能身先士卒吗?

         26:5 虽然轻描淡写,却是很恐怖的景象。因为整个军队防卫森严,所以军营旁还挖有壕沟。但照说应该有夜间的卫兵,但是神介入,让三千人连卫兵也睡着,以致扫罗差点性命不保。对照复杂的防卫措施与全部睡着的卫兵,真是诡异的景象。

 

【撒上二十六6「大卫对赫人亚希米勒和洗鲁雅的儿子约押的兄弟亚比筛说:“谁同我下到扫罗营里去?”亚比筛说:“我同你下去。”」

   〔暂编注解〕“赫人亚希米勒”只见此处。迦南地很早已有赫人居住(创十15)。大卫之妻拔示巴的前夫乌利亚也是赫人(撒下十一3),可见赫人在大卫营中当兵的很多。洗鲁雅是大卫的姐妹,这里只提母亲,或因洗鲁雅与大卫的关系较亲。约押还有一个兄弟叫亚撒黑(撒下二18)。《撒下》二32只提到他们父亲的坟墓。约押后来做了大卫的元帅,因助亚多尼雅之乱为所罗门王所杀(王上二2834)。亚比筛和亚撒黑都属大卫三十勇士之列(撒下二十三1824)。

         “赫人”。参看创世记二十三章3节的脚注。

         赫人亚希米勒。这个人的名字只在这里出现过。赫人早在亚伯拉罕的时候就提到过(创23:3-20)。赫的这些后代定居在希伯仑。从他们手中亚伯拉罕给他妻子撒拉买了一块坟地。后来赫人发展成了一个强大的国家,在小亚细亚占据着一个战略位置,并且及时地成了靠近幼发拉底河大弯地区就是现在以北叙利亚和土耳其闻名地区的制衡势力。然后当爱琴海移民在他们朝着埃及的艰苦跋涉中穿过小亚细亚时,赫帝国实际上已经不存在了。当所罗门的日子仍有在巴勒斯坦的赫族余民(王上9:20,21)。可能这个亚希米勒以某种方式通过婚姻与犹大支派有联络,并且感到他只有使自己与大卫联合才会安全。可能他本人如此与众不同以致大卫给了他一个职位作他的警卫。

         亚比筛。耶西的孙子。亚比筛是大卫的姐姐洗鲁雅的儿子,所以是大卫的外甥。亚比筛的兄弟约押(代上2:16)是大卫军队的领袖。

         「赫人亚希米勒」:这个名字仅见于此,字义是「我兄弟是王」。大卫的军中有不少赫人, 撒下 11:3 的乌利亚就是一例。

         「洗鲁雅」:字义是「香膏」,是大卫的姊姊,他的三个儿子亚比筛, 约押, 和亚撒黑是大卫手下的英勇战士。他的丈夫名字圣经没有记载。 代上 2:16

         「约押」:字义是「耶和华是父」,是大卫的军队统帅。

         「亚比筛」:字义是「我父是耶西」或「我父是礼物」。个性冲动,所以立刻就答应要跟大卫下去。

 

【撒上二十六7「于是大卫和亚比筛夜间到了百姓那里,见扫罗睡在辎重营里,他的枪在头旁,插在地上。押尼珥和百姓睡在他周围。」

   〔暂编注解〕「枪」:扫罗似乎枪不离手 18:10  19:9 ,这枪大概是他王位的象征。扫罗从前想要杀大卫时,用的也是这枪。

 

【撒上二十六8「亚比筛对大卫说:“现在 神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求你容我拿枪将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

   〔暂编注解〕与前次一样(24:4),大卫的部下怂恿他趁机杀扫罗。

         容我将他刺透。亚比筛还没有学会对一个仇敌练习宽宏大量的艰难功课。扫罗已经发动了便雅悯和犹大支派之间的世仇,而亚比筛显然断定这种行为应该得到报复。扫罗曾将他的枪投向大卫,但没有打中。现在,照亚比筛的判断,该轮到大卫了,并且作为大卫的保镖,亚比筛在代表他舅舅提出报复行为。

         「现在」神将你的仇敌:原文是「今日」。

         「刺透」:「击打」、「击杀」。

 

【撒上二十六9「大卫对亚比筛说:“不可害死他。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

   〔暂编注解〕不可害死他。大卫运用了自主思想。他不屑于以任何活人作为他行为的标准。他已经发展了自己的人生观,不是来自传统,而是来自神圣启示规定的各项原则。在大卫本人很熟悉的摩西律法的训令中,有下述规定:“不可辱骂神,也不可咒诅你百姓的官长”(出22:28,修订标准本)。大卫具有敏锐的属灵辨识力,明白这条律法禁止亚比筛所提倡的这种反对国王的行为。大卫对摩西律法的属灵解释远比基督时代的犹太领袖们的解释先进,后者试图维护律法的字句同时却违背了它的精神!大卫正确地解释圣经的能力受助于通过(1)众先知,(2)乌陵与土明,(3)多年以来天意保护的里程碑,现在已经树立在他的生命中了,(4)在撒母耳门下受教的先知学校的先知们所复述的在过去许多世纪中神能力的历史证据,(5)得自他与所结交的充满同样属灵辨识力的志趣相投之人的灵感,以及(6)使他能够通过灵感讲话的圣灵的恩赐(见撒下23:2)给他的指导。

         「害死」:原文是「损坏」、「毁坏」。远比「害死」含意广泛。

         ◎如果是我们看到这种诡异的景象,我们也会觉得这是神给的良机。而且现在打算要杀扫罗的是亚比筛(大卫怕咒诅,亚比筛不怕可以吧),没想到大卫的标准这么高,自己不杀,也不准手下杀扫罗,这真表示他是真心不想杀扫罗。难怪他最后只能选择逃到非利士地去。

         9~10 大卫知道神对扫罗有生杀之权,并相信神会在当适的时间撤去扫罗的职务。

         9-10 大卫坚持不神的受膏者,认为扫罗的生死操在神手中,不在人手中。

 

【撒上二十六10「大卫又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他或被耶和华击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战阵亡。」

   〔暂编注解〕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大卫愿意把一切都交在神手里,并且决不试图规定神应该遵循的方针。他高兴把自己的计划摆在夫子的脚前,忍耐地等候神奥秘之工的展开。

         「出战阵亡」:原文是「战争降临被夺走」。

 

【撒上二十六11「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现在你可以将他头旁的枪和水瓶拿来,我们就走。”」

   〔暂编注解〕枪。大卫敏锐地意识到需要获得藉以证明他对扫罗的态度的实物证据。在期盼神为他做大事的同时,他知道自己在当前的形势中也有当采取的行动。

         「水瓶」:应该是一种圆盘状器皿,瓶口两旁有提手可供系上皮带。在这区域夺取人的水和武器,是使他有性命危险的意思。

         「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有点发誓的味道。意思是「面对神绝不能做」。

 

【撒上二十六11 枪和水瓶】枪通常是步兵在前线所用的武器,这不是君王所站的地方。扫罗似乎时常枪不离手(例如见十八10,十九9;撒下一6),表示这枪大概是他王位的标志。故此,它可能是礼枪。可能也重要的一点,是扫罗从前想要击杀大卫时,用的也是这枪。本节中的水瓶或壶子,大有可能是这时代的圆盘状器皿,瓶口两旁有提手可供系上皮带。在这地区夺取人的食水和武器,是使他有性命危险。因此大卫此举是要证明扫罗生死在他手上。──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六12「大卫从扫罗的头旁拿了枪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没有人看见,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醒起,都睡着了,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沉沉地睡了。」

   〔暂编注解〕沉沉地睡了。当大卫与亚比筛小心地穿过扫罗部队的士兵们时,认识到至高者的保护对大卫来说必是多么大的鼓励啊!使他们两个能够来回经过了3,000人,到了这群人的中心,却没有被发觉的这个神迹是在这场斗争中天意站在哪一边的证据。神的介入是对扫罗易变本性的谴责,他亲自保证了一件事,不久却又违反了自己的话并做完全相反的事。

         「耶和华使他们沉沉地睡了」:「耶和华的沉睡降在他们身上」。

 

【撒上二十六13「大卫过到那边去,远远地站在山顶上,与他们相离甚远。」

 

【撒上二十六14「大卫呼叫百姓和尼珥的儿子押尼珥说:“押尼珥啊,你为何不答应呢?”押尼珥说:“你是谁?竟敢呼叫王呢?”」

   〔暂编注解〕◎押尼珥是扫罗阵营中最忠心英勇的人,也是军队元帅,所以他和军队容让扫罗身陷险境,的确是该死。也透过这里的记载,让我们看见神帮助下的大卫军,胜过原本军力五倍的扫罗军队与统帅。

         「呼叫」:原文和 26:20 的「鹧鸪」字根相同。所以大卫一语双关,借用押尼珥对他的称呼来自谦自己微不足道。

         14-16  大卫责备押尼珥身为元帅却对扫罗王保护不周。

 

【撒上二十六15「大卫对押尼珥说:“你不是个勇士吗?以色列中谁能比你呢?民中有人进来要害死王你的主,你为何没有保护王你的主呢?」

   〔暂编注解〕「勇士」:原文是「男人」。跟现在「男人」的用法很像。撒下 3:38 大卫称赞押尼珥是「作元帅的大丈夫」,显示大卫相当欣赏押尼珥。

 

【撒上二十六16「你这样是不好的。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们都是该死的,因为没有保护你们的主,就是耶和华的受膏者。现在你看看王头旁的枪和水瓶在哪里?”」

   〔暂编注解〕◎大卫的口吻好像演习的教官骂新兵。大卫也把这个场景当成是一个「耶和华的受膏者保护演习」,因为他既无意杀扫罗,又测试出军队的防卫漏洞,那就像一个刺客入侵演习,而扫罗的军队没有通过测试。

 

【撒上二十六17「扫罗听出是大卫的声音,就说:“我儿大卫,这是你的声音吗?”大卫说:“主我的王啊,是我的声音。”」

   〔暂编注解〕这是你的声音吗?。因为可能还在夜里,所以扫罗只能通过大卫的声音认出他来。

 

【撒上二十六18「又说:“我作了什么?我手里有什么恶事?我主竟追赶仆人呢?」

   〔暂编注解〕我作了什么?。大卫对扫罗的态度是恭敬的并且充满了亲爱的恳求。他原可以说:“你为什么违背了你与我在神面前所立的约呢?你要继续犯罪反对我并且反对耶和华多久呢?”但是这些话只会激起扫罗的怒气。给予谴责需要机智,以便使错误的一方能改变态度。大卫的努力实现了对扫罗这么心硬的人所有可以期盼的(见21节)。

 

【撒上二十六19「求我主我王听仆人的话:若是耶和华激发你攻击我,愿耶和华收纳祭物;若是人激发你,愿他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因为他现今赶逐我,不容我在耶和华的产业上有份,说:‘你去侍奉别神吧!’」

   〔暂编注解〕神的圣所在以色列地,若驱逐他离开国境,等于要他侍奉别神(申十二1314;参王下五17)。

         “愿耶和华收纳祭物”。倘若大卫有任何冒犯之处,他愿意向神献上赎罪祭。但扫罗对他的敌意若是由于“人”(原文作:人的儿子,即恶人),他们就应受到审判。“你去事奉别神吧”。大卫认为把他逐出国土(神的地业)就等于强迫他放弃敬拜耶和华,因为在以色列地以外并没有耶和华的圣所。

         「愿耶和华收纳祭物」:意思是愿大卫的死能平息神的忿怒,犹如献赎罪祭一般。

         「因为他现今 ...... 事奉别神吧」:以色列人认为迦南地是神赐福之地,是敬拜神的地方,所以,大卫被追逐离开本土,无异于不能承受神的产业、要事奉别神。这句话似乎暗示扫罗没有尽上王的本分,竟令他的子民不能安居于神赐的地土上。

         若是耶和华。大卫呈现在扫罗面前的两种可能情况可以这样解释:(1)如果是因为我这一方出于无知对你或全以色列犯了什么罪,对此你是受膏的君王,神已感动你来对我执行审判,那么请允许我按照摩西律法的指示照着神意规定的方式寻求赦免(利4)。(2)但是如果是因为恶劣、诽谤的谗言,如果是因为谣传的中伤,你被激发来对我穷追不舍象对一个造反者一样,感觉我会试图篡你的位,那么在隐基底和在这里的证据就证明了这种言论和行为是虚假的。所以根据同一律法,那些力劝你这样行的人在神面前是受咒诅的(申27:24-26),你不该随从他们,也不该被他们的劝告引导。

         赶逐我。在一阵突发的失望中,大卫向扫罗倾吐了他的心声。没有被当作一个仆人得到接受(18节),那个职位原是他那么高兴担任的,他反而被当作一个罪犯被追捕;他的王已成了他的敌人,并且他会以尊敬高兴跟从的一位,现在却迫使他象这山上的一只鹧鸪一样逃避(20节)。但是远比这更坏的是,他正在被驱逐离开“耶和华的产业”,他祖先的土地,并离开一直是他主要的喜乐和这些年的安慰的信仰。他被迫居住在地上的洞穴里,在荒芜的旷野,并在他本国人民的仇敌中间。现在他和跟从他的人唯一的安全就在于全然被放逐了。

         「激发」:「煽动」、「引诱」、「唆使」。

         「你去事奉别神吧」:因为大卫无法到圣所敬拜,等同于无法敬拜神。

         26:19 大卫可能已经有离开犹大投奔非利士的想法,所以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撒上二十六19「求我主我王听仆人的话:若是耶和华激发你攻击我,愿耶和华收纳祭物;若是人激发你,愿他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因为他现今赶逐我,不容我在耶和华的产业上有份,说:‘你去侍奉别神吧!’」

扫罗把大卫赶到非利士人的国境,是因为他想起大卫离开以色列的圣殿──他以为那是大卫唯一可以敬拜神的地方。因此,假如他在外邦地敬拜神,便会被认为是事奉「别的神」。以色列人认为「耶和华的地方」(20)就是指神所应许之地。——《新旧约辅读》

 

【撒上二十六20「现在求王不要使我的血流在离耶和华远的地方。以色列王出来是寻找一个虼蚤,如同人在山上猎取一个鹧鸪一般。”」

   〔暂编注解〕大卫说明他不加害扫罗的理由,因他为神的受膏者;也希望扫罗看重他的性命。他把自己比作“虼蚤”、“鹧鸪”,无辜也无恶意,不值得扫罗以王者之尊来寻索他的性命。鹧鸪虽小却善跑,为猎人喜捕捉的鸟类。

         大卫像“虼蚤”一样难于捕捉,而且也无用(比较二四14)。

         一个虼蚤。字面意义是,“一只虼蚤,”与撒上24:14一样。

         「猎取一个鹧鸪」:当时捕抓鹧鸪的方法,是击打树丛追赶鹧鸪,直到牠们筋疲力尽坠落地面为止。用此形容扫罗追赶大卫相当传神。

 

【撒上二十六21「扫罗说:“我有罪了!我儿大卫,你可以回来,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为宝贵,我必不再加害于你。我是胡涂人,大大错了。”」

   〔暂编注解〕「你可以回来」:大卫对扫罗的邀请并没有任何表示,因他知道扫罗的承诺不可信赖(参27:1)。

         于是扫罗说。当扫罗看到他的性命再次在大卫的眼中看为宝贵时,他发现自己此刻完全被征服了。这个被宣布为罪犯的爱国者的宽宏大量迫使他的嘴唇发出了几个值得注意的供认:(1)“我有罪了”背地里计划了一位邻舍的死亡;(2)“我是胡涂人”再三企图杀死仁慈地饶恕了我的性命的人;(3)我“大大错了”让步于自怜和低级本性的情欲。他邀请大卫返回基比亚并保证了他的保护。虽然邀请大卫回去是一个友好的姿态,但它却会导致一种极其为难的局面,因为扫罗已经把大卫的妻子给了别人(撒上25:44)。

         「胡涂人」:「行为愚昧」。

         「大大错了」:「严重的偏离正道」。

         26:21 扫罗答应因为大卫看重他的生命,他就不再追杀大卫,但是大卫在 26:24 中却期望回报他的是神,而非扫罗。

 

【撒上二十六22「大卫说:“王的枪在这里,可以吩咐一个仆人过来拿去。」

   〔暂编注解〕大卫回答说。叙述并没有记录大卫答谢扫罗之邀请的任何直接答复。也许在扫罗的语调中,而不是在他的话语中,大卫迅速觉察到了几分施恩于人的样子,而且那使他确信现在显然这么谦卑的一位仍是骄傲顽梗的。大卫对扫罗现在的心境会持续多久没有任何确信。

         26:22 大卫拿走枪和水瓶,不过只还扫罗枪。原因可能是因为水瓶没有什么价值,或者以扫罗的身份不能喝别人喝过的水瓶。

 

【撒上二十六23「今日耶和华将王交在我手里,我却不肯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耶和华必照各人的公义诚实报应他。」?

 

【撒上二十六24「我今日重看你的性命,愿耶和华也重看我的性命,并且拯救我脱离一切患难。”」

   〔暂编注解〕重看。字面意义是,“扩大”,“即”,价值大。大卫两次保存扫罗的性命,维护了自己的正直,但是他没有把自己交托在王的手中,而是祈求神在他一切患难中的保护。

 

【撒上二十六25「扫罗对大卫说:“我儿大卫,愿你得福!你必作大事,也必得胜。”于是大卫起行,扫罗回他的本处去了。」

   〔暂编注解〕大卫起行。大卫对扫罗有任何永久的改变而感到绝望,大卫选择继续逃亡。

         ◎这是扫罗与大卫最后一次见面。

 

【思想问题(第26章)】

 1 扫罗既然失信,继续追杀大卫,神又再次将扫罗的性命交在大卫手中,这次更有手下自动请缨要杀扫罗,为何大卫仍坚持不杀他?究竟大卫所持着的信念是什么?别人若对你失信,你会持守基督徒的原则,抑或伺机报复?

 2 大卫劝告扫罗不要赶绝他,使他非离开耶和华的百姓不可。今天,我们对教会内信徒的态度和做法,会否绊倒他们,使他们远离神的教会?

 3 神是公义的,必会照着各人的公义诚实回报他。这对你有何安慰或警惕?

 4 大卫是个胜利者,他必作大事,你可否从本章中找出一个作大事的人应有的品质?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