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九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九6「這城裡有一位神人。」】

在城裡如果有神人居住,必為人們所共知的。神人的生活聖潔,在他居住的地方有馨香之氣,鄰居也都知道他。在教會的聚集中,不能沒有他們。他們的禱告與勸勉常常帶有特殊的聖靈的恩膏。我們呢?我們的敬虔有沒有留下印象,使鄰居得益?甚至我們離世之後,記憶仍有久遠的影響。

敬虔的影響——撒母耳的敬虔也這樣被人們公認,他的影響力久遠與廣大,他人格的感召好似香氣一般,無法隱藏。人們提說他「是眾人尊重的,凡他所說的,全都應驗。」敬虔的人實在令人敬重,他們可靠與穩健,也是在我們友朋之間受人愛戴。

神人的氣質——讓我們生活也要端正,在今世要有敬虔,竭力追求作神人。我們要記得神將敬虔的人特別分別為聖,歸屬祂自己。神人是像神的人。他們成為神人,因為他們培養與神交往,親近神。他們的臉龐滿有主的容美,他們的言談都是主的真理。你與他們稍有交往,就看出他們的莊重、安靜、溫和與聖潔,這些都是屬天的氣質。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九20眾人所仰慕的】「以色列眾人所仰慕的是誰呢?」

  年邁的撒母耳,顯然不復少年時,難符新時代人的期望。他的力量衰弱了,行動遲緩了,腰也彎下了;更使他們不耐煩的,是撒母耳的觀念似乎太陳舊,動不動提起神的話,為甚麼他那麼愛禱告?難道他沒有學過進步的統御術,埃及的科學,非利士的航海術,或米所波大米的宗教和人類學?因此,他們看得出時代的需要,求立一個更理想的新領袖。
  這樣的人出現了。

有一個便雅憫人名叫基士…是個大能的勇士。他有一個兒子名叫掃羅;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撒上九:1-2

  掃羅是一個傑出的天然領袖。他有很好的出身家世,不是普通的人家。他的外表英俊,頗像押沙龍,很具有叫人歡喜的條件(撒下一四:25),而且健壯,體力上夠勇武。他也肯聽父親的話,勤勞順服,走遍許多地方去找尋失落的幾頭驢,可見是關心家庭。這樣的人才多麼難得!
  只是掃羅明顯的缺少一件:他似乎對於屬靈的事缺少應該有的注意。先知撒母耳幾十年傳神的話,叫人的心轉向神,以至“從但到別是巴,所有的以色列人,都知道耶和華立撒母耳為先知”(撒上三:19-21,七:2),掃羅卻好像去了另外一個星球,全然無所知。這就像是在宗教改革時代的德國,卻沒聽說過馬丁路德,在瑞士,卻不知有加爾文一樣的不可思議;而且以色列並不是泱泱大國。掃羅對撒母耳的認識,竟然不如他的僕人,可見其對宗教缺乏興趣的程度了。(撒上九:6-14
  當僕人建議去見神人的時候,掃羅想到的是沒有禮物可送他。撒母耳並沒有募捐籌款的習慣,更不曾收受賄賂;而貪愛財物,是假先知的記號(彼後二:16;王下五:16;撒上九:7)。這顯明他對屬靈觀念的模糊,也許對財物更關心。
  但以色列要求立王;他們所要的王,不重屬靈和品格,只要能領導全國的王:他們要的是有才能,能提供秩序和安全的領袖,不管其私生活和屬靈的事。掃羅能迎合民意,正是他們所要的政治領袖。(撒上九:20,八:5-20
  民主並不是最可靠的,因為其沒有正確的指導標準。照人的意思,得著所求的,並不是好事。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