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四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四1「以色列人出去與非利士人打仗,安營在以便以謝;非利士人安營在亞弗。」

         「非利士人」:原意為「外來者」或「異方人」,原為海上民族,由革哩底 (參摩9:7) 及其他愛琴海的島嶼遷移到地中海東岸的巴勒斯坦南部平原,從士師時代至大衛時代,一直為以色列人最大的外患。

         「亞弗」:位於沙侖平原往埃及的大路上,在約帕附近,今雅肯河的發源地。──《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1 鐵器時代初期的政治氣候】在晚銅器時代(主前15501200年),政治強權不斷互相爭奪巴勒斯坦的控制權(見:書九1的注釋)。隨著海上民族於主前一二○○年來到(參看下一個注釋),這些強國若非被徹底消滅(如:赫人),就是失去威脅能力(如:埃及)。到了鐵器時代(士師記本段所述的年代),權力僵局已被權力真空所取代。沒有強權爭取控制本區的結果,是小國開始考驗自己的實力,建立地方性的「帝國」。在鐵器時代初期利用這時機的是非利士人。後來大衛和所羅門又在敘利亞─巴勒斯坦建立起具有相當勢力的帝國,無需擔心美索不達米亞、安那托利亞、埃及的干預。──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1 非利士人】士師記和撒母耳記上下聞名的那些非利士人,是主前一二○○年從愛琴海一帶移居至巴勒斯坦之海上民族的一部分。學者一般相信就是這海上民族,驅使赫人帝國衰亡,並且摧毀了敘利亞和巴勒斯坦沿海多個城市,如:烏加列、推羅、西頓、米吉多、亞實基倫等;然而他們牽涉在這些地區只有間接證據而已。位於梅迪內哈布的著名壁畫,描繪了他們和埃及法老蘭塞三世打仗的戰況。描述特洛伊城之圍的荷馬史詩,也反映了這個大規模的人口轉移。這些來自克裡特、希臘、安那托利亞的人,大概以賽普勒斯島為發動攻擊的基地。海上民族被逐出埃及之後,這個後來被稱為非利士人的部落在巴勒斯坦南部沿海定居,建立了亞實基倫、亞實突、以革倫(米克納遺址)、迦特(薩非遺址)、迦薩五個都城。──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1 以便以謝和亞弗】這兩處地方都是在山地和平原之間某個重要山隘的附近。這地區位於非利士以北(距離非利士五大城市最北面的以革倫二十哩左右),示羅以西約二十哩。按考證亞弗是現代的拉斯艾因(Tell Ras el-Ain),又名亞弗遺址(Tell Aphek),在雅康河畔。早於主前十九世紀的埃及碎陶咒詛文獻,和杜得模斯三世(主前十五世紀)的行程表,都提及過它的名字。考古學家在此發現了這時代非利士人定居的證據。至於以便以謝的位置則較不確定。如今不少學者都相信它是位於山地邊緣,在山隘中與亞弗遙遙相對,在其東面兩哩,今名伊茲伯特薩爾塔(Izbet Sartah)的遺址。這個小城鎮(半英畝)建立于士師時代末期,於主前十一世紀初期被棄置。在此出土的,包括了最古老、最長篇的原始迦南文字。陶片上刻了八十三個字母,但沒有連貫的文字,學者鑒定為字母表。部分學者相信這是早期的以色列文字。──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四2「非利士人向以色列人擺陣。兩軍交戰的時候,以色列人敗在非利士人面前。非利士人在戰場上殺了他們的軍兵約有四千人。」

 

【撒上四3「百姓回到營堙A以色列的長老說:『耶和華今日為何使我們敗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A到我們這堥荂A好在我們中間救我們脫離敵人的手。』」

         約櫃就是神和以色列人立約的櫃。以色列民雖向神的約不忠心,卻仍幻想著以為神要憑祂的約來保護他們脫離仇敵的手。但是,當神的子民心懷二意的背棄祂時,神只得讓他們在敵人面前失敗。以色列民以為神必會因著自己的榮耀來拯救他們。可是神關心祂聖潔的性格過於外表虛浮的榮耀,當一個神的僕人厲害的失敗了,我們以為最好是將這難為情的事遮掩起來。我們按這點存心來禱告,盼望神為著祂自己的榮耀,讓人即使遭受隱藏的失敗,也蒙拯救得免公開的羞辱。但神的道路和這個完全相反。祂必須讓祂的子民在世人眼前失敗,借此可以表白祂那絕對聖潔的品格,與祂的子民的不潔是毫無關連的。神永不包庇罪惡。神的榮耀只能以屬靈道德的價值為基石,而祂的子民那公開的挫敗,比那華而不實的虛偽勝利,更能在實際上維持祂的見證和榮耀。――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約櫃」:象徵神與人同在,提醒以色列人神與他們所立的約。以色列人卻誤信約櫃本身具有法力,以為有了它便可作為護身符,保證神的同在。他們以這行動代替內心真正的悔改(參耶7章),結果帶來更大的失敗與羞辱。──《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四3「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抬到我們這裡來。」】

以色列人打仗失敗,損失慘重。他們唯一的盼望,能抵禦非利士人,使百姓得著神的保護。所以他們一定要將約櫃抬來。他們忘記約櫃只是以物件來表徵屬靈的含義。其實他們與神的關係最要緊。基路伯的形象,神保護的表記都沒有什麼效能,除非他們真的與神相交,不退後。

禮儀的功能——我們去抬約櫃,究竟用意在那裡?如果只依靠外在的禮儀,如浸禮與主餐,那是不夠的,離開神,其他都談不到了。讀經禱告並不表示熱心愛主,到教會禮拜,也未必真正愛神,可能當做一種依靠。這一切只是去抬約櫃,我們的心與聖約的神並無真正的聯繫。

基督的同在——真正的保護在於基督的同在。我們要與主的生命聯合,住在他的蔭下,藏在祂的隱秘處。我們若有神榮耀所庇護,就住在至聖之處。我們與神中間毫無阻隔,卻與祂同行。享受聖父與聖子耶穌基督的交往,那才是真正蒙福的秘訣。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37 戰事中使用約櫃】神聖戰士的主題描述己方的神祇與敵方的神祇作戰,把他擊敗。亞述視匿甲為戰王,伊施他爾為戰爭女神。迦南的巴力和巴比倫的瑪爾杜克都是神聖戰士。這不是「聖戰」,因為古代近東並沒有其他種類的戰爭。大部分軍隊作戰前都會預先祈禱觀兆,以保證神祇的同在,又會攜同神祇的纛或偶像,以象徵其同在。主前九至八世紀的亞述君王經常提到神明的纛率領他們。約櫃是耶和華的纛,代表主在以色列人面前開路,帶領他們的軍隊進入迦南。這概念與神明加添君王武器的力量,在他面前或身旁作戰的亞述信念,並沒有很大的分別。古代近東幾乎所有的軍隊, njhhhh,m領導軍隊得勝。──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四4「於是百姓打發人到示羅,從那裡將坐在二基路伯上萬軍之耶和華的約櫃抬來。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與 神的約櫃同來。」

 

【撒上四5「耶和華的約櫃到了營中,以色列眾人就大聲歡呼,地便震動。」

 

【撒上四6「非利士人聽見歡呼的聲音,就說:“在希伯來人營裡大聲歡呼,是什麼緣故呢?”隨後就知道耶和華的約櫃到了營中。」

 

【撒上四7「非利士人就懼怕起來,說:“有神到了他們營中。”又說:“我們有禍了!向來不曾有這樣的事。」

 

【撒上四7~9非利士人也看約櫃如同以色列人所拜之神的化身。他們風聞以色列的神過去打敗埃及人的神跡,不禁大為恐慌,於是決心死拚,以哀兵上陣,結果扭轉逆勢,大敗以色列人。──《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四8「我們有禍了!誰能救我們脫離這些大能之神的手呢?從前在曠野用各樣災殃擊打埃及人的,就是這些神。」

 

【撒上四9「非利士人哪,你們要剛強,要作大丈夫,免得作希伯來人的奴僕,如同他們作你們的奴僕一樣。你們要作大丈夫,與他們爭戰。”」

 

【撒上四10「非利士人和以色列人打仗,以色列人敗了,各向各家奔逃。被殺的人甚多,以色列的步兵僕倒了三萬。」

 

【撒上四11「 神的約櫃被擄去,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被殺了。」

 

【撒上四12「當日有一個便雅憫人從陣上逃跑,衣服撕裂,頭蒙灰塵,來到示羅。」

         「衣服撕裂,頭蒙灰塵」:是敗亡的訊號。──《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12 示羅】示羅的遺址按考證是塞農廢墟,大約在伯特利和示劍之間的中點。這個占地七英畝半的遺址位置極具戰略性,並且土地肥沃,水源可靠,很方便就能到達貫通以色列心臟地帶的南北大道。本章雖然沒有提及示羅被非利士人所毀,耶利米書七1215卻顯示它毀於此時。當地發現的鐵器時代一期廢墟頗具規模,亦有大火燒毀的痕跡。──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四13「到了的時候,以利正在道旁坐在自己的位上觀望,為 神的約櫃心裡擔憂。那人進城報信,合城的人就都呼喊起來。」

 

【撒上四14「以利聽見呼喊的聲音就問說:“這喧嚷是什麼緣故呢?”那人急忙來報信給以利。」

 

【撒上四15「那時以利九十八歲了,眼目發直,不能看見。」

 

【撒上四16「那人對以利說:“我是從陣上來的,今日我從陣上逃回。”以利說:“我兒,事情怎樣?”」

 

【撒上四17「報信的回答說:“以色列人在非利士人面前逃跑,民中被殺的甚多!你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也都死了,並且 神的約櫃被擄去。”」

 

【撒上四18「他一提 神的約櫃,以利就從他的位上往後跌倒,在門旁折斷頸項而死,因為他年紀老邁,身體沉重。以利作以色列的士師四十年。」

 

【撒上四18 <syncBible ref=撒上4:18>領袖的德行,反映他的王國甚至時代盛衰】 以利身兼以色列的士師和大祭司。他的死亡標誌著以色列士師的黑暗時代的終結,那期間大多數人民不理會神。不過,撒母耳也是士師,他的一生看到以色列人由士師秉政過渡到王朝時代,開始了以色列人在下一個世紀所經歷的大復興。聖經沒有說誰接續以利作大祭司(因為撒母耳並不是亞倫的子孫,所以他不適合作大祭司),但是撒母耳在以色列全地為他們舉行重要的獻祭,實際上代行了大祭司的職務。──《靈修版聖經注釋》{\LinkToBook:TopicID=528}

 

【撒上四19「以利的兒婦、非尼哈的妻懷孕將到產期,她聽見 神的約櫃被擄去,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就猛然疼痛,曲身生產。」

 

【撒上四20「將要死的時候,旁邊站著的婦人們對她說:“不要怕!你生了男孩子了。”她卻不回答,也不放在心上。」

 

【撒上四21「她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這是因 神的約櫃被擄去,又因她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以迦博」:原文意思為「沒有榮耀」,因為神的榮耀離開了以色列。──《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四22「她又說:『榮耀離開以色列,因為 神的約櫃被擄去了。』」

         約櫃被擄去了,但約櫃能保護自己,這一點事實,那些擄掠者付上重大代價之後,就十分明白了。由於約櫃基本上是見證神自己的性情。因此,約櫃如何對付了非利士人,就絕不是那些不聖潔的以色列民所辦得到的。神為祂的榮耀而尋找器皿,但當祂得不到合用的器皿時,祂就自己出來作事,祂如此行乃是護衛祂的見證。祂寧願讓祂的約櫃被擄去,好叫全世界的人都看見,當祂的子民中間有不聖潔的時候,祂不願意與他們聯結為一。神的性情和人的不聖潔是永遠沒有辦法融合的,特別當不聖潔發生在與祂立約的選民中間時,這種大相逕庭的情形是更加昭然若揭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