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十7「你就可以趁時而作。」】

神要我們在信心的原則下運用常識。撒母耳對掃羅說話,將幾尺之內發生的事一一敘述。這樣看來,我們的生活在神面前多麼清楚,完全在祂的鑒察之下。在必要的時候,祂就明顯地向我們啟示。當每件事都解釋了,先知就對這位青年勸導,鼓勵他的信心接受:「這些兆頭臨到你,你就可以趁時而作。」

在彼得的經歷中有類似的情形。神的使者打開監獄的門,引領他出來,神的力量是浩大的。使者帶著驚奇的使徒走過街道,使徒卻不明白遭遇的事。夜涼的氣氛必使他醒過來,使者就離開他,由他自己運用判斷力。結果他就到馬利亞那裡去。

神賜給我們判斷力,要我們從境遇方面來審斷何去何從,最後決定我們的定向。對有些人來說,他們不大會運用,結果盼望有特別的預兆或異象。這當然並不理想。神只在人判斷錯誤或情形複雜之下才給予異象的,如果環境的啟示與判斷力充分的時候,祂不輕易用奇事。如果沒有奇事,小心不要照著自私的意圖。總要憑著信心分析,然後果敢地去行,決不後顧,也不懷疑。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十8「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裡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裡,指示你當行的事。”」

         「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那裡,指示你當行的事。」掃羅在兩件事上被試驗,就是信心和順服。在撒上十三章那危急的情況裡,掃羅所面對的問題是:他的信心是否足夠使他能以等候神?當你受窘於絕境,各方面都在催促你要採取一些行動時,試驗就會臨到你,要證明你是屬肉體的或是屬靈的。「等我到了那裡」,神能否信任我們等候祂的時間,並會謹慎行事呢?

         另一次,在撒上十五章,掃羅奉命將亞瑪力人完全消滅。可是,那羊叫牛鳴的聲音,將他的悖逆顯露了。我們常是在小事上跌倒的。掃羅企圖去判別好肉體與壞肉體,借此將人肉體的「好」獻給神。但這種「好」不能代替順服。然而,他仍在抗議:「耶和華的命令我已遵守了。」是的,人心是詭詐的。掃羅的作風已無法可治。神必須得著一個全新和截然不同的器皿。神在尋找一個肯將自己的看法和判斷放下,並全然接受屬天管理的人。「現在你的王位必不長久,耶和華已經尋著一個合祂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十8等候神】「你當在我以先下到吉甲,我也必下到那裡獻燔祭和平安祭。你要等候七日,等我到了那裡,指示你當行的事。」

在神對人的試驗中,沒有比叫人長時間的等候,最能試出人的本性來。許多時候叫我們一等就等出問題,急燥、懷疑、怨尤、灰心、不平,甚至悖逆。

掃羅私自的獻祭就是個例子(參撒上十三813)。

大衛曾多次呼求說:“我的心哪!你要等候耶和華……。”

以賽亞說:“要等候耶和華,凡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凡等候他的人,永不羞愧。”

神藉著彼得說:“……直等到晨星在你裡面出現的時候,才是好的。”

可見等候的功課是何等不易學阿!

一個沒有經過等候試煉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是不會有多大用處的。

沒有學過等候功課的人,很難彰顯出主的榮形來。

沒有受過等候對付的人,要成為純淨也是很不切實的。

這就像一盆水放在那裡,長時間讓他靜止,勢必要顯出兩種效果:

一、是在靜水的面上反照出外界的形象來。因為經過等候對付後,他會安靜、不急躁、不亂動,願意聽從主、順服主,這時才能把主的榮形反照出來。

二、在靜水之時,才會有雜質的沉澱。經過沉澱的生命,必須要更純潔、更清新。同樣經過等候對付的人,才會更純潔。因看見自己的雜質,就必要謙卑、要聖潔。可見等候的課程是何等重要。

 經上說:“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賽四十31)—— 李慕聖《晨光》


【撒上十24理想領袖】「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

  一時之間,撒母耳好像也很欣賞他一手提拔的王,如同巧匠為他所創作的得意藝術品,展覽在人民面前時,不禁喜溢言表:“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
  撒母耳忠心為神為國,尋得了掃羅,深慶得人;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得失,明天的前任士師,就要作平民了;他全然不嫉妒,卻歡喜慶幸。這是神忠心的僕人。
  至少在當時看來,掃羅是個傑出的領袖。
  掃羅絕不止是善得人心,乘時而起的人。他是撒母耳奉神差遣膏立,確實有聖靈藉先知印證,神也“賜他一個新心”,顯然他沒有不及人的地方。(撒上一○:1-10)特別在舊約的時
代,是僅有的少數,可見神的恩典在他身上。
  有些初蒙恩惠的人,常是得意忘形,甚至自己誇張,仿佛神特選的救世主。掃羅出身微賤,是一名趕驢的農夫;他將要求問先見撒母耳的時候,還是敬畏唯謹,籌思著該送些甚麼禮物。那知一夕之間,撒母耳奉神之命,膏他作王。這是何等突然的事,豈止是百世不遇?但掃羅安之若素,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他絕不自己張狂,能含藏不告訴叔叔。這是多麼難得的事!(撒上一○:16)他明白恩典是從神來,自己一無可誇。
  撒母耳召集百姓到米斯巴,為的是要介紹新王。掃羅既然已被內定,當然不必去宣揚作候選人;但掣籤選中他的名字,掃羅卻藏在器具中。他是個會隱藏的人。(撒上一○:17-22
  掃羅被找到了,站出來果然儀表堂堂,比眾民高過一頭。撒母耳得意的說:“你們看耶和華所揀選的人,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人民都滿意,歡呼“萬歲”!這回可真跟列邦一樣了,沒有比不上他們的。(撒上一○:24)如果去參加甚麼國際會議,總不會失面子。這是他們所要的。
  掃羅在耶和華面前,當著眾民接受了國法,得到人民的擁護;有些異議分子藐視他說:“這人怎能救我們呢?”但他度量寬宏,不跟他們計較。能不能救國救民,是要有實際表現,不是爭辯可以證明,不是鎮壓就能得勝。(撒上一○:25-27)這是充分的王者氣度。
  這是每世代都需要的理想領袖,不僅要有好的開始,好的開始不是成功的一半,勝利在於能善持到底。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