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一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十一14「我們要往吉甲去,在那裡立國。」】

國家的復興確有時機。掃羅已經被膏立為王,從他開始君王的時期,士師時期已經成為過去了。在基列雅比的勝利使百姓的熱心到達最高峰,現在正是國家中與大好的機會。他們到了吉甲,再行公認掃羅的王權。吉甲有歷史的含義,在以色列進入迦南之前,要將未受割禮的咒詛除去,他們必須分別為聖。

基督的王權——父曾按立祂,使祂在聖山上承受王權。我們也要這樣樂意擁祂為王。有時我們的熱心不足,在不知不覺之中不再努力,沒有效忠於祂,所以我們實在需要時時記得祂的王權,敬虔地擁祂為王。

蒙福的回憶——我們該回到原來奉獻的情況,翻閱發黃的日記舊頁,在祂王權之下,重新思念與尊崇祂的治權,向祂誓忠,歡然感恩,為祂而活。這事要在吉甲作,那是分別與奉獻之地,在後面約旦河象徵死亡的水流,在前面有應許之地。我們的奉獻原只是一次的,但是我們的誓約卻常需溫習與更新。

──邁爾《珍貴的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