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六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六1「耶和華的約櫃在非利士人之地七個月。」

 

【撒上六2「非利士人將祭司和占卜的聚了來,問他們說:“我們向耶和華的約櫃應當怎樣行?請指示我們用何法將約櫃送回原處。”」

 

【撒上2 正確步驟的重要性】與約櫃同來同往的災病明證他們所面對的是位震怒的神,必須借著禮物和儀式,才能消弭其怒氣。通俗的信念認為必須獻上合意的禮物,說出正確的話語,執行恰當的舉動,怒火才能平息。步驟不正確不但徒勞無功,可能更會平添神明的怒氣。這些事完全發生在法術的領域內,法術則是準確程度很高的一門學問。──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六3「他們說:“若要將以色列 神的約櫃送回去,不可空空地送去,必要給他獻賠罪的禮物,然後你們可得痊癒,並知道他的手為何不離開你們。”」

         非利士人的祭司與占卜者認為不應將約櫃空手送回,必須獻上賠罪的禮物。──《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六4「非利士人說:“應當用什麼獻為賠罪的禮物呢?”他們回答說:“當照非利士首領的數目,用五個金痔瘡,五個金老鼠,因為在你們眾人和你們首領的身上都是一樣的災。」

         依照非利士人領袖的數目,分別用金子做了五個痔瘡和五個老鼠的模型,以金瘡抵毒瘡,以金鼠抵老鼠,作為賠罪禮,這是古代用以驅走災禍的習俗(參民21:9)。──《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六4金痔瘡和金老鼠是什麼?有何用處?】

答:以色列人為非利士人所戰敗,神的約櫃被擄去(四11117),置於大袞廟中。大袞是非利士人最崇奉的假神。神為表彰他的榮耀,保全約櫃,使大袞僕倒以至粉碎,他的手重重加在亞實突城四境的人身上,使他們生痔瘡(五246)。希伯來文說,這是一種毒瘡;亦有人說乃是鼠疫之一,它的症狀就是橫痃腫大。非利士人的眾首領為了免除受害,決定將約櫃運到迦特,又運至以革倫;但這些城的人都受到責罰,生了痔瘡(五712)。最後非利士人的首領與祭司和占卜的人商量,決定將約櫃送回以色列去(六l12)。他們要獻上賠罪的禮物(六3),照著古例,以瘡抵瘡,以鼠抵鼠,於是就製造了五個金痔瘡,五個金老鼠的像(六4)。按照今日科學所指示我們的,他們的瘟疫,實在是與老鼠有關,如「毀壞你們田地老鼠……」(六5),由此可知老鼠之數目何等多,以及一定有許多死屍散佈在地面上,而使人人傳染鼠疫。因此,非利士人制此金物,獻給耶和華神作為賠罪票,以消災害(六35817)。――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上六5「所以,當製造你們痔瘡的像和毀壞你們田地老鼠的像,並要歸榮耀給以色列的 神。或者他向你們和你們的神,並你們的田地,把手放輕些。」

 

【撒上六6「你們為何硬著心像埃及人和法老一樣呢? 神在埃及人中間行奇事,埃及人豈不釋放以色列人,他們就去了嗎?」

 

【撒上六7「現在你們應當造一輛新車,將兩隻未曾負軛、有乳的母牛套在車上,使牛犢回家去,離開母牛。」

         「造一輛新車」:表示對耶和華的敬意(參撒下6:3)。

         「未曾負軛有乳的母牛」:是摩西律法所指定用以贖罪、潔淨的燔祭祭牲(參民19:2; 21:3-4; 本章10:14-15)。──《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六8「把耶和華的約櫃放在車上,將所獻賠罪的金物裝在匣子裡放在櫃旁,將櫃送去。」

 

【撒上六9「你們要看看:車若直行以色列的境界到伯示麥去,這大災就是耶和華降在我們身上的;若不然,便可以知道不是他的手擊打我們,是我們偶然遇見的。”」

         母牛按本性來說,必然會折回牛柵去找小牛的,但這次卻一反常態,直走到兩國邊界上的伯示麥,證明這是神的心意。

         「伯示麥」:原意「太陽之家」,是利未人的城市(參撒上6:15; 21:16),位於以革倫東十三公里(八公里)。──《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9 伯示麥】伯示麥的地點是在以色列和非利士的邊界地區,占地約七英畝,座落於一個山脊之上,俯瞰橫臥於城北的梭烈穀。以革倫通往伯示麥的大道就是沿這梭烈谷行進,長約九哩。這城的遺址是在今日謝姆斯泉(Ain Shems)西面的魯梅雷遺址。遺址有一個的文化層,鑒定屬於鐵器時代主前十一世紀中期,即撒母耳的時代。在這文化層中出土的包括了一座住宅,寬敞的院子鋪了石版,周圍有好幾個房間。──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六10「非利士人就這樣行,將兩只有乳的母牛套在車上,將牛犢關在家裡,」

 

【撒上六11「把耶和華的約櫃和裝金老鼠並金痔瘡像的匣子都放在車上。」

 

【撒上六12「牛直行大道,往伯示麥去,一面走一面叫,不偏左右。非利士的首領跟在後面,直到伯示麥的境界。」

 

【撒上六13「伯示麥人正在平原收割麥子,舉目看見約櫃,就歡喜了。」

 

【撒上六14「車到了伯示麥人約書亞的田間,就站住了。在那裡有一塊大磐石,他們把車劈了,將兩隻母牛獻給耶和華為燔祭。」

 

【撒上六15「利未人將耶和華的約櫃和裝金物的匣子拿下來,放在大磐石上。當日伯示麥人將燔祭和平安祭獻給耶和華。」

 

【撒上六16「非利士人的五個首領看見,當日就回以革倫去了。」

 

【撒上六17「非利士人獻給耶和華作賠罪的金痔瘡像就是這些:一個是為亞實突,一個是為迦薩,一個是為亞實基倫,一個是為迦特,一個是為以革倫。」

 

【撒上六18「金老鼠的數目是照非利士五個首領的城邑,就是堅固的城邑和鄉村,以及大磐石。這磐石是放耶和華約櫃的,到今日還在伯示麥人約書亞的田間。」

 

【撒上六19「耶和華因伯示麥人擅觀他的約櫃,就擊殺了他們七十人,那時有五萬人在那裡(原文作“七十人加五萬人”)。百姓因耶和華大大擊殺他們,就哀哭了。」

         神擊殺伯示麥人,因為他們背摩西的吩咐(參民4:5-6, 15-20),擅自觀看神的約櫃。這裡死亡人數的數目頗有爭議。七十士譯本及部分希伯來文版本作五萬零七十人(參聖經小字),但這個數目實在太大了,幾乎等於伯示麥全部的人口;有部分希伯來文版本不提五萬人,而猶太史家約瑟夫的記載也是七十人,不提五萬人。和合本的翻譯是正確和較為合理的。──《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六19在撒母耳記的時候,伯示麥怎能容納五萬多的居民?為何有如此慘痛的審判臨到他們身上?】

     根據聖經記載,當時有五萬人居住在伯示麥,在主前十一世紀的伯示麥,五萬這數目顯然遠超過這社區所應有的正常人口數。但有充份證據顯示,撒母耳記上六19的原文可讀出一個低得多的數目。即是說,依照聖經希伯來文的文法,該節經文所記載的數目並非50070。在正常情況下,表達這數目的字句據為sib'im 'is wahamissim 'elep 'is(直譯是「七十人和五萬人」),或依數目大小次序而寫為h"nissim 'elep 'is wastb'tim is(直譯是「五萬人及七十人」);兩者之中,以後者更常用。事實上,現存的希伯來經文中的這節聖經,卻不是上述兩種常見寫法中的任何一項。於是,研經者當然可以懷疑這節經文在流傳過程中起了訛誤。(著與聖經的其他各卷相比,撒母耳記上幾乎可說是最多經文誤差的一卷。)

    七十士譯本的譯者,都發覺他們所根據的希伯來文原稿是五萬零七十人。於是,他們將這個數目翻成希臘文hebdomekonta ansras kai pentekonta chiliadas andron(七十人和五萬人)。縱然在主後一世紀末葉,約瑟夫於其著作中(Antiquties 6l4)也只提及伯示麥損失了七十人,卻沒有記載另外的「五萬」人這數目,這一點極具意義。此外,有很多希伯來文抄本亦完全刪除了「五萬人」。由此看來,我們毋須辯稱「五萬人」這個如此龐大的數目,是撒母耳記上原文的一部分,且是正確的記載。伯示麥人移開施恩座,看看下面的約櫃內有什麼東西;在這次褻瀆神的事件當中,亦似乎沒有牽涉了超過七十個伯示麥人。兼且,我們很難想像有五萬人被那開啟了的約櫃吸引,瞪著約櫃裡面的東西以滿足自己的求知欲,約櫃裡面只有兩塊寫著十誡的石版(參王上八9)。因此,假如真的喪掉了如此眾多人的生命,我們幾乎不可能解釋。至於這次褻瀆事件的七十人,他們對神顯示出不敬虔的態度,因為神已莊嚴地頒下諭令,施恩座是神臨在的記號。所以,這七十人突然災難性地喪掉生命,我們實毋須驚訝。就像大衛時代的烏撒,他只是伸手扶住約櫃的外面,想把約櫃穩定在牛車上也因此被神擊殺(參撒下六6-8)。──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撒上19 擅觀約櫃內部的懲罰】揣測這些人的死法在現代雖然很流行,經文卻沒有提供任何資料。按照民數記十四20,連祭司也不得眼望約櫃。伯示麥的人雖然很難避免這樣做,好奇心卻驅使他們的行為超出了無意瞥見的範圍,觸犯了約櫃的聖潔。聖潔空間和聖物受嚴格限制,在古代世界是很常見的現象(見:利十六2的注釋),把約櫃當作新奇事物是公認的褻瀆行徑。──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六1920伯示麥人擅觀約櫃何以要被殺?是七十人麼?】

答:伯示麥--意太陽之家,為巴勒斯坦之一鎮,位於梭列谷之東,在猶大所分之地的邊界,接近非利土地,為以色列祭司的城。當非利士人將神的約櫃運到伯示麥境內的時候,伯示麥人因看見約櫃被送回來,就大大歡喜,按照律法緊集獻祭(六1215)。可能是因他們飲酒過度,行為不檢,又出於好奇,不敬地偷窺約櫃所藏之物(19),這是律法所不容許的;如擅自手扶約櫃(撒下六67,參上冊98題)、觀看聖所,犯者都當治死罪(民四1920)。神指示以色列人,同時亦警告非利士人,神是輕慢不得的;神必要證明他的名是聖潔的,是人人應當尊敬的。神的約櫃是聖物,不可褻瀆(六20,參加六7,民一5051 ,四51620)。伯示麥人因耶和華大大擊殺他們,便哀哭恐慌,央求基列耶琳(意即森林之城,在伯示麥之東北約九英里,與示羅更近)的居民,將約櫃接到那裡去(六2021)。這經記載說:「耶和華因伯示麥人擅觀他的約櫃,就擊殺了他們七十人,那時有五萬人在那裡。」(六19上)下有小字:「原文作七十人,加五萬人」,令人費解。但在原文是沒有一個「加」字,英文的And 是斜體字,表示原文並無此字。死的數目以七十人較為接近事實,因伯示麥是個小城鎮,諒必沒有五萬人那麼多;即以耶路撒冷的居民而言,也不會超過七萬人;且在好些古抄本中,是沒有「五萬」二字的。也有人解釋為從五萬人中,有七十個長老被擊殺了。伯示麥原沒有五萬民眾,乃是包括從各處好奇而來的觀眾數目。猶太人的拉比們,有一種解經的說法,他們以此七十人之每一位的價值,可等於五萬人之數,故在原文上是七十人,五萬人,而沒有一個連接詞「和」字在其中。――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上六19-21不錯,基督的同在是有福的,但是,人也必須聖潔才可以。伯示麥人擅觀神的約櫃,沒有虔誠敬畏神的心,所以神擊殺他們。他們因被擊打就不要約櫃。他們不對付他們所以遭擊打的原因,他們反而不要主的同在,這是多麼可憐的事!我們是像伯示麥人懼怕主的同在呢?我們還是基列耶琳人歡迎主的同在(撒上七1-2)?

在伯示麥的災難(六19)很明顯完全出乎居住在那裡的以色列人意願之外;他們曾經假設處理約櫃時要小心及虔誠,正如非利士人開始有傳染病那樣。例如,他們確實知道只有利未人才可以運送,只有聖職人士才可處理聖物。今天我們可以將七十個人的死亡,歸咎於同一種傳染病蹂躪在非利士人的鄰近地區,然而以色列的虔誠人,雖然對病菌和細菌一無所知,但卻清楚知道上帝是掌管生命和死亡的奧秘。——《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六20「伯示麥人說:“誰能在耶和華這聖潔的 神面前侍立呢?這約櫃可以從我們這裡送到誰哪裡去呢?”」

 

【撒上六21「於是打發人去見基列耶琳的居民,說:“非利士人將耶和華的約櫃送回來了,你們下來將約櫃接到你們那裡去吧!”」

         「基列耶琳」:原意為「樹林之城」,又名「基列巴力」(參書15:60; 18:14) , 又稱巴拉(書15:9, 11),為基遍人四大城市之一(書9:17),位於伯示麥東北約十四公里(九英里),接近示羅。伯示麥人沒有把約櫃送回示羅去,可能那時示羅已被毀,因為根據考古學資料顯示,該城於主前一○五○年左右,為非利士人所毀壞(參詩78:60; 7:12; 26:9),這可能是在亞弗戰役之後(參4章)。──《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21 基列耶琳】基列耶琳名列為猶大境內的城市之一(書十五60),學者大致公認它就是耶路撒冷西北偏西九哩的阿劄爾遺址,但考古學和經外文獻都沒有支持這看法的證據。按照士師記十八12,它和瑪哈尼但有關,證明這城也是在這附近一帶(見:士十三25的注釋)。這遺址距離曾與它聯盟的基遍只有六哩(見:書九17的注釋)。基列耶琳位於伯示麥東北約七哩之處。──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五和六章〕撒上五章和六章的故事告訴我們,約櫃會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