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九章拾穗

 

【撒上二十九1「非利士人将他们的军旅聚到亚弗;以色列人在耶斯列的泉旁安营。」

   〔暂编注解〕亚弗在以色列地北部的耶斯列平原上。

         「亚弗」:见4:1注。

         「耶斯列」:大概指耶斯列城,而非同名的平原。比起28:4的「书念」,本章里非利士军驻营的地点(亚弗),是在较南地方,较接近他们的本土,这显示本章事件的时间大概先于28章记载的事。

         亚弗。是好几个城镇的名字(见撒上4:1的注释),但是它们中的任何一座已知的地点都不靠近基利波山,如果撒上2829章是按年代顺序排列的话,所暗含的意思就是:非利士人先是安营在书念,正对着在基利波的以色列人(撒上28:4),然后移到了亚弗(撒上29:1)。但是在不同的参考书中,南亚弗和北亚弗之间意见有分歧。如果这叙述是在扫罗访问隐多珥的故事之后(撒上28:3-25),翻回到撒上28:2停止的地方,重新开始大卫的事迹(大卫被亚吉征召帮助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作战),那么29章因而就是他在亚弗被非利士的首领们拒绝了,他们“将他们的军旅聚到亚弗”(撒上29:1)。如果这是紧接在他们到书念之前的聚集(撒上28:4),那么亚弗就在从非利士到书念的路线上了,但不一定靠近书念。因此许多人一般认为亚弗是安提帕底,非利士人先前曾从那里攻击过以色列(撒上4:1)并且掳走了约柜。

         耶斯列的泉。在耶斯列平原有两个大泉;一个是`Ain Jālūd,以“哈律泉”闻名(士7:1),从基利波山的一个山肩的北部断崖喷溅出来,高出平原几百英尺,另一个是`Ain Tuba`ūn,在平原的中心。似乎很可能扫罗会留在`Ain Jālūd上面的山肩上,在很大程度上从平原难以接近的一个位置,而不是下到`Ain Tuba`ūn,那里虽然更接近非利士人,但却不会给他任何战术上的有利条件。

         「他们的军旅」:原文是「他们所有的军队」。

         「亚弗」:字义是「围住」,位于沙仑平原的南部,今日的拉斯艾因遗址。此处距离洗革拉大约90公里。

         「耶斯列的泉旁」:位于「基利波山」北面山脚下。

         1-11  大卫遭非利士首领疑忌不准参战:本段承接28:1-2,表明大卫在神的保守下毋须攻打同胞、陷入骨肉相残的局面。

 

【撒上二十九1 亚弗/耶斯列的泉】迦南好几个区域都有名叫亚弗的地方。耶斯列谷某泉一语,规限了本段之亚弗的位置。这个亚弗最有可能是沙仑平原的南部,雅康河发源地的拉斯艾因遗址。本节暗示非利士人首先在亚弗集结军队(和四1以便以谢之役一样),然后前进三十五至四十哩进入耶斯列,迎战扫罗。参照约瑟夫的记载,亚弗就是巴勒斯坦的该撒利亚(Caesarea Maritima)南面二十六哩的安提帕底(见:徒二十三31)。── 华尔顿《旧约圣经背景注释》

 

【撒上二十九2「非利士人的首领各率军队,或百或千,挨次前进。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同着亚吉跟在后边。」

   〔暂编注解〕非利士人的首领为非利士地各城邑的统治者。因他们的反对,已到战场上的大卫得以免去和自己的同胞互相残杀(4节),转回洗革拉(11节);但等候在那里的却是被焚之城,一片瓦砾。

         “非利士人的首领”。非利士各城的民事领袖(亚吉是其中之一)。

         「首领」: 29:2 的首领,编号是5633 29:3,4 8269。前者应该是政治上的领袖,后者是军事将领。

 

【撒上二十九3「非利士人的首领说:“这些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什么呢?”亚吉对他们说:“这不是以色列王扫罗的臣子大卫吗?他在我这里有些年日了。自从他投降我,直到今日,我未曾见他有过错。”」

   〔暂编注解〕「非利士人的首领」:非利士有五个首邑,由五个首领管辖(参书13:3),亚吉只是迦特的首领,他之称王(27:2), 可能表示他是其余首领的头目。

         这些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什么呢?。对大卫来说,这种询问原是作为一种足以使人晕倒的指责临到的。他在本国人民的仇敌的营中完全是不合适的。他起初就不该在非利士人中寻求庇护。他走那一步并没有寻求神圣的指导。现在危机迫近了。大卫处于极大的窘境。他一点儿也不愿意拿起武器反对他的弟兄们。

         我未曾见他有过错。亚吉对大卫的才干和值得信赖性表示的信心,与大卫回顾自己的两面派和不诚实时对自己的评价之间必有何等的反差呀!神怜悯那些处在困惑混乱与苦恼中的人!祂体贴地打开了逃脱之门,从而使人们可以不被完全留在他们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中。祂仁慈地把愚蠢的大错改变成走向成功的踏脚石!那些全然谦卑愿意接受神圣指导的人,必会以料想不到的方式发现来自想不到的源头的救助,并且是在他们经历的最黑暗时辰中。通过这些非利士首领们要求将大卫驱逐出营地,神在作工救出他的仆人。

 

【撒上二十九4「非利士人的首领向亚吉发怒,对他说:“你要叫这人回你所安置他的地方,不可叫他同我们出战,恐怕他在阵上反为我们的敌人。他用什么与他主人复和呢?岂不是用我们这些人的首级吗?」

   〔暂编注解〕叫这些人回去。字面意义是,“使这人回去!”希伯来原文中并没有“这”这个词。首领们在提到亚吉所结交的人时是有礼貌的,但是措词表明他们心中对大卫在场有极大的怨恨。

         「首级」:「头」。

         ◎「恐怕他在阵上反为我们的敌人」: 14:21 中记载非利士人被「倒戈」的事件,所以他们会怕大卫也这样对待他们。

         29:4 中的军事将领们反应非常激烈(因为他们可是要在战场拼命的),甚至对亚吉发怒。

 

【撒上二十九5「从前以色列的妇女跳舞唱和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所说的不是这个大卫吗?”」

 

【撒上二十九6「亚吉叫大卫来,对他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你是正直人。你随我在军中出入,我看你甚好。自从你投奔我到如今,我未曾见你有什么过失,只是众首领不喜悦你。」

   〔暂编注解〕亚吉因众首领反对,逼于无奈要大卫退出作战队伍。

         「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亚吉以大卫的神起誓并不表示他笃信耶和华,只是套用以色列人的口吻向大卫说话而已。

         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字面意义是“象耶和华活着一样”。这种话从一个外邦君王口中说出来是非同寻常的。有人提出亚吉通过他与大卫的结交已经被希伯来人的信仰吸引了,就象尼布甲尼撒通过但以理和他的同伴们的影响被引导称赞“天上的王”一样(但4:37)。有人看这句誓言仅仅是对亚吉实际上所说话语的的一句适应性替代语。不能否认大卫通过自己的行为给亚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位王三次唤起人注意大卫生活的正直(撒上29:3,6,9),其中有一次把他比作“神的使者”(撒上29:9)。

         ◎「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亚吉对大卫指着以色列的神发誓,显见他对大卫的尊重。

 

【撒上二十九6-11 他们的驳辩有理,所以亚吉要求大卫返回洗革拉。大卫的回答似乎并非出自神人的口。他辩护说要容他去攻击主我王的仇敌——即使这些仇敌是他的百姓(二十七章),这似是另一次骗哄非利士人。倘若他确实想攻打以色列人,神却要阻止他;免他负上杀同胞以及壮大非利士人的耻辱。大卫不能用歌利亚的刀口指向以色列人。——马唐纳《撒母耳记上》

 

【撒上二十九7「现在你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去,免得非利士人的首领不欢喜你。”」

   〔暂编注解〕「免得非利士人的首领不欢喜你」:「不要做非利士众首领眼中看为恶的事」。意思是要大卫顺服大家的决定,不要报复。

 

【撒上二十九8「大卫对亚吉说:“我作了什么呢?自从仆人到你面前,直到今日,你查出我有什么过错,使我不去攻击主我王的仇敌呢?”」

   〔暂编注解〕这话并不表示大卫坚决要参战,他只是要知道非利士首领对他有什不满的地方。

         我做了什么呢?。大卫对使他解脱了困境的想不到的形势变化感到非常激动。然而,为了不暴露自己的感情,他向王提出了这一含糊其辞的问题,好像要传达他被这种无礼的拒绝错待了的印象似的。

         在灰心气馁的时刻,并且不知道该走哪条路时,大卫曾迈出的脚步使他置身于左右为难的困境,没有外援就完全无法自拔。如果他在战争中抛弃亚吉转而反对非利士人,就会证明非利士首领们的指控是事实。如果他与以色列作战,就会与耶和华的受膏者作战并帮助外人征服他自己的国家。耶和华是多么仁慈啊!祂利用非利士人的恶意与仇恨为大卫开了门路,无论战事如何转变都会使大卫免受耻辱。

         大卫认识到要是他曾留在犹大会好的多了。要不是他心里最想忠于神在万事之上,耶和华就不能为他施行这次的救助。大卫的罪并不是那么非常有意地并且任性地偏离义路,而是由于信心的软弱和判断错误。他被要求作出迅速的决定,并不总是等候神圣的答复,或许信任上天会支持他的想法。他必是全心愿望自己应有不同的行为。现在,他正与一位信任他、待他如友、但是最终因为政治上的压力,不得不辞退他的亲切的东道主面对面。当大卫听到王充满信任与爱的答复时,他的心里必定燃烧着对自己装聋作哑的羞耻,也再次由于感恩而非常激动,不顾他的罪,神还是仁慈地打破了他所陷入的网罗!

         「主我王」:原文有点模拟两可,要看大卫认为谁才是他真正的主,和王(搞不好大卫认为扫罗或神才是他的主)。

 

【撒上二十九8「大卫对亚吉说:“我作了什么呢?自从仆人到你面前,直到今日,你查出我有什么过错,使我不去攻击主我王的仇敌呢?”」

强烈地抗议他被遣散,可能他尝试让亚吉王一直有种印象,他现在仍是以色列不共戴天的仇敌;这样他的欺骗较需要更进一步。当他在非利士期间,欺骗成为他生活方式的整个根基;但扫罗失败和死亡之后,形势便急剧地改变了。上帝可以在道德的难题和失败中,挽救祂所拣选的领袖,正如挽救肉身的危险那样容易。——《每日研经丛书》

 

【撒上二十九9「亚吉说:“我知道你在我眼前是好人,如同 神的使者一般;只是非利士人的首领说:‘这人不可同我们出战。’」

   〔暂编注解〕“如同神的使者一般”。一种有礼貌的常见的说法。

         「如同神的使者」:是客套话,形容大卫是无可指责的好人。

         亚吉说话谨慎,恐怕大卫一怒之下起而报复,自己的百姓便遭殃。

         ◎说起来,非利士的军事首领们的意见的确是很正确的,因为短短的时间内,很难确认大卫是不是真心投靠非利士人,而且大卫军队才600人,说起来也不是很大股的势力,应该避免他们加入。而这样的决定,正好让大卫避开攻打自己国民的危机。

         ◎亚吉王也知道直接怀疑大卫的忠贞是相当不礼貌的事,所以他小心谨慎的使用各项方式让大卫知道他欣赏大卫、看重大卫。不过非利士的各城领袖之决定有其权威性,所以他只好命令大卫回去。在谈话过程中,他也尽量不说别人怀疑他会倒戈,只说「不欣赏他」、「不可一起出战」。

 

【撒上二十九10「故此你和跟随你的人,就是你本主的仆人,要明日早晨起来,等到天亮回去吧!”」

   〔暂编注解〕你本主的仆人。字面意义是,“你主人的仆人。”'adon这个词在此处和4节中被译为“主人,”在8节中被译为“主”,它是一个常见的希伯来词,指一位上级,长者。不该与用于非利士首领们(2,6,7节)和五城首领(撒上6:17;见士3:3的注释)的seren字相混淆。另一个词,sar,一般译为“首领”,与撒上29:3,4,9中的seren用作同义词,都指统治者。在撒上29:4,10中,'adon似乎用在扫罗身上,而在撒上29:8中,大卫把它用到了亚吉身上。这些词的用法可能暗示亚吉不再认为大卫是他的封臣了,而是微妙地暗示大卫有自由离开非利士,如果他有这种愿望的话。

         要明日早晨起来。这可能是以一种外交的方式告诉大卫要是明早天亮发现他和跟从他的人还在营中的话,首领们就会杀死他们。无疑大卫对这种正式释放感到极大的安慰。现在大卫和跟从他的人不必感到没能感激亚吉因准予他们一个逃避扫罗的庇护所的而给予他们的仁慈了。当大卫启程回家时,他无疑因这种神圣的保护和奇迹般的救助赞美了神。

 

【撒上二十九11「于是大卫和跟随他的人早晨起来,回往非利士地去。非利士人也上耶斯列去了。」

   〔暂编注解〕耶和华利用非利士人的疑心,使大卫脱离攻打以色列人,或因不忠而被亚吉杀害的困境。

         本章的叙述例证了神为拯救祂的儿女行事的方式。祂寻求说服人们接受祂的道路,但却留给他们如果他们愿意就可以拒绝祂的建议的自由。这不仅在侍奉神的主要决定中是真实的,而且在一个寻求过与神的各项原则都和谐一致的生活的人蒙召要做的所有主要的和次要的决定中都是真实的。犯错误是不可避免的,并且所导致的考验会变成显示判断错误的试验场。大卫选择在非利士避难是基于脱离扫罗的自我保护。既然使他的行动去适合他的感觉,他不久就发现利己主义的种子结出了伪装与谎言的果子。但是大卫承认了他的错误,并在内心里寻求遵循神圣的计划。即使大卫发现自己所处的困境是他自己犯错的结果,这种态度还是使神能够形成给他带来救助的环境。

 

【思想问题(第29章)】

 大卫在外邦人面前的生活很检点,行为正直,以致亚吉在其他人面称赞他 3), 当面也称他为「好人,如同神的使者」。(9)试反省你每日的生活,别人是否看你为「好人」、「神的使者」?

 ──《串珠圣经注释》

 

【暂编注解数据源】

《启导本圣经注释》《雷氏研读本圣经注释》《串珠圣经注释》SDA圣经注释》《蔡哲民查经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