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章拾穗

 

【撒上十1「撒母耳拿瓶膏油倒在掃羅的頭上,與他親嘴,說:“這不是耶和華膏你作他產業的君嗎?」

   〔暫編註解〕受膏的儀式,是將膏油(可能為橄欖香油)倒在頭上,表徵神的揀選和設立,並將聖靈賜給他。在舊約中只有三種職分需要受膏:先知、祭司、君王。

         “產業”指子民(出三十四9)和土地(出十五17)。此處作“子民”。

         這膏立儀式是私底下在秘密中進行的。膏立的程式有三:1 把香膏倒在掃羅頭上,表示聖靈賦予能力;2 親嘴,表示接納及團契;3 宣佈掃羅為王。

         「膏油」:是專為膏立祭司而用的香膏。(參出29:7; 30:23-33

         「他產業」:指的是以色列人。神拯救他們離開埃及,為要買取他們作為自己的產業(申4:20; 9:26等)。

         一瓶膏油。橄欖油是興旺的象徵(申32:13;申33:24)。用油膏身體開始於歷史的開端,在原始居民中仍是一種普遍的作法。後來,香膏才被使用。人們因各種原因被膏:作為尊榮的標誌(路7:46;約11:2),為社交事件作準備(得3:3),或者預示某種特別服務、尊嚴、職能或特權的適當資格。

         耶和華膏你。在希伯來人中,一個人被先知所膏象徵著賜予他特別的聖靈恩賜,好使他完成指定的任務。聖膏油被用於宗教用途的奉獻物品,例如會幕(出30:26-29),和祭司的奉獻(出29:7;出30:30;利8:10-12等等)。在預備和使用膏油時要特別小心(出30:23-33)。當然,膏油本身並不比洗禮的水聖潔;它並不傳送特別的價值—它只不過是一個象徵。有人認為膏立君王的作法起源於埃及;有人在古迦南的儀式中看到了它早就被使用了的一個證據。

         膏油禮是神如何用人的習俗引導人追求更深刻、更真實的救恩知識的一個極好例證。神指示以色列人製作的罩布、扛抬的杠子等等用於會幕的設施和器具在某種程度上與埃及人在他們的神廟中使用的類型相似。類似工藝的物件在圖坦卡門的墓裡也有發現。還發現象基路伯的守護像。它們的翅膀接觸鍛造在這位法老石棺的高浮雕上。在基督的日子,神通過博士們熟悉的媒介—一顆星賜給他們一個兆頭,指引他們去了伯利琚C不管人們的年齡幾許和風俗怎樣,神都使用人們所熟悉的媒介教導他們祂的聖潔和救贖計畫的美妙。

         「膏油」:可能就是加入香料的橄欖油 30:22-25

 

【撒上十2「你今日與我離別之後,在便雅憫境內的泄撒,靠近拉結的墳墓,要遇見兩個人。他們必對你說:‘你去找的那幾頭驢已經找著了。現在你父親不為驢掛心,反為你擔憂,說:我為兒子怎麼才好呢?’」

   〔暫編註解〕「便雅憫境內的泄撒,靠近拉結的墳墓」:拉結的墳墓自古相傳是介乎耶城與伯利琱孜﹛]參創35:16),因此泄撒必定是靠近耶城的一地方。

         你要遇見。因為形勢的意外變化,掃羅有點兒不知所措是很自然的。發現自己成了關注的中心,對他來說一定是多麼令人驚奇的事啊,因為以色列的領袖撒母耳準備了以尊榮接待他。他有充分的理由深思所有這一切的意義。作為耶和華在呼召他的證據,聖靈通過撒母耳講話,啟示了將來的事件。神預知的證據在他受膏後幾小時之內就被證實了,鼓勵了掃羅接受他現在蒙召要擔負的責任。他確實感到神會與他同在。撒母耳已經告訴他驢已經找到了;現在為了確認這位先知的信息,提供了進一步的靈感見證。

         對於謙卑樂意的心,神加倍給予其應走之路的證據(賽30:21;耶33:3)。它的美妙全在於祂有一千種辦法顯明這些證據;祂並不受限於任何設定的方法。聖靈在使徒時代曾顯現為象火焰的舌頭的事實,並不能成為祂必須在別的時間以同樣方式顯現的理由。使徒們曾用掣簽的辦法補選第12個成員,但是那並不意味著拋擲硬幣就是現今獲得個人問題答案的最好辦法。

         靠近拉結的墳墓。1章的附注。

         「拉結的墳墓」:依照 31:15 拉結的墳墓應該在拉瑪附近。

         25 撒母耳預言掃羅會遇到三件事,證明撒母耳確實有權柄膏立他作王,並且確證神在這事上的旨意。

         26撒母耳給掃羅三樣憑據,以確知他是神所膏立:1,他父親的驢找到了(2節);2,有人會送他兩個餅(34節);3,他會和受感的先知一同說預言(56節)。

         2-16  三個兆頭:撒母耳告訴掃羅三件將要遇見的事,證明自己所言不虛。兆頭一是尋回失驢(2),使他不要再為這等事操心;兆頭二是得到人的歡迎和饋贈(3-4);兆頭三是在先知群中說預言(5-6),作獲得聖靈能力的證據。最後,撒母耳吩咐掃羅在合適的時候上吉甲去,到了之後不可擅自行動,要等候撒母耳到來作進一步的訓示(見11:14-15)。

 

【撒上十3「你從那裡往前行,到了他泊的橡樹那裡,必遇見三個往伯特利去拜 神的人:一個帶著三隻山羊羔,一個帶著三個餅,一個帶著一皮袋酒。」

   〔暫編註解〕伯特利也是一個宗教聖地,亞伯拉罕、雅各先後在此築過壇(創十二8;十三34;二十八1819;三十五7)。當時大概還留有獻祭的地方。

         「他泊的橡樹」:又可作以倫他泊(參士9:6注)。

         他泊的平原。字面意義是,“他泊的橡樹。”橡樹有時壽命很長並且長的很大;這種樹作路標很合適。雅各家的外邦神像就被埋在“示劍那裡的橡樹底下”(創35:4)。利百加的奶母底波拉被葬在靠近伯特利的“橡樹底下”(創35:8)。在拉結的墳墓和基比亞之間某處,這棵樹屬於一個名字叫他泊的人,或者一個名為他泊的地區。

         「他泊的橡樹」:位於伯特利附近。

         「伯特利」:位於以法蓮支派境內,耶路撒冷以北十六公里處。亞伯拉罕、雅各等以色列先祖都在此築過壇,這些壇當時可能還在,所以有人會去該地敬拜神。

         「三個餅」:七十士譯本作「三籃子餅」。

 

【撒上十3他泊是什麼地方?有何事蹟發生?】

         答:他泊--意即你要潔淨,系一山名,位於西布倫和以薩迦交界的地方。此處為以薩迦支派所得地之分界(書十九22),為耶斯列平原中孤立的一峰,計有一八四三英尺之高,距拿撒勒西十八裡,遐望岩蟯,景色宜人(申卅三19,詩八九12,耶四六18)。士師巴拉曾召聚西布倫人和拿弗他利人,越過他泊山殺敗迦南王耶寶的將軍西西拉(士四6101214)。西巴和撒慕拿曾在他泊山殺了基甸的弟兄(士八18),後來有人在他泊山犯罪(何五12)。在基督教會內有人說,這山就是主耶穌變形像的地方;只是聖經未有提出它的名字,我們不能妄定。在這山腳下建有一座城,是屬於以薩迦支派的(書十九22,代上六77)。撒母耳曾吩咐掃羅王往他泊山橡樹那裡去,必要遇見三個往伯特利去拜神的人(撒上十3)。他泊山與黑門山(參81題)、迦密山(參100 題),在眾山之中極有勢派,非常著名(詩八九12,耶四六8)。――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上十4「他們必問你安,給你兩個餅,你就從他們手中接過來。」

   〔呂振中譯〕他們必向你問安,給你兩個餅,你要從他們手中接過來。

   〔暫編註解〕這兩個是獻祭給神的餅(3節)。

         「兩個餅」:七十士譯本多加了一個「搖祭」,亦即這兩個餅是「搖祭用的餅」。

         ◎掃羅被膏以後似乎享有部份的特權,透過撒母耳以及敬拜神的人的認可,可以分享祭司專用的肉和餅,並且與先知一同被神感動。9:24  10:3-4  10:6 當然,這應該如同聖靈充滿就說方言一樣,是一個新時代開始的特例,而非一種普遍的特權。撒上 21:4|中大衛也吃了陳設餅,雖然祭司給這個餅是有疑慮的,但大衛畢竟如掃羅一樣吃了聖餅。

 

【撒上十5「此後你到 神的山,在那裡有非利士人的防兵。你到了城的時候,必遇見一班先知從邱壇下來,前面有鼓瑟的、擊鼓的、吹笛的、彈琴的,他們都受感說話。」

   〔暫編註解〕“神的山”亦作“神的基比亞”,是地名。

         神的山。字面意義是,“神的基比亞。”因為基比亞(26節)是掃羅的家,所以“神的基比亞”可能是邱壇所處小山的一部分,從那裡看見一班先知下來。

         一班先知。從上下文似乎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先知們在奏聖樂唱聖歌,使他們的心思重新振作於神過去的天意眷顧。被譯為“他們都受感說話”的詞字面意義是“他們會做先知的動作。”他們在熱情地吟誦神的讚歌。這似乎是由撒母耳制定的方法之一,作為他所建學校的課程的一部分,為要使他們的心意更新並屬靈化。

         「神的山」:也可作「神的基比亞」(基比亞也是「山谷」的意思)。鑑於 10:11 中有人素來認識掃羅,所以此處很可能就是掃羅的家鄉基比亞。

 

【撒上十6「耶和華的靈必大大感動你,你就與他們一同受感說話,你要變為新人。」

   〔暫編註解〕“變為新人”即“神…賜他一個新心”(9節)。君王為神設立,神給人足夠條件擔任拯救以色列的工作。

         聖靈臨到掃羅身上,指出他是眾士師真正的繼任人。關於聖靈在舊約堛漱u作,參看士師記三章10節的腳註。

         你就受感說話。這個動詞是naba',“作為神的發言人行動”的一個形式。這裡指的並不是預言將來的事件,而是以聖歌的形式表達神聖的真理。這個動詞的相同形態也被用於描述巴力的假先知們,他們自割自刺好像被邪靈附體一樣(王上18:28,29),儘管沒有人會質疑附在那些異教先知身上的是一種完全不同的靈。當掃羅遇見這些“先知之子們”時,他們正在唱詩讚美神,掃羅也加入了這種歌頌讚美。過去幾個小時,在他回程路途上的這許多神眷顧的證據已經確實帶來了一種變化,這種變化雖然是暫時的,但是通過它,卻給出了神所樂於並渴望給他的應許,要是他保持謙卑與順從的話。

         變為新人。在人們的生命中,有些時光會來臨,那時環境的一次改變或某種神聖恩賜使他們脫離先前的束縛,他們就發現自己在遭受一場迅速的、新鮮的、驚人的改變,就象一隻蛾子從它的繭裡出現,或一株曇花突然展現其優雅的美麗並散發其驚人的芳香一樣,但在片刻之前這種事還一點兒都不明顯。各種美善的恩賜都是從神來的(雅1:17)。比撒列和亞何利亞伯蒙賜予特別的智慧與技巧做會幕的工作(出31:2-6);幾乎在一夜之間摩西就從一個羞怯的牧羊人變成了一位解放者,無畏地站在君王面前。同樣地,基甸也變成了一個有偉大勇氣的的人,能領導一支軍隊去獲得勝利—不是靠他自己的智慧與技能,實在是靠神的靈感啟示。自我本位、自以為義的彼得同樣被變成了早期教會一位無畏的領袖。當神的靈給予人一種新的可能性的異象時,這種改變就做工了,他們的靈魂就回應於神聖的歡喜快樂,因接受神所賜與的責任而高興。

         當思想、習慣、生活發生改變時,這種變化的實現就變得顯然了,所有的事情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但是必須記得只有通過每天重新肯定這樣的選擇,這種改變才能變成永久的。例如,在基甸的日子,他曾把以色列人從嚴重的偶像崇拜中拯救出來,不久之後又同樣嚴重地把他們帶入了偶像崇拜之中(士6:1,10,258:24-33)。掃羅也照樣拒絕繼續認識耶和華,結果最終到了完全處於撒但控制之下的地步。現今有多少人與古時候的人一樣,戴有“本可實現但未實現之事”的標記啊。

         ◎由 10:6 中可以看出當時的以色列先知活動狀況,可見通常是以「群體」而非「單獨」的方式行動,「邱壇」是活動的中心,常常有音樂舞蹈伴隨,並且會在「狂恍」的狀態下說出預言。

         「變為新人」:「轉變成另一個人」。

 

【撒上6 耶和華靈的角色】士師時代時,與耶和華的靈有關的活動通常都是召集軍隊。部落社會沒有中央政府,因此要其他支派支援遭遇困難的一兩個支派,並非易事。在這種情況下,領袖的尺度是沒有正式司令權的他,能否驅使他人跟從。對以色列來說,這耶和華能力的標記,因為惟獨祂才有權柄召集眾支派的軍隊。耶和華是惟一的中央當權者。因此,有人召集軍隊,行使惟獨屬耶和華的權力(見:士十一29;撒上十一68),就是明顯的證據,證明耶和華的權柄是在這人裡面運行。這是以色列士師的特徵之一。掃羅的中央權柄是持久性的,並且比士師所具有的全面,但仍需耶和華靈的認可和授權。在十一章6節,聖靈的授權導致掃羅能以和昔日的士師一樣,召集軍隊。在本段則以先知活動的形式出現,尤其顯出他有接受神帶領的能力。──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7「這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作,因為 神與你同在。」

   〔暫編註解〕你就可以趁時而作。掃羅應該認識到在臨到他的每件事中,神都在給出委派他的神聖證據。為什麼他之前找不到驢呢?在沒有獲知關於它們的任何消息之前,他為什麼會漫步這條路直到撒母耳那裡呢?在這一切事中,他要明白,雖然眼不能見,但神曾一直在路途中與他同在。既有這一切的證據擺在眼前,他就該注意進一步的神聖指導。暫時,這就是神看來適於啟示給掃羅的將來事件。

         神與你同在。全天庭都感興趣於幫助他決定他的生命應該由神安排。在他每日的生活環境中,他應該預想神的帶領。要是掃羅曾一直滿足於等候耶和華的指示,那麼以色列的歷史可能會多麼不同啊。他有證據證明他回家的環境是神安排的。他曾被告知什麼會發生,以便他受到鼓勵通過允許聖靈教導他、保護他並指示他的行動來與神合作。

         「兆頭」:原文是複數的「記號」、「標誌」。

         「趁時而做」:「作你手所找到的」、「手遇見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亦即是「做該做的」。不過撒母耳此處應該是要掃羅跟著先知「受感說話」,而非要他擊殺亞捫人。

         ◎神也知道掃羅將會恐懼、害怕,所以特別給了他三個印證,讓掃羅清楚知道神的確是選他。且透過第三個受感說話的印證,讓掃羅實際「轉變成另一個人」,足以領導以色列人。

         ◎此處神主動給掃羅印證,當然基甸 6:11-40 是自己主動求印證。不過我們應該很清楚,正常的狀況下,人不可僭越,理應等候神體諒我們的軟弱,主動給我們印證,而非事事主動求印證。

         7~8 撒母耳指示掃羅等候他,不要單獨行事,但掃羅沒有遵從(一三810)。

 

【撒上十8「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裡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裡,指示你當行的事。”」

   〔暫編註解〕下到。撒母耳給了掃羅充足的關於將來的見識,證明神是在為他作工。他在此刻不能精確地告訴掃羅召他到吉甲會是什麼樣的環境。因為這樣做會使這個年輕人混亂而不是幫助他(見撒上11:1513:4,8)。撒母耳只是向即將為王的這位保證,通過趁時而作,他就總是能在等候神的指導中期盼更多的成功,就象他在受膏之日所享受到的一樣。

         「下到吉甲」:「吉甲」位於耶利哥附近,位於海平面下300公尺,因此的確是「下到吉甲」。

 

【撒上十9「掃羅轉身離別撒母耳, 神就賜他一個新心。當日這一切兆頭都應驗了。」

   〔暫編註解〕“神就賜他一個新心”。神把作王和擔當以色列之拯救者的才能和特質賜給掃羅。

         「新心」:原文作另外一個心。

         賜給他一個新心。字面意義是,“神為他轉換了另一個心,”意思是“神使他悔改歸正了。”心的這一改變也會伴隨著心智活動中方向的改變,考慮的不是驢和農場了,掃羅必須學會考慮一位政治家、一位將軍、和一位國王所面對的問題。神準備好要賜給掃羅與他的新職責相稱的能力。當撒母耳預言的事件一個接一個地應驗時,掃羅心中經歷的是何等感想啊(2-7節)。

         神預備以這樣一種方式改造掃羅的眼界、雄心和熱望-使神的事變成他生命中首要的問題。數百年後一位先知說道:“我要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他們肉心”(結11:19)。在一次要找到道路穿越個人迷津的努力中,掃羅曾通過撒母耳詢問神。神先是回答了關於個人指導的請求,然後邀請掃羅接受祂在影響整個國家福利的問題上的指導。今天也是這樣。神照祂發現人們之時的本來樣子接受他們,並邀請他們為他們的生命實現祂自己榮耀的計畫。

         「賜他一個新心」:原文是「轉變他,()他另一顆心」。本來撒母耳的預言 10:6 是說掃羅要受感說話之後才會變成另一個人的,但是神在掃羅離開撒母耳後就立刻改變他。

 

【撒上十10「掃羅到了那山,有一班先知遇見他, 神的靈大大感動他,他就在先知中受感說話。」

   〔暫編註解〕“那山”即基比亞(比較十5)。

         「受感說話」:原文是「說預言」。

 

【撒上十11「素來認識掃羅的,看見他和先知一同受感說話,就彼此說:“基士的兒子遇見什麼了?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

   〔暫編註解〕素來認識掃羅的人,看見他突然由一個粗魯無見識的農家子弟,轉變成為一個具有先知才能的戰士和政治家,都非常希奇。

         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這對百姓來說似乎是難以置信的。顯然掃羅先前的生活幾乎不是虔誠的典範。他會成為一位先知不亞于一個神蹟,雖然確實不是在先知職責的意義上被稱作先知。但是此時此地他卻在頌揚神的威嚴和權能並說出靈感啟示的神聖真理。在他心中懷有一個必定難以保守的秘密,並且近來惠予他的神聖恩典和天意眷顧的證據激動了他靈魂的深處。他被壓抑的情感爆發了出來,證明撒母耳的話確實實現了—掃羅曾“變為新人”(6節)。他的經驗也給這個事實作了見證:神能把最沒有希望的人改變成對祂有用的工具。此外,在掃羅的案例中,這種顯著的改變會吸引百姓的注意,並使百姓信服,預備他們,好使他們把他當作他們的領袖跟從他。

         神常常以與人的計畫相反的方式作工。對猶太人來說,門徒們在五旬節用外國方言講話是不可思議的。對我們來說,基督既然知道猶大的品格還讓他做使徒們的司庫似乎是不明智的(約12:6)。對乃縵來說,污濁的約旦河水比大馬士革清澈的河流更具醫治之能似乎是荒唐的(王下5:12)。基督的十字架被希臘人輕視,當作是拯救世界的一種最可鄙的手段(林前1:18-24)。對現代人的心思來說,當亞比米勒心正手潔地把撒拉取去時,耶和華指示亞比米勒把撒拉歸還給她丈夫並請求他的代禱似乎是不公平的(創20:5)。對施洗約翰來說,他給神的兒子施洗似乎是不適當的(太3:13-15)。對西門的心思來說,要是耶穌知道馬利亞是個什麼樣的女人,還會允許她膏祂的腳,這種立場是與他不一致的(路7:37-40)。然而當考慮到聖靈的工作和能力時,所有這些表面上的不一致就都解決了。

         先知學校在撒母耳的管理下被組織起來了,從而使青年們可以受教於神的真理。許多學習都用於歷史、熟記聖經、祈禱和讚美詩。在歌頌暴風雨之神巴力的地方,以色列蒙教導耶和華奇妙的作為,並且對祂的頌贊在歌聲中表達了出來。當默想神的好處給他們煩惱的心靈帶來喜樂與平安時,他們的臉面就發出光輝,反映著內在的聖靈之光。

         ◎「掃羅也列在先知中麼」:當時的意義應該很清楚,但是今日我們已經很難確定這個俗話的意義。可能是掃羅以前反對或輕視這類的先知活動,也可能是他們認掃羅的身份高尚,不應該與這類的先知混在一起。

         11~12 有些早已認識掃羅的人看見這個出身於較高階層的人,行為竟象那些了迷的先知一樣(他們的出身是可疑的),感到十分驚訝。

 

【撒上十12「那地方有一個人說:“這些人的父親是誰呢?”此後有句俗語說:“掃羅也列在先知中嗎?”」

   〔暫編註解〕「這些人的父親是誰呢」:這可能是嘲諷這些先知是「身份不合法」、「來源不明」的先知。也可能是詢問這群先知的「領導人」(「父親」的背後意思)是誰。

 

【撒上十13「掃羅受感說話已畢,就上邱壇去了。」

   〔暫編註解〕「邱壇」:此字前面有定冠詞,說明這是 10:5 所提及的邱壇。

 

【撒上十14「掃羅的叔叔問掃羅和他僕人說:“你們往哪裡去了?”回答說:“找驢去了。我們見沒有驢,就到了撒母耳那裡。”」

   〔暫編註解〕「掃羅的叔叔」:依照 撒上 14:50 這人是「押尼珥」的父親「尼珥」,但 代上 9:36,39 則說這人是「押尼珥」。

 

【撒上十15「掃羅的叔叔說:“請將撒母耳向你們所說的話告訴我。”」

 

【撒上十16「掃羅對他叔叔說:“他明明地告訴我們驢已經找著了。”至於撒母耳所說的國事,掃羅卻沒有告訴叔叔。」

   〔暫編註解〕沒有告訴他。智慧人斷言“靜默有時,言語有時”(傳3:7)。耶戶受先知所膏(王下9:4-13)的反應與掃羅多麼不同啊。如果神對呼召掃羅作王負責任,那麼祂就會在適當的時間把這事告訴適當的人。在聖靈的控制之下,掃羅遵從了撒母耳的指示等候神的指導。為了適合高職,掃羅必須首先學會控制他的舌頭。他的保留就是正確地估計現在落在他肩上的責任的證據。

         「國事」:「王室的事情」、「王位的事情」。

         ◎此時掃羅完全遵守撒母耳的要求,並未洩漏任何被選為王的機密。

 

【撒上十17「撒母耳將百姓招聚到米斯巴耶和華那裡,」

   〔暫編註解〕“米斯巴”:看七5注。

         “米斯巴”。參看第七章5節。

         17-19   撒母耳再次責備百姓學效外邦立王。

         17-27  公開推選掃羅為王:雖然撒母耳膏立了掃羅,但仍要召集各支派的領袖到米斯巴,用公開的方式求問神,目的是要民眾目睹這是神的揀選。

 

【撒上十18「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如此說:‘我領你們以色列人出埃及,救你們脫離埃及人的手,又救你們脫離欺壓你們各國之人的手。’」

 

【撒上十19「你們今日卻厭棄了救你們脫離一切災難的 神,說:‘求你立一個王治理我們。’現在你們應當按著支派宗族,都站在耶和華面前。”」

   〔暫編註解〕厭棄了你們的神。想使自己有限的智慧與創造主的全知競爭是多麼目光短淺呀。在士師時代,當埃及的武裝部隊多次穿過這地時,以色列人都一直免受攻擊,並在巴勒斯坦征服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他們並不知道,埃及人的主回鄉時說的話是:對居住在山地的以色列人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以色列不知道穿過這地的這些軍隊正是幫助抑制鄰近部落的,那些部落無疑貪婪地注視著約旦河西這片水源充足的高地(見出23:28的註釋)。

         縱觀世界歷史,人們一直試圖質疑神計畫的明智性。在洪水之後,神與人類立過契約決不會再用水毀滅大地了。可是人們並不相信這個應許,反而感到必須造一座沒有洪水可以達到其頂部的塔。為了安全起見,他們必須建造城市並住在其中,與鄰居親密接觸。甚至基督時代的猶太人也忘記了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讓神在祂看為最好的時候加給他們現世的物質生活所必需的東西。

         在他們要象四圍列國一樣的渴望中,以色列沒有認識到他們正在給他們天上君王的計畫設置另外一個障礙。作為有道德自由權的人,他們正在通過他們的選擇限制神(詩78:41),並且在這樣做時,他們就在播下自私和叛亂的種子。有害的收穫必然來臨,然而神因祂的憐憫和琱[忍耐從未丟棄他們。

         「宗族」:原文是「一千」,應該是支派底下的軍隊單位。確實的人數不詳。

 

【撒上十20「於是撒母耳使以色列眾支派近前來掣簽,就掣出便雅憫支派來;」

   〔暫編註解〕掣簽為舊約時代找尋神旨意的方法(徒一26注)。

         「掣籤」:原文是「取得」,不過意義大概就是「透過抽籤取得」。

         20~21 掣籤是透過是或非的問題決定神旨意的一種方法(書七1518),在聖靈永遠住在人心堙]徒一26)之前,這做法一直被人使用。

         20-21   求問的方式是「掣簽」,是人尋求神旨意的方法,大抵是採用祭司胸前的烏陵和土明?參出28:30注。

 

【撒上十20~24撒母耳用掣簽方法得掃羅為王,合神旨意麼?】

         答:掣簽為自古以來就有的一種占卜的方式(斯三7,九24,參上冊122 題,拿一7,太廿七35),其方法是以石子,或以竹木片放入筒中搖之,視其所跳出者為何,以定吉凶。在未搖簽之前,須要禱告神示以朕兆。古時候的希伯來人,早已有此習俗。「簽放在懷裡,定事由耶和華。」(箴十六33)又如以色列十二支派之分地(書十四2,十八6);約拿單之違父命(撒上十四4142);祭司班次之規定(代上廿四5);以及馬提亞繼承加略人猶大之職(徒一2326)等等,皆是以掣簽方式來取決,而且往往是先經過了禱告,求神指明而定的。撒母耳在這裡也用掣簽的方法,從便雅憫支派中,掣出基士的兒子掃羅來,為以色列人第一個王,眾民都大聲歡呼說,願王萬歲(202124)。從以上各處記事看來,掣簽的方法,是神所容許的;但此方法自五旬節聖靈降臨以後,己不復使用。――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上十21「又使便雅憫支派按著宗族近前來,就掣出瑪特利族;從其中又掣出基士的兒子掃羅。眾人尋找他卻尋不著。」

   〔暫編註解〕「瑪特利族」:字義是「耶和華之雨」,不過這個家族在聖經其他地方都沒有再出現過。

         ◎抽籤是當時常用的尋求神心意的方式,但抽籤的結果與撒母耳私下膏立的結果一致,就顯出神的干預。掃羅此時還相當謙卑,即使過了這麼久,他還是不敢勇於承擔君王的職責,但神不但預備他,連他的常備兵都親自挑選預備了。

 

【撒上十22「就問耶和華說:“那人到這裡來了沒有?”耶和華說:“他藏在器具中了。”」

   〔暫編註解〕“器具”可指行李。掃羅初立為君,謙卑得要躲藏;作王之後,卻又強橫跋扈(比較十一67)。這種不平衡的性格,在他一生中不時出現。

         器具。字面意義是,“東西,”“設備,”意思是專門收集的物資集合。

         「就問」:原文是「就再問」。

         22-27  掃羅當選:可是他卻隱藏起來,因為他仍有自卑心,但神卻把他彰顯出來,表明這實在是神的揀選。

 

【撒上十23「眾人就跑去從那裡領出他來。他站在百姓中間,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

 

【撒上十24「撒母耳對眾民說:“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眾民就大聲歡呼說:“願王萬歲!”」

   〔暫編註解〕耶和華所揀選的人。許多人都提出這個問題,既然神十分瞭解掃羅會過什麼樣的生活,為什麼還揀選他作王呢?上下文顯示百姓想要的是一個有指揮個性的人,好在戰爭中提供給他們強大的領導能力(撒上8:19,20)。神選擇做與他們的願望相一致的選擇,好向他們證明:(1)祂並不限制他們的自由選擇權,(2)儘管他們的選擇不智,祂還是會抑制伴隨著君主制的邪惡影響,(3)他們必須通過經驗認識到一個人種什麼也必收什麼,以及(4)全國背離神所揀選的道路,並不阻止那國中的個人過與神的旨意和諧一致的生活並接受祂的祝福。

         「願王萬歲」:直譯是「願王活著」,當然,這也就是「萬歲」之意。

 

【撒上十25「撒母耳將國法對百姓說明,又記在書上,放在耶和華面前,然後遣散眾民,各回各家去了。」

   〔暫編註解〕“放在耶和華面前”指那放有摩西律法的會幕。“國法”亦作“王位的條例”。撒母耳把君王的職務和對神應盡的責任寫下,要作王的人和百姓都明白:神為以色列人立的王不同於他國,而是一位仍尊神為大、替神來管治百姓的“中保”。看八5注。以色列人與神立約關係的其他文獻,可看《出埃及記》二十四章,《申命記》三十一章及《約書亞記》二十四章。

         撒母耳寫下君王的職責,其中當然包括申命記十七章1420節的規定。

         「國法」:即對君王權利及責任的規定(參串)。

         「國法」:「君王的典章」、「關於王室的律例」。

         25-27  掃羅在神面前與民立約:但民中仍有不服的人。

 

【撒上25 國法】這國法似乎是制定某種憲法或規章的檔。它可能是詳述百姓臣服于君王,君王則臣服于主。在埃及的登基儀式中,妥得神要宣告,表示諸神正式認可王位的繼承。本段沒有提到掃羅有否當真登基,只是稱他為被選立的那位而已(見十一15的注釋)。──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26「掃羅往基比亞回家去,有 神感動的一群人跟隨他。」

   〔暫編註解〕基比亞十掃羅的家鄉,現在成了以色列國的第一個都邑,掃羅在此治理國事(十一4;撒下二十一6)。

         “基比亞”位於耶路撒冷以北僅三英里(4.8公里),在通往示劍的大路上,那是掃羅的家鄉,也是王國的第一個首都。

         「基比亞」:是掃羅的家鄉,位於耶路撒冷以北約五公里(三英里)處。

         「神感動的一群人」:「神觸摸他們心的一群大能勇士」。

 

【撒上26 基比亞】掃羅的家鄉基比亞素被視作耶路撒冷北面約三哩的富珥遺址(Tell el-Ful)。考古學家雖然在當地發現一個小型碉堡,並且稱之為「掃羅碉堡」,很多學者都不信服這個看法。現時考古、經文、地形的證據,全都支援基比亞和迦巴是同一地點,位於耶路撒冷北面約六哩,司文尼幹河峽谷南緣上之賈巴。──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27「但有些匪徒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就藐視他,沒有送他禮物,掃羅卻不理會。」

   〔暫編註解〕掃羅受膏立,民間反應不一。有的人心為神感,熱心支持;一部分對他的能力懷疑,依習俗應送的禮物也未帶備。但掃羅心胸磊落,一點沒有放在心上,這是他寬大的一面。“匪徒”亦作“喜歡惹事生非的人”;他們說的話反映心中無神,把希望完全寄託在人身上。

         “匪徒”。原文作:彼列之子。掃羅有支持者(一○26),也有政敵,但他盡量保持緘默,不去惹怒他們。

         「掃羅卻不理會」:有譯作「大約過了一個月」,並作為11章起首。

         匪徒。或“沒有價值的傢伙”(修訂標準本;見撒上2:12的註釋)。只能預料到以色列最小支派的一個成員掃羅會遭遇兩類人,那些“有神感動”(26節)並似乎樂於隨從神帶領的人和其他人—可能包括某些長老,他們曾從最大的支派猶大趕來,請求立一個王—他們感到自己被輕視了,所以拒絕效忠。當神吩咐摩西用利未人代替所有支派頭生的,因而將祭司的職分限於亞倫的兒子時,發生過相似的情形。那時可拉和以色列250個官長拒絕隨從神的領導,並譴責摩西讓自己的家人當權。掃羅如此忍耐地接受了對他的權威的這一拒絕,並且沒有作出任何努力要用武力維持他做王的權利,這一事實就是最好的證據,證明神已經感動了他的心,並且正在賜給他君王必備的智慧。

         「匪徒」:「沒用的人」、「卑鄙的小人」。

         「掃羅卻不理會」:原文沒有「掃羅」,而且破損難以辨識,可能意義是「大約過了一個月」,而且是接於第十一章開頭的事件。

         ◎昆蘭4Q Sama中在第十章和十一章中加插了一段,猶太古史的作者約瑟夫也提及他使用的舊約經文也有這一段,但是馬索拉經文和七十士譯本都沒有這一段。此段大意是「亞捫人的王拿轄壓迫迦得和流便人,將他們的右眼都剜出來。凡是在約但河東的以色列人,亞捫人的王拿轄都剜出他們的右眼。但有七千人逃離亞捫人,進入了基列雅比。

 

【思想問題(第10章)】

 1 本章如何論及神與以色列的關係?參1, 18-19, 25節。這有否加增你對神的認識?

 2 撒母耳告訴掃羅那三個兆頭來證實他在1節所說的話?你認為這些兆頭對被膏立的掃羅有何意義?

 3 9節的「新心」指的是什麽?有何涵意?它與新約中所說的「新造的人」是否有相似之處?參林後4:17; 西3:10等。在你的生命中是否帶「新」的特徵?

 4 掃羅向叔叔隱瞞撒母耳膏他一事(16),在百姓掣簽時又躲起來(21)。這顯示他的性格有何特點?

 5 神一方面命令撒母耳私下膏立掃羅,另一方面又在公開場合裡選召掃羅作王。你認為這雙重的選立有何好處?今日教會可否在此學到一些做事原則?

 6 昔日以色列人藉掣簽尋求神的旨意,撒母耳就是以此公開選出掃羅為王。今日,你在重要的事情上怎樣尋求神旨意的顯明?

 ──《串珠聖經注釋》

 

【暫編註解資料來源】

《啟導本聖經註釋》․《雷氏研讀本聖經註釋》․《串珠聖經註釋》․《SDA聖經注釋》․《蔡哲民查經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