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二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廿二1~2「大卫就离开那里,逃到亚杜兰洞……跟随他的约有四百人。」

         「洞」应付了属灵的需要。扫罗居于王位,并有很多的拥护者。那时整个国家都在他手上,神在最高的主权里也承认他的职位,然而,你不会发现神是与他同在。只有大卫是在圣灵涂抹之下,他必须与神一同到旷野去。因此,那个洞就成了他的总部。凡受窘迫的,欠债的,心里苦恼的,以及不满现实情况的一大群人,都聚集到他那里去,他就成了他们的首领。他们在四顾无路中来到亚杜兰洞投靠大卫,因为他们不能从别的地方解决他们的需要。

         大卫是主耶稣现在被弃绝的预表。直至今天,群众仍不断的投向主耶稣的里面寻求荫庇。他们渴望得着在圣灵管理下那个实际。他们来到主面前,主也接纳他们成为忠心的跟随者。他们所走的是一条孤单的道路,——与人为的系统对峙总是孤单的——但这些在主耶稣被拒绝的日子,而聚集在祂名下的核心小群,当主再来登宝座掌王权时,就会成为主所特别珍爱的同伴。―― 倪柝声《旷野的筵席》

 

【撒上二十二3「等我知道神要为我怎样行。」】

我们若完全见自己交给神,神为我们作的,是没有穷尽的。大卫看不清楚神对他全盘的计划,他只有一个概念而已。我们呢?有些的事显明是神的作为,我们应该数算。

儿子的灵——祂赐给我们儿子的心,使我们认识神是我们的父,也知道耶稣基督将父神启示出来。在客西马尼园,在变像山上,呼叫神阿爸父。

救赎的恩——祂救赎我们脱离一切的罪,使我们无可指摘。在这罪恶的世代中,行事为人有圣洁与公义,以敬虔度日。

圣灵的膏——祂以恩膏使我们的事奉满有基督的香气,且在人心犁出极深的地土,可以栽种,以期望长久的佳果。

荣耀的分——我们必有分于祂儿子的荣耀,在地上享受救恩,在天上同登宝座,我们蒙召原是为此。

谁能明白神的期望呢?祂不只为我们在地上施恩,也在天上,当我们生命进入永琱坐丑C「我们现在是神的儿女,将来如何,还未显明。」(约翰壹书三章二节)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二十二8自卫与自危】「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

  疑忌别人的苦果,是深陷于感觉危险的泥淖,全是自己幻想造成的。这种自危的心态,使他长久处于自卫的紧张状态,费尽心力跟自己的黑影搏斗。
  扫罗王嫉妒大卫,疑忌大卫,以至失却理性,到了疯狂的边缘。他从前的平静失去了,镇日手里抓着枪,叫护卫人员站在旁边;他把对付大卫,当作了首要的生活目标。扫罗说:

“便雅悯人哪,你们要听我的话!耶西的儿子能将田地和葡萄园赐给你们各人吗?能立你们各人作千夫长,百夫长吗?你们竟都结党害我!我的儿子与耶西的儿子结盟的时候无人告诉我;我的儿子挑唆我的臣子谋害我,就如今日的光景,也无人告诉我,为我忧虑。”

  作为最高领袖,说这番话,不仅可耻,也是可哀。这样的精神状态,是邪灵的工作。
  狭窄的心,使扫罗画小圈子,周围只有本族的便雅悯人还可信任。他像帮派头目一样口吻,直接说:只有跟随我,听我的话,才可以升官发财。这简直是把国家名位土地来贿赂人。而且他更鼓励自己人打小报告,连儿子的行动也得监视,向他告密;约拿单与大卫结盟还是事实,诬指儿子挑唆,意图制造政变,谋害他,纯粹是他想象的。越怀疑人,谁都不相信,越加自危,然后自怜:我到了这样地步,也没有人为我忧虑。
  扫罗王鼓励告密,谗谤的小人就来了。多益就前来述说祭司亚希米勒与大卫之间的来往,硬把二人说成共谋,还捏造祭司为大卫求问耶和华,连神也牵涉在阴谋集团里。这引得扫罗进一步而杀人;多益是热心的帮凶。不敬畏神的人,别人不敢作的事,他作得出来,是公然与神为敌了。(撒上二二:6-19
  这显明邪灵的工作,一步一步的发展。起初是嫉妒,看见大卫得胜就不舒服,恶性发作;像该隐见神喜悦亚伯就生气。扫罗忘了,杀了大卫,是魔鬼最欢喜的事,没有人保卫以色列国,它可以肆意侵害;而且弥赛亚的降生,就不能成为事实。由恨大卫,而至怀疑所有人的忠贞,包括自己儿子在内,谁都不信任,造成孤立自危,觉得时时需要自卫。再下一步,就是杀人了,而且杀神的祭司,无法无神,要向神宣战!人到此地步,还有更可怕的吗?──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