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二1「哈拿禱告說: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

         當哈拿向她年幼的兒子告別時,從天然方面來說,這可能是她最悲傷的時刻了。但我們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憂苦或自憐的跡象,反而看見了從她心堙A湧出那種獨特的喜樂――就是那些將一切完全奉獻給神的人所有的喜樂!以哈拿來說,對於神的利益,她的魂似乎經過一個實際的操練,而她生命中的心頭寶,乃是以神的利益作為奉獻的目標。撒母耳尚未出世之先,她已經向神許了願。當嬰孩還小的時候,她已在等候這一天了。她給撒母耳斷了奶。現在時候到了,哈拿將孩子送還給神,這樣她獲得一種從未經歷過的新喜樂,那就是完全以神之事為念那些人的喜樂。她的詩歌洋溢著得勝的喜樂,在數世紀之後成為馬利亞靈感的泉源。――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二1讚美是敬拜最高的表示,人看見了神的榮耀,自然就會發出讚美來向祂敬拜!哈拿的讚美和敬拜,不是因神恩待她,完全是因著神自己。人越認識耶和華,就越要向祂下拜!──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1 】角有時用來比喻後代(特別見:代上二十五5;詩一三二17亦然)。它用作能夠抵觸仇敵的武器,是力量可見的表示。角也是美索不達米亞神祇和君王禮冠的一部分。──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哈拿之歌(撒上二1-10)】哈拿之歌是一首希伯來的詩歌,與詩篇很相似。許多近代聖經譯本將它編排成為詩體,對我們很有幫助。希伯來詩歌有兩個特色,在翻譯上可以看見。第一個特色是所謂平行體parallelism),差不多每一行都有平行的成分。換句說話,第二行回應第一行,更加強調第一行的意思。通常第二行會用不同的話講到同一件事(第六節是一個好例子);有時它會是對比(第四節是這種的例子);有時候,這些平行又會在半行中找得到(6節);有時又可能不只兩次平行(2節)。希伯來詩歌體的另一個特色,就是經常使用暗喻(metaphors)及修辭法(figurative speech),若單從它們字面的意思入手是很錯誤的。在這詩歌裡的地的柱子(8節),當然不是字面的意思;又如不育的婦人生七個兒子(5節),也是一樣。很多時候,這兩種特色一起出現在希伯來詩體中,便好象產生一種黑白照片的效果,故單從字面入手會不正確及誤解它的原意。事實上,一個不能生育的婦人怎能生下七個孩子,也不會每個大家庭的母親反倒衰微(5節),這裡主要的意思是指上帝可以高舉謙卑人,和令驕傲的羞愧。

哈拿之歌仔細回憶第一章中的兩件事,就是她競爭的對手和她的不育,以及上帝可以解決這些難題的事實。撒母耳的出生,不單對哈拿,也是對國家的祝福,故哈拿之歌可稱為國家狂歡之歌。哈拿之歌還有另一個層面,非利士人當然已消失在歷史上有好幾百年;但這首歌也帶給那些因最後亞述及巴比倫的入侵而受苦的以色列人希望,這些國家終必滅亡。——《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二1-10一個把兒子——自己最愛的——奉獻給神的母親,她的心是何等的歡暢喜樂。我們看哈拿獻上兒子以後,並非是心中滿了難舍難離的憂苦,乃是開口讚美,心被靈感,發出一首感恩歌來。在這歌中,一方面表顯了她喜樂的來源: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一方面也顯出神的慈愛和公義:哈拿因為將她最寶貝的奉獻給神,後來神又賜她三個兒子兩個女兒,哦!人把所愛的奉獻給神,真不是吃虧的事體啊!——賈玉銘《聖經要義》

 

【撒上二2「“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 神。」

「為聖」希伯來文聖潔(qadosh)不是容易翻譯的字,它主要意思是與玷染相反;換句話說,這個詞強烈地區別兩類生活模式。上帝與玷污不潔的事毫不相干,特別因 的兩種屬性, 的能力和完全的道德,是與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有區別的,使敬拜 的人對 畏懼,表達尊敬和奉獻。

「沒有可比的」在一個有許多男女神只的環境宣告上帝與他們是不同的,是值尊敬的。尤其是以色列起初只是一個細小軟弱的國家,根本沒有想到會成為一個團結強盛的國家(在大 領導下),故她感恩地宣稱她的上帝的能力是無可匹敵的,這是比承認只有一位上帝存在更進一步。

「磐石」磐石常常是上帝的暗喻,表示祂是百姓的堅固不動搖的避難所。祂的能力不是一些盲目的、無固定性的力量;祂的行為的目的,雖然時常奧秘難明,但祂總是為祂的百姓以色列最終的好處設想。過往上帝在困難時永不失信地幫助之經歷,給以色列及 的詩人在展望未來時充滿堅定信心。——《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磐石之意】l)為當時紀念的磐石——得勝的紀念。(2)為見證的磐石——見證神的拯救。(3)為感恩的磐石——此以便以謝的磐石,更是為遙望我們永遠得救的磐石耶穌基督。人唯有靠耶穌基督,得勝一切仇敵,他是我們的靈磐石(林前十4),是我們“所投靠的磐石”(申卅二37)。這是萬古的磐石。“我們的仇敵自己斷定,他們的磐石不如我們的磐石”(申卅二31);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磐石(撒上二2)。唯有他是教會根基的磐石(太十六18;弗二20;賽廿八16);是信徒拯救的磐石(詩八十九2695)。——賈玉銘《聖經要義》

 

【撒上二3「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狂妄的言語;因耶和華是大有智識的 神,人的行為被他衡量。」

         人可以用外面的行為來遮蓋自己的存心,但在大有智慧的神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赤露敞開的,誰能向祂隱瞞呢?──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4「勇士的弓都已折斷;跌倒的人以力量束腰。」

         人往往擁護勇士而踐踏跌倒者;主卻折斷勇士的弓,以力量扶持跌倒的人。──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5「素來飽足的,反作用人求食;飢餓的,再不飢餓。不生育的,生了七個兒子;多有兒女的,反倒衰微。」

         神這樣的對付,都是叫驕傲的人無從誇口,叫謙卑的人反而得到高升。──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6「耶和華使人死,也使人活;使人下陰間,也使人往上升。」

 

【撒上6 陰間】譯作「陰間」的字希伯來原文是 Sheol。古代近東普遍的信念,是人死埋葬後依然在某種冥界中繼續存在。送往陰間被視為神的審判,但陰間卻不被視作繼續有賞罰的地方。由於墳墓是進入冥界的途徑,陰間經常成為墳墓的別稱。──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二7「他使人貧窮,也使人富足,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貴。」

         人間一切的變化,其主權完全是操於神的手中。人如果認識主神是宇宙中至高的權柄,就不能不向ㄊ俯伏,將讚美敬拜單單歸給祂。──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8「他從灰塵A舉貧寒人,從糞堆中提拔窮乏人,使他們與王子同坐,得死a耀的座位。地的柱子屬於耶和華;他將世界立在其上。」

   前半節說出我們從前不過是灰塵堜M糞堆中的人,如今竟然與神的兒子耶穌基督一同坐在天上,一同得榮耀,這樣奇妙的恩愛,真是何從起!

   後半節說出祂用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來一3)。──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二8 顛倒世界】神的作為經常被視作倒轉世事的次序。被顛倒的可能是被造之物(大山變為塵土、山谷高升、日頭變黑)、社會秩序(窮人得尊榮,如本節;有權勢的失位),或政治狀況(帝國衰亡)。這個「世界顛倒」的主題是表達神掌管萬事的方法之一。它可以用來表達審判、賞賜,和將臨的神國。在這國度之中,過錯會得到修正,新秩序將會形成。──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8 地的柱子】地的根基有時被形容為柱子(詩七十五4),有時則為水(詩二十四2)。本節所用的字眼全本聖經只出現一次,譯作柱子和水都有解經家提出;新國際本則譯作「根基」(和合本:「柱子」)。水和柱子都是古代對宇宙結構想法的一部分。──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二9「“他必保護聖民的腳步,使惡人在黑暗中寂然不動,人都不能靠力量得勝。」

 

【撒上二10「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角。”」

         士師記是一卷以色列民復興的記錄。神子民的歷史,是一部重複墮落的記載,而神卻在這裡或那裡,揀選了祂的器皿,來帶進恢復的工作。但這是不是神為著祂的子民的真正目的?我們今天是否也要期望另一次的復興?當然,我們的想法常會如此。但這是否神的心意,抑或祂另有別的計畫?

         神的眼睛在注視著一個國度,祂在計畫設立一位王。先知撒母耳便成為士師記那慘痛歷史,和大衛王所代表的屬靈豐富之間的連絡人。撒母耳這禱告的人,乃站在那通往神旨意大路的交叉點上。一個大改變即將發生,一個新的國度將被引進來,於是便需要禱告來填補這歷史過度的缺口。在此就有了哈拿奇妙職事的需要。哈拿天然的遭遇並非來自偶然,全是出於神的安排(撒上15)。這遭遇(不生育)使她幾乎絕望,然而她有神擺在她眼前,所以她的希望仍是不絕如縷。她禱告說:「萬軍之耶和華阿!」很奇妙的,她心靈的傷痛,竟符合了天上的利益!為著這些利益,她將生命最寶貴的東西(從神那裡求來的撒母耳),提前許願奉獻給神。當時候臨到了,她就毫無惋惜的將兒子獻上,為要成全神的利益。――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二10「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角。」

         九、十兩節共有四次用「必」字,表示她對主非常肯定的相信,且因信向神讚美,在仇敵面前誇勝!──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受膏者」:首次在聖經中出現,所指的乃撒母耳將來所要膏立的大衛王。──《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10 天上的雷】古代近東將雷和閃電視作神明降臨時的常見現象,戰爭之時尤然。從蘇美《因南娜的頌詞》(Exaltation of Inanna)和赫人風暴之神的故事,到亞喀得和烏加列神話,神明的描述都是在雷聲中審判仇敵。圖畫中的巴力是手拿霹靂。赫人和亞述君王都襲用了雷聲的用語,將自己形容為神明的器皿,雷暴般攻打叛盟和攔阻他們擴張帝國的人。──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二11「以利加拿往拉瑪回家去了。那孩子在祭司以利面前侍奉耶和華。」

 

【撒上二11~17以利二子在獻祭的事上共犯了三重罪:

      1 他們隨意取肉,強取本屬於獻祭者的祭肉(13-14);

      2 搶奪獻給耶和華為馨香火祭的脂油(15-16; 參利3:3-5, 16-17;7:22-25);

      3 恐嚇使用暴力(16)。──《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12「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

 

【撒上二12-17這段經文的背景是以色列人通常的祭祀,敬拜者帶到聖所的牲畜是可吃用的,一部分的祭物是特意留給事奉的祭司。事實上以利的兒子改革了以前的傳統,他們按照自己的興趣,豫先揀選那些祭肉。在農業社會,肉類乃奢侈品,他們靠這些牲畜來耕種。故此,他們的傲慢如貪婪一般厲害。——《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二13「這二祭司待百姓是這樣的規矩:凡有人獻祭,正煮肉的時候,祭司的僕人就來,手拿三齒的叉子,」

 

【撒上13 三齒的叉子】考古學家在基色挖掘到三齒叉的例子。這些叉子是用青銅打造,柄短,齒長而直(有點像短柄的乾草叉),考證為晚銅器時代的文物。本節所用的字眼在古亞述文獻中,也是用來描述類似的用具。──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1316 祭司取肉的慣例】經文將示羅的正常步驟與以利二子的作法對比。兩者都不合摩西五經的規定(見:利七3034)。五經詳述哪個部分屬祭司所有。示羅的正常步驟是叉子從沸騰的鍋中插上什麼肉來,就給祭司。以利的兒子堅持什麼時候想要什麼,立刻就要什麼。他們在禮儀上所犯的過犯有三:(一)挑選最好的給自己;(二)要烤的不要煮過的肉;(三)拒絕先把脂油燒在壇上(利三16,七25)。──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二14「將叉子往罐裡,或鼎裡,或釜裡,或鍋裡一插,插上來的肉,祭司都取了去。凡上到示羅的以色列人,他們都是這樣看待。」

 

【撒上二15「又在未燒脂油以前,祭司的僕人就來對獻祭的人說:“將肉給祭司,叫他烤吧!他不要煮過的,要生的。”」

 

【撒上二16「獻祭的人若說:“必須先燒脂油,然後你可以隨意取肉。”僕人就說:“你立時給我,不然我便搶去。”」

 

【撒上二17「如此,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華面前甚重了,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祭物〔或譯:他們使人厭棄給耶和華獻祭〕。」

         他們利用百姓的獻祭,據為肥己的利益,這是藐視耶和華的祭物,嚴重得罪了神。今天在教會中,也有一班所謂神的僕人和長老,他們濫用聖徒向神所奉獻的財物,甚至把神的財物變為私人的資產,乃是以敬虔為得利的門路。──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18「那時,撒母耳還是孩子,穿曳茬瞼洩漸H弗得,侍立在耶和華面前。」

         撒母耳在極其惡劣的環境中,不只不為惡所勝,反而以善勝惡,且凌駕環境之上而繼續長進,其原因是他一直「侍立在耶和華面前」。他一直活在神面前,他的心所愛慕、所仰望的只有耶和華。──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細麻布的以弗得」:是祭司供職時所穿的聖衣(參出28:4;8:7),腰間要用帶束緊的長背心。──《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18~21撒母耳不受以利二子的行為所影響,相反地,他敬虔的事奉正好與以利家的瀆職成強烈對比。──《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19「他母親每年為他作一件小外袍,同著丈夫上來獻年祭的時候帶來給他。」

         「外袍」:是以弗得下面一層的長衣,用羊毛所織,沒有縫兒,為先知、祭司、君王等所常穿著的(參撒上15:27; 24:4-5;撒上28:14)。──《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19「他母親每年為他作一件小外袍。」】

這是多麼快樂的工作!這些手指敏捷地活耀在衣衫的縫邊,有愛感動與催促。她女紅的巧妙所縫製的,更加上她的意念與理想;所製作的,不僅有用,而且有感人的能力。為兒女縫衣的,不僅母親,父親也有分。這些衣服會長久地穿著,資料損壞了,但是仍舊在兒女身上。多麼人今日仍拿著許久以前父母所製作的。

心靈的衣衫——習慣就是心靈所披的衣衫。使徒保羅勸初信者要脫去舊人,除去私欲與敗壞,穿上新人,新人是照著神的仁義與聖潔造成的。我們要脫離惱恨惡毒,披戴仁慈與溫柔謙和。言詞怎樣能建立習慣,內心也應這樣穿著。那不是在中年才建立,而在人生的清晨;不在轉機時,而在日常生活中;不是在大庭廣眾下,只在家裡,從孩提時期就開始了。基督潔白的公義衣袍在你身上,使到人在我們尋常的接觸中,能夠看見。

楷模與製作——在父母的相處與子女生活中,言行舉止,閒暇及靈修,都為兒女留下榜樣,建立楷模,製作衣衫給兒女穿著,而且留給後代,世世相傳。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二20「以利為以利加拿和他的妻祝福說:“願耶和華由這婦人再賜你後裔,代替你從耶和華求來的孩子。”他們就回本鄉去了。」

 

【撒上二21「耶和華眷顧哈拿,她就懷孕生了三個兒子,兩個女兒。那孩子撒母耳在耶和華面前漸漸長大。」

         生命的增長,從來沒有快而短的道路,也沒有任何的捷徑。因為生命的成長,是需要相當的時間,不是用任急促的辦法所能達成的。為此我們要不斷的活在主的交通堙A如同一棵樹栽在溪水旁,生命定規會漸漸的長大。──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22「以利年甚老邁,聽見他兩個兒子待以色列眾人的事,又聽見他們與會幕門前伺候的婦人苟合,」

         他們在神面前全然失去了敬畏的心,所以他們在人面前就任意無懼的放肆。這是神兒女嚴重的鑑戒。──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22淫亂這種罪很明顯不用解釋。事實上迦南人的廟宇裡有許多廟妓,以利的兒子可能引進偶像以及這些不道德的行為來到示羅。迦南人(即早在以色列入住前,在巴勒斯坦的原居民)仍然保留不少的丘壇來進行宗教儀式,而且更有廟妓,他們認為人的繁殖與土地的繁殖是彼此相關的。無論如何,以利兒子罪惡昭彰的行為造成醜聞。——《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二22「會幕門前伺候的婦人」:本是一些奉獻守身事奉的婦女,但以利二子勾引她們,使她們變為神妓,仿似迦南人拜巴力的風俗。──《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23「他就對他們說:“你們為何行這樣的事呢?我從這眾百姓聽見你們的惡行。」

 

【撒上二24「我兒啊,不可這樣!我聽見你們的風聲不好,你們使耶和華的百姓犯了罪。」

         以利雖曾盡了一點本分勸告兒子們,但他卻沒有進一步對付並禁止他們的惡行。──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25「人若得罪人,有士師審判他;人若得罪耶和華,誰能為他祈求呢?”然而他們還是不聽父親的話,因為耶和華想要殺他們。」

 

【撒上二26「孩子撒母耳漸漸長大,耶和華與人越發喜愛他。」

         撒母耳的光景,正如主耶穌作還童時一樣(路二52)。一個人的長進,乃是叫神和人感覺得到在他身上所活出那位基督的可愛,因此神和人就越發喜愛他。──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27「有神人來見以利,對他說:“耶和華如此說:‘你祖父在埃及法老家作奴僕的時候,我不是向他們顯現嗎?」

 

【撒上二27-36一篇豫言信息】以利對他兒子無效的管教,隨即帶來一位先知的責備。神人不像先知那樣屬於專有名詞;百姓統稱在他們中間那些有特殊的超自然關係的人們為神人。我們一般認為先知純粹是舊約的一種現象,其實是我們限制他們在日後的活動;我們趨向於一種觀點,以為他們是豫言未來的作家。其實他們在古代世界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許多世紀以來,他們主要的工作是說話,而不是文字。聖經也提及其他宗教的先知(例如王上十八19),並論及先知在新約時代的活動(例如徒廿一7-14)。他們的活動各有不同,但這章聖經中不知名的先知是所謂舊約的寫作先知的典型例子,他豫言未來的事情,也責備罪惡及宣佈懲罰。——《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二28「在以色列眾支派中,我不是揀選人作我的祭司,使他燒香,在我壇上獻祭,在我面前穿以弗得,又將以色列人所獻的火祭都賜給你父家嗎?」

 

【撒上二29「我所吩咐獻在我居所的祭物,你們為何踐踏?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

 

【撒上二30「因此,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說:‘我曾說,你和你父家必永遠行在我面前;現在我卻說,決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

這指出這個管治的原則:尊重我的,我必看重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藐視。有關這節聖經,何頓(Stuart Holden)曾這樣寫:尊敬上帝不一定要為著作偉大的事,而是心裡不斷以 的決定為依歸,用 的標準衡量每一件事的價值,竭力貢獻生命的每一分力量,來榮耀 的名。”――《每日研經叢書》

 

【撒上二30怎樣對神「因為尊重我的,我必尊重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

我們信仰的對象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而不是一些道理,教條,知識。我們的生活,行為,思想,意識是直接在神面前。所有屬靈的追求,得失也都在於與神的關係。

我們若犯罪是得罪神(詩514),是虧缺神的榮耀(羅323)。聖經中最大的誡命是叫我們愛神,敬畏神,事奉神(太223738;申1012)。聖經上的話是神直接對人說的,最著重的就是與神的關係和如何對待祂(瑪16),我們敬畏神就遵守祂的道(詩1121),愛神的就守神的命令(約壹53

我們心靈的光景能反映和神的情況,心裡有沒有平安,喜樂,信心,盼望,說明我們和神的關係如何。神也鑒察我們的心,我們對祂是否忠心,順服,愛祂,或是心懷詭詐,向祂不誠實,明明曉得神的意思,卻不去行。明明曉得神不喜歡的事,卻偏去作。明明有愛神的機會,卻任意放過。明明有聖靈的感動,卻加以消滅,這都是不尊重神,而是藐視神。這樣神也要照樣對待他,使他被藐視。──《每日天糧》

 

【撒上二31~36神對以利家的刑罰,有下面三點:

      1 以利家的後人必死於中年(31)。此點應驗在掃羅王屠殺挪伯城祭司的事件上(22:11-19)。

      2 以利二子必同日死(34)。他們結果死在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的戰役上(4:11)。

      3 神必另立一派系的祭司得大祭司的要職(35)。所羅門時大祭司的職事果然由亞比亞他轉歸撒督家(參王上2:26-27, 35);從此大祭司一職永屬撒督的子孫(參耶33:21; 44:15; 48:11)。──《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二32「在 神使以色列人享福的時候,你必看見我居所的敗落。在你家中必永遠沒有一個老年人。」

 

【撒上二33「我必不從我壇前滅盡你家中的人,那未滅的必使你眼目乾癟,心中憂傷。你家中所生的人都必死在中年。」

 

【撒上二34「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所遭遇的事可作你的證據:他們二人必一日同死。」

 

【撒上二35「我要為自己立一個忠心的祭司;他必照我的心意而行。我要為他建立堅固的家;他必永遠行在我的受膏者面前。」

         神對於僕人所要求的,「是要他有忠心(林前四2)。照神的心意而行,乃是忠心具體的表顯。凡神所吩咐的,無一不遵守;神所沒有吩咐的,不敢行。── 陳則信《默想撒母耳記上》

 

【撒上二36「你家所剩下的人都必來叩拜他,求塊銀子,求個餅,說:求你賜我祭司的職分,好叫我得點餅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