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七1「基列耶琳人就下來,將耶和華的約櫃接上去,放在山上亞比拿達的家中,分派他兒子以利亞撒看守耶和華的約櫃。」

 

【撒上七1~6約櫃放在基列耶琳境內亞比拿達的家中,共有二十年之久,期間以色列人飽受非利士人的壓制。此時撒母耳繼承以利作以色列人的先知(3:20)及士師,遍地遊行,呼籲國人悔改,歸向耶和華,除掉一切外邦的神和偶像。果然,在米斯巴召開的一次宗教集會,透過禁食禱告、獻祭認罪等,帶來了民族屬靈的大復興,同時也帶來了政治上的新生。──《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七2「約櫃在基列耶琳許久。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

 

【撒上七3「撒母耳對以色列全家說:“你們若一心歸順耶和華,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亞斯他錄從你們中間除掉,專心歸向耶和華,單單地侍奉他。他必救你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撒上七4「以色列人就除掉諸巴力和亞斯他錄,單單地侍奉耶和華。」

         「巴力」:乃迦南地的主要神祗,相傳是掌管風雨、控制田地出產和使婦女懷孕的生殖神。

         「亞斯她錄」:乃巴力的妻子、掌管戰爭的神。──《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七5「撒母耳說:“要使以色列眾人聚集在米斯巴,我好為你們禱告耶和華。”」

         「米斯巴」原意為「守望塔」,是便雅憫支派的城邑(書18:26),為當時宗教政治中心(參士20:1),位於耶路撒冷西北約八公里(五英里)。──《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5 米斯巴】名叫米斯巴的地方有好幾個(這地名的意思大概是「哨站」或「防營」),這個在便雅憫境內的地點,是其中最有名的一個。學者經常認為它就是耶路撒冷以北約六哩,占地八英畝,名叫納斯貝遺址的地點。這時代的米斯巴是個橢圓形的圍場,周圍的牆厚度約有三呎,把守著猶大山地和以法蓮山地之間的南北主要通道。──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七6「他們就聚集在米斯巴,打水澆在耶和華面前,當日禁食,說:“我們得罪了耶和華。”於是撒母耳在米斯巴審判以色列人。」

         「打水澆在耶和華面前」:共有三種解釋:

     1 以此表明生命的短暫,死亡因人犯罪而速速臨近(參撒下14:14);

     2 是紀念神眷顧的儀式,因昔日列祖在曠野時缺水曾蒙耶和華神奇妙的供應(參出17:6;20:11);

     3 是一種宗教儀式,象徵悔改及贖罪(參撒下23:16)。──《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6 倒出井水的理由】獻祭經文中雖有論及奠酒,舊約卻完全沒有其他儀式化奠水的例證。按照拉比文獻的描述,奠水是住棚節奉行的儀式之一。學者相信在這種情況之下,奠水是隨同求雨之禱告的。奠水在美索不達米亞,是獻給死人之祭禮的一部分。此外,他們浚井之時,亦倒出井水以驅除邪靈。然而本段和悔改淨化有關,上述理由沒有一個與之吻合。──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6 根據宗教理由的禁食】在聖經以外,古代近東沒有什麼禁食的例證。禁食通常是在哀悼之時進行。舊約中宗教性的禁食通常與向神懇求有關。其原則是所求之事重要到一個地步,懇求者集中精神於屬靈景況上,肉身需要則退居幕後。如此禁食是為使人淨化,在神面前謙卑而設的(詩六十九10)。以色列人在悔改之際同時禁食,以求消除一切罪汙和可能導致受非利士人壓制的障礙。其他與戰爭有關的類似案例,可參看:士師記二十26和歷代志下二十14──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七7「非利士人聽見以色列人聚集在米斯巴,非利士的首領就上來要攻擊以色列人。以色列人聽見,就懼怕非利士人。」

 

【撒上七8「以色列人對撒母耳說:“願你不住地為我們呼求耶和華我們的 神,救我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撒上七9「撒母耳就把一隻吃奶的羊羔獻與耶和華作全牲的燔祭,為以色列人呼求耶和華。耶和華就應允他。」

         「吃奶的羊羔」:可能指七天大的羊羔(參出22:30; 22:27)。

         「全牲的燔祭」:表示完全奉獻給神,沒有留下一點給任何人,代表百姓向神完全降服倚靠。。──《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七10「撒母耳正獻燔祭的時候,非利士人前來要與以色列人爭戰。當日,耶和華大發雷聲,驚亂非利士人,他們就敗在以色列人面前。」

 

【撒上10 天上打雷】古代近東將雷和電看作神明降臨時的常見現象,戰爭之時尤然。從蘇美《因南娜的頌詞》、赫人風暴之神的故事,到亞喀得和烏加列神話,神明的描述都是在雷聲中審判仇敵。圖畫中的巴力是手拿霹靂。赫人和亞述君王都襲用了雷聲的用語,將自己形容為神明的器皿,雷暴般攻打叛盟和攔阻他們擴張帝國的人。有關神聖戰士的進一步討論,可參看:出埃及記十五3;約書亞記三17,六2124,十11的注釋。──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七11「以色列人從米斯巴出來,追趕非利士人,擊殺他們,直到伯甲的下邊。」

         「伯甲」:即「牧場之家」,地點不詳,可能為非利士境內某地。──《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七12「撒母耳將一塊石頭立在米斯巴和善的中間,給石頭起名叫以便以謝,說:“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

         「以便以謝」:意為「幫助的石頭」,本來是沙侖平原上的地名(4:1), 撒母耳今作所立之石的名字,顯然是表示先前以便以謝一役失敗的羞辱已經洗脫。──《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12 紀念碑】以(通常刻了字的)石塊作為地界的標誌,是古代近東的慣例。巴比倫人用作界標的「庫杜魯」石,有時更刻有王室賜下土地產權的細節。這些石頭是產權公開而合法的證據,深信受到神明的保佑。庫杜魯有時也和這塊石頭一樣有自己的名字(如:「永恆地界的建立者」)。埃及人也有豎立紀念石柱標明邊界的習慣,攻取而得的土地尤然。主前第二千年紀到處都有例證。巴比倫和埃及的石碑之上,通常都有較為長篇的碑文,概述勝利的經過,或列出與繼續保有土與地有關的條款或咒詛。──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12 】不少古版本和譯本都作「耶沙拿」,大部分解經家都認為這讀法可能性較高。善沒有在別處記載,耶沙拿則通常被學者認為是布林吉伊薩內(Burj el-Isaneh)。然而非利士人朝北方直逃的可能性卻比較低(他們在該方向也不是沒有防營)。善(「牙齒」)可能不是地名,而是地形的描述。──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七13「從此,非利士人就被制伏,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內。撒母耳作士師的時候,耶和華的手攻擊非利士人。」

 

【撒上七14「非利士人所取以色列人的城邑,從以革倫直到迦特,都歸以色列人了。屬這些城的四境,以色列人也從非利士人手下收回。那時以色列人與亞摩利人和好。」

 

【撒上七15「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師。」

 

【撒上七15-17“撒母耳平生作以色列的士師。”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這幾處審判以色列人。隨後回到拉瑪,因為他的家在那裡,也在那裡審判以色列人,且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其為士師,不僅為審判會眾,更是為靈道上的訓練:(l)至伯特利——伯特利意即神的殿,或神的家,原為雅各事神之處。會中領袖宜領會眾進到伯特利。(2)吉甲——吉甲意即輥開,或轉離,可表明人的悔改,轉離罪惡,如以色列會眾,在吉甲第二次行割禮。(3)米斯巴——意即守望樓,正好在此為會眾代禱,聚集會眾,在此聚奮興會。(4)拉瑪——拉瑪意即高地,多為人敬拜神之地。把這四個地方的意義合起來,可見他實在是一個屬靈的士師,領導會眾,在靈道上進行。他自幼年即與神有密交,成人後即為當時的奮興家,即遊行各地,審判會眾,奮興聖會。——賈玉銘《聖經要義》

 

【撒上七16「他每年巡行到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在這幾處審判以色列人。」

 

【撒上16 撒母耳的轄區】伯特利、吉甲、米斯巴的巡迴範圍似乎完全在便雅憫境內。名叫吉甲的城鎮有好幾個,一個列在猶大領土的北部。這若是本節所說的吉甲,撒母耳的路線就是從拉瑪瑣非的家中出發,東南行十五哩到伯特利。在此再往南行兩哩就能到達米斯巴,吉甲則在差不多十哩外。歸程長約二十五到三十哩。此外還有更加接近伯特利和米斯巴,也是名叫吉甲的地點,可能才是本節所說的地方。馬里文獻中提到一個名叫阿斯庫東(Asqudum)的占卜師。這人亦同樣定期巡行四個城鎮,向其中居民提供服務。──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七16~17「伯特利」、「吉甲」、「米斯巴」及「拉瑪」:均位於便雅憫及以法蓮支派的境內,是撒母耳活動的主要地區。這記錄反映兩件事:

     1 在征服迦南後一段時期內,以色列人主要聚居於中央山脈的高地;

     2 撒母耳的勢力範圍亦只在原支派的附近,可能這是後來他派兒子到南面別是巴作士師(撒上8:1-2)的原因。──《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七17「隨後回到拉瑪,因為他的家在那裡,也在那裡審判以色列人,且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