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四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四3「百姓回到營堙A以色列的長老說:『耶和華今日為何使我們敗在非利士人面前呢?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從示羅A到我們這堥荂A好在我們中間救我們脫離敵人的手。』」

         約櫃就是神和以色列人立約的櫃。以色列民雖向神的約不忠心,卻仍幻想著以為神要憑祂的約來保護他們脫離仇敵的手。但是,當神的子民心懷二意的背棄祂時,神只得讓他們在敵人面前失敗。以色列民以為神必會因著自己的榮耀來拯救他們。可是神關心祂聖潔的性格過於外表虛浮的榮耀,當一個神的僕人厲害的失敗了,我們以為最好是將這難為情的事遮掩起來。我們按這點存心來禱告,盼望神為著祂自己的榮耀,讓人即使遭受隱藏的失敗,也蒙拯救得免公開的羞辱。但神的道路和這個完全相反。祂必須讓祂的子民在世人眼前失敗,借此可以表白祂那絕對聖潔的品格,與祂的子民的不潔是毫無關連的。神永不包庇罪惡。神的榮耀只能以屬靈道德的價值為基石,而祂的子民那公開的挫敗,比那華而不實的虛偽勝利,更能在實際上維持祂的見證和榮耀。――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四3「我們不如將耶和華的約櫃抬到我們這裡來。」】

以色列人打仗失敗,損失慘重。他們唯一的盼望,能抵禦非利士人,使百姓得著神的保護。所以他們一定要將約櫃抬來。他們忘記約櫃只是以物件來表徵屬靈的含義。其實他們與神的關係最要緊。基路伯的形象,神保護的表記都沒有什麼效能,除非他們真的與神相交,不退後。

禮儀的功能——我們去抬約櫃,究竟用意在那裡?如果只依靠外在的禮儀,如浸禮與主餐,那是不夠的,離開神,其他都談不到了。讀經禱告並不表示熱心愛主,到教會禮拜,也未必真正愛神,可能當做一種依靠。這一切只是去抬約櫃,我們的心與聖約的神並無真正的聯繫。

基督的同在——真正的保護在於基督的同在。我們要與主的生命聯合,住在他的蔭下,藏在祂的隱秘處。我們若有神榮耀所庇護,就住在至聖之處。我們與神中間毫無阻隔,卻與祂同行。享受聖父與聖子耶穌基督的交往,那才是真正蒙福的秘訣。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四10~11人在危險的時候,想方法來利用約櫃,可是結果連約櫃也被擄去。他們想︰『若是約櫃在我們中間,神必定幫助我們,因為神必定不忍放棄約櫃的。』可是神沒有這樣作,祂卻使他們打敗,讓約櫃被擄。這是多麼嚴肅的事!如果有人以為他多說幾句『我有神』『我奉主的名』這樣的話,就必定會得勝了,那是和以色列人犯同樣的錯誤。屬靈的東西,基督的名字,是永遠不能被肉體利用的。

 

【撒上四21以迦博】「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

  這是多麼悲哀的話。孩子的母親,在將要死的時候,留下這樣一個名字給她生下的孩子。本來生孩子是件歡喜的事,但遇上丈夫和他的弟弟陣亡,公公也死了;所以生孩子的喜樂,都因而消失了,更可哀的是以色列全軍在非利士人面前潰敗,神的約櫃被敵人擄去,以至她心灰意懶,自己將死不關心,活下去也沒有意義,生了男孩子也不放在心上。因為生子作非利士人的奴隸,有甚麼可喜可誇的?她給孩子起了一個名字,叫作以迦博,意思是:“榮耀離開以色列了!”(撒上四:21
  那是以色列的一次大敗仗。神的約櫃被擄去,在示羅神的會幕,也遭到破壞:“祂離棄示羅的帳幕,就是祂在人間所搭的帳棚”(詩七八:60)。到了先知耶利米的時候,神仍然藉著祂的僕人警告說:“你們且往示羅去,就是我先前立為我名的居所,察看我因這百姓以色列的罪惡,向那地所行的如何。”(耶七:12)這是明白的說,神的榮耀離開,是因為以色列人犯罪的結果。罪惡使神的榮耀離開。
  以利的兩個兒子,領導以色列人犯罪,到了極為深重的地步。非利士人的勢力,由海岸延伸到內地。以色列人似乎是信風水,找了個吉利的地方以便以謝安營。這地名意思是:“到如今耶和華幫助我們”(不是後來撒母耳立石記念的地方)。但不行在神的旨意中,好地名不能幫助他們,還是打了敗仗。他們想到了神的約櫃,以為有神同在,可以使他們打勝仗,這近於迷信的作法,利用神的約櫃。現出他們的想法,正跟外邦人一樣。其實約櫃是表明神同在的見證;如果人違背神,徒有約櫃並無用處。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非尼哈,欣然跟著約櫃前去,只是由失敗變成大敗,二人也被殺了。(撒上四:11
  九十八歲的老以利,管不了兒子行惡,也不能以士師的地位影響國人,只能“為神的約櫃心媥廒~”(撒上四:13)。他知道這樣的作法,不能使神得榮耀。後來消息傳來,他聽到兵敗和兒子陣亡的報告;只是“一提神的約櫃,以利就從他的位上往後跌倒,在門旁折斷頸項而死。”(撒上四:12-18
  神的子民,特別是作領袖的,應當以神的榮耀為念,就是必須除去罪惡,才可以有神的同在,得勝仇敵。在工作之前要思省:是否有神的同在,否則會徒勞而無功,只羞辱神。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上四22「她又說:『榮耀離開以色列,因為 神的約櫃被擄去了。』」

         約櫃被擄去了,但約櫃能保護自己,這一點事實,那些擄掠者付上重大代價之後,就十分明白了。由於約櫃基本上是見證神自己的性情。因此,約櫃如何對付了非利士人,就絕不是那些不聖潔的以色列民所辦得到的。神為祂的榮耀而尋找器皿,但當祂得不到合用的器皿時,祂就自己出來作事,祂如此行乃是護衛祂的見證。祂寧願讓祂的約櫃被擄去,好叫全世界的人都看見,當祂的子民中間有不聖潔的時候,祂不願意與他們聯結為一。神的性情和人的不聖潔是永遠沒有辦法融合的,特別當不聖潔發生在與祂立約的選民中間時,這種大相逕庭的情形是更加昭然若揭了。――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