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书目录 |

 

撒母耳记上第二十九章例证与灵感集锦

 

【撒上二十九3「这些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什么呢?」】

这是很自然的问话。非利士人与希伯来王争战,希伯来军队必须十分强烈地抗拒非利士人。所以希伯来人若在非利士地成为他们的威胁,难怪引起那些非利士军队的首领官长向亚吉王提出质询。这烟火一直存在着,不过现在冒出火焰来。

世俗的人对基督徒品德及一切,比基督徒自己还要敏感。这些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什么呢?「希伯来」原意为「逾越」,他们是不与人同伙的,将自己分别出来,借着主的恩典就是我们主耶稣的死而使众信徒分别为圣,我们已经出死入生了。我们从黑暗的权势被拯救出来,得以迁入神爱子的国度。祂的十字架使我们从世人中出来,分别为圣,但是这呼召多时不被注意。我们怕人,与主的仇敌混在一起。

如果信徒任意在娱乐场所之中,教会的长老执事也参与不虔者的欢乐群里,会引起人们询问:这些希伯来人在这里作什么?「以利亚,你在这里作什么?」神也要质问,世界的声音,有时也成为属神之人反省的时机。

──迈尔《珍贵的片刻》

 

【撒上二十九7另一条出路】「现在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

  大卫寻求神旨意之外的平安,却自陷于进退维谷。
  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人将有战事,大卫的立场,立即发生问题:他是站在哪一边?基督徒失去应有的立场,也会有同样的困难。虽然弟兄之间的分争,是不理想的事,但逾越了真理的界域,遇到伦理的抉择,更会陷于惶惑的境地。
  非利士人的将领们,看到了大卫和跟随他的人,心中怀有疑惧:如果他们临阵倒戈相向怎么办?于是,他们向亚吉王提出抗议:“不可叫他同我们出战,恐怕他在阵上反为我们的敌人。他用甚么与他的主人相和呢?岂不是用我们这些人的首级吗?”(撒上二九:4
  这自然是合理的怀疑,也不失为大卫的出路。但对大卫来说,有三个问题需要考虑:果真阵前倒戈,神是否可能使他得胜?这样作,乘机为害庇护他的人,是否违反道德原则?即使侥幸得逞,是否扫罗会推诚兼容?
  另一方面,他可以死心塌地的效忠非利士人,与本国的人争斗吗?这事连想都不能想。他知道:历年来,神相继兴起的领袖们,都是解救人民脱离非利士人压制的轭;难道现在神所膏立的王,可以图谋反叛本国?当然不。
  大卫既然已经置身非利士的阵营中,来时容易,现在就难以抽身而退;但顺势前进,将是永远的后悔。
  基督徒也是如此。神把你我摆在一个环境,受对付,受磨练,是要造就我们,成就祂合用的器皿,预备遵行祂的旨意。这过程常是不理想的,甚至是不合理,不公义的。但所遭遇的是出于主,我们没有权利向主抗议,神不容你审判扫罗。“所以你们要自卑,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时候,祂必叫你们升高。”(彼前五:6)不过很多时候,基督徒想要逃避十字架,必然带来更多的困恼。如不及时回头,还要有更大的损害。
  大卫在困窘当中,神给他开了一条出路:亚吉见证他“如同神的使者一般”,只是不合于反对神百姓的行列之中,叫他“现在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到所给他安置的地方。神的恩典,为属祂的人开一条出路。这时,如果只说大卫“如释重负”,还是过分的轻描淡写,他的心情必像逃脱监狱的死囚。
  遵守神的真理,虽临死地,却免得陷于伦理的困境。── 于中《撒母耳记上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