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二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十二2024債臺高築】

有位基督徒想出一個妙計,他決心製作一個收支平衡表,來記錄他經歷上帝恩典中的種種。在表的一端他記下他為上帝所做的一切事;在另一端他記下上帝施予他的一切恩典。從這裡來瞭解他和上帝之間的收支情形。但過了幾個星期之後,他放棄這項「簿記」工作,理由是:「不得了,我再繼續記下去就要宣告破產了,因為這項收支總是不能平衡,當我發現上帝的施恩太多時,有一種債臺高築的感覺」。

但在許多時候,上帝的恩典不一定盡如人意。例如,伊利斯說過:「我深愛上帝的火、錘煉和磨琢的恩典,上帝不斷的管教對我來說,是最豐盛的賜福」。伊利斯弟兄沒有忽略上帝鞭打的益處。

我們每天若能記下一件救主恩手的作為,相信對我們必有極重大的發現。在恩主極多的恩寵之下,我們究竟為祂做了些什麼呢,在相形之下,我們豈非債臺高築麼?

至少我們辦得到的,是不斷「讚美」恩主一切的慈愛。——P.R.V.——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撒上十二22「耶和華心因祂的大名不撇棄你們。」】

我們的救恩是依據在神的性格。幾年前,摩西曾求神不毀滅與捨棄以色列,免得埃及人以及其他的外邦人有理由說神不能實現祂的計畫,祂是出爾反爾的。但是神必因祂的大名行大事。撒母耳的說法就在這裡。我們也可由此得蒙安慰。

神知道我們的光景,我們在蒙恩之前多麼軟弱與無定。祂拯救我們,把我們帶到他面前,我們以人的說法,真感到他計算了代價,祂已經看清究竟有無足夠的力量使我們勝敵,不致跌倒。我們也在祂榮耀之前將自己歡歡喜喜交托給祂。祂知道我們需要憐憫、安慰、溫和。祂要我們成為祂的子民。祂不要回復我們本來的光景,因為這樣未免使祂失望,祂決不願意我們失去原有的希望。祂是預知的,無所不知,所以祂早有安排。祂也是無所不能的,祂必成就一切的事。

有人問:我們得救的人會不會再沉淪呢?這問題不在我們,而在於神。得救的仍會沉淪,是神的能力不足。神對約書亞的應許可以使疑惑者得到答案:「我必不離開你,也不丟棄你。」祂對需要者說:我以色列的神決不丟棄他們。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十二23好心沒好報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
撒母耳時代的歷史背景並不是波瀾壯闊的,然而撒母耳卻是一個像珠穆琅瑪峰一般的人物矗立在這段歷史上。作為神的預言者,他審判人民。由於以色列實施神權政體,撒母耳等於是王,他盡忠盡職,為神和人民而奉獻。
但以色列人民希望和周圍列國一樣,有一位真正的國王(撒上85)。所以他們要求撒母耳下臺,這傷了撒母耳的心,他瞭解到人民是多么的不服從他(撒上1217~19)。
撒母耳可以對新國王和叛逆的人民置之不理,但他反而說: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23節),撒母耳為什么這樣說?他知道他雖然遭受拒絕,另一道門卻仍然為他而開――代禱的門,他的反應顯示了他對神的虔誠,他仍敬愛神,仍關心神的子民。當我們想服務別人,卻受到拒絕時,我們千萬不能以牙還牙,以免得罪耶和華。我們反而要靠著神的恩典,真誠地為那些不珍惜我們付出的人代禱。
為愛付出卻遭蔑視,對你傷害有多深?
不要絕望――
這時你須用聖靈充滿的眼光去看他們,
以禱告去愛冒犯你的人。
要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
──《生命語》

 

【撒上十二23未卸下的擔子】「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

  年老的撒母耳,應該可以好好的享受退休的歲月了。雖然沒有人給他一筆豐厚的退休金,但總該有無官一身輕的感覺,可以笑傲林泉之下,頤養天年了。
  撒母耳一生,忠心傳神的話;神這樣的僕人,對人民也必然公義廉正,他沒有“奪過誰的牛,搶過誰的驢,欺負過誰,虐待過誰,從誰手中受過賄賂因而眼瞎”,他心清手潔,沒有人能夠在他手中找著甚麼。(撒上一二:2-5)這樣的領袖多麼難得!哪知,有一天,人民公意竟不再接受他的領導,請他把一切交代清楚,離職不必再事奉。情何以堪!
  被棄絕的領袖,是否就隱跡山林,不問世事了呢?撒母耳不能免於被厭棄的感覺,因此神安慰他,告訴他說:被厭棄不要緊,錯不在你,“因為他們不是厭棄你,乃是厭棄我,不要我作他們的王。”(撒上八:7)神不會錯,也沒有錯,跟神一同被厭棄是好事,證明錯在他們。
  撒母耳不是戀於名位不退的人,人家不再需要他,他只好退位。不過,他雖然離開了公開的事奉,但決不離開禱告的事奉;可以從士師的位上退休,但決不從祭司中保的位上退休。他在告別宣言中說:“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撒上一二:23
  人民不要撒母耳,撒母耳不能不要人民。全民傾向於列國的文化,偏離正道,是得罪神的事;如果撒母耳為了自己心靈受傷害,而離開守望的職分,也是得罪神的事。所以屬靈領袖不能自憐自愛,要不顧自己的傷痕;你們怎樣對待我,是你們的事;我必須作守望者,不止息的,作民族良心的聲音。
  別的領袖是一離開政壇,其影響力也隨之消失;有的甚至不死不退,但人亡則政息。也有的像莎士比亞的李爾王,退而不休,要權威不要責任,終於造成國家的悲劇。
  撒母耳離開政壇,但不離開祭壇;他為耶和華所築的壇,就在他家鄉拉瑪。那年邁的士師,在風燭殘年的歲月,每個清晨,每個黃昏,舉起他蒼老的雙手,為年輕的新王掃羅,為以色列這新生的王國,在神面前獻上禱告;他的腮頰上,常是掛著兩行淚痕,為背道離神的國人哀傷。
  我們這背道的世代,需要忠心的守望者,禱告人。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