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七章拾穗

 

【撒上二十七1「大卫心里说:“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不如逃奔非利士地去。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的境内,就必绝望,不再寻索我,这样我可以脱离他的手。”」

   〔暂编注解〕大卫在扫罗亲自率军追杀下,被迫第二次逃出国境,求非利士人庇护。

         大卫不相信扫罗的祝福(二六25),于是在以色列地以外躲避扫罗。

         必有一日我死在。大卫没能认识到尽管扫罗密谋迫害,神却在默默地完成祂的旨意。他把近来发生的事件当作了和好无望和扫罗要毁灭他的计划的逐渐成功。大卫曾在过去享受了神和亚比亚他—来自乌陵与土明的指导,但是现在他却在灰心丧气中转离了神圣的帮助并制定了自己负责的计划。然而,神还是仁慈地把大卫的错误变成了朝向最终胜利的踏脚石!

         不如。不管大卫为他的同胞所做的一切,既然王不喜悦他了,他们就对他只表现了一点点同情。基伊拉人愿意把他交给扫罗(见撒上23:1-13)。西弗人两次向扫罗告发了他的藏身之处(撒上23:1926:1),而拿八与多益所行的一样证明了不友好(撒上25:10,11)。他曾两次向那个公开寻索他性命的妒忌疯狂的暴君伸出了怜悯的手(撒上24:6-1126:8-12)。从应该向他表示所有礼貌的人那里,他受到的只有责难和忘恩负义,并且他在他们中间的生活就象一场持续的恶梦。在配给不足的情况下,生活在洞穴和树林里,在沙漠中,山间的峭壁上,他被当作一个逃犯对待。

         在这些事件不久以前(撒上22:5),神曾指示大卫从摩押回到犹大。在那里有许多可以为他自己的同胞做的事,并且大卫高兴的回应了。他可能推断自己蒙召回犹大是因为需要保护本国的百姓免受邻邦的掠夺。但是可能神的目的却是要在全以色列人面前证明被拣选要作王的一位的坚韧、谦卑、和勇气—一种耐心地等候神在祂自己认为合适的时候实现祂旨意的信心。

         耶和华再三为大卫作工,并且平民大众一定已经开始认为他有神明保佑。但是在每一奇迹般的获救之后,总有另一次严厉的考验来到,大卫最终开始感到似乎没完没了的危险与无常的徒劳无益。为了供应数百现在跟从他的人,并使他们团结在一起,会用尽最能干之人的精力。确实,亚比该和约拿单曾鼓励了大卫,但是大多数人都反对他。他的信心变得软弱了。

         消沉沮丧地,他终于决定在耶和华的仇敌中寻求庇护。采取这种路线,似乎对他来说是唯一的安全。与神的旨意相反,大卫现在将脚踏在了表里不一和阴谋诡计的荆棘之路上。因他自己的安全之念牺牲了对神的信心,大卫就使神愿意祂所有的仆人都在世人和天使面前展示的信心被玷污了。要是大卫在离开犹大前象从前离开摩押前一样认真地寻求并随从了耶和华的忠告,那么以色列的历史可能会多么不同啊(见撒上22:5)。

         「死」在扫罗手里:与 26:10 的「阵亡」同一个字,就是在战场上被杀死。

         「逃奔」:原文是「逃走」、「逃走」。

         27:1-28:2  大卫假意投奔迦特王:非利士人向来是以色列的敌人,大卫这次寻求敌人的庇护,实在走投无路才出此下策。因着神的保守,大卫虽住在非利士人当中却没有沾染异教的风俗习惯,他们为自己的国家攻打邻近的敌人也没有引起迦特王的怀疑。

         27:1-30:31  大卫投奔非利士人:扫罗虽然答允不再追杀大卫,但他反复无常的性格使他常常食言。大卫既有前车可监,不再信任扫罗,决定假意投奔非利士人寻求政治庇护。此举不独使扫罗停止追杀他,更赢得迦特王亚吉的信任,将洗革拉城赐他与跟随者居住。这期间非利士人再次向以色列挑衅,大举东来犯境的时候,大卫因未获某些非利士人的信任得免参战,逃过要残杀自己同胞的尴尬局面。另一方面。大卫与他的军队在外之际,洗革拉被亚玛力人洗劫一空,所有妇孺也被掳去。大卫得悉后奋力追上,将所有财物及妇孺夺回。

 

【撒上二十七2「于是大卫起身,和跟随他的六百人投奔迦特王玛俄的儿子亚吉去了。」

   〔暂编注解〕此处的亚吉和二十一1116及《王上》二39的亚吉应是同一人。亚吉不但没有拒绝他,反优礼有加,希望藉大卫助他扩充势力(12节)。

         大卫返回迦特王亚吉那里(比较二一1015);亚吉欢迎他,无疑是由于他已听闻大卫与扫罗决裂,并且意欲以大卫那六百名战士加强自己的兵力。“迦特”。参看第五章8节。

         大卫逃离王宫的初期曾闯进迦特城,见过亚吉,备受怀疑。(21:10-15 这次亚吉信任大卫,愿意收留他,大概是知道他与扫罗决裂的事,认为这样做正好削弱以色列的势力。

         玛俄的儿子亚吉。“亚吉”这个名字的词源不确定。有些学者认为这个亚吉与王上2:39提到的玛迦的儿子是同一个人。但是玛俄这个词是阳性形式,而玛迦是阴性词(见王上15:2;代上2:483:27:15;等等)。如果这两段经文指的是同一个人,那么王上2:39的亚吉的年纪就会很老了,因为那里记录的事件发生在大卫第一次逃到亚吉那里近50年之后(撒上21:10)。但是如果玛俄的儿子亚吉娶了一个名叫玛迦的女子,他们的儿子就可以说成为“玛迦的儿子”,因此就是玛俄的孙子了。然而,大卫在他面前装疯的那个亚吉(撒上21:12,13)可能就是大卫现在逃往的同一位王。至少这两个事件相隔没有许多年。大卫第一次是独自去的;现在有几百人连同他们的家眷跟随着他。这些流亡者们至少暂时留在了迦特。根据《塔古姆》所说,诗篇第8,81,和84篇标题中的“Gittith”指明了大卫在迦特逗留时所使用的乐器,或最初写作时的音乐类型,认为gittith应该来自Gath(迦特)。根据诗篇第56篇的标题,这首诗歌是大卫在一次访问在迦特时写作的,它写道:“非利士人在迦特拿住大卫。”见撒上21:13的注释。

         「玛俄」:字义是「压迫」。

         「亚吉」:字义是「仅有一人」,和 21:11-15 中的亚吉是同一人。

         ◎圣经没有对这件事情的好坏下什么评论,我们也应该避免很快的套上「没有信心」或「灵巧像蛇」一类的评语。事实上大卫也是不得已的,因为六百战士或许还没有问题,但是加上家眷的拖累,要逃离扫罗的追杀简直是不可能。但是大卫一投奔亚吉,立刻就面对可能与自己的同胞正面为敌的危险。

 

【撒上二十七3「大卫和他的两个妻,就是耶斯列人亚希暖和作过拿八妻的迦密人亚比该,并跟随他的人,连各人的眷属,都住在迦特的亚吉那里。」

   〔暂编注解〕大卫决定投靠迦特王最终可能是为着这群家眷,因他们不能随军终日颠沛流离。

 

【撒上二十七4「有人告诉扫罗说:“大卫逃到迦特。”扫罗就不再寻索他了。」

   〔暂编注解〕不再寻索他了。扫罗自然会克制自己不去为了逮捕大卫而入侵敌国领土;因为这种行动会挑起一场他没有准备好的战争。这句经文的措词无疑说明要是大卫留在犹大的话,扫罗会忘记他最近的诺言,并再一次追赶他。也许扫罗象从前那次一样(撒上18:17,25),盼望大卫这次会倒在非利士人的手下。

 

【撒上二十七5「大卫对亚吉说:“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赐我一个地方居住。仆人何必与王同住京都呢?”」

   〔暂编注解〕大卫要住在京外的理由看似谦卑,实际上是想与非利士人分开,免受他们的异教风俗感染,并摆脱他们严密的监视。

 

【撒上二十七6「当日亚吉将洗革拉赐给他,因此洗革拉属犹大王,直到今日。」

   〔吕振中译〕那一天亚吉就将洗革拉赐给大卫;因此洗革拉到今日还属犹大王。

   〔暂编注解〕洗革拉在南地,位于迦特东南约12公里,距别是巴北约20公里。此城原属犹大及西缅支派(书十五31;十九5),但落入非利士人手中。这是第一个由大卫管治的城邑。直到扫罗死后,他才离开。他要求迁往洗革拉,大概是为了二十一1112所说的原因。有人根据本节“洗革拉属犹大王直到今日”一语,认为《撒母耳记》当写于以色列国分裂之后。

         “洗革拉”。一个位于别是巴以北约十二英里(19公里)的城。大卫的迁居可能由于他想摆脱非利士人的监视,并且避免异教的影响。

         「洗革拉」:在迦特的南面,距别是巴北部约十九公里(十二英里),属西缅支派,但这时已为非利士人所霸占。

         洗革拉。这个名称的词源不确定。它第一次被提到是在书15:31,作为犹大支派的产业中的一座城。但是当判给西缅支派犹大境内的某些城时,洗革拉被转到了西缅支派(见书19:1-5)。洗革拉位于平原地区的东部,在士师时代已被非利士人从西缅支派夺了去。它可能位于现在是Tell el-Khuweilfeh的地方,在亚杜兰西南201/4英里(32.4公里),别示巴北偏东91/2英里(15.2公里)。正是大卫在洗革拉的时候,来自便雅悯、迦得、玛拿西、犹大、和其它支派的许多人加入了大卫(代上12)。

         「洗革拉」:位于迦特东南约12公里,原属于西缅支派。大卫要求迁往洗革拉,可能是因为大卫身为敌军将领,且以前杀过歌利亚,因此还是离开亚吉王以避嫌。此城也是犹太人被掳归回后定居的城邑之一  11:28

         「犹大王」:原文的「君王」是复数,所以应该是南北国分裂以后,许多犹大王都拥有洗革拉。此节可能证明撒母耳记是南北国分裂以后写成,或者这句话是分裂以后的文士加注进去的。

         ◎上次大卫去投奔亚吉,下场是装疯离开。这次他带着六百人一起来,再加上扫罗追杀大卫的事,应该也是众所周知了,亚吉当然会相信大卫可能被他收服,成为他的助力。

         ◎当时的习惯是臣仆有重大战功,君王才会赏赐土地,我们不知道大卫有何重要功劳,但是亚吉已经行分封的赏赐。

 

【撒上二十七6 洗革拉】洗革拉的确实位置仍有争议。学者提出的地点有好几个。但可能性最高的则是沙里亚遗址(Tell esh-Shari'a;位于尼革西北部,迦特东南约十五哩),和是巴遗址(最常被视为古别是巴的遗址,在现代别是巴市四哩外;见:创二十二19注释)。争论的原因是沙里亚遗址铁器时代(王国时代初期)的遗迹可能有些断续之处,以及别是巴的原址可能在是巴遗址西面。是巴遗址的定居历史虽与洗革拉的现有资料相符,这看法却将洗革拉定在迦特南面超过三十哩之处。这两个理论都是将大卫的山寨考据在尼革之内,他在此地很容易就能向南面的西乃半岛发动攻势,或东侵以东、米甸。这些地方和非利士地有足够的距离,使他能够在无人监管的情况下活动。──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七7「大卫在非利士地住了一年零四个月。」

   〔暂编注解〕一整年。希伯来文是yamim,字面意义是“天,时期”。在利25:29中的yamim,“一整年[字面意义是“天,时期”]”显然相当于“一个整年[shanah,表示“年”的常用字]”。在撒上1:3中,说到以利加拿“每年”去示罗,“每年”的字面意义是,“从时期到时期”。在撒上2:19中,同一个惯用语被译为“从年到年[即,年年,和合本译为‘每年’]”。

         「一年零四个月」:七十士译本作「四个月」。看起来一年四个月比较可能。

 

【撒上二十七8「大卫和跟随他的人上去,侵夺基述人、基色人、亚玛力人之地。这几族历来住在那地,从书珥直到埃及。」

   〔暂编注解〕大卫以洗革拉为基地,攻打时常与以色列人为敌的民族,以保护犹大支派。在亚吉看来,大卫是在侵占以色列南边的土地,助他扩展(1012节),因此对大卫十分信任。

         大卫攻击的民族都在犹大的南方,他这样做无疑为以色列开拓边界。

         上去,侵夺。虽然大卫被扫罗象一个野兽一样追捕,并被他本国的人弃绝了,但是他对以色列的关心从未动摇。洗革拉与沙漠掠夺者的领土接壤,这些人自从进入迦南以来一直烦扰以色列。耶和华曾吩咐过彻底灭绝象亚玛力人这种掠夺部落(出17:16;民24:20;申9:1-4;申25:17-19;参创15:16),作为受膏的王位继承人,大卫感到有责任实现扫罗所没能完成的。无疑,大卫有意体现他对本国的忠诚。

         基述。当以色列人侵袭西宏与噩的国土时(书12),他们曾来到基述人的边界,靠近黑门山(书12:513:11)。可能这些基述人已经从内盖夫和巴兰沙漠向北迁移了(见创12:9;士1:9的注释),而且一个相关部落住在靠近非利士的地方。

         基色人。他们的位置只能从他们与沙漠地亚玛力人的密切联系中得知“从书珥直到埃及。”

         亚玛力人。见撒上15:2的注释。

         「侵夺」:「剥去」、「猛冲」、「侵袭」。

         「基述人」: 13:1-3 ,住在非利士南方,西乃半岛北部。

         「基色人」:圣经中仅出现于此处,和合本其他地方的「基色」与此字不同。七十士译本此处则根本没有「基色人」。

         「书珥」:字义是「墙」,是一片旷野。位于西乃半岛北部,是迦南地和埃及边界之间的地区。

         810这几个“南方”(Negev)指的是同一个区域的不同部分,《和合本》通常译作“南地”,概指犹大山地以南的土地直到沙漠,中心点是别是巴。基述在西奈半岛北方(书十三2)。“基色人”只见此处。“耶拉篾”:看代上二9,25。书珥在以色列和埃及的交界处(创十六7)。

         810 大卫以洗革拉为基地去突袭西乃旷野北部的部落,他们都是犹大的仇敌,但大卫却假装是为了亚吉的利益去做。

 

【撒上二十七9「大卫击杀那地的人,无论男女都没有留下一个;又夺获牛、羊、骆驼、驴并衣服,回来见亚吉。」

   〔暂编注解〕大卫击杀那地的人。沙漠部落数百年来一直是以色列的敌人,并且间歇地掠夺邻近的以色列村落。早些时候,当扫罗“杀尽”亚玛力人时(撒上15:8),可能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消失于沙漠地带了,不久之后又出现了,继续他们的劫掠生涯。游荡的贝多因人有一种神秘的突然消失的方式,不料竟会及时再现。当然,说大卫击杀他们,“无论男女都没有留下一个”,只是指那些居住他所攻击之地区的人。给以色列的边境城镇带来持久和平的一个办法就是把这些部落远远赶入沙漠,使他们迟疑于返回。要灭绝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靠劫掠为生,有作战游击队的保护,大卫在这种场合夺取的大量物资和其它补给可能原是来自以色列村落的。

 

【撒上二十七10「亚吉说:“你们今日侵夺了什么地方呢?”大卫说:“侵夺了犹大的南方,耶拉篾的南方,基尼的南方。”」

   〔暂编注解〕“南方”。犹大山区以南的地理区域,其中心在别是巴。

         「犹大的南方」:这是地理上的用词,指巴勒斯坦南部沙漠边缘的干旱地区。

         「耶拉篾」:犹大支派希斯仑的后裔。(参代上2:9)「基尼」:摩西岳父的后裔。大卫笼统含糊的回答导致亚吉王相信大卫与以色列作了死对头(参12)。

         犹大的南方。字面意义是“犹大的内盖夫”(见创12:9的注释)。这些部落占据的地区在内盖夫境内。因而,当大卫袭击“犹大的内盖夫”时,他并不是在与本国人作战,而是与非法侵入犹大领土的外国民族作战。但是他的话十分模棱两可,允许亚吉以别的方式解释。

         耶拉蔑。耶拉蔑是犹大的孙子希仑斯的长子(代上2:9,25)。他可能是在雅各去埃及后生的,因为在雅各家迁往埃及的70人中没有提到他(创46:12)。这个宗族有没有与以色列一同出埃及并不确定。他们似乎已在希伯仑南部地区定居。他们可能以游牧为生,没有参与以色列的国家事务。

         基尼。见创15:19的注释。

         「耶拉篾」:字义是「愿神怜悯」,可参考 代上 2:9,25

         「基尼」: 15:6  30:29 ,显示此民族与以色列人关系很好。

         10-11  大卫将他攻击的民族全部杀死,免得留下证人让迦特王知道他真正攻击的对象。

 

【撒上二十七11「无论男女,大卫没有留下一个带到迦特来。他说:“恐怕他们将我们的事告诉人,说大卫住在非利士地的时候,常常这样行。”」

   〔暂编注解〕消息。这个词是补充上去的,显然应该被省略。意思是大卫没有把一个战俘带回洗革拉,免得这些奴隶使非利士人知道袭击的事。

         11~12 大卫把所有人都杀了,以致亚吉不能揭发他侵夺犹大的谎话。这次欺骗使亚吉相信大卫会永远效忠于他。

 

【撒上二十七12「亚吉信了大卫,心里说:“大卫使本族以色列人憎恶他,所以他必永远作我的仆人了。”」

   〔暂编注解〕亚吉信了大卫。大卫的表里不一是另一个严重的错误,对一个被如此高举享有属灵特权的人来说是不足取的。在与罪恶的斗争中,胜利的代价是不断警醒和持续顺从神的旨意。但是神的仁慈并不在大卫灰心丧气的时候丢弃他。大卫拥有不变的宗旨和真诚的愿望要完全与神的计划合作。这种态度致使他在罪恶被揭发时承认自己的罪恶并立即开始纠正他的错误。

         大卫在离开犹大时犯了第一个错误。在没有神圣许可就遗弃他本国的人这一罪恶之上,他又加上了表里不一的第二项罪恶。要是大卫留在犹大的话,神就能象祂从前所做的一样搭救他。当以色列去基利波抵挡非利士人的进攻时(撒上28:4),大卫原可以被耶和华使用去赢得这种胜利,同时获得全国大众的欢呼赞同。在扫罗犯了严重的错误寻索大卫的性命时,大卫却犯了一个几乎更致命的大错:没有来自神的明确意见就离开了自己的国家。

 

【思想问题(第27-28章)】

 1 试比较大卫在17:3727章所说的。这两段话带给你什么思想?你认为他对神的信心是否已减弱?

 2 大卫被撒母耳膏立以后,安逸的时候甚少,流离颠沛的日子则甚多,这对他日后为王有什么重要性?你认为神是怎样训练一个合用的器皿?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