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二1「哈拿禱告說: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

         當哈拿向她年幼的兒子告別時,從天然方面來說,這可能是她最悲傷的時刻了。但我們在她身上找不到任何憂苦或自憐的跡象,反而看見了從她心堙A湧出那種獨特的喜樂――就是那些將一切完全奉獻給神的人所有的喜樂!以哈拿來說,對於神的利益,她的魂似乎經過一個實際的操練,而她生命中的心頭寶,乃是以神的利益作為奉獻的目標。撒母耳尚未出世之先,她已經向神許了願。當嬰孩還小的時候,她已在等候這一天了。她給撒母耳斷了奶。現在時候到了,哈拿將孩子送還給神,這樣她獲得一種從未經歷過的新喜樂,那就是完全以神之事為念那些人的喜樂。她的詩歌洋溢著得勝的喜樂,在數世紀之後成為馬利亞靈感的泉源。――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二10「與耶和華爭競的,必被打碎,耶和華必從天上以雷攻擊他,必審判地極的人,將力量賜與所立的王,高舉受膏者的角。”」

         士師記是一卷以色列民復興的記錄。神子民的歷史,是一部重複墮落的記載,而神卻在這裡或那裡,揀選了祂的器皿,來帶進恢復的工作。但這是不是神為著祂的子民的真正目的?我們今天是否也要期望另一次的復興?當然,我們的想法常會如此。但這是否神的心意,抑或祂另有別的計畫?

         神的眼睛在注視著一個國度,祂在計畫設立一位王。先知撒母耳便成為士師記那慘痛歷史,和大衛王所代表的屬靈豐富之間的連絡人。撒母耳這禱告的人,乃站在那通往神旨意大路的交叉點上。一個大改變即將發生,一個新的國度將被引進來,於是便需要禱告來填補這歷史過度的缺口。在此就有了哈拿奇妙職事的需要。哈拿天然的遭遇並非來自偶然,全是出於神的安排(撒上15)。這遭遇(不生育)使她幾乎絕望,然而她有神擺在她眼前,所以她的希望仍是不絕如縷。她禱告說:「萬軍之耶和華阿!」很奇妙的,她心靈的傷痛,竟符合了天上的利益!為著這些利益,她將生命最寶貴的東西(從神那裡求來的撒母耳),提前許願奉獻給神。當時候臨到了,她就毫無惋惜的將兒子獻上,為要成全神的利益。――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二12離惡從善】「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

從人的慣例來看,這兩個人是祭司;是帶領百姓事奉神的;是教導百姓事奉神的;是為百姓獻祭的;是當時代中與神之間的橋樑、居間者;或應該說,是非常認識神的,並懂得屬靈的奧秘的人,是教導別人並替別人事奉神的。

可是在這裡聖靈卻說,他們是惡人,是不認識耶和華的人。由此可知:真正認識神的人,並不一定出自祭司階級。“外面作猶太人的,不是真猶太人;……真割禮也是心裡的,在乎靈,不在乎義文”(羅二2829)。

外面宗教的遺傳、禮儀,都未必能叫人成為屬靈的人,往往這些還會叫人成為頑固驕傲者,自以為義,因而墮落成為神所恨惡的惡人,在認識神上一點也不懂。

基督徒的信仰及我們對主的事奉,完全是裡面生命的自然,決不是乎外面的禮儀規矩;若是裡面沒基督的生命,外面雖然懂的多,也都沒法認識神,所有外面的仿效,都是沒有用的,甚至是有害的。

要認識神,就必須得回到裡面去,學習順服聖靈(這是指基督在我們裡面活的靈);只有在聖靈裡敬拜,才是神所悅納的;同樣,也只有在靈裡面的事奉,才是真的事奉,才能達到主面前。我們從此才能得著認識神的知識。

宗教的規矩、父母的遺傳、人的教導,只不過是外面的,僅為啟示而已,若不進到生命的靈裡去,就永遠也無法認識神了。

什麼是惡人?不認識神的人就是惡人。認識神完全是裡面靈的問題,若不是聖靈教導我們,怎麼能認識神?但若不順服聖靈,我們就難得著教導。只有活在靈裡的人,才能深切真實的認識神。

 主說:“你不可為惡所勝,反要以善勝惡。”(羅十二21)—— 李慕聖《晨光》

 

【撒上二19「他母親每年為他作一件小外袍。」】

這是多麼快樂的工作!這些手指敏捷地活耀在衣衫的縫邊,有愛感動與催促。她女紅的巧妙所縫製的,更加上她的意念與理想;所製作的,不僅有用,而且有感人的能力。為兒女縫衣的,不僅母親,父親也有分。這些衣服會長久地穿著,資料損壞了,但是仍舊在兒女身上。多麼人今日仍拿著許久以前父母所製作的。

心靈的衣衫——習慣就是心靈所披的衣衫。使徒保羅勸初信者要脫去舊人,除去私欲與敗壞,穿上新人,新人是照著神的仁義與聖潔造成的。我們要脫離惱恨惡毒,披戴仁慈與溫柔謙和。言詞怎樣能建立習慣,內心也應這樣穿著。那不是在中年才建立,而在人生的清晨;不在轉機時,而在日常生活中;不是在大庭廣眾下,只在家裡,從孩提時期就開始了。基督潔白的公義衣袍在你身上,使到人在我們尋常的接觸中,能夠看見。

楷模與製作——在父母的相處與子女生活中,言行舉止,閒暇及靈修,都為兒女留下榜樣,建立楷模,製作衣衫給兒女穿著,而且留給後代,世世相傳。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二29輕神肥己的祭司】「尊重你的兒子…將我…美好的祭物肥己。」

  人所能夠犯的重罪深惡,莫過於代替神的地位。而只有親近神的祭司,才有犯這種罪的資格。所以神鄭重規定:祭司犯了罪,要獻公牛犢為贖祭,並要把血帶到會幕,表明是最重的贖價,絕不是輕易的事。(利四:1-12
  祭司以利,有兩個劣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因為不認識神,沒有敬畏的心,甚麼事都敢作出來。在所有不法的事中,最可憎的,是他們竟公然違背律法,吃祭物的脂油,藐視神。因按照神的律法規定:“所有的脂油…一概取下,獻給耶和華為火祭。祭司要在壇上焚燒,作為馨香火祭的食物。脂油都是耶和華的。”又說:“無論何人,吃了獻給耶和華當火祭牲畜的脂油,那人必從民中剪除。”(利三:16,七:25)但那兩個惡祭司,偏差僕人去向獻祭的百姓取脂油。獻祭的百姓比他們更懂得律法,表示該先燒脂油;但他們不理會人民抗議,恃勢強行取去。這是何等不堪的形象!(撒上二:12-17
  獻祭是給神的;肥脂油代表榮華,人應當將榮耀全都歸給神。但惡祭司何弗尼,非尼哈,卻不想到神的律法,只想到自己,我就是律法,以自己代替神的地位。
  神不但要審判這兩個劣子,還要他們的父親老祭司負責。耶和華差遣神人警告以利:“我所吩咐獻在我居所的祭物,你們為何踐踏,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將我民以色列所獻美好的祭物肥己呢?”(撒上二:29)聖經並沒有記載,父親以利作甚麼明顯的壞事,他只是不作一事,知道兒子犯罪,而不嚴厲的警戒責備,尊重兒子就是藐視神。
  今天教會最為世人所詬病的,就是沒有紀律,把獻給神的財物,不好好經管,落到私人手上,輕視神,敢於以當獻給神的脂油肥己,是神必刑罰的罪。
  作老祭司的父親,不是不知道,他已聽到兒子們的惡行,“又聽見他們與會幕門前伺候的婦人苟合”,只是輕輕的說:“我兒啊,不可這樣。…”(撒上二:22-25)他知道祭司犯罪得罪神的嚴重,卻輕描淡寫的勸告,終於全家遭受神的刑罰。
  祭司在神面前事奉,位分已經非常尊貴,應該時時感恩,把當得的榮耀歸於神,絕不可以自己代替神。願事奉的人知道神的可畏,敬謹用聖潔公義事奉祂。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上二30怎樣對神「因為尊重我的,我必尊重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

我們信仰的對象是一位又真又活的神,而不是一些道理,教條,知識。我們的生活,行為,思想,意識是直接在神面前。所有屬靈的追求,得失也都在於與神的關係。

我們若犯罪是得罪神(詩514),是虧缺神的榮耀(羅323)。聖經中最大的誡命是叫我們愛神,敬畏神,事奉神(太223738;申1012)。聖經上的話是神直接對人說的,最著重的就是與神的關係和如何對待祂(瑪16),我們敬畏神就遵守祂的道(詩1121),愛神的就守神的命令(約壹53

我們心靈的光景能反映和神的情況,心裡有沒有平安,喜樂,信心,盼望,說明我們和神的關係如何。神也鑒察我們的心,我們對祂是否忠心,順服,愛祂,或是心懷詭詐,向祂不誠實,明明曉得神的意思,卻不去行。明明曉得神不喜歡的事,卻偏去作。明明有愛神的機會,卻任意放過。明明有聖靈的感動,卻加以消滅,這都是不尊重神,而是藐視神。這樣神也要照樣對待他,使他被藐視。──《每日天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