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六章例證與靈感集錦

 

【撒上十六1「耶和華對撒母耳說:“我既厭棄掃羅作以色列的王,你為他悲傷要到幾時呢?你將膏油盛滿了角,我差遣你往伯利琱H耶西那裡去,因為我在他眾子之內預定一個作王的。”」

我已預定一個作王的」這句話解決了一切疑問。神的預備可以滿足一切需要,止息一切憂慮。我們不必為教會或國家的前途憂心忡忡,神的預備足以對付各樣臨到的事。在某處不顯眼的角落,神有他所預備和指定的器皿。他現今將箭藏在箭囊裡;但在特定的一刻,他要使箭應聲而出,帶著無比的威力,直射中靶的。——邁爾《聖經人物大衛》

 

【撒上十六7「耶和華卻對撒母耳說:“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我不揀選他,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因為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掃羅身材出眾,「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撒上1023)。難怪以色列民向他歡呼,因他們都能看見他的頭。然而,人的頭是何等容易時常攔阻神的旨意!大衛似乎懂得這一點,因而這位合乎神心意的人,再三地把屬人的理由放棄,只憑著簡單的信心而行動。當他要面對歌利亞時(歌利亞的頭,比掃羅的頭更加特出),他拒絕戴頭盔,穿鎧甲,只帶著杖和五塊光滑的石子,以及一個甩石的機弦出去。那塊瞄準的石子一發出,射進了巨人的額裡,那巨人就倒下來了,那一天,大衛便顯為是未來的以色列君王。

         從歷史來看,我們的歌利亞(撒但),已經在各各他被毀滅了,但從屬靈方面來看,掃羅(老舊的己)卻仍在我們裡面生存著。今日許多基督徒,難處就是受他們自己的頭所管理,然而,我們不要轉向裡面專看自己,因掃羅並非我們的敵人,而他的日子已被數算定了,如果這位具有牧者心腸的大衛要在我們中間設立寶座,我們對於那個沒有受割禮的非利士人(撒但),就必須有一種明確的態度。在屬靈的意義上來說,我們必會遇到那非利士人,而我們一定要勝過他。―― 倪柝聲《曠野的筵席》

 

【撒上十六7神的揀選】「耶和華是看內心。」

  撒母耳從來沒有存心違逆神的旨意,但他不能不為這顆明星的隕落惋惜。
  記得:奉神的命膏立掃羅為王的時候,人民看到那位英俊挺拔的最高領袖,比群眾高出一頭,真箇是相貌堂堂,威儀震人,齊聲歡呼萬歲。
  記得:撒母耳看了那新選的王,雖然難免被厭棄的悲痛,還是深慶得人,得意的向群眾說:“你們看,眾民中有可比他的嗎?”(撒上一○:24
  從掃羅登上王位,好幾年過去了。他仍然英勇,對撒母耳仍然恭恭敬敬,仍然未失民心,卻違了神意。掃羅像百姓一樣的厭棄了神,自己作了王;耶和華也厭棄了掃羅作王。
  撒母耳知道神的信息,先知不能想像掃羅被神所棄絕的結局。他雖然嚴厲責備掃羅,卻愛他,為他悲傷。這愛的堶情A有多少是為那失落的形像。
  耶和華的話臨到撒母耳,差他往伯利恆去,在耶西的兒子當中,照神的預定,膏立一個作王。
  這使命真不同尋常。能有機會膏立一個王,已經是很難得了,再膏立另一個王,更不容易,而且含有危險;同時,神只說是耶西眾子中的一個,卻不先告訴他是哪一個。神要特別顯明祂預定和揀選的主權;祂是在王之上的。神要人曉得,祂深知人的內心。(撒上一六:1-7)撒母耳和人民欣賞的掃羅,儀表堂堂,竟然成為神的仇敵,不容許再有錯誤的判斷。立掃羅為王,是神吩咐撒母耳,只管“依從他們的話,為他們〔百姓〕立王”(撒上八:22);現在是神說:“我〔神〕…預定”,情形完全不同(撒上一六:1)。圭與權杖要從猶大出來,神既然如此預定,必須要應驗。(創四九:10
  出人意外,有誰想得到,神所尋得合祂心意的王,竟然是耶西最年幼的兒子,在野外看羊群的大衛!神不是看外貌,有敬畏順服的心,才是神所要的。大衛並不缺乏人罪性的弱點,但他向神誠實,神用他建立王國,徹底摧毀非利士的勢力;而且所應許的彌賽亞,也要從他的後裔出來,建立祂的國度。
  在揀選屬靈領袖的事上,神有祂自己的安排和計畫。人不可憑著外面,看環境,阻擋神的旨意。
── 于中《撒母耳記上箋記》


撒上十六7徒有其表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我們都會對自己的外貌有一些不滿意的地方,如果我們對此過於在意,可以用一個好聽的名字來形容它身體功能失調。有些人對自己的外貌極度不滿,以致自慚形穢。
雖然我們每個人都能發現自己身上有不盡人意的地方,但是在這裡有一些聖經的教導能告訴我們如何泰然地對待這些問題。
首先我們擁有這樣的安慰:耶和華不象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就外表和內心而言,神更看重的是我們的內心。
其次,詩篇139篇提醒我們是神創造了我們(15~16節)因我受造,奇妙可畏14節),神為某種原因而造我們,我們也必能為此感激他。
更重要的是我們與神的關係。如果我們因對耶穌的信而使我們的罪得以潔淨,我們會變得更像基督。我們在神的眼裡也會更加美好。
神不看外表,
而看內心;
聖靈能給予,
他所樂於看到的內心之美。
正直的心可使任何生命變得美麗。
──《生命語》

 

【撒上十六13「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

這日帶來的是什麼?一個牧童,從羊群中召來,被膏立為王,這日有更大的福分進入他的生命,他被神的靈大大感動。在他幼年,神已經有祂的靈在裡面,塑造他的人格,感動他作曲。神的靈確在他身上,有祂的恩膏。

上面來的能力——今日怎麼不是你轉變的經驗?不是地上的地位,而是上面來的能力,就是聖靈更新的恩惠。為什麼你不讓主的靈來到你身上,在這聖潔的時刻,你正在研讀神的話。可能以前你已經得過能力,那決不是最後的,使徒們曾一再被充滿(使徒行傳二章與四章)。

等候才可得著——五旬節的時代確身上神恩膏的機會。凡分別為聖等候神的人必能得著,榮耀神。這個時代神的靈必常在人們的身上。你若還沒有得著,要要尋求。凡尋求的必可得著,如果主尚且需要神的靈為傳福音及安慰人心,我們豈不更需要嗎?祂在受浸時,有神的靈降在祂身上。我們原生在罪中,雖蒙救贖,更需聖靈的能力。神應許祂每個兒女說:「當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為我作見證。」(使徒行傳一章八節)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十六13「撒母耳就用角裡的膏油,在他諸兄中膏了他。從這日起,耶和華的靈就大大感動大衛。撒母耳起身回拉瑪去了。」

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大衛,如果在舊約中,神的靈使這個特殊的人,區別于其他同輩;那麼在新約中,我們看見聖靈賜給所有的基督徒。無論是那種情況,聖靈的入住,不是一種佔有,把這個人驕傲地舉起,乃是使他有能力為別人的利益服務。王權不是作為一種給個人的禮物,來滿足他的傲慢和虛榮,乃是一種給國家的禮物,而且君王的責任是作為一位牧人。英語中牧人這個詞語通常暗喻基督徒的服事;而拉丁文牧師這個字實際上乃是牧人之意。另一方面,大多數的近東國家,牧人這個字時常指君王;參見以西結書卅四章聖經引伸這個字的用法。此外,甚至在以色列境外,君王是期望去帶領、引導、保護和關懷他的百姓。在以色列境內,大 特別被神裝備,去充當這個角色,事實上他正在看守羊 (11節),不單是字面上也是象徵性。同樣,主耶穌呼召一些作漁夫的門徒,去作得人的漁夫(參可一17)。即使是一種卑賤和平凡的職業,都有充分的餘地,去訓練人們成就偉大的事業、作一個基督徒領袖。——《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

 

【撒上十六14-23大衛接受了神的靈這個經驗,與隨即耶和華的靈離開掃羅之間,並不是偶然巧合的。掃羅被神棄絕,表示神現在收回 以前賜給他的特殊能力。更壞的是,他開始要忍受思想上的折磨,我們今天可以採用心理學名詞形容他。但三千年後的今日,我們仍然不能準確地診斷他的症狀,只可見到一些病徵──例如可怕的疑惑,和暴力的衝動──在稍後的敘述中提到。聖經作者方面,他認識到同一位元神, 賜給一個人有特殊的權力和才幹,現在 又准許另一個人(或者這裡是同一個人)遭遇困難以致衰弱。今天我們要小心,不要將各種事都歸咎是神直接的行動(耶穌也是這樣教導,參見約九1);雖然神是全能的, 可能善用疾病來達成 的目的。在這個情況下,乃是掃羅的不快樂情況,引致大衛首次抵達宮廷──作一個樂師。從他的這一種才幹來看,並不亞于他作戰士的潛質(看十八節)。——《撒母耳記上》聖經研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