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四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四3「百姓回到营里,以色列的长老说:『耶和华今日为何使我们败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从示罗A到我们这里来,好在我们中间救我们脱离敌人的手。』」

         约柜就是神和以色列人立约的柜。以色列民虽向神的约不忠心,却仍幻想着以为神要凭祂的约来保护他们脱离仇敌的手。但是,当神的子民心怀二意的背弃祂时,神只得让他们在敌人面前失败。以色列民以为神必会因着自己的荣耀来拯救他们。可是神关心祂圣洁的性格过于外表虚浮的荣耀,当一个神的仆人厉害的失败了,我们以为最好是将这难为情的事遮掩起来。我们按这点存心来祷告,盼望神为着祂自己的荣耀,让人即使遭受隐藏的失败,也蒙拯救得免公开的羞辱。但神的道路和这个完全相反。祂必须让祂的子民在世人眼前失败,借此可以表白祂那绝对圣洁的品格,与祂的子民的不洁是毫无关连的。神永不包庇罪恶。神的荣耀只能以属灵道德的价值为基石,而祂的子民那公开的挫败,比那华而不实的虚伪胜利,更能在实际上维持祂的见证和荣耀。――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撒上四3「我们不如将耶和华的约柜抬到我们这里来。」】

以色列人打仗失败,损失惨重。他们唯一的盼望,能抵御非利士人,使百姓得着神的保护。所以他们一定要将约柜抬来。他们忘记约柜只是以对象来表征属灵的含义。其实他们与神的关系最要紧。基路伯的形象,神保护的表记都没有什么效能,除非他们真的与神相交,不退后。

礼仪的功能——我们去抬约柜,究竟用意在那里?如果只依靠外在的礼仪,如浸礼与主餐,那是不够的,离开神,其他都谈不到了。读经祷告并不表示热心爱主,到教会礼拜,也未必真正爱神,可能当做一种依靠。这一切只是去抬约柜,我们的心与圣约的神并无真正的联系。

基督的同在——真正的保护在于基督的同在。我们要与主的生命联合,住在他的荫下,藏在祂的隐秘处。我们若有神荣耀所庇护,就住在至圣之处。我们与神中间毫无阻隔,却与祂同行。享受圣父与圣子耶稣基督的交往,那才是真正蒙福的秘诀。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四10~11人在危险的时候,想方法来利用约柜,可是结果连约柜也被掳去。他们想︰『若是约柜在我们中间,神必定帮助我们,因为神必定不忍放弃约柜的。』可是神没有这样作,祂却使他们打败,让约柜被掳。这是多么严肃的事!如果有人以为他多说几句『我有神』『我奉主的名』这样的话,就必定会得胜了,那是和以色列人犯同样的错误。属灵的东西,基督的名字,是永远不能被肉体利用的。

 

【撒上四21以迦博】「给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说:荣耀离开以色列了。」

  这是多么悲哀的话。孩子的母亲,在将要死的时候,留下这样一个名字给她生下的孩子。本来生孩子是件欢喜的事,但遇上丈夫和他的弟弟阵亡,公公也死了;所以生孩子的喜乐,都因而消失了,更可哀的是以色列全军在非利士人面前溃败,神的约柜被敌人掳去,以至她心灰意懒,自己将死不关心,活下去也没有意义,生了男孩子也不放在心上。因为生子作非利士人的奴隶,有甚么可喜可夸的?她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作以迦博,意思是:“荣耀离开以色列了!”(撒上四:21
  那是以色列的一次大败仗。神的约柜被掳去,在示罗神的会幕,也遭到破坏:“祂离弃示罗的帐幕,就是祂在人间所搭的帐棚”(诗七八:60)。到了先知耶利米的时候,神仍然借着祂的仆人警告说:“你们且往示罗去,就是我先前立为我名的居所,察看我因这百姓以色列的罪恶,向那地所行的如何。”(耶七:12)这是明白的说,神的荣耀离开,是因为以色列人犯罪的结果。罪恶使神的荣耀离开。
  以利的两个儿子,领导以色列人犯罪,到了极为深重的地步。非利士人的势力,由海岸延伸到内地。以色列人似乎是信风水,找了个吉利的地方以便以谢安营。这地名意思是:“到如今耶和华帮助我们”(不是后来撒母耳立石记念的地方)。但不行在神的旨意中,好地名不能帮助他们,还是打了败仗。他们想到了神的约柜,以为有神同在,可以使他们打胜仗,这近于迷信的作法,利用神的约柜。现出他们的想法,正跟外邦人一样。其实约柜是表明神同在的见证;如果人违背神,徒有约柜并无用处。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非尼哈,欣然跟着约柜前去,只是由失败变成大败,二人也被杀了。(撒上四:11
  九十八岁的老以利,管不了儿子行恶,也不能以士师的地位影响国人,只能“为神的约柜心里担忧”(撒上四:13)。他知道这样的作法,不能使神得荣耀。后来消息传来,他听到兵败和儿子阵亡的报告;只是“一提神的约柜,以利就从他的位上往后跌倒,在门旁折断颈项而死。”(撒上四:12-18
  神的子民,特别是作领袖的,应当以神的荣耀为念,就是必须除去罪恶,才可以有神的同在,得胜仇敌。在工作之前要思省:是否有神的同在,否则会徒劳而无功,只羞辱神。──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

 

【撒上四22「她又说:『荣耀离开以色列,因为 神的约柜被掳去了。』」

         约柜被掳去了,但约柜能保护自己,这一点事实,那些掳掠者付上重大代价之后,就十分明白了。由于约柜基本上是见证神自己的性情。因此,约柜如何对付了非利士人,就绝不是那些不圣洁的以色列民所办得到的。神为祂的荣耀而寻找器皿,但当祂得不到合用的器皿时,祂就自己出来作事,祂如此行乃是护卫祂的见证。祂宁愿让祂的约柜被掳去,好叫全世界的人都看见,当祂的子民中间有不圣洁的时候,祂不愿意与他们联结为一。神的性情和人的不圣洁是永远没有办法融合的,特别当不圣洁发生在与祂立约的选民中间时,这种大相径庭的情形是更加昭然若揭了。――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