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拾穗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十七1「非利士人招聚他們的軍旅,要來爭戰,聚集在屬猶大的梭哥,安營在梭哥和亞西加中間的以弗大憫。」

         戰爭的地點大概在猶大西界的山丘地區。──《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1 非利士人】撒母耳記上下所記述的非利士人,是主前一二○○年從愛琴海一帶移居至巴勒斯坦之海上民族的一支。學者一般相信就是這海上民族,驅使赫人帝國衰亡,並且摧毀了敘利亞和巴勒斯坦沿海多個城市,如:烏加列、推羅、西頓、米吉多、亞實基倫等;然而他們牽涉在這些地區只有間接證據而已。位於梅迪內哈布的著名壁畫,描繪了他們和埃及法老蘭塞三世打仗的戰況。描述特洛伊城之圍的荷馬史詩,也反映了這個國際性的動盪。這些來自克裡特、希臘、安那托利亞的人,大概以賽普勒斯島為發動攻擊的基地。海上民族被逐出埃及之後,這個後來被稱為非利士人的部落在巴勒斯坦南部沿海定居,建立了亞實基倫、亞實突、以革倫(米克納遺址)、迦特(薩非遺址)、迦薩五個都城。他們在奪取約櫃之戰(撒上四),和將來掃羅父子陣亡的一役中(三十一章),一再侵入以色列領土。掃羅在位時不斷與他們爭戰,試圖將他們驅逐出境,以及防止他們再度入侵。──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七1 非利士營的位置】梭哥(今阿巴德廢墟〔Khirbet Abbad〕)是薩非拉谷地的一個城鎮,在非利士領土附近,伯利琤H西約十四哩之處。學者在這遺址的勘測,找到了一些來自這時代的陶瓷文物。亞西加(今劄卡利亞遺址)是個梭哥西北三哩外的城堡,把守著橫過以拉穀的主要通道。考古學家在二十世紀初曾經挖掘這個遺址,發現了來自這個時代,有四個城樓的長方形城堡。這地是非利士平原通往猶大山地的主要隘口,因此對雙方來說都很具戰略性價值。貫通薩非拉地區的幹道從拉吉北上亞西加,但在亞西加南面一哩左右有一條朝東的岔路,沿桑特幹河(Wadi es-Sant)通往以拉穀。以弗大憫仍然未能確認,但理當在這一帶地區。──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七2「掃羅和以色列人也聚集,在以拉谷安營,擺列隊伍要與非利士人打仗。」

 

【撒上十七3「非利士人站在這邊山上,以色列人站在那邊山上,當中有谷。」

 

【撒上十七4「從非利士營中出來一個討戰的人,名叫歌利亞,是迦特人,身高六肘零一虎口;」

 

【撒上十七5「頭戴銅盔,身穿鎧甲,甲重五千舍客勒;」

         「五千舍客勒」:即五十四公斤(一百五十磅)。──《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6「腿上有銅護膝,兩肩之中背負銅戟;」

         「戟」:大概是用以投擲的兵器。──《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7「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鐵槍頭重六百舍客勒。有一個拿盾牌的人在他前面走。」

         「六百舍客勒」:即八公斤(十八磅)。──《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8「歌利亞對著以色列的軍隊站立,呼叫說:“你們出來擺列隊伍作什麼呢?我不是非利士人嗎?你們不是掃羅的僕人嗎?可以從你們中間揀選一人,使他下到我這裡來。」

 

【撒上十七810 決鬥式戰事】戰果有時可由單獨比武決定,派遣單人為己方軍隊的代表,藉決鬥顯出神明的旨意。埃及便尼哈桑的壁畫(主前第二千年紀初期)和埃及《辛奴亥的故事》,都有單獨決戰的例子。一個主前第二千年紀上半的迦南陶瓶亦有決鬥的描繪。時間上比較接近當時的對應例子,還有《伊里亞德》(海克特〔Hector〕對艾傑克士〔Ajax,又作 Aias〕,巴里斯〔Paris〕對曼尼雷厄斯〔Menelaus〕)和赫人哈圖西利斯三世之辯述。在哈拉夫遺址發現的主前十世紀浮雕描繪兩個鬥士抓著對方的頭顱,用短劍相擊。── 華爾頓《舊約聖經背景注釋》

 

【撒上十七9「他若能與我戰鬥,將我殺死,我們就作你們的僕人;我若勝了他,將他殺死,你們就作我們的僕人,服侍我們。”」

 

【撒上十七10「那非利士人又說:“我今日向以色列人的軍隊罵陣。你們叫一個人出來,與我戰鬥。”」

 

【撒上十七11「掃羅和以色列眾人聽見非利士人的這些話,就驚惶,極其害怕。」

 

【撒上十七12「大衛是猶大伯利琲漸H法他人耶西的兒子。耶西有八個兒子。當掃羅的時候,耶西已經老邁。」

 

【撒上十七13「耶西的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出征。這出征的三個兒子:長子名叫以利押,次子名叫亞比拿達,三子名叫沙瑪。」

 

【撒上十七14「大衛是最小的,那三個大兒子跟隨掃羅。」

 

【撒上十七15「大衛有時離開掃羅回伯利琚A放他父親的羊。」

         本節顯示大衛並不是經常居於王宮中,掃羅病癒時,他便回家去。另一方面,那時他還未作掃羅在戰場上的隨從(16:21)。──《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16「那非利士人早晚都出來站著,如此四十日。」

 

【撒上十七17「一日,耶西對他兒子大衛說:“你拿一伊法烘了的穗子和十個餅,速速地送到營裡去,交給你哥哥們;」

         大衛拿約廿二公升「一伊法」的穗子和十個餅送給哥哥們,補充不敷的糧餉。──《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18「再拿這十塊奶餅,送給他們的千夫長,且問你哥哥們好,向他們要一封信來。”」

         「奶餅」:屬於美食之類。

         「一封信」:原文意思難以確定,大概指憑證,證明從軍之人仍然存活,並收到補給。──《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19「掃羅與大衛的三個哥哥和以色列眾人,在以拉穀與非利士人打仗。」

 

【撒上十七20「大衛早晨起來,將羊交托一個看守的人,照著他父親所吩咐的話,帶著食物去了。到了輜重營,軍兵剛出到戰場,呐喊要戰。」

 

【撒上十七21「以色列人和非利士人都擺列隊伍,彼此相對。」

 

【撒上十七22「大衛把他帶來的食物留在看守物件人的手下,跑到戰場,問他哥哥們安。」

 

【撒上十七23「與他們說話的時候,那討戰的,就是屬迦特的非利士人歌利亞,從非利士隊中出來,說從前所說的話,大衛都聽見了。」

 

【撒上十七24「以色列眾人看見那人就逃跑,極其害怕。」

 

【撒上十七25「以色列人彼此說:“這上來的人你看見了嗎?他上來是要向以色列人罵陣。若有能殺他的,王必賞賜他大財,將自己的女兒給他為妻,並在以色列人中免他父家納糧當差。”」

 

【撒上十七26「大衛問站在旁邊的人說:“有人殺這非利士人,除掉以色列人的恥辱,怎樣待他呢?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是誰呢?竟敢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嗎?”」

         「這未受割禮的 ...... 罵陣嗎」:大衛認為這拜偶像的非利士人辱駡永生神的軍隊(以色列),就是辱駡永生神自己。言下之意是他有應戰的意念(參28, 31)。──《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27「百姓照先前的話回答他說,有人能殺這非利士人,必如此如此待他。」

 

【撒上十七28「大衛的長兄以利押聽見大衛與他們所說的話,就向他發怒,說:“你下來作什麼呢?在曠野的那幾隻羊,你交托了誰呢?我知道你的驕傲和你心裡的惡意,你下來特為要看爭戰。”」

         以利押認為大衛不守本分,不在家看羊,倒跑到戰場來尋樂觀戰。──《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29「大衛說:“我作了什麼呢?我來豈沒有緣故嗎?”」

 

【撒上十七30「大衛就離開他轉向別人,照先前的話而問,百姓仍照先前的話回答他。」

 

【撒上十七31「有人聽見大衛所說的話,就告訴了掃羅,掃羅便打發人叫他來。」

 

【撒上十七32「大衛對掃羅說:“人都不必因那非利士人膽怯。你的僕人要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

 

【撒上十七33「掃羅對大衛說:“你不能去與那非利士人戰鬥,因為你年紀太輕,他自幼就作戰士。”」

 

【撒上十七35「我就追趕它,擊打它,將羊羔從它口中救出來。它起來要害我,我就揪著它的鬍子,將它打死。」

 

【撒上十七36「你僕人曾打死獅子和熊,這未受割禮的非利士人向永生 神的軍隊罵陣,也必像獅子和熊一般。”」

 

【撒上十七37「大衛又說:“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掃羅對大衛說:“你可以去吧!耶和華必與你同在。”」

         「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大衛在伯利痝Q膏為王之後,立即回到他原來生活的範圍裡去,在那裡證明主。他並沒有進到皇室學校裡去受特殊的訓練,只不過是回到自己的羊群裡。當掃羅王的使者找到他時,他還是那一位「放羊的」。當神安排的機會來到,要他去抵抗歌利亞時,他所用以對付歌利亞的兵器,也是那些他在牧羊時曾經試驗過的。對於掃羅所給他的銅盔,刀,鎧甲等,他如此說:「我素來沒有穿慣。」就把它們脫掉了。他揀選他作牧人時常用的甩石機弦,和溪谷中的石子。「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撒上1747

         單憑外面的職位是沒有效果的,照樣,若倚靠資格和身份,也不會有什麼屬靈能力。你需要在暗中先對付了仇敵,然後纔能公開的向仇敵誇勝。你需要先在家裡與神的靈和諧一致,你纔能在外面為主掌權。這樣的一個屬靈訓練學校,向我們每一個基督徒都是開放的。――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十七44「非利士人又對大衛說:“來吧!我將你的肉給空中的飛鳥、田野的走獸吃。”」

 

【撒上十七45「大衛對非利士人說:“你來攻擊我,是靠著刀槍和銅戟;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之耶和華的名,就是你所怒駡帶領以色列軍隊的 神。」

 

【撒上十七46這堣ㄛO說『神』將你交在我手堙A使普天下的人知道『耶和華』。因為耶和華是和我有關係,祂顧念到我,把仇敵交在我手堙C但是對於普天下人,就是在以色列人之外的人,神不給他們知道祂是耶和華,只給他們知道神。耶和華是對於親近神的人發生關係的。神是對普通人發生關係的,使人知道祂的能力。

 

【撒上十七47「又使這眾人知道耶和華使人得勝,不是用刀用槍,因為爭戰的勝敗全在乎耶和華。他必將你們交在我們手裡。”」

 

【撒上十七48「非利士人起身,迎著大衛前來。大衛急忙迎著非利士人,往戰場跑去。」

 

【撒上十七49「大衛用手從囊中掏出一塊石子來,用機弦甩去,打中非利士人的額,石子進入額內,他就僕倒,面伏於地。」

 

【撒上十七50「這樣,大衛用機弦甩石,勝了那非利士人,打死他;大衛手中卻沒有刀。」

 

【撒上十七50是誰殺死歌利亞?大衛抑或伊勒哈難?】

     根據撒母耳記上十七50的記載,大衛用機弦甩石打倒歌利亞,然後用歌利亞的刀割下歌利亞的首級。經過這次大勝非利士人後,大衛成了以色列軍隊中最勇猛的戰士;雖然他那時只是個少年人。但在馬所拉抄本的撒母耳記下二十一19則指出:「伯利琱H雅雷俄珥金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這人的槍桿粗如織布的機軸。」馬所拉抄本這段經文,肯定與撒母耳記上十七章有衝突,但幸好歷代志上二十5有如下記述:「睚珥的兒子伊勒哈難殺了迦特人歌利亞的兄弟拉哈米。」這顯然是正確的讀法,不單在歷代志的上文下理中是正確的,置於撒母耳記下二十一19也一樣適合。

    抄寫員最早看見的抄本,在這節聖經中肯定被塗汙或損毀了。因此,抄寫員犯了兩個至三個錯誤,正如下文:

1        在歷代志上二十5,代表直接受詞的字-t,位於字母Lahmi的前面,但撒母耳記下二十一19的抄寫員卻誤將這字抄成b-tb-y-t,而使經文變成Bet hal-Lahmi(伯利桓人)

         2        抄寫員將代表「兄弟」的字(,-h)誤看為在glyL(歌利亞)之前的直接受詞。因此,使經文記載「歌利亞」成為被殺(wayyak)的對象,而不是歌利亞的兄弟被殺。但歷代志上二十5的經文則正確地記載歌利亞的兄弟身亡。

         3        抄寫員誤將「編織者」(-r-g-ym,)一字誤置於「伊勒哈難」之後,使這字被讀為伊勒哈難的父親(ben-Y -r-y'-rg-ymben ya 'arey'ore-gim;意即「織布者林中的兒子」——似乎任何人的父親都不會有這個名字!)在歷代志下,'or'gim(編織者)正確地置於menor(軸)之後,使經文所表達的意思更完整。

         換言之,撒母耳記下工十一19的原來字句有訛誤,但幸好正確的字句被保存於歷代志上二十5── 艾基斯《舊約聖經難題彙編》

 

【撒上十七51「大衛跑去,站在非利士人身旁,將他的刀從鞘中拔出來,殺死他,割了他的頭。非利士眾人看見他們討戰的勇士死了,就都逃跑。」

 

【撒上十七52「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便起身呐喊、追趕非利士人,直到迦特(或作“該”)和以革倫的城門。被殺的非利士人倒在沙拉音的路上,直到迦特和以革倫。」

         「迦特」、「以革倫」:均為非利士人的首邑。非利士敗軍逃返自己的地方。

         「沙拉音」:在戰場附近猶大的低地。──《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53「以色列人追趕非利士人回來,就奪了他們的營盤。」

 

【撒上十七54「大衛將那非利士人的頭拿到耶路撒冷,卻將他軍裝放在自己的帳棚裡。」

         本節引起不同的猜測及解釋。由於耶路撒冷當時還未落在猶大人手中,仍為耶布斯人所佔領,因此有學者認為這裡是指大衛後來奪得耶路撒冷後將歌利亞的頭放在那裡一事。至於「將他(歌利亞)軍裝放在自己的帳棚裡」,似乎顯示大衛已是軍人,有自己的帳棚,這與上文顯然有矛盾;而且按21:9的記載,歌利亞的刀是存放在挪伯處。對於這些疑問,有學者的解釋是:「自己的帳棚」指大衛自己的家,而歌利亞的刀是後來才放在挪伯的祭司那裡。──《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55「掃羅看見大衛去攻擊非利士人,就問元帥押尼珥說:“押尼珥啊,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押尼珥說:“我敢在王面前起誓,我不知道。”」

 

【撒上十七55~58這段向為學者所爭論, 按16:21-22,大衛曾入宮服事掃羅,本該為掃羅所認識。但是這裡卻顯示掃羅似乎對大衛不大認識。事實上,大衛雖曾入宮中治療掃羅的病,掃羅與押尼珥未必與大衛的家族熟稔,而且大衛在掃羅病情好轉時便回鄉牧羊,宮中又有多人侍候掃羅,掃羅與大衛的關係不密切是自然的事,及至大衛殺了歌利亞後,才一直逗留宮中,至掃羅追殺他時才離開。──《串珠聖經注釋》

 

【撒上十七 55~58 掃羅為何不認識大衛?】

答:大衛David(意親愛)曾經侍立在掃羅Saul(意求問)面前,作過拿兵器的人,為掃羅彈琴驅除惡魔。(撒上十六 2123)。掃羅似乎不認識大衛,還問「那少年人是誰的兒子」,(撒上十七 5558),其原因可能是掃羅時常被惡魔所擾亂,神經反常,記憶力不清。大衛是耶西最小的第八個兒子,他彈琴時還是童子,以後仍回父家放羊,(撒上十七 1215)。當他打死了非利士人回來時,已經成了少年人,身材與外貌都會改變而長大了,使掃羅對他感到陌生。及至大衛回答「我是你僕人伯利琱H耶西的兒子」以後,掃羅得到更深的回憶,知道他的名字了。── 李道生《舊約聖經問題總解()

 

【撒上十七56「王說:“你可以問問那幼年人是誰的兒子。”」

 

【撒上十七57「大衛打死非利士人回來,押尼珥領他到掃羅面前,他手中拿著非利士人的頭。」

 

【撒上十七58「掃羅問他說:“少年人哪,你是誰的兒子?”大衛說:“我是你僕人伯利琱H耶西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