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一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十一13今日何日】「今日耶和華在以色列中施行拯救。」

  人很容易得意忘形。作了甚麼值得誇耀的事,有甚麼特別的成就,總願意別人知道,常常記念;有時還會自己提出來標榜一番,否則仿佛是衣錦夜行,誰知道你有那麼好?
  一個人的品質,要在患難中顯明出來。對於屬神的人,患難總是不虞缺乏的,常是似乎太多。以色列人國事未定,仇敵就來攻擊了,正像是要考驗新王的處變能力。
  約但河外雅博河以南的亞捫人,試探攻擊的目標,是基列雅比,是以色列的邊區,卻鄰近他們。亞捫王拿轄,輕視以色列人沒有有效的統一政府,就上來侵略雅比,要剜出雅比人的右眼;因為古時戰士是以左手挽盾牌,而用右眼瞄射,失去右眼,則失去作戰能力,必將永遠臣服於亞捫。雅比人與便雅憫族有姻親關係,向拿轄要求寬限七日,派人報告求援。基比亞人感到親人的急難,就放聲大哭。(撒上一一:1-4
  沒有愛心的人,只顧自己的事,對於別人的患難,事不關己,漠然無動於衷;一般的愛心,只激發同情,為了別人的患難哀哭;但神所膏立的王,不能忍受對以色列的凌辱,“就被神的靈大大感動,甚是發怒”。(撒上一一:5-8)發怒不一定是壞事,為了神的榮耀,為了愛神的產業,不發怒是不正常的。但徒然發怒,並不能解決問題,還必須有所行動。王對於國人的負擔,和領袖能力,就表現出來了。
  掃羅寬慰使者,要他回報,堅定雅比眾人的心;同時發令徵集眾支派,組成大軍赴援。他的行動堅定而迅速,連夜渡河急進,拂曉攻擊;正如他所預期的,在太陽近午的時候,徹底擊潰亞捫軍,解了雅比之圍。(撒上一一:9-11
  掃羅不僅受膏為王,也實際表現他的才能,獲得百姓的信服。有人表示,應該刑罰那些異議分子,掃羅又表現他的王者風度,寬容不予計較。只是他回答在撒母耳的前面,缺乏謙遜的表示。(撒上一一:12-13)因為他知道,是耶和華施行拯救,不是自己作了甚麼。可惜,後來的掃羅,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非利士人來罵戰的時候,他任由敵人羞辱神的名,而沒有聖靈激動的義怒,只為了自己的安全,不採取行動,慎重的深溝高壘,閉門不戰。(撒上一七:11,26)而且失去忌邪的心,對神所要他滅絕的亞瑪力人,反表示仁慈,惹神的忿怒。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上十一14「我們要往吉甲去,在那裡立國。」】

國家的復興確有時機。掃羅已經被膏立為王,從他開始君王的時期,士師時期已經成為過去了。在基列雅比的勝利使百姓的熱心到達最高峰,現在正是國家中與大好的機會。他們到了吉甲,再行公認掃羅的王權。吉甲有歷史的含義,在以色列進入迦南之前,要將未受割禮的咒詛除去,他們必須分別為聖。

基督的王權——父曾按立祂,使祂在聖山上承受王權。我們也要這樣樂意擁祂為王。有時我們的熱心不足,在不知不覺之中不再努力,沒有效忠於祂,所以我們實在需要時時記得祂的王權,敬虔地擁祂為王。

蒙福的回憶——我們該回到原來奉獻的情況,翻閱發黃的日記舊頁,在祂王權之下,重新思念與尊崇祂的治權,向祂誓忠,歡然感恩,為祂而活。這事要在吉甲作,那是分別與奉獻之地,在後面約旦河象徵死亡的水流,在前面有應許之地。我們的奉獻原只是一次的,但是我們的誓約卻常需溫習與更新。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