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四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二十四5「大卫心中自责。」】

有敏感的良心,而且随从它的感动,即使人与事加以反对也在所不计,这才是好的。大卫与跟随他的人们只要将剑插过去,就结束他们艰困的流浪生涯。看来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但大卫不愿乘人之危,现在扫罗正在山洞中休息,大卫只割下他一块衣襟。

行动虽然容易——这事若作在神的受膏者身上,大卫决不能作。我们有时也在割人的衣襟,在言谈中批评,没有尊重人的人格与声誉成就。我们这样不顾到别人,心中不是该自责吗?我们不是应该认罪悔改吗?

环境即使有利——在那附近一定有许多山洞,王却只进入这个,就是大卫与他属下所躲藏之处。一般说来,这是证明王该落在他敌人的权利之中了。但是有利的环境并不维护大不正确的行动,机会并不使错误的事因此正当。

大家公认同意——他们都催促大卫进行。但是一般人的标准究竟不高。大卫却始终维持一个崇高的标准与理想。我们也不可以大家的标准来判断。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二十四17以善报恶】「你以善待我,我却以恶待你。「

  扫罗是只会看见别人错的人,所有的人都有错,他永远不承认自己有错。直到有一天,真正面对自己的问题。
  扫罗不止一次,兴师动众,务求得大卫而后快。但总无法追得上。有一次,意外的跟大卫非常接近,却绝不是他自己所愿意的。
  大卫和跟随的人,逃避到死海西岸隐基底的牧野,藏在路旁一个洞的深处,成了负隅之虎,不是被消灭,就必须反噬;这两条不得已的路,都是大卫所力图避免的。他之所以逃避,不是胆怯不敢相搏,也不是力弱不堪一击,而是力避同胞相残的内战。这是勇者自制的柔和,是由于他敬畏神的节制。现在是被逼得欲退无路了。
  意外的,扫罗不曾想到大卫藏匿在那里,而指挥军队入洞搜索,而是个人进去解决自然的需要。跟随大卫的人,知道大卫是耶和华所膏立的王,认为是神将敌人交在他手里,既然民无二主,除去扫罗而登上王位,他们想望的,不就是这样一天吗?良机难得,眼下就是正合宜的时候了,劝他及时动手。
  但大卫的看法不是这样。他看见了神。大卫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二四:1-7)不错,神应许将仇敌交在他手里,但大卫不以为扫罗是仇敌;是耶和华的受膏者,大卫是神的仆人,所以扫罗不属于仇敌之类,而且因他受膏为王,大卫不能反对神,所以必须承认他是“我的主”,必须敬畏神和君王,而知道是“在耶和华面前”,就不敢伸手作恶。
  那时,扫罗解脱外袍放在一旁;大卫悄悄用歌利亚的刀,割下他衣襟的一角,作为证据。我们有时也会这样,饶恕了别人,却要把证据抓在手中不放。随后,大卫为此而自责,因为不仅多此一举,而是对神所立的王不敬。但扫罗看了,听了大卫的话,受爱感动而放声大哭,承认自己不义;并且屈服了,知道大卫必作王,恳求施恩不剪除他的后裔。爱的能力比刀更强大,可以刺透最刚硬的心。(撒上二四:8-22
  神的儿女们,愿我们效法大卫的榜样,看见不论在甚么境遇,都是出于神的手,敬畏神,而不敢自己伸手。也要知道,爱是不计算人的恶,连证据也不必抓在手中吧!──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

 

【撒上二十四17~21学习谦和和忍耐】大卫这次的举动,教训我们说:‘不管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遇到怎么样的冤屈问题和不公平的对待,都不要为自己伸冤辨屈,要一直的面向着神,神就要负我们完全的责任。’

在属灵的工厂上,天天,甚至时时都会有不公平的对待临到我们,叫我们忍受冤屈和种种的遭遇,为要让我们学习谦和和忍耐。

一个真正合乎神心意的人,是不会用肉体的办法为自己建造王宫的。你若要点起‘火把’围绕自己,先把自己包围起来,叫别人不准靠近你,也不能靠近你,到最后你必被火烧着,躺在悲惨之中。这样的实事在属灵的历史上面也真不少。

有一位神的仆人,在二三十年代,曾被神大大使用过,跑遍南洋群岛、东南亚、中国南方各省,建立了很多教会。

后来我从一位元老院长那里得到消息说:“哎呀!某某人的下场很悲惨!”

我就很惊奇的问他说:“为什么会悲惨哪!”

他说:“他虽建立了很多教会,但现在没有一个教会同情他,没有一个听他讲道了。”

我说:“怎么会到这个地步呢?不可能吧!谁不知道他是东南亚的大布道家,写过不少书呢?”

他说:“因为他后来犯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

我问:“他犯了什么错误呢?”

他说:“这位老仆人把守着每一个教会,像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东南亚,包括中国南方一些地方,他一个都不放松,不论哪个教会要办什么事情,都得经过他。若不通过他的允许,他就不承认,甚至连你这一个人就要被开除。因为他说:这是我建立的教会,谁也不能够侵犯我的权威,不通过我,谁也不能私自办事情。”

我听了这位老院长的交通,心中在想:一个人有多大的力量,要这样的霸权呢?教会是属灵的团体,不是个人的组织;教会是圣灵的工作,一个人能把教会治理好吗?是建立不好的。虽然你把权柄霸在手里,谁也不敢侵犯你,但是你所说的话,谁还肯听呢?因此说,人的聪明、人的才干,在属灵的事工上一点也用不上;不顺服圣灵,没有属灵的亮光,只凭肉体不能供给人生命的需要。

所以我又问这位老院长说:“后来他的光景怎么样呢?”

他说:“因为他开除来开除去的,各地的同工都慢慢的离开了他,不愿意和他交通,不愿意见他的面。所以他就气得大发雷庭,并写信骂同工,发电报责备同工,打电话召他们来,但是谁也不愿意靠近他。到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好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连门也不出,整天生气、怨恨,后来身患重病悲残而死,落到何等可怜的地步啊!”——李慕圣《工人大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