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六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二十六21「扫罗说:我有罪了。」】

使徒保罗比较世俗的忧虑与真实的悔改。扫罗认罪只是属于前者,而后者好似诗篇五十一篇的呼求,大卫在犯罪之后的痛悔。

这两者的迥异归纳起来,前者只懊悔罪的欲望而有的后果,而后者却认为这是罪至圣的神,而痛悔罪行,使神忧伤。「我向你犯罪,惟独得罪了你。」

扫罗会承认他的愚妄,他自知行为不和善,反对大卫是毫无结果的,但是他仍固执己见,不肯在神面前重视他的地位,在永琱义的天枰上称起来,显出亏欠。

在圣经中,常有认罪的例证,如浪子、犹大、法老、大卫及扫罗等,但是他们的语气与动机不同!我们必须在神面前筛我们的话。不要只在口头上认罪,除非真有属天的意识,为罪忧伤。「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当人真正认罪了,救主必保证:「你许多的罪都赦免了,平平安安的去吧。」「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祂是信实的、公义的,必能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二十六25围猎】「我儿大卫,愿你得福!」

  大卫终于亲自听到,从扫罗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我儿大卫,愿你得福!你必作大事,也必得胜。”(撒上二六:25)大卫该多么高兴。可惜,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扫罗的声音。
  世上趋炎附热的人,总是嫌太多些。犹大山地的西弗人,知道了大卫藏身的地方,不惜远道跋涉,到基比亚,去向嫉恨大卫的扫罗王报告。这种人不知真理,不辨是非,只知附强凌弱,作当权者的爪牙。结果,挑起了另一场麻烦,扫罗就把国事放下,当作优先处理,亲率特选的三千精兵,去搜索大卫。
  大卫得知扫罗来到,并没有与他兵戎相见的企图,所以在入夜之后,才同亚比筛往扫罗营中探察。
  他的发现,使他知道押尼珥是空负将才的虚誉,扫罗的军营并没有防卫森严;“见扫罗睡在辎重营里,他的枪在头旁,插在地上;押尼珥和百姓睡在他周围。”(撒上二六:1-7
  行军需要远斥堠,严防卫,何况是临近林岩掩蔽的山区,为甚么他们会那么大意忽略?通常心怀恶念,营营害人的,总是清夜难以安睡,莫非是行进疲乏,才全都沉睡?不,是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沉沉睡去。
  同去的亚比筛,看到这意外的情况,认为是神赐良机;他也知道了扫罗被神弃绝,大卫是神所膏立的王,很自然的可以快意恩仇,而轻易除去阻挡,取得王位:“现在神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求你容我拿枪将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多么简单的解决办法!但属血气之人的道路,常与神的旨意相背;有时环境似乎顺手遂心,却违背真理道德的原则,圣徒宁可走迂远的正路。用流血的手夺取王冠,不是神旨意。
  构成仇敌的条件,是两方面同有敌对的心。大卫拒绝与扫罗为敌,坚持以他为神的受膏者,为亲人。大卫拿了枪和水瓶离去,却提醒他们忽略防卫的危险;他的爱心,也提醒了扫罗的良知,承认自己以王者之尊,围猎无辜的“鹧鸪”,是荒谬有罪的事,转为大卫祝福。(撒上二六:8-25
  虽然扫罗到底难以容得下大卫,和平而不能共存,但到扫罗死后,新登王位的大卫,回想起“我儿大卫”的祝福,扫罗是在和好之后崩逝,心中没有不安。这清白的良心,就值得他约制弒主的建议而有余,更何况他蒙神无限的赐福呢!──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