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書目錄 |

 

撒母耳記上第十七章例證

 

註解】【拾穗】【例證】【綱目

 

【撒上十七2636「永生神的軍隊。」】

這使大衛與其他軍營有極大的分別,對掃羅與他的軍兵,神只是一個名字,沒有什麼實際,祂沒有與他們同在。他們相信神在過去曾行了大事。祂在將來彌賽亞時代仍會再行大事,但是現在卻沒有什麼作為。大衛卻不同,他深感非利士的威脅,也因百姓的困苦,仰望那永活的神。他曾在山地寂靜之中體會神的同在。神始終成為大衛青年生活中偉大的實際。這位少年在軍隊中走動,深切體會永生的神在營地裡。

主神的同在——這是我們所需要的。多與神同在,即使在繁忙的生活中,我們仍深切體驗神的同在,祂覆蔽的力量超過一切。看哪!神真的在這裡。這是聖地,決不是我們意志所能體會的。我們只有在各處體驗,才會找到神。這正如礦工以他額上的燭光來辨認。

屬靈的視野——有時我們受困難、艱辛、試煉所煎迫。唯一應付的辦法,就是以信心看永生的神。我們要奉祂的名對付最兇猛的仇敵。如果我們的信心使祂有通道過來,沒有什麼不可解決,沒有需要無法供應的,連歌利亞都可克服。

──邁爾《珍貴的片刻》

 

【撒上十七34「大衛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從群中銜一隻羊羔去。」

         有時來了獅子。」當獅子來攫奪羊羔的時候,青年的大衛看為一個非常的機會。若是他失敗了或者驚恐逃跑了,他就失去了神所給他的機會,恐怕以後也會失去作神所揀選的以色列王的資格。

         人從來不想獅子是從神那堥茠漱@個特別的祝福,人總是把牠看為一個不幸的、受驚嚇的遭遇。豈知這是神化裝的祝福。每一次臨到我們的苦難和試煉,若是我們用正當的方法去接受,都是神給我們的機會和祝福。─《荒漠甘泉》選

 

【撒上十七40光滑的石子】

撒母耳記上十七章四十節說:「大衛手中拿杖,又在溪中挑選了五塊光滑的石子,放在袋裡,就是牧人帶的囊裡,手中拿著甩石的機弦,就去迎那非利士人。」  

牧童大衛迎戰非利士巨人歌利亞,可以說是每一個基督徒都非常熟悉的故事,大衛除了有神的同在和祝福之外,他靠著戰勝巨人歌利亞的武器,就只是一隻甩石的機弦和幾顆從汲淪溪裡挑選出來的光滑的石子。

我們可以想像得到,汲淪溪裡的石子一定多得很,可是大衛並沒有隨便檢幾顆裝在袋子裡,乃是挑選了五塊光滑的石子,這是什麼緣故呢?為什麼石子選要經過挑選呢?你小時候如果也玩過彈弓,你就知道一定要挑選大小適中,光滑適度的才合用,儘管汲淪溪裡的石子多得很,可是有的太大,有的太小,有的毛糙,有的斜角,有的奇形怪狀,甩起來不能得心應手,所以必須加以挑選,選出光滑合用的石子,才能夠發揮甩石機弦最大的功用。

我們知道,溪邊的石子要成為光滑合用,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必須經過經年累月長時間的衝激、磨擦才能夠把毛糙和尖角磨光,變得光滑圓潤,合主人的意,用起來才能百發百中,射殺猛獸,打擊強敵。那位在以色列大軍之前高聲罵戰,目空一切,狂傲自負的巨人歌利亞,就是被一顆經過挑選的光滑的石子打死的。所以任何器皿,任何工具,不在乎貴賤,只在乎合用不合用。掃羅的戰衣戰袍盔甲和兵器,雖然比一塊光滑的石子要貴重得多,有價值得多,但是不合大衛之用,所以大衛寧可棄置不用,而只用一塊合用的光滑石子就勝戰了當前的強敵。

要作個合乎主用的人,也要像光滑的石子那樣,經過磨練,去掉棱角。約瑟、摩西、約西亞都是飽經磨練的人,所以能蒙主重用,做大事,成大功。掃羅王未經磨練,當撒母耳選召他的時候,還顯得很謙卑,後來大權在握,就開始驕傲自是,終於失敗。朋友,如今正是莊稼多工人少的時候,主正在尋找合用的工人,你若願意被主挑選,被主使用,請先讓主把你磨練成一顆光滑的石子罷! ——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撒上十七4050你,加上神】

在提摩太前書四章十二節,保羅說:「別讓人小看你年輕。」這句話是年長的使徒對年輕的提摩太的鼓勵;因為上帝絕不會讓人因為缺乏經驗而遇到挫折。我們常聽人說:「一個人加上神就是大多數。」這是實在的,因為即令單是上帝本身就是代表大多數。上帝原不需要人説明他,但他希望有人能執行他的旨意。上帝很少用一大堆人,他常常用少數人,甚至只用一個人。上帝的榮光不致於被世界遮掩。上帝喜歡運用小人物來成就大事!我們可能自視過高而不願意為神所用;但我們對神來說,是永遠不會失之太小的!以利亞加上神,能打垮四百五十個巴力的先知。大衛加上神,能征服巨人歌利亞。但以理加上神,就勝過敵人的陰謀。基甸的三百壯士加上神,就打敗數千名敵軍。一個童子把五餅二魚交在主的手裡,就能喂飽五千個人。摩西加上神,就拯救了二百萬人脫離埃及為奴之地。當然,即使上帝以人,祂也會獲勝,只是神更願意有人來執行祂的旨意。

主要安慰、説明、救濟人們,祂需要人成為他的手、他的腳、他的口。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一所教會門前的耶穌像被炸壞了雙手。該堂執事會研議後,決定不予修復,他們呼喚教會裡的信徒嗣後都能成為基督的 雙手,多為神出力來榮耀主名。——M.R.D.——梁敏夫譯輯《清晨露滴》

 

【撒上十七43~47尊主為大的人,不顯露自己的人】人逼迫我們,羞辱我們,誤解我們,譭謗我們,我們不要放在心上,要所神的名字高舉起來。我們是為真理而爭戰,為主耶穌基督的聖名而爭戰,凡事榮耀主。這是一個合神心意的人應當認識的。

你想合乎神的心意嗎?就應當有一個尊主為大的心:主阿!為了你,我什麼都不如。不如蟲,不如蛆,我算得什麼。但是你的名字在我身上,所以我凡事不敢隨便行,好讓主得榮耀。

有一次我遇見一個姊妹,她從前很熱心,過了一個階段,因受逼迫的緣故她冷淡了,退後了。我去看她時問她說:姊妹?你為什麼到了這個地步呢?她說:你不曉得阿!為了信主的緣故我受了許多羞辱,吃了多大的虧,我真忍受不下去了。若不是我信了耶穌,誰也不敢向我呲呲牙,現在我真是吃盡了苦頭,所以我一直提不起勁來。

我說:你是怎麼蒙的恩典?是神需要你,還是你需要神?在神的家裡面,在神的工作裡面,若是沒有你,神就沒有辦法了嗎?當你還沒有信耶穌以前,你是個什麼人呢?你偉大嗎?你尊貴嗎?你有本事嗎?

當我們這樣交通的時候,她把頭低下來,最後她禱告說:主阿!我看錯了,我把我自己看得太寶貝了。當你沒有救我以前,我是個多麼壞的人,多麼痛苦的一個人(她是因有病信主的)。當重病纏我的時候,沒有任何親人能夠諒解我,體恤我,安慰我,都離開了我。我連喝水都沒有人肯給我。我的兒女都討厭我。別人把福音傳給我,主阿!我信了你,是你把我的病好了。主阿!我是被人丟棄的人,在世上沒有希望的人,是你把我拯救出來,是你先愛了我。哎呀!幾乎我把你都忘記了。你用十字架的痛苦,流出寶血來拯救了我。今天我為你名的緣故受一點逼迫,羞辱,譏誚,辱駡,我就灰心喪氣了。主阿!我真太沒有良心了……。她痛哭著認罪悔改,以後神就大大的使用了她。

所以每一個事奉神的人,應當從大衛的這個經歷中認識自己,萬不敢叫自己露出來,。什麼時候看重自己,表顯了自己,什麼時候就不配被神使用,這就你墜落的起點。——李慕聖《工人大衛》

 

【撒上十七43~47誠實愛主的心】今天神的眼目也照樣遍察全地,要顯大能說明那向他心存誠實的人。我們中國的教會最復興的時候是十九世紀二三十年代。特別是山東、河南更為復興,他們是怎麼得到復興的呢?就是借著當時在山東地方有幾個老僕人的禱告。這幾位老僕人沒有讀過神學,聖經知識基本上沒有,但是神卻重用了他們。這是為什麼呢?就是因為他們有一顆誠實愛主的心,只希望神的旨意成就,只盼望神的教會復興,他們才能放下一切為著教會禱告。

有一次,神允許有個比較大的聚會,七天時間,參加了許多人,還有國外的長老、牧師。頭一天被請的這位弟兄上了講臺,禱告後就說:“今天我沒有感動,神沒有叫我說什麼,我為大家作個禱告。”於是就下去了。第二天又是如此。到第三天還是如此。這時候那幾位外國牧師們就說:“某某啊!我們請你來是講道的,不是叫你給我們禱告的,我們都會禱告,甚至比你禱告的還好,你今天給我講道吧!”這個弟兄沒有說什麼,又禱告禱告,仍舊是下去了。到了第四天,這位老僕人還是沒有說什麼就下去了。那幾位牧師們的話更難聽了,說:“你怎麼這樣假裝啊!道也不會講,已經耽誤我們三天的時間了。”這樣一說,其它的信徒們也走了很多。

這樣的場面若是我們的話,實在是受不了,但是這位老僕人為了順服神,就不管這一切人的輿論。

到了第五天,這位老僕人還是在神的面前對主說:“主啊!我是你的僕人,你不叫我講,我就不講,我不管他們怎麼樣譏笑我;怎麼樣看不起我;怎樣說我是個混飯吃的人;不會講道的人,我都不管,我要順服你。”他禱告之後,就上了講臺,這一天聖靈大大動工,他所講的像活水一樣直往外流,全場的人都是痛哭,連長老、牧師也跪下來認罪悔改。從那一天起教會就大大復興起來了。

這位老僕人為什麼禱告那麼有能力?為什麼他能夠復興教會?因為他向神的心是誠實的。只有一個心願說:“我是為了遵行神旨意,不是為了發表一篇講論,顯示一下自己的本領。”所以神才與他同在,用大能說明他,把復興的火借著他點燃起來。——李慕聖《工人大衛》

 

【撒上十七46「今日耶和華必將你交在我手裡。我必殺你,斬你的頭,又將非利士軍兵的屍首給空中的飛鳥、地上的野獸吃,使普天下的人都知道以色列中有 神;」

         聖經把「信」和「靠」連在一起,是有深意的。人必須有信,然後方能靠。從前婚姻單憑媒妁之言,故女子上花轎時哭哭啼啼,因為對於前途全無把握。今天信徒深知神的大能,和祂奇妙的救恩,因此一生行事為人,甚至與敵人決戰時,他把信心拋錨在神身上,然後深深頭靠主,無論遭遇何事,雖然敵人猖狂,仍能安穩無驚。── 吳恩溥《沒藥汁》