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九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九6「这城里有一位神人。」】

在城里如果有神人居住,必为人们所共知的。神人的生活圣洁,在他居住的地方有馨香之气,邻居也都知道他。在教会的聚集中,不能没有他们。他们的祷告与劝勉常常带有特殊的圣灵的恩膏。我们呢?我们的敬虔有没有留下印象,使邻居得益?甚至我们离世之后,记忆仍有久远的影响。

敬虔的影响——撒母耳的敬虔也这样被人们公认,他的影响力久远与广大,他人格的感召好似香气一般,无法隐藏。人们提说他「是众人尊重的,凡他所说的,全都应验。」敬虔的人实在令人敬重,他们可靠与稳健,也是在我们友朋之间受人爱戴。

神人的气质——让我们生活也要端正,在今世要有敬虔,竭力追求作神人。我们要记得神将敬虔的人特别分别为圣,归属祂自己。神人是像神的人。他们成为神人,因为他们培养与神交往,亲近神。他们的脸庞满有主的容美,他们的言谈都是主的真理。你与他们稍有交往,就看出他们的庄重、安静、温和与圣洁,这些都是属天的气质。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九20众人所仰慕的】「以色列众人所仰慕的是谁呢?」

  年迈的撒母耳,显然不复少年时,难符新时代人的期望。他的力量衰弱了,行动迟缓了,腰也弯下了;更使他们不耐烦的,是撒母耳的观念似乎太陈旧,动不动提起神的话,为甚么他那么爱祷告?难道他没有学过进步的统御术,埃及的科学,非利士的航海术,或米所波大米的宗教和人类学?因此,他们看得出时代的需要,求立一个更理想的新领袖。
  这样的人出现了。

有一个便雅悯人名叫基士…是个大能的勇士。他有一个儿子名叫扫罗;又健壮,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撒上九:1-2

  扫罗是一个杰出的天然领袖。他有很好的出身家世,不是普通的人家。他的外表英俊,颇像押沙龙,很具有叫人欢喜的条件(撒下一四:25),而且健壮,体力上够勇武。他也肯听父亲的话,勤劳顺服,走遍许多地方去找寻失落的几头驴,可见是关心家庭。这样的人才多么难得!
  只是扫罗明显的缺少一件:他似乎对于属灵的事缺少应该有的注意。先知撒母耳几十年传神的话,叫人的心转向神,以至“从但到别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华立撒母耳为先知”(撒上三:19-21,七:2),扫罗却好像去了另外一个星球,全然无所知。这就像是在宗教改革时代的德国,却没听说过马丁路德,在瑞士,却不知有加尔文一样的不可思议;而且以色列并不是泱泱大国。扫罗对撒母耳的认识,竟然不如他的仆人,可见其对宗教缺乏兴趣的程度了。(撒上九:6-14
  当仆人建议去见神人的时候,扫罗想到的是没有礼物可送他。撒母耳并没有募捐筹款的习惯,更不曾收受贿赂;而贪爱财物,是假先知的记号(彼后二:16;王下五:16;撒上九:7)。这显明他对属灵观念的模糊,也许对财物更关心。
  但以色列要求立王;他们所要的王,不重属灵和品格,只要能领导全国的王:他们要的是有才能,能提供秩序和安全的领袖,不管其私生活和属灵的事。扫罗能迎合民意,正是他们所要的政治领袖。(撒上九:20,八:5-20
  民主并不是最可靠的,因为其没有正确的指导标准。照人的意思,得着所求的,并不是好事。──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