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七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二十七1「必有一日我死在扫罗手里。」】

这句话实在出于不信与失望,确另人难以置信。他(大卫)在许多诗篇中称颂神是牧人照顾羊群,常坚持神的看顾,然而在亚杜兰山洞中,听了别人的谗言,气氛不对,竟然如此灰心,神不是应许来照顾他吗?他不是得了应许,将来必得着国度吗?但是这一切不能阻止他逃亡非利士地去。

这项错误使他苦难重重,他时时被人赶来赶去,甚至受亚吉王的命令,要攻击自己的同胞,洗格拉城被围,终至被焚,这都是由于他缺少信心而付的代价。不信常带来其他别的忧苦,接憧而来,心灵几乎发出呼求:

主啊,这要到几时呢?难道你永远忘记了吗?

你掩面不看我,要到几时呢?

我们务要小心,不可丧胆,好似大卫一样。

不看扫罗只看神,祂是无所不能的。我们不可看风与浪,只看在海面上行走的主,不要看可能发生的事,只看现在的事。荣耀的主在你周围搭救你。祂救你的灵魂免去死亡,救你的眼免去眼泪,救你的脚免去跌倒,祂已往曾帮助过你,现在仍必帮助。祂已往成就过,现在必再成就,神越作越大,不会越作越小。祂不是说祂必不离弃你吗?这样人能对你怎么样呢?任何武器攻击你,都在你无敌的盾牌上白碰了。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二十七1境外的平安】「扫罗见我不在以色列境内就…不再寻索我。」

  大卫受膏为王后不久,就是被拒绝,受迫害的开始。几年来,他在磨难中成长,常在山林荒野中流离,失去了家庭安定的生活;虽然说,心中常默念着神的应许,但这被不断追逐的生活,到几时才是尽头?
  哈基拉山之夜,年迈的扫罗王,老泪纵横的说:“我儿大卫,你可以回来!因你今日看我的性命为宝贵,我必不再加害于你,我是胡涂人,大大错了!”(撒上二六:21)那亲切的呼唤,哽咽的语声,表现是出于真挚的情感;但太阳再从东方出来,焉知他不当作只是一场恶梦,随着树梢的晨雾飘散?何况许久以来,约拿单不在他的身边,再没有人替自己说话,在王的左右,却总是少不了人进谗言,激发他;连大卫的妻,王的女儿米甲,他也另嫁给了别人,不是表示已经亲情断绝,再没有转弯的余地了吗?
  越想越觉得不能再留恋祖国,为了安全,该往哪里去呢?大卫决定,带着部众,去投奔跟扫罗为敌的非利士人。非利士人势力强大,冶铁工业进步,海上贸易发达,好些年来扫罗已经不敢再征伐他们了。于是他们一行到了迦特的亚吉王那里。
  果然,扫罗不再追索大卫。亚吉王以为可以扩张自己的势力,也欢迎大卫的来归。但大卫身在异域,总觉得有些不大自然,仿佛周围有许多不信任的眼睛注视着,使他不能安息。于是过了一些日子之后,他向亚吉请求:“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在京外的城邑中,赐我一个地方居住,仆人何必与王同住京都呢?”这样低声下气,哪还有以色列王者的尊严!
  亚吉王赐他洗革拉,作为属邑居住。大卫暂时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在那里苟安了一年零四个月。(撒上二七:1-7)但在神的境界之外,只有外面的宁静,内心的深处却没有平安。他要侵夺劫掠生活,要奴颜婢膝,讨亚吉的欢心,要用谎言应付,是颇不容易过的日子。(撒上二七:8-12
  圣徒走十字架的道路,艰难是免不了的;不过,为了避免艰难,而走出主所定的范围之外,会有更多的痛苦;外邦人的圈子,不是适合神儿女的地方。应当住在主的旨意中,在量给的地界里面,不论有多少的困难,有主的同在可以胜过;不要为了“安全第一”,走容易的道路,招致更多的烦恼。──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